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的五一假期

成人文學
2013/ 09/ 22
五一節前幾天,我和前任女友正式分手了,起因是她覺得我和另外一個女生有不清不楚的關係(其實在當時是根本什麼都沒有的),然後我們開始了日復一日的爭吵,互相的不信任,接下來這段兩年多的感情也走到了盡頭。放五一了,卻不想回家,寢室的兄弟全部都回家去了,剩我一個人,陪我的只有那台電腦。

「只有你才不會拋棄我吧,兄弟,感謝你陪我度過了四年。」無聊的我對著電腦說。

「啊……啊……啊……」(千萬別以為是淫叫,其實是慘叫,偶的手機自錄鈴音。)

「喂,誰啊?」

「是我,雪兒。」

「哦?有事嗎?」

「你五一不回家嗎?」

「嗯,家太遠,我怕麻煩,就不回去了。」

「哦,那你現在在學校?」

「是啊,開著電腦玩心跳回憶呢。」

「哈哈,這種養成類的遊戲我還以為只有女生會玩呢?」

「呵呵,我無聊嘛,裡面美女多呀,YYing。」

「我暈,你個色狼。」

「切,我又沒色你。」

「……」

「對了,晚上你有空麼?」

「我無聊死了,當然有啦。搞啥子?」

「陪我去逛夜市啦!」

「哦,好啊,先聲明我是不會帶錢的。」

「我暈,為美女付帳是你的榮幸。」

「我從來不喜歡這種榮幸地。」

「那我晚上打電話給你哈,拜拜!」

「886。」

掛了電話,我不禁納悶起來,這雪兒也算和我玩得不錯的一個女生了,不過卻從來沒單獨和我出去過呀,搞蝦米嘛。約會?不會啦,不會啦,她上次對我說過她有男朋友的。難道是和男朋友吵架了?也不會呀,打電話的時候那麼興奮的樣子。算了,不想了,反正正無聊呢,有人陪著壓馬路也好。

下午19:00,「啊……啊……」(手機鈴聲)

「喂……」

「哦……」

「好,馬上……」

換了身乾淨的衣服,揣上兩張老人頭,逛街去也。到了女生寢室門口,唉,的確是放假啊,別說美女,連個雌性動物都沒瞧到。無聊的我東瞅瞅,西望望,點了支金牌黃果樹,深深的吸了一口,MD,窮啊,抽不起磨沙的。五分鐘過去了,第二支煙已經燃完……十分鐘過去了,第三支煙也將耗盡……十五分鐘過去了,我正要掏出電話打的時候,雪兒出來了。

「喂,我說美女,剛才打電話的時候你不是說已經出來了啊?」

「別催,等美女是男士應盡的義務。」

「那也要是等的是個美女呀!」我斜著眼睛,以一個標準色狼的目光掃了掃雪兒,嗯?她今天還打扮的不錯嘛,一身雪白的連衣裙,一雙紅皮鞋……(……sorry,各位讀者,偶的眼光太差點。這麼寫我都覺得女主角是未成年的那種……難道偶有loli的嗜好?)

「色鬼,看什麼看。」雪兒的臉抹上了一層紅暈。

「嘿嘿……嘿嘿……」

走著走著……走著走著……還走著走著……經過三個多小時的教訓,我終於明白了師兄們給我留下的忠告,千萬不能陪女生逛街。逛了三個多小時,雪兒愣是一樣東西都沒買成,也愣是一個商店都沒落下。

「我說,美女,咱們去喝冷飲吧,我請客喲,機會難得。」

「帥哥,其實我早累了,就等你說這話呢!」

「寒!……」

「來兩杯什錦刨冰,兩人份的烤肉。」

「我不,我要吃月亮船。」

「去,和你老公來吃,NND,什錦刨冰才多少,五塊一份。月亮船,又叫情人船,兩人吃的,五十大洋一個。」

「55555,我不管,我就要吃月亮船,你不買我就……我就……」

「就什麼?嘿嘿,我又沒小辮子被你抓著,嘿嘿。」

「反正我不管,我就要吃那個。」

看著一旁站著的服務生偷笑的表情,我暈,今天被這小丫頭片子吃定了。

「好啦好啦。算我倒霉。」

「什麼你倒霉啊,跟美女吃月亮船是你的榮幸!」

無語中……我的半張紅老頭啊。月亮船上來了,不愧是這家冰店的招牌呀,大概有三十公分長,雪層上面鋪滿了各種各樣的水果,在一個角上用巧克力淋了一個小小的月亮,另一個角上用紅紅的不知道是啥玩意做了一個桃心,實在是坑人搶錢的佳品。錢都給了,不吃就是浪費,我叉……

「等等……不准吃。」

「嗯?……」

「我要你餵我,你要吃,我餵你。」

「暈……雪兒?」

「嗯?」

「你男朋友呢?」

「吹了。」

「……」

仔細看了看雪兒,155公分左右的個頭,披著半肩的頭髮,瘦瘦的身子似乎還透著一絲骨感,難道,這小美女對我有意思?我亂想道。

「回魂啦……想什麼呢?那麼入迷!!」

「想你啊,寶貝。」

雪兒的臉又紅了一下,卻沒有辯解什麼。吃完東西,回了學校,雪兒居然說還沒逛得盡興。於是,我這個苦力又在操場上陪她,走了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

看了看表,已經11點多了,快關寢室門了,於是說了聲:「回去吧。」

送了雪兒到女生寢室門口,雪兒拉著我,說:「我們那一層樓的女生全回家了,就我一個人在寢室裡,晚上我怕。你來陪我好嗎?」

我一臉疑惑地看著雪兒,然後又淫淫的笑了笑,「嘿嘿,小羊羔自己送上門來了,大灰狼今天晚上要開葷了喲。」

「我是說,我們寢室有四張床啊,還有電腦,可以上網的。」

「哦……」我故意拉長了口氣。

「你,不跟你說了,來不來隨便。」說完雪兒轉身就上樓了。嘿嘿,如此的機會,我又怎能放過,一個箭步,立馬就跟了上去。(如果有人問起看寢室的大媽去哪了?嗯,我是導演,此劇沒她的戲,被偶解雇了。哈哈!)

