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美少女徐萍

成人文學
2013/ 09/ 22
徐萍何許人也?女性,1985年出生,現年21歲,為中國西北部某一高校學生。

此女身高158com,體重45Kg,清秀的臉龐,一雙大眼睛明亮而又透著少女的純真,由於視力不是很好平時就戴著一副眼鏡。雖然平時沉默寡言,但卻有著一顆火熱的心,在大學期間她就寫下了死後遺體捐獻志願書。這對於一個小姑娘來說可是需要多麼大的勇氣啊!

2006年9 月14日,對於年輕而美麗的徐萍來說是世界上最悲哀最黑暗的一天。

這天天氣很暖和,她在同寢室女同學的邀請下一起到校外約一公里的河邊散步,兩人心情很好,一路上互相談論著知識的疑點,也少不了偶爾的玩笑。當走到一段小沙灘的時候,徐萍不小心踩上了細沙滑進了水坑,由於她不會游泳,第一次掉落水裡的她心理很慌亂,雙手亂抓亂舞,希望盡快能抓到救命草,可越是這樣她就越與岸邊拉遠距離,而跟她一起的那個女同學也不會游泳,想伸手去拉卻夠不著,往岸邊找東西卻只有沙石,這時候岸上的同學也十分緊張,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就這樣糊塗的浪費了近2 分鐘,可憐的小徐就在水中不呼吸只喝水,漸漸快支撐不住了,這時候那岸上的同學才想到呼叫救人,她大聲叫喊叫起來。

喊了十來聲沒有任何反應,她急忙拿出手機找同學求救……等同學趕到並救起時已經是徐萍在水中十四分鐘了。大家急忙把徐萍放在地上頭朝下,由學校的醫生進行排水和做人工呼吸,可是除了壓出了很多水之外沒有任何動靜,小徐萍已經停止了呼吸。

小徐萍的屍體幾分鐘後給帶回到了學校,學校一下全沸騰起來了。因為大家都知道徐萍一年前已經寫了志願捐獻遺體書,醫學院(同一所大學的醫學部)的解剖教驗室馬上想到對徐萍進行及時解剖。電話打到校長那,希望能將徐萍的各個器官組織在最佳狀態下做成標本留在學校,校方在醫學部的請求下也考慮到學校人體標本的緊缺問題就同意立即對徐萍進行解剖。就這樣徐萍的屍體沒有做告別儀式就蓋上了白布被帶到了醫學部解剖室。

解剖室參加解剖的有一名老教授和兩名助教。因為學校解剖年輕的新鮮的少女屍體還是首次,於是一名助教就建議將該次解剖做完整的錄像記錄,教授想想也就答應了。

助教A 去拿來了攝像機,助教B 就和老教授一起將徐萍的衣服一件件的剝離,直到最後一絲不掛。剝完了姑娘的衣服後助教B 和老教授將姑娘屍體抬到瞭解剖台上。大家認真地打量著這美麗的少女胴體,那微微發白的嘴唇、小巧的鼻子、輕輕閉著的眼睛,還是濕潤的頭髮,雪白的肌膚,胸前一對椒乳正好盈盈一握,兩顆小乳頭紅白相間,周圍細膩的乳暈微帶黑色,小腹扁平而柔滑,下面少女的隱私之地卻拳頭狀地突出,稀疏的陰毛不能完全遮蓋豐滿的陰阜和肥厚緊閉合的陰唇。攝像機貪婪的拍攝著。這時候老教授將徐萍的手臂、頸部和胸部都仔細的揉捏著,似乎在感受著什麼。助教B 卻將姑娘的兩腿分開,用手指分開姑娘的隱私,不知道是在觀察還是欣賞,反正是極其地仔細,只聽到他說:「教授你看,她還是個處女呢!處女膜很完整的……」助教A 和老教授都急忙把眼神射進姑娘的秘密,三人感到無比驚訝,因為大家都知道現在的女大學生中找處女比大海裡面撈針還難。「來,拍清楚。」老教授對助教A 說,同時叫助教B 把姑娘的大腿分得更張,陰唇也分得更開,將姑娘那粉紅色的生殖前庭的每個物件暴露得一無所剩……「這麼完美的少女性器官真是難得,應該要好好製作和保存」老教授感歎著說,「是的,教授說得好,我想要是在解剖前將這些陰毛去掉也許會更加完美」

