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被村長幹了

成人文學
2013/ 09/ 24
夏雨帶走了春風,秋葉又把夏雨送走。冬雪把一切都埋藏在了身下。「阿林又走了快一年了……」小萍心理盤算著。

阿林和小萍結婚已經有四個年頭了,從小萍二十歲嫁給阿林以後,阿林對小萍的確是寵愛有佳。實際上,在這個並不是很富裕的山村裡,阿林和小萍的生活也算是不錯的,但阿林執意要給他的愛妻更好的生活,於是在婚後的第三個年初就和村裡的壯男們加入了打工的熱潮之中。

已經出門兩年了。這其中,只是上一年的年底才回來過,小萍不禁想起上次丈夫回來後的纏綿,臉紅了。小萍和阿林結婚後,新婚夫妻,如魚得水,當然小萍也體驗到了作為一個女人的幸福,雖然知道丈夫的辛勤是為了他們能有一個更好的生活,可是,當天空只剩下星星與月亮做伴,耳畔只留下一片寂靜時,獨抱孤衾,她還是會難忍孤寂。

他快回來了吧,又快到年關了。小萍心喜地盼著丈夫在年關上能回家,即看看自己牽掛已久的愛人,也能慰籍自己壓抑許久的渴望……似乎人就是這樣,越是接近要得到的東西,那得到之前的忍耐就越是難熬。

這些天,每夜,小萍都會在夢中和丈夫相會,每到那最想要激情到來之時,她都會從夢中驚醒,隨後而來的就是漫漫的無眠……她不斷地安慰自己,快了,快了,他快回來了,他快回來了……那天,空中飄著雪花,一片片地,小萍想,那也許是上天給大地的禮物和愛意吧!當然,就在這時,她也被一個聲音從那想像中驚回到窗前。

「小萍,你的信。」那是村長的聲音。村長在阿林不在家的時候,不少照顧小萍,所以小萍對這個聲音是相當的熟悉。

小萍拿到了信,看了看封皮,是阿林的筆跡,她的心不由的加快的速度,是他要告訴我什麼時候回來嗎?他什麼時候到家?

村長說話了:「我到鎮裡,到郵局取東西,正好,郵局有你的信,他們剛要送過來,我就順便給你帶回來了。」小萍哪有心思聽村長說這些,她迫不急待地拆開了信,的確是她丈夫寫的。

可是,信中的消息卻讓她燥動的心如同在三九天潑下了一盆冰冷的水,再也熱不起來了……小萍的眼眶一下子就濕了,雖然她忍著,忍著,可還是讓經歷過風霜的村長給看出來了。

「怎麼了,小萍?是不是有什麼事?」他關切的問。

「沒,……沒什麼,阿林他說:「年不回來了,年底好掙錢,他掙完這段,再回來。」」「唉,這個阿林呀,怎麼說,大過年的,也該回家呀!」村長好意的說著,可是,因為小萍的傷心,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村長在說話時,眼中露出了一種興奮的光茫。

這些天的前熬似乎還是繼續下去,小萍歎了口氣,又看起她的雪花來。

村長是一個四十出頭的男人,他和阿林也能算是遠房的親戚,所以總是幫著小萍做一些一個女人不能做的事情。久而久之,看然小萍那青春洋溢的臉蛋,再看自己的糟糠之妻,心中怎麼也提不起精神。他覺得小萍真的是太吸引他了,他有時都快抑制不住自己去強暴小萍,可是他又不敢那麼做……小萍在煎熬,村長也在煎熬……今天,他看到小萍得知阿林不回來的反應,他知道,他的機會來了,是的,終於來了。一個女人,尤其是初嘗雲雨的女人,這麼長時間的忍耐,一定會很難的,他確信自己的判斷。回到家,他的腦中充滿的全是小萍的豐乳和翹臀,還有那苗條的纖腰……他等待著,等待著太陽的下山,這一天,他覺得分外的長,終於,天漸漸的暗下來了,可是由於有雪,還是顯得那麼的亮。

