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男輪番幹一個美婦

成人文學
2013/ 09/ 21
與玉明結婚近兩年的偉柏,一直對妻子不好**感到困擾。

玉明今年才廿四歲天生一副美人胚子,身裁不俗,就是對**提不起興趣,

每次**時都喊痛喊苦。令偉柏十分難受,偉柏已經廿七歲,已不算血氣方剛之

年。但因妻子如此態度,令自己不知何處發洩**。脾氣也為之暴燥。

玉明為免這段時候與丈夫有太多衝突,便索性與友人往歐洲旅行兩個月。

事情就發生在這兩個月,一天偉柏在公司,在自己的辦公室正偷看一些色情

網站,網站介紹的日本女性都是身裁激突又豪放,**的表情又性感。尤其是一

些美艷熟女和一些年輕小伙子**的相片,偉柏更是看得下體?烚烚,偉柏正要

拉開褲煉之際,電話突然接入,原來是玉明的後母麗娜打來,電話中她語氣十分

神秘的叫偉柏請半天假,並且即刻到樓下等她。

偉柏只好向公司請了半天假,到樓下接麗娜,只見一名嬌小玲瓏但身裁惹火

的女郎,掛著墨鏡,外穿一件黑皮褸,裡面是鮮黃bratop,短皮裙,黑色尼龍

絲襪,鑲金邊的黑色高跟鞋,不斷向著自己揮手。走近一看,竟然就是自己的外

母麗娜。剛踏入四十一歲麗娜本來是滿頭白絲,她刻意染過發,又做了負離子,

再加上化妝的效果,麗娜竟然比平常年輕了十年。

「外母,你搞什麼?」

「怎樣?這身打扮連你也認不出我呢?你外父更不會認出我來。我們要快些

出發了。」

「出發?去哪兒?」

「我收到線報,你外父今日帶個新秘書上珠海傾生意?分明去滾啦!你跟我

一同上去捉姦。」

「捉姦都不用穿成這樣呀?」

「這樣才不會讓你外父發現我嘛。你有帶回鄉證嗎?」

「有!」偉柏無奈地答,想了一輪,「亞媽?好像不是太好吧!要是外父真

是傾生意,到時候我們很尷尬的。」

「怕什麼?到時就‥當你陪我去旅行散心。快把車子駛過來。」

偉柏無可奈可把車子從停車場中駛出,二人便前港外線碼頭。

偉柏不時斜睨著麗娜,平常衣密實的她,並不覺得怎樣,今天麗娜一身火辣

的型像,完全不能掩飾她美好的身段。

天生瘦削型的麗娜,原來胸前也有不少肉,偉柏從乳溝的深度估計麗娜應該

有CD杯,雙腿修長得來,皮膚白嫩的大腿包在黑色尼龍絲襪下,作出強烈的對

比。

麗娜年齡已過了四十,但甚懂得保養,除了手背、腳背和頸項上露出成熟婦

人的青筋外,霎眼望去只得三十歲。而且精緻的五官,簡直是電視藝員米雪和楊

怡的混合面孔。

偉柏把車子泊在碼頭大廈的停車場,然後去買船飛。

回來見麗娜身旁已多了幾名瞥伯在窺望著她。

偉柏為免多事,便匆匆將麗娜拉入出境處。

上到了船,偉柏才醒起,「亞媽,你知道亞爸在珠海哪裡傾生意嗎?」

「我不知呀?」麗娜茫然的說。

「那麼我們到了珠海怎麼辦?」偉柏望著麗娜性感的坐姿,不禁鬆開喉頭的

鈕扣,拿出手提電話,「快點打去亞爸公司,問他在那間酒店下榻。」

「好聰明,女婿。」麗娜忍不住在女婿的面頰上親了一下,令偉柏十分尷尬。

偉柏一直望著打電話的麗娜,覺得這位後母十分性感,不禁多望她深遂的乳

溝兩眼。

「知道了!」麗娜關上電話。「是豪江酒店!」

二人出了珠海碼頭,在轉接的情況下,才找到「豪江酒店」。

到了酒店,麗娜立時用錢收買了酒店櫃檯,知道外父所住的房間號碼。

「我們要一間房,就在這房間的隔鄰。」麗娜想也不想的說。

他們正要轉身,麗娜很快便將女婿擁入懷中,親吻著偉柏,偉柏被麗娜的香

吻和其激突的身裁撞擊之下,全身都(只有一處硬)軟了下來。而且直頂著麗娜

的下身。

「亞媽!我‥‥」偉柏感到十分尷尬。

「你看看!」麗娜把我推回去。

轉身一望,只見外父帶著一名年輕的女孩正走入乘降機中。

