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慧琳的歌迷會

成人文學
2013/ 09/ 24
這一晚,在半山區的別墅裡,樂壇天後陳慧琳開了一個樂迷聚會,她選了三十多名男女歌迷一起,吃喝玩樂;有幸選中出席這種聚會,對陳慧琳的歌迷們來說,是一種運氣,很多歌迷靠人事靠關係也弄不到一張邀請函,但早乙女靜子卻很容易地拿到一張在手。

因為早乙女靜子沒有辭去刑警一職,她多多少少還能運用權力要技術組造一張邀請函給她,靜子惟一擔心的是時間不足,幸好聚會是在她回日本述職前的一晚,她還能扮成陳慧琳的歌迷,還能進入陳慧琳的別墅,還能找尋她認為會出現的目標 -霸邪。

陳慧琳歌迷聚會的時間終於開始了,陳慧琳以女主人的身份,穿著高貴的黑色低胸晚裝出場,三十多名的歌迷,不少男女,都起哄起來,靜子也扮得如他們一樣瘋狂,另一方面卻又特別留意四周人們的舉動及陳慧琳的反應,對靜子來說,較深印象的是,當與陳慧琳近距離玩遊戲時,她的直覺告訴她,陳慧琳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且是與霸邪有關的,她在這一刻已決定要找一個更接近陳慧琳的機會。

遊戲時間結束,各人都到了別墅的大廳吃小食,靜子就把注意力放在陳慧琳身上,只見面紅紅的陳慧琳她走上了二樓,看來她喝了酒,靜子馬上放下只喝了一口的飲品,跟了上去。

別墅的二樓有一條頗暗的長廊,兩邊都是房,但靜子已經發現了陳慧琳的所在之處,因為只有一間的門並沒有完全關上,內裡響起陳慧琳的聲音。

靜子悄悄地偷望,她的眼也大了,陳慧琳竟然在自慰!而且還是在聽著電話!靜子聽到陳慧琳妖媚地說:「是啊……聚會一早開始了……啊……我也等得不耐煩……嗯……嗯……你……你什麼時間才來到……我想死你了……啊啊……快來啦……我想爽……」陳慧琳一邊說,手指在內褲內的動作越快,自慰的激烈程度連房外的靜子也感受得到。

但靜子不知道對方的說話,陳慧琳又說:「你有朋友也會……也會來?好……飲品中的催情藥……很快發作……到時我的女歌迷們……啊啊……任你們上!啊呀……」

靜子轉身倚在門邊,她嚇得心臟亂跳,原來所謂的歌迷聚會本身就是一個淫慾陷阱!靜子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要立即通知其它人才行。

正當靜想掉頭走時,她被人突如其來踢跌在地上,又被嚇了一驚的靜子扭身想看清對方的臉,但已經被一名滿身酒氣的男人壓著,靜子想反抗;平時的她已經可以把對方反過來摔在地上,現在這一刻她竟然用不上力!

而且這酒鬼的舉動十分不正經,他的手已經抓在靜子的胸前,靜子不小心「啊」了一聲,她意識到自己的失禮,立即裝出強硬言詞掩飾:「你……你是什麼人!」

酒鬼沒有直接回答她,但靜子從他的說話及語氣已經知道他是誰:「家姐今次挑選的歌迷竟然有一個日本妹,這大大便宜了我!」

他是陳慧琳的親弟弟陳司翰,而且是個現在對靜子她很無禮的男人;「你!」靜子十分憤怒,但身體完全不能用力,反抗不了陳司翰,而且陳司翰對付靜子就像平時他家姐歌迷的淫亂聚會一樣,手勢已經十分純熟,三兩下就解開了靜子的上衣和胸圍。

伏在地上靜子急了起來,但無補於事,她只能讓陳司翰任搾任摸乳房,這對靜子來說是重大的打擊,一方面她為無法保護自己純潔的身體而苦惱,另一方面,陳司翰的愛撫,令她的身體產生了一種從未有過的舒暢感覺;在槍林彈雨中也未驚過的靜子,現在卻感到十分困惑。

