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水泥廠一個熟女的曖昧往事

成人文學
2013/ 09/ 23
在2009年的9月,因為和部門的主管發生矛盾,我失去了工作。

在幾經波折的求職後,我來到一家集團企業中上班。因為是新人的緣故,因此被下放到集團控股的一個水泥廠。

大家都知道水泥廠是個污染企業,不得靠近城市,所以廠子建在偏遠的小鎮郊區。小鎮旁邊有條河流,我所在的水泥廠就在小河邊上。

水泥廠不大,才50幾個人,其中管理人員就佔了10幾個。我在哪裡當出納,也算是管理層吧。起碼不用每天風吹雨淋。

有些家住在市區的管理人員每到星期五下午就開車回去了,星期一才來。而剩下留守的人員中就我一個單身漢,其他人都成雙成對的。

這樣小的有一個廠子,一個月的業務也沒有多少,每天上班也就上上網,和同事聊聊天吹吹牛,一天時間就這樣過了。晚飯過後在河堤邊散步,海風輕輕地吹拂在身上,看著夕陽西下,把河面渲染得紅彤彤的,感覺愜意極了。

所謂飽暖思淫慾,我一個血氣方剛的青年,看著周圍一個個成雙結對的,心裡面實在是心癢難耐,我把目標放在了我的部門主管劉姐身上。劉姐住在市區裡,每到週末就回家。

雖然劉姐是大城市裡的人,但是卻沒有看不起我們這些外出打工的小職員,平時也沒有高人一等架勢,她對廠裡的人都很友好。

雖然劉姐已經30多歲了,但歲月彷彿沒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跡,仍然保持著26,27 歲那種嬌艷欲滴的風情,就像玫瑰一樣,散發著誘人的氣息。特別是她那雙烏黑的眼睛,就像一池春水,漣漣生波,把人的魂兒都勾進去了。

前凸後翹的身材散發著濃郁的少婦氣息,讓人不知覺的沉醉其中。

把目標鎖定在劉姐身上後,我便制定了各種計劃,甚至為此跑到縣城裡面在一家小藥鋪買了一瓶安眠藥和一盒安全套。

時間轉眼過去了兩周,我仍沒有得手。沒有十足的把握我是不會輕易出手的,那種抱著僥倖心理的計劃風險太大了,我現在還承受不起。

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在第三個星期的星期,也就是劉姐她們回城裡的前一天晚上,客戶請客吃飯,劉姐等公司主管應邀而去,只留下像我這種小蝦米看守廠子。晚上10點鐘後劉姐他們才回到廠裡,其中劉姐和廠長為了應酬客戶喝的叮嚀大醉,其他幾位高管喝的七七八八的,唯一沒事的只有開車的司機了。當我們幫忙把喝醉的人安頓好後,我留了個心眼,把劉姐身上的房間鑰匙偷偷摸進口袋裡。

躺在床上,心情有些激動,劉姐成熟豐滿的身材總在我腦海中晃動。好不容易等心情平復,默默地等待時間過去。到了凌晨2 點,估摸樓裡其他人都已經睡熟了,我爬起身小心翼翼地來到劉姐門前,警惕打量四周無人後,慢慢地用鑰匙打開房門。

進門後立即反鎖房門,心理才鬆了一口氣。這時間我才有空閒仔細地打量高姐的房間。劉姐的宿舍不大,才20多平米,一張大床放在房間中間靠邊的地方很是顯眼。我走近大床,一股濃郁的成熟婦人的體香撲面而來,讓人精神為之一振。

此時劉姐正仰躺在床上,正熟睡著。看著劉姐秀麗的臉龐就像梨花帶雨般的楚楚動人,齊肩的秀髮黑亮順滑,鮮艷的朱唇微啟,白皙的脖頸細長優美,隨著呼吸不斷起伏的酥胸飽滿而挺拔。眼前的無邊的秀色讓我不由有些沉迷了。為了保險起見,我輕聲呼喚了幾次劉姐,劉姐都沒有動靜。聽說喝醉酒的人很難喚醒,真是天之我也啊。

輕輕褪去劉姐的衣服,一個羊脂白玉般的身體出現在我眼前。天鵝般白皙的脖頸下是熟透了的身體。一對雪白的乳房完全地顯露在我面前,深紅的乳頭在胸前微微顫抖,我雙手輕輕地撫摸著這一對白嫩的乳房,柔軟而又有富有彈性,手感一流啊。