待他們上去後,偉柏二人也隨即進入他們的房間的隔壁。

麗娜周圍查探和偷聽牆壁後的聲音。

麗娜彎腰在牆角偷聽時,其乳溝在BRATOP溜出來。看得偉柏心臟狂跳。

偉柏受了數次麗娜的刺激下,下體已硬得發發聲。

「媽,我想去洗手間。」

麗娜只不斷揚手,沒有理會偉柏。

偉柏入了洗手間抽出自己大老二,偉柏的**和一般東方男性,並不偉大,

但勝在年輕堅挺硬實。

高高的翹著,**赤紅,已經一個月沒有發洩的陰囊又大又脹。

偉柏不知是否太過興奮,竟然尿不出來,弄得又赤又痛。

「偉柏,你幹什麼?」外母竟在外頭叫自己。

「來!」

偉柏匆匆的拉下水掣,便走出去。

只見麗娜脫了高跟鞋,伏在床上,頭穿過床頭的鐵架,貼著牆壁,短裙下竟

露出一截雪白的大腿來。原來麗娜穿的是四骨半的絲襪,一對五號半的小腳掌包

著光滑的絲襪,肥美的臀部高高翹起,姿勢十分性感誘人。

「偉柏,快點來,她們在說話了。」

偉柏唯有伏在麗娜的背上,挨著牆去聽。

只聽見。

「你不怕你老婆來查你呀?」

「那個黃臉婆,那有這麼精明,整天只顧Shopping和打麻雀。」

「那你今次用什麼藉口?」

「說我上來公幹嘛。」

「死佬!」這時麗娜咬牙切齒的說。

「媽!我們現在過去吧!」

「不,捉姦一定要人贓並獲,一定要在她們上床造愛時,捉個正著。」

他們只有繼續偷聽。

「啊,你好壞!」

「我最喜歡舐你用絲襪包著的小蜜桃了。好美味啊!」

「啊!‥‥唔,好,舒服,BOSS,唔好停呀!」

陣陣淫聲浪語,再加上從麗娜身上飄來的熟婦香味,令偉柏十分興奮。

「拍勒」一聲,偉柏那話兒竟從忘了把拉鏈拉回的褲洞中如猛蛇出洞,並正

正頂著麗娜結實的小屁股。

麗娜的小裙子已被二人磨擦之間被拖至腰間,短皮裙內只有一條黑色絹質透

視小內褲,陰部帶點微微儒濕。

原來麗娜也被他們的呻吟聲,挑起了慾火,「死佬,叫他替我舐,就嫌三嫌

四,現在跟那個狐狸精‥‥」

但麗娜完全不覺偉柏的**已直挺挺的頂住麗娜那儒濕的大**上。

偉柏實在被**掩蓋了理性,偉柏握著自己的**在外母的內褲上磨弄揉捋,

實在刺激過癮得很。

差不多近五分鐘,麗娜才感到有東西在下體頂著她「偉柏,先收回你的武器,

等陣過隔壁的房間才用得著。

「亞媽,我怕‥‥我不行,我會走火。你幫幫忙吧。」

「走火?你為什麼帶槍來呀?」

麗娜正想把頭縮回,看偉柏帶什麼來。

豈料她的頭床架之門的空隙卡住了。

「唉呀!我的頭卡住了。」麗娜感到有點不安,又感到女婿的兩手不搓揉自

己的屁股「偉柏!你在後面幹什麼?快幫幫我呀?」

「媽媽!我對不起你了!我要‥」

「你要什麼呀?我的頭卡住了,先快救我出來。」

麗娜只感到兩腿被用力分開,內褲己經被偉柏扯脫,下體涼涼的。跟住一條

長硬又熱燙的臘腸在自己的**上磨弄著。

「偉柏‥你想‥幹什麼?我是你外母來的。」

「玉明都不肯跟我**,我無處發洩,媽你的身裁實在太捧了,亞爸不懂欣

賞,我來欣賞個夠。」

「你在說什麼傻話?快幫我的頭先拿出來吧!」

「我不要,我要**哈哈哈香屄。」

「不‥啊‥不可以,這這這‥是**‥,快快放放開我呀!」

「我不理!」偉柏就如任性的小朋友。

偉柏一隻手已滑入麗娜的BRATOP內,粗魯地揉搓著一對豐腴的**。

「媽!你的**很大啊!」

「放手,偉柏,你瘋啦!快放手」

「我不要!」

偉柏另一手已經握住自己的**一路磨弄著外母塊肥田,不斷探勘,直至自

己的肉根能長軀直進麗娜的深穴。

「啊!」二人都大叫了一聲。

麗娜婚後並沒有生過小孩,**又窄又濕潤,而自己的老公近來對自己又沒

有興趣,而他的**肥大無力,所以被年輕的**插入還算是第二次。

