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雙雙出軌-----經典中的經典

成人文學
2013/ 09/ 23
倪虹是王肖寒的老婆,在祁門第一人民醫院婦產科擔任護士長,長得很漂亮。最主要是年輕,她和王肖寒結婚的時候,她剛21歲,今年也只有26歲,長得一副娃娃臉,白裡透紅的,十分可愛,身材玲瓏有致,曲線十分優美,工作中穿著護士服儼然是一個白衣天使,工作之餘,喜歡穿一身西裝和高跟鞋,顯得十分的高貴端莊,美麗動人。

倪虹不僅漂亮而且風騷,就在她上衛校的時候,就和鞠蓮的老公樊劍交合過幾次。這些事一直成了樊劍津津樂道的談資。和王肖寒結婚後稍微收斂了一些,至今還沒有和婚外的男人有過性關係。但是當她聽到一些風言風語說她老公與人行的一個女人有一腿後,她很生氣但是又沒有確鑿的證據,所以一直不好發作,最近有聽說王肖寒與他的下屬副主任好上了,倪虹鬱悶得很,於是就想報復一下王肖寒。

一個週末,她照舊是和小姐妹一起去外面打麻將,麻將桌上又碰到了二中的老師丁俊賢,四十多歲的樣子,每次總是色色的看著倪虹,尤其喜歡看她的乳房和屁股,還不是藉機偕她的油,以前倪虹對他總是若即若離的,所以就沒有發生什麼事。

思想已經悄然發生改變的女人,今天便勇敢的與男人對視,還不時把自己的低胸衣拉得更低些。看得老八直流口水。

稀里糊塗的打了一個晚上,到了下半夜2點多,倪虹睡意漸濃,哈欠連天了,「不行了,散了吧。」女人說。

丁俊賢一個晚上手氣都不好,打20元一倒都輸了一千多了,他正巴不得呢,「算了,算了,太睏了,我明天還要上班呢。」

其他兩個人也只好作罷,丁俊賢正好和倪虹一路,於是結伴同行,走在寬闊的沿江大道上。下半夜的河風有些刺骨,倪虹下意識抱住自己的雙肩,丁俊賢很紳士的脫下自己的長披風,披在女人身上,並藉機抓住了她的小手,倪虹輕輕掙扎了一下就順從了。不過沿江大道上還稀稀落落的還有一些路人,所以他不敢太過放肆。

「丁老師,你老婆總不在家啊?」倪虹看著男人的臉,問他。臉上有些緋紅,不過在霓虹燈下看不清楚。

「不在啊,她呀。又和羅局長出差去了,一去又是一個星期。鬱悶死我了。」男人色色的回望著迷人的倪虹。

就這樣,他們東一句,西一句的聊著,不知不覺來到了小河邊,河邊有一塊大石頭,那石頭和人一樣高,他們靠在石頭上繼續聊,男人還拉著倪虹的手,這時的男人就不老實了,捏她的手緊一下,鬆一下,她感覺到了,也沒什麼在乎,於是男人就更大膽了。靠近她,用另一隻手摸她的胳膊,漸漸的往上,摸到肩部時,她用手抓住了丁俊賢的手說:「你要死啊,丁老師,不老實,早知道這樣,我就不陪你走了。」

丁俊賢淫笑著說:「和你這樣的美女在一起,我要是老實,那我不說明我有病嗎?為了證明我沒病,我只有不老實了。」男人掙脫手摟住了我老婆,用手在她的背上撫摩。

她輕輕掙扎著,用手在男人背上輕輕打了兩下,說:「你壞死了……」掙扎了一會兒便不動了,任由男人撫摩。

丁俊賢把手從後面放到了倪虹的胸部,她只是顫抖了一下,並沒有阻止他,於是男人開始輕輕的在她的乳房上柔捏,一下,一下,她的身體開始蠕動,呼吸也開始急了起來,男人試著去吻她,女人把頭轉了過去,丁俊賢就吻她的面頰,吻她的耳朵,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開始輕輕呻吟。

男人捧起她的臉,吻在了她的小唇上,這次她沒有動,於是男人把舌頭伸進她的嘴裡,攪動了兩下,她也主動起來,小舌撩撥著男人的舌頭,丁俊賢一會吮吸,一會輕咬,倪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女人的呻吟刺激了男人的激情。他摸乳房的手開始向下,在她的牛仔褲外摸她的兩腿間,由輕變重,摸著摸著,倪虹好像忍耐不住了,用雙手緊緊的抱住了男人,腰扭動了起來,丁俊賢知道差不多了。於是開始解她的褲子,她好像意識到了男人的意思,輕輕掙扎起來,但不是很猛烈,嘴裡也喃喃的說:「不行,這樣不行,不要嘛…」

