吃偉哥的後果

成人文學
2013/ 09/ 21
躺在病床上看著筆記本電腦裡「超級版主」出的題目,心潮澎湃,從來不寫這類話題的我,忍不住想寫下自己的遭遇。

2010年4 月13日去玉樹的那次出差,注定會使我終生難忘。本來13是個不吉利的數字,可我還是去了。因為買彩票從來相信吉利數字的我,卻從來沒有中過獎。

晚上和朋友推杯換盞後,獨自醉醺醺的瞄了一家洗浴中心走了進去。單獨在外我一般住洗浴,房間便宜、洗澡上檔次、MM多且正點。最重要的是洗浴的價格往往要低於酒店。

進門發現這家店很乾淨,裝修也上檔次,吧台小姐高挑瘦弱,估計有一米七高,是那種一看就有衝動的類型。所以猜想其他各方面條件也會不錯。老程序,問價格、要單間、有無寬帶、有無特服,當確定均滿足自己胃口後,在引導員的帶領下來到了二樓,這家不高,就三層。202 ,我永遠記得這個房間號。

打開電腦,看完留言,偷完菜,停完車,換浴袍下去洗澡。

出門,扭頭下樓梯「?」與正下樓的一人撞了個滿懷,「媽了個……」小罵還未出口就被我硬生生收了回去,媽的,這女的真漂亮,個頭有1 米65,長髮、瓜子臉,體重能有90斤,上身緊身黑制服,下身超短裙,正捂著膀子怔怔的瞅我--估計是被撞夠嗆。瞅是美女,俺立馬換了個心情:「對不起啊美女,沒看到你啊,要看到了我咋的也得張開雙臂去撞你啊!」只見那美女也抿嘴笑了笑:

「為什麼張開雙臂啊?」「噢,直接把你摟在懷裡嗎?嘿嘿嘿,懷抱美女,體有餘香啊!」那女士這次笑的露出了牙齒,沒多說什麼便走了。

獨自揉著肩膀洗澡去了。

再次回到房間,疲憊的躺在床上,看著床頭那一盒盒的藥和套,拿起一盒看了看,偉哥,據說這玩意很好使,可咱沒用過啊,也不想用,畢竟本狼還不到30歲,不想過早靠這些尋找性福。

看電視休息了5 分鐘,內心翻騰澎湃了:「服務員」,我大喊一聲……半天沒動靜,還是打電話吧。接通總台,說找一個知道服務價位的服務生過來,我要服務。

有一分鐘吧,「噹噹噹」的敲門聲響起。「請進」,偶還裝著很有禮貌。

「先生您好,請問您有什麼需要?」

裝深沉正看電視的我一扭頭,「媽呀」!我瞬間坐了起來:「原來是你啊」!

「呵呵,是的先生,沒想到是你,那請問您需要什麼服務,我幫您安排。對了,我是這裡的吧員,因為領班有點事,讓我來報個價。」這下換我不知從何說起了,想找個特服,可是、可是:「我、我、我想……」

「您是不是想找特服啊?」美女直視著我說。

暈,這是我的想法,可被她這麼大咧咧的說出來總感覺別別的:「嗯,是的、是的,可是我想找個你這樣的」,豁出去了,愛咋咋地,大不了雞巴杵地。

「對不起先生,可能要讓您失望了,我是吧員,不做服務的,不過我們這裡有很多要比我漂亮和專業的,要不我給你叫過來您看看?」

哈哈,想忽悠本狼,俺見的多了,哥們玩過的認為還不錯的妞不下數百,像你這麼正點的還沒有。所以我就在心裡打個賭,如果贏了,小弟開開美葷,輸了,大不了憋一憋,又不是沒打過飛機。「不行啊,美女,我這是第一次找這服務,不想隨隨便便的,你想讓我的第一次給個那樣的人嗎」?

