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生室裡的偷情

成人文學
2013/ 09/ 23
我下鄉的日子在七月,鄉下雖有大樹有新鮮的空氣,畢竟空調還是沒有的,醫院特意為我買了台電扇,也湊合著用了。

一個週末,輪她值班,她男友沒有來,後來聽她說她男友也值班。上午處理了一些常見手術,醫院留了幾個值班醫護人員基本都放假回各地了,我也因為沒有趕上回家的車次,也就留了下來,和那些值班醫護胡水著。我的慾望在堆積,只能壓制下來,科室都在一樓,而住院病人在二樓,我也就信馬由韁的走下二樓,東串西遊的晃蕩在一樓,除了B超室開著門,什麼檢驗、中西藥房都走的空空如也。B超室裡我去過,共兩間,外面是心電圖室,裡面有個隔門,常年拉著黑窗簾,聽說是避光做B超效果好點。我就晃到B超室門口,只見她穿著件短白褂在低頭看書,白褂的上面兩粒鈕扣沒有扣上,望見一件低短的汗衫來,領口隨著她的俯身看書開的很低,露出那因為質量極好的乳罩的壓迫而顯露的胸溝來,一顆墨綠的玉垂在溝壑裡。我左右看看沒有任何聲音,就大膽的凝視著那片雪白。呼吸將那兩半滾圓的球不時的聳動,我恨不得將眼珠丟進去!下體也悄悄的出現變化,我緊張的多次回頭看看走廊過道,什麼動靜都沒有。

良久,我艱難的將視線移開,嚥了幾口唾沫,在她房門上扣了三聲。

「主任…您…來了啊?」她猛地被嚇了一跳的站起,那低垂的胸立刻飽脹的收藏到了汗衫裡,抖動了幾下。

「小白…你忙…我不過沒事溜躂下,看見只有你的科室開著門就敲門了,沒嚇著你吧。」我邊走了進來邊說著。

「主任,您客氣了,歡迎您來指導。」女孩忙讓座,邊拿出個紙杯給我倒了杯水,「我們這兒一到週末就這樣,讓您笑話了。」

「謝謝,我剛在樓上喝過。那你怎麼沒回去啊?男友沒來陪你?」我隨口問道,邊打量著她。女孩眼睛很空洞,臉面潮紅,下身穿一件咖啡色的短裙,修長的腿很白很有肉感,沒有絲襪的束縛。

「我今天輪我值班,晚上還要值護理班,他啊,也值班著呢,明天我回去。我們這兒一人兼多崗呢。」女孩拉過凳子示意我坐。

「呵呵,你們多才多藝嘛!我可就不行,只知道看泌外的病人。」我也就坐在了她的旁邊,一股很香的味道刺激著鼻孔。

「主任您真謙虛,上次要不是您,我可出大醜了。我還沒感謝您呢。」那雙很空洞的眼很放肆的打量著我的身體。

我想起了那晚,想起了那天手被緊握被捏緊的情景來,驀然一股很強烈很卑鄙的念頭湧上心頭,我想調調她。也許可以結束苦行僧的生活。

「那是我的本職啊,再者我也是來向你學習的哦。」我伸出手,「感謝你給我機會。」?一語雙關,心想你要再捏我手我就開始實施計劃。

「主任您真客氣…我無地自容啊…感謝!」女孩握住了我的手,濕濕的而極有肉感的手粘在我掌心,緊力的捏住了我。

我也狠狠的捏了幾下,她沒有馬上抽回,反而也用上了暗力,眼睛很濕的盯著我。

我們沒有說話,彼此眼睛對視著,我自己都知道我的目光是火辣辣的,她也一眨不眨的看著我。我知道有那麼意思了就順勢將她往我懷裡一牽,她一個趔趄衝進了我的懷裡,我的胸前立刻被一個柔軟的肉體擠壓著,我就勢雙手攏她背心箍緊了她,我的唇印在了她的臉上,感覺到很熱的溫度。

「主任…別…會有人看見的…」女孩在我懷裡抖了抖,我的胸口被兩個柔軟的東西抵著,彼此的呼吸開始沉重起來,她緊緊的依著我沒有掙扎。

這時候,走廊裡似乎有腳步聲傳來,「有人…」女孩輕吟一聲飛快的掙脫我的擁抱,坐在椅子上裝著看書。

「看什麼啊?」我也就勢站在了她的身後,自己的聲音抖有點顫抖。

「嗯,是紅與黑,您看過嗎?」女孩的身體在起伏著,聲音很大,似乎想說給外面的人聽。

我側耳注意著門外,什麼聲音都沒有了,我躡手躡腳的走到門口伸出半個頭張望,走廊裡空蕩蕩的。

我的心放進了肚子裡,走近她身後,她仍垂著頭,透過那黑髮的邊緣我看見她胸前兩隻大饃般的奶子在黑色的罩杯內起伏,看不見乳頭,那突兀的山峰擠出很深的溝來。我下體勃起了!我俯下身從她後面抱住她,雙手已經貼在白小褂的突出部分,那軟軟的手感觸摸著我的手心,我的鼻子抵在她黑髮上,洗髮水的香味給我意亂情迷,「沒有人,可能是風吧。」,我的手心暗用著勁將那雙峰抵在她的胸膛能感受到心跳的搏動。