他終於等到了釧表的指針越過了十一點的位置,他悄悄的溜出了家門,往小萍家的方向走來。

這時的小萍,剛剛要入睡。可憐的她已被丈夫不回來的消息折磨了一天。晚上她覺得自己的需要還是那麼的強烈,不由得怨恨起阿林來。可是想著想著,就感到阿林的手像是在她的身上撫摸,啊,從脖子,到肩膀,給她一種酥酥癢癢的感覺。「阿林,摸我的乳房,你看看,是不是沒有你的耕種,她已經變得枯萎了?」。

她自己的手在自己的乳頭上撫弄著,捏掐著……手掌在不斷的下滑,滑過她光潔的小腹,到達了那一片黑黑密林的所在。她找到了那條肉縫,她們已經為阿林的手打開了道路,大大的分開在兩旁,露出了最能讓小萍銷魂的那顆豆豆。

「啊」,小萍又手指夾著她,上下的撫動,她知道她已經做好了準備,等待著阿林的進入。

可是,她需要阿林的進入,去開拓那封閉已久的道路,她把自己的手拿開了,淚流了下來,強忍著,閉上了眼睛。

就在她這半夢半醒之間,聽到有人在敲窗。

「當,當,當」可是沒有人說話。

又是一陣的輕輕的「當,當,當」,小萍起身,走下地來。她雖然年輕,可是已為人婦的她還是知道半夜敲窗會有什麼後果的。

「誰?」她問。

「我,村長。」「有什麼事呀,村長?」「你開門,有事。」「明天在說吧,太晚了。」小萍低聲的說著。

「你開門,是阿林的事。」小萍一聽是阿林的事,就急忙地打開了門。村長一看門開了,一下子就鑽進了小萍的屋內,並飛快地打門給關上了。小萍一驚,「村長,你有什麼事?明天在說吧!」她顫抖抖地說。可村長並沒有說話,一下子摟住了小萍,說:「你不想男人嗎?我來了,我來幫你。」小萍反抗著,可是她不敢大聲的叫,因為這時如果鄰居來了,她就是有口也說不清楚。她只是用力的推著村長,反抗著。可村長是什麼人,他是一個風月場上的老手,他抱住小萍後,一下子就攻佔了小萍的雙乳,小萍在自己自慰後,那雙乳還是傲然地挺立著,這一經村長的挑撥,更用力的站起來了。村長用力地吻著小萍的脖子並低聲地說:「我要幹你,讓你嘗嘗男人的滋味」,因為他知道,一般的女人在親吻和淫語下是會動情的。他的另一隻手,開始挪到小萍的嫩滑之地,手掌輕輕撫著她的陰門,忽而用手指分開那兩片大陰唇,忽而又把自已的中指夾在當中,讓那兩片大陰唇緊緊地蓋住自己的手指。本來就慾火未熄的小萍經村長這樣的挑逗,反抗漸漸的停止了,變成了一種騷動的扭曲。她的呼吸重了,她的思維漸漸地模糊,只知道,這是一個男人,村長那成熟的男人的味道,是吸引她最有效的春藥。

她開始發也了「嗯……啊……」的聲音,村長知道,小萍已經動情了,他自己渴求以久的事情終於要能實現了,他更加買力的挑起小萍的情慾。小萍的淫水已經不僅濕透了她的陰毛和村長的手掌,甚至連自己的大腿上都已經便布淫液……似乎,小萍把自己這一年來壓抑的慾望此刻藉著自己的水,表達出來。村長看到小萍已經閉上了眼睛享受這一切,她飛快而又嫻熟地脫去了小萍僅有的衣衫,小萍似主動的動著身軀,村長也不在猶豫,把小萍放倒在了床邊,自己的唇,貼在了小萍那已經如洪水氾濫的動人之處上……村長把他柔軟的舌頭貼在了小萍那早也氾濫洪水的私處上,其實也不用村長再做什麼溫柔的挑逗,小萍的汁液就已經加倍的、放肆的、盡情的流了出來……村長品嚐著這個飢渴以久的少婦的瓊漿,發也了啾啾的聲音,小萍早也被自己的慾望折磨得沒有了自己的神志,只知道那是個男人,是一個能給自己解脫的物件,她的腦中沒有了是非,沒有了條理,只是知道自己的慾火在不斷的高漲,自己的身體在不斷的飛翔……沒有了壓抑,沒有了世界,小萍不加控制的發出了久違的呻吟,「啊,嗯,……」伴隨著越來越重的喘息。

