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精液淹沒的熟女

成人文學
2013/ 09/ 26
李海和張大元是在上海監獄認識的,一個是強姦婦女被判5年,一個是盜竊被判4年。6月5日,張大元的刑期滿了,他出去時對李海說:大哥,我先走一步,咱們兩個月後在蘇州見。

8月4日,李海也出獄了,5日早上他來到蘇州楓橋路的一個小酒店門口,大哥,我在這。李海一看,張大元在裡面向他招手,酒足飯飽後,張大元說大哥,我已經瞄上了一個人家,肯定有錢,私家車都是奧迪,今天下午一點鐘後家裡就沒人了,男的要帶兒子到杭州去3天,女的有事不能去,住到娘家,我們可以細細的刮一遍,沒準有個幾萬現金呢。***,真有你的。大哥,那個女的長得不錯也,可惜不在啊。

楓橋路45號402室是一個150平米的大房子,住著私營主高義一家,高義今年33歲,8年前開始經商。做的十分順利,現在已經有二百多萬的資產了,妻子黃玲29歲,是幼兒老師,皮膚白嫩,散發出一種健康的光澤。粉面桃腮,一雙標準的杏眼,總是有一種淡淡的迷濛,彷彿彎著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抿著。個子不是很高,可給人的感覺確是修長秀美。他們有個兒子,今?歲,因為高義的父母在杭州,這幾天小傢伙要奶奶,所以高義決定把他帶到杭州去住幾天,可是黃玲有事不能去,他倆只好決定自己去了。下午一點過後,一輛私家牌照的奧迪駛出了楓橋路45號,過了有半個小時,兩個男人便到了402的門口,張大元掏出個像鑰匙一樣金屬片插進門鎖,卡噠,門開了。好大的房子,富麗堂皇,張大元發現門口有一雙漂亮的女涼鞋丟在地上,一個房間的門也關著,難道?沒錯,女主人黃玲確實在家,因為天熱,她想晚上再回娘家,這時,這關著房門開著空調睡午覺呢。李海也看到了畫架上放的這家人的照片,上面的女人真漂亮,都5年多沒碰女人了,他一看到照片,下面的東西居然有點開始發硬了。大哥,我們晚上再來吧什麼?這麼好的機會,不行,李海輕輕擰開房門,只見寬大而舒適的桃木大床上,躺著一位美麗的少婦,她烏黑的長髮紮成馬尾拖在雪白的枕頭上,雙手彎曲著放在小腹上,誘人的胸部隨著呼吸輕輕起伏,身體稍稍側臥,將她優美的身體曲線暴露無疑,淡藍色睡裙的下緣只遮到大腿的根部,小的不能再小得白綢短褲幾乎不能遮住羞處,一些調皮的陰毛跑到了外面。整個皓白瑩澤的雙腿都露在外面,光滑柔嫩,那光潔的足踝,晶瑩的足趾,能令每個男人都慾火焚身。李海走到床前,柔軟的有點透明的布料貼在黃玲豐滿的前胸上,明顯的看出黃玲沒有戴乳罩,暗紅色的乳頭隨著她的呼吸忽隱忽現,看著黃玲豐滿的呼之欲出的乳房,李海的陽物已經挺槍致敬了。他三兩下便脫去了衣服,一個又黑又粗的巨大陰莖挺立在他的跨下,李海彎下腰,伸出手,只一下,黃玲的短褲就被他拉掉了,黃玲在睡夢中驚醒過來,看見兩個陌生的男人站在自己的床邊,其中一個還是赤裸著身體,她嚇得蜷成一團,你們,你們要幹什麼。你說呢李海淫笑著撲了上去,救命,救命,唔唔唔,黃玲的嘴被張大元堵住了,她在李海身下拚命掙扎,兄弟,幫個忙把她按住,李海氣喘吁吁的對張大元說到,張大元掏出一把刀逼到黃玲的脖子上,:再出聲宰了你,黃玲嚇得不敢叫喊了,李海低頭開始親吻黃玲的臉頰,吻她的櫻唇,啪,一記耳光甩在黃玲的臉上,原因只是她在李海強吻時竟然敢把臉扭開。把舌頭伸出來。在李海的淫威之下,黃玲只得眼含淚水,乖乖的伸出舌頭,讓李海舒服的含在口裡,唏唏有聲的舔吮,更有噁心的口水不斷的流進自己嘴裡,而這一切的屈辱黃玲只能默默的嚥下去。由於還有時間,李海決定慢慢的享用眼前天使般純潔美麗的黃玲,因為他有很長時間沒玩女人了。首先令李海興奮起來的是黃玲的一對白皙可愛小腳丫,圓潤迷人的腳踝,嬌嫩的好似柔弱無骨,十枚精緻的趾尖像一串嬌貴的玉石閃著誘人的光點。看得李海呼吸困難,費力的嚥著口水。

