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實--3飛真實經歷

成人文學
2013/ 09/ 23
因為是真實的事情所以寫的比較細緻篇幅也比較長……如果大家靜心的去讀一定會發現你花的時間絕對的物超所值。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寫自己的事情。我爭取把大家帶進我的角色中去。給大家呈現一幕完美的畫面。

年3月19日我的生日。事情就在生日的前一天18號也是我一生最難忘的一天其中包括了我很多的第一次當然不是第一次做愛。現在寫下來給廣大狼友分享。抱歉的是我不可能每個細節每個對話都記的清清楚楚中間想不起來的細節和對話我會盡量去想然後寫下來。想不起來的對話我會想想盡量差不多的代替,我保證盡量給你們一個真實的情景再現。

年3月18日我記得我起的很早,我老婆給我打電話說明天是我的生日說坐今天下午的火車回瀋陽來給我過生日。我和她說我找我同事去他們也要給我過生日。我老婆告訴我這一天她就不找我了給我放個假,讓我別玩的沒邊了在犯錯誤,我心想著今天要不犯錯誤就有鬼了。我收拾收拾東西就找我同事去了。先說說我的工作。我是南航的一個機務,就是修飛機的。具體那個城市我就不說了。我現在是連著工傷再加上年假一起休了,沒錯是工傷,左小臂骨折,幹活的時候沒注意讓風刮倒的梯子砸了一下。所以休假的我很閒。我們工作都是上24小時休息48小時。所以我們就會有很多的時間出去花天酒地。

我到了我同事家。今天我們有8個人都是休班的。先去了一個商業街玩了一天的天黑請閉眼。晚上出來吃完飯才7點多。我們就去了一個KTV。抱歉我有點囉嗦了。但我只是想盡可能的讓你們多瞭解一下。

進到KTV之後我們一人找了一個陪唱。就是小姐雖然現在兩會嚴打,但是這些事情都是打不完的,你們都懂的。過過乾癮之後我們出來都將近9點了。說實話讓摸不讓幹只能勾起我們的慾望。我的一個朋友說「怎麼樣?」我說「什麼怎麼樣?」「憋夠嗆吧?」我說「你媽的。你不也一樣。別告訴我我們現在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媽。那我這個生日也有點太失敗了。連個禮物都沒有。」「哈哈。我們還不知道你?一般的地方你都去過了。記得前一陣帶你去的那個私人會所不?」「就是冰火跳跳糖那個?」「嗯,我今天和那的老闆說了我朋友過生日。我們幾個給你準備了三個生日禮物。」說著他們都不懷好意的笑了起來「都他媽多少年朋友了你們和我還玩個雞巴神秘。」「那能告訴你麼。」「那趕緊走吧。剛才讓那女的摸的還真有點鬧心了。」

好戲即將開幕了……我們於是開車前往SY的一個高檔的別墅區。期間也給老婆打電話報平安什麼的。女人麼……你們懂得。那個私人會所是在別墅區裡面。用的是會員的形式。以年費的形式付款。然後每次去都按會員的等級打折收費。我也不知道我朋友是什麼等級的會員。我只知道他家很有能量。在南航不招人的時候把他塞到南航裡面而且上來就是正式職工。那個會所由8個獨立的別墅組成,裡面裝修很豪華,服務也很到位。

進到別墅門口看到一個身高大概1.8左右的男人。我朋友說「X老闆。這些是我的朋友。今晚來你這玩玩。這個是XXX今天過生日的就是他。」「哦。呵呵。小X特意讓我準備的生日禮物已經給你準備好了。你一定能過個難忘生日。」「謝謝X老闆了。呵呵」說這我們進到別墅大廳。裡面坐了能有20個左右的小姐。說實話我要是不知道這是幹什麼的我一定不相信她們是小姐,估計都是兼職吧。這是x老闆說話了「過生日的先選吧。」我放眼看去所有小姐都脫了衣服,白花花的直晃眼睛。細看去白花花的裡面有一塊黑是那麼的明顯「還有黑人?」「嗯。這裡面有5個外國人三個俄羅斯人,一個美國人,一個……(實在是想不起來了。那個黑妞的地方不是總能用上的地方。想了半天了。反正你們知道是黑的就行了……)她叫珍珠。

