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之初出牆

成人文學
2013/ 09/ 23
肖風小心的把車從車位上倒出來,社區裡的道路並不寬,他沒把車停在車位上就只能開走,不然隨時都會造成交通阻塞,出入社區的車太多了。

雖然肖風也算是有車、有房的白領,夫妻兩個一年除了供房也能攢下七、八萬,所以愛車的肖風說服了妻子,買下了現在這輛售價十三萬的別克小車,當然他們每個月又多了三千元的支出。

新車到手才一個月的肖風十分謹慎的愛護著愛車,生怕被人碰掛了。社區外面是條主幹道,這裡是禁止停車路段,很多車主都是直接開走,肖風倒是沒注意這些,平時也沒見有交警來查嘛!所以他把車停到路邊,等著嬌妻許月從家裡出來。許月和其他女性一樣,每次出門總要慢半拍,肖風只能停在外面等待。

在車裡聽音樂的肖風沒注意後視鏡,一輛巡邏的警車從後面開過來,停到了肖風的車前面。從駕駛位上下來一個交警,走到肖風車前看了看,拿出一個小本子寫了起來。

肖風這才發現車前站了個交警,年齡大概五十左右,肖風不懂警銜,不過看那人肩膀上那兩槓兩花的東西還是能明白人家絕對不是小蝦米,至少也是個有來頭的人。他連忙下車,拿出香煙迎上去:「警官您好!」警官看了看他:「把駕駛證行駛證拿出來看看,你不認識禁停標誌?」肖風傻了,他不是不認識禁停標誌,只是一直以來沒看到交警查過,所以有些大意,沒想到今天撞到了。

交警一看他這樣子就明白了,又是個明知故犯的自以為有幾個錢的傢伙,他直接開出一張罰款單,遞給肖風:「違章停車,罰款兩百。」他轉身就走,肖風連忙拉著他的衣服:「警官同志,等等。」沒想到用力大了點,把警官拉得歪了一下,撞到他身上。

警官發火了:「幹什麼?你想幹什麼?」他的聲音大了很多,顯示他正在憤怒中。操!今年流年不利,被對頭找了個茬子從刑警大隊長的位置上趕來搞交警的警風監督,他已經很鬱悶了,現在什麼人都來蹬鼻子蹭臉了是吧!當老子的二級警督是吃蒜的?他伸出手:「駕駛證拿過來!」肖風見勢不妙,當然不肯拿證件出來,連忙求饒。這時社區裡走出來一個少婦,一身清新的打扮,她看到了這邊的爭執,急忙走過來問道:「怎麼回事?老公。」肖風連忙把情況說了一下,許月氣得想打他幾下:「罰款就算了嘛!兩百塊值幾個錢?大不了少下次館子,值得得罪人家警察?」許月連忙去和警官求起情來:「大哥,你看我家那個不知好歹,您就饒他一回行不?妹子我讓他給您跪下行不?」警官很嚴肅的看著她:「姑娘,不是我要為難他,你看他這什麼樣?開個兩百的罰款單就拉拉扯扯,要是扣幾分還不動手打人?什麼態度嘛!根本就沒認識到他的錯誤,我看讓他重新回去學習學習交通規則好了。」許月連忙賠著笑:「大哥,他就一傻子,性子沖了點。您大人有大量,饒了他這回,好不好嘛?」也許是許月的求饒起了作用,警官的臉色好了很多,倒也沒計較了。

許月長得很不錯,五官端正,很標緻很秀氣的那種,這也讓警官對她的印象好很多,於是便和她說起罰款的原因來。許月明白這次罰款還是自己惹出來的,要不是自己折騰就不會有這事了,她紅著臉和警官說了原因,很誠墾的認錯。

這讓警官更加和善起來,批評了他們夫妻之後,乾脆連那兩百的罰款單也撕了:「姑娘,我就托大叫你一聲丫頭,既然有規則就要去遵守,對你們只有好處沒壞處。你們年輕,不要學那些沒腦子的傢伙,出一次事你們一輩子就完了。我看你能虛心接受批評,所以這次就算了,不要有下次,知道嗎?」許月乖巧的點頭,拉著警官的手說:「大哥,我們知道了,謝謝你!您知道我們剛工作,又供房又養車,一塊錢瓣成兩塊錢用,所以我老公才那麼急。真的謝謝你!」警官看著許月搖了搖頭:「好了,你們走吧,別堵在這裡了。」許月笑了起來,她笑的樣子很純很美,這讓心情很鬱悶的警官也輕鬆了些。