劉姐的皮膚白皙,每個部位都豐腴圓潤,手感柔軟滑膩,像凝脂一樣的雪白細膩。微微凸起的小腹不像少女那樣平滑。再往下是濃黑的森林,烏黑柔軟的陰毛順服地覆在陰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對深紅色的大陰唇綻放開來,小陰唇倒是粉紅色的,緊緊地關閉著。我的手撫過柔軟的陰毛,摸到了劉姐嫩嫩的陰唇,濕乎乎的軟乎乎的。

渾圓修長的美腿,筆直的迎面骨,最後就是白皙可愛的玉足了。嬌小的美腳上穿著一雙白色的高跟涼鞋,塗著紅色指甲油的腳趾,在腳尖透明的黑色絲襪下,散發著無比誘惑的光芒。我把高跟鞋從劉姐腳上脫下,鼻尖傳來一股股的腳香,也分不清是她身上的氣息還是香水的氣味,但是卻讓人精神為之一振。紅色腳指甲油在黑絲下閃閃誘人,足尖有一股皮革味和淡淡汗味。十隻腳趾漲撲撲的,像葡萄那樣,非常可愛。

我從玉足開始親吻,腳背,小腿,膝蓋,大腿,一直到劉姐雙腿之間誘人的桃園聖地。那是怎樣一番迷人的光景啊,兩片肥厚的大陰唇嬌艷欲滴,大大方方的打開著,方便外來者欣賞裡面的風光,陰蒂卻是粉紅色勃起狀態,陰道口已經張開,裡面粉紅的褶皺清晰可見,穴口跟隨著呼吸收縮著,透過亮光能看到水流漸漸的流出。一股少婦特有的騷香撲面而來,混合著體味,尿騷味,具體說不清是什麼味道了,但是絕對讓雄性腎上腺激素分泌加快。

受到這種刺激,我下半身的小弟弟已經是一柱擎天,十分想要躍馬揚鞭勇往直前了。

我飛快地脫去衣服,露出一身滿是肌肉的健壯身軀和身下如鐵似鋼,長達20CM神兵利器。我扶著肉棒輕輕地在劉姐寶蛤上方的小肉芽來回摩擦,下體受到灼熱的陰莖最直接的刺激,儘管劉姐不清醒,但她成熟敏感的肉體還是忠實的做出了本能的反應。劉姐臉色緋紅,口中呢喃呻吟不斷,陰道竟然分泌出一股股蜜汁,把我的龜頭淋濕了。我的龜頭亮晶晶,好像是塗了一層潤滑油一般。知道機不可失,我抓著劉姐的大腿分到兩邊,龜頭直抵她的蜜肉。

以前已看過很多A 片,外加也有不少的實踐經驗,我全無毛頭小子初試雲雨那樣找不到通路,加上劉姐肉體成熟豐滿,我毫不費力就劍指玉門。

我的大龜頭輕輕地撥開劉姐覆蓋在桃源洞口肥厚的花瓣,深吸口氣,腰部向前一挺,終於湧入那片讓他魂牽夢繞的聖地,粗壯的大肉棒向前一擠,用力插進了劉姐早已氾濫不堪的美穴裡。我感覺女人陰道口火熱的肉唇緊緊地箍夾住自己的肉棒根部。我的整個肉棒都被劉姐的陰道口,嬌軟嫩滑的陰唇,和陰道裡火熱濕濡的粘膜嫩肉,緊緊地纏夾著。

「嗯……」一聲嬌羞的輕啼從身下的劉姐小巧鮮美的嫣紅櫻唇發出。

我停下肉棒對劉姐的衝擊,雙手抱住一絲不掛的劉姐吻上她的粉頰,右手緊接著沿著光滑柔嫩肌膚向上滑,我的大手一下子就握住了劉姐的整個左乳,劉姐的乳房發育得非常豐滿,渾圓尖挺,充滿著彈性,儘管我的手很大卻根本不能一手握住,手指間都擠出了好多雪白的乳肉。