來中國3年了普通話說的很好,你們對話沒問題。」「哦,還真沒玩過黑人。」「哈哈哈哈 X老闆她算上一個。」「算了吧。你知道我不吃巧克力。」「哈哈哈,不行,你得知道過了這個機會可能以後你就玩不到黑人了。」我一想也是,我就細細的打量了一下她,不是那種特別的黑就是那種像士力架的顏色。長著一雙大眼睛,和黑人標誌性的厚嘴唇。胸一般也不是很大。下面的毛應該是修剪過了整整齊齊的。「行。算她一個。珍珠是吧?過來吧。」因為來過一次。雖然上次沒像現在這樣的大場面但是步驟還是知道的。「好的,老闆。」「行了,你們選吧。」我朋友說「就一個的話還叫什麼給你過生日。繼續。」「呵呵,雙飛?不錯。看來你們要破費了啊。」「雙飛?你也太小看我們了吧?再選兩個。」「什麼?!!」X老闆說「嗯,小X為了給你過生日,包下了這個別墅給你預定的是三飛全套和7個雙飛全套。大手筆啊。」「我草。你他媽什麼時候這麼有錢了?」「別看我。你的錢是我們一起給你拿的。」「你過生日麼。以後我們也會過生日的。到時候就回來了。」「三飛,不知道我行不行。你們是想把我弄死是吧。不知道我還帶著傷麼?」「我們還不知道你!早就好了吧。都3個月了。」

「嘿嘿,就你們知道。」這是我另一個朋友猴急的說「還有兩個呢?你他媽快點。不知道你不選完我們也選不了啊?」「急什麼急,著急牆上扣個眼自己玩去。」我看向X老闆「X老闆,你幫我推薦兩個吧。一個要身材一個要活好。(就是技術好。東北話。)」「好的。呵呵。小林、蘇艾你倆出來和老闆走吧。」我看向走出來的兩個姑娘一個長著爆乳、蜂腰、長腿、嫵媚的眼神。「極品。」「媽的。我想選這個來的。」「等你過生日你再選吧。」第二個長相一般身材一般。我看向X老闆,X老闆說「小林是我們這活最好的,毒龍,冰火,胸推,口爆什麼都行。」「哦,那走吧。」「好的,老闆。」「知道了,老闆」我回頭看向我朋友「你們選吧,哈哈,我先找地方了。我哪個屋?」「三樓的房間是給你的。」「三樓哪個啊?別墨跡。」我現在慾火已經完全跳起來了。三個尤物在我身上蹭啊蹭的。換誰都受不了。「三樓就一個房間的。」我低頭看向說話的珍珠。「哦,走。」說著我走上樓梯,留給我朋友一個中指。後門笑聲一片。

「老闆,三樓是最好的房間,一個大套房」我看向說話的珍珠「你中文說的不錯麼。」「呵呵。謝謝老闆。」「老闆到了。」我看向說話的蘇艾,沒想到她說話和人長的一樣這麼嫵媚。那顫音、嗲嗲的。「哦。」我推開門果然大啊。我開始嫉妒有錢人的生活了。「先洗個澡!走去浴室。小林把門鎖上!那幾個兔崽子明早肯定來搗亂。」「好的,老闆。」「哦。對了。別叫我老闆,我不適應叫我哥哥吧。看你們也就20多,叫哥你們不賠。」「哥哥,那一會我也這麼叫你哦……」蘇艾絕對是個妖精「你個小妖精……呵呵」珍珠說「哥哥,我們去洗澡吧。」「對啊,哥哥我給你胸推我技術很好的。」「走,有生以來頭一次3個女人一起服侍我洗澡,衣服就脫外面吧,一會也不需要了。」「呵呵,哥哥我們幫你脫。」說這把我推到在沙發上面。蘇艾把我的手放在她的屁股上。珍珠也拉過我的手放在了胸上面。我一邊摸著蘇艾的大屁股一個擰著珍珠的奶頭一邊享受三位美女的服侍。一會我就脫的什麼都不剩了。

