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上好友的馬子

成人文學
2013/ 09/ 24
我打開小芳的大腿,進入眼簾的是她濕透的蜜穴,我輕輕親吻著它,舌頭不斷刺激著陰蒂,讓她達到陣陣高潮與興奮,手指劃過她的陰蒂來到了蜜穴,配合著舌頭親舔,嘴唇的吸吮,時而重時而輕的速度,再次刺激她的敏感神經,她的嬌喘呻吟促時我的雞巴硬了不少。

我脫下褲子,將充血的硬雞巴對準她的口,當成是蜜穴給插了進去,被口包住在雞巴振奮不已,小芳用舌輕刷我的龜頭,津津有味的吃到根部,又從根部吸回來龜頭,一次又一次…。

輾轉間我漸漸醒了過來,靠~~我又射了,射!是好聽的說法,事實上是……,都那麼大了還……唉!已經忘了這是第幾次夢到小芳在幫我口交,自從分隔兩地,我來北部唸書後,已經兩個多月沒有碰女人了,清淨得像和尚一樣,在這樣下去怎還得了,該想想辦法來去解一解。

我是小傑,目前就讀北部大學是大一新生,我們那個系沒有女生,清一色都是男生,而我又不搞同性戀,所以…想交女朋友,只能透過聯誼的方式,恰巧的是這次負責聯誼的主持人剛好輪到我,這下糗了我要去哪找女孩子啊!

當我正煩惱的時候,我的好朋友阿偉替我解決了這個問題,他的馬子剛好是別的系的人,雖然是同一間學校,但是我們學校很大,系所又多,如果可以就先認識一下自己人,你說是不是?

阿偉馬子那個系都是女生居多,男生是少的可憐,事情地點決定之後就在這個星期天要正式舉行囉!

就在聯誼的前一天,阿偉因為臨時有事要回去台中不能去,故他請他的馬子幫忙我,阿偉的馬子叫小敏,她的個頭比較小,158的身高,48公斤,34B的好身材,長的又還不賴,只能說阿偉真是撿到寶了。

星期天終於到來了,零零總總也來了十幾個男生和女生,不過好險阿偉沒有來,不然就有人要落單囉!

聯誼方式採用抽鑰匙決定,有玩過的人一定對此不陌生,對像由女生來抽,在一陣吵鬧喧嘩之後,也算是分配好了,抽到我的鑰匙的人剛好就是阿偉的馬子,還真算是幸運,這是上天安排的吧!

目的地是淡水,決定之後全體就出發了。我看有些人騎得很快,大概是很滿意吧!但比較倒楣的抽到簽王,我看他是一臉苦樣愛載不載的,而我呢?如果沒有認真去想事實上我運氣算不錯。

剛開始我跟小敏還不怎熟,所以她都抓著後面的橫桿,沿路上不斷交談聊天越來越進入狀況,也越來越好之後,她已經忘了要將手放在後面,改貼住我的腰,我要感謝設計機車的人,將後座設計有點斜坡的感覺,只要我煞車急一點,小敏就會往前滑,用她的曲線緊緊貼在我的背,可能是很久都停雞了,我發現我的下面起了反應,只要她不經意的動作都會讓我有另外不同感覺。

正當我享受那種感覺時,天公不作媒下起了陣雨,這場無預警的陣雨下的我們全身濕,看來淡水是去不成了,正當我在煩惱的時候,小敏對著我說「來我家吧!看樣子哪也不能去了,我租的地方剛好在附近。」也許是我是阿偉的朋友,所以她不避嫌的這樣說。

「也好,不然也不知道這場雨要下多久,氣象局明明說今天會去晴天的啊!怪了。」我附和著小敏說的話,嘰嘰咕咕又多說了幾句。

果真真的很近,是上天故意安排還是就是那麼恰巧,隔兩條馬路轉個彎就是小敏的租屋處,雨還是不停的下,沒有停下來的趨勢,我停好了機車,跟著小敏走進了她的小套房。

哇……女生的房間果然都很乾淨呢!雖然只有十坪大,東西整理的井然有序,正當我還在觀察的時候,小敏開口問我「你要先洗嗎?我這裡有一些阿偉的衣服可以先給你換,不然會感冒。」

看著小敏那麼貼心我真的開始羨慕阿偉的好運,我笑了笑說「你先洗吧!我要聯絡看看其他人在哪裡,去洗吧!」

「好吧!那我先去洗囉!」

看著小敏被雨水濕透的明顯身軀,我又起了反應,我快速轉過身假裝要打電話給其他人,卻又發現窗外掛著女性貼身內衣物,這樣更可以讓我確定小敏的好身材,我心想「有那麼好的馬子,阿偉一定夜夜春宵,喔~~我也好想要幹炮。」

浴室的門被硬聲聲關上,我聽著嘩啦拉的水聲,我在想她正沖洗著她曼妙的身軀吧!讓我…讓我來幫你洗吧!好想好想這樣衝進去對她說,但是他是我好朋友的馬子,我怎能這樣,不行不行!我猶豫了。

正當我猶豫時,我發現曬在外面的內衣褲,我走了過去將她的內褲取下來,搓揉了幾下聞了聞,是衣物柔軟精的味道,回頭聽著水聲還是嘩啦拉的,想她應該沒那麼早出來,女生洗澡大多都會慢一點吧!

我掏出充血硬雞巴,將內褲放在雞巴上,上下套弄,我要快一點不然她要是突然出來這就糗了,正當我用到一半時,水聲停了下來,我趕緊整理好,內褲順手收在褲子口袋裡頭,假裝坐在地板上等她出來。

浴室的門被開啟,先冒出來的是熱呼呼的熱煙,隨後踏出的是小敏,她的頭上包了一條毛巾,大概是洗了頭髮吧!看著她身穿粉紅睡衣,真令人有遐想空間,她坐在床邊側著頭輕輕擦揉著頭髮,我都看到快忘我了。

「阿傑,換你去洗了,你那些同學都聯絡了嗎?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去躲雨。」

看著小敏邊擦頭髮邊說,不知道她是對我太放心,還是怎樣………也許大概是因為我是阿偉的朋友吧!

「有啦!就…很剛好講到我的手機沒電,他們現在都在躲雨,那我先去洗囉!」

我拿著阿偉的衣服走入浴室將門輕關上,轉開蓮蓬頭讓水嘩啦拉的響著,取出被我收在口袋的內褲繼續剛剛為完成的事,直到精液射在她的內褲上,我藏在她要洗的衣服籃內,隨後清洗了身體套了衣服就出來。

看著小敏正忙著解開她打結的頭髮,大概也沒聽到我走出來的聲音吧!我走了過去接手她的吹風機和梳子,細細幫她將頭髮吹好,只要是女人應該都愛這一套吧!