許月看到警官的心情好了許多,連忙說:「大哥,我還不知道您貴姓呢!您不介意告訴我們吧?」警官看著嬌笑嫣然的許月,遲疑了一下,拿出一張名片給許月:「我叫於向陽。走吧!」他回去把車開走了。許月也回到車裡,把名片放到錢包裡面,肖風看著她:「老婆你真厲害,這下省了兩百呢!」「你呀,下次長點眼睛,人家好歹是高級警督呢,正處級,你個笨蛋和人家爭什麼?快開車,以後別再犯同樣的錯誤了。

過陣子再請他出來吃頓飯呢!這樣的大人物怎麼能放過?要是和他拉好關係,以後也有求人的地方。」肖風乾乾的笑起來,他就是個搞技術的,交結人的事可不是他的專長,相反許月很擅長和人打交道,肖風對她的決定沒有任何意見。

到了公司後,許月就找了個機會於向陽打電話道謝,在她的溫香軟語之下,於向陽認了這個年齡小二十歲的乾妹妹。許月也把於向陽哄得舒舒坦坦的,言語裡也對這個妹妹多了幾分寵溺,但是還是告誡她一定要遵守交規。

一晃三個月過去了,這天肖風和許月從朋友的結婚喜宴上回來,兩人都喝了酒,駕車回家的時候被查酒後駕車的交警攔住了,兩人怎麼求情都沒用,人家直接告訴他們:「酒後駕車扣六分,罰款五百,扣駕照三個月。」許月這下傻了,收了肖風的駕照她也不能開車,不然她的也要被收了,她只好拿起電話,這兩個月來她的大哥於向陽每次都要告誡他們遵守交規,現在犯了還不知道怎麼說,但是又沒了辦法,只好撥通了電話:「大哥,我是許月,我們被抓到了酒後駕車,你能不能幫幫我?」電話那邊歎了口氣:「丫頭啊,我怎麼說你呢!看你這麼乖巧,怎麼就是不聽話呢?」「大哥,我們今天是同學結婚,喝了點,又不放心停那邊,就開回來了。」於向陽語氣重了起來:「藉口!你呀你,要是我在你那裡,先打你幾巴掌再說,犯了錯還只想著找藉口。你知不知道酒後駕車容易出事啊?出了事怎麼辦?

你們就完了知道不?」「大哥我們知道錯了。」許月硬咽起來:「下次大哥再打我巴掌吧!」「好啦,好啦,別哭了。丫頭,你去找帶隊的警察,讓他接電話。」許月連忙答應,拿著手機過去了。很快就找到了帶隊的交警,他接過手機沒說幾句就掛了,然後轉過頭來,把手機遞回來:

「原來是自家人,妹子你不早說是於大的妹妹,我們怎麼還要勞動於大呢!」許月接過手機:「我不知道大哥和你關係這麼好嘛!謝謝你了!」交警點了點頭:

「沒事,於哥是我們大隊的師傅呢,以後有事直接找我。」許月連忙道謝:「不敢了,要是大哥知道我又犯錯,肯定會罵死我的。謝謝你!」交警也笑了,於大的冷面在警隊裡早就人人皆知了,估計他這妹妹也不敢犯什麼錯,便讓手下把東西還給了許月,把他們放行了。等許月到了家,於向陽的電話就打過來了,一頓批評之後,許月只能作保證以後不再犯才收了場。小兩口這才為今天逃過一劫慶幸起來。

過了兩天,許月和同事們一起到飯店吃飯,在等待上菜的時候她聽到了於向陽的聲音,就出來包廂尋找,果然,於向陽和一群警察坐在包廂裡準備吃飯。

一個警察看到了在門口往裡面看的許月:「你找誰嗎?」警察們都回頭看起來,於向陽也回過頭來:「丫頭?你也在這裡吃飯?」許月嬌滴滴的說:「大哥,我們同事一起在這裡吃飯,聽到大哥的聲音就出來看看,真的是你呢!」於向陽笑了笑:「你吃了沒有?」許月搖了搖頭,這時邊上的警察連忙騰了個位置出來:「來,沒吃就一起吃嘛!於大,是不?」於向陽也點了點頭:「丫頭,就在這邊吃。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市局的小王、小趙、軍子,這是交警大隊的孫隊;這是我乾妹妹,許月。」眾人都點頭表示認識,看起來於向陽的威望很高,這些人都很服他。

