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的性福生活之山村夜色

成人文學
2013/ 09/ 21
與小琴去山區郊遊,天色已晚,機車的輪胎被釘子扎破,只能找人家借宿,明天再想辦法了。

一戶胡姓村民收留了我們,那是一所舊房子,只有公公和媳婦在家,他們非常客氣。公公老胡讓我們睡他兒子媳婦的房間,那個房間稍微現代一點,讓他兒子媳婦睡到他坑上(公公是北方人,習慣於睡坑),兒子小胡去上班了,要明天凌晨4點鐘才會回來,4點時他已經起來,會告訴兒子的。

入夜,我在房間裡想和她親熱一下,小琴卻有些難為情,說不能讓人家以為她很隨便,加上白天爬山已經很累了,想早點睡,我只好到客廳的破XX上,拿出數碼攝影機看白天拍的景色,不知不覺睡著了。

半夜,我忽然聽到開門聲,迷濛中一個男子進來,估計是小胡回來了。我剛想起來告訴他借宿的事,小胡直接進了他自已的房間,對著床上說道,「媳婦,今天活少,提前下班了。」說著便脫下衣服,座到床上,我看著他健壯的身體,淫心頓起,想看他與我心愛的小琴共臥一床的情景,便拿起了數碼攝影機,開啟了微光拍攝功能,到戶外去從窗口拍攝,我蹲在窗下通過液晶顯示屏窺視。

小胡以為床上的是他媳婦,一下子脫光光上了床,他從背後抱住了小琴,一隻手揉捏小琴的乳房,小琴那豐滿的乳房和光滑的皮膚,給他異常的感覺,他發現睡在他床上的並不是他的媳婦,他翻過小琴,仔細一看,覺得很奇怪,他搖了搖小琴,輕輕地叫,喂,喂,你是誰啊?也許小琴真的很累了,一點反映都沒有,小胡坐在床上,看著熟睡的小琴,不知所措。

過了一會,小胡似乎對剛才摸過的乳房有一點興趣,彎腰輕輕地掀起小琴的衣服,裡面沒有穿其它衣物,小胡開始是輕輕地撫摸,後來就越來越重,就像揉麵團一樣地玩弄著小琴的乳房。我真擔心小琴會被弄醒,但小琴還是一動也不動。

小胡把被單掀開,小心翼翼地脫下了小琴的內褲,看來他要進行下一步行動了,我的心也隨之收緊。小胡分開小琴的雙腿,把手伸進小琴的兩腿之間,用一根手指撥弄小琴的小穴。小琴立刻有了反映,輕輕呻吟,聽起來像是夢到了**。

當小胡的手指從小琴的小穴中出來時,我從液晶顯示器中清楚地看到他的手指亮亮的,沾滿了小琴的淫水,小琴睡覺時分泌的淫水也不少喔。

小胡站起身來,他的陽具已堅挺,翹得高高的,黑黝黝的,蘑菇狀的龜頭特別大。小胡趴到小琴的兩腿中間,用他的大龜頭頂開小琴的小穴,堅硬的肉棒有力地抽插著,發出奇怪的聲音,顯示器中他們兩人的性器的交合部時隱時現,看著女友意外的被人幹了,我愈加興奮,忍不住打起了手槍。

忽然傳來小琴的呢喃:「坐飛,你的肉棒刮得我好舒服啊,我快要丟了,快一點,幹死我吧!」我趕忙把鏡頭對準小琴的頭部,小琴仍閉著眼,看得出還在半睡狀態中,一邊叫床,一邊緊緊地抱住了小胡,她一定以為是我在幹她,我真佩服她,一邊睡覺,一邊還能高潮。

