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市長當情婦

成人文學
2013/ 09/ 26
我姓蘭,今年二十六歲,已婚,沒生孩子。身材嘛,反正男人見我了都色迷迷的,長相嘛,總之人見人愛,車見車載。

因為我是局裡秘書處的副處長,所以大家都特喜歡叫我蘭處。

也許你開始聽起來,以為我是爛處呢,不過沒關係,因為我的工作是很爛的,說得難聽一點就是『三賠』。

你可別誤會,其實,我是一位分管後勤接待的副處長,平時的工作就是陪客人領導吃飯喝酒觀光,有時來賓喝酒喝醉了,我還陪他們到賓館,叫服務員照顧他們上床。但我發自內心的說,讓他們適當的調戲我可以忍受,但我決不陪這些人睡覺,我覺的他們都很無恥。你能說我爛嗎?我一點也不爛,挺正經的。

我這個人說話無遮攔,有時難免得罪一些人,也有人在背後說我的壞話,說我這個處長是跟領導在枕頭上混到的,其它難聽的話多著吶,我說半天也說不完。

反正單位裡的人沒幾個對我有好感的,包括局長。

一次年終考核,奶奶的,居然還打了我一個基本稱職,弄得我去黨校辦班學習一個月,差點把這個爛處的烏紗帽也丟了,爛處差點降為爛科。

這主要原因不是說我趁接待之機斂財,而是說我作風不正。

這年頭,你說飯桌上那杯好酒沒有市長媽的局長的指紋?那一碗碗魚刺燕窩不都是這些烏龜王八吃的嗎?就憑這個,他們也不敢對我怎麼的。

領導對我的印象好點,是從上次我跟我們市有名的風流市長佘副市長跳完一支舞之後。從那時起,人們對我刮目相看,就是平日總想吃我豆腐的羅副局長也不敢動我什麼心思了。

我記得那是一個春天的夜晚,我是這夜裡一顆耀眼的星星,在這個春夜裡,我享受了一次特殊的浪漫。

市裡為慶祝成功舉辦一個博覽會,在酒店舉行慶功會,我們局是這次博覽會的主辦局,操辦這場晚會,300多人的場面,使我又一次看到霓虹燈下那一副副白天是人晚上是鬼的面孔。

那天晚上老公剛好出差去了,沒人陪我,所以宴會上我只喝了幾杯紅酒,但頭腦還清醒得很,當陪三位局長跳完舞後,我就假裝說自己喝醉了,坐在沙發上迷糊了一陣,免得再跟這些豬玀跳舞,跟這些只會踩腳的人跳舞,確實有損本小姐的身份。

也許是聲音的嘈雜吧,我不能將眼睛瞇起來,便一邊啃著零食,一邊跟人嘮嗑,不時也跟幾位帥哥跳跳舞。

快要收場的時候,分管我們局的市長佘副市長來了。

佘副市長跟我們局長寒暄幾句後,作了一個重要講話,跟大家敬了一杯酒,然後準備走。

局長說,市長,來跟我們局的大美人跳支舞再走吧!

市長說,很久沒跳舞咯,這腳步可能都生疏了。

局長說,怎麼會呢,市長的工作就是最好的舞步,肯定是最美的!

局長說完後走向了我……小蘭,來,來跟佘市長跳個舞!

切,跳舞還要我主動,這市長也白當了,我說喝醉了,暈的不行,我也裝裝淑女。

不一會,市長來請我跳舞。

還是市長有風度,只見市長做了個請的動作,我起了身。

市長晚上好!

好啊,你就是你們局長經常念叨的那個舞後小蘭吧?

是小蘭,但不是舞後!

你很牛,剛才我還怕你不接受我的邀請呢!

我那敢在市長的面前撒野啊,平日你跟年輕漂亮的小姐跳舞跳多了,我想你都麻木了吧。

瞎說,看你裝的傻樣就知道你是江湖上的人。

市長卻問;小蘭,你的電話能告訴我嗎?

在市長眼神的挑逗下,我說了。市長請記著:八位數的,不三不四,搞三搞四,哈哈!