小敏背對著我說「謝謝你呢!當你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

「嗯!怎說,只因為我會幫女孩子吹頭髮嗎?」我笑笑的回應。

「嗯!像阿偉他就不曾幫我梳過頭髮,你…你有女朋友吧?!」

「你這樣問是肯定句還是疑問句?」我笑笑不在乎的問。

「就…問問看啊?有沒有嘛?」

其實我也不知道要說有好還是沒有好,先騙騙她好了,我開手問她「那…你是希望我有?還是希望我沒有?」

小敏轉過頭來看我說「我怎會知道,我又不是你,其實你長的還不錯啊!瞧!一表斯文的模樣。」

我挑挑了眉說「喔!看你一副說話經驗老練,你交過不少男朋友喔!阿偉是你第幾個啊?」

「怎樣?你想挖我的隱私唷!那好啊!要挖大家一起挖,你又交過幾個女朋友?」

小敏不認輸的反問我,我還以為她是很文靜的女孩,沒想到話匣子一開不得了,咄咄逼人的咧!

我心想「靠!我不能說我認真的只交過1個吧!這樣未免太丟人了。」

「這…這…我是很清純的,當然交不了幾個,哪像你性經驗豐富,瞧你那模樣好像要把我扒來吃一樣。」我小有嫌棄的對她說。

「你…該不會是處男吧?」小敏裝得一副吃驚的樣子看著我。

「怎?想採我燉補啊,別說的你好像一副老練的樣子,可以嗎?怎說我也是個男人。」看她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想必要給她吃一點苦頭,好讓她相信女人不要跟男人比氣魄。

「我又沒說你不是男人,幹嘛!難不成你真的不行,變六點半嗎?」

小敏故意用手捲了卷頭髮不以為然的說。

我平時沒啥脾氣,最氣就是這樣女生,一副自己以為了不起,大爛女,我要是不幹你,就太對不起我的小弟弟。

我故意走過去她身邊坐了下來,用手環住她的腰,頭埋進她的髮絲裡邪邪的對她說「我行不行,你要不要驗驗看啊?反正阿偉也不在不是嗎?」

小敏故意用充滿挑逗的語氣對我說「你敢嗎?不怕…對不起阿偉嗎?」

我暗暗的笑著,手也沒閒著的鑽進她的睡衣裡愛撫她的背,我發現她竟然沒穿內衣,她果然在釣我,我想也不想的對她說「笑話!如果…如果你嘗到了它,我保證…保證你一定會忘記誰是阿偉的。」

我沒有給她再回話的機會,硬聲聲的吻住那得理不饒人得嘴,手握住那豐滿的奶,還真是有料;我壓著她往床上躺去,手徘徊在上半身跟下半身游移,我知道她昏頭了,她不斷回應的回吻著我,兩舌不段在空中相交相互爭鋒,我知道我不能輸,一旦輸了連面子都會輸掉。

我利用腳的優勢頂開她的雙腳,手也往下愛撫到了她的小穴,逗弄的她的陰蒂,是濕的!而且很濕,天生尤物,她開始感到不安、緊張、害怕,她扭動著她的身軀,嘴裡也發出些不要的抗議聲,我故意忽略她的抗議,因為火是她點的,現在我就想要她來幫我滅火,而且我要讓她知道女人就應該乖一點,要是太犯賤,被幹是應該的。

我跟阿偉認識兩個多月,他是我到這學校第一個認識的朋友,而早在上兩個禮拜我就見過他馬子了,她的迷人早就在我心裡發癢,有人說「朋友妻,不能戲。」,但是「偶而幹,沒關係。」,既然有機會可以幹她,我就不應該放過才對。

我拉開褲子,讓已發脹的雞巴出來透氣,一方面讓她知道我的雞巴可不小於阿偉,另一方面告訴她我已經可以隨時上陣幹她發春了~~~。

我輕聲叫她「小敏,你濕囉~~~你是想要的吧!」

小敏恍神的回我「不………別…忘了…我是…我是阿偉的……阿偉的女朋友,你敢……啊…………啊…………」

我用充血硬雞巴磨蹭著她的小穴頂了頂她的陰蒂,讓她連話都說不清楚。

「想要就說想要,還是………你希望阿偉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嗯………你說啊!」

我頂了頂她的小穴,用手摳著她的穴,摸著自己的雞巴,將沾濕她淫水的手指在她的蜜穴裡來回穿梭。

「哈…………啊…………啊…………傑…………傑……………」她忘情喊叫我的名字,早在手指放在她蜜穴裡時,我就知道她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在手指被那肉壁緊緊吸附的感覺還是太過於美好。

我決定不等她開口求饒,因為我想先釋放一下我那悶了兩個多月的硬雞巴,我抬高她的雙腳狠狠撞了進去,連續抽動數十下,聽著她的呻吟和淫叫聲,那聲響叫的我心花怒放,我越動越快,每一下都幹進她的最深處,淫水夾雜著我的動作,睪丸用力拍打的聲音,每一次都讓我好不暢快。

我知道只要是男人都有比較的心態,我當然也不例外,我想阿偉的動作應該不慢,小敏應該也嘗過阿偉的雞巴吧!

我故意放慢速度讓自己的雞巴緩和一下,不然持續這樣下去我一定很快就繳械了,我讓自己的下體輕壓在小敏的雙腿間,改用旋轉的方式輕頂問著她「敏,我跟阿偉的雞巴那個大?」

我等了幾秒發現她不回答我的問題,我小生氣的再用力幹了她幾十下,不停的要她說「說啊…說啊…不說…我就幹到你說為止……………。」

她經不起這樣的折磨,在喊叫聲我聽見了答案「啊……………啊…………你的……………你的…………………好大…………好大………………嗚……………會壞…………會壞……………。」

我洋洋得意的加重力道幹,每一下都感覺有暖流流過我的雞巴,她高潮了,淫水濕透了床巾,我拉過她的右腳改由側邊夾幹,突然間我聽見輕快的手機鈴聲,我倆都嚇到靜止不動,我拿了在床邊在響的手機,是他…………阿偉。

我心想不會那麼慘吧!別告訴我他現在在門口,我拿給了小敏,只見小敏喘了口大氣鎮定的接起手機,手機裡的內容依稀可以聽見只是關心,他人還是在台中的家,我輕輕慢速度的再次進行底下的任務,小敏臉紅的用眼神意識我不要這樣,看得出來她還是想要的,因為她忍得很辛苦。

