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的恩怨

成人文學
2013/ 09/ 27
那晚過後,我就平靜多了,對於小玲我開始帶著愧疚感,我沒有再去見她,也不敢見她,在我的生命裡,她成了驚歎號,我以一種鴕鳥的心態,把這件事這樣的藏在心裡面…畢業後的一個月,我收到兵單了,也接到了小敏的電話,電話中帶著歉意,我約她出來吃飯,這一次我沒說什麼,她卻主動的告訴我,「一切等工作穩定過後再說好嗎?以後不管你到哪裡,我都會跟你保持連絡的!」我沒說什麼,但心裡總明白,有一天我會等到她的。就這樣,我入伍了,新訓過著半死不活的日子,天天聽著那些狗官講廢話,有時還真覺的聽久了會不會變白癡?

小敏在我入伍後持續的跟我通信,從信中得知她在台北租了宿舍,一個人住。在軍中這個像監獄的地方,提筆寫信變成了我生活上的支柱。一個月後的連續假期,我就像被放出籠的小鳥,飛奔到北部找小敏,過著跟以前一樣的生活,感覺又好像回到了大學時候…第六天下午我準備回部隊,依依不捨的心情迴繞在我心中,小敏拉著我的手嚷嚷著要給我東西看,就進到了她的房間,給我了一塊布叫我把眼睛蒙上,她說她會怕羞,我倒是奇怪了,給個東西怕羞什麼?又拉我到她床上坐著,一會兒我卻感覺到有人把褲子拉練拉下來,還把我的小弟弟掏了出來,我一驚想用手去護著,小敏卻答道:「不要動嘛,我第一次幫男生口交,會怕羞,也不知道做得對不對?希望你會舒服!」說完便用舌頭舔了我龜頭兩下,便把我的小弟弟含了進去,開始含吐含吐的動作,我感到一股又濕又暖的感覺包著我的小弟弟,雖然動作很生疏但可以感覺到她很盡力的來回抽動著,我很快就硬了起來,小敏見我硬起,動作更快了,我抓起她的頭向我小弟弟一壓,並幫她做更快速的抽動。一段時間過後,我感覺小弟弟一緊,趕忙把小敏的頭拉起來,但還是來不及,一些精液仍舊射到了小敏的臉上,她也不忙著擦,再彎下身子去舔乾淨我小弟地上的穢物,我拿起面紙擦掉小敏臉上的精液,心中百感交集,小敏道:「我技巧不太好!前陣子剛從A片那邊學來的而已,怎樣,還可以嗎?」

「嗯…」

「前陣子打了你,我一直過意不去,其實不是不喜歡你,而是我想等到彼此都有工作再談交往,我還沒和男孩子做過,今天希望說幫你解決一下男生的需求也許可以彌補一些事!」說完小敏臉上一紅,羞澀的撩起她的裙子問道:「好看嗎?知道你要來我這邊我特地買的…」那是一件低腰的粉紅色蕾絲內褲,配上一雙漂亮的美腿,哪個男人有不衝動的道理?「嗯…我…好看…」我真的一時語塞,「今天先忍耐一下好嗎?你想摸哪裡都可以,但是不要做,我還只是個研究生,等到我們都穩定下來後再給你搞嗎?」我點頭答應,把小敏抱到了床上,手伸進裙子裡撫摸著她的私處,小敏咬著牙,一臉緊張的樣子,我再用手搓揉著她的胸部,很軟,小敏臉上又是泛紅一陣,我親了她,舌頭伸進去她的嘴巴裡面攪和著,很溫暖,原來跟女孩子接吻是這種感覺,我並沒有再更進一步的動作,但是不聽話的小弟又升旗了,小敏見狀再幫我口交一次,並告訴我射進來沒關係,真的把我的精液吞了下去。之後小敏便和我到車站,依依不捨的送我離開,我原本以為,這是幸福的開始,卻沒想到當天下午的一舉一動都看在某人的眼裡,為以後不堪回首的日子埋下了種子。

