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女公務員性愛日記

成人文學
2013/ 09/ 21
第一章:我放任自己放縱,放縱到不可理喻

上周做年報,住在萬豪,週三約了王X,在國貿裡翻雲覆雨了一晚。週四財政請主任聚餐,飯後,上官和崇M、建R到我房裡談了些事情,後來,他們去唱歌,他擺脫了他們,用公用電話給我打電話,要我另開個房間,我預感到什麼,我想逃避,我說請他去喝茶吧,他語氣明顯不悅,讓我下來再說吧。待我下得樓來,他又說去我房間看一下報表,然後就上來了,打開電腦,他心不在焉的瀏覽了一遍,然後就開始吻我,他一邊做還一邊問我,是不是老早就想要他操我了,我吃驚於他會說出這麼粗糙的話,這跟平時一本正經的他有天壤之別;他還說這是他第一次出軌,鬼才相信呢,我知道他計較我知道他和趙的事情,或許他這樣子對我,也是故意讓我處於和趙同等的位置,再沒資格嘲笑他和趙了;他又說這是我們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這大概是怕我纏著他吧,這男人把自己的所有退路都考慮好了,這是個自私自利的男人,自己的利益高於一切,我不知道他以後會不會因為這僅有的一次**而顧惜到我,但是,那也一定會是在他自己完全安全的情況下。但是,誰又能說別的男人不是如此呢...臨走的時候,他把房間裡的煙灰倒了,把窗戶打開,還說自己的反偵察能力是最好的。我有了王X,只因為他總是讓我心裡貓抓似的難受,於是,我縱容自己有了老范,繼而又有了章K.

之後幾天,我一直在想,他那天說自己手機卡壞了,是不是也是反偵察能力之一呢,他要讓那幾個小時內他和我的通話記錄是空白的,以他的心機,這是完全有可能的。他說讓我利用金和徐之間的不和去策反她們,我聽不懂,但是,我知道了他是很討厭金的,至於徐嘛,我還看不出來,他口口聲聲的表揚徐,但為何又出此計策...而且,他知道徐和張的事情,而且,他還說徐喝酒喝得這麼苦,應該讓她提起來的。

但是,我怎麼總感覺他內心裡不是很喜歡徐,只有時間能證明我現在的判斷是否正確。反正,他,絕對不是能輕易讓人看透的人。他也應該很討厭趙的老公的那次鬧事留給他的影響,但是,對趙,這個跟過他的女人,又有顧忌,所以,還留有餘情,這,也只有等將來才能知道我是否判斷正確。他太複雜了,不是我能應付的,即使他不說這是最後一次,我也會對他敬而遠之的。

今天又是我值班,和上官一起請財政吃飯,我本想不回來值班的,可章不肯,非要我回來,我知道上官有點起疑心了,他問我為什麼這麼喜歡呆在單位啊(指值班),我知道我要小心謹慎些才好。

和章做,竟然找到久違的高潮,好多次,他很高興。他告訴我這次評先進,他本來先給我個先進黨員,但找了半天才發現我不是黨員,只好用了點小技巧把我放在優秀公務員裡面(那天我也在開會,我剛好出去解決內急去了,不知道我是否在優秀公務員裡面,我還一直以為我不在裡面,但他既然這麼說了,就應該沒錯),他現在開始給我甜頭了,讓我知道跟著他是沒錯的,他還笑我找依靠結果找了單位裡最大的男人,這說明我很聰明,一點也不笨嘛。章說讓我學習徐的一些結交人的手段,跟女同胞們搞好關係,我說這段時間她們因為嫉妒我和上官走得太近,在排斥我,我先冷她們幾天,他笑了,說她們以為我和主任好,沒想到我卻找了書記,哈哈。但他馬上緊跟了一句,你不會腳踏兩隻船吧,那樣我會不高興的。我心裡想,豈止兩隻船,三隻船都有。

但是,我也該警惕了,別真的把船玩翻了,到時候什麼好處也得不到。那天在山莊我列席班子會議,我知道很多人很嫉妒。我到底該充分享受這種嫉妒,還是該低調些,再低調些。我還不知道我僅僅憑這種關係就能得到我想要的職位還是再輔佐一些別的手段呢,沒人可以給我指點,我只有自己慢慢想,慢慢悟。

從章口中,我知道吳W離婚了(我很吃驚);而且,知道王HAO沒有離婚(我又很吃驚),他說王HAO是一個靠老婆吃飯的人,他不肯跟老婆離婚,又要死死的管著老婆,又要搭妹夫的股份,真是個矛盾的男人。這種男人我不喜歡也不欣賞.