靜子叫自己儘管保持冷靜,微微呼吸,等待機會逃走,但也只是一種守勢,陳司翰見靜子的乳房手感非常,非比一般的香港少女,下身已經有所行動,強行把靜子的雙腳撥開,原來一早已經外露的男人性器,就一下子衝進靜子的裙內;「嗚……」感到內褲外面有一枝熱棒抵上來,靜子發出了悲鳴。

但這情況不是持續了很久,陳司翰發出了一聲慘叫,熱棒就離開了靜子的裙內,靜子知道情況有異,立即抓緊時機,用盡力氣回身一拳,但她的拳頭已被扯開陳司翰的男人接住了,而且被順勢撥開跌在地上,隨身物品散得一地皆是。

能夠同時間揪開陳司翰及接著靜子攻擊的,就是今晚心情十分不爽的易王,原本我想帶他來陳慧琳的淫亂派對上上女、散散心,想不到遇見這種情況;我拾起靜子的證件,得了意外的發現:「喂,易王,原來這妞就是日本的警察早乙女靜子!」

「哼,拉她進陳慧琳的房間再姦了她吧!」

「你們!難道你們……」靜子只是「死」淨把口,她已經全身乏力,被我拖進了陳慧琳的房間,至於陳司翰,本來就忌我們三分,現在知道他差點幹了個公職人員,怕得像死狗一樣跟著我們。

一入房間,陳慧琳就撲過來妖野地說:「霸邪,你終於來了……我們快幹一場。」我聽了就知道什麼一回事,對易王說:「Kelly 看來服了過多的春藥,我們就先幫她解脫吧!」一心找女發洩悶氣的易王早就除衫了,我也放下已不敢亂動的靜子在牆邊,開始與陳慧琳和易王的3P遊戲。

我和易王左右兩邊扶著腳步浮浮的陳慧琳,就把她的低胸晚裝拉下,不出我所料,一心想盡淫興的陳慧琳,並沒有載胸圍,只用了薄薄的防走光乳貼,這可方便了我和易王不少,隨手一撕,乳貼已經跌了下來,陳慧琳的乳頭快成了我們的玩物。

「啊啊啊……好啊……啊啊啊……霸……霸邪……你也學他一樣……搓我的乳頭吧!啊啊呀……」但我沒有照陳慧琳的意思做,因為易王只是輕輕用手指把她的乳峰搓左搓右,乳峰就已經怒漲起來,我等到陳慧琳在我這一邊的乳頭也變得繃硬,才把它吸吮在口中,舌尖稍為挑逗陳慧琳她的頂峰,陳慧琳已經頂不順,猛力搖頭叫好。

易王見我弄得陳慧琳快活到死,也不甘示弱,實行兩手並用,左手愛撫著陳慧琳的乳房,另一手,已經從後伸入她的裙內,早已脫了內褲的陳慧琳,她的屁股被易王摸著;初時易王的兩手都只是輕輕摸著陳慧琳的上下身,但漸漸越來越用力,上面用力搓壓她的奶子,下面則用力拍打她的肉團,但陳慧琳不單不感到痛,甚至因為左右上下各受到不同程度的刺激,陳慧琳分泌瀉出的淫水,已經弄濕了她的晚裝裙,水痕清晰可見。

下身流出液體更不只陳慧琳一人,軟坐在一邊的靜子,也抵受不了這種**場面,下身也開始不聽話地流出分泌;靜子她初時還能抵抗誘惑,側過頭不正視我們的3P場面,但漸漸地,慾念越來越強驅使她去偷望,她一轉頭一望,靜子就不能自拔了,雙手甚至不聽命地伸入內褲內自輕摸自己的聖地,但雙腳卻又矛盾地緊合起來,靜子的思想也十分矛盾,她自己毫不情願地悶哼起來。

旁觀者中,只受不了的,也可說是陳司翰了,他已經跪在地上,一時對著做愛中的我們,一時又對著自慰中的靜子,在自慰,雙手不停擦槍管,到了想射時想撲去幹靜子,但又膽小地縮回去,最後只能選擇自我解決。

我也沒有被這些旁人的舉動分了心,我用手一邊托著陳慧琳的乳房一邊摸,繼續輕柔的攻勢,但我的口也不再只是停留在她的乳頭上,舌頭開始在她的乳暈上打圈,更不時在陳慧琳的愛美神飛彈上,留下一個又一個的狼吻痕跡,陳慧琳只是用手按著我的頭,閉上眼在享受。