小胡的大龜頭抽出時把小琴的小穴裡的紅肉都翻出來,插入時又擠進去,他聽著小琴的叫床,在一陣快速地抽插後,發出低沉的哼哼,將他的精液射入了小琴的小穴中。

小琴在高潮後並未醒來,緊緊地抱著小胡強壯地身體甜美的睡著。小胡仰面躺著,剛從小琴的身體裡拔出的肉棒亮晶晶的貼在他的小肚子上,他的陰毛也全被小琴的淫水弄濕了。

我正想收起攝影機,移動中我忽然發現,在房間門口還有一個人在看小胡和小琴做愛,仔細一看,原來是老胡,老胡轉身離開,我跟著進了屋,到老胡的房間門口偷看。

老胡到房裡,來到他兒媳婦的那一頭坑邊,爬上去摟住了他兒媳婦,他兒媳婦醒來說到:「小胡快回來啦,不要搞啦」老胡道:「剛才我去偷看了那兩個年輕人做愛,想要幹一幹了,兒子還有2個多鐘頭才會回來,來吧」原來他以為是我在和小琴做愛。

老胡說著就脫下了自已的衣褲,又幫他兒媳婦脫光了,一翻身,趴在他兒媳婦身上親吻起來,他兒媳婦也不反對,兩腳從兩邊勾住老胡,和他親吻起來,原來他們早就勾搭上了的。

我休息一會兒,再次觀看。

老胡已經進入他兒媳婦的身體,他的身體的上下起伏,我的位置看不到他們的交合部,只能看到兩個人的頭部,沒過多久,老胡就全身顫動,然後趴在他兒媳婦身上一動也不動了。他畢竟老了,我這樣想。

我回到客廳裡躺在XX上,想著如何分開小胡和小琴,以免小琴醒來時大家太過尷尬,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聽到有人在客廳,睜眼一看,4點多鐘了,小胡正在拿東西吃,這時,老胡從裡面出來說道:「兒子,回來了,今天有兩個年輕人借宿,你和你媳婦睡到我屋裡吧。」他以為小胡剛回來。小胡進去睡後不久,便傳來呼呼地鼾聲,也許他幹小琴幹得太累了。

老胡來到我跟前,輕輕地叫我,我裝做睡得很死,一動也不動。老胡走進小琴睡的房間去了。我心中一陣激動,難道他也要去幹小琴嗎?我帶著攝影機,來到絕佳位置----剛才的窗下,繼續看下去。

老胡進入房間後,來到床邊看著小琴,小琴的上認還掀到頸部,老胡瞪大眼睛看著小琴那大大的乳房,老胡雙手摸了上去,小琴的一對乳房,好像兩個汽球,老胡一搓就馬上變形,從他的指縫裡擠出肉來,一放手就回復原狀,一彈一彈的,看得我口水都流出來了。

良久,老胡索性去脫她的上衣,小琴翻了個身,我嚇了一跳,但她並沒有醒,正好讓老胡把衣服從她身上剝了下來,現在小琴已經一絲不掛了。我開始擔心如果小琴現在醒來會發生什麼事。

老胡分開小琴的雙腿,看著她誘人的小穴,低下頭去舔,小琴有了感覺,嗯嗯的輕輕呻吟,我更加緊張了,但我沒有辦法,現在進去阻止也許小琴會立刻就醒,我只能密切關注事情的發展的小琴的眼睛。

小琴開口了:「坐飛,你真好精神,又來弄我了。」幸好她的眼睛還閉著,但明顯已醒了,我只能豁出去了,看看到底會怎樣。

老胡跪到小琴的兩腿中間,他的肉棒對準了小琴的小穴,小琴的小穴已的濕透的,老胡很容易地插了進去。小琴的眼睛還未張開。老胡雙手扶住小琴的腰,開始抽插。可能是老胡粗糙的雙手讓小琴感覺不太對勁,才插了四五下,我最擔心的事發生了,小琴的眼睛睜開了,一眼就看到了老胡,一下子驚呆了,語無倫次的說:「你、我、這……」老胡馬上把手指放到嘴上說:「噓……,你的男友就在外面,如果你叫喊的話,他進來看到我們兩個這樣的姿勢會很高興吧。」小琴果然不說話了,但還在反抗,老胡大力的壓住小琴,掙扎中弄出了一點聲音,小琴怕我聽到,又不敢動了,老胡的陰謀得逞了,現在他肆意地在小琴身上為所欲為,小琴卻只能順著他的意思做了。