那一對深紅色腫脹的乳頭就像一對嬌艷欲滴的玫瑰花花蕊,太小有成人小指一個關節這樣長。不愧是成熟婦人的軀體,全然沒有少女那般青澀。乳頭就像誘人的紅棗等著我去品嚐。我用右手食指和拇指輕輕地揉捏著成熟美婦的乳頭,手中那滑膩豐盈的感覺就好像撫摸著一個充氣的氣球般,充滿著彈性與脈動。漸漸的,劉姐的乳珠在我的撫弄下變得更硬了。我輕輕含著劉姐堅挺飽滿的乳房,牙齒還時不時輕咬著充血堅硬的乳頭,最後又將劉姐的整個乳頭有力地含在嘴裡,像要吮吸出乳汁一樣。

「唔……」嬌艷的劉姐又是一聲春意盎然的嬌啼。我感覺到劉姐的陰道裡越來越熱,就像一個熱水袋一般,陰道裡面層層疊疊的嫩肉不斷的收縮蠕動,十分強力吸吮著自己的肉棒,無限的快感排山倒海而來。

我感到下身神兵被千百隻小觸手來回按摩,溫柔地吮吸著。真是太刺激了,我深吸口氣,止住洩意。

要操就要操個痛快。待我回過氣後,我托起劉姐的大屁股,大雞巴在兩片肥厚的陰唇間瘋狂的聳動起來。由於雙方的生殖器已濕滑到極點,當大雞巴在劉姐股溝間聳動時,「噗嗤……噗嗤……」的聲響在房間裡反覆迴盪。

粗壯無比的肉棒在雪白的臀縫間進進出出,黑與白對比明顯,更顯得淫蕩非常。

隨著胯部和臀部交接時的「啪!啪!」的聲音,我的喘息越來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張開著。我感覺到劉姐的小肉洞裡面緊緊地收縮了幾下,接著一股暖流衝擊著我的肉棒,我再也忍不住了,屁股一挺,肉棒直深入劉姐的陰道深處內,精口開放,粘稠的濃漿頓時激射而出,突突地射入劉姐那成熟的肉體……

時間距離上次操劉姐已經過了兩個星期了。我也從一開始的忐忑不安,擔心受怕的狀態放鬆下來。

每天吃過晚飯後和同事們去河堤旁散佈,議論著時事,大到國家出台的政策,小到菜市場豬肉升價都在我們的議論範圍。有時候對一件事有不同看法,我們也會爭得面紅耳赤,互不相讓。這樣的生活過的充實極了。我心裡的心虛和焦慮也慢慢消失了。

不過所謂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就在我以為操劉姐這件事神不知鬼不覺,事件到此就已經結束的時候,現實卻突然給我開了個玩笑。

今天正好是事件發生的第21天,也即是三個星期。早上的時候劉姐按照慣例又來到我們分廠來檢查賬務了。經過一個下午的努力,賬務做完了。

眼看著還有半小時就要下班,大家都紛紛聊了起來,看著和同事們談笑風生的劉姐,我心裡暗暗得意,「嘿嘿,現在和你們說話的美少婦已經被我仔細品嚐過了,你們這幫傢伙背地裡意淫去吧。」「小劉,在笑什麼呢,這麼開心,和大家分享下。」在我笑的極其猥瑣的時候,劉姐出聲打斷了我的思路。

「沒什麼,沒什麼,哦,嗯,其實剛才我是回想到在網上看到的一個冷笑話。所以才想笑的。」開玩笑,要是真的告訴你我剛才心理的猥瑣念頭,你還不找我拚命啊。

接著我回想在網上看到的冷笑話,補充了一下就說給他們聽。大家品味了下這個笑話,略一思索也都紛紛笑了起來。特別是劉姐,笑的時候豐滿的雙峰上下波動不已,看得人眼花繚亂。

劉姐笑了會,發現我眼睛散發著色狼的光芒直盯著她胸部看。她瞪了我一眼,嚇得我趕緊轉移目光,打了個哈哈應付過去,我沒有發現此時劉姐嘴角掛上一絲高深莫測的微笑。

很快下班時間到了,大家都去食堂吃飯。我走在劉姐的後面,看著劉姐豐碩的臀部在我眼前晃來晃去,不由得又是勾起我心頭的邪火。

一切都按部就班的進行,吃完晚飯散完步,看下書洗完澡都已經11點了。看著時間不早了,我就會宿舍睡去了。

「劉姐,你的皮膚好白好嫩滑哦」「呵呵,小弟弟真會說話」「嗯,劉姐,你好厲害,腰扭得好棒哦。」「嗯哼,你也不賴啊,又粗又長,都頂到我花心了。」

「哦,哦,再快點,好姐姐,我要出來了」「嗯,嗯哼,好弟弟,我也快了,我們一起出來吧。」突然一聲手機鈴響驚醒了我的美夢,好可惜啊,就差那麼一點就可以把美少婦劉姐送上頂峰。