不過李海有些氣惱的是黃玲把兩條嫩生生,白膩修長的美腿緊緊的夾著,讓他看不到神秘的花園,只能從那渾圓且充滿彈性的肉臀來遐想連連了。自己把衣服脫掉。看著黃玲滿是驚恐絕望的眼眸,李海明白她的意志就快要被摧垮了。果然在沉默了片刻後,黃玲無聲的哭泣著,在李海和張大元的逼視下慢慢的脫掉了睡衣,丟到一邊,而同時丟掉的,還有少婦的尊嚴。那對顫巍巍的,溫潤豐挺的雪白乳球向兩邊攤開,沒有任何遮攔地裸露在眼前,紅紅的乳頭聳立,無助地顫抖著,汗水覆蓋整個乳房,閃爍著誘人的光亮,隨著呼吸起伏,等待著殘酷的蹂躪。我的媽啊!看到這美艷的場景,李海的腦子騰地熱起來,有些發呆。剛才摸揉的時候感覺手感很好,沒想到眼睛看的感覺更好。他艱難地吞嚥了一口唾沫,伸出手抓住了那一對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樣的乳房揉搓,一邊低下頭去,含住了紅色的小乳頭用舌尖輕輕地舔著,一邊右手食指、拇指捏住黃玲乳頭輕輕搓著,一股股電流一樣的刺激直衝黃玲全身,黃玲忍不住渾身微微顫慄,乳頭漸漸硬了起來。可憐的她只覺得胸口好像有兩團火焰在燃燒著,烤得她口乾舌燥,雪白的身體暴露在二個粗鄙的男人眼前,被他們玩弄,這樣的事她以前連想都沒想過,沒料到今天卻真正地發生在她身上了啊呀,不,不,求求你們,黃玲仍作著無力的掙扎和哀求,李海將嘴巴移到了黃玲的肚臍,又慢慢移到陰毛處,黃玲的下身沒有太多的陰毛,但紅潤潤,緊閉著的肉縫陰唇引起了李海極大的淫心,他開始用舌頭去舔吸她的陰唇邊緣,而這時死死摁住她的張大元,則湊近嘴,想親黃玲的小嘴。嗯,不,不要,嗯呀!黃玲死命擺動著她的頭,並將嘴唇緊閉,企圖避開他的親吻。

張大元急了,使勁用手掌扇了她幾個耳光。在她無力地流下雙淚時,飛快地將嘴靠上去,狂烈地吸吮著黃玲的嘴唇和舌頭。

啊呀,她的陰戶真漂亮!用舌頭舔吸她陰唇的李海,不斷地移動雙手去撫摸黃玲的小腹,大腿。原來是破腹產,怪不得身材和陰戶保持得這麼好呀!黃玲放聲大哭起來,可是很快從陰道裡流出了一股股粘液。李海跪在她大腿間,迫不及待的將黃玲的屁股抱起來,把嫩藕似的兩腿放在肩頭,那迷人的陰戶正好對著自己的嘴,毫髮畢顯的暴露出來。放眼望去,是兩片鮮鮑似的嫩肉,肥肥嫩嫩的,早已濕透了,中間紫紅柔嫩