大抽籤完後,我被分發到東部某山區,雖然還在本島,但是感覺離家好遠,部隊不像新訓那麼嚴格,我和小敏從寫信變成了通電話,我的支柱也從一支筆變成了公用電話筒!遺憾的是,因為部隊的關係,常常不停的積假,放假變成了我最渴望的事。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小敏和我的談話,從無話不談、相談甚歡,變得突然沉默寡言,本來我以為只是暫時的,但是日子一久,小敏卻變得有點支支唔唔,甚至講不到兩句就緊張了起來!有什麼難言之隱嗎?我這樣問過她,她卻推托說沒事,我雖沒再講什麼,卻隱約覺得哪裡不對勁。心裡縱使千百個疑惑,但部隊還是一樣沒人性操個不停,狗官還是廢話一堆謊話連篇,營區往外看去一樣鳥不生蛋、狗不拉屎,但小敏的話卻越來越少,我的疑問卻越來越多!等放假吧,我好想她,我一定要去北部看她,我在心裡對自己吶喊著。「阿邦,會客!」

正在操練的上午,有人這樣對我喊著,其他的弟兄也對我投以羨慕的眼光,那是當然的,日正當中汗流頰背操個半死的時候卻突然來了個會客,根本就是天下掉下來的禮物,我卻在猜這種時候有誰會來看我咧?爸媽從大學時就不大管我了,小敏研究所忙的不可開交,其它同學應該沒那麼閒跑到這鳥地方來,帶著疑惑的我走進了會客室,卻看到小陳翹著二郎腿笑嘻嘻的看著我,旁邊還坐著一個個頭相當大的男子,看來也不是好東西。我的臉馬上就沉了下來,媽的和這種人講話不如把我抓回去操個半死算了,我心裡嘀咕著,小陳可不這麼想,見到我跟見到好朋友一樣,嘻皮笑臉的問道:「邦哥!你好!好久不見了!身體都練壯了呢…」

「你來這幹什麼?」我不耐煩的答道,「唉呀~幹嘛那麼哀怨呢?當然是來探望你的囉,順便帶點好東西送給你當禮物,讓你補一補啊,哈哈哈…」「來!邦哥請笑納,這可是個好東西呢!「阿邦塞個我一個用牛皮紙袋包裹著的東西給我,並叫我打開來看看!」這什麼鬼東西?「」唉呀~打開來看看不就明白了,你一定會想要的,快打開來看吧!「我把牛皮紙袋打開,拿出來一看,是一套女生的內衣褲,內褲是低腰粉紅色蕾絲邊,上邊還沾了血跡,樣式就跟小敏那天穿的一模一樣!我的心情瞬間冰到最高點,腦袋中閃過幾百個想法,我不敢去猜測現在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看著小陳訕笑的臉,和小敏逐漸失去笑聲的聲音,我一直以來的疑惑變成了極恐怖的想法。」這…小敏的?小敏呢?你這混蛋把小敏怎麼了?「我的聲音越來越大,他還是嘻笑的說道:」別緊張嗎!小敏現在好好的,而且還很乖呢,我叫她含她就含,叫她趴下就趴下,叫她脫她就脫,喔對了更棒的是還是個處女呢!你沒看到開苞那晚真是可惜,叫得有夠大聲的,不過沒關係,當天晚上她穿的內衣褲,我拿來孝敬您了,還帶有血絲呢?對了我還有錄下來,改天可以拿給你觀賞…哈哈哈…「我簡直聽不下去,怒火中燒,站起來抓住小陳的衣領大聲叫他閉嘴,我的舉動引起了一旁士官的測目,小陳把我的手抓開,笑道:」放輕鬆點!這裡是兵營耶!想被抓去關啊?「我坐了下來,怒目對著他道:」你放過小敏,不然我一定會讓你好看!「」讓我好看?邦哥真愛說笑啊,你要怎麼讓我好看?何況,小敏現在可是天天巴著我呢!你怎麼對我,我就怎麼對她囉!「我一聽到這句話,真的覺得無可奈何,我現在還在軍中,要是惹火了小陳他回去會怎樣對小敏我真的不知道?想到這裡不禁冷汗直流,答道:」小陳,放過她吧!大家都是男人,以前你有多麼的不爽,儘管來找我就是,何必對女人下手,真的嚥不下這口氣,等我出去再讓你報仇就是,這不干小敏的事啊!「小陳聽到臉一沉,怒道:」哼…報仇!還記得小玲那件事吧,你害得我醜事畢露,被退學,還要應付一堆官司,你知道我從小到大都沒人敢這樣對我嗎?