珍珠把我從沙發上拉了起來。在我前面摟著我的脖子用那不算大的乳房摩擦的我前胸。後門蘇艾也用那對胸前的雄偉摩擦著我的後門,邊上小林一邊親著我的耳朵一邊摸著我的雞巴。說實話,我身高182有點胖。下面也不算大。就是正常人那麼大。在這三面圍攻下小兄弟也是一下就站了起來,不是我定力不行就算是柳下惠碰上這樣的情景也要起立致敬。直到我背磨的受不了我說「行了,先洗澡!」蘇艾笑了起立「哥哥,受不了了麼?受不了我可以幫你啊。」「你這個妖精。走吧先洗澡去。」小林這時說「哥哥,你先坐下我幫你放水去,浴缸有點大,要10分鐘左右。」

「10分鐘?什麼浴缸要10分鐘?游泳池啊?」「呵呵,哥哥一會自己看就知道了。」說這小林就放水去了「哥哥,坐下讓我們好好服侍你麼。」這時珍珠說道。珍珠說中文真的很好,除了能聽出來有點後舌肌有點僵硬之外完全是個中國人的腔調。「呵呵,好的。」我走進了房間坐在了床上。珍珠和蘇艾走了過來。蘇艾從後面抱著我胸前那對凶器擠著我的後背真的很軟。「哥哥往後靠吧,沒事的。」

「哦,你可別後悔。」說著我就靠了過去。全身都放鬆了。我閉上眼睛享受著,蘇艾開始親我的耳朵,手在我身上摸著。珍珠開始親我的乳頭。手摸著我的小兄弟。我閉著眼睛想的全是怎麼能讓我堅持更久……3個女的正常的時間我估計我會死的很慘。如果現在有藥的話我不介意吃藥。突然下面一陣溫柔,爽的我直接哼了出來「唔」我睜開眼看到珍珠用那淫蕩的眼神看著我。我真的很喜歡女人口交時候看我的淫蕩眼神。我說「不用帶套麼?」蘇艾接過話「現在不用的,做的時候再帶吧,畢竟我們也可以幫哥哥口爆的。」說實話我還是有點小擔心,蘇艾可能是看出來了「哥哥,我們每個月都去體檢的。是X老闆讓的。」「哦。你們服務還真周到啊。」說不擔心是假的艾滋潛伏多長時間不用我說大家也知道,但是我是個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現在人家含著我的雞巴就算真有也晚了,索性我就釋然了。我閉上眼睛繼續享受,突然又多了一個舌頭舔著我的脖子。我知道是小林回來了。我閉著眼說「水放好了麼?」「沒呢。要等一下。」

「哦。」我感覺到舌頭越來越往下,慢慢的經過小腹也到了我的雞巴和珍珠一起舔著,說實話兩個舌頭舔雞巴和一張嘴還真不一樣,我之前也沒玩過雙飛。現在直接升級我還真有點不適應。我感受這兩個舌頭帶來的快感。蘇蘇麻麻的。這是也不知道是誰一口直接全根的含到了最底下。這一下真實爽了心、爽了肺、爽了肝、爽了胃。龜頭頂在喉嚨上,還能感覺到喉嚨的一縮一縮的壓著龜頭,舌頭在嘴裡快速的掃著,嘴唇也是一動一動的,熱度直接到根,我睜開眼看到小林的深喉「嗯……真不愧X老闆推薦你,真爽。」這是珍珠含住了我的蛋蛋,那雙厚嘴唇真的很軟。蛋蛋在她嘴裡一吸一吸的。說實話我個人不是很喜歡被這樣弄蛋蛋,有點疼,但是還很爽,很矛盾。我摸著小林的屁股,後門的蘇艾想和我接吻,我輕輕的避了開去,我不喜歡和除我對像以外的人接吻,我傳過去了一個歉意的眼神,蘇艾也點了點頭。心想這真不愧是花錢多的地方,別的地方小姐根本就不讓親,這還主動和你親。錢還真是萬能的。