那有這樣的電話號碼啊!

也許我和市長跳得太美了,一支慢四下來,全場響起熱烈的掌聲。

這掌聲不是給我的,是給我們市長的。

接下來,燈光變暗了,全場的人都陸陸續續下到場子來跳起了慢舞。我隨著快曲子又跟市長跳了起來。

這時,市長問我是不是再接著跳個慢舞,可能是喝酒的緣故,我連猶豫都沒有,順著市長的手就去舞池,隨著慢曲子又跟市長跳了起來……舞池裡好暗,我什麼都看不清楚,全都是市長牽著我才沒有碰到別人。在市長牽撫我的時候,常有意無意的拉一下我的身子,所以,二個人在黑暗中,常常的碰到了一起。

我漸漸的適應了黑暗以後,才發覺有好多人都擁抱在一起跳,由於是慢步舞曲,舞池裡的人,顯得都十分的親近。市長只是偶爾拉我一下,以免我碰到了別人。可我已經有好久沒跳舞了,常常踏不准步子。我輕輕的跟市長說「這已經不適合我跳了,我們還是回去喝酒吧」

「沒事的,你難得有這樣的心情放鬆,更何況老公也不在家,開心的玩一下吧」

市長說完,我明顯的感到市長在我腰上的手用力的把我朝他這拉了拉。藉著沒醒的酒意,我想,「也是,反正是跳舞又有什麼關係呢。」

於是,我便大方的把另外一隻手也搭在了市長的肩上。這時,市長的二隻手都自然的放在了我的腰上,二個人的距離忽然又近了許多,我都可以聞到市長身上發出的味道。我閉到眼睛,覺得挺好聞的,身體上又有了熱熱的感覺。

市長說,小蘭,自從我跟你跳舞後,我發現我們倆有緣,你看你的笑容是那樣的燦爛,彷彿照耀了整個大堂,所有的人都在為你陶醉。

市長,你沒喝醉吧?!

我壓根就沒喝酒。

那你在說著糊話呢!

說著說著,我感覺市長的眼睛不停的盯著我胸前兩隻貓米,這兩只可愛的玩兒在製造著我們腳底下的錯亂,市長走錯步踩了一下我的腳。

對不起,我都說很久沒跳舞了咯,真的跟不上你的步伐了!

那裡那裡,市長不會想著其市長女人吧,看你的臉上好像有女人的口紅!

亂彈琴,今夜有你就夠了,我能靠近一下你的胸膛就夠了,我能嗅到你那芳香的氣息就夠了。

面前這位男人雄偉瀟灑,說話更令女人心碎。當時,我真想俯在市長的肩膀,緩緩地,把身體傾斜過去,讓他用高大的身體抱住我,在這浪漫春夜,撫慰我那顆寂寞的心,任由他有力的手在我光滑的肌膚裡摸來摸去。

慢慢的,隨著郁揚的舞曲,我彷彿感到市長的手漸漸的開始在我的後背上輕輕的撫摩起來,這樣的感覺真的好舒服好溫心。老公已經多少年沒對我這樣了。也許是受情緒的影響,我很自然的把頭靠在他哪寬闊的肩膀上。

「你身上的氣味真好聞」市長輕輕的在我耳邊喃喃道。「你也是」

這時,我感到市長的手輕輕的托住了我的臀部的上半部分,並往裡用力的頂了頂,由於我是穿著薄薄的一層裙子,明顯的可以感到他下面的東西已經硬起,並頂在我的下體。

「別!市長,別這樣!」我這時已經有些無力的說道。「過了今晚,一切照常,我沒有惡意的--」

其實,我心裡也並不想推開市長,誰不想攀上市長這棵大樹啊,我只是出於女性特有的羞韌。這時隨著市長的動作,我整個身子都已經貼在市長身上了。市長在我背後的手,活動範圍也越來越大了。沒一會,整個背部都已經被市長撫摩遍了,連臀部,市長也沒放過。