我加快速度但盡量不要撞出聲,畢竟我正幹著好朋友的馬子,而她卻在跟我好朋友通電話,看她咬著手指盡量不要叫出聲,臉部的表情精彩的很,只見電話那頭的阿偉還滔滔不絕的講,只能說他再不掛電話,有個人可能會受不了叫出聲,而那個人正是他最可愛的馬子。

小敏三三兩兩的推拖手機費貴等回來再說就掛斷電話並且直接關機,看她多猴急,呵…………………。

「怎樣…做壞事怕被抓包啊…?」我喘氣的問著她。

「啊…………啊…………喔喔…………嗯………嗯………啊……啊………好爽…………好爽…………」

小敏瞇著眼呻吟著這一切的美好,我不多說變換了動作改由後面幹進,快速的抽插幹著,直到要射時。

「敏…………敏……啊…………我要射了………要射了……啊…………」小敏跟我同時發出喊叫聲,隨即我射了,她也高潮了,我將濃濃的精液毫不保留的射進了她的子宮裡。

看她趕緊爬了起來,拍打了我說「這樣我會懷孕的。」

我笑笑的對她說「呵~~~有關係嗎?如果真的有了,你不會賴給阿偉,讓他做現成的老爸。」

我抱著小敏親吻了她的眉間、臉頰跟小嘴,再次壓她在床,因為一次是滿足不了我的。

我不知道何時雨停,我只知道從小敏家出來已經是傍晚的時候了,而我那些同學我也不知道他們最後去了哪裡,我牽出機車騎著回宿舍,我跟小敏約定好了,這段戀情將會偷偷持續下去,呵~~~~~~~~~~。

覺得好的請按一下上方的●:s_12:●,你的支持就是我發貼的動力

搞上阿偉的馬子之車震

有句話說的好『人是一種會食髓知味的動物。』而我也不例外,自從跟小敏發生過關係之後,陸陸續續也約過在外面發生關係,也曾跟阿偉他們一起出去背著他大搞,那種偷情的快感,真的是異常的刺激,我開始喜歡上那樣的感覺。

「啊……………啊…………啊…………不要停…………啊…………啊……………好爽………………好爽………快………快………快點…………再快…………啊………」

隨著床板的聲音陣陣作響持續晃動,想必大家一定知道我們在幹什麼事了,還有什麼事會比這檔是來的更好,舒欲之所以暢快全是因為有好的女人、好的名器,可以容納包裹住我那硬長的雞巴,溫熱的汁液伴隨著雞巴擺動,充斥在空間的淫氣十足,濃度可是百分百。

「我要射了………要射了…………射了………啊………」

「啊…………………」

同一時間我們又一同達到高潮,這次是第二回合了,同樣的我又將精液射入她的體內,她從不曾要求我帶套,每一次的射精也都讓我射入她的體內,我曾有過問她是否也答應阿偉沒帶套,她媚著對我笑說只有通許我,因為…………我是特別的。

我們在浴室一起沖了澡又幹過一次,換好了衣服準備要去赴約了,沒錯!今天是阿偉的生日,大家約好要一起去KTV幫他慶生,而我跟老爸事先預借了他放在台北的車子,在哪之前也跟阿偉說好順路來載小敏,當然我並沒有告訴他,我會提前過來跟她的馬子幹幾回合再去。

小敏跟阿偉沒有住在一起,因為小敏顧慮到我的關係,推掉了阿偉想住在一起的要求,這樣也挺好的,因為偷騎別人的女人原來會是那麼快樂。

我開著車載著小敏很快的就到了約定好的KTV地址,我倆故意一前一後走避人耳目,進入包廂的同時也是晚上11點多了,我住的宿舍也已經到了最後通牒時間無法再進去了,今夜我早已經計劃好要去哪過夜,當然不會是KTV.

著急的阿偉拉我到旁邊問「怎會那麼久?你不是9點就出門了嗎?」

「喔~!女孩子總是要梳妝整理一下,何況台北那麼多車總是會塞車吧!幹嘛?怕我抓她去賣唷!」我不在意的隨意四兩撥千金笑笑安撫著他,「沒事啦!怕啥?現在人不就來了。」

隨後我大聲向其他人打聲招呼,就選坐在離他們最遠的位子跟其他人聊天、喝酒、唱歌,當然不時偷偷瞄過去跟她打個電波,故意選情歌自娛唱到,引來他人的同情,熟不知我早已暗中有打炮的對象了。

慶生會持續進行到半夜兩點鐘,這期間陸陸續續有人離開剩下的也三三兩兩,最後大家協議解散,阿偉再三叮嚀屬咐我要安全載他女友回家,接著就騎車去投宿他表姊家了。

進到我車子裡,當然就是我的時間到了,怎可能讓到手的肥羊飛走呢?雖然我跟小敏不是第一次在外面做,但計劃的車震可是第一次。

我將車開往陽明山的停車場,要進停車場的遠處要適時的把車燈關小,因為其實在最遠的停車場邊有好幾台在晃動,不用我解釋他們在幹什麼吧!

我找一個離出口遠又離那些車遠一點的好位子,就停好車、關上車燈,讓車子持續發動,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車子的安全鎖是必要再次確認,手機當然關成無聲,我可不想在做到激情處阿偉打電話來跟我要馬子!

萬事皆俱全時,好戲要上檔了,老爸的車是小型款的休旅,我將後座座椅平躺,雖然再怎用都沒有床直接的舒服,但是在外不用講究到那麼好啦!

在擋風玻璃用好遮陽板後,我們越過前座來到後座,我輕吻著小敏隨手將她的裙子撩起,方便讓手伸入愛撫她的敏感處,我不打算脫衣服,所以在要出門前我就告訴小敏我的計劃並且要求她穿短裙,短裙裡的丁字褲濕透了,她說在KTV時,阿偉已經將她摸濕了,她現在只想要我的雞巴來滿足它,她打開我的褲拉鏈將雞巴拉出搓揉,讓它變熱、變硬、變大,我嫉妒阿偉先摸濕她,手指先進入她的穴內搞了又搞,刺激她的G點讓她變敏感、變瘋狂。

