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梯之狼與吸精女

成人文學
2013/ 09/ 22
范可柔名子相當女性化,讓人誤以為她是柔弱女子!但她的人跟她的名子完全不像!她很高挑,身材非常豐滿結實。她有練過柔道、空手道,所以她的臀部非常緊實有彈性,跟她的雙乳一樣。她眼睛不大,但是鼻翼飽滿,嘴唇豐潤而微翹,一看就知她是性慾旺盛的女人。

身為主任的可柔,脾氣一向不太好!急躁又衝動,對於下屬她是責罵多過讚賞,她的下屬都奉她為女魔頭,對於敢跟她在一起的男人,真是佩服到不行!

這天,她的下屬又在頭頭面前給她捅婁子,讓她火大到罵了底下的幹部一整晚,罵到想不出話可罵就甩門而出。

回家的路上,可柔一想到那些笨手笨腳的下屬,就氣到呼吸急促,真想捶胸大叫!剛剛真有種衝動,想把那幾個豬腦袋,都摔出辦公室,省得她看了礙眼!

到了她住處的大樓下,樓下的管理員正在張貼公告。

可柔問:「老張,這什麼東西?」

一頭白髮、身形矮小的管理員老張一看到她,馬上停下手上的動作說:「范小姐,最近我們大樓出現電梯之狼,這是監視器拍到他的背影!他會尾隨夜歸的單身女子,然後偷襲……」

可柔揮揮手,示意他不用再說下去,她已經夠煩了,沒心情再聽這些鳥事。

看她大步走向電梯,老張自言自語的嘟囔:「這個色狼如果遇到范小姐,恐怕連骨頭都要被吃掉!」

在老張的印象中,范小姐的追求者不少,而且在她家過夜的也不少,但是那些看起來精壯的男人,在這裡過沒幾夜,都像得了大病,面容憔悴,人也消瘦了不少,後來就都沒出現。

老張想,是被范小姐吸乾的吧!這陣子都沒男人來找范小姐,不知道她怎麼受得了?想到這,老張一陣背脊發涼,轉頭才發現--在等電梯的可柔,銳利的雙眼正盯著老張看!

老張拿著公告紙的手微微顫抖,不會是想要他吧?他都那麼老了,怎承受得住啊!

「叮!」的一聲,電梯來了,可柔進了電梯,老張這才鬆了一口氣。

可柔住的12樓是樓頂,她喜歡安靜不被打擾,她這間套房剛好在大樓的最角落,隔音設備在她的要求下,也是完美無缺。她希望在瘋狂享受**的時候,不會有人敲門,說她擾人睡眠。

電梯到了12樓,電梯門一開,可柔敏銳的第六感就告訴她:旁邊有人!

果然有人從後面把可柔抱個滿懷,粗大的手掌扣住可柔豐滿結實的雙乳,用力搓揉。

可柔感到身後這高大的男子把他硬起來的肉棒一直往她股溝頂,她把手往後一抓,咦?還蠻粗的,好燙啊!又想到她快三個月沒做愛了,實在有點受不了,當下馬上反手抓住他的衣領,來個過肩摔!那男子冷不防的被可柔一摔,居然暈了過去。

可柔馬上把這個男人拖到她的房間裡,正要關門的時候,管理員老張從隔壁電梯走出來,喊住可柔:「范小姐啊!我剛剛從監視器看你出來的時候旁邊有個影子,是不是有人跟在你後面?」

可柔冷冷的說:「你看錯了吧!」

老張又說:「可是我明明就有看到啊!會不會是電梯之狼啊?」

可柔射出一道會殺死人的眼光瞄著老張說:「我說沒有,你是沒聽到嗎?」

說完就要關門,老張最後硬著膽子說了一句:「范小姐,不要弄出人命嘿!」不出所料,他得到的回答是「砰」的關門聲。

阿志醒來的時候,全身酸痛,他也不知道怎麼會被摔出去?

這是哪裡?他左右張望,這好像是女人的房間?他想站起來才發現手居然被銬在床頭!他嚇了一大跳,這是什麼情形?低頭一看,他居然全身赤裸!

「很訝異嗎?」忽然一個低沉感性的女音傳了出來。

阿志抬頭一看,鼻血差點噴出來!