的小陰唇微微的翻開著,幾滴透明的淫珠掛在上面,嬌艷欲滴。兩側的恥毛,濡濕黑亮,整齊的貼在雪膚上。整個陰阜在少婦的幽香裡更瀰漫著一股臊熱的氣息,讓李海更加的亢奮了。這樣的姿勢讓黃玲羞辱的幾乎快要暈過去,她噙著淚珠,明知道沒有用,但仍用發抖的、微弱的聲音懇求著。求……求你們,不要……這樣,不要……

李海淫笑著瞟了她一眼,低下頭一口含住了她正淌著蜜汁的花房,滑膩的舌頭靈巧的伸進狹窄的肉縫裡舔啜,那緊迫火熱的感覺,他已經好久沒有領略過了。在下面,黃玲的哀求卻越來越短促無力,到了後來就變成了哼哼唧唧的呻吟。一陣陣比剛才還要強烈的酥麻感覺自下體傳來,讓她的頭腦又重回混亂,恥辱的感覺漸漸的淡漠,油然而生的竟是幾分墮落的渴求。過了會,李海把黃玲的腿放下,握住自己粗壯堅硬的陽具,在她的陰毛和陰唇間磨動,手指在黃玲充滿粘液的陰唇上沾了許多粘液後,將它塗抹在粗大的龜頭四周,然後,在黃玲的極力掙扎下,將堅硬高翹著的陽具,狠狠地插入了她的陰道。

啊喲,唷哎呀,痛啊,畜牲啊,你們放了我,放開我啊!李海全然不顧,腹下堅挺的陽具,更是死命地頂送。咕唧……咕唧……黃玲的下身水很多,陰道又很緊,李海一開始抽插就發出淫水滋滋的聲音,陰莖幾乎每下都插到了黃玲陰道深處,每一插,黃玲都不由得渾身一顫,紅唇微張,呻吟一聲。李海一連氣幹了百多下,黃玲已是渾身細汗涔涔,雙頰緋紅,李海將她一條腿架在自己肩頭,另一腿此時也只能隨著高高翹起了,伴隨著李海的抽送來回晃動。啊哦哎呦……嗯嗯……李海停了一會,又開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陰莖拉到陰道口,在一下插進去,陰囊打在黃玲的屁股上,啪啪直響。呻吟,聲音越來越大,喘息越來越重,u啊嗯……每一聲呻叫都伴隨著長長的出氣,臉上的肉隨著緊一下,李海只感覺到黃玲陰道一陣陣的收縮,每插到深處,就感覺有一隻小嘴要把龜頭含住一樣,一股股淫水隨著陰莖的拔出順著屁股溝流到了床單上,已濕了一片。黃玲一對豐滿的乳房像浪一樣在胸前湧動,已經變成紅黑色的小乳頭在上面十分搶眼。李海又快速幹了幾下,把黃玲的腿放下,又趴在她身上,黃玲痛苦地承受著他的抽插。李海的陰莖很粗,強壯得像頭公牛,她的陰道被這個魔鬼撐得滿滿的,緊緊包著它,任它隨便進出。隨著陰莖的肆虐,阻力也越來越小,陰道裡也響起了滋滋的水聲。李海雙手撐在床上,賣力地挺動下身,看著黃玲隨著自己的衝撞痛苦地抽泣,兩隻大乳在身體上上下顛動著,興奮極了,發狠地抽插。陰莖堅硬有力,每次插到子宮都讓黃玲一陣酥麻,她恥辱地閉著眼,抗拒著身體的反應。李海捧起了她的屁股,五指深深陷入柔軟的臀肉裡,陰莖更加使勁地捅動。也許是動作太激烈了,李海忽然覺得強烈的快感正在下身湧起,他趕忙放下黃玲的身體,緊緊壓住她,開始最後的衝擊。身上的男人呼吸變得又粗又短促,陰莖進出的速度也驟然加快,黃玲明白男人的高潮快到了,她心裡感到悲憤和羞辱,她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只能轉過臉去,任憑男人在她的身上迅猛地聳動,眼淚再一次流出了眼角。忽然,男人重重壓在她身上,渾身繃緊,喉嚨裡發出了一聲低吼。黃玲感到陰道裡的陰莖深深抵在自己的子宮裡,正一跳一跳地噴射出熾熱的黏液--男人把精液射進了她的身體。