當市長的手在臀部時,還有意無意的拉了好幾次我短褲的鬆緊帶,並似有似無的把一隻手插入我的臀部的中縫裡來回摩擦著。

「別、別這樣,市長,別人會看見的」市長沒理我,繼續著市長的動作,並突然有力的吻住了我的嘴唇。

這時的我,像是瞬間麻木了一般,想推開市長,但只是做了象徵性的動作而已。便任市長的舌頭伸進我的嘴裡,沒多會,我不由自主的迎合著市長,吸吮著伸進來的舌頭。比我老公的要柔軟的多。

這時我在酒精的作用下,感到下面已經濕潤了,全身都處在一種難以言表的興奮之中。

漸漸的,我可以感到,市長的一隻手在前面摸我的乳房,由於我上衣穿的是部門裡發的襯衣,而且領口的幾個扣子都沒扣好。市長便很輕送的伸進一隻手捏住了我的乳房,並揉弄起來。

在市長的捏弄下,我有些受不了了,用了好大的力氣推開市長,說是好悶,想出去透透氣。

市長非常體貼的同意了我要求,並一起又回到了酒店休息處的沙發上。

坐到沙發以後,我情意迷亂的怕市長們看出些什麼,坐下來,下面剛才被市長弄的濕濕的非常難過。於是我便看了一下手機,發現老公已經打過來好就個電話了。

這時,我想回一個電話給老公的,正當我想打電話時,市長說,時間已經不早了,明天早上市裡還有許多事,今天就到這吧我送你回去。我看市長這樣說,就起身到我們局長的跟前,道了再見,我們就先走了。

在送我回去的一路上,我一句話都沒說,臉好像燒的紅紅的。

這時,市長邊開車邊把一隻手放在我大腿上,我迴避了一下,但仍然被他有力的捏住了。並有意的觸摸我的陰部。

「別這樣啊!市長」我抗議道。路過烈士陵園時的公園旁,車子彎了進去。「市長,你幹什麼?」市長沒理我。

在一個非常安靜的地方,停住了車。緩慢的對我說:「我還想再親你一下,我想你已經好久了」

說完,市長都沒征的我同意,便一下摟抱住我,我想反抗卻一點點力氣都沒有。於是我便麻木的任他在我身上胡作非為。沒多會,我的上衣紐扣就全部被他解開,不斷的親吻著我的胸部暴露出來的地方。並咬住我的乳頭吸了起來。

在市長的親吻之下,身體裡的感覺又激了起來。不自覺的我也摟抱著他的頭摸了起來。

這時,市長把我的一隻手挪到他的下面,並拉開了褲子拉鏈,我想伸回手,但沒成功。順勢便捏住了他早已經硬起來的陰莖不自主的套弄起來。他的東西好像比我老公的粗也像比我老公的長。我腦子竟然拿市長的東西和老公的作比較。

在觸摸了市長的陰莖以後,我覺得自己的身體像是著火了一樣,順著市長的嘴就吻了上去。而市長是手也沒閒著,揭開我的裙子把我的短褲弄在一邊就插了進去。

市長不像我老公這樣只是來回插弄而是左右上下的摩擦,我在他的手中,一會而就有了高潮。

這時,市長說讓我到後面去,我知道他的意思。雖然他是市長,我可不願意這麼隨便的失身,我不同意。我說「市長,今天就到這為止了,我們都已經是結過婚的人,你這樣很過了」

市長並沒有強迫我,只是讓我幫他弄出來。並按著我的頭往下去。我其實不想去親他的陰莖,那東西露出來以後,車裡都是市長哪個東西發出的味道。我這時有點想早些回家,萬一老公知道,這樣會出事的。

但在市長再三的請求下,我為了拉住這個靠山,沒法拒絕,只得含住了他的東西。開始市長一頂,差點頂到了我的喉嚨深處,就這樣我一邊套弄一邊吸著市長的東西。他的一隻手仍然插在我的下面還有一隻手在撫摩我的乳房。

就在這時,我的手機再次下起,我顧不得市長的阻攔,打開了電話,一聽,是老公從深圳打來的。老公問我怎麼這麼晚了還不到家,他今天晚上是肯定回不來了。我說局裡有事在加班馬上就回去了。我們局裡加班是常事,老公只是說到家以後再給我打電話,他不放心。就在我和老公通電話時,市長都沒有停止對我的侵犯,反而更加用力的用手撫弄我的下面,弄的我非常的難過。我是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才沒讓老公從電話裡聽出來。