村長更不是等閒之人,他瞭解女人,雖然屋內光線暗淡,可是藉著窗外那白雪的晶瑩,還是可以看到小萍那毛髮之上閃著那誘人的光芒……這時的村長,不能讓小萍有恢復清醒的時機,他知道,要盡快的佔有這個少婦,一旦兩個人結合,那她想反抗也來不及了。於是,他飛快地把自己早已處於備戰狀態的傢伙放了出來,直挺挺,硬棒棒,他也不等小萍的幫助,對準她的門戶就進行攻擊……小萍的陰戶早已是淫汁滿佈,而且那守衛少婦貞潔的衛士早已經在迎接那神殿的新主人,雖然緊湊,但也不是不能進入……村長把自己的龜頭頂住小萍的入口,一下子,全根而入。小萍忽被這猛來的滿脹激醒了似的,可剛有動作,就被村長隨之而來的抽動帶來的酥爽淹沒了。

小萍不自主地抱住了村長的腰,自己的下身迎著村長的衝撞迎接著,似乎讓村長的每一下,都能頂到自己身體的最深處,她的呻吟變成了更大聲的叫床,村長把自己的舌頭交給小萍,於是在兩個人交媾的聲音之外,又有了唔唔的聲音……小萍也是忘情的品嚐著這個在自己嘴中的佳品,身體隨著一下下的衝擊,在奉獻著自己分泌的玉液的同時,也把自己的口水和村長的口水交織在了一起……已經沒有男人滋潤一年之久的小萍,下身的緊握程度自然可知。村長雖然在自己妻子那如高速公路寬敞的道路上能跑上個半小時,可是在這如處女的羊腸小道上,隨著摩擦溫度的提升,自己的感覺也是越來越強,忽然他感到自己的陽物似被小萍的身體燙了一下,裡面變得更加的溫暖和濕潤,小萍的陰道如同嬰兒的小嘴般,一勁的吸吮自己。

而這時的小萍,杏眼微閉,面似紅潮,早已無法言語,身如軟泥,嬌嫩無比,自己就再也無法忍住自己下體傳來的強烈刺激,把自己的種子全布向那等待著孕育生命的土地。小萍被這種熾熱有力的精液一燙,啊,又來了一次高潮……也許時間過得很快,在小萍身上休息的村長並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他只存在了交歡後的美妙之中,他終於征服了這個美艷的少婦,還在她的身體裡留下了自己的痕跡。他也知道了偷情竟是這般的神奇,而且,身下這個女人竟是這樣的尤物……小萍高潮過後,漸漸地恢復了自己的清醒。她感到很重,是一個人,不,是一個男人,雖然那腫大的東西已經變小,可是她還是能感覺到,他在自己的身體裡。小萍一下子惶恐地推開了那個還是她身上的人,眼淚流了下來……「啪」一個嘴巴讓還沉浸在美妙中的村長也清醒了過來。「你,你,你怎麼這麼……我怎麼向阿林交待?你……」小萍忽然失聲。

村長讓這忽來的一下子也打愣了,可畢竟村長是個經驗老道的人,他說道:

「事情已經發生了,小萍,我是忍不住,你實在是太漂亮了,所以……」「再說,你不說,我不說,誰又知道呢?更何況,你不也是體驗到了人生最美妙的?」小萍一手捂著自己的酥胸,一邊低著頭哭泣著。可是坐起來的身體,村長在她的兩腿之間,卻看到了,他那一股淡白的液體正從小萍的兩腿之間流了出來。

這一下子又刺激了村長,他的小弟弟一下子就又「怒髮衝冠」了,於是,不由分說,再次把小萍按到了床上。

已經頗為熟悉,小萍的身體自然也接納了這個剛剛佔有她的人。小萍沒有了上次的激情,眼角流著淚,反正已經發生了,一次和兩次又有什麼區別呢?