我被人強姦了!我被歹徒插進去射精了!黃玲痛苦地想,不禁哭了出來,腦子裡一片空白。陰道還在一下一下的收縮,精液沿著秀美白嫩的腿根流下來,

李海趴在黃玲身上喘息了一會兒,滿足地撫摩著她的乳房,笑著說:真他媽爽!怎麼這麼緊那,真不像結婚的,跟小姑娘似的,兄弟,該你了,張大元早就脫光了衣服等著了,他見李海一下床,就立刻撲了上去,他一壓上來,就不由分說地扳開黃玲的雙腿,只見她的大腿間白沫和精液,佈滿了她的陰部,大腿間,小腹和屁股下的床單上。她已完全停止擺動,無力地躺在那裡,兩腿挺直,大大地叉開,全身靜止不動,只有陰道在蠕動,濃濃的精液還在往外溢出來,陰道口在急速地收縮,他跪起身,兩手高舉著她的足部前端,然後再將下腹靠近,水平面地把陽具送入了黃玲的陰道裡。

啊呀,在陽具剛進入陰道的剎那間,他突然發出呻吟,繼而,便開始緩緩抽送粗壯堅硬的陽具。

哇啊,裡面好溫熱,陰戶裡這麼多水,好,沒想到,這個女人的陰道真緊,真的,沒說錯,我的雞巴好舒服!

這個張大元性交技術也很老到,他將自己的陽具,不住地在黃玲的陰道裡旋轉,抽磨。黃玲的身體在他的重壓下不停地扭動著,但她的陰唇卻緊緊包裹著男人快速抽送的陽具。張大元在呻吟之中,不斷地變換陽具抽送的方式,他有時飛快地抽插,有時則全根插入,而以小腹頂住陰道口,讓陽具在黃玲的陰道裡作旋轉,頂動的刺激。偶而,他又將陽具抽出到剩下一小截,然後光以粗大的龜頭抵住陰蒂四周的肌肉處搗弄。這些動作不禁讓黃玲出現一陣陣抽搐,她流出的大量粘液和李海射在裡面的精液,將張大元的陽具旁的體毛完全打濕。張大元猛得抽出陰莖,黃玲啊的一聲。站到床下張大元拍了一下黃玲的屁股黃玲順從地站在床下手撐在床上,圓潤的屁股高蹺著,中間兩瓣濕漉漉的陰唇。張大元把黃玲的雙腿向兩邊一分,雙手扶住她的腰,撲哧一聲就插了進去。啊啊啊……黃玲被這另一個角度的進入衝擊得差點趴下。張大元把手伸到黃玲身下,握住黃玲的乳房,開始快速地抽送。兩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響,黃玲上氣不接下氣的嬌喘呻吟。張大元屁股猛地挺動了幾下,說:你把頭髮解下來看看。黃玲只好挺起腰身,雙手伸到後面解開了髮辮,頭甩了幾甩,一頭長長的黑亮的秀髮披滿了胸前背部,當她立起身時,張大元的陽具脫了出來,於是把她抱起放到沙發上,讓她背靠著沙發,提起她的雙腿,立在沙發邊幹了起來。黃玲一頭披散的秀髮分成兩邊從肩上披落到胸前,只見雪白的胸脯前兩縷秀髮披散在兩個豐乳前,隨著張大元的挺動,身體不停地晃動著,秀髮在跳躍的豐乳邊拋來拋去,黑白相間,別有情趣,直看得張大元眼冒金火,越插越猛,一陣狂動後在黃玲陰道一陣陣收縮時,把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射到了黃玲身體裡。黃玲渾身不停的顫抖,趴在地毯一動也動了,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她紅腫起的陰唇間流出李海和張大元是在上海監獄認識的,一個是強姦婦女被判5年,一個是盜竊被判4年。6月5日,張大元的刑期滿了,他出去時對李海說:大哥,我先走一步,咱們兩個月後在蘇州見。