「主任…別…這樣不好…別人…會看見…會說閒話的…」女孩雙手抓住我的手想拉開擠壓她奶子的黑爪。

「沒有人…我想抱抱你…」我反手抓緊她的小手捏在我的掌心再度一邊一隻的握在她左右胸脯上,讓她自己的在她奶子上摩擦。

「真會有人看見的…那樣不好…嗯…不要…」女孩手上也用著勁想脫離握的掌心,握用力罩著她的手將她的乳房不停的擠壓出各種形狀來,我已經將舌舔弄在她的耳垂,她漸漸的呼吸急促起來,手也無力的被我壓著。

我放開她的小手,我的唇已經抵在她的嘴邊,挑逗著吻了下她的唇,她緊緊的閉著,我多次的嘗試,手在她胸口捏摸著,終於她張開了唇將我的舌納進了口腔開始吻吸起來。身體慢慢的癱倒在我的身上,我的手業已沿著白短褂遊走進她的汗衫直接伸進了她的罩杯裡,那種溫熱柔軟的感覺刺激著我的下體,死死的抵在她的後背上。

「嗯…不要…」女孩幾次準備用手將我的手拉開,結果都被我直接放在她奶子上摩擦,她擺動著頭彷彿要擺脫我的吻,被我勾下的前胸緊緊抵住。我捏住了她的兩顆奶頭,如兩顆柔軟的草莓,慢慢的變硬,乳緣也泛起個個的小疙瘩來,我的手左右各握著一隻肥滿的奶子,輕輕的擠壓著捏抓著。

「嗯…嗯…嗯…」女孩輕哼如泣,雙手將我的頭緊緊的抵在她的臉上,狂野的吃著我的舌吞著彼此的唾液。

我向下推開了她的奶罩,兩隻飽滿的奶子在我交錯的手下抖動彈力十足,她的身體如麵條般酥軟無力。我就著她無力的仰倒,手漫過了她的肚臍摸向她的腿網,火熱的體溫將我的掌心燃燒,我繼續沿著她的膝蓋悄然的拉起她那咖啡色的短裙,直接將雙手覆在她的短褲上,她掙扎著將她的雙腿夾緊,我發現她已經濕了,隔著薄薄的內褲我感受到了陰毛的柔和。我用力的掰開她的雙腿,一隻手伸進到她的內褲裡。呵!那裡水草肥沃,濕熱怡人。淺淺的溝壑裡潤滑一片,底下的洞口更是油膩濕熱。我使勁的按壓著陰毛下的豆粒,手指在溝壑裡匍匐輾轉,女孩的腿夾緊了又鬆開而後再度的夾緊我的手,喉間痰吟陣陣,如貓的喘鳴,「不…不要啊…嗯…嗯…」,我鬆開她的唇,將她扭轉過來,背心抵在桌子上,蹲下身來,分開她抖顫的腿只看見黑乎乎的一片毛從裡面紅潤泛光,我將一隻中指塞進了她的陰道抽插起來。

「哦…不…你…你不可以的…別…折磨我…」她的目光像在祈求像在討饒,雙手死死的抓住我的手。

我恨恨的拉開她的手將它們放在我勃起的雞巴上,她的手立刻緊緊的捏住了我的棒體狠勁的捉抓著,我意猶未盡,拉開拉鏈釋放出跳動著的雞雞,猙獰的龜頭紅腫的厲害,滿棒體的靜脈曲張充盈,溫熱的小手將它握住來回的?動著棒體上的包皮,讓我幾度欲射而出。

「白玲…你好多的水…我想**了…」我壓抑著自己的聲音。

「嗯…嗯…這麼粗…別摸我逼…了…這是科室啊…」女孩狠狠的捏了我幾下突然將我一推,我沒留神被推離了她的身邊。女孩匆忙的站起來拉起短褲拉好短裙,轉過身將胸罩壓上乳房,扣了鈕扣,走出了科室。我也趕緊躲進裡間穿戴好褲子,這時走廊那頭衛生間的水龍頭傳來洗手的聲響,並且有腳步上了二樓。我坐在B超檢查床上,懶得動了,一來勃起的弟弟還沒有疲軟,二來怕這時候出去會碰見其他人。