一個高挑豐滿的女人走了進來,穿著黑色的性感內衣和丁字褲和吊帶的黑色網襪。她的奶子應該有D罩杯,看起來就好想用手抓著把玩。

可柔坐在床邊,看著這個年輕而有點帥氣的男人,又高又壯,胸膛很寬厚,他現在眼睛緊盯著自己快迸出內衣的乳房,下體的肉棒也馬上有了反應,可柔握住他脹到發紫的肉棒上下套弄。

她一邊舔著嘴唇一邊說:「你年紀輕輕學人當色狼,是慾求不滿嗎?姐姐可以幫你!」

阿志拚命想掙脫手銬:「把我放開!你把我銬著,我怎麼幹你?」

可柔爬到床上站在阿志面前,在他面前緩緩地解下內衣,露出堅挺渾圓的D奶,已經翹起來的乳頭隨著可柔的動作抖動著,阿志看的得直吞口水。

可柔岔開雙腿把丁字褲往上提,那小小的布料根本蓋不住她肥厚的陰唇。她把丁字褲拉到旁邊,露出已經濕淋淋的小穴,問阿志:「你想不想吃啊?想不想舔啊?要嗎?」

阿志猛點頭:「我想吃,給我!」他雖然雙手被銬在床頭,但還是可以坐起來。

阿志很主動地坐起來,可柔把腿跨過阿志,把小穴湊到阿志面前,一撥開陰唇,阿志就迫不及待把嘴靠過去,吸住那顆小巧的陰蒂輕輕吸吮,再用舌頭舔著陰蒂、舌尖撥弄著陰蒂。

可柔嬌喘著,小穴不斷湧出淫水,她忍不住把小穴一直靠向阿志的嘴。阿志用舌頭舔著小穴,邊舔邊吸,可柔抓著阿志的頭,幾乎是用小穴在洗阿志的臉。

「啊~~好爽!你好會舔,舔得我雞掰超爽的!」

阿志呆了一下,他第一次聽到女人說這麼淫穢的話,但是……聽了讓他懶叫硬到快爆了。

「快點打開,我要幹死你這個騷貨,你看起來有夠欠幹的!」

可柔抓著他的頭髮讓他仰頭望著她,她笑著問:「我的雞掰穴好不好吃?是不是很想幹我?說!想不想幹我的雞掰穴?」

阿志眼裡透露出強烈的渴望:「想!給不給我幹?」

可柔一笑,趴到阿志身上,坐在他的肉棒上,手扶著他的肉棒,讓他的龜頭在小穴口摩擦,然後用力一沉,整個坐了下去,讓肉棒塞滿她的小穴。

可柔呻吟出來,這男人的肉棒算是極品,又長又粗、龜頭又大,她可以感覺他的龜頭頂到了她的花心。她手按著他的胸膛,屁股有節奏地扭動著。

阿志真是驚喜萬分,這個女人真是厲害!又騷穴又緊,當她坐在他肉棒上,雞掰像是吸奶嘴一樣在夾吸著他的龜頭,讓他懶叫真的爽到快爆!

看她忘情地淫叫、扭著屁股,雞掰穴還一直吸著他的懶叫,眼前那對豪乳還不停地晃,好想抓啊!

「放開我,拜託……求求你,好想抓你的奶子……用力幹你!」阿志叫著。

可柔低頭吻住阿志的嘴,舌頭鑽進阿志的嘴裡大肆侵略,兩人舌頭交纏在一起。阿志覺得很不舒服,有種搔不到癢處的感覺,雖然自己的懶叫正插在這女人的雞掰裡,但是手不能抓著她,用力頂她的騷穴,總覺得少了點什麼,讓他的懶叫硬到快爆,又有射不出來的感覺。

就差那一點,如果她鬆開他的手,他絕對幹死她!臭騷貨這樣惡整他!

可柔忽然從他身上爬起來:「這樣很不舒服對嗎?我把你解開,看你想怎麼幹我都隨便你。」說完可柔拿出鑰匙打開手銬。

阿志雙手被解開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撲向可柔,讓她背向自己然後壓在床邊的窗戶上,讓她赤裸的上半身貼在玻璃窗上,連堅挺的豪乳也被壓扁。

可柔看起來一點也不痛苦,反而瞇起眼睛問:「你想幹嘛?」

阿志掰開她的屁股說:「屁股抬高,我要幹死你這臭雞掰!居然敢整我,欠幹是吧?幹死你!」說完,阿志抓著他的肉棒頂在可柔的小穴口,死命地用力往上頂,每下都頂到底才拔出來,然後又再狠狠的往上頂,頂得可柔踮著腳尖還構不著地。