8月4日,李海也出獄了,5日早上他來到蘇州楓橋路的一個小酒店門口,大哥,我在這。李海一看,張大元在裡面向他招手,酒足飯飽後,張大元說大哥,我已經瞄上了一個人家,肯定有錢,私家車都是奧迪,今天下午一點鐘後家裡就沒人了,男的要帶兒子到杭州去3天,女的有事不能去,住到娘家,我們可以細細的刮一遍,沒準有個幾萬現金呢。***,真有你的。大哥,那個女的長得不錯也,可惜不在啊。

楓橋路45號402室是一個150平米的大房子,住著私營主高義一家,高義今年33歲,8年前開始經商。做的十分順利,現在已經有二百多萬的資產了,妻子黃玲29歲,是幼兒老師,皮膚白嫩,散發出一種健康的光澤。粉面桃腮,一雙標準的杏眼,總是有一種淡淡的迷濛,彷彿彎著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抿著。個子不是很高,可給人的感覺確是修長秀美。他們有個兒子,因為高義的父母在杭州,這幾天小傢伙要奶奶,所以高義決定把他帶到杭州去住幾天,可是黃玲有事不能去,他倆只好決定自己去了。下午一點過後,一輛私家牌照的奧迪駛出了楓橋路45號,過了有半個小時,兩個男人便到了402的門口,張大元掏出個像鑰匙一樣金屬片插進門鎖,卡噠,門開了。好大的房子,富麗堂皇,張大元發現門口有一雙漂亮的女涼鞋丟在地上,一個房間的門也關著,難道?沒錯,女主人黃玲確實在家,因為天熱,她想晚上再回娘家,這時,這關著房門開著空調睡午覺呢。李海也看到了畫架上放的這家人的照片,上面的女人真漂亮,都5年多沒碰女人了,他一看到照片,下面的東西居然有點開始發硬了。大哥,我們晚上再來吧什麼?這麼好的機會,不行,李海輕輕擰開房門,只見寬大而舒適的桃木大床上,躺著一位美麗的少婦,她烏黑的長髮紮成馬尾拖在雪白的枕頭上,雙手彎曲著放在小腹上,誘人的胸部隨著呼吸輕輕起伏,身體稍稍側臥,將她優美的身體曲線暴露無疑,淡藍色睡裙的下緣只遮到大腿的根部,小的不能再小得白綢短褲幾乎不能遮住羞處,一些調皮的陰毛跑到了外面。整個皓白瑩澤的雙腿都露在外面,光滑柔嫩,那光潔的足踝,晶瑩的足趾,能令每個男人都慾火焚身。李海走到床前,柔軟的有點透明的布料貼在黃玲豐滿的前胸上,明顯的看出黃玲沒有戴乳罩,暗紅色的乳頭隨著她的呼吸忽隱忽現,看著黃玲豐滿的呼之欲出的乳房,李海的陽物已經挺槍致敬了。他三兩下便脫去了衣服,一個又黑又粗的巨大陰莖挺立在他的跨下,李海彎下腰,伸出手,只一下,黃玲的短褲就被他拉掉了,黃玲在睡夢中驚醒過來,看見兩個陌生的男人站在自己的床邊,其中一個還是赤裸著身體,她嚇得蜷成一團,你們,你們要幹什麼。你說呢李海淫笑著撲了上去,救命,救命,唔唔唔,黃玲的嘴被張大元堵住了,她在李海身下拚命掙扎,兄弟,幫個忙把她按住,李海氣喘吁吁的對張大元說到,張大元掏出一把刀逼到黃玲的脖子上,:再出聲宰了你,黃玲嚇得不敢叫喊了,李海低頭開始親吻黃玲的臉頰,吻她的櫻唇,啪,一記耳光甩在黃玲的臉上,原因只是她在李海強吻時竟然敢把臉扭開。把舌頭伸出來。在李海的淫威之下,黃玲只得眼含淚水,乖乖的伸出舌頭,讓李海舒服的含在口裡,唏唏有聲的舔吮,更有噁心的口水不斷的流進自己嘴裡,而這一切的屈辱黃玲只能默默的嚥下去。由於還有時間,李海決定慢慢的享用眼前天使般純潔美麗的黃玲,因為他有很長時間沒玩女人了。首先令李海興奮起來的是黃玲的一對白皙可愛小腳丫,圓潤迷人的腳踝,嬌嫩的好似柔弱無骨,十枚精緻的趾尖像一串嬌貴的玉石閃著誘人的光點。看得李海呼吸困難,費力的嚥著口水。