放下電話以後,我也說不清是為什麼,可能是接到老公電話的愧疚之情吧,我想早點結束我們今晚的偷情,擺脫市長的糾纏。所以我一下就撲在市長身上,在市長嘴上用力的吻了下去,舌頭和市長的糾纏在了一起,互相吸吮著舔吸著彼此的唾液。同時,一隻手抓住市長的陰莖使勁的套弄起來,沒幾下子,我就感到手裡熱熱的,市長的陰莖在我的手中不斷的跳動著。

我知道市長洩了,而且洩了好多,射出來的精液全部都在市長的褲子和我的裙子衣服上。

我們二個人就這樣摟抱了好一會,才放開。

「我要回去了」我對市長說道。

市長順著我的指示倒車,朝著我家開去。

到我居住的小區,由於在施工,路燈都沒有,市長說送我到電梯口,由於晚晚的,的確有些害怕,小區的保安都在外面。所以我也就同意了市長的要求。

在下車的時候,我看市長褲門打開著,提醒市長繫好紐扣。市長卻說沒關係,晚上除了你,誰都看不見。由於我急著回家聽老公電話,所以也沒理市長,管自己走在前面。

到了樓下以後,我看見二部電梯都在一樓的位置,便告訴市長可以走了,市長看了看我,沒響。然後說了一句「我看你進電梯」

我也就不客氣的管自己進了電梯向他揮了揮手就進去了。

等我到了樓層正準備打開自己房間門的時候,突然有個人抱住了我,嚇的我不知該怎麼好。我回頭一看,是市長!他乘另一部電梯跟了上來。我正準備說他膽子那麼大,不怕被人看見。就被他摀住了嘴巴,並接過我手中的鑰匙打開了我家的門。一關上門,市長抱緊我,我們二個人就又緊緊的吻在了一起。

我喊著不要,我可不想在自己家和市長發生這種事。那對我老公太不公平了。

可是在黑暗中,我的衣服漸漸的全部被市長脫光,連內褲都沒剩下。我掙脫他努力的打開燈以後,發覺自己赤裸裸的完全暴露在市長面前,一下子我不知道找什麼來遮擋自己的身體。

在市長火辣辣的眼神中,我知道他下一步想幹什麼了。但是,我已經沒辦法拒絕他了。就這樣,我被市長抱到了沙發上,他以飛快的速度脫完了自己的衣服。我羞的不知道應該看什麼地方才好。

感覺中,市長坐在沙發上,把我橫在他的身體中間,自己的陰部完全凸出的暴露在他的視野裡。我想動,但動不了。渾身火辣辣的,只感到下面有東西不斷的湧出。一陣陣的。

突然,市長用嘴親在我的上面。我和老公結婚五年了,老公可從來沒親過我這裡。我可以感到市長的硬物頂在我的臀部上,他把我的大腿分看,親了下去,並用力吸了起來。我被他這麼一吸,整個人顯得的越加無力,好像整個身子都被市長掏空了,腹部象被什麼東西勾引著往下墜,那種感覺是我從來不曾體驗過的,簡直美妙到了極至。

過了好半天,當市長的注意力重新回到我的乳房時,我才從剛才的情形中回過神來。整個人彷彿虛脫了一回。他說「再親親我這,行嗎?」

這時的我,已完全沒了拒絕的勇氣,很聽話的從他身上爬起來,跪在地板上,對著他挺立的陰莖親了下去。「好臭哎!」我吐了一口市長不斷溢出的精液對他說。市長非常體貼的對我說道:「我們去洗一洗再玩好嗎?」他還沒說完,我就乖乖的點了點頭。然後我讓市長先坐會,我先去洗。可當我剛放好水,他就進來從後面溫柔的摟著我說:「我幫你洗」