這是一陣陣的快感把我拉了回來。小林開始加速了。珍珠也用舌尖在我蛋蛋上畫著圈,後面蘇艾也摸著我親著我的脖子。小林的口活真的不是假的,時不時的用舌頭舔著龜頭,時不時的舔著馬眼還用舌頭往裡鑽,隨著小林的加速我的快感越來越強,這麼下去就完了,不是我不持久,但是這3面圍攻實在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額……小林你不是想讓我這麼快就先繳一槍吧?走先洗澡去。」「呵呵,好的。」蘇艾和珍珠也跟著笑了起來「笑什麼。」我說著左擁右抱的走了出去。天無絕人之路大廳靠著陽台那邊有一個吧台「那有酒麼?」「有的,你還想喝酒啊?欺負人啊。」蘇艾看著我撅著嘴說道。「你們3個對我一個還不讓我喝點酒啊?」說著我走了過去。我看了看「也沒什麼好酒麼。」小林說道「這都是免費的,你想要什麼好酒?」「也是。」

我隨便拿起一瓶芝華士,蘇艾說道「哥哥要水晶葡萄麼?」我們這很流行這麼對,但是我不喜歡喝酒就喝酒,弄的根飲料似的喝著沒意思。「不用了。你去拿點冰塊,放酒裡。」我說著繼續走向浴室,一開門一股霧氣,還好我帶的是隱型!要不就變成睜眼瞎了。我看向裡面,媽的這是浴缸?這要是浴缸我家的浴缸就他媽是洗臉盆,整個一個20多平的浴室有一半是大池子「我算是知道為什麼要放10分鐘的水了。」

「呵呵」「呵呵,這樣的浴缸不是舒服麼。」我走了過去坐進了水裡面,水溫正合適。我往後躺下去,這浴缸設計的真好,後面一個斜坡雙手放在了頭後面。小林和珍珠也都下來了。這時蘇艾回來了拿著一個盤子。盤子上面放著我的救命稻草,我試過一般40度的芝華士我喝大半瓶過半小時就能到一個度,而這個度會讓我很難射出來。不信的狼友可以試試因為我不喜歡喝啤酒,我只試過紅酒、威士忌和白酒的。

所以啤酒我也不敢保證,但是我想應該差不多。到那個度比吃藥都厲害,我以前就有一回和我老婆做的時候到那個度做了兩個多小時都射不出來。我不是吹牛,當然我老婆活確實不好。說遠了,回到正文,蘇艾拿著一個杯子走了進來,坐在了我左手邊上,小林坐在我腿上,珍珠在我右手邊。我拿過杯子一口喝了下去。冰涼的烈酒一口下了肚子,坐在熱水裡面邊上3個女人服侍我。這感覺真的是天堂也不過如此。

我對著蘇艾晃了晃只剩冰塊的杯子。「你怎麼喝的這麼快,故意溜我呢啊。」「呵呵,下杯我喝的慢點。」說著蘇艾接過酒杯走了出去。「氣死了。」我乾笑了兩聲。小林的手開始套弄這我的雞巴。珍珠也伸過去一隻手,摸著我的蛋蛋。蘇艾這次直接拿著托盤回來了還得意的說「這次你喝快自己倒!」「呵呵。行。過來吧。我這裡差一隻手。」蘇艾把盤子放在了我能夠到的地方。我接過酒杯。慢慢的喝著,蘇艾也伸了一隻手到我的下面和小林拍手那樣的夾住我的雞巴揉著,珍珠一邊摸著我的蛋蛋一邊親著我的脖子。我閉著眼睛時不時的喝口酒。左手伸了出去抓著蘇艾的大乳房揉搓著。