不過李海有些氣惱的是黃玲把兩條嫩生生,白膩修長的美腿緊緊的夾著,讓他看不到神秘的花園,只能從那渾圓且充滿彈性的肉臀來遐想連連了。自己把衣服脫掉。看著黃玲滿是驚恐絕望的眼眸,李海明白她的意志就快要被摧垮了。果然在沉默了片刻後,黃玲無聲的哭泣著,在李海和張大元的逼視下慢慢的脫掉了睡衣,丟到一邊,而同時丟掉的,還有少婦的尊嚴。那對顫巍巍的,溫潤豐挺的雪白乳球向兩邊攤開,沒有任何遮攔地裸露在眼前,紅紅的乳頭聳立,無助地顫抖著,汗水覆蓋整個乳房,閃爍著誘人的光亮,隨著呼吸起伏,等待著殘酷的蹂躪。我的媽啊!看到這美艷的場景,李海的腦子騰地熱起來,有些發呆。剛才摸揉的時候感覺手感很好,沒想到眼睛看的感覺更好。他艱難地吞嚥了一口唾沫,伸出手抓住了那一對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樣的乳房揉搓,一邊低下頭去,含住了紅色的小乳頭用舌尖輕輕地舔著,一邊右手食指、拇指捏住黃玲乳頭輕輕搓著,一股股電流一樣的刺激直衝黃玲全身,黃玲忍不住渾身微微顫慄,乳頭漸漸硬了起來。可憐的她只覺得胸口好像有兩團火焰在燃燒著,烤得她口乾舌燥,雪白的身體暴露在二個粗鄙的男人眼前,被他們玩弄,這樣的事她以前連想都沒想過,沒料到今天卻真正地發生在她身上了啊呀,不,不,求求你們,黃玲仍作著無力的掙扎和哀求,李海將嘴巴移到了黃玲的肚臍,又慢慢移到陰毛處,黃玲的下身沒有太多的陰毛,但紅潤潤,緊閉著的肉縫陰唇引起了李海極大的淫心,他開始用舌頭去舔吸她的陰唇邊緣,而這時死死摁住她的張大元,則湊近嘴,想親黃玲的小嘴。嗯,不,不要,嗯呀!黃玲死命擺動著她的頭,並將嘴唇緊閉,企圖避開他的親吻。

張大元急了,使勁用手掌扇了她幾個耳光。在她無力地流下雙淚時,飛快地將嘴靠上去,狂烈地吸吮著黃玲的嘴唇和舌頭。

啊呀,她的陰戶真漂亮!用舌頭舔吸她陰唇的李海,不斷地移動雙手去撫摸黃玲的小腹,大腿。原來是破腹產,怪不得身材和陰戶保持得這麼好呀!黃玲放聲大哭起來,可是很快從陰道裡流出了一股股粘液。李海跪在她大腿間,迫不及待的將黃玲的屁股抱起來,把嫩藕似的兩腿放在肩頭,那迷人的陰戶正好對著自己的嘴,毫髮畢顯的暴露出來。放眼望去,是兩片鮮鮑似的嫩肉,肥肥嫩嫩的,早已濕透了,中間紫紅柔嫩