相對另一邊是剛強的攻勢,陳慧琳也受不了的用手扣著易王揉她乳房的手,但是易王也不會讓出主動權,他反把陳慧琳的手捉住,令她的手直接搾壓向她自己的肉球上,陳慧琳無可抗拒,不斷自摸,興奮得很。

而且易王玩著陳慧琳屁股的手,也開始向前移動了,食指溜到她的陰唇上,陳慧琳已經自動自覺張開兩腿,到易王乘著陳慧琳豐富的密汁,手指伸去挑弄,陳慧琳聲線高了八度的叫起來:「嘩……啊啊啊……好激啊……好刺激啊……啊啊啊……你們……你們直接幹我吧!啊啊啊呀 ~~ 」

我和易王並沒有理會陳慧琳的要求,但卻加強手口的動作力量和速度,既一方面要吊陳慧琳的胃口,又不要讓她的慾火降溫,我和易王的合拍,早已到了不用示意也明白要怎樣做的地步;果然,陳慧琳她的乳頭被我舔得更加激烈,她的陰道被易王的手指撩動得更加發癢,她的快感不斷上升,但卻得不到解脫,陳慧琳已經忍不了要哀求我們:「啊啊啊……求求你們……快快插我……啊啊啊……快快幹我呀……啊啊啊啊……」

我和易王就抽出陽具,我們一齊抽起陳慧琳的晚裝裙,兩枝鐵棒不用數三二一,就同一時間鑽入陳慧琳前後兩個洞穴,我前易王后,陳慧琳瘋狂得浪叫,更失神向後倒在易王的懷內。

「啊啊啊啊!好啊!啊啊啊!爽死我……前面……啊啊……屁股……啊啊呀~~~ 好high啊……啊啊啊呀!」

陳慧琳雙手按著我肩膀借力,並在易王雙手托著她大脾的情況下,上下擺動身體;雖然陳慧琳的肉壁緊緊包含著我的「弟弟」,但她分泌的淫水實在太盛了,加上陳慧琳她激烈的擺身,我的「弟弟」還能自由前入她的陰道;反之沒有陳慧琳她的陰液作潤滑劑,易王抽插陳慧琳的屁道卻要辛苦一點了,在陳慧琳身體升起時,他就要稍稍曲身,當陳慧琳坐下時,易王則盡全力把陽具頂上去;不過拜易王所賜,前面的我的龜頭,連帶地所受的衝擊和刺激更大。

在陳慧琳前後性交的畫面影響,加上催情藥發作,靜子的雙腳也漸漸張開了,她手指在下身的活動也變得順暢,她自己也倚著牆,呻吟起來;為方便自慰,靜子甚至或許不知道,她已經把自己的裙拉上、內褲扯下了,她手指在陰道內的動作,我們也可以清楚見到。

當然,靜子的呻吟聲,還未及陳慧琳的淫叫那麼大聲、那麼放蕩,被我和易王雙管齊下,陳慧琳已經不知洩身了多少次,她感受到的刺激不是自慰所能得到的;與陳慧琳她的陰肉摩擦著肉棒,我也決定自己來控制速度了,就雙手捉緊陳慧琳的纖腰,操控她上下擺動身體的幅度,而易王也配合地動,結果陳慧琳只得用一雙修長的美腿,緊纏我的腰,任我們抽插。

「啊啊啊啊……你們快了……啊啊啊……好啊!爽死我啦……啊啊啊……到……啊!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呀 ~~~你們又插死我啦……」

易王便說:「那麼我的陳慧琳小姐要不要我射精?」

「要啊!」陳慧琳大叫。

「Kelly ,」要不要?」我問。

「當然!」陳慧琳淫亂得很:「要啊!啊啊啊啊!我們……我們一起去……啊……啊啊啊……射死我啦!啊啊啊啊啊呀 ~~~」

我們把白濁的液灌入陳慧琳的屁道和陰道,場邊的兩名男女觀眾,也分別射精和洩出了。

我沒有因為發了一次炮就停止,我實時扶起倒在地上的陳慧琳,托著她的下吧,就把陽具塞入她的口中,務求使陽具不會軟化下來,跪在我面前的陳慧琳用充滿意淫的眼神望著我,她的舌頭已經開動了,好好地招待我的「弟弟」;我殘留在肉棒上的精液和陳慧琳她的陰液,配上她的口水,能製成另一種甜美的甘霖,陳慧琳貪婪地吸吮著。