伴隨著我自己「砰砰」的心跳聲和頭頸邊的動脈搏動,過了很久。有兩個不同的腳步聲傳來。

「嗯,我等下要出去吃飯了,晚上頂大夜班,你下班了啊。」這是白玲。

「鬼都沒有一個,什麼院長啊,週末就應該放假,幾個病人平穩的很,我和口腔科的小陳打招呼了,先回去吃飯叫她管下,喂,對你說啊,那個下來的主任技術真不錯,來三個星期了,也沒見他回家,什麼刀都能開,大地方來的就是不錯。身體真好,一般的這麼多檯子怎麼站得下來啊?那麼壯,今天回家了吧。」象藥房的小齊的聲音。

「大概是吧,和尚也要吃葷呢,能受得了嗎?」白玲的聲音。

「你那位沒來?今晚不就守空床了嗎?別拿蘿蔔哦…嘻嘻。」

「死嘴,你一天不那個會死啊?哪有你好,回家老公就燒現成的給你吃,吃了就做那事,看你走路都乍著腿,昨晚日多了吧,嘻嘻。」

「哈哈,走了,你講不到一句好話,我回家吃香腸去了,你吃蘿蔔吧。」

「死樣!滾吧。」

接著一個腳步聲遠去,一陣噠噠的腳步聲走近了B超室。

「咦…走了啊…死主任害得我軟死了,膽子也太大了,差點被他辦了…真粗啊…」女孩走進來,聽見關門聲和脫短褂的聲音,接著走近裡間。

我躲在門邊,裡面黑黑的,進來眼睛要適應一下,我看見她進來了,就猛地將她抱緊。

「呀,你誰啊?」白玲遇鬼般的尖叫了起來。

「我…我在等你呢…」我趕緊伸手掩住她的嘴。

「啊…你沒有走嗎?嚇死我了」白玲想掙脫我的懷抱。

「我想做個B超,前列腺痛。」我鬆開她,不想這麼輕易的放開她,擁抱後的慾望又刺激我堅挺了。

「死樣…你躺上面吧…」白玲轉身坐在椅子上開了B超電源燈,燈光下女孩的臉佈滿紅暈,汗衫裡黑色的奶罩若隱若現,挺立在我的視野裡。

我聽話的躺著,這下好,翹起的雞巴頂起了我大褲衩的前端,像支起了帳篷。白玲注視了幾秒,臉更紅了,快速的躲移了視線。

「快脫下點褲子,不然怎麼檢查啊?」她背對著我。

小娘們剛才我已經聽見你對話了,你真要吃蘿蔔啊,我今天肯定要上了你。我故意將褲衩飛快的褪至膝蓋處,這樣勃起的棒子便跳動在空氣中。

「呀…你…」女孩拿起探頭轉身時驚慌的抖了幾下,目光移開後不久又回到我的棒體上。

我拉過近在咫尺的小手一把放在我的東西上面,似乎在試探般的離開又再度緊捏住了我的棒體。

我猛地坐起,她的小手仍然捏得很緊,我扳著她的雙肩將她拉進我的懷抱。我箍緊她已經吻住了她的小口,我們相互試探的碰了幾下唇就彼此張開嘴巴讓舌體交織在一起,口腔裡滿是彼此的唾液,舌體如泥鰍般的滑動著。我的手沿著她的背伸進了她短裙的腰際空隙直接游弋在她那豐肥的臀瓣上那深深的股溝裡,我感覺到她肛門的攣縮與鬆弛,而探過她的肛門迎手的是濕熱的液體。毛草般的突出出來的陰毛已經濕濕的粘在一起,而前面的溝壑已經展開,裡面濕滑油膩。

「嗯…嗯…不要…我會受不了的…嗯…」女孩軟了,捏我下體的手絲毫沒有松勁。

「你好多的水…給我…我想日你…」到了這份上,我只有瘋狂,忘記了一切,手摸著濕噠噠的逼,我只想把雞巴塞進去日過痛快。

我轉身將她壓在檢查床上,嘴唇離開了她的口腔,掀起她的汗衫,?上那黑色的奶罩,立時一對抖跳彈動的奶子出現在我的視野裡,草莓般的奶頭粉紅清澈,我雙手同時揉動,將奶子擠壓出各式形狀來,嘴巴也左一口右一口的來回滾動在發硬的奶頭上。女孩緊緊的將我的頭抵在她的胸上,幾乎讓我窒息,聞著乳香味我似一隻餓極了的狗在啃食著骨頭,那般貪婪那般執迷。