下面3只小手幫我服務著。我喝光了杯子裡面的酒正要倒小林說話了「哥哥等下。」說著和珍珠、蘇艾交換一下眼神。弄的我一愣一愣的。3個人一人拿了幾塊冰含到了嘴裡。這時我就明白了……我有的享受了。我趕緊倒了杯酒又躺了下去。珍珠和蘇艾伸出舌頭舔著我上半身,我正想小林要怎麼辦的時候小林一下進到了水裡。然後扶著我的屁股把我的雞巴含了進去。我一個激靈。這算是冰火麼。然後小林開始上上下下。她的嘴一離開熱水就包圍我的雞巴。一回來又是冰涼的小舌頭。媽的這真不是一般的舒服。極端的享受。我心想這今天我要栽啊。身上也有兩個冰涼的小舌頭親著舔著。我忘了手裡的酒杯。我享受著全身上下的服務。小林不一會就上來了「哥哥,舒服麼?」「你就那麼想讓我射出來啊?」「誰讓你喝酒的。」「額……」小林從放酒的開口平立面拿出來幾個冰塊又放到了嘴裡。然後又下了去。這次是蛋蛋。雞巴不知道被誰的手抓著。蛋蛋上傳來了絲絲涼意。小林還在往下。到了我的後門。然後她使勁伸出舌頭舔著。

還往裡面鑽。說實話我沒玩過毒龍。頭一次被人舔屁眼。還是一會涼一會熱的。這感覺很奇怪。癢癢的。也說不上爽。反正挺舒服。一會小林又上來了還要拿冰塊。我可受不了了。「別拿冰了去拿個套去。」「呵呵,哥哥忍不住了啊?」「嗯,忍不住了把你就地正法了。」小林出去了。珍珠就接替了她的位置。努力的進到水裡給我口交。老外真不一樣。厚厚的嘴唇那種肉肉的質感。真的是中國人比不了的。尤其是親龜頭的時候那肉肉的感覺。我又倒了一杯就。我看喝了差不多一少半了。小林走了回來「哥哥我幫你戴吧。」「嗯。我今天是不打算動了。有你們我就享受就可以了。」蘇艾說道「美死你。」珍珠說「就你最會享受。」小林只是呵呵的笑了笑。小林帶套的方法很特別我只在黃片裡面見過。真人的我還真沒見過。她把套套打開正面放在嘴裡一吸。

套套就進到嘴裡了。然後支支吾吾的「哥哥,你起來,進水了你就不舒服了。」我站了起來。珍珠跪了下去。蘇艾依舊像沒骨頭一樣的搭在我身上。珍珠先是握住我的雞巴吞了下去,之所以說吞是因為她是在是太野性了。老外黃片裡面的女人那種賣力的口交還真不是假的。下下直抵喉嚨。舌頭還翹著刷著我的雞巴。一下一下的。一會把位置讓開給了小林。小林扶著我的雞巴一下把套套帶到最下面。套套的橡膠圈一緊她舌頭也在嘴裡舔著我的雞巴。帶進去熱熱的,然後小林用嘴唇把裡面的空氣擠了出來,我情不自禁的說「專業」「不專業怎麼服侍哥哥啊?」這時蘇艾卻是第一個在我面前撅起雪白的大屁股。「哥哥,來嘛……」我聽著這聲音我就有種想狠狠的懲罰她的衝動。一口喝光杯子裡面的酒我走了過去。珍珠扶著我的雞巴我一挺直接插了進去「嗯。