第二章這一場無望的愛,是愛嗎

我也不知道自己對他的感情是不是愛情!他曾多次深問我對他的感情,但是我無法回答他,因為我自己也不曾搞清楚自己的這份情.

或許是2004那一年我經歷了太多挫折,意志喪失,情緒低落,他的那句不經意的話卻神奇的挽救了我頻臨崩潰的信心.那是換屆選舉,他去我所駐的那裡幫忙,我們聊天,我說起2004年竟崗失利的隱痛,他輕輕說了句:"我會在班子會議上幫你的."我差點感動得熱淚盈眶,後來,我無數次的會議起當時的場景,每一次感受到的都是暖暖的關懷.其實那時候我和他接觸並不多,我竟然死心塌地的相信了他的承諾並牢牢的抓住了這個契機.

從不發短信的我開始給他發信息,他總是回應的很快,他的一句:"我不在乎世俗的東西,我只想得到真心的朋友."又深深的打動了我的心,我立即回應他:"你已經得到了."我想如果他願意我做他的朋友,我會非常真誠的待他的,從此我迷上了發信息,一發而不可收拾.

他再一次打動我也是一句話,那天我告訴他,大概會有十八、九個女同事到我家聚會,他發了條信息給我:"群美薈萃,鴨子開會,L妹妹者,實至名歸."我邊看邊笑,心裡的防線被這句話徹底攻破.

我心裡實在是很喜歡她,我有點魂不守舍,我整天盼著他的信息,手機的信息提示音一響,不是他的信息,我就非常的失望.後來知道了他的QQ,又整天趴電腦上下不來,聊天聊的昏天暗地,不知歸途.

可是我也有很多的疑問,我不知道我對他的感情是否參雜了許多功利的因素,我想他想得厲害的時候,我又希望我對他最好是功利的,因為我這麼喜歡他而他不喜歡我,我講非常的痛苦.有時候我見不到他的時候非常想他,等見到了他我又非常懷疑,我那麼那麼想見的人竟是他嗎...我想見的那個人是不是我幻想出來的他而非真實的他...我想著他的千般萬般好卻從來不去想他的缺點會不會注定了以後我的失望、失落...

或者,這一切並沒有這麼複雜,僅僅因為他激起了我的征服欲而已,我只是想征服一個老是認為有女人對他有意思的自戀的男人,僅此而已.所以只要他一對我表白,我就淡然無味i,而他漸漸漠視我的時候,我又想去痘他,等他開始吐露心聲,我又退縮了,如此反反覆覆.是這樣嗎...是這樣嗎...

第三章吃醋的男人

同一件事,可以令你很開心,也可能會令你很不開心,就看你從哪個角度看待這件事.

昨天上午,我如願以償,被單位推薦為後備. 會後,L告訴了我,11點多,Z又短信通知我.午飯後,C又特意來我辦公室告訴我這件事,要我好好準備考試,別考太差.我很高興,不管以前的種種也不管以後會有多少機會,畢竟,我已經邁進這個門檻了.

但是,到了下午及今早,我看到了一個文件,才知道推薦後備,原來黨外幹部只需副股就行了,而且我有中級職稱,不佔單位的名額.我任副股是在2005年,我的中級是在2003年考過來的,那麼,如果按照這些,多少南遷我就可以推薦為後備了...真是氣憤啊!

且,L告訴我,這次推薦我得票最高.原來是經由集體投票的結果啊,那麼,Z有什麼資格在我前面邀功呢,如果別人都不投我,我落選,他也只需輕輕鬆鬆地告訴我結果就行了,誰讓我基礎不牢靠不紮實呢...那麼,C又有什麼理由特意來知會我此事呢...又不是他鼎力力薦的結果...

真氣人啊!本來我就有這個資格可以早早地順理成章地享受這一些,反而成了他們對我的莫大恩惠了...

算了,還是該感謝的,可能他們也不知道這些規定,也考慮不到我有中級職稱,歸根結底,他們還是施恩於我了.

還有,我報考市直機關的選調,對他們還是有點小緊張,呵呵,看來我還是有點小重要.

男人吃起醋來比女人更可怕,而且運用的手段也跟女人大同小異.