「主任…求你…我受不了了…啊…啊…」女孩如夢囈般呢喃著。

我繼續向下,雙手將她的短裙拉離了腰際,微弱的燈光下,那白色的內褲上漆黑一團,那腿網夾緊處早已有了濕痕。我將她一隻腳抬離了地面,將罪惡的嘴貼在濕痕處狠勁的舔弄起來,滿鼻的腥臊味道強烈的刺激著我的中樞,下體更是堅硬如鐵。

「主任…好…哥…別逗了…嗯…嗯…我要死了…癢嘛…啊…」女孩掙扎著試圖再次夾緊雙腿,我制住了她,拎起她的臀將濕透的內褲拽去,修長大腿中間一抹濃厚的黑色遮掩了我全部視野,我掙脫她小手對我雞巴的捏擠,跪在地上,將頭插進她的腿間,舌碰見了她肥厚的大陰唇,粘液清澈的流了很多,我肆意的唆吸著輕咬著,滿鼻子的尿騷味道讓我幾度忍住嗆咳。陰毛已經被我的口水和她的體液濕透粘在一起調皮的搔癢著我的臉頰,那粉嫩的豆粒早已發硬,黑厚大陰唇下的溝壑敞開著,紅嫩的小陰唇也微微分開禁不住我舌的拉舔一陣一陣的抖動著。

「不…我…要…主任…哥哥…你要了我吧…我要死了…」白玲再度將腿狠命的夾緊,然後身體緊繃夾得我耳朵發麻,而後明顯的軟了,化了!

水做的女人,出水的女人!

我站了起來,從嘴裡拽出幾根調皮的陰毛,將她側身解開那黑色乳罩,兩坨閃動的軟肉癱沓在她起伏的胸前,草莓般的紅豆粒硬硬的翹著,而那周圍皮膚疙疙瘩瘩的浮現出很多小包。光滑的肚子把肚臍陪襯的豐滿圓鈍,濕濕的陰毛粘在一起翹立著。我褪去所有衣物壓在了她的身上,胸口枕著豐滿的奶子,下面的龜在濕潤的溝壑裡滑行抵在了一個溫暖的洞口,我稍抬屁股對著洞口邊緣抵了進去。「嗯…痛…」,一聲伴奏,我的龜立刻被一圈肉箍住包緊,濕濕的液體磨擦在我倆之間。我再狠勁一沉,「啊…痛…好硬…粗…」女孩一聲姣吟,試著用手推了我倆下,就緊緊的抱緊了我,大腿分得更開將我引導到洞底深處。我被對方緊緊的夾住,包皮的快速退縮讓我龜前溝內疼痛起來。「慢點…嗯…你插爆我逼了…」,女孩將一隻手緊緊的壓在我的臀上,「我被塞滿了…好痛…」。我沒有快速動作,輕輕的拔出了一點又頂進去,女孩身體悸動著伴隨。漸漸的,水越來越多,她的腔洞也擴展開來,我開始瘋狂的抽送起來,「不…慢點…對…這兒…好癢…啊…啊…」,我的龜前越來越熱,麻麻的。「撞我…哥哥…粗東西操我…嗯…嗯…用力啊…沒有人了…你快日我…嗯…」,女孩的手指緊緊摳在我的背部感覺到火辣辣的疼痛,汗已經將我倆粘濕。我狠狠的撞擊了幾十下,就脫離了她的身體,那張開的腿間黑毛中被我雞雞頂開的洞口圓圓的紅紅的像在渴望我的再次深入。我找到電扇插頭,換上三檔強風,火熱降了下來,我抱起她,將她的腿分開在我的腰際兩側,堅硬的物件再度破門而入,隨著我邊走邊聳動,她柔軟的奶子肉肉的摩擦著我的胸膛,我使勁的頂著她的洞府。「啊…啊…你要搞死我…了…搞壞我的小逼…了…嗯…再日我…」女孩開始吻唆著我的耳垂。房間裡她的下體與我物件的撞擊聲「啪啪」的響起,我再度將她壓在檢查床上,狠狠的抽插起來,龜麻了,棒體越來越覺得小了,「白玲…嗯…我要射了…嗯…」,我氣喘如鼓。「射我…我吃藥的…射我逼裡…嗯…」,終於我再也經受不了她的緊夾和自己棒體的脹麻,在近似喊叫中射了出來,抖動了數十下,無力的趴在她的身上直至物件被她無情的擠出了體外。

她枕著我的手,一臉的羞澀,手指在我胸口畫著圈,「餓極了吧…你是餓狼…操爛我了…」,我無勁的將手壓在她奶子上,疲憊的不想說話。很久後我說了一句:「這兩個月給我多日幾次吧。」

白玲沒有立刻回答,好久後說,「你看我的眼神我就知道你要日我了,那次我捏了你,就想給你過癮了,機會你自己找,我不在我再找兩個給你,都是醫院裡的嫩逼。你的好粗,再給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