的小陰唇微微的翻開著,幾滴透明的淫珠掛在上面,嬌艷欲滴。兩側的恥毛,濡濕黑亮,整齊的貼在雪膚上。整個陰阜在少婦的幽香裡更瀰漫著一股臊熱的氣息,讓李海更加的亢奮了。這樣的姿勢讓黃玲羞辱的幾乎快要暈過去,她噙著淚珠,明知道沒有用,但仍用發抖的、微弱的聲音懇求著。求……求你們,不要……這樣,不要……

李海淫笑著瞟了她一眼,低下頭一口含住了她正淌著蜜汁的花房,滑膩的舌頭靈巧的伸進狹窄的肉縫裡舔啜,那緊迫火熱的感覺,他已經好久沒有領略過了。在下面,黃玲的哀求卻越來越短促無力,到了後來就變成了哼哼唧唧的呻吟。一陣陣比剛才還要強烈的酥麻感覺自下體傳來,讓她的頭腦又重回混亂,恥辱的感覺漸漸的淡漠,油然而生的竟是幾分墮落的渴求。過了會,李海把黃玲的腿放下,握住自己粗壯堅硬的陽具,在她的陰毛和陰唇間磨動,手指在黃玲充滿粘液的陰唇上沾了許多粘液後,將它塗抹在粗大的龜頭四周,然後,在黃玲的極力掙扎下,將堅硬高翹著的陽具,狠狠地插入了她的陰道。

啊喲,唷哎呀,痛啊,畜牲啊,你們放了我,放開我啊!李海全然不顧,腹下堅挺的陽具,更是死命地頂送。咕唧……咕唧……黃玲的下身水很多,陰道又很緊,李海一開始抽插就發出淫水滋滋的聲音,陰莖幾乎每下都插到了黃玲陰道深處,每一插,黃玲都不由得渾身一顫,紅唇微張,呻吟一聲。李海一連氣幹了百多下,黃玲已是渾身細汗涔涔,雙頰緋紅,李海將她一條腿架在自己肩頭,另一腿此時也只能隨著高高翹起了,伴隨著李海的抽送來回晃動。啊哦哎呦……嗯嗯……李海停了一會,又開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陰莖拉到陰道口,在一下插進去,陰囊打在黃玲的屁股上,啪啪直響。呻吟,聲音越來越大,喘息越來越重,u啊嗯……每一聲呻叫都伴隨著長長的出氣,臉上的肉隨著緊一下,李海只感覺到黃玲陰道一陣陣的收縮,每插到深處,就感覺有一隻小嘴要把龜頭含住一樣,一股股淫水隨著陰莖的拔出順著屁股溝流到了床單上,已濕了一片。黃玲一對豐滿的乳房像浪一樣在胸前湧動,已經變成紅黑色的小乳頭在上面十分搶眼。李海又快速幹了幾下,把黃玲的腿放下,又趴在她身上,黃玲痛苦地承受著他的抽插。李海的陰莖很粗,強壯得像頭公牛,她的陰道被這個魔鬼撐得滿滿的,緊緊包著它,任它隨便進出。隨著陰莖的肆虐,阻力也越來越小,陰道裡也響起了滋滋的水聲。李海雙手撐在床上,賣力地挺動下身,看著黃玲隨著自己的衝撞痛苦地抽泣,兩隻大乳在身體上上下顛動著,興奮極了,發狠地抽插。陰莖堅硬有力,每次插到子宮都讓黃玲一陣酥麻,她恥辱地閉著眼,抗拒著身體的反應。李海捧起了她的屁股,五指深深陷入柔軟的臀肉裡,陰莖更加使勁地捅動。也許是動作太激烈了,李海忽然覺得強烈的快感正在下身湧起,他趕忙放下黃玲的身體,緊緊壓住她,開始最後的衝擊。身上的男人呼吸變得又粗又短促,陰莖進出的速度也驟然加快,黃玲明白男人的高潮快到了,她心裡感到悲憤和羞辱,她不知道自己該幹什麼,只能轉過臉去,任憑男人在她的身上迅猛地聳動,眼淚再一次流出了眼角。忽然,男人重重壓在她身上,渾身繃緊,喉嚨裡發出了一聲低吼。黃玲感到陰道裡的陰莖深深抵在自己的子宮裡,正一跳一跳地噴射出熾熱的黏液--男人把精液射進了她的身體。