哥哥我要麼。」「小妖精。」我開始抽動。小林走到我後面用手摟住我的腰,然後用她的腰頂著我的屁股再用手拉回來「這都不用我動?」「呵呵。哥哥喜歡就好。」「恩……挺好。」我就那麼被擠在中間一下一下的頂著蘇艾的陰道。珍珠在下面撫摸著我的蛋蛋。我摸著蘇艾的大屁股。蘇艾裡面一夾一夾的,夾的我很舒服。她裡面濕濕的。感覺很爽。這時小林問我「哥哥還喝酒嗎?」「嗯,你又想給我什麼驚喜?」「呵呵,哥哥享受就好。」我的雞巴被小林拔了出來。然後又坐了下來。蘇艾又走了過來抓著我的雞巴在水裡坐了下去。珍珠拉著我的手放到她的淫洞上。然後抱著我的腰。親著我的乳頭。蘇艾扭著腰起伏著。時不時的一坐到低然後使勁的夾著嘴裡哼哼哈哈的叫個不聽。我雞巴一下涼一下熱的尤其是下面。進去了就感覺涼。在水裡又感覺熱,快感一陣一陣的,小林在我左手邊趴在我身上。側著身托起乳房放在我嘴裡。我吸允著。然後她又拿起酒杯。順著乳房緩緩的倒了下去。我含著乳頭喝著酒手裡玩著黑妞的淫洞身上還有一個妖精起起伏伏的。這感覺。

我使勁的夾著屁股。緊鎖精關。生怕哪下讓那小妖精吸了出去。我扣挖這珍珠的淫穴。可是手是翻過來的很不方便。「珍珠找個我容易伸進去的姿勢」「唔」珍珠站在頭頂。我抬頭就能看到那黑黝黝的騷穴。比中國人大很多的大陰唇黑黑的,陰蒂也比中國人高很多。「自己扒開。」說著珍珠拉開了兩片大陰唇。我伸起手。伸了進去兩根手指頭。扣挖著,我使勁的往回扣著,終於找到了,一塊摸起來全是小包的地方,然後我就使勁的刺激著這被人稱為G點的地方,我畫著圈時不時的使勁的按一下珍珠嘴裡也叫了出來「哦……啊……恩……」全世界的女人叫床還真不分哪國的。小林抓著我的左手摸向她的小穴。「輕點,我這隻手有傷」「知道了哥哥,借我兩根手指就行。我忍不住了。」「呵呵,拿去吧」我感覺我左手中指無名指也進入了一片溫暖,我左手被小林拿著緩緩的抽插著。右手手指插進珍珠體內。下面小妖精也不停的扭著腰。我突然想幹一幹外國的騷穴有什麼不一樣了。「珍珠到池子邊上撅著去」小林和蘇艾也明白我要幹什麼了。

把我拉起來。扶著我的雞巴對著珍珠幹了進去。說實話外國人的大穴真不是我們能享受的。也可能是我東西小,反正我是找到了一種筷子插大缸的感覺。完全不給力啊。我插了一陣就拔了出來對著珍珠黑黑的屁眼插了進去。雖然穴大但是屁眼還算是挺緊。但是也完全沒感到困難就插了進去。我抱著蘇艾和小林使勁的挺動這腰桿。一會我對著小林說「該你了。」小林笑了笑先是幫我換了個套套。然後趴在了珍珠的上面。4個洞……我也迷失了。我先是對著小林的小穴插了進去。裡面濕濕的真的不像出來賣的。雖然算不上緊但是裡面肉很多。感覺軟軟的。蘇艾在我後面往胸前塗滿了乳液幫我胸推。我手扶著小林的屁股。飛快的抽插著。小林也哼哼哈哈的,可能是我自己心理作用。總是感覺所有的妓女叫的都是那麼的假。後面一對大奶子在我後背上滑來滑去。我感覺要到極限了。

手指捅進小林的屁眼。也不再控制死命的抽插著。蘇艾可能也知道我快到了。抓住我的蛋蛋揉著。我快速的抽插著。感覺腰眼一麻。一抖我就發射了。然後我躺在小林身上。摸著小林的奶子。過了一會。我感覺水也涼了我站起來帶著三個美女走到了屋裡。坐在床上。我抽了根煙聊了會天,一看表都後半夜了。於是說道「第二輪開始吧」我說完就平躺在床上。蘇艾挺起大奶子幫我乳交。兩個大奶子夾著雞巴的感覺真的很爽。珍珠把頭也湊了過去舔著露出來的龜頭。小林也開始在我身上亂親,不一會我就又重整旗鼓「你們三個都趴到床邊。」我也下了床,小林在右邊中間是蘇艾左邊是珍珠。我帶上套先插進了蘇艾的肥穴,可能是剛開始她還沒有什麼水,有點乾,我摸著珍珠和小林的屁股,開始抽插,幹了一會我拔出來幹進了蘇艾的屁眼,手也伸進了珍珠和小林的陰道。