我不知道這時的我會那麼的聽他話,十分乖巧的站在浴缸裡,任他把浴液淋在我的身上。他洗的特別的溫柔,尤其是在洗我的乳房時,又把的下面弄出了好多的分泌物。在他洗我的下面時,他輕輕的讓我把大腿打開,我就打開了,他把手沾了些浴液,輕輕的摩擦我的下面,邊洗還邊說,「你真是個尤物,陰部凸的那麼起來,而且毛好像是精心修飾過的一樣。你的乳房比我想像中的豐富多了,仍然可以感到你乳房的結實,沒生過孩子,下面紅嫩嫩的--」

我在市長的觸摸中被他誇的心中充滿了感動。在市長洗完我以後,我說:「讓我也來幫你洗吧」

於是,我認真的從頭到腳的給他洗了起來,市長說,在他自懂事以來,從來沒人給他洗過。他的老婆也沒有過。他說他好激動,儘管在浴室裡,我仍然可以看到市長眼睛有些濕潤。

在我清洗他的陰莖時,它不老實的又跳了起來,沒多會就硬硬的。這時,我才有時間仔細的看市長的東西。儘管都是男人,可長的完全不一樣,他的龜頭很大,身子也很粗,市長說市長以前割過包皮的。我忍不住用水沖了沖,輕輕的用牙咬住了市長的龜頭並擦了起來。在咬住他龜頭的過程中,我可以感到市長不斷滲出體外的精液,儘管味道怪怪的但我仍然吞了下去。並來回吸允著他的陰莖並用手不斷的套弄著。

「電話,你家的電話響了」市長提醒道。我竟然沒聽見。我知道是老公打來的。於是,我趕緊放下它,連身子都沒擦就去接電話了。

果然是老公打來的,因為我身體是濕的,只得站著聽電話。過了會兒,我看到市長拿了一塊浴巾走了過來,十分溫柔的給我擦了起來。老公可能是酒喝多了,在電話裡說個沒完,而我又不好放下,因為平時我都是十分耐心的聽他說完的。

市長給我擦完以後,輕輕的把接電話的我抱了起來,市長坐在沙發上,而我坐在市長身上聽我老公的電話。二個人都是赤裸裸的,我可以感到市長的東西在我的身下硬起來的過程。

在開始,市長還是蠻有耐心的在背後撫摩我,可後來,他就抬起我的手親起了我的乳房,我被市長吸的和老公說話的聲音都變調了。老公在電話哪頭問我怎麼了,我說沒怎麼,家裡有蚊子咬我。

可我話音未落,乳頭上就被市長輕輕的咬了一口,真是,搞的哭笑不得。這裡得聽老公的電話,這裡又得應付市長逐漸加深的騷擾。後來,他乾脆把手又伸進了我的下體裡去了,我瞪了市長好幾眼都不管用,只得任他擺佈。

市長把我身體趴向沙發,屁股高高的抬起,我不知道他想幹什麼,以為他只想再看看我的私處。可沒想到的是,市長猛然把市長的東西順著我的肉縫插了進來。搞的我在電話裡「哎喲」的叫了起來。我老公問我出了什麼事,我反過身推了市長一下,再跟老公說,又一個大蚊子,咬了我好大一個包。

老公以為他早上出去的時候紗窗沒關,連連向我說對不起!

這時,市長在我後面已經開始抽動起來,我實在沒精力再應付老公的電話。我只是快速的對老公說了一句「我受不了了,等會兒我給你打過來」說完我就掛機了。

我趴在沙發上,幾次想轉身都被市長有力的阻擋了,在他的猛力抽插中,我又體會到了高潮。

市長的東西明顯比我老公插入的裡面,我老公要達到在個位置非得我坐在他身上才可以,而市長卻輕而易舉的刺到了我的最裡面,而且,市長在做的時候,時不時的左右擺動,弄的我四壁都非常的舒服。忽然,市長在後面停止了抽插,問我可不可以射在裡面。

我說隨便他,其實我也非常希望市長能夠射在裡面。但市長這樣問我,我心裡覺得很舒服。待他再次抽動幾下以後,我感到子宮裡暖暖的,我知道市長全部射了進去。然後,抱住我站在後面,一動不動了。