與我有同一想法、不想陽具戰鬥耐力降低的易王,也要找女人來為他口交,他惟一的選擇當然就是自慰洩身後軟伏在地上的靜子;靜子洩後回復了一點意識,感到男人托著性器走過來,但她已經沒有力量做她想做的事,只能不幸地被易王扯著頭髮拉起身;靜子叫痛,勉強地像母狗一樣爬在地上,靜子這樣子對易王來說已經足夠了,他豎起的陽具剛剛好與靜子的嘴巴的高度同一水平。

「嗚……嗯!嗯嗯嗯……」

靜子萬分不欣賞易王的「臭作」,這是她這麼大個女第一次直接接觸男性的性器官,但全身乏力的她,連用舌頭抵抗易王龜頭的力量也沒有,使得易王要雙手控制靜子的頭擺前擺後,加上他的擺腰,易王才感受到靜子舌上味蕾摩擦肉棒的熱力,最終得到一點享受,但靜子卻痛苦得很,易王寶貝上的殘餘粘液,不停由易王的棒子,擦落在靜子的舌上,再沒法忍受地滑入食道,恥辱感和挫敗感不斷敲打靜子她的矜持和理性。

可惜的是,靜子只是惟一想維持理性的人罷了,一直蠢蠢欲動但又膽小如鼠的陳司翰也最終爆發了,他按捺不住,爬到靜子身後,舉起陽具就想插她的陰道,但被享受口交中的易王瞄了一眼,陳司翰怕了,但剎不了車,陽具竟插入了靜子的屁道。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靜子實時登大了眼睛,陳司翰的陽具不是壯大型,甚至可以說是纖細,但對未經人事的靜子來說,已經是一件相當痛苦的事,而且被強制口交,連叫痛的自由也沒有,靜子已經流出淚來。

陳司翰也知道自己的弱點,所以用他的魔掌按著靜子的屁股,借力「推車」,幸好靜子第一次被人開發的屁道,收縮度是相當的強,兩團肉緊迫著陳司翰的陽具,陳司翰才能有肛交的感覺。

易王、陳司翰、靜子那邊終於形成了另一個三人**遊戲,我也得要在陳慧琳的口中來一發,好讓我們加入易王他們的行列;原來我打算用雙手控制陳慧琳的頭,以便使陽具進出她的口腔更快,怎料到陳慧琳也有意要我的珍品,不用我動手,陳慧琳前後擺動頭顱得更厲害,她的嘴唇差不多抽離到我龜頭的位置,她實時把整枝肉棒吸吮回口內,深入口腔內,而且陳慧琳很懂得用手撫弄我的睪丸,我性器的幾個敏感處都被觸動,我幾乎要爆發。

「呼……Kelly ,我的baby cat!你的技術好得不得了,我要在你口內射了,可以了嗎?」

陳慧琳沒有應我,只是陶醉於口交中,但我卻忍不了,最終在陳慧琳吐出我的寶貝、舌頭輕佻我龜頭的一瞬間,我發炮了。

「啊!啊啊……」陳慧琳也沒有預計到我射精,一時間她口裡都是我的白色液體,而且臉上也被粘著,顏面的「化妝品」甚至粘著了陳慧琳的眼皮和眼睫毛。

另一邊廂的靜子,本來能夠勉勉強強忍受了後庭一浪接一浪的痛楚,而且易王的陽具上的精液,也已經舔得七七八八,只是因為他的肉棒在靜子口中再次漲大,靜子呼吸感到扯不過氣來罷了,她還能抵受得住;不過她萬分估不到,她的陰戶,也遭到襲擊,而且襲擊她的是同樣是女人的陳慧琳。

被顏面的陳慧琳口含著我的精液,躺在靜子下面,對準靜子的陰部,就即用口含吻著靜子的「小妹」;靜子的G 點被陳慧琳的舌頭刺激著,她「嗚」了一聲,可惜無法阻止,繼而產生的快感已經令她難堪,靜子思考陳慧琳含在口內的精液會否令她懷孕的心思也沒有了。