我看了下鬧鐘,都已經凌晨2 點了。是誰這麼晚了還打電話來啊?我一定要她好看。

我拿起手機一看來電顯示,睡意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竟然是劉姐打來的電話,難道她發現那件事了嗎?現在深夜打電話過來有什麼意圖呢?

接還是不接,這是個問題。

算了,大丈夫應該敢作敢當,就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懷著悲壯的情緒,我拿起手機接聽電話。「喂,高……」「小劉,我現在就在你宿舍門前,快開門。」我還沒說完話,就被劉姐急促的聲音打斷了。

我連忙打開宿舍門,把在門外的劉姐一把來了進來。探頭看了下周圍沒人,這才放心地把門關上。

這時我才有時間仔細打量劉姐,劉姐身上穿的是普通的睡衣,但是胸前的兩座大山卻依然把寬鬆的睡衣撐得緊繃繃的,修長的大腿隱約可見,腳上穿著一雙拖鞋,染著紅色指甲油的腳趾在走廊若隱若現的燈光下顯得魅惑十足。

「額,劉姐,這麼晚了找我有什麼事啊」我試探的問了一句「呵呵,這就要問你了,小弟弟。三個星期前,你對我做過什麼?」「劉姐,對不起,實在是對不起。我有罪,我罪不可赦。我懺悔,我深切的懺悔。」「哼哼,如果道歉有用的話還要警察做什麼?」「這個,這個,劉姐你說吧,你想怎樣處置我。」「嗯哼,你說呢?嗯。」劉姐最後面的鼻音拖得老長,聲音也充滿了誘惑。

我心一橫,上前一把抱住劉姐。「劉姐,其實我喜歡你和久了,看到你豐滿成熟的體態,我總是忍不住自己內心的衝動。好喜歡你,好想得到你。」「好弟弟,其實姐姐不怪你,姐姐惱的是你那次過後怎麼就不找姐姐了呢?

來好好補償姐姐。「劉姐情意綿綿地吐露心聲。

我剛想說話,劉姐突然把頭湊過來,一雙纖細修長的玉手摟著我的脖頸,和我來了個法式深吻。一條丁香小舌在我口中來回游動,糾纏著我的舌頭。我慢慢品嚐著口中的芬芳甘甜,享受著美少婦的溫柔,直到快憋不住氣我們兩人才捨得分開。

「好弟弟,這次你要怎樣欺負姐姐呢?」劉姐媚眼含春地說道「放心,我會讓姐姐您感受到什麼叫欲仙欲死,欲死欲仙的。」我雙手在劉姐身上來回撫摸,挑動劉姐的情慾。我慢慢把劉姐帶到床上。

我輕輕地解開睡衣的紐扣,脫下寬鬆的睡衣,劉姐豐滿白皙的身體展現在我的面前。眼前的風景真是美不勝收。

蘊含秋波的眼眸,微微開啟的紅唇,無不訴說著綿綿的春情。天鵝般細長的脖子白皙細膩,圓潤的肩頭顯露別樣的誘惑。一對碩乳像倒扣的海碗一般,堅毅挺拔,頂端的兩點猩紅格外醒目。已經有些贅肉的小腹微微凸起,顯得肉感十足。半身黑漆漆的陰毛分外茂盛,在濃密的森林中有一條狹縫已經吐出涓涓溪流。渾圓白嫩的玉腿彈性十足,大概36碼的玉足顯得嬌小可愛,特別是塗著紅色指甲油的腳趾,散發著誘人的光澤,讓人有種含進嘴裡細細品嚐的衝動。劉姐整個身體骨肉均稱,長短適中,該大的大,該小的小,豐滿性感,體態婀娜,真是人間尤物啊。

我輕吻吐著芬芳氣息的朱唇,順著秀美的臉龐,含著晶瑩的耳垂,用牙齒輕咬著。手裡也不閒著,像揉麵團一樣,時輕時重地揉搓著柔軟而又堅挺的乳房。受到如此刺激,乳頭頑強地凸了起來,乳暈也慢慢擴大。