偉柏每次跟妻子造愛,**都只能在玉明的**前三分之一便要停下來。所

以今次能整根陽完全進入女性的**,被緊窄的**包著還是第一次,。

偉柏跪在床上瘋狂的從麗娜肥臀後**著她的**,麗娜也被這陣陣沖激插

得激起**來。

「啊啊呀啊‥啊‥‥啊」

「媽!你只屄‥呀‥好正呀!又緊‥又窄‥又多水,插得我好爽呀!」

「我的‥好‥女婿,爽就多插兩下。」

「唔!」偉柏聽到外母如此要求,當然更加把勁滿足這個深閨怨母。

「好呀!好呀!好女婿,好呀,你插得媽媽‥好‥好舒服呀!」,麗娜不知

何時已經能把頭從床架中抽出,兩手緊握著床頭的銅柱,一口銀牙咬著下唇,腰

部以下完全迎合著女婿的**來擺動腰肢,加上麗娜**肥厚,被偉柏的大春袋

撞擊下,發出有節奏「拍拍」聲,感覺特別舒服。

「啊!我‥死啦!我死‥啊啊啊啊‥」麗娜張著小嘴不斷叫道。

「媽,好過癮。」

「壞‥小‥子,讓我‥讓我轉過身來。」

「不‥你會走的‥」

「我‥不會‥,我要讓你插個夠。」

「真的?」

「當然啦!女兒‥不能‥滿足‥我的好女‥女婿,做外母,當然‥當然有責

任‥來慰藉我的好女婿」

偉柏不太情願的將自己黏滿外母**的**抽出。

只見外母親自脫掉BRATOP,又從大腿上將內褲脫掉丟到一邊。

偉柏便摟著麗娜熱吻起來,麗娜徹頭徹尾變成了一個蕩婦,二人完全忘了「

倫常」這兩個字。

二人的四片咀唇互吮起來,兩根舌頭如兩條靈蛇般互相絞纏起來。

麗娜主動地握著女婿堅硬的**,在自己的**前磨弄著。

很快**的**又淚淚流出,又接納了整**插進濕潤的**中。

麗娜十字型躺在床上,兩腿提起踩著偉柏的下顎,面情十分淫蕩,偉柏知趣

地輕握著外母小巧的腳掌,一路隔著絲襪來吮啜著五根如小貝的腳趾,一路用力

抽送外母的**。

「好外母,你好性感,我要**死你!」

「快‥快‥**死你‥的外‥母。我的‥好女‥女婿。」

麗娜一時張開小咀,一時緊咬銀牙,「好呀!我很久沒有試過了。」

「跟爸爸嗎?」

「咄!你爸爸那有你這樣的能耐,是以前‥那個‥司機‥.」

「你說‥亞成?」偉柏發覺自己的外母並不如自己心目中一樣賢慧,反而更

加興奮。

「對!是亞成,他就好像你‥一樣‥在車房裡把我‥我干了!好‥好刺激,

他是‥我婚後‥令我有**‥的第一個男人。」

「媽‥把我當成‥亞成!」

「不,我要‥我的‥好女婿,用力‥**我。」

「媽媽‥啊媽媽‥媽媽,我快要射了。」

「不要,媽媽還‥還未夠‥夠喉!呀呀呀!」

偉柏繼續加快抽送,並用手指磨弄外母的陰核。

「啊!啊,唔好呀!呀呀呀!唔好呀!」

偉柏急劇抽送。

「不要‥不要在‥裡面‥射射,會‥會懷孕的‥‥啊!啊!」

麗娜緊皺雙眉,咬著銀牙,大叫著。

「唔唔唔唔唔‥啊啊!」

「啊!」偉柏感到一股熱燙的陰液噴到自己的**上,**一麻,竟然洩了

出來。

麗娜一手把偉柏推開,**還在狂噴著精液。

「死仔,叫你不要在裡面射,你要是害我懷孕什麼辦?」

麗娜立即跑到洗手間,用花灑沖洗陰部。

偉柏射精後,便脫掉衣服,走進洗手間麗娜望著偉柏,有點怪不好意思的。

「媽!我又要洗!」麗娜替偉柏清洗下體,本來半軟的**,又硬了起來。

「壞小子,你又想什麼了?」

「媽洗得人家很舒服呀!」

「唉呀!我們來幹什麼的?」

「亞爸呀!」突然外來傳出關門聲。

偉柏二人立時衝去扭開門,把頭伸到外面,只見一對男女背影已經走入電梯

裡.「走了。」偉奈無奈的道「壞小子,給你壞了我的好事。」麗娜勾住女婿的

頸項。「你要好好補償我。否則浪費酒店的租金了。」

「‥‥啊‥‥媽!」

外母麗娜已跪在地上吸吮著可愛女婿偉柏微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