女人吃醋表現方式通常就是在那個男人面前狠勁的貶低別的女人,而男人呢...就是在女人面前不停的糟蹋別的男人(假想敵)形象.

W說Z連澡堂裡最骯髒的小姐也要,說他好吃也好喝,沒有節制,說他很蠢,把單位裡調進些沒用的女人.

他說WU喝了酒趴在桌子上睡覺醒來時一灘口水.

他說WHQ絕不能當老公,因為她什麼都要自己說了算.

Z說W真奇怪,跟上官兩個男人共用一個女人,還暗示ZHAO一個人朝景山上去,而且王也住在山上賓館裡.

今天中午,W來電邀我週六去一起吃飯,我說週六沒空,他馬上問我去哪兒要去杭州嗎,我隱約猜出Z可能去杭州,他以為我跟Z一起去,他非要問我去哪兒,我偏不說.

下午去區文化中心開會,我搭Z的車去,我問他週末是去杭州嗎...他說是的.果然印證了我的想法,我說週六、日也有事.

呵呵,真受用啊,兩個聰明絕頂的男人居然為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計較.W對Z的敵意由來已久,Z對W的敵意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我怎麼感覺他好像知道我跟W那兩個晚上聊天的內容啊,難道他截取了我的聊天內容...這兩條報紙上、網絡上最熱門的就是裸聊被截屏,或者微波上約情人被網友潮爆,W中午還提醒我別裸聊,把我氣得要命,可見我們對彼此的不信任也是如此的雷同.

第四章人生處處有競爭

最近聽到最多的消息便是某某某又捐款潛逃了!想想這些人當初春風得意的時候、花錢如流水的時候、紙醉金迷的時候,都是慾望惹的禍,人的慾望無止境,想要這個想要那個,但這些又豈是你能要得完的...自古都是風頭霉頭兩隔壁,昨日風光不代表一輩子都風光,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風水都是輪流轉的.

社會上的能人咱不認識,他們的風光我也看不到,但是自己身邊的許多人卻令人警醒,如,D,還有J,X的老公,S,他們逃得逃,跳樓的跳樓,被逼賣房抵債的賣房抵債,避風頭的避風頭,想想他們曾經的得意忘形,眉飛色舞,看來,人生還是要盡量低調,因為誰也不知道自己明天會遇到什麼.

昨天上午11點,我和X的副科非領導進行民主推薦和民主測評,因為Z在會議上宣佈符合條件的只有我們倆(儘管聽到這句話我也覺得很心虛,因為X也是符合條件的),所以我都覺得很穩很定了,但是我的基因中存在著的危機意識提醒我,這事沒這麼簡單,這事還遠遠沒有結束.

果真,睡了個午覺之後,我在主人辦公室,主人拿著一張X的民主測評表問我:"這是怎麼回事...我都搞不懂了!"我說我也搞不懂.之後,我去了幾個領導的辦公室,無一例外,他們的辦公桌上都放著這張大紅的民主測評表.我去了L的辦公室,她說:"你還在我這兒傻坐著幹嘛,趕緊去W那裡打個招呼,馬上開班子會議了."我已很久沒跟W說過話了,但是我還是去了他的辦公室,把我的意思表達到了,我知道他還是會幫我的.

三選二,我的處境是不佔優勢的,因為我任副股的年限沒有X長,而且我沒有獲市、區的先進,於是我又著急上火了,是真的上火了,人生真的出處都有競爭啊.Z是想幫我的,可是這事兒沒有這麼順理成章,三選二,而且是在三個條件都差不多的人中作選擇,擱誰身上都沒有那麼好選擇.

我想,有什麼地方是我可以爭取的...主任新來咋到,不瞭解情況,可能會保持沉默,但是我是不是也要爭取一下他的支持票呢...即使不支持,保持中立也好,最起碼我還是可以通過這件事情瞭解一下他的為人,畢竟在現在的工作崗位上,我接觸最多的、最需要瞭解的人也是他.我給他打了個電話,我說昨天的事情我很鬱悶,而且這次的推薦跟以往不同,是要我們單位確定好人選然後上報,而不是我們報上去讓他們作選擇,如果按照量化積分呢,我一點兒優勢都不佔.他馬上向我表態他一定會站在我這邊支持我的,並且要我在幫子裡找可靠的人說一下,爭取一下支持票,他發貨了,說昨天的這種做法即對我們不負責,對X也是不負責任的,說那個人什麼事情都幹不起來.