「第一次」?美女楞著微笑了一下。

「額,第一次和除了女朋友之外的人」,有點狡辯,呵呵。

「那你可以找個按摩什麼的,就不找特服了唄。」「你看我這身強體壯的,需要保健按摩嗎」?我趁機摟開上衣展示了一下肌肉,美女捂了捂嘴巴,笑著說:「是挺強壯的,而且也是個美男子,可關鍵是我沒做過啊」。

「你是不是處女吧」?我站起來慢慢踱到了她的身邊,盯著她的眼睛。「嗯,不是了。」「那就好。」邊說我偷偷的動了動褲襠里昂起了頭的老弟。「為什麼啊」?美女問。我又湊近了一點,看著她:「如果你是處女,我會很誠惶誠恐,怕這麼短時間培養不起來感情。而沒有感情的做愛不叫做愛,叫性交,我不希望美女的第一次在這樣的情況下度過,我希望美女你能因為有感覺、有衝動再去享受做愛。你不是第一次,我們彼此也不會計較太多,在有點心靈瞭解的基礎上彼此愉悅的結合,你說對嗎?」我說這話的時候始終看著她,並且比較深情的,我明顯的看到她呼吸有了點變化,臉色有點泛紅,當我看到她偷偷瞄了一眼我的肉根時,臉上更是掛滿了不自然。

看她不吱聲了,我悄悄鎖上了門,回頭溫柔的將手搭在了了她的肩膀上,深情的望著她說:「可能我說的話你不相信,從剛才那個小意外開始,我就喜歡上了你,如果這就是一見鍾情的話,在我的身上以前還從來沒有發生過,我喜歡你」!

她彷彿在思考,又好像有些迷茫。我怕時間長了她反應過來,便閉上眼睛把嘴輕輕靠了上去。因為緊張,環抱著她的手明顯感覺她的身體在瑟瑟發抖,而進入她口腔裡的舌頭則感覺到了冰涼。室溫並不低,這種感覺絕對不是裝出來的,一定是個涉世未深的小女子。哈哈,今晚賺到了。

因為怕她工作多,所以必須速戰速決一次。我夾緊她的肩膀靠向了牆壁,繼續深深的吻著她,不給她喘息的機會,粗長堅硬的下體則從她超短裙下硬生生的頂了上去,摩擦著她神秘的地方。我偷偷睜開眼看看,發現或許是瞬間的意亂情迷使她失去了知覺,眼睛緊閉,頭隨著我的力量左右晃動……靠,還等什麼。兩手迅速把她的裙子往上一掀,把自己的褲頭向下一扒拉,彈出了呼呼冒熱氣的龍根,用手一摸,呵呵,真燙啊,比人生第一次都燙。舌頭繼續攪拌她的舌頭、右手夾緊她抱著我的臂膀,左手悄悄將她的三角褲移開了一條縫,火熱的大雞巴則老馬識途的自動湊了上去,事不宜遲,左手食指勾著褲頭,中指和無名指拖著雞巴往裡湊,當感覺找對地方頂緊後,整個左手握住雞巴開始找適合的發力點。

卻始終進不去。快速用兩腿將她兩腿往兩邊分了分,再順勢猛頂,媽的還是沒有進去。一不做二不休,右手放開她的臂膀,下去與左手合力分開她的陰毛與陰唇,再伸到後面抱著她的兩個屁股蛋子,我的屁股往下沉,雞巴用力往上頂,兩手將她的屁股往我這邊拽,終於在三股力量的作用下,感覺到龜頭進入了炙熱的肉腔,操他媽,真雞巴熱,真雞巴緊,老子快受不了了。但瞬間的冷靜告誡我必須冷靜,馬上想想中國足球,心情稍微放鬆了一些。

往前是頂不進去的,稍微抽插了一下,潤濕潤濕,抱著她屁股的兩手微微使勁,雞巴一寸一寸的鑽進了她身體深處。

始終未曾睜眼的她喉頭發出了「咕咕」的聲音,彷彿下體送進去的氣體從上面趕了出來,抱著我脖子的手收的更緊了。

在深深的地方感受著滾燙與緊縮,還有什麼比這更痛快呢?