由於老胡剛剛噴射過,陰莖的感覺可能比較遲鈍,所以他不停的抽插著小琴,小琴在他不停的刺激下,從下體傳出的快感越來越強,忍不住叫出聲音來,她的叫聲,完全配台著老胡抽插時的節拍。老胡的動作愈加強烈,那條肉棒,有時插得好深,一點不露,有時用力一拔,整條抽出來,再插入時就經常插不准,不是每一下都插得中,小琴又麻又癢,伸手拿住老胡的肉棒幫他對準,老胡「滋」的一下,又是全根插入,小琴不停地抬起屁股向上頂,配合的老胡的抽插,兩人的陰部一下一下地撞擊在一起,發出很響的啪啪聲。我從未見過小琴如此放懷去做,如此盡情地叫床。

我見到小琴已達到高潮,她雙眼上翻,大口喘著氣,兩個大波上下晃動如波濤洶湧,老胡的陰莖在小琴的小穴中進進出出,兩個春袋跟著撞擊著小琴的屁股,小琴高潮時的噴出的大量淫水被一股一股地擠出來,泉水一般不停流下去,沾濕了她整個屁股,床上濕了一大灘。

現在我不得不佩服老胡,他控制著兩人的節奏,使小琴一直保持高潮30多分鐘,口中一直在喊:「啊啊……我……我快……我快要死了……啊……不行了……你太強了……啊……我快死了……喔……喔……喔喔……我快上天了……啊……再深一點……再深一點……啊……」

小琴的高潮過去時,全身都沒有一點力氣,攤軟在床上,可老胡還沒有發射。老胡爬起來,騎到小琴的頸部,把沾滿淫水的肉棒塞入小琴的嘴裡,小琴毫不反對,津津有味的吮吸,還用手去揉捏老胡的陰莖根部和兩個肉蛋,老胡毫不客氣的把肉棒深深地插入小琴的喉嚨,幾乎整根都進去了,也許是小琴那美麗的面容和靈活的舌頭刺激了老胡,他終於在小琴的嘴裡發射了,兩個肉蛋一縮一縮,小琴嗯嗯地接受了,我與小琴做愛時總想試試看射在她嘴裡,小琴老也不肯,今天竟然被一個素不相識的老頭射入,令我感覺既吃虧又興奮。老胡的肉棒從小琴的口中抽出時已是乾乾淨淨,小琴的口中裝滿了老胡的精液,嘴邊還留著一圈摩擦留下的白沫,她剛想吐出來,老胡卻讓她吞下去,小琴猶豫了一下,就開始吞嚥,吞完口中的還伸出舌頭來舔嘴邊的白沫,那種淫靡的景像我一生都不會忘記。

我回到客廳,看到胡家媳婦只穿著襯衣靠在小琴睡的房門口,一隻手正在自已的下體自慰,原來她也在偷看。那白白的、豐滿的屁股一動一動的,看起來應該很好幹。

我決定要她來給我補償,我去拉她過來,她嚇了一跳。我拖她到XX上坐下,問她「看了多久了,你公公剛才沒把我幹夠嗎?」她見我都看到了,就坦白說:「我公公剛才只幹了我一會兒就洩了,我剛有點興奮就完事了,後來我老公進來就睡死了,我弄他的小雞雞都不理我,我賭氣就出來了,恰好看到我公公在幹那女孩,我就……」我暗想,你老公的力氣已經用在我的女友小琴身上了,當然不理你了。我問:「那你現在想不想有一根肉棒來插你?」她看出我有意思要和她搞搞,一手伸到我的褲襠抓住我的陽具,說:「我就想要這一根!」

我們飛快地脫光了,我將她按在XX上,她的乳房也很大,但不如小琴的堅實,鬆鬆軟軟的,令我更感興奮的是她的下體居然是天生光潔無毛,看上去白白的象小孩的陰部,摸上去很光滑,中間的肉縫還是粉紅色的,肉穴早已濕透了,大腿兩邊都沾滿了淫水。