我享受著蘇艾的屁眼,她屁眼真的很舒服,我雖然不太喜歡插後面但是不得不承認她裡面很舒服,很軟,裡面應該是直腸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對後面我一直不是很感冒,如果說錯了那就錯了吧。裡面直腸一直箍這我的雞巴。感覺一動一動的,我幹了一會也顧不上換套了。直接插進了珍珠的後面,手指離開小林的陰道換成蘇艾的,我幹了一會還是覺得老外提不起興趣,我又換成小林,這樣我換來換去,我幹了挺長時間,我說「都摞到一起」這種只有黃片裡面能看到的畫面我終於能看到了。這次下面是面朝上的蘇艾中間是面朝下的小林然後是撅著屁股的珍珠。3朵花一樣的穴在我面前,當然還有3個菊花,我先是用手插進了蘇艾和珍珠的穴,像捅了開關一樣她倆開始淫叫,然後又換成小林。終於我提槍上馬。先是小林,我大起大落的插了起來。然後又對著離著不遠的蘇艾插了進去。

插了一陣又換成珍珠。就這樣我插了很久就把蘇艾單拎出來直接插了進去。小林到了我身後扒開我的屁股臉直接貼了上去。因為我一直前後動著所以小林舔的也是斷斷續續。珍珠舔著蘇艾的乳房,手伸到我下面按摩著我的蛋蛋。我幹了一會就躺到床上珍珠立刻爬了過來抓住雞巴直接就坐了下去,我在下面往上挺著,蘇艾也爬了過來坐在我的身上用陰部蹭著我的胸膛,抓住我的雙手放在她的胸上,珍珠也抱住蘇艾,小林在下面舔著我的蛋蛋,我閉上眼睛使勁的往上挺著,過了好久也沒什麼感覺,我感覺應該是酒的勁上來了,我又換了好幾個姿勢。最後也沒什麼要射的感覺,我就對她們說「幫我口出來吧」三個女人一個在我身上剩下兩個一人一直腿跨坐著,三條小舌頭在我雞巴上舔來舔去,時不時的還有一個去舔舔蛋蛋和後面,我一會又站了起來讓她們三個跪下繼續幫我舔,我能看到她們三個的表情,三雙眼睛都看著我,搶著吃我的雞巴,這一幕真是太淫蕩了。

一會小林整根含住珍珠也含住我的蛋蛋,蘇艾開始親我的小腹,小林速度越來越快,我也是一陣陣的酥麻從下面一直傳到腦袋,我按住小林的頭抽插了起來,插了一會我又按住蘇艾的頭抽插,然後在換成珍珠的,插了幾輪,我感覺馬眼一麻精關大開,一股股的精液射了出去,射的時候我特意的一個人插了一下,看著她們臉上都是我的精液,雖然量不大但是還是很淫蕩,她們三個看我停下了又開始幫我打掃戰場,三個人交替的舔著我疲軟的雞巴,能有5分鐘我又站了起來,開始了新一輪的戰鬥。

寫了能有8000多字了。最後一輪我就不寫了。這個是真實的,就是我生日的前一天,我記得那天晚上我大概是凌晨5點多睡的覺,當時第三次完事退都抖了。左擁右抱的就睡了。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9點多我一棒朋友來敲門,我就拖著個黑眼圈回家了。下午1點多我又去找我老婆上街,晚上回家交公糧的時候差點都硬不起來。和老婆做完感覺小弟弟都快斷了。

這就是我今年的生日,再次強調這是真實的!我力求給大家一個精品文章。不足之處還望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