菜上來後,於向陽示意大家吃飯、喝酒,每個人都是一瓶白酒,許月也被放了一瓶啤酒,許月只好陪著他們喝起來。這些警察在一起都很興奮,彼此拼起酒來,許月喝完了啤酒看於向陽還有大半白酒,連忙搶過瓶子:「大哥,你少喝點酒,要開車呢!」其他人不滿起來:「不行啊,妹子,每個人的份量都不能少,除非你幫大哥喝。」許月一都嘴巴:「我喝就我喝!怕你呀?」自己倒上了一大杯,舉起杯來:「各位哥哥,我敬你們一杯!」眾人笑起來,紛紛舉起杯。

於向陽拉住了許月:「丫頭,別逞強,坐下。」許月抱著於向陽的手撒嬌:「大哥,我能喝,你相信我吧!」於向陽被她纏的沒辦法,只好讓她喝。許月嬌笑著把一大杯白酒一口喝下,其他人都傻了眼,人家女人都一口捫,他們也沒法子,只好一口喝下,然後苦笑起來。

有了許月的搗亂,於向陽少喝了一半的酒,其他人也沒辦法,只好認了。酒足飯飽之後,他們便散了,於向陽聽許月說她下午不上班便答應送她回家,許月已經喝得迷迷糊糊了,抱著於向陽的手靠在他身上,這樣子讓她一個人回去於向陽不放心。

一路上很快,到了許月住的社區之後,許月也清醒了一些,她邀請大哥於向陽一起上去坐坐:「大哥,去嘛!到了家門口都不上去坐坐嗎?你不當我是妹妹啦?」於向陽看著許月抱著他的手撒嬌,那豐腴的乳房在手臂上摩擦著,讓他小腹慢慢升起一股熱流,他點了點頭:「好,到丫頭家去坐坐。走吧,你帶路呢,大哥我可認識路。」許月高興的下了車,等於向陽鎖好車便帶著他往家裡走去。

許月家在四樓,兩人沒坐電梯,慢慢爬樓梯到了四樓,許月開了門,帶著於向陽進了屋。屋裡的裝修搞得很不錯,這讓於向陽都讚揚了一下。

許月拉著於向陽坐到沙發上:「大哥,你先坐一下,我去泡茶。」於向陽也有點累了,便靠在沙發上閉目休息起來。

許月把茶端了過來,看到於向陽在休息,連忙拿來毛巾為於向陽擦臉。於向陽臉上被溫熱的毛巾一蓋驚得彈起來,整個臉一下撞進了許月懷裡,許月本能的抱著於向陽的身體,豐腴的乳房壓在於向陽的臉上,於向陽呼出的熱氣透過衣服來到她的身體上。

於向陽連忙退開:「妹子,對不起,我剛剛被嚇著了。」許月笑了笑:「大哥,沒什麼呢,都怪我沒和大哥打招呼。來,大哥,擦把臉吧!」她拿起毛巾溫柔的給於向陽抹了臉:「大哥,你要是累了,就躺下休息一下,我去洗個澡。」她轉身進了浴室。

於向陽這才鬆了一口氣,剛才那軟玉溫香的滋味真的讓他有反應了,那裡真香。他靠著沙發,再次瞇起眼睛來。

許月洗完澡,用浴袍把自己一裹就出來了,來到客廳,便看見於向陽靠在沙發上打盹,她連忙過去,推了推他:「大哥,你去床上睡吧,這樣不舒服。」於向陽被推醒了,聽到她的話,掙扎著爬起來,遲疑了一下:「我先洗個澡。」「好的,大哥,我扶你過去。」許月扶著於向陽走到浴室,為他放滿水,然後幫他脫下衣服。於向陽真的酒上了頭,他讓許月幫他脫下所有衣服,然後扶著進了浴池,幫他擦洗起來。