我告訴你,我要哪個女人,那個女人就要乖乖脫褲子躺下來讓我上,由不得她,那一件事情我失去的,我受到的羞辱,我要加倍的奉還給你,你等著看好了!隨後臉又回復成嘻笑的樣子道:「對了!時候不早了,該回去玩馬子了…今天要怎麼搞呢?哈哈哈哈…「看著小陳志得意滿的臉,我只感到心碎,還有小人得志的悲哀,望著桌上小敏的內衣褲,那天她羞澀的臉又浮現在我腦海裡,現在的她過得怎樣呢?

終於盼到了放假的日子,我收拾了簡單的行李就衝到了北部去,到了小敏宿舍樓下,我只感到萬分的不安,拖著沉重的腳步上樓,卻聽到女孩子的淫叫聲傳來,聲音很大,而且是小敏的聲音,我站在小敏的門口,聽著小敏不停的哀嚎求饒,伴隨著肌膚碰撞「啪啪啪…」的聲音,還有木板床因為上邊太用力而發出的搖晃聲響,夾雜著一個男人偶爾傳來的幾句髒話…小敏正在房間裡被人用力的搞,幾近瘋狂的哀叫求饒似乎正說明了男人毫不憐香惜玉,我卻似乎被定格在這邊,腳上無力,心裡無奈的聽著裡面的聲音。不久,男人急速的吼叫,小敏的叫聲也越來越大,最後大叫一聲,一切就安靜了下來,我看著小敏宿舍的門,只希望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夢,一場惡夢。此時門卻開了,是小敏,穿著白色連身洋裝,臉雖然還是一樣清純,但很明顯的消瘦了一圈,小敏看到了我,眼淚就不聽話的不停掉了下來,哭道「阿邦,真的是阿邦,阿邦…我…嗚嗚嗚…」「誰啊?」裡面的男人大喊,只見小陳穿著一條內褲大喇喇的就走了出來,小敏見阿邦來了,臉上突然緊張了起來,趕緊擦乾眼淚對著阿邦道:「是阿邦來了…」「唷!邦哥你來啦,不好意思剛剛在搞我馬子,有失遠迎請你海涵啊!哈哈哈…」轉頭對小敏道:「發什麼呆?還不快請我們邦哥進來坐坐?」「嗯…邦哥您請進!」我走進小敏的宿舍,擺設倒是沒變,只是多了幾件男人的衣服亂丟在地上。我和小陳面對面坐著,小陳叫小敏進去房裡收拾東西。我開門見山的對小陳說「小陳,放過小敏吧!我現在出來了,你有任何的不爽,有任何的怨氣未平,現在儘管可以來找我,要我怎樣都行,我只求你大人有大量放過小敏,別再虐待她了好嗎?」我低頭向小陳哀求著,小陳卻還是一臉嘻笑的答道:「虐待?您言重了吧?小敏現在可是很高興的跟我在一塊呢!」不信您瞧瞧,說完小陳就把小敏叫了出來,「來跟邦哥說一下你喜不喜歡我?快!」小敏看著我,答道:「喜歡,我很喜歡跟小陳在一起的!」小陳又搓揉著小敏的屁股說道:「那快跟邦哥說說跟我做愛的感覺,爽不爽啊?」「嗯…爽!你的很大…又粗,我每次都被搞得很爽!」