我的肉棒比她家的兩個男人的都要大一號,她迫不急待地把我的肉棒吞入口中,貪婪地吮吸,我倒過身來,也為她口交,沒有陰毛的肉穴舔起來感覺很特別,加上剛才老胡和小琴做愛給我的刺激,我的肉棒漲得像鐵棒一般,龜頭髮紫,肉莖上血管都粗起來了。

我分開胡家媳婦雙腿,用雙臂勾著,大肉棒插進她肉呼呼的肉穴中,抽插中肉穴兩邊的肉瓣被帶進去,又帶出來,由於沒有陰毛的阻擋而一覽無餘。

我不由地加快節奏,加大深度,讓肉棒對肉穴裡面的刺激愈來愈大,胡家媳婦已經開始毫不掩飾地呻吟。我的肉棒在那流著黏液的肉穴中進出,明顯感覺到她那小小的肉穴口隨著我的抽動變大變小。胡家媳婦喘息著把身體靠緊我,雙手緊抱住,我的整個肉棒被那肉壁上的褶皺夾擊,望著不時消失在胡家媳婦那銷魂的肉穴中的肉棒,我的全身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服。

一會兒,胡家媳婦呼吸急促,全身顫抖,雙眼迷離,肉穴有節律的收縮著緊握著我的肉棒,喉部發出難以壓制的嗯嗯聲。為了持續她的高潮狀態,我更加大力地抽插,每次抽出時連龜頭都快要掉到外面,插入都頂到胡家媳婦的子宮裡面。

她滿臉緋紅,她的兩個鬆軟的乳房隨著身體的躍動上下跳動,甩得快要飛起來了。幹了30多分鐘,覺得一種麻酥的快感從我那肉棒的頭部,一直傳遞到我的神經中樞,我不由自主地叫了起來,「我好爽」,而胡家媳婦也非常配合地呻吟起來「啊……喔……」。看著她高潮的樣子,沒有男人能抵擋得住這樣的催洩劑,我的下體死死地頂住胡家媳婦,龜頭頂開子宮口,全為向子宮內發射出我的子彈,胡家媳婦也緊緊地抱住我的屁股,美美地承受了我射出的精液,一邊叫道,「舒服死了…,舒服死了…,全給我,給我…,射死我吧……」

我軟軟地趴在胡家媳婦的身上,她的身體也是軟軟的,我的胸部擠壓兩個肉球,好舒服啊,一點也不想起來,寧願被胡家父子發現也不起來,我心裡暗想。但胡家媳婦說:「現在快7點鐘了,如果你想你女伴起來後看到我們這樣的話,你就繼續趴著好了。」我馬上跳了起來,問:「你公公呢?」胡家媳婦說:「他早就出去鍛煉身體了」我一想,他出去時肯定看到我和胡家媳婦的樣子了,只是沒打擾我們而已,等一會兒我該如何呢?

我穿上衣服去看小琴,小琴已經穿上了內衣,可能是剛才的高潮令她太累,她還在睡夢中,我掀開被單,她穿著的內褲上留下了一大灘半幹的精斑。我低頭聞了一下,一股濃濃的精液與淫水混合後的半香半騷的味道使小琴的全身充滿了淫蕩的感覺。

小琴醒來後,發現我在看她,快速地蓋上了被單,妄圖掩蓋從她體內流出的其它男人的精液造成的精斑,我抬頭看她時,她的臉通紅通紅的,不敢看我,我從她的未扣好襯衣中又發現了乳房上有一個紫紅的吻痕,小琴並未注意到,我故意說:「你睡得那麼死,晚上我怎麼弄你都不醒。」說著微笑著給她衣物,然後到客廳去等她。

小琴梳理完出來,胡家媳婦已經做好了早飯,笑吟吟地看著我們吃完,看來她對我凌晨的表現十分滿意。

當我和小琴離開時,我想下次一定要再來過夜,想信小琴也不會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