大約10秒後,我開始了輕輕的抽插,這時候我才發現,她整個人是在我身上吊著的,軟軟的腦袋斜斜的靠在我肩上,長髮隨著上下抽動也上下擺動著。

「我曾經唱過回心轉意」,忽然她的電話響了。***誰這麼缺德啊?慢慢驚醒的她緋紅著臉深情的看著我,扭身蹭了下去,雞巴則「波」的一聲退了出來,往上彈起的時候還甩了一長條子的淫水。

「喂,萍姐,我在廁所呢,肚子不舒服,先讓玲玲替我一會兒,我馬上過去。」

在顫抖的話音中總算通完了電話,眼神迷離的看著我說:「你太壞了,剛認識這一會就被你這樣了」。「是你太漂亮了,我一時沒忍住,真的,你看它,都快急瘋了」,我指了指在那裡一抖一抖的17公分長的雞巴說,她不知所措的攏攏頭髮:「我還在上班呢,你個壞蛋,我得走了」。

那我哪裡能同意,一把抱住了她,再次摟著屁股坐到了我懷裡,雞巴則在那裡亂頂。「那你得快點,我早上七點下班,明天沒什麼事,我再陪你。」「好,放心吧,我一定聽美女的,但想讓我快點射出來的話我要從後面進去」,說著,我把她轉了過來,在靠近門口那昏暗的小角落裡,她扶著門把手,高高的撅起了光滑的屁股。很快老二又找到了熟悉的路,「茲」的一聲沒了進去,緊接著就是掐著她的屁股前後打樁,她則咬著嘴唇回頭看著我,我不忍心她下去挨說,就加緊了進攻的步伐。巨大的交合發出「卜茲、卜茲」的聲音,彷彿在放屁。她不禁笑了起來。而我就彷彿一個踩到底了油門超車的超級跑車一樣,連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抽查速度。終於,在遙遠的骨髓深處,我覓到了一絲快感,它急速膨脹著,順著頭髮梢沿著脊椎一路狂奔到了老二上,「嗷、嗷、嗷」我悶聲的大喊著,猛砸幾下,雞巴使勁往裡插,甚至想把卵子都擠進去,手恨不得把她的胯骨擠碎。

在她痛苦的呻吟下,我開始一桿子一桿子的在她自宮裡發射。

不知道發射了多少次,也不知道射了多長時間,當我的老二被她擠出來時,我們的下體都是水,淫水、精水,順著腿往下淌,地上一大片。

她則快速跑到了洗手間擦拭著,我撫摸著她的頭髮,半軟的雞巴兀自在她羞怯的眼前晃來晃去,淫水一條線似的在那裡蕩漾。

很快,她洗完臉衝我笑笑說:「明早七點我過來」。

他走後,我趕緊洗了洗,然後點上一支煙,躺在床上回味著,這丫頭肯定是沒做過幾次,看她表情和動作以及鬆緊度,應該不會有事。這樣我也就能放心剛才沒有戴套子了。

迷迷糊糊中,感覺誰推了我一下。原來我竟然睡著了,這一晚。睡的真***香,沒夢沒醒的,看看表,5 點40了,行了,估計也睡不著了,乾脆起來等著那小妮兒送上門來。

刷洗了一番,躺在床上看電視。

無意中又看到了偉哥,呵呵,等會我要弄一粒試試,看看這玩意到底能多好使。想起能再次操到那美女,雞巴更硬了。

7 :05,敲門聲輕輕的傳了過來,「來了」邊喊邊跳起來開門,映入眼簾的是換了一身學生裝打扮的素裝美女,我差點沒認出來,呵呵。

鎖住門後,為了防止尷尬,扭身我便一把抱住了她,待將她翻轉過來後,再次聽到了她緊張的呼吸聲。這次我不著急了,和她一起坐到了床上:「你知道嗎,昨晚我一夜沒睡著,一直想著你了」。「嗯,我也沒睡著,好緊張。」「你能跟我說說你的情況嗎?如果你不介意的話。」「這沒什麼,我叫李琳琳,是XX校的學生,利用不上課的時候過來打打工,這裡的一個經理是我親戚」她在我的懷中輕輕說道。「不好意思再問一個,你經常和男朋友做愛嗎?」「呵呵,這個真沒有,在半年前我處了個對象,有天把我灌醉在飯店的包間裡強姦了我,我本來挺愛他的,沒想到他竟是那樣的人,一急我跟他分手了」她頓了頓:「沒想到你也這麼急,難道你們男人都是這樣的嗎」?