她『喔喔~~~~』的淫叫,刺激的我想要,我輕咬了她的乳頭,手用力的撞著她的蜜穴,已經放入第三根了,熱呼呼的蜜汁並沒有停止流動,它沾染了我的手,讓我在溫熱的穴中更輕易的抽動,小敏拉開了我的手,爬到我的身上,扶著我的雞巴對準她的穴,就這樣坐下去擺動,我看著她的雙手緊拉著兩邊橫桿,隨著音樂節奏上下擺動,只要小敏坐了下來我就會用力給她頂上去,不過這樣做久了也會累,我從椅子爬了上來,讓小敏的背靠在前椅背上,拉開她的大腿夾緊我的腰,上下搖晃,可以感覺到整部車子都在因此在晃動。

「喔………喔…………喔……………好舒服…………喔……別停……………傑…傑…你好強…………好爽………幹………的………爽死了…………我好爽………好爽…………大力點……………幹………我…………喔…………喔…………」小敏瘋狂著喊的,她真是越來越騷了。

「會………我會幹死你這小婊子,你在KTV跟阿偉幹過了嗎?幹過了沒?說啊……」死婊子雖然說我才是第三者,不過我還是會忌妒阿偉擁有這女人的美好。

「嗯…………嗯…………啊…………啊…………別問……別問………啊…………不行了………啊………………」

小敏高潮了,在經過我的快速洗禮之後她高潮了,但是我並沒有想要這樣放過她,因為我還沒射,我讓她貼著我的身體,讓她的小穴靠著我的雞巴,我重重的一下又一下頂著,在她的耳後廝磨吹著氣問她「敏……你跟阿偉在那邊幹過了吧!是不是…?嗯……說啊……誰現在在你的穴內幹你……誰比較大…………說啊…………」我淫淫的脅迫她,試圖逼問她誰的好。

她嬌喘的回應我「呼…………呼…………誰………在我體內………誰就大啊…………啊………啊…………」

似乎這個答案並不是我想要的,也無法滿足我,我再次抽插的她的穴,由於她已高潮過一次,穴內是特別的濕熱,包裹的我的雞巴更是緊濕,有種想射的感覺,我快速抽出來冷卻一下,用雞巴輕拍她的陰蒂,再插回去,一幹再幹,不停的奮力幹著她哭天喊地。

「傑………傑…………慢一點………慢一點…………會壞掉………會壞掉………啊…………啊…………好爽………好爽…………嗯………嗯………」

她的呻吟促進我的快速,「要射了………要射了…………啊………啊…………」我奮力最後一擊將我的子子孫孫射入她的子宮裡面讓她孕育。

音樂聲還在播放並沒有因為我們的行徑而停止,車內充滿著我們的體液味,我並沒有想要抽出來的感覺,我們相互擁抱對方也讓下體緊緊依靠瞭解它們的美好。

「在KTV廁所那麼久,不要告訴我,你只是幫他口交。」我還是問的同樣的問題逼著她對我說。

「怎可能,我一進去他就掏出來幹人家了,哪還有機會在那邊口交。」她在講到幹的時候,我有感覺到她對著我的雞巴小用力了壓了壓。

「不過……怎說都沒有你強啦!你不就只是想聽到這句話嗎?」她俏皮的對我眨眨眼,她的穴又開始在收縮的感覺,微軟的雞巴又被她的穴賦予了生命,硬了起來。

「是這樣嗎?那你幹嘛故意在廁所叫那麼大聲,好像你被他幹的很爽一樣。」

「我是叫給你聽的,叫給你的大雞巴聽,好讓你現在幹我幹的起勁一點。」

我將她轉過身用背對著我讓我幹著她,不時還壓她過來讓我輕吻她的嘴,我想要來一個更刺激的,我透過貼黑的窗戶,確定四下無人,我開啟了車門推了出去讓冷風迅速吹入,小敏嚇了一大跳,趕緊抱住自己的身體,一直說不要,我不打算聽她的話,因為………我要懲罰她,這小婊子。

我緊緊扣住她扭動的身軀抱了她走出車外,凌晨三四點在山上還真的是小冷,我讓小敏頭朝車內,雪白屁股面對著我把玩,我用雞巴拍打著她的屁股隨後幹進穴裡,要求她叫「叫啊………你不是愛叫………叫到老子爽就讓你進去……快叫…………」

「傑…傑……不要這樣………不………啊…………啊…………進來…………幹…………會冷…………」小敏搖著頭說著不要,卻又受不了這樣的刺激。

我抬起頭看著遠方幾部車子晃動的厲害,想必也幹的很起勁吧!我一手握著她的腰,一手扶著車窗上邊,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感覺,我越來越興奮,越幹越起勁,體內的邪惡基因好像發起湧現的感覺,我停下來將雞巴抽出來,拉著小敏到後車廂,讓她貼著後車廂打開她的腿又幹進去,她用手揮打著我好像控訴我在強暴她一樣,我強吻開她的嘴用力壓制她,畢竟如果太大聲引來他人注意就不好,要是純欣賞我是不會反對,嘿……………。

畢竟凌晨的陽明山上起大霧,就算開了車燈還不見得看的到前方。

我低聲對著她吼著「你想引來注意嗎?不想就給我乖一點,我就不信你這小騷貨會對現在這種狀況沒感覺,怎樣很爽吧!」

我用雞巴頂著小敏最深處,畫圓圈的磨著,其實在外面幹得很刺激,但還滿冷的。

「不要………不要…………不要在這………會被………看到………」小敏一直想阻止我的動作,可惜最後還是被我壓制住了,就這樣………幹了五分鐘後我繳械了。

雞巴在從她的蜜穴抽出來的一瞬間,淫水混合著精液也一同流出,我牽著她回到車上相互清理了一下,從車玻璃看出去隱約中有台黑色轎車從我的車後方迅速經過,原來他們也已經完事了。

現在的這個時候已經是早上四點多了,整理完後,我開著車送小敏回去,順便在她那邊陪睡,直到下午兩點多才離去。

經過車震的事情也有過一陣子,對小敏的感覺也漸漸沒有之前那麼深,淡了吧!每當在校遇上阿偉時,心裡總會升起一股罪惡感,但當雞巴靠近幹上小敏的那時刻,腦袋已經忘了罪惡這兩個萬惡深淵的字,如果有只能說如果沒有幹,真是對不起自己的雞巴,這麼騷的女人是值得需要被幹。

我跟我的馬子小芳自從上大學後也很久沒見面,起先還會通手機、上MSN聯絡,不過大概是距離的關係,還有忙得跟小敏打炮,現在就連電話也就很少講了,更別說是上MSN,這個暑假過後我也升上大二了。

經過幾番思維我決定要在外面租屋,一、比較自由。二、有妹要來給我幹炮也比較方便;所以在大一下學期結束時,我搬出宿舍,在離學校十五分鐘的一間小套房定居了下來,那整棟樓住的都是學生,不分男女,裡面還不少正妹喔!