「好弟弟,來吧,姐姐好難受。」劉姐不安分地扭動著豐滿的嬌軀,嘴裡呻吟著。

我一摸劉姐下身,一手的濕滑。看來是時候享受了。我把肉棒在寶蛤口上下摩擦,直到龜頭沾滿淫水,足夠潤滑後,慢慢地向那桃源幽深之地探索。

「啊……」「嗯……」我倆同時發出滿足的輕歎。劉姐陰道內火熱異常,但卻十分緊窄。我輕柔的抽動陰莖,進去2 分就退出1 分。不一會,我終於完全的進入到劉姐身體裡面。整個陰道像是有生命般,來回蠕動吮吸著我的肉棒,定力低的人怕是已經射出來了。我深吸口氣,平復下有些急促的呼吸。按照3 淺1 深的方法抽動起來。

「嗯,好弟弟。不用憐惜姐姐,姐姐裡面好癢,來下重的……哦,對就是這樣。」劉姐已經適應了我粗大的肉棒,開始要求我加大力度了。

我立即開始大力征伐。在偏僻的宿舍中,一個美艷少婦,一個強壯青年。一個似新打的木樁,耐得起狂風暴雨;一個似陳年的石杵,經得起千錘百煉。

我幹的性起,一把捉住劉姐的一雙玉足高高抬起,然後用力地壓向劉姐頭部。從傍邊看去,像是把劉姐整個人對折一般。採用這個姿勢,我的肉棒更容易刺到劉姐的花蕊,帶給我們更強的感官刺激。

「嗚嗚,好弟弟。我…我快不行了。」劉姐如訴如泣的呻吟在我耳邊迴盪。

「啊,我也快要出來了,堅持一下,我們一起去。」我加快衝刺的速度。

在一陣激烈的肉搏後,感受到肉棒突然受到強勁的收縮撕扯,我尾椎一麻,精關一開,痛痛快快地釋放著生命的精華。

激情過後,我和劉姐相擁躺在床上,享受著高潮過後的餘韻。我和劉姐閒聊著,期間我問起劉姐怎麼知道上次是呵呵的。劉姐呵呵笑著說,其實上次她並不是醉的不省人事,大概有8 分醉,還有些朦朧的意識。雖然身體不能動彈,但是下意識裡還是蠻享受那種被撐滿的感覺。

通過劉姐透露的消息,我才知道原來劉姐也是很不容易的。劉姐前幾年生過小孩後,雖然通過鍛煉保持住體型,但是她丈夫的重心還是不可避免的更多地放在孩子和事業上,對劉姐也不像從前那般迷戀了。每次行房都有如例行公事一般,讓人有些乏味。特別是這一兩個月,她老公工作很忙,加班很晚,回到家洗完澡就睡了。算起來身為成熟少婦的劉姐已經很久沒有嘗到肉味了。難怪劉姐今晚會主動出擊,把我推到。

輕柔地撫摸著我的胸膛,「還是年輕人好啊,肌肉多結實。不像我老公,現在都已經力不從心了。」劉姐媚眼迷離地說道。

年輕人就是不經誇,我一聽這句話,就像吃了春藥精神亢奮起來。隨後又在劉姐玉手的撫摸挑逗下,肉棒又蓄勢待發了。

我捉住劉姐的雙手,把她按在床上,昂揚的肉棒狠狠地貫穿劉姐的陰道。像紅著眼睛的公牛般兇猛的衝刺著。

「啊,嗯,好棒,好強,你操死我吧。」劉姐悠揚的呻吟又在宿舍迴盪著。

我繼續保持衝刺的頻率,有時也俯下身含住劉姐的乳房緩和一下。我能感覺到身下的劉姐已經經歷了二三次高潮了。終於在一陣狂風暴雨的撞擊下,我和高姐同時到達巔峰。

就這樣,在隨後的幾天裡,我和劉姐戀姦情熱,熱情似火。辦公室,小樹林,樓頂等無人光顧的角落都留下我們揮灑的汗水與淫液。

在星期五送劉姐和廠領導回省城的場面中,被灌溉的愈發嬌艷欲滴的美少婦和一個臉色蒼白,腳步浮虛的胖子形成鮮明的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