因為踮著腳尖讓可柔大腿的肌肉緊縮,連帶小穴也緊繃了起來。阿志的肉棒被可柔的小穴緊緊地夾住,真的讓他爽到連話都快說不出來,不住地低聲吼叫。

可柔轉頭看他沉醉的表情,得意的一笑問:「爽不爽?舒不舒服?姐姐讓你還滿意嗎?小色狼!」

聽到叫他「小色狼」,阿志雙眉一皺,有點火大!抓住可柔頭髮讓她仰頭望著他,像剛剛可柔對待他那樣。

「說你欠幹你還真欠幹,色狼都做什麼事情你知道嗎?專幹你這種又騷又賤的女人!幹你雞掰也幹你屁眼,臭雞掰!」

說完,阿志發狠似的用力掰開可柔的屁股,低頭在她的屁眼吐一大口口水,然後拔出肉棒,就把龜頭頂在可柔的屁眼上。他期望看到可柔哀求的眼光,求他別這麼做,可柔卻只是笑笑,望著他說:「我屁眼很緊,肉棒不夠硬可能插不進來,你確定你行嗎?」

阿志這下真的抓狂了,這女人是從哪裡出來的?真的欠幹到了極點!

他把龜頭硬塞進可柔的屁眼,真的很緊,幾乎插不進去!他在可柔轉過來的臉上看不出絲毫的痛苦,只有嘲弄!他發狠猛的幹進去,死命頂到底!才發現老外的A片為何喜歡幹屁眼,原來,真他媽緊到懶叫會斷!

可柔嚶的一聲,身體整個繃了起來。阿志深呼吸一會兒,習慣這種緊窒的感覺之後,才開始緩緩地抽動。可柔翹高屁股配合著阿志的抽動,阿志加快速度,抓著可柔的豐臀,用力地幹著她的屁眼。

阿志忽然說:「小母狗,你不是第一次被幹屁眼吧?看你爽成這樣,要不要去陽台幹啊?讓人看看你發浪的時候有多騷!」

不等可柔反應,他就架住可柔,肉棒還插在她屁眼裡。他環顧四周看到陽台的位置,就邊幹她屁眼邊走,可柔始終低著頭,所以阿志沒看到她嘴角的那抹微笑。

到了陽台,可柔抓著欄杆,阿志整個人貼在她身上,抓著可柔的雙乳邊搓邊幹她的屁眼。可柔瞇著眼嬌喘連連,心想這小伙子體力真好,談不上什麼技巧,但是那使狠的幹法,她喜歡!幹得她腿真的軟了,能再多個幾次更好!不知道上回跟小周拿的那個藥效果如何?等等就知道了!

12樓的陽台,完全聽不到城市的喧囂,寧靜的四周,只有阿志幹她屁眼的肉搏聲。暴露的刺激,讓她屁眼的快感一波一波湧來,讓她有點招架不住。

「不行了……真的好爽!我要出來了……」可柔緊抓欄杆,腿都軟了下來。

阿志聞言馬上抱緊可柔,更加速衝刺,他感覺可柔的小穴湧出大量淫水,順著她和他的大腿流下。他手環過可柔的腰,手指插進濕淋淋的穴裡摳。

「啊……不行了,屁眼被你幹破了!唉唷,不行了!啊~~」說完可柔趴在欄杆上。阿志頓時感覺可柔的屁眼有股強大的吸力,讓他的肉棒受不了也噴了出來。

阿志摟著可柔攤在陽台上,他拔出肉棒,看著精液從可柔的屁眼流出,他用手指將精液抹在她渾圓的屁股上。心想今晚真的是太爽了,從來沒有這麼爽過,這個女人真是惡魔!

可柔爬了起來說:「在陽台睡覺會感冒的,不去沖洗一下嗎?」

阿志任由可柔牽著到了浴室沖洗,兩人剛剛做得太累,所以在浴室也是沖洗一番就出來床上躺了。

躺在床上,可柔劈頭就問:「你就是「電梯之狼」嗎?」

阿志悶不吭聲,算是承認。

可柔問:「你對那些女人做了什麼事情?」

阿志沉默了許久才說:「就是摸她們的奶子和下體,有時候強迫她們幫我口交。」

可柔好奇地問:「你沒強姦她們嗎?你怎麼不交女友,要這樣偷襲的啊?」

阿志覺得自己幹嘛跟白癡一樣回答這個女人的問題?他應該打昏她,馬上離開這裡。但是很奇怪,有了那麼爽快刺激的**經驗,忽然覺得跟這個女人可以聊聊。

「我只是覺得出其不意撫摸這些女人,讓我很有快感,尤其是她們驚慌失措的表情讓我很興奮!插進去反而沒快感!女友……像一條死魚。」

可柔撫摸著他的胸膛問:「你知道你這是犯法嗎?萬一被抓到很慘的!」

阿志皺眉說:「但是我忍不住,看到那些女人穿著套裝,走起路時屁股一搖一擺,就讓我好想摸……」說到這裡,阿志忽然覺得下腹一陣燥熱,低頭一看,剛剛軟掉的肉棒怎麼又直挺挺的翹著?