「那你愛我嗎?願意為我做任何事囉?」「是的,我很愛你,你叫我做什麼我都願意!」「真的嗎?」「真的…」小陳和小敏一問一答後,小陳突然說道:「那!笑一個來看看!」小敏微笑,「蹲下吧!」小敏蹲下,「起立!」小敏起立「屁股翹起來,抬高!」小敏又把屁股翹起來,「扭幾下屁股給我們看看吧!」小敏臉色泛紅就在我們兩個的面前扭起屁股來,小陳哈哈大笑,「尿尿…」「疑?……」小敏以為聽錯了,「尿在這裡,現在!」小陳再重覆一遍,我看見小敏臉上含著淚光,彎下腰去把裙子撩了起來…「夠了!」我實在看不下去,大吼一聲,起來轉頭就走,走了幾步我回頭看著小敏,再看著得意的小陳道:「小陳,求你

好好的對待小敏吧…」便離開了這傷心的地方。

之後的放假日子,我像只遊魂似的遊蕩在街頭,我傷心到了極點,恨自己沒能力保護自己心愛的女人,恨小陳的狠心…我也不知到自己到底有沒有吃飯,甚至太過晃神被車撞到我都覺得不痛不癢!別人痛罵我也毫不在乎…直到那一天,我晚上走在街上,小敏從背後叫我的名字,「嗯!…疑?…小敏?是小敏嗎?」

小敏點頭微笑著,我的眼淚也掉了下來,一個男人成年以來的第一滴淚水,小敏稚嫩的雙手擦著我臉上的污垢,對我說道:「阿邦,別再這樣了好嗎?我看到你這樣我很難過,我今晚偷跑出來的!我真的沒救了…小陳用藥控制了我,藥量很大,我一天沒碰藥都受不了,我要求他啊!每天都要求他給我藥我才活得下去啊!

別再為我傷心了好嗎?我現在是活死人了,小陳現在每天玩我,他的弟兄們很多人也都搞過我,我已經不乾淨了,他現在越來越恐怖!背後還有和龐大的黑幫勾結著,你很難鬥得贏他的,聽我的話,忘掉我,離我越遠越好!好嗎?「我不甘心的說道:」我不要,我一定會救你出來的!你…你等我!再忍耐一下就好了好嗎?「」阿邦聽我說,好好活著,過自己的生活好嗎?以後的事以後再說,我不會有事的…我不能逗留太久,你記住,聽我的話好嗎?「」小敏…我…「小敏沒有再聽我講,轉頭快速的離開了…收假回部隊後,我和小敏就斷了音訊,以後放假去她宿舍,卻已人去樓空,問朋友、問同學也沒她的消息,小陳也一樣,好像消失在這世界上一樣,我的憤怒、無助、焦急、怨恨、不甘快讓我傷心欲絕,日子一久變成了我痛苦的回憶,埋藏在我心裡,想起胸口便隱隱作痛著,退伍後,呵呵著自己的實力進入了北部的一家大公司,咬牙拚命從基層幹起,想起之前的屈辱,我就一定要向上爬,幾年後我在某地打探到了小敏的消息,原來之後小敏無心學業被迫休學了,小陳玩膩她後,把她送給了某黑道大哥當洩慾的工具,任人玩弄,還曾被賣給酒店當酒店小姐,我只知道這樣,卻再沒其它消息,也依舊是沒有找到人…

三年後,拚命的我終於在人才濟濟的大公司升到了課長的位置,在當時來講是很了不起的事,一個27歲的年經人居然升到了課長的位置!而在往後的日子裡,因為職務的關係,我必須常跟銀行接觸,我就在這個時候遇到了阿吟,我第二個深愛的女人,雖然她小我七歲,但當我第一次看到她時真的呆住了,她的聲音、臉型、身高、動作簡直跟小敏一個樣子,我開始瘋狂的追求她,縱使她背上有龐大的債務我仍堅決表示要同她一起渡過,就這樣短短的兩個月後,我倆就成為深深相愛的戀人,當然我多期待這是一個彌補,彌補我那殘缺傷心的一段記憶也好,卻沒想到上天還是在跟我開玩笑,這不是彌補,只是往後更痛苦的開始!

一年一度的公司幹部集