又過了好一會,我告訴市長不可以在我接電話時插進去的,老公要是發覺了,麻煩可就大了。而市長卻什麼都沒說。又把我抱到浴室裡去了。

等我再次出來,我已經全身無力,二腿發軟。這時我想起老公還在等我電話,於是就躺到臥室裡給老公打電話了。

老公到沒查覺出什麼異常的,只是讓我早點休息,就掛了。

我在給老公打電話的時候,我以為市長在穿衣服準備回去了。可沒想到,市長仍然是赤身裸體的走了進來。

「這是你們的結婚照」市長指了指床頭的照片說,那時的你,挺瘦的。

市長說著就躺在了我的身邊慢慢的撫摩著我。我看著市長已經軟下去的陰莖,不禁的又想起了網上的圖片。於是我就用手去擺弄市長的陰莖說道:「它還能硬起來嗎?」

「你想要,它就能再硬」我說:「我才不信呢?」「我還要」我開玩笑的對市長說。市長微笑的看著我,爬到我身子上壓著我說:「真的還想要?」

我笑嘻嘻的點了點頭。抬頭的同時我看見了和丈夫的結婚照,心中瞬間略過一陣的不安。

不過,隨著市長的親吻,便很快的忘記了。這時,我發現市長的陰莖經過二次的折騰已經不太硬的起來了,怎麼摸,都是柔軟的。

這時,市長在我耳邊問我,「看你這麼騷,你老公的東西肯定不大」我其實不想回答市長這個問題,我不想想起我的老公。但是經不起市長再三的追問,我如實的告訴市長:「沒你的那麼粗長,但是他很愛我!」

「你老公平時是怎麼和你做愛的」我猶豫了半天還是告訴了市長「自結婚以後,我已經好長時間沒這樣的興奮的感受了,老公工作忙,他需要時,常常趴在我身上,插入以後,很少有高潮的--」

在我說話時,我查覺到市長的陰莖在我手中又漸漸的硬了起來,我覺得好奇怪,市長好厲害。為了感謝市長今天晚上給我帶來的興奮,我又爬到市長的東西前親了起來。市長的東西在我嘴裡硬的很快,馬上,市長就翻起身來拉開我的腿想再次的插入。

我說:「我受不了了,剛才下面好像已經給你搞的紅腫了,如果再來,明天老公回來要我我可就沒辦法交代了」

市長挺著陰莖跨到了我的面前「那你給我用嘴弄出來--」

我看到平時道貌岸然的市長,此刻挺著醜陋的陰莖遞在我的面前,那種急不可耐的勁,倒挺可笑的。

便用嘴巴用力的吸允起來,我知道市長連續放了二次,再射出來需要很多的時間,我老公曾經告訴我,作為成熟的男人要讓他疲勞以後再放出來的話,就舔他陰莖頭上射精的哪個眼,最好用手不斷的去刺激它的裡面。我在夜裡睡不著時,就是這樣常常刺激老公的。

我趴在市長身上也這樣做了以後,可以感得到他在我刺激下顯得非常的難受,翻來覆去的,大約我感到手有些酸了的時候,市長猛力的按住我的頭,不讓我抬起來,我只得含著他的陰莖套弄著,「突、突、突--」雖然不多,但是它在我的親吻下又達到了一次高潮。

我全部的含了下去。好難吃。

最後,市長摸摸舔舔的折騰了我一個晚上,走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了,在門口,他又抱著我吻了許多的時間。在他下樓時,我告訴他,我希望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但看市長離開時的眼神,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儘管我仍然非常愛著我的丈夫。

過幾天,市長用手機給我來了電話,我就這樣成了市長的情婦。

不久,我當上了正處長。

後來,大家就說我是市長的二奶,老公要和我鬧離婚,可就在市長的親自『安慰』下,得到一些優厚的利益下也慢慢妥協了。

可好景不長,市長終於因又一次偷搞別人的老婆被人揭發,被雙規了。

在市長鋃鐺入獄前,我被紀委監察部門連祖宗八代都審了個遍。

還好,市長們沒審出什麼名堂,我依然做著我的正處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