如果他真能如他所說站在我這邊支持我,那我就放心了,Z的想法我知道,但是他自己已經不輕易表態了,他需要幫子裡其他成員的表態.

這樣也好,有競爭才刺激,反過來說,即使我落選了,這也沒什麼的,等幾年還是會有的,況且我還可以借次機會要求換崗.還是這句話: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第五章好想把美好封存

Z昨晚來電,說自己在市委黨校學習四天,晚上也都在,我懷疑他騙我,總覺得他是去了北京.但是,既然他說在黨校,我姑且當他在黨校吧,反正騙我也是家常便飯,只要他在關鍵時刻能想到我就行了.

心裡正想著這個呢,他就跟我解釋說上次我跟他說單位要調J進來的時候他還真的不知道.瞧瞧,又蒙我.單位調個人,他能不知道嗎.只不過我故意說他要給我驚喜調個進來想幫我崗,意在逼他最好能幫我換個崗,誰叫我一直對這事兒耿耿於懷,長久以來都不能釋懷呢...

我乖機暗示他有朋友幫我打聽到XH的事,我說XH的主任挺希望我能過去,但如果還是老行當我是絕對不會去的.還跟他撒嬌說希望他能幫我調個好單位,他問我想去哪兒呢...我說要去民建市委會.他逗我說他費了很多心思想把我推薦為後備,沒想到我想換單位,看來他的心思白費了,我並不領情.我聽了這話心裡很是受用了.我之所以遲遲沒有做出換單位的決心,不就是等這個後備的名分嗎...只不過他,是否可信...我應該選擇相信他嗎...

因為幾天前聽到他有可能調動的消息,我很緊張也很關注,於是我跟他說調動之前無論如何要把我也掉出去,沒有了他,在這個單位我也就沒有了依靠,他又逗我說他不會調的,且也不會把自己的老婆拱手讓人的,瞧他美的.

我們回憶起以前他逢人便說自己對我如何如何好的情景,兩個人都笑了,很懷念那時候的坦蕩,而現在呢...真在一起了,反而需要這樣的遮遮掩掩,完全失去了那種事無不可對人言的正大光明的磊落,因為,做賊心虛.我說讓我們返回從前吧.但誰都知道,這僅僅是夢話.

男女之間在相互吸引的階段總是最美好和最讓人懷念的,但總是無法把那個階段保持住,永遠封存.

然後渴望能彼此擁有.

男女之間相互得到之後,他們的關係就開始走下坡路了,慢慢的談話,慢慢的疏遠.即使有心想留住曾經的美好,但頹勢已在,人已無力回天.

昨晚,看完電影回家途中,收到J的信息:問我怎麼沒上網啊,說他想見我啊,我嘻嘻笑說好啊,那明天吧.他說他在寧波,我說那怎麼見,他說心裡想唄:呵呵,說的跟真的似的.他繼續拋球給我,問我:其實你是知道的對嗎...我不接球,我說:知道什麼.他說:我睡了,晚安.

這也是一個擅長釣魚的男人,可能所有的男人都擅長釣魚,至於他們的技藝能發揮到何種程度,只看這魚是聰明還是傻.如果這釣魚的過程也可以稱之為喜歡或者吸引,那我們也正好處於彼此吸引的最美好階段,且看我們能否把這階段進行得曼妙且持久.不然,等彼此得到,然後相互淡化和疏遠,之後又是無止盡的猜疑,猜疑之後又不斷的懷念,想回到從前,但是已回不去了,這對我無疑是一種痛苦的折磨.我不要再經歷這一切了,我已經經受不起了.

第六章我被憂傷包圍著

我真不知道我會被男人傷害得這麼深,他怎麼會變成這樣,我一再表示我不喜歡他紮在女人堆裡,可他依然如故,而且我猜測他跟那個我最討厭的女人在一起,種種跡象表明這一點,他卻白癡般的否認,還惱羞成怒,對我臉不是臉,鼻子不是鼻子!所以我決定再也不理這種沒骨氣沒志氣沒臉沒皮白癡加二百五的男人,再理他我就不是人.但是不理他是不成的問題,該怎麼把他完全從我心裡除去卻是個大難題,我會情不自禁的關心他的舉動,他的動態,包括他跟哪個女人在一起,我是不是很犯賤啊...!我是不是也是個沒骨氣沒志氣沒臉沒皮白癡加二百五的男人啊!而且哪個二百五的男人還能得到我的心,我卻得不到他的心海總是跳樑小丑般的氣急敗壞.