村長卻是十分清楚,這次如果能讓小萍再次屈服於自己的陽物之下,那他就有這個把握讓這個嬌美的少婦成為自己的情人……他用盡自己的本領,讓這個為人婦不久的女人盡可能的體驗到做為女人的快樂。九淺一深,還是左衝右撞,或是上頂下搗,各種辦法,只為能讓這個他剛剛征服的女人再次被征服。

雖然頭腦中充滿了對丈夫的愧疚,但身體在另一個男人的撫弄下,卻是不可能沒有反應的。漸漸地,淚水流盡了,咬緊的嘴唇中發出了唔唔的聲音,本來就充滿汁液的陰道變得更加潤滑,本來僵硬的身體開始扭動……由於剛剛發射了許多的子孫,村長這次變得更加威猛,也由於被這連續的抽插,小萍的陰道也放鬆了她對村長長槍的夾逼,小萍在村長的連續的變化攻擊下,高潮不斷,嬌聲連連,可是村長仍然威風依舊。

「哥哥,你饒了我吧,我要被你幹壞了……哦……」「小萍呀,你看,我的棒子還是那麼硬,要不你用嘴給我吸出來,我就放過你……」本來村長只是隨便地說說,他在心裡也沒有想小萍有可能會給他用嘴,但是陽物進出小萍身體的速度卻是加快了。

「啊,我用嘴,你不要再幹我了,啊,我那快被你幹壞了,我用嘴……」村長一聽,這到是個意外的收穫,因為自己的婆娘嫌髒,從不用嘴,這次沒想到……村長立刻把自己蘸滿了淫水的陰莖送到了小萍的嘴旁,雖然不想,可是小萍還是把他含入了口中。村長自然是欣喜萬分,活了這麼長時間,只用他插入女人,可是就是沒有人那吃香蕉般吃過,還是年輕的女人開放呀,他不由得想回到年輕,再重活一回。

小萍雖然含的不太好,可是和丈夫卻是做過,因為真的怕被村長插壞,對丈夫無法交待,所以含的到也是認真。她也不能想到村長的陽物上的氣味和那全是自己淫水的不潔。

村長看到小萍把自己的陰莖吸到了嘴裡,那種感覺真是女人的肉洞中所無法比擬的,不由得往前頂,小萍一下子被頂的有種想吐的感覺,可是嘴中卻被村長的肉棒佔滿,於是只能用自己的嬌手套住村長的陰莖根部。

隨著一下下的吸吮,小萍的小手不時的碰到村長的兩個蛋蛋,村長在也忍不住了,一下子把他的精液全部灌進了小萍的嘴裡。小萍想吐,可是村長的陰莖卻死死堵住了她的嘴,來不及太多想,那一股股的精液,就只能咽進入自己的肚中。

小萍完成了這次的任務。村長畢竟年齡也大了,雖然看著小萍那年輕嬌美的身體有著無窮的慾望,可經過了兩次的春宵,也已經是力不從心了。他讓小萍早些休息,自己就溜回家了。

完事後的小萍,放聲的大哭起來。雖然想丈夫的溫存,可怎麼也不是和另一個男人的交歡呀!雖然自己慾火難平,可自己怎麼也不是一個蕩婦呀!可現在,她怎麼對得起自己的丈夫呢?

太陽出來了,可是淚濕的枕頭卻沒有被這早起的太陽曬乾。

經過這件事情,小萍盡量的躲著村長。她怕見到村長,怕他又索要自己的身體,怕再次對不起自己的阿林,怕自己的身體再次背叛自己的思想……可是嘗過少婦鮮美的村長怎麼可能放過這個到手的少婦呢!

終於,再一次,小萍被村長堵在了家裡,又一次獻出了自己的身體和高潮後的無數汁液。幾次之後,小萍變得開放了,「反正已經幹了,一次,兩次和幾次會有什麼區別?誰讓阿林不回家,讓我這樣的難過?也不能怪我,再說……每一次村長都能給她欲仙欲死的感覺,讓她像神仙般的感覺……」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了,年也過去了。轉眼間,離阿林來信又有一個月了。這天,忽然阿林回來了。