許月看著他迷糊的樣子也沒有遲疑,一雙白嫩的小手幫於向陽清洗了全身,然後扶出浴池,抹乾淨身體也用大毛巾一裹,再扶著他出來。於向陽從浴室出來被風一吹,腦袋頓時清醒起來,看了看扶他的許月,尷尬的說:「妹子,辛苦你了。」許月一都嘴巴:「那大哥你還說要打我巴掌。」看著許月那嬌媚的樣子,於向陽忍不住用手一點她那都起的紅唇:「當然要打,賞罰分明嘛!下次你再犯,我就狠狠打你屁股。」許月臉一下紅了:「不准打我屁股,再說我不理你了。」於向陽覺得身體一下熱起來,他坐到沙發上,一把將許月抱在大腿上,掀開那白色的毛巾,揚起手就朝那白花花的屁股拍下去,「哦,好痛!大哥不要打,我認錯好嘛!」許月在他大腿上掙扎起來。於向陽看著她楚楚可憐的樣子,落到她屁股上的手慢慢摸起來,許月嚶嚀一聲,不安的扭動著。

於向陽讓她坐起來,靠在身上,雙手摟著許月,那水靈靈的樣子讓於向陽忍不住吻住了她的紅唇。許月雙手摟著於向陽的脖子,被動地配合著他的親吻,靈巧的舌頭和他粗糙的舌頭糾纏著,互相吮吸著汁液。

於向陽貪婪地品嚐著許月的舌頭和唾液,啃咬著她的紅唇,雙手慢慢扯下了許月身上唯一的毛巾,讓許月的身體呈現在眼前。他驚訝地看著許月的身體,平時都看不出來她居然如此性感,挺翹豐滿的乳房、潔白柔滑的身體,那黑色的森林、纖細的腰肢、渾圓的臀部、修長的玉腿,這正是一個女人最完美的時候,熟透了的身體在邀請著他來品嚐。他的陰莖頂著許月柔軟的身體,告訴她,它很興奮。

許月靠在於向陽的耳朵邊上:「大哥,抱我進房裡去好嗎?」於向陽知道該怎麼做了,抱著美人走進她的臥室,輕輕把她放在床上,然後慢慢爬到她那峰巒起伏的身體上,大嘴在那豐滿的乳房上啃起來。許月的身體慢慢紅了,她在於向陽的大嘴啃咬下扭動著,一雙潔白修長的美腿纏在於向陽身上來回摩擦著,嘴裡哼著動人的聲音:「大哥,我要,來嘛!」於向陽放過她的乳房,看著動情的許月低聲問道:「妹子,有套子沒有?」許月嬌嗔的看了他一眼,伸手到床頭櫃裡拿出一盒套子:「大哥,你能用多少?」於向陽尷尬的笑了笑,揭開包裝,就要自己套,許月拉著他:「我來為大哥你戴套。」她很小心的把安全套套上了於向陽的陰莖,為他穿上雨衣。

於向陽已經忍不住了,把許月推倒在床上,分開她的雙腿,把堅硬的陰莖對準濕潤的洞口,屁股一頂,碩大的龜頭粗暴地擠開嬌嫩的陰唇,衝了進去,於向陽舒服得「嗷」的叫了起來,那柔軟溫暖而又緊致的感覺讓他大力地抽送起來。

看著許月那挺拔的乳房在自己的衝擊下不停搖晃的樣子,於向陽忍不住抓著那對白兔,使勁地揉起來。許月嬌媚地呻吟起來,雙腿夾著於向陽的腰部,屁股也扭動起來配合著於向陽的大力抽送,許月低聲呼喊著:「大哥,用力!哦……好棒!大哥好……好棒!再來……」於向陽驕傲的俯下身體壓在許月身上,雙手扶著她的腦袋,重重吻了上去,腰部也用力地動起來,讓身體下的嬌美玉體迎接著一輪輪大力衝擊,粗大堅硬的陰莖使勁地開懇著肥沃的水田,一次又一次的打著洞。

於向陽在許月的脖子上、胸膛上到處啃著,堅硬的陰莖被許月的陰道緊緊地握著,無奈地射出了精華。洩了氣的於向陽趴在許月身上喘著氣,許月也狼狽的大口喘息著。

這時於向陽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拿起接了電話,片刻之後把手機一丟,大笑著抱著許月打起滾來:「寶貝,你知道嘛?你真是我的福星,我的對頭被下了。