那天,Z收到了花,二百五男人打電話問我那天是不是Z的生日啊,我說是啊,他就掛了,剛好L來,說起Z收到花的事情問是不是我送的,我不禁失笑,原來那個二百五竟然懷疑是我送的,哈,他以為我閒著無聊啊這麼愛送花嗎.真是的!這算是二百五在吃醋嗎...吃醋也罷不吃醋也罷,我噁心這種男人!我正好借此機會段了跟這個男人的情緣與糾結,不是很好嗎...

可是,我唄憂傷包圍著,怎麼都掙脫不開啊,這濃烈的憂傷激發了我瘋狂的購物慾望,我瘋狂的買衣服,真的吃不消啊.我該怎麼樣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呢,達到"寵辱不驚,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望天上雲卷雲舒"的境界呢...

今天我問X為什麼那麼怕SG,他矢口否認,說自己從來沒有怕過什麼人,只不過他幫過他的忙,他心存感激,而且他們的關係那麼好不想撕破臉.我不相信他說的.

一會兒他給我發來信短信,說我真的想錯了,我說我一向相信自己的判斷.他發來短信的舉動讓我更加相信他怕他,而且其中還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他還叫我別亂撒網別亂著感覺,平淡最好.他可真懂我啊.只是他怎麼就不明吧我的很多行為都是被他氣出來的.他就從來沒有想到要位我改一改.算了,既然已經放下了就不要再提起來了.

昨天下班我看見Z開著他的車,今天我在單位見不到他們兩個人,我就情不自禁的想到他們倆在一起,而打他電話,他又故意不接,發短信只回了一個簡單的:開會.再發就都不回了,叫我怎能不懷疑他們在一起.我說我心情不好,讓他賠我,他說他有事回不來,下午給我電話,結果我等了一個下午,他沒來一個電話,我打過去,他說再開車去個地方,遲點打給我,鬱悶.

真的心情很不好啊,找個人嫁了算了!

第七章防守陣地與挑戰極限

單位領導帶隊出去考察,我是作為後勤出去的,只要出去玩我的心情總是愉快的,而且瀋陽、大連、煙台、青島都是我不曾去過的,特別是他也去,我一直想試試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我們倆會不會放縱自己,讓彼此真實的感情釋放一下。但是我怕釋放過當,又非拉著L一起去,給自己適當的約束。

可是不跟團當後勤很累人,我沒有足夠的自由時間和他在一起,而且他的腳還沒好,跟不上隊伍。我只能偶爾慢下來等他一下,問問他是否勞累,能否吃得消。

在瀋陽的星海廣場竟有蹦極,這是我期盼已久的,前不久剛在QQ上對他說過我想去蹦極,我很想他陪我一起跳,心裡卻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即使他的腳沒有不方便,他說不定也不一定敢跳,於是我就去跳了,說不緊張是不可能的,我慌亂得腦中一片空白,只知道亂喊亂叫,放下來後還驚魂未定,他已等著我了,默默的遞給我我的眼鏡和手錶,可是我感受到的是他的關切。回賓館後,L出去了,我打了個電話問他是否需要藥,要不要給他送過去,他說不要,就自己過來了(在他在我,我們雙方都明白,我這個電話其實就是邀請)。他說我跳下去的那一瞬間,他以為他要失去我了。真是太讓人擔心了。我默默的看著他,他也默默的看著我,坐了一會兒,他說他走了,我隱隱有點失望,他不是一直在QQ上小心翼翼的試探我,可不可以擁抱我,或者要我做他的沒有性關係的情人(不突破我的底線),難道他會放過這機會...我目送他走到門口,他一把抱住我,親吻我,我非常自然的順應了他,好像在想像中我們已無數次的擁抱和親吻過。我想其實我們要突破防線也是很可能的事,我找了L作為對我的約束真是明智之舉。隨後幾天,我們都有無數個念頭,無數次的機會可以單獨在一起,但是我不敢,我非常清楚我們要堅守防線的困難,我也怕別人的閒言碎語,我還怕突破了防線後,我會看不起我自己,他也同樣會看不起我,所以,我希望我們這樣的行為已經是極限了,再也不要挑戰別的極限了。其實這次蹦極又何嘗不是挑戰極限,但是下次我還會不會去跳更高的,我卻不敢保證。

我很清楚,喜歡一個人卻得不到的那種感覺才是最令人回味的。就為這,我也非得堅守陣地。

第八章真是瘋了,我要瘋了

我很矛盾,我到底有沒有必要在這個你死我活的官場和男人爭一席之地...