來到雪兒的寢室,哇,就是乾淨呀,想了想自己的那個豬窩,和這裡簡直有天壤之別。

「猜猜我睡的哪張床呀?」

看了看四周,左邊一張床邊的牆上貼了一個劍心的畫,嗯,看劍心的女生有可能,但絕對不會是雪兒這種從來沒看漫畫的人吧。這張床上鋪掛著一張窗簾,隱約看見裡面的床單被套都被撤了,嗯,主人回家了,東西拿回去洗,這張床也不可能。右邊的這張下鋪床架上全是書,什麼C語言啦,什麼離散數學啦,什麼概率基礎啦,雪兒學習還不錯,有可能。

看這張床的上鋪,貼滿了HOT、F4(看見這兩字在一起我就想吐,想起當年被女朋友拉著看流X花園,鬱悶那。),還有什麼什麼神話,我暈,一點都不喜歡這種。排除!

「雪兒,你睡右邊下鋪的吧?」

「哇,你好聰明喲!」

「嘿嘿,那是那是。想當年……」

「可惜你猜錯了。」

?當,我頭不小心撞了一下門。

「貼著有劍心的畫的,就是我的床啦。」

「暈,你也看浪客劍心啊?」

「不看,我只是在寢室看了一次動畫的追憶篇啦。好感人喲,雪代巴在劍心臉上畫第二道疤痕的時候,櫻花飄舞,太感人了哦。」

「……?」(其實偶很少看漫畫的,不知道以上這個情節在追憶篇裡對還是不對?)

打開電腦,開了開QQ,一個鳥人也沒有,難道都出去旅遊了?鬱悶。又看了看MAIL,全是垃圾郵件,法X功的特多,設為拒收,徹底刪除~(鬱悶啊,當年年少無知,把自己的E- MAIL貼到一個BBS上,從此,垃圾郵件就陪伴著我。偏偏這個郵箱地址是偶的名字和生日的日期的組合,捨不得換。唉,只好每個星期都刪了,哭……)

陪著雪兒看完了江湖,一看表都快三點了,我也困得要死,於是爬上了雪兒的床,說了聲:「我要睡覺。」

雪兒也跟著爬上了床……在我對面的床上也休息了。

第二天當清晨的第N縷陽光照到我的時候,我醒了,動了動,嗯?懷裡怎麼有個人?一看,雪兒居然跑到我床上來了。(雪兒也醒了,一臉無辜地看著我,說:「我一個人睡怕冷。」

(¥……%#*-)……(什麼狗屁借口,怕冷你多穿點啊,就穿著個貼身的內衣和小褲褲就跑來和我一起睡……)雖然在被子裡什麼都沒看見,但是張三豐爺爺教給我們每一個男人的內功卻已經體現出來了,那就是--一柱擎天。

雪兒看著我壞壞地笑了笑,還伸手輕輕彈了一下我的小弟。

我……

坐懷不亂的那是柳下惠,我可不姓柳。伸手把雪兒和我身上多餘的束縛全去掉,輕輕捏了捏雪兒那微微發育成熟的兩顆小葡萄,狠狠地向雪兒的嘴吻去,又把舌頭伸進雪兒的嘴裡和她的舌頭絞過去、絞過來。雙手更是一刻也不停地摸著雪兒全身上下。雪兒也緊緊地抱住了我,我的手逐漸往下伸,摸到了她的小屁股上,捏了捏她渾圓的小屁股,我這才知道事物不能看表面這個道理。

我的右手漸漸往下移動,終於來到了她的那片桃源地,這裡早已經氾濫成災了,手指順著那道小縫滑了進去,雖然自己不是未經人事的初哥也弄得個粗氣直喘,右手拿了出來,把自己早已堅硬似鐵的陰莖插了進去。

「唔!」雪兒被堵住了的口也不由得發出了一陣嬌喘,雙手更是惡作劇般的抓了我一下。我挺直了身子,兩手扶著雪兒的小蠻腰,做起人類最原始的運動。

雪兒這時雙臉潮紅,雙眼緊閉著,嘴裡、鼻子裡輕輕的哼著世界上最最好聽的進行曲,我看著她無意識的抓著我的手,兩腿也被我分開,一陣激動,精關失守,大瀉而出。雪兒也好像感到我射精了,睜開了眼看了看。

「哎呀,你沒帶避孕套啊。」

「暈,完了完了,射裡面了。」

看著雪兒那緊張的表情,淫蕩的姿勢,我又情不自禁地勃起了,又是一場人肉拉力賽。

也不知是射了幾次,我和雪兒才清理了一下自己,去街上藥店裡買了緊急避孕藥--毓婷,又買了兩盒避孕套,匆匆吃了點東西,又跑到她寢室,睡覺了。

(親身體會,白天做愛,一天都沒精神。累就一個字。)接下來的幾天,我都是在雪兒寢室過的,買的避孕套也全部用光了。到了6號,估摸著其他同學都快返校了,我才拖著自己疲憊的身子回了寢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