可柔順著他的視線,看到他又硬起的肉棒,馬上俯身就含住。阿志雙手枕在腦後,閉著眼睛享受被口交的舒爽。

可柔把肉棒深深含到底,吸住,然後再用舌尖去舔他的龜頭。她一邊舔他的龜頭,一邊用手撫摸他的睪丸,當她用舌尖鑽龜頭馬眼時,阿志舒服的悶哼著。

可柔把阿志的肉棒當棒棒糖一樣,一下吸一下舔,一下含著一下用手套弄。

她像是特別喜歡他的龜頭,舌頭不住在龜頭上打轉,舔著他浮出的每條青筋!

阿志受不了,把可柔推倒在床上,用力掰開她的腿抬起,往她自己身上壓,讓可柔可以看清楚她自己未舔就濕透的小穴。

阿志把龜頭抵在穴口說:「看過自己的雞掰穴被幹嗎?看清楚我的懶叫怎麼幹你雞掰!」說完就用力幹進去,然後不間斷地猛插猛幹。

可柔看著自己的小穴被他粗大的肉棒幹著,興奮到了極點;看著他把自己的雞掰皮幹到翻進翻出,還幹到又紅又腫、淫水狂噴,她爽到大聲淫叫:「弟弟,幹得我好爽,雞掰好爽……再用力一點!啊……嗯~~喔……喔……好爽!幹爆我的雞掰……」

聽到可柔淫蕩的話語,讓阿志也是異常興奮,把可柔雙腿掰得更開、壓得更低、幹得更是用力,感覺她小穴一直夾著他的肉棒,裡面又濕又熱好溫暖,肉棒被緊緊地包覆,真的除了爽,不知道還能怎麼形容!

不知道幹了多久,阿志放下可柔的腳,把她翻過身,讓她像小母狗一樣趴在床上,他從後面又猛的幹進去。他整個人貼著可柔,吻著她的脖子背部,雙手緊扣她的雙乳,又抓又揉,手指捏著她的乳頭玩弄。

「嗚……好爽……好舒服!快不行了~~要高潮了~~啊……不行了!好舒服!雞掰爽翻了……唉唷!出來了……」可柔抓緊床單,舒服得拚命搖頭,嘴裡狂叫著。

忽然她「啊」的一聲,整個趴在床上,嘴裡還一直溢出甜美的呻吟。但阿志卻沒爬起來,他伏在可柔身上,肉棒還持續地抽動著!他抱緊軟綿綿的可柔,加緊活塞運動,每下都深進淺出;可柔雙眼迷濛,非常樂在其中。

阿志忽然狠狠地快速幹著,片刻他低吼一聲,整個人也軟了下來,趴在可柔身上。可柔感覺剛剛阿志的龜頭一直刮著她的陰道,他龜頭忽然脹大,然後射出來,現在整個穴裡全都是他濕濕熱熱的精液!她沒回頭,但是她知道阿志趴在她身上,連肉棒都沒拔出就睡著了。

感覺睡沒多久,阿志覺得自己的肉棒被濕熱的感覺包覆著,他清醒過來,低頭一看,可柔正跪在他雙腿之間,一邊套弄肉棒,一邊含著他的肉棒!

看到阿志清醒,她爬起來問:「肚子會餓嗎?想吃點東西嗎?」

被可柔一問,他才感覺肚子好餓,也不知道現在幾點?抬頭四處張望也沒看到時鐘。阿志覺得好累,他覺得晚上很反常,很容易興奮,而且可以做很久,可是很累。

可柔拿著兩片吐司在阿志面前晃,阿志接過來說:「就吃這個喔?我不喜歡吃白吐司,有果醬嗎?」

可柔說:「沒果醬,有蜂蜜,要加嗎?」

阿志左右張望問:「在哪?」

可柔壞壞一笑把腳掰開,阿志看到她的小穴很濕,他伸手抹了一下,又濕又黏,他舔了一下手指,是蜂蜜!