暑假兩個多月,我沒有選擇在台北過,因為在怎說小敏都不是我真正的馬子,我情願選擇回到南部的家中當宅男。

走入那很久沒進的家,四處看看,看樣子老媽也很少回來吧!我拿著行李回到我的房中,正想準備躺下小睡一下時,小敏打了電話給我,隨意聊了兩句,順便讓她知道我回到了南部後,就掛上了電話。

看著手機想了想,我還是打了通電話給小芳,電話經過幾聲撥號聲被接通後,從電話上頭我得知她現在在學校工讀,其實她可以不用去做,因為她們家根本可不缺那幾塊錢,至於她為什麼想去我就不得而知。

我騎著剛從台北寄回來的野狼125,來到她所就讀的大學找她,大學那麼大,如果要一個一個地方找,也不知道要找到何時,於是在經過幾番詢問後,我終於找到了她,她負責的是水療SPA館的櫃檯接聽小妹,我猜她一定沒看見我,我躡手躡腳的走入水療SPA館櫃檯,她也不知道在忙什麼連頭都沒有抬起看一下。

「小姐……你的警覺性也太差了吧!你不怕有人趁火強劫啊!」我敲了敲櫃檯的桌子笑笑的對她說。

小芳頭起頭看見我那興奮的表情,真讓我心裡流過一絲絲對她的虧欠感。

「傑………你回來啦!在台北好嗎?……好玩嗎?」她繞過櫃檯緊緊的抱著我,就像一般情侶很久沒見到一樣,這一抱我真正瞭解到其實我還是很想她,只不過那段時間我太忙於別檔事了,導致於淡忘她。

我摸著她的頭說「我是去那讀書,又不是去那裡玩。」這句話說的我好心虛,如果她知道我都玩好友的馬子我猜她可能會……嗯!嗯!

她輕捶著我的胸部怨道「真的嗎?可是你都沒有回來看我耶!還不讓我上去找你,你不會有…別的女朋友了吧!」嗚…我聞到一絲絲的醋味,這女人還真是……精明,沒錯!我是有別的女人,但對我而言那是不用錢的流鶯,不過我還不至於會傻到這樣說。

「就…報告比較多啊!何況我住學校宿舍,不方便啦!我們那邊都是男生,你不怕去被強姦啊!好啦!好啦!下次有機會我在好好招待你來不就好了,現在你是要下班?還是要在這繼續諮詢我。」真的不是我在說,女人就是要連騙帶哄,四兩撥千金輕輕鬆鬆結束擾人話題,不然持續下去誰都會受不了。

她看一下手錶說「再過十五分鐘就要準備下班了,再等我一下下等下面的客人洗好走了,收一收就可以走了。」

小芳回到櫃檯裡面繼續整理她的工讀文件,而我就坐在旁邊看著報紙,望著客人一個個走出去水療SPA館到沒人,關上內門鎖,陪著小芳下去水療區收東西,原來她們的地下室是游泳池,池裡各式按摩水壓都有,還辟有精油池、冷泉、紅外線烤箱、蒸汽室……等各種設施,樓上是各式不同風格的小房間,類似實習小套房一樣,在外坊間有的SPA設施,在這都看的到。

「這裡還不錯嘛!設備好像還滿齊全。」我吹了一下哨子,跟著她走入更衣室裡說道。

她低的頭撿撿明顯的垃圾,將毛巾丟入大袋中,說道「嗯啊!平常時就開放給一般民眾使用,而且一次才收250元,算便宜。」

便宜嗎?國X學校拿著向政府撥來的款項蓋水療SPA館,這些錢怎說也都是納稅人的錢,還好意思要民眾再繳250元,真髒!

我們相互聊天談著對方最近的近況,聊天之餘還不忘要記得撿撿地上垃圾,直到在浴室發現一個用過內還殘留精液的保險套,「哇………這裡還有**服務啊!你們學校還真是贊呢!有提供小姐打炮啊!還真是有夠特別的服務。」我虧著說。

看她羞紅的臉我知道她一定不敢去撿起來,她背著我說「亂說,怎可能有這種服務,這是……這是………別人拿來丟的吧!」

我一臉不相信的模樣對她說「喔!是喔…最好是啦!誰會在外面幹一幹拿進來付錢,只為了丟一個保險套,該不會…該不會…。」

我懷疑著她看著她漲紅的小臉,不禁想逗她一下說「該不會……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如果…如果是……你…嗯……。」

小芳生氣打我急忙解釋「別誣賴我,我沒有……我只有你一個………真的………。」

看她好像心急眼眶還泛著淚光,想必她是沒有說謊,也對!誰像我一樣那麼齷齪,連朋友的馬子都敢騎。

我將她抱在懷裡哄著說「好啦!我知道啦!騙你的啦!怎可能是你,別哭了………乖!乖!乖!但是…我還是要驗明正身」

我抬起她的頭尋找她的唇輕吻了下去,兩舌交雜混合著口水難分難捨,我的手伸進去她的上衣內,愛撫著兩顆渾圓的奶子,手指夾著她的奶頭又捏又搓的,一下下奶頭就變得堅硬,

我沿著脖子一路吻下到鎖骨,在鎖骨附近印上屬於我的記號,手也從原先的位子慢慢一路往下愛撫到她的私密處,這種**感覺不久,但……對的人就很久,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不是應付,不是發洩,是真心想要的一個女人,一個我真正想要的女人。

我沙啞的嗓子對著她說「我很想你,真的………不是騙你,芳……」

「我也……我也是……,不要…也別再讓我等你那麼久好嗎?我會怕…會怕……你不在屬於我……」我聽得出來她有點哭泣聲,而讓我為之動容,我開始自責自己的不是,我不應該背叛她,不應該有這一切…………,不過這似乎來不及了,雖然她並不知道這一切一切是怎麼回事,但已經發生了,無法抹滅的是………事實。