我暈,這怎麼回答:「噢,差不多吧,我是因為你太漂亮了,人又溫柔,一時沒控制住,你不會怪我吧」。看著我真誠的眼,她搖搖頭:「我要是怪你今天就不來了」。

一聽這話,忍了半天的我終於無須再忍,翻身壓了上去。

人說女人在不做手術的情況下,只有頭三次最緊,第四次就不一樣了,所以我要抓住機會啊。

趴在她身上,呼吸著彼此的呼吸,我問她的眼睛:「我昨晚射到你身體裡了,有事嗎」?「不知道,不過我可以吃事後避孕藥,上次也是。」

我慢慢的吻上了她的嘴,讓彼此的唾液充分混合著,慢慢的蹭下了彼此的衣服,我彷彿聽到了她心跳的聲音。當我的雞巴觸上她火熱的肚子時,或許是好奇,她伸出冰涼的小手輕輕的握在了手裡。我的天!那一秒鐘我感覺到好爽,把玩了兩下,她把手拿開了,臉蛋更紅了,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她的睫毛很長,也很整齊,絕對不是小姐們那種中國製造的,雙眼皮溝不深不淺,也泛著紅暈。被我用舌頭頂開的牙齒潔白圓潤,彷彿透明的陶瓷,而從口腔散發出來的少女味道更是迷人--一股淡淡的麥香味。

我們彼此緊緊地擁抱著,逐漸升溫的肉體彷彿要粘合在一起,雞巴把肚子擠的生疼,我想她也是。一抬屁股,把雞巴別到了她的胯部,反正今天有的是時間,先幹一次,等會再來口交、肛交什麼的。

我起身坐了起來,拿著雞巴輕輕的摩擦著她粉紅的穴口,她的陰毛不多,但挺整齊,陰唇也不是很大,粉粉的向外露出兩小片肉,整個陰部大約有三指多長,兩指不到寬,屬於未長成的小鮑魚類型。而在陰部的下方,淌下來的淫水已經沾濕了一片床單,看來真是水做的女人。

或許是摩擦的癢了,她主動伸過來了手,抓住了熾熱的肉棍,輕輕的往裡面送。我順勢趴在了她的身上,在她耳邊輕問道:「知道我們現在幹什麼呢嗎」?

「知道。」「幹什麼呢?」「……做愛。」「還叫什麼?」看我久久不願插進去,她稍稍急道:「性交。」看著她緋紅的臉,我還要再急急她:「還叫什麼?」……她想了半天,搖了搖頭,我趴在她耳朵上:「還叫操屄!**的小屄!」隨著「屄」字,我的雞巴緩緩的插了進去。

聽著她仍然從喉頭發出的「咕咕」聲,她抱的更緊了。

再次感受了10秒鐘插到底後的銷魂炙熱與緊縮,我開始了更加舒爽的抽插。

對待炮友美女是不能著急的,如果你為了達到你以後經常能操她的目的,就要讓她從中感覺到快樂與性福,她才可能跟你交往。也就好比我們的人生,如果你沒有足夠的耐心、毅力與能力,想成就點事情是很難得。

九淺一深,當那一下深的狠狠砸下去時,能清晰看到飛濺出的淫水射到肚皮上的速度與力道;也能感覺到她渾身那不受控制的顫抖;更能聽到她那意亂情迷、如癡如醉的呻吟。

繼而八淺一深、七淺一深、六淺一深……當三淺一深的時候,她的臉更紅了,意識也更加模糊了,「恩恩啊啊」的叫床聲終於大了起來,「琳琳、琳琳,爽不爽」?我趴在她耳朵上喊,「恩恩、恩恩……爽!」「我的雞巴大不大」?我喜歡在這時候這樣問,這樣既能增加我的征服欲,又能提高對方對性交結合處的注意力,更容易達到高潮。

當她喊出很大、很粗、很長,都快要頂破自己的屄的時候,我也開始了一下一下都是重重的「打擊」,這時候她的叫聲更大了,彷彿是把許多綿長的聲音壓縮到一個小罐子裡再釋放出來的感覺。

我俯起了身體,將她的兩腿架在肩膀上,讓雞巴做垂直運動,「卜、卜」的壓縮空氣奪路而逃的聲音再次充斥整個房間,和著肉體與肉體強烈的拍打「piapia」

聲,好淫蕩、好誘人。

或許是這個姿勢插得太深、太疼,她緊緊地咬著嘴唇,於是叫床聲便從鼻孔裡飛了出來。

忽然,她強硬的把腿放到了床上,將我拉向了她,緊緊地抱住了我。我知道她要到了。

更加猛烈地衝刺,次次到底,次次噴水。如果沒有淫水的潤滑,估計得打119了。

隨著抽插,她抱的越來越緊,聲音越來越大,陰道也劇烈的收縮著,忽然,她沒有了動靜,只緊緊地用胳膊和腿夾著我不讓我動彈。呵呵!呵呵!陰道強勁的吸力吸得我竟然有了強烈的射精慾望,來了就來了吧,我一咬牙不控制了,等會吃粒兒偉哥再干,一起高潮的感覺也不錯。