不過另一個當事人陳慧琳,也不知道可能性有多大,因為靜子的陰部受刺激,肉壁收縮,擠出分泌的淫水,已經與陳慧琳口中吐出的濁濁液體對抗,甚至混合一起,反湧入陳慧琳的口中,陳慧琳一時間回不過氣,只得把這調出來的雞尾酒一飲而下。

三位男女各自在日本妹靜子身上找樂趣,應該沒有我的一份了,所以我只得繼續利用陳慧琳有型有款的身體發洩;陳慧琳她的一對健康的奶子,就成了我的目標,我趁著她為靜子口交,誇過她的身體,碩大的陽具就塞在她的乳溝中,陳慧琳一雙挺起的乳房,也幾乎淹沒了我的「弟弟」,只伸下龜頭在她的鎖骨位置透氣。

較好位置後,可以開始套弄陽具了;我前後擺動身體,熱狗腸在陳慧琳的乳溝中進進出出,而且我一邊用手指搓陳慧琳的乳頭,一邊把她的雙奶向內壓,自然我的「弟弟」感到更大的擠迫感,更加興奮。

被人插擊肛門、強迫口交、舔弄陰部,靜子已經出現了崩潰的跡像,至少由她越來越急速的呼吸中看得出,易王見時機到了,突然加快抽弄他在靜子口中寶貝的速度,一時間,靜子也被易王膨湃的動力所嚇,她終於明白,強迫她口交的男人,一直沒有射精,只是在等待適當時機罷了,靜子她深深體會到,她所敗給的,是多麼有經驗和能耐的姦魔。

一切已經太遲了,易王快速的抽弄,令靜子的步伐也亂了,她已經控制不了身體,任由身體扭動起來,這連鎖地令利用靜子進行肛交的陳司翰也亂了,原來他就不是很有節奏地抽插靜子,現在他興奮到極點,他的陽具,像蠻牛一樣,亂撞入靜子後庭深處,令靜子又爽又痛。

「這姓陳的小子究竟在搞什麼?」對於這種近乎失控的場面,易王不滿地說;我惟有苦笑地答:「算了,不如讓這個5P遊戲暫停一下。」

易王不答,已經連連把龜頭攻進靜子的喉嚨,不也不甘示弱,搾得陳慧琳的乳房更緊,陽具的套弄速度更快,乳房嬌嫩的皮膚發熱,陳慧琳一邊飲靜子的涯,一邊亂叫:「啊啊啊……霸邪……嗯……你弄得我……啊啊啊……嗯嗯……這位小姐的淫液……嗯嗯嗯……好喝……啊啊啊……霸邪弄得我好爽……嗯嗯……啊啊呀……」

聽到姐姐的淫叫,陳司翰卻像小孩哇哇叫:「嗚 ~~~家姐……兩位前輩……我忍不了!我想射精給這個日本妹……嗚……可以嗎?」

易王「哼」了一聲,向日本妹靜子一推,連人帶「棒」,龜頭頂在靜子口腔深處即噴精,靜子被推了一下,陳司翰的陽具順水推舟在靜子的後花園後門,把精液射出;我也趁著陳慧琳嘴唇離開靜子陰唇的一瞬間,再替她顏面一次;被二人同時射精,靜子只有張大眼,沒有選擇地用口和屁道接收。

「啊啊……」

陳司翰拔出陽具,上氣不接下氣躺在地上休息,而我知道易王對於剛才的表現並不滿意,所以我也坐下來,讓易王他獨自對付二女。

「你們把陰戶抬高給我看!」易王一聲令下,淫蕩的陳慧琳已經轉身伏在地上,下身抬高;至於靜子不是不聽話,而是她實在打擊得太重了,躺在地上沒有聽到易王的命令,易王便粗暴地屈起靜子的雙腳,使她的姿勢變得和陳慧琳一樣下流,靜子也無顏以對。

「噢!「無差別插擊」嗎?」我已經知道易王想怎樣了;這一招我也只是和念心王用Twins 決鬥時看過一次,之後怎樣也學不來,沒想到易王也懂得這招!