哈哈!真是讓人高興。」許月也高興起來,她在於向陽的胸膛上畫著圈:「大哥你好棒,剛剛弄完女人就有好消息,這是不是財色皆收呀?」於向陽輕輕拍打著她的屁股:「嗯,剛搞完月月大美人就知道對頭完了,真是暢快。」許月嬌笑著掐了於向陽一下:「那要不要再搞我一下慶祝慶祝呢?」於向陽一聽,陰莖又立了起來。許月驚喜地看著那根陰莖硬起來,她連忙扯下那濕漉漉的雨衣,急匆匆的把還沾滿精液的陰莖吞進肚子裡。有精液潤滑,於向陽只來得及「嗷」的叫了一聲,雞巴就全根進入了許月的陰道裡,他只好讓許月自己動起來。

許月坐在於向陽的胯部,慢悠悠的起落著身體,看著於向陽想奪回主動權的那猴急樣子,得意地笑了起來:「大哥,這麼急幹嘛?我們慢慢來嘛!」於向陽伸手抓著她的乳房,捏了捏那兩顆草莓:「快點才有感覺,這麼慢,等下還沒嘗到滋味就完了。」「怎麼會呢?」許月扭了幾下屁股:「大哥剛剛才發射過嘛!

這次肯定久得多。我們慢慢玩好不好?快了很累的。」於向陽揉著那兩團雪膩,他還真有點累,剛剛戰鬥過的陰莖還有點酸痛,就這樣放在裡面慢慢恢復也不錯。

他靜下心來,看著坐立的許月那雪白光滑的身體說:「丫頭,你的身材很棒哦!怎麼穿衣服看不出你有這麼好的身材呢?」許月驕傲的說:「因為人家不想被人家看肥肉的眼神看嘛!所以我從來不穿緊身衣服,你當然看不出來啦!大哥喜歡我的身體嗎?」於向陽拍了她的肉團兩下,看著那乳波晃動的樣子笑了起來:「怎麼不喜歡呢?我怕我以後看不到這麼美的女人了。」許月身體扭動幾下,都著嘴說:「大哥說什麼呢?以後只要你想就可以隨時來看我嘛!就怕你不喜歡我。」於向陽連忙哄她:「怎麼會不喜歡我的小月呢?大哥恨不得天天抱著你玩。

好妹妹,笑一個。」他扶著許月的腰,使勁往上頂了幾下,讓許月嫣然一笑,看得於向陽都流口水了。許月溫柔地擦去他嘴角的口水:「多大的人了還流口水,羞不羞啊?」於向陽色迷迷地笑了,一隻手摸到結合的地方,尋找著許月的小豆豆:「月月你笑得太好看了,大哥好想吃了你。」許月被他摸到了要害,呻吟著說:「大哥你不是正在吃嗎?嗯,你好壞,妹妹讓你隨便吃還玩那裡幹嘛?」於向陽用手指摩挲著那嬌嫩的地方:「誰叫月月你動得這麼慢,大哥的雞雞已經很硬了,想快點吃你呢!」許月只好快速的動起來,淫水順著於向陽直立的陰莖流下來,隨著「啪嘰、啪嘰」的聲音,許月也大聲呻吟起來,那淫蕩的樣子看得於向陽興致大起,他用手托著許月的屁股,幫助她做著活塞運動,讓許月更加興奮的運動著,動情的她胸前的皮膚慢慢變紅了,看著於向陽的眼神也更加火熱和迷戀。

於向陽笑著說:「妹妹,舒服嗎?喜歡大哥的雞巴不?」許月紅著臉說:「喜歡,大哥的好大好熱,比戴套的時候好多了,以後不准你戴套子進來了。」於向陽也動了動,讓許月又滿足的叫了幾聲:「以後不戴套子怕搞大你的肚子,那就完了。你不怕妹夫和你吵架嗎?」許月正在享受那幾下衝擊,不假思索的說:「大了就大了,反正他也沒戴,他敢說不是他的?我也好想你搞大我的肚子。就怕你不行哦!」於向陽聽了,狠狠地抓了她的乳房幾下:「啥,我搞不大你的肚子?月月,你慘嘍!趴下來,我來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做愛。」許月聽話的伏下來,趴在他身上,含著陰莖的下體挨著於向陽的身體,讓於向陽托起一點,然後就是一輪飛快的衝擊。