世間沒有不透風的牆。雖然村長在阿林回來後克制了自己,沒有再去找小萍偷歡,可是村中的風言風語還是傳到了剛剛回家的阿林的耳中。

阿林火冒三丈,立刻質問小萍。

「村中的人說,你和村長有不正常的勾當,有沒有這回事?怎麼村裡的人都傳?」阿林紅著眼睛問道。

「沒,沒有,你不要聽他們瞎說……」可是小萍回答的並沒有太大的底氣。

「真的沒有?」阿林堅持的問著。

「沒有,真的沒有,你不要聽他們瞎說,你怎麼不相信你媳婦呢?」眼看,小萍的杏眼微紅,珍珠欲滴。

「沒有就好,只是他們都這麼說,我才問問,你,你別生氣!」阿林十分寵愛小萍,一看小萍一付要哭的樣子,什麼也都問不下去了。

太陽落山了。當然小萍的身體又回到了丈夫的身下。

一番雲雨後,阿林又說:「雖然都是村裡的人總說呀說的,我才問你的。實際,就算是真在那麼回事,只要你告訴我實情,我也會原諒你的!畢竟,也怪我,讓你自己在家,太孤單你了!」小萍聽著聽著,眼睛紅了。丈夫的這席話,讓她更覺得對不起自己的丈夫。

「你真的能不在乎?我才不信呢?」小萍似撒嬌的試探著說。

「只要你告訴我實話,我真的不生氣。」阿林認真地說。

「什麼實情呀,我說的就是實情……」說著,就主動的翻到阿林身上,主動的用嘴把剛剛勞動完的阿林的陰莖含住,吸吮套弄起來。

其實阿林也是半信半疑,看到家中的美妻,他不相信村中人說的,可是村裡人說的有板有眼,又不像假的……阿林的威風也不弱於村長,小萍在阿林的猛烈進攻下,很快也「繳液投降」了。可阿林卻沒有半點的射精的意思,繼續狠幹著小萍。小萍被阿林的進進出出弄得高潮連連,淫水沽沽。阿林這時紅著臉,喘著粗氣,壓在小萍的身上,上下起伏著屁股問:「你有什麼和村長私通?說,不然我幹死你的小淫婦!」小萍早就被幹得是神志迷糊,嗚咽著說:「好老公,你饒了我吧!」「說,你個小淫婦,你的洞洞讓沒讓別人進來解癢?」阿林似說粗話地,似說在挑逗小萍地說著。

「幹了,老公,我全招了,你饒了我吧!」小萍迷亂的答著。

一下子,阿林停了下來,問:「你說什麼?」這時小萍一下子也好像是明白了說錯了話,一下子坐起來連忙說:「那是我亂說的,亂說的……」可是,她卻不敢正視阿林的眼睛,如同一個犯了錯的孩子,低著頭。

阿林雙手輕輕的捧起小萍的面龐,用溫柔的目光注視著她,這時小萍膽怯地看到了阿林那一雙溫柔體貼的眼睛,一下子哭了出來。

「老公,我對不起你,我……我……」小萍再也無法壓制住自己,帶著哭腔地說著。

「我說過了,我會原諒你的,只要你告訴我實情,我是愛你的,小萍。」阿林依然用溫柔的聲音對小萍充滿無限愛意地說著。

「我,我……」小萍困窘的不知道如何說起。

阿林輕輕地把小萍攬入懷中,讓她在自己的懷中躺下,說:「小萍,我會原諒你的,我也是愛你的,你是知道的……」阿林在小萍耳邊私語著,他用他的舌頭輕輕的掃著小萍的額頭和面龐。

「嗯……」小萍似下了很大的決心,點了點頭。

她把自己和村長的事情大概的說出來,不過那些村長曾給過她的美妙時間,在她的述說中輕輕地帶過了。

「就這些,我都對你說了,阿林。是我對不起你,如果你不要我了,我也不會怨你,可是我真的是愛你的……」說完,小萍再也無法說下去一個字,聲音被哭泣的嗚咽全部塞住了。

「我說過了,只要你告訴我,我不會怪你的。是我讓你太孤單了……是我不好,小萍。」阿林也認真地說著。

「你真的原諒我?阿林」「是的,我說過了,我真的原諒你,因為我愛你,小萍。」小萍一下子把阿林緊緊的抱住,嗚咽著說:「我對不起你,阿林,我以後再也不了,謝謝你原諒了,阿林……」「那你和村長那個的時候,你爽不爽呀?!」阿林故意地轉變了一個話題。