「啊!啊啊啊……啊……不要走……來吧!」「哇哇哇!啊啊……」

果然,易王真的使出「無差別插擊」,一隻手按著一位女性的屁股,他的陽具一灌進陳慧琳的陰道後,即抽出向靜子攻擊;易王出「棒」快而準,****左****右,肉棒也沒有一次差了位置,只是插入靜子陰道後拔出來有點遲,這也是很正常的,因為靜子是處女,陰道的收縮和吸吮力當然比起其它有經驗的女性陰道為強。

「噗」的一聲,因為要反抗靜子陰道的對衝力,易王一時間用力插靜子插得深了,他拔出陽具後,血水連同淫水一併泵出了陰道,弄得水花四濺,但對易王來就可是好事,因為他再不用就住就住,可以盡情的「無差別」,要插陳慧琳多久就久,要插靜子多深就多深,不會再有什麼避忌。

「啊啊啊啊!受不了……啊……又……又來了……」

「啊啊啊!易王!給我多一下!啊啊……耐一點……不要拔走……啊……啊啊啊……是啊!再插我……啊啊啊呀……」

靜子是真真正正發乎情,像純情少女動了春情般叫喊,而陳慧琳的叫床卻是妖野的成份多,但兩女洩身的次數可說是一樣的多。

不過易王始終在征服靜子陰道時氣力耗費極大了,而且抽插兩女平均也差不多有百多下,也會筋疲力竭,易王需要選擇其中一人,作為他的「弟弟」落腳處,陰肉收縮能力較強、密汁分泌較多、征服度較大、易王從而得到快感較多,當然是靜子更勝陳慧琳一籌,自然也是易王的選擇。

被捨棄了的一位,被易王深深一擊後,已明白到男伴「棒」歸何處;在易王的陽具抽離陰道一刻,陳慧琳實時起身,見男人就撲過去發洩,被抽中了的男人被有點意外:「哇!家姐……等等……我未休息完……呀 ~~~家姐的陰肉包得我的陽具好緊!」

「司翰!我的好弟弟!加把勁操我吧!我……啊啊……我很需要!啊啊……司翰加油……」

不過弟弟未成氣候兼且洩了氣的陽具,又怎可以滿足到姐姐強烈的性需要?我就幫他們一把吧。

把陳慧琳推向陳司翰,我的寶槍對準了陳慧琳的後花園,舉槍一發,粗大的陽具在陳慧琳的屁道內進出,成勢控制著陳慧琳兩姐弟的性交速度,果然,陳司翰的陽具慢慢膨漲起來,開始能給予陳慧琳一些快感;淫慾和能量一樣,得到適當的釋放,才可以事半功倍。

「好啊……霸邪……啊啊啊呀 ~~ 我們聽你的……你控制我們……你控制我們……我要爽……啊啊啊……我要爽……啊啊啊呀……」

另一面連連呻吟的靜子,被易王連連攻擊,抽插的招式和深淺也變了,她已經知道自己被選為了男人播種的工具,而且內心也有一種想體驗人生真真正正第一次高潮的渴望,只是說不出口罷,但身體的配合,靜子她已經清清楚楚告訴易王她需要什麼。

「你要我射你,對不對?」

一時間易王竟溫柔地問,靜子的男女之情被觸動了,也竟點頭來;易王笑問:「這代表要還是不要,靜子?」

「要……啊啊……啊啊啊啊!」

靜子答應了,易王就踩油全速前進了,靜子被易王的陽具猛烈炮轟,陰肉的反抗更趨激烈,幸好密汁的分泌令靜子的陰道相當濕潤;易王轟炸靜子她花心的勝利,使得靜子洩完又洩,淫叫聲更加激烈。

「啊啊啊……我……啊啊啊啊……我不行啦……啊啊啊……」

「啊啊啊啊!司翰!用力!啊啊啊……霸邪……爽啊!我感到我想去了……啊啊啊……我被你們操得想去!啊啊啊……」

「去吧!」

一時間,三個男人,再也不理三七廿一,各自在兩位女性的洞穴發炮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啊……」

……

之後的聚會,我一共上了陳慧琳四個女歌迷,易王也是,我們打成平手,陳慧琳也讓了三個喝醉的年青男歌迷輪著上,最沒用的陳司翰就累得一個也上不了。

至於靜子,我們沒有讓她再幹下去,因為她始終是公職人員,A 片天光就安排了送她回宿舍,聽說翌日靜子因身心受創而回去了日本養傷,將會暫停職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