我被人強姦了!我被歹徒插進去射精了!黃玲痛苦地想,不禁哭了出來,腦子裡一片空白。陰道還在一下一下的收縮,精液沿著秀美白嫩的腿根流下來,

李海趴在黃玲身上喘息了一會兒,滿足地撫摩著她的乳房,笑著說:真他媽爽!怎麼這麼緊那,真不像結婚的,跟小姑娘似的,兄弟,該你了,張大元早就脫光了衣服等著了,他見李海一下床,就立刻撲了上去,他一壓上來,就不由分說地扳開黃玲的雙腿,只見她的大腿間白沫和精液,佈滿了她的陰部,大腿間,小腹和屁股下的床單上。她已完全停止擺動,無力地躺在那裡,兩腿挺直,大大地叉開,全身靜止不動,只有陰道在蠕動,濃濃的精液還在往外溢出來,陰道口在急速地收縮,他跪起身,兩手高舉著她的足部前端,然後再將下腹靠近,水平面地把陽具送入了黃玲的陰道裡。

啊呀,在陽具剛進入陰道的剎那間,他突然發出呻吟,繼而,便開始緩緩抽送粗壯堅硬的陽具。

哇啊,裡面好溫熱,陰戶裡這麼多水,好,沒想到,這個女人的陰道真緊,真的,沒說錯,我的雞巴好舒服!

這個張大元性交技術也很老到,他將自己的陽具,不住地在黃玲的陰道裡旋轉,抽磨。黃玲的身體在他的重壓下不停地扭動著,但她的陰唇卻緊緊包裹著男人快速抽送的陽具。張大元在呻吟之中,不斷地變換陽具抽送的方式,他有時飛快地抽插,有時則全根插入,而以小腹頂住陰道口,讓陽具在黃玲的陰道裡作旋轉,頂動的刺激。偶而,他又將陽具抽出到剩下一小截,然後光以粗大的龜頭抵住陰蒂四周的肌肉處搗弄。這些動作不禁讓黃玲出現一陣陣抽搐,她流出的大量粘液和李海射在裡面的精液,將張大元的陽具旁的體毛完全打濕。張大元猛得抽出陰莖,黃玲啊的一聲。站到床下張大元拍了一下黃玲的屁股黃玲順從地站在床下手撐在床上,圓潤的屁股高蹺著,中間兩瓣濕漉漉的陰唇。張大元把黃玲的雙腿向兩邊一分,雙手扶住她的腰,撲哧一聲就插了進去。啊啊啊……黃玲被這另一個角度的進入衝擊得差點趴下。張大元把手伸到黃玲身下,握住黃玲的乳房,開始快速地抽送。兩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響,黃玲上氣不接下氣的嬌喘呻吟。張大元屁股猛地挺動了幾下,說:你把頭髮解下來看看。黃玲只好挺起腰身,雙手伸到後面解開了髮辮,頭甩了幾甩,一頭長長的黑亮的秀髮披滿了胸前背部,當她立起身時,張大元的陽具脫了出來,於是把她抱起放到沙發上,讓她背靠著沙發,提起她的雙腿,立在沙發邊幹了起來。黃玲一頭披散的秀髮分成兩邊從肩上披落到胸前,只見雪白的胸脯前兩縷秀髮披散在兩個豐乳前,隨著張大元的挺動,身體不停地晃動著,秀髮在跳躍的豐乳邊拋來拋去,黑白相間,別有情趣,直看得張大元眼冒金火,越插越猛,一陣狂動後在黃玲陰道一陣陣收縮時,把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射到了黃玲身體裡。黃玲渾身不停的顫抖,趴在地毯一動也動了,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從她紅腫起的陰唇間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