丁俊賢邊撫摩邊對她說:「來嘛,天這麼黑,這裡只有你和我,我是真的好喜歡你,這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決定沒有第三個人知道,你放心好了。我以後一定會好好對你。」

男人的這種話倪虹太熟悉了,她不相信,也不去深想。幾年前,有婦之夫的樊劍就是這樣甜言蜜語得到了她,以後有了新歡之後就把自己忘了。她開始有點恨他,但是以後她又和醫院的副院長好了之後就漸漸的忘記了樊劍。哎,反正人生就這麼回事,「春光不常在,行樂須及時,莫待芳華逝,頓首後悔遲。」這是王肖寒寫得一首打油詩,倪虹突然想起為自己開脫罷了。

也許是因為她漸漸升騰起來的情慾,她放棄了掙扎,丁俊賢慢慢的脫下了她的褲子,男人的手摸在了她的陰戶上,那裡已經是河水氾濫了,他把中指摸進了她的陰道口,輕輕摳了起來,又伸進去一點,輕輕抽插,倪虹的屁股扭動的更厲害了,她已經抑制不了自己了,嬌喘吁吁地主動吻起男人來,而且很熱烈。

丁俊賢更等不及了,他的肉棒硬成了鐵棍一樣,他急切的退下自己的褲子,拿出肉棒,迫不及待的去尋找女人的蜜洞,倪虹也主動地迎了上來,男人的肉棒終於頂在了她那濕濕的陰道口,丁俊賢沒做片刻停留,屁股一頂,男人粗大硬挺的肉棒進了倪虹的身體,「啊,好緊,好舒服啊,」男人開始慢慢的抽插起來,女人熱烈的迎合著她,他每動一下,他就呻吟一聲,那呻吟聲彷彿是一支沁人心脾的樂曲,催促著他不斷前進,前進…

就這樣,他們借靠著那快大石頭,盡情的享受著**的甜蜜,風兒輕輕的吹著,夜空星光燦爛,身邊的河水叮叮咚咚的,不時有蛐蛐的叫聲。這一切都增加了他們**的刺激,丁俊賢的抽插速度越來越快,倪虹更是不停的迎送著,她的陰道內壁像小口一樣,時緊時松的嘬著他的龜頭,又像是一個抽水機,要吸光他身體裡的每一滴血,讓丁俊賢舒服得連頭髮絲也豎了起來。

女人的叫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啊……啊… …丁老師…你……快……好,好…」

男人又是一陣瘋狂的抽送,女人突然死死的抱緊丁俊賢,男人感覺到她的陰道內一陣有節奏的痙攣,他的肉棒好像有千萬隻蟲子在咬,他那能抵得住這種欲死欲活的刺激,「噢……」男人野獸一樣的咆哮著,有力的雙手死死的抱住倪虹的屁股,把陰莖死死的定在倪虹的身體深處,突然龜頭一鬆,一股股精液決堤而出,火熱地射入到倪虹的陰道裡,女人也感覺到了,她的反映也更加強烈,全身劇烈的抖動著緊緊的抱住男人,很久很久……

寒風,依然在吹;河水,在燈光裡閃爍成漫天的星星……

在同一個城市的白鷺賓館裡,1812號房間裡,好戲同樣上演著……

大概是凌晨3、4點的時候,王下寒被小腹內的尿液脹醒了,他睜開沉重的雙眼,擦了擦,匆匆的到衛生間釋放了一下,用水沖洗了一下自己的臉,當他回到我們激情交合的床前時,不由得被眼前所見的情景所震懾、驚呆了。

說實在的,他每次和楊璐玲性交的時候都是激動萬分,匆匆的上,激情的操,從未細細的欣賞她美輪美奐的身體。

王肖寒站在床前,看著睡夢中的女人,就像是欣賞一幅作品一樣的、他無限愛憐的看著眼前這個儀態萬千的女人,心中無限感慨。

燈光朦朧,正好輝映楊璐玲白皙、細嫩的赤體……

俊秀的臉上帶著一種滿足的、淡淡的微笑;那是壓抑太久激情釋放後的喜悅;紅紅的雙唇略略有些外露,像是初開的月季,在春風裡驕傲的芬芳。

由於身子平躺著,胸部的肌肉是夠到了繃拉,使那對被他無數次把玩揉搓的乳房失去了原有的豐盈與輕柔,變得無比的堅挺與結實了,如同秋天熟透的蘋果,散發出未經污染的天然清香,輻射出一種不可抗拒的強烈的誘惑。那兩顆紅色的、豆粒狀的乳頭,傲然聳立、直指蒼彎,帶著一種刺破青天鍔未殘的高昂氣勢。