「如果………如果哪天……你有了喜歡的人……,記得要告訴我,我………可以………,可以………」我艱澀的說。

男人或許就是那麼賤,明明就放不下硬是要說自己可以做的到,卻說不完整句這傷人的話。

小芳掙開我的懷抱,退了我兩步遠,我清楚的看到淚水從她的眼角邊滑落,我心痛,情緒也顯得無助和無力感,但臉上還要裝出的一副無所謂淡然的模樣,我好犯賤……好犯賤……

「小芳……小芳……怎了嗎?」看她不斷擦拭自己從眼角滑落的淚水,我還是忍不住開口安慰她。

小芳低著頭輕聲的問我「對你而言……,我究竟是什麼?」

「嗯!算青梅竹馬吧!」我一五一十的回答她的問題。

「除此之外呢?」

「鄰居。」

「就…只有這樣嗎?」我彷彿聽看她心碎的聲音。

「我的………女朋友,唯一………一個女朋友,不論你相不相信,我只有你,不騙你,我希望你好,也知道你很漂亮,身邊更是不乏有追求者吧!」我頓了五秒鐘又繼續說。

「嗯~!在我沿途來這的校園路上,只要我說出你的系、名,只要是男的都知道有你這個人,這讓我很吃醋。」最後一句話我幾乎是測過身去說,因為我不想讓她看出我的在乎。

小芳走過來緊緊的環抱住我的腰,我感覺到她的雀躍不已的心跳聲「傻瓜!我也只有你,本來我是想在開學後給你一個驚喜,可是現在我就想告訴你。」

聽到這邊,我心裡可是一陣緊張,心臟緊緊被抓住一樣無法喘息,幾乎是快跳出來了,然不成我害怕的事是變成真了,別……別告訴我……我被甩了。

我們幾乎是一口同聲的說

「我………我考上你們學校了。」

「別…………別說了。」

什麼?什麼?我有沒有聽錯,我錯愕回頭看著小芳的臉,她斗大的笑容讓我確定她說的事實。

「怎了?你不開心嗎?」她失落的望著我說。

「沒,沒有啊!………怎會呢?」我清了清我的喉嚨發聲的說。

「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不知道?」

「因為……你都很忙,也很少打電話給我,所以你當然就不知道我有去轉學考試的事情,成績也是昨天才收到的,我考取了,正取兩名,我考第一唷!」看她驕傲的對我說,我喘了口大氣,我還以為是什麼,嚇得我一身冷汗,不過……這是不是也就表示我跟小敏的偷吃行為正式劃上句號,天啊!

「那開學時,你要住哪?」總要知道她開學住哪,才能從長計議接下來開學的事,於是我試探的問。

「你…………你說呢?」

「我說啊!這………如果………如果………你沒有找到房子的話,嗯~!如果你也不介意,就跟我一起住好嗎?」假設兩者只能選其一,我還是會選擇小芳,畢竟她還是比較合我的胃口。

話實在說太多了,經過這一番驚心動魄的對話後,原先褲子內腫大的雞巴也微軟了不少,不過還是硬梆梆的,該做的事還是應該履行一下。

我輕壓小芳的屁股貼著我腫大的雞巴磨著,她羞紅的臉知道了接下來會發生的事,她對著我說「我……幫你用口射出來好嗎?」

她不等我的許可,解開牛仔褲的鈕扣拉下拉鏈,我輕將褲子褪到大腿,將微軟的雞巴讓她握住上下套弄,再經過四目相交後,我看著她柔順的用口含住我的雞巴,那被溫熱的口緊包住的雞巴感覺更充血了,變硬了起來,我開始上下滑動,讓舌頭在根部滑動的速度變快,刺激也更多,好想…好想…進去那久未進入的穴裡悠遊,我從她的口中抽出並順手將她拉起,開始脫去她的衣物,忘記了現在身在何處,也不重要了,不過還是不能忘記要將衣物收上架,畢竟我們都只穿一套衣服,要是濕掉了就便宜了別人。

我讓她背靠著我,將她的右腳放在水龍頭上方,讓濕到不行的蜜穴表露無遺,我用手愛撫她濕紅的蜜穴,被陰唇包裹住的淫水,經我的愛撫全都跑到我的手上來了,很濕滑,我將雞巴靠在穴的外面滑動,龜頭還不時在蜜穴遊走。

「傑………傑…………給我………啊………啊…………」小芳忍不住的呻吟了,她期待我給她更多。

「想要啊……想要什麼?說清楚我會考慮給你。」我加快速度在外滑動,事實上我自己也很想很想幹進去爽一爽,這樣的方式不只是折磨她也折磨我。

「嗯……啊…………啊…………嗯………」我看她不打算說,可能是害羞吧!不過就我們兩個人有什麼好害羞的。

我故意讓我的雞巴幹了進去又抽出來,連續三~四次,這樣的感覺也讓我難受,我怕她不說還故意用手指摳著她的嫩穴。

「傑………要雞巴………嗯………雞巴幹我………幹我………喔………啊………啊…………」她受不了了,我也把持不住了,我扶助我的雞巴對準位置就幹了進去,就是這種感覺,被濕熱的肉壁緊緊包住的感覺,如果…沒有嘗試過,說再多都是多餘,唯有自己去體會才會知道這一切一切的美好。

「啊…………啊………嗯………好深…………啊………」我

一下一下的幹進,空大的換洗室裡有的是我們兩人的嬌喘聲,隨著擺動、姿勢的變化,而有所不同於一般的刺激,我打開了水龍頭,讓溫水隨著蓮蓬頭淋濕了彼此,水珠順著我們的身體滑落到地面,這一切看起來是如此的美,我抱著小芳讓她面對著大鏡。

「芳…你看我們的結合,是不是很棒啊?」我喘氣著問小芳。

「嗯…………啊…………別……別看,啊………啊………嗯………」小芳的害羞讓我更加瘋狂,壓在心裡深處的瘋狂因子好像要爆發一樣。

不知道是太過緊張還是害怕會有人來,我感到一股要射出來的感覺。

「芳…………我要射了…………要射了………啊…………啊…………」

「我也………啊…………啊…………傑…………」

我們彼此隨著聲調的起伏我射了,那滾燙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射入她的穴裡,而她也達到高潮,我們雙雙躺在換洗室裡喘息,不停的是蓮逢頭的水還不段的噴灑;我們相互看著彼此,我發現她變的很多,人家說女大十八變吧!她確實又變得迷人了,心裡的那股悸動又開始發酵了。

我翻上芳的上頭,細細品嚐她的一切,這是我忽略她那麼久,第一次跟她結合,這一刻我要開始彌補她,我們激吻、摸索、擺動,而我先前射在她體內的精液也流了出來,樣子迷人又淫蕩,我的雞巴要硬起來了,想要,不過我想換個地方。

我抱起了小芳,走到了門口,這時小芳阻止了我說「傑……不要……會被看到……而且………而且………」

「怎了?怕有攝影機嗎?」我抬頭看了看,發現還真有攝影機,不過好像也沒裝幾台,冷泉區那邊好像沒攝影機照到的感覺,我抱著小芳避開攝影機快速走入冷泉區,其實學校的冷泉不就是自來水,所以水溫不算冷,大概是有恆溫控管吧!