助教B 說,「嗯,你的想法不錯」老教授表示贊成。

為了使得標本最佳狀態時候給保存,教授建議馬上開始對姑娘屍體進行處理。

助教B 用鑷子去拔姑娘的陰毛,拔了十來根後發現速度慢了,就換瞭解剖刀將剩餘不多的陰毛剔除了,沒了陰毛的姑娘陰部象嬰孩的皮膚一樣白嫩細滑。然後助教B 用油墨筆(筆尖十分纖細)首先在姑娘的胸腹正中間劃了一條線到陰阜的上緣,接著在姑娘的乳房邊界畫圈,再在姑娘的外陰部周圍仔細的畫分割線,劃好解剖線後解剖正式開始了,由老教授親自執刀,助教B 協助,助教A 負責拍攝。

刀從姑娘的咽喉下面刺入,沿著胸腹線往下筆直的緩慢的割,細嫩的皮膚和脂肪像是在切豆腐一樣緣著刀口向兩邊分開,血很快從切口流了出來,有經驗的助教B 馬上用棉花將血及時吸掉,教授的水平真是高,一刀就劃到底,腹部分開後只剩下腹膜沒有割破。姑娘肚子裡面的腸子仍然在蠕動著。

接著教授用左手手指輕輕地提起姑娘的乳頭,右手的解剖刀沿著乳房周圍的畫線割入,很快一隻可愛的小乳房就放進了預先準備好的標本缸裡,可是割掉了乳房的部位鮮血直冒,助教B 用棉花去止血似乎沒有效果!教授也感到十分疑惑,一般來說屍體不應該流這麼多的血而且是這樣的鮮紅!

「也許是新鮮屍體的原因吧?」老教授自言自語的說道。

助教B 也很聰明,馬上用止血鉗夾住出血點的血管。

教授很麻利地又將另一個乳房割了下來。

下一步做什麼?三個人互相望了下,按照常規解剖程序應該是打開胸腔,再逐一取下胸腹部的器官,但是今天大家都心知肚明,要把這還是處女的姑娘的生殖器完整的保存是第一件大事。於是三人會心的一笑,助教B 主動去固定姑娘的兩條大腿,並且呈最大限度的分開。教授就在姑娘的腹部輕輕的劃了第二刀將姑娘的腹膜割開,然後將姑娘的腸子翻了出來放在胸腹之間的位置,這時候姑娘的身子似乎動了,但是三人都沒注意,認為是翻動的原因,然後教授很快就找到了姑娘的子宮,並熟練地將幾個韌帶和連接割斷,同時也將幾個血管用鉗子夾了。

裡面處理了,教授就站到姑娘的兩腿之間,用解剖刀十分仔細地沿著解剖線將姑娘的外陰部和其他組織進行分割,血卻不停地在滲出,大約用了四分鐘,教授終於成功地將一個呈桃心型的少女外陰分離開來,接著他將這整個外陰連著陰道和子宮給拉了出來放在一個潔白的手術盤裡。

血從姑娘的下體窟窿洶湧的冒出來。

看著血冒得這樣兇猛,教授似乎感覺到做錯了什麼。他馬上用鉗子將姑娘的左胸肋骨剪斷了四根,翻開斷了的肋骨觀察姑娘的心臟,他似乎發呆了,眼睛也直了,頭在冒汗水,這時候兩個助教也似乎感到什麼不對了,也走近去觀察姑娘的心臟,驚恐地發現姑娘的心臟還在輕微的跳動……兩個助教也跟著教授緊張起來,都嚇得冒出了汗水……「天啊!我們解剖了一個還沒死的姑娘啊……」教授心痛地輕呼著。

「教授,不要說,不能說了!」助教A 急忙阻止教授。

「是啊,事情已經到了這,也只有繼續下去,不能說出去了」助教B 也馬上應和著勸教授。

「唉~~」教授感到十分沉重。

然後他們再沒有什麼心情去欣賞什麼,只是按照常規的解剖次序把姑娘的每一個器官摘了下來放進了標本缸。

剩餘沒有切割的肌體就放進了福爾馬林浸泡池。姑娘那些器官也就在以後的教學課中給一一展示著。

後來教授和兩個助教每天都一起喝酒,以解心理的壓抑,有一天一個助教不小心在酒後把這件事說了出來,就成為了網上的一則新聞,可沒幾天著則新聞和所有相關主題都給封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