男人屏住呼吸,繼續欣賞著楊璐玲……

那平坦、白皙細微的腹部,使他不由自主的聯想到那世世代代養育了人類的豐腴沃土,想起那年年歲歲無私地給人們獻上碩果的廣袤無垠的原野。那橢圓形的肚臍眼,如同一眼深不可測的生命之井,裡面有清清涼涼的甘泉,也有無數深沉厚重的秘密,就像一部寫滿象形文字的天書,密密麻麻地擺列著永遠也無法破譯的生命密碼。

平坦的小腹傾斜而下,在與纖細的大腿結合的地方微微彎起一道優美的弧線,一片幽幽的黑草地散發出淫靡的氣息和女人特有的體香。讓他如癡如醉,流連忘返。

楊璐玲的雙腿分開著,那絲絲似草、茸茸如茵的下方,是令男人無限神往的溫柔之鄉。楊璐玲陰部的曲線非常柔和,細密的陰毛佈滿整個小丘,但粉紅色的陰唇兩旁寸草不生,顯得非常醒目。上面是兩片結合緊密的、有些出人意料的肥大的粉紅色陰唇,形成一道深深的層層折迭的小溝,突起在小丘的上面。小溝看起來很深,兩邊結合得十分緊密,微微的一張一合,像是小孩睡夢中的小嘴。陰唇往裡漫溯,是我無數次戰鬥的地方,那裡面拋灑了男人無數的激情與種子,也是自己全身快感的源泉。

「你怎麼了?」楊璐玲突然睜開惺忪的媚眼,這倒下了王現寒一跳。

「我在欣賞一副絕美的作品。」男人愛憐的把手伸到楊璐玲的頭下面,親了一下她。無限溫情的注視著女人。

楊璐玲擦了擦雙眼,「肖寒啊,剛才做了三次,你還不睡啊?」

「美人在旁,我怎能入睡啊,」男人用手掌罩住楊璐玲的乳房,忽悠忽悠的柔動著,那來自內裡的挺翹堅實的感觸,那熱乎乎卻飽滿的膨脹抗拒將其變形的驚人的彈力,令他愛不釋手。

「唔…」女人的乳房得到了無盡的關愛,她的喘息聲有漸漸的變得甜美。王肖寒含住楊璐玲的乳尖,吸吮那由於興奮而完全繃緊的淡淡的桃色。發出嬰兒吸食母乳般的「湫……湫……」的聲音。

「我要看你那裡,」王肖寒爬上俞敏的玉體,靈蛇一樣的舌頭在楊璐玲滑膩的身體上遊走。「我要看你的屄屄,」男人補充了一句。這實在畫蛇添足的一句話。

楊璐玲慢慢的、慢慢的,打開了雙腿……

他佔據了正面的位置,眼前那絢爛無比的秀色,讓他情不自禁的發出歎息和讚美。

楊璐玲的花園,的確是無人能比的,哪怕是他的第七個情人,23歲的醫院的小護士晏菲,也是相形見絀很多了。

那動人的維納斯之丘,微微的隆起著。

幼嫩的草地面積並不大,一小撮纖細而不可辨的絨毛喧軟的點綴於山丘之上。

百合的花瓣沒有一絲一毫的灰暗,那是真正純潔而美麗的蓓蕾。雖然我只是屏息注視著著一切,俞敏知道僅僅如此我是不會滿足的,她主動將手指置於花瓣之上,輕輕的揉動……

楊璐玲,打開了花瓣。

展現在王肖寒面前的,是嬌艷動人而光彩奪目的又一輪綻放。

那過於鮮艷的給人無比震撼的桃紅色,讓他頭暈目眩。

楊璐玲就這樣默默地,默默地展示著。將那秘密的花園繼續暴露在空氣之中。就在男人凝視的眼眸之中,映照著從花巷深處汩汩地湧出的蜜汁。

黏糊糊的順著花瓣緩緩的流下……

那柔媚的花芽,那像是初春河畔初露的筍牙,由於興奮,偷偷的頂開包皮探出頭來,成為豆狀的勃起,王肖寒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擷取那鮮艷的閃耀著珍珠光彩的桃紅色的突起----陰蒂。

回應著男人的動作,楊璐玲立刻痙攣了一下,那是她最敏感的地方。

男人用手捏住那粒珍珠,開始緩緩的摩擦著,無法抗拒的巨大的快感,讓楊璐玲完全陷入了觸電狀態,在她身體內毫不間斷的、到處流竄的電流,讓她只能弓起身子,口裡發出淫蕩無比的呻吟,「唔……哦……好舒服……你弄死我了……啊……」

「唧唧……吱吱……」楊璐玲流出了大量的愛液,王肖寒將珍珠之芽含如口中,小心的舔舐、翻滾、掃瞄。

「啊……哦…唔……我要死了……」在名為快感的地獄之火的包圍中,楊璐玲盡情的燃燒自己,向著巨瀾翻滾的漩渦直墜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