我抱著小芳泡入冷泉池,我的雞巴可不會因為這一點冷度就退燒了,我還是想要幹,幹著那充滿溫熱的嫩穴,我用水搓揉著她的嫩穴,還不時摳挖著她的穴,她的淫水還是那麼的多,滑滑的濕透了我的手指,我插進了她的穴,尋找她的G點,摳挖、抽插。

「啊…………啊…………嗯…………喔……………啊………傑………傑………」小芳的呻吟令我發狂,如果我不行動還等何時?

我故意在小芳的耳旁說著一些淫蕩的話企圖勾出她更多更多的慾望,「芳……你好濕呢!濕濕的肉壁吸住我的指,芳………想要我幹你嗎?嗯……要我的雞巴嗎?」我舔著芳的耳朵,用舌頭一次又一次得劃過她的耳廓,引起她陣陣的慾望漣漪。

「傑………傑………嗯………嗯…………嗯…………」小芳禁不住我的逗弄,更是緊緊靠住我,雞巴更是漲痛不已,有一下沒一下的刷過她的陰戶,我抽出我的指,改握我的雞巴對準小穴插了進去。

「啊………啊………啊…………輕一點…………啊…………啊………傑………傑………」小芳雖然嘴裡說輕一點,不過他的穴可不是這樣想,緊緊裹住我的雞巴讓我幾乎要快繳械了,明明都有跟別的女人在鍛煉,可見………吃久了還是自己的女人好。

空曠的SPA館裡多虧了嘩啦啦的水聲蓋住我倆的呻吟聲,我們忘我的在池裡狂做,早已忘記身在何處,我們瘋狂的狂幹,呻吟聲、淫話紛飛不停,在這刻我也受不了想射了「芳………芳………我要射了………要射了…………啊…………」,馬眼一鬆,滾燙的精液又全數射入她的穴內。

我們互相相擁喘息著,全身皆濕,分不清是汗水還是池水,我抽出在她體內的雞巴,輕聲對她說「芳………我愛你。」或許這是一件很稀疏平常的事,但對我而言這句話是彌補我對她的虧欠,因為………我只對她說,這就是她的專屬。

她感動的哭了,流著淚對著我說「我愛你………只有你。」

我一陣心悸,或許……哪天她發現我不是像她心裡想的那麼好,她大概會後悔只愛我一人吧!

當我們整理好踏出SPA館時,已經是晚上快七點了,我們在校園裡漫步牽手走向我的野狼,不知道是我一時的想法還是………體悟,我想要好好的跟她在一起,珍惜這時刻也好。



現在是10月份,也是我進入屬於自己新生活的一個月份,自從退伍之後投進了科技公司,過的生活就大不如前了,為了讓自己不再依賴家裡,我決定自行出外住宿自力更生。找了良久才找到了現在這一個小房間,這一切也都很便利。

我叫阿傑,自從被兵變之後,目前處於單身狀態,已經無所謂了,住在外面什麼事樣樣都要自己來,今晚我不想再吃自助餐了,離家裡最近的便利商店是萊X富,他的冷凍食品常常是空櫃,算了!還是去看看好了,踏入店裡那耳熟清脆的鈴聲響起,喔...今天值班的人不是男生,雖然不常來,但是每次來遇上的都是男的,閒少有女生,我瞄了她一眼,約162,體身看起來還滿瘦的,應該只有45吧!

我走到了冷凍食品隨意挑了一種就去結帳了,她那懶洋洋的聲音,該不會只是高中生吧!還真是辛苦,粗框眼鏡算蓋住了她的臉蛋,還是看得出來她的稚氣。

「先生、先生......」她壓著不悅的聲音把深思的我叫醒了過來。

「啊......多少?」我慌張的將手深入口袋拿零錢出來,真的是很糗,靠...這下她一定認定我是個變態,不知道是我太緊張還是煩悶,拿出來的零錢掉了一地,我悶哼了一聲趕緊撿起。

斗大的汗水從我的臉龐流下,我微微抬頭起來看她,發現她的嘴角竟然微微的在偷笑,這下真的是糗死了,我趕緊付了帳拿了便當就走了出去,下一次、下一次我還敢來嗎?真是糗大了......

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其實這一個星期裡,只要是我有路過,我都會偷偷往裡面看她,是否還有在裡面上班,有時發現到她的身影,我的心情就會特別的雀喜不已,這是一個26歲的男子應有的狀態嗎?又不是沒有看過女人,我到底是怎麼了,生病了嗎?也許我真的病了,而且還不輕。

我開始會藉故一些理由強迫自己去買晚報、冷凍食品,就算買回去不會看、不會吃,但是這就是給自己一個很好的理由;我幾乎每天都去,這是我搬到這裡以來第一件讓我願意去做的事情。

漸漸的我們大概是買熟了吧!我們開始會聊天,在她的制服名牌上我知道她的芳名,在這裡我叫她小雯,她說她是附近某大學的大二生,小我6歲,不過重點是....她已經有男朋友了,聽到的那個時候我心情很失落,簡直DOWN到谷底,知道了那幾天我幾乎都沒去買晚報,但後來想想也釋懷無所謂了,或許我們可以成為好朋友,就算當不成...,想通了之後,我又開始繼續去買報紙,想想自己真的是很沒志氣,可能在期盼什麼吧!

就這樣過了兩三個月的某一天夜晚....

「先生,你是不是真的是很閒呢?我看你幾乎都天天來買報紙、冷凍食品,你們家不開火嗎?還是你真的吃不膩啊?」她悶悶的對我說。

我笑了笑回她「便利商店賣報紙不就是要給人買的嗎?怎?我不能買嗎?還是......」我故意不說讓她回我,事實上我也很喜歡聽她說話。

「還是怎樣?」

「沒啊!哪有說怎樣?你們晚班來換班囉!喔...最近你男朋友都沒有來接你啊?小倆口吵架囉!」

「囉唆!要你管啊!大叔...」她又叫我大叔,看她又沉默了下來,大概真的被我料中了吧!

「那個...小雯,如果...我是說...心情不好想找人喝酒的話,這....我或許可以....,好啦!別不開心。」看樣子我是越說越糟,我抓了抓頭歎了口氣轉身就要走出去店外。

正當鈴聲響起時,她突然叫住我「那你等我,我馬上就下班了。」,說完她轉身跟來接班的店員交接一些事情,就近入他們專屬的休息室裡。

天呀!我走大運了嗎?我好高興,心情...心情都...,這...這樣算是約會嗎?雖然我真的還滿喜歡她。

我感覺到了,我清楚的感覺到心臟跳動的聲音,我快喘不過氣來了,天啊...我怎感覺到我像一個未成年的小毛頭一樣,難不成...這就是上天給我的機會嗎?