小萍一聽這個,一下子怕的一抖,可是當她看到阿林那似頑皮似挑逗的眼神時,她明白了,就說:「是呀,比你歷害哦!」說完便把頭紮到了阿林的懷裡。

「真的,我不信。」說著,就用手揉起小萍的乳房來,一點點的,他感覺到小萍的乳頭又挺立了起來。「他有沒有親這個呀?」說著,阿林一下子捏住了小萍的乳頭,小萍啊的一下子,就嬌羞地說:「有呀,不過不像你,這麼粗魯,他愛人家呢!」小萍也故意地說著能挑起阿林慾火的言詞。阿林一下子,就把小萍的乳房含進了嘴裡。

「啊,好老公,你弄得比他好多了,人家好舒服!」小萍閉上了眼睛,享受著丈夫帶給她愉樂。

阿林把他的手滑向了小萍的濕潤之地,用手指撫摸著小萍的陰唇,挑拔著那顆已經敖然挺立的快樂之峰。小萍這時更是語不成聲:「啊,啊,老公,你弄得我好癢,癢……」阿林這時把他的頭從小萍的雙峰這上抬起,問道:「他有沒有這麼弄呀?」「有呀,他還親我的那裡了呢!」小萍閉著眼睛亂答著。

阿林和小萍雖然結婚這麼長時間,阿林也讓小萍含過他的陰莖,可是給小萍卻是從沒有做過。這時,阿林下了決心,一下子把他的頭埋在了小萍的雙腿之間,用舌頭代替了自己的手指,舔起小萍的羞處。這給了小萍更大的刺激,小萍的體液加倍的流出來,流到了阿林的口中。阿林品嚐了品嚐,雖有些騷味,但也不是不能忍受。

忽然,小萍全身一顫,從她的陰道中噴也了一股白水,隨著一聲嗯的長息,小萍的身體軟了下來。這時阿林看到,小萍高潮了,就把自己的堅硬的陽具送到了小萍的嘴邊,小萍幾乎是同時就給你含了進去……在這同時,阿林用手還是挑、撫、揉、彈著小萍的敏感之處。

這時,在陰莖和小萍和嘴邊發出了:「好老公,我好癢,你快點幹我吧,我受不了了……」「小騷貨,我這就幹死你」阿林把自己的陰莖從小萍的嘴中抽了出來,對準一下子就塞入了小萍的陰道之中。

小萍的那種癢立即被這種滿脹的感覺代替了。她的呻吟更加的買力,似乎是在討好阿林一樣。

阿林在小萍的身上發射了。這次**讓你疲憊,小萍也讓他幹在了昏迷,就這樣,壓在了小萍的身上,甚至陰莖還插在小萍的身體裡,就睡去了。

果然,阿林並沒有深究小萍的背叛,依然是那麼的寵她,愛她。小萍被丈夫的寬容感動得更深了,更覺對不起自己的丈夫。看到村長她就會生氣,讓她覺得只是自己的丈夫吃了虧。對村長的再一次求愛,就只留下橫眉冷對了。可是就如嘗過鮮的人,讓他忘記這種愉情的美妙,讓他把自己的熱情在轉回到自己那已老肉橫生的老婆身上,對於村長也的確是太殘忍了。

於是就在一個下午,村長藉著阿林沒有在家的短暫空檔,又溜進了小萍的家中。

「你又來幹什麼?快給我滾!」小萍沒有好氣的對這個奪去她為人妻貞潔的男人怒氣沖沖地說。

「別呀,小萍,別丈夫回來就忘了相好的呀!」村長訕笑著說。

可是無論怎麼說,這次小萍都要守住自己對丈夫的誓言。村長被小萍的轉變弄得十分氣惱,想這個騷貨,幹都幹了,還裝什麼貞潔處女?在慾火的煎熬下,看到小萍家中無人,村長再一次撲向了小萍……這次小萍又被幹得是神志不清,高潮連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