於向陽的大雞巴肆意地衝擊著許月的身體,撞得她身體前後搖擺起來,於向陽扶著她的腰,不容她躲閃,摩擦的快感讓兩人都急促的喘息起來,許月頭靠在於向陽肩膀上,無助地大口呼吸著,似乎那爆炸般的快感要讓她窒息一般。

於向陽連續運動了二十幾下,身體畢竟老了,只能放慢下來,讓許月趴在他身上,陰莖緩慢卻有力地抽動著。這時他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他拿過來一看:

「李市長?」許月也好奇地湊上來看了看:「管他呢!大哥再來,我要。」於向陽親吻了她一下:「乖,我先接個電話,別出聲。」然後按下接聽鍵:

「李市長,我是老於,有什麼好事啊?」「老於,你知道了嗎?那個書記被郭書記趕去學習了,我成代市委書記了。你小子苦盡甘來了。」「是嗎?那真是好消息。」「老於,你來我辦公室一下,兄弟有個好東西要給你,是剛從省城拿過來的哦!」「什麼東西?神神秘秘的。老哥,別吊胃口了,咱哥倆誰跟誰啊!」「算了,你這傢伙一點情趣都沒有。你的任職狀,警銜升了一級,郭書記對你印象很好,要安排你上副局呢!管紀檢怎麼樣?」「真的?老哥你別騙我。」「快來,過來陪哥喝幾杯,不然,我就燒了你的寶貝哦!」「我就來,就來,哥你別急。」他一掛電話,看著身上的許月,重重親了一下:「我的幸運星,我愛死你了!

大哥我要當副局長了,你真是我的福星。」許月也呆了:「真的?那恭喜大哥了。」於向陽嘿嘿一笑:「月月拿什麼恭喜我?」許月紅著臉:「拿我的身子啊!

快動啦,死人,插裡面不動漲死人啦!讓人不上不下,難受死了。」於向陽得意地抱著許月一翻身,把她壓在身下:「月月,讓我來好好享用你吧!」使勁抽插起來,許月「哦」的叫了一聲,雙腿夾著於向陽的腰,雙手摟著他的脖子,含情脈脈地看著正在努力耕耘的男人,紅唇迎上去送去了一記香吻。

於向陽享受著美人送上的香吻,更加用力地衝擊起來,渾然不覺自己已經滿頭大汗,在許月的嬌吟聲中使勁往柔軟的陰道深處使勁衝鋒,已經水災氾濫的陰道緊緊握住他的凶器,一股熱流從裡面湧出。

看著興奮得全身發抖的許月,於向陽更加激動了,雙手抓著許月的美腿,把它架到肩膀上,讓她的陰部完全顯露出來,然後把水淋淋的陰莖對準那張開的小洞,使勁一頂,讓許月「嗷」的叫了起來。趁著濕潤的陰道他快速的運動起來,激烈的「啪啪」肉體撞擊聲響起來,配著「噗嗤、噗嗤」的抽插聲和許月的幸福歌聲,整個房間裡充滿了淫慾的味道。

於向陽感覺到身體裡的快感像潮水一樣襲來,他知道快到極限了,咬著牙繼續著活塞運動,許月本能地用力夾著那根在陰道裡運動的東西,她已經到達了快樂的巔峰。隨著於向陽一聲吼叫,許月也快樂的歡呼起來,她能清晰地感覺到身體裡那根陰莖猛地一漲,一股熱流射向她的花心,那滾燙的滋味讓她欲仙欲死,只能緊緊抱著於向陽。

於向陽艱難的把軟下來的陰莖拔了出來,然後親了親許月的額頭:「月月,你真棒,我愛你!」許月爬了起來:「大哥,你快穿衣吧,市長還等著你呢!等你有空再來愛我好嗎?」於向陽繼續吻了她一會:「好的,月月。」許月回應著他的親吻:「大哥,月月等著你來,月月還等著你搞大我的肚子呢!」於向陽笑了起來:「好的,說不定大哥這一次就能中靶呢!要是沒有,大哥還要再來好好搞你。」許月為他清理了一下下體,服侍他穿上衣服,依依不捨的送他出了門,這才關上門。她要好好睡一覺,聞著那個在自己體內播種的男人的氣味入睡。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