我一個人吹著冷颼颼的風坐在店外,手上的報紙幾乎快被我握壞了,這時我後面停了一台摩托車,那個男人手上捧著一束花,似乎也在等人,大概是跟誰約好了吧!

就在這時小雯走出來了,我正要開口時,那個男人走上我前面擋住了我和她,不會吧!我耳聽著他們的對話,我肯定了他們的關係。

「雯,這送給你,很漂亮吧!是我特地為你挑選的,你不會再跟我生氣對不對?你應該知道我是愛你的,那天真的是誤會,不會有下次,我發誓。」那個男人奉上花深情對著她說。

「拿開!我不希罕,我只願相信眼見為憑,我親眼看見你吻她,親耳聽見你說愛她,既然你都選擇這樣了,那...我們就沒什麼好說的。」我第一次看見小雯的冷漠,心裡也暗暗為她加油,那種不專情的男人不要也罷!順便期盼我的奇跡在出現。

「這...這一切都是誤會,我是被那女人陷害,你不相信我嗎?雯,我是愛你的啊!你真的是誤會我了,給我們一個機會好嗎?」那男的握著小雯的手訴說。

「你要我怎相信,我能相信嗎?我可以嗎?你是不是又要說這次你又被陷害了,哪來那麼多人想陷害你,算了...算了...還是分手吧!我們真的不適合,這場戀愛...我累了...」

小雯甩開他的手,走到了我的面前抱著我說「我們走吧!」

她的眼神很受傷,而我可以嗎?我真的可以帶她走嗎?正當我在沉思時,小雯牽著我的手走過那男的身邊,我用眼角餘光依稀可以看到那男的憤怒。

也許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被甩了,所以丟不起那張臉吧!只見他口不擇言的說「站...站住,給我站住,從來只有我甩人,沒人敢甩我,你以為你很好嗎?不過就是賤人一個,你以為你高級到哪去,不過就是被穿過的舊鞋,靠....」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她的淚水從她的眼角滑落,我心好痛,我也憤怒了,因為就算是朋友我也不能容許我的朋友被遭受這樣的侮辱,我看了小雯一眼,輕聲的對她說「別哭!」,但她的淚水像是珍珠般不停的滑落,我一股氣上來,轉身就是揮一拳在他臉上,我打掉了他的花,花從上掉落到地上形成拋物線,花瓣紛飛,不過一點也不浪漫,因為我在教訓一個口不擇言又不專情的男人,可能是他也氣不過,開始還擊我,我們當街就對打了起來,我並沒有很能打,所以臉上也挨上了好幾拳,直到小雯撲上前企圖想要阻止這場戰爭,為了保護她不被傷害,緊緊抱住她,用我的身體去擋拳頭,這樣的動作也更是惹惱了他,他像殺紅了眼不斷的向我的身上揮重拳。

小雯在我懷裡哭喊著「別...別再打了,救命啊!不要...不要再打他了。」

她在為我說話,不過似乎沒用吧!因為那男的只會聽的更為光火,不但動手還動起腳了,不過我不能倒,因為這樣小雯會受傷,我這樣是不是很傻....

大概是有路人再也看不下去吧!報了警,遠方警燈一閃一閃的往我這邊開來,他才趕緊收手騎著摩托車跑了,我終於可以喘口氣,我鬆開緊抱在我懷裡的小雯對著她說「別哭了,沒事了,別哭...。」

小雯輕斥我「你.........你幹嘛不跑,你以為你很年輕嗎?大叔。」

我傻傻的對她微笑,不過真的很痛,那傢伙下手還真不輕,如果他知道我並不是她的男朋友,應該就不會下這麼重的毒手了吧!

做完了筆錄,我們從警察局裡走了出來,我放棄控告他傷害的機會,因為......她希望我可以不告他,或許她還是在意他的吧!雖然她並沒有很明確的直接告訴我,但那個眼神...那個眼神透露了一切...一切。

我不怨她,也許是在意他跟她有過一段情吧!就算在怎不好也都結束了,雖然那個時候不完美,但至少她恢復單身,至於那傢伙,我還應該要感謝他的不專吧!才讓我有這一個機會。

她的淚水乾了,沉默了,一月的夜晚是很冷的,不過今晚更冷,因為不語,我選擇打破這沉默,就算...就算約會已經泡湯了,但是這樣的沉默簡直是折磨我。

「小雯,你還想...還想去喝酒嗎?還是.......還是我送你回家」我眼睛看著她問,最後那一句話我幾乎是...幾乎是...帶有點不捨的語氣強逼自己說出,因為...因為我不知道錯過這次會不會有下次。

她還是沉默,看她好像不打算回應我,我們又繼續往前走了幾步,我受不了了,我回過身抱住她,緊緊的...緊緊的抱住她說「想哭就哭,幹嘛悶著不說,其實...其實你長的很正啊!不過...要先把眼鏡拔掉。嗯~小雯,那種人不值得你難過,相信我,如果...如果你願意,我相信你會擁有一個好的男人來守護你。」

她沒有掙脫我的懷抱,在深夜裡有對不是情侶的男女相擁在大街上,而那男主角卻是我,我的心好酸...好酸...

我好想回家...好想回家,一個人就我一人慢慢療傷,再痛的傷口我也曾有過,時間會幫我癒合,現在...現在我要的是...空間與時間。

正當我想說出口時,小雯輕推著我望著我的眼,她真的很漂亮,那雙眼電著我無神,我就連想開口的勇氣皆無,她的手貼著我的臉頰墊起了腳尖吻上我的唇,一陣電流流過我的身體,震的我動彈不得,眼睛都忘了閉,也忘了接吻該怎做回應,腦袋上充滿著「她...她吻我。」

這不是我正期待的嗎?我是怎搞的,難道...難道...

突然她貼著我的唇對著我說「謝謝,謝謝你...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不過就是很謝謝你陪伴我,謝謝你沒對他提出告訴,為了我,害你被打的那麼慘,送我...送我回家好嗎?」

我已經無神了,自然也無意識的回應了她的話「好...」。我啞了,嗓子啞掉了,我可以回應吧!我強迫自己做點回應,不要錯過這得來不易的機會,我的手輕貼住她的小臉,將她的唇再度拉回到我的唇上深吻,我們就在大街上打起了舌戰,但這一切是幸福的開始,是屬於我倆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