我便不顧她不讓我動彈的指令,更加強烈的抽插了起來,快感一波波的傳來,「琳琳、我快不行了,我也要射了,親愛的,我要射你屄裡!讓我們一起高潮。」

我咬著她的下巴,雙手使勁抱著她的屁股往上拽,雞巴狠狠的頂到她陰道的最深處,隨著「嗷、嗷」的叫聲開始了一股一股猛烈的噴射,力道之大,感覺把自己也要射出去似的。

很久才平靜了下來,盯著懷裡跟一堆泥似的她,她也盯著順著額頭往下淌汗的我,彼此會心的笑了。琳琳說:「沒想到你這麼厲害,而且做愛真的很舒服」!

我翹起了鼻尖:「呵呵,那當然,做愛是心靈與身體的高級昇華,是人生最完美愉悅的結合」,我繼續說:「****,沒有性就沒有愛,沒有性就沒有人類,這既是原始的衝動,也是高級的享受,現在你享受了我,我也享受了你,並且我還要再享受你,而且希望永遠……」。看著我真誠的眼睛,她使勁的點了點頭。

當她夾著雙腿跟個日本女人一樣蹭向洗手間的時候,我心裡有了股衝動,我要和她交朋友,和她做過後,我好像厭惡了所有的小姐。有可能的話還要和她深發展,因為她在我心裡已經有了位置。

隔著花玻璃看著朦朧的性感女體時,我拿起了桌上的偉哥,摳出了一粒放在了口中,有股淡淡的腥味,然後喝了一口水,努力嚥了下去。

突然有種天旋地轉的感覺,桌子上的電視竟然滑落到了地上,天花板上的吊燈左右搖擺,屁股底下的床和地面摩擦發出吱哇吱哇的聲音,而琳琳開始尖叫,浴室的玻璃開始破碎。

我的天啊,理智瞬間告訴我--地震了。當我向窗戶撲過去的時候,整個房子向反著窗戶的一面翻了過去……迷迷糊糊中,感覺有棍子在捅我,我睜開乾澀的眼,嗓子好幹好疼,腿麻麻的,有一束光從上面照下來射在我臉上。

「那不是窗戶嗎?它怎麼在上面……」當我意識到地震後房子側翻了,而我正躺在下面被上面的人用棍子捅醒時,我竟然腦子一片空白,我想想想剛才是怎麼回事,但又想趕快出去,一瞬間,我竟然又非常的害怕。「喂,你有事沒有,能不能抓著棍子上來?」「啊,能能能」我想喊卻喊不出來,然後使勁的抓著棍子往上爬,可我竟然沒有力氣,我的力量呢?我整天自以為豪的力量去了哪裡?

瞬間的抓狂使上面的人看到了我的處境,於是有個小伙子順著棍子和一根繩子跳了下來,將我緊緊抱住,然後拽著棍子被上面的人拉了上去。

來不及喘氣的我發現自己已經站不起來了,左腿失去了知覺,應該是被什麼壓骨折了,但我還是努力的往下瞅著,希望能看到琳琳。可半天也沒發現任何動靜,除了一屋子的廢墟……當我被抬著往外走的時候,盡收眼底的是滿目瘡痍,還有亂跑和亂喊的人群,一切彷彿都沒有了希望。當看到閃爍著警燈的車輛和著醫生服及警服還有消防服的人們時,我眼角竟然留下了一串淚。

今天是5 月6 日,間隔4 月14日已經過去了21天,我也在大城市的醫院裡被打上了夾板,醫生說因為我當時吃了偉哥,造成血流加快,腿部因擠壓造成末端失血過快過多,可能會有點後遺症,不過經過鍛煉應該能恢復。

通過這次驚心動魄的事件,讓我領略了些生命的意義,對生活又有了新的看法,對人生也彷彿明白了很多,也真正的開始了想念一個僅做過兩次愛的女人……更讓我知道了不能吃偉哥,真的不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