前段日子,一直處於高昂的狀態,很想抓住一切機會去實現自己當官的夢想,所以一些應酬都答應去參加,而且還不斷利用自己的身體(固然,有一部分是處於生理需要),我是不是太無恥了...

心裡的矛盾是從章K在我面前說WY怎麼怎麼不好開始的,我心裡想他們表面上多親熱啊,可是自從去了一趟北京,回來後,W給章的感覺卻全變了,我突然心裡一片冰涼,開始動搖,以我的心智是否有必要當官,能否再這個勾心鬥角的官場立足...

第二次的動搖出現在聽聞章即將被紀委調查,我立刻嚇得魂飛魄散。在6月4日,我們剛從九寨溝轉回到峨眉山的當天,L接到ZQ的電話,說是有緊急事情找章K,章接了他的電話後整個人就全變了,連最愛喝的白酒的喝不下去了,晚上的演出也不想去看了,可是又怕別人亂猜測不得已打起精神又去看演出,整個晚上他的心思就全部不在演出上,回賓館後我給他發信息問他什麼事情,他起先說頭痛所以不開心,讓我去他房間坐會兒,我去了,他告訴我有人在紀委誣告他搭干股,他說自己沒有,說自己不至於那麼傻,說已經沒事了,還問我那50萬貸款的事還有誰知道(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老問這個)。可是,昨晚,很晚了,他約L去他房間,將近夜裡一點,L才回來,我還沒有睡著,我哪裡睡得著啊。L告訴我章這個事兒是個坎,有人誣告他在土地整理工程中收人10萬元,今天我們回溫州紀委的人可能會在機場抓捕,我嚇得發抖,一整夜都睡不著,我不僅僅是擔心他;我還擔心我一直以來特別害怕的事情會不會出現;我害怕他會在紀委講出我跟他的事情那我的名聲就全毀了,而且老W分管這一塊,可能也會被連累,要是也被叫去談話,也在刑訊逼供之下,方寸大亂,供出我和他的關係,那我這輩子就全完了,我真是烏鴉嘴,怕什麼就來什麼,跟他們開始的時候,我都有在他們面前叮囑過,萬一他們將來被什麼事情牽連被紀委叫進去,千萬千萬不要說跟我有關係,哪知道會一語成讖啊,倒霉死了。我不知道我是替他擔心多些呢還是擔心自己的名譽多謝,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沒有跟他的關係,那他出示肯定不像現在這樣和我休戚相關的,早上四點多被叫早,要往機場趕飛機回溫,他發了個信息給我,要我相信他是清白的,我說我相信他,並要他把跟我發的信息的這個手機交給別人,在賓館大廳,他把手機交給Q。W的精神也很不濟,肯定也是一夜未睡,他是昨晚被章叫過去才得到的消息。在飛機上,章不停的看我,我們用眼神交流著感情,我突然覺得我很擔心他,即使撇開了為自己擔心的因素,他還是很多地方打動我的心德,即使他的素質不好,即便他說謊脫口就來,但是他很會說話,很會甜言蜜語,他說他整天只想看到我,我一刻也不能離開他的視線,我不知道我們這一個星期的眉來眼去是不是被很多人讀懂了,但是我可以肯定W和Q是起了疑心了,所幸,今天在機場沒有出現那種可怕的情形,他說今天紀委給他留面子了,明天肯定還是會找他的。他的手機被監控了,幸好我這些天跟他發信息都是用那張188的號碼,只是,在黃龍的那個早上,我給188發信息他沒回,我又迫不及待給139的手機發了個「早上好」,不知道這是不是也會成為日後受調查的由頭...L讓我這段時間別給他打電話了,即使是談工作的事情但是作為一個女人被調查也太划不來了,有些事情是說不清楚的,聽了她的這句忠告,我開始懷疑她是不是知道我兩夜溜出去是去陪章去了。

文中還說了女公務員和多個領導暗自偷情,感情混亂,紙醉金迷。因工作升職、評先評優等事情,大肆進行情色交易,曝露出種種內幕和暗箱操作,堪稱是現代版的官場現形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