他詫異地說:「你不但騷又淫蕩,還那麼有情趣,我真的服了你!」

說完他啃了幾口吐司,把可柔推倒在床上,又再掰開她的大腿。他撥開她的陰毛,低頭就舔她的陰蒂,舔一舔又吸住她的陰唇,口裡所到之處都是蜂蜜的甜美。

他又吃了幾口吐司,手指插進她的穴裡,邊舔陰蒂,手指邊挖她的穴,淫水混著蜂蜜流得整個小穴都濕答答。

阿志把嘴貼在小穴上,大力地吸了起來,「啊……」可柔忍不住按住阿志的頭。這感覺實在太舒服了!害她的腿在顫抖著。

阿志用牙齒輕咬陰蒂拉扯著,同時手指插入三根指頭,在摳可柔的穴。可柔雙腿一併,夾住阿志的頭,像是要把阿志整個頭塞進穴裡似的。阿志推開可柔的大腿,爬起身,又再次把肉棒幹進可柔的穴裡!

在猛力衝刺之間,阿志忽然感覺不對,肉棒怎麼好像一直又鼓又脹,怎麼也不滿足?而且整個人一直熱起來,到底怎麼搞的?

這股煩躁,讓他只好全發洩在眼前這個女人的身上!不過這個女人好像一直都很享受。

一直到天亮,太陽升起,陽光灑在可柔的床上,阿志的肉棒還在可柔身上抽插!阿志的表情很痛苦,滿頭大汗,他很想射出來,但是精液好像就堵在龜頭那邊,怎麼也出不來。

反觀可柔,她容光煥發,一臉滿足,笑盈盈地望著表情痛苦的阿志!

整個晚上只要阿志一睡著,可柔就會喚醒他。奇怪的是,他一醒,肉棒也跟著醒!肉棒一醒,又想幹穴!整晚他幾乎都貼著可柔,幹著她的小穴或屁眼。到底幾次他根本不記得,只知道床上、陽台、浴室、地板、沙發……每個地方他們都有做到。

阿志感覺自己快要虛脫了,可柔的小穴依舊緊緊地夾住他的肉棒!像奶嘴般吸吮自己龜頭的感覺,已經不像是一種享受,而是一種折磨,像是在吸取他的精力!他的肉棒好像磨掉了一層皮,好痛,好敏感。

他現在真的痛苦萬分,身體整個僵直,只有肉棒還有知覺,不停在可柔的身體裡衝刺……終於,他堵在龜頭的精液噴了出來,全射在可柔濕熱的小穴裡!然後他像是虛脫般的倒在床上,紅腫的肉棒痛到他都不敢碰觸。

可柔「啊」的一聲伸個懶腰,爬起來,她拍拍阿志的臉說:「我要準備去上班了,你也準備一下要走了!」她根本也不管阿志聽到與否。

等可柔要出門的時候,阿志還昏在床上,可柔幫他把衣服穿起來,硬將他拖起來,架著他去坐電梯。

看阿志倚著電梯門,可柔粗魯地抓著他的衣領晃著:「你醒醒啊!不然我就把你丟在馬路旁邊,要不就把你丟在警察局,等人去指認你!」聞言阿志忽然清醒了一點,可柔滿意的笑了笑。

走出電梯,看到老張正在看報紙,她臉色一沉問:「這時間怎麼是你在?」

老張的眼光越過可柔,盯著那個走路蹣跚、面如死灰的年輕人,不禁搖頭暗歎:「造孽啊!」

「小李今天有事晚點來,我先頂一下!范小姐,你今天臉色很好,氣色不錯喔!」

阿志看到可柔和老張在說話,馬上拖著兩條好像跟自己沒關係的腿,往門口飄去,連頭都不敢回!

而可柔跟老張說完話後,就看到電梯旁邊貼的告示。她邊看邊問:「對了!

都忘了問你叫什麼名子,要不要留個電話?」

可柔轉頭,才發現阿志早就不見了!可柔臉色又一沉,轉向老張說:「顧著和你說話,害他跑掉,你少說幾句話會死啊!你是打算賠我一個嗎?」

老張剛端起茶杯的手,開始發抖。

忽然可柔的手機響起,可柔哼的一聲掉頭就走出大樓。

老張開始考慮,是不是該換一個比較安全的工作來做?做保全人員,可能比做這棟大樓的管理員安全多了吧!

馬路上,可柔正對著電話抱怨:「小周你那什麼玩意兒!不是說可以硬梆梆48小時,我看12小時就沒搞頭了!唬我的!」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陰柔的笑聲:「我的大小姐,你就知道跳蚤市場的東西,功效要打折扣。再說那是買給你看漂亮的,那個玻璃罐很漂亮的,你不會真的拿去用吧?如果是12小時,還比藍色小藥丸猛說。」

可柔想了一下,也對!就說:「好吧!那你下回看到幫我買個兩打回來!」

在小周笑到岔氣的聲音中,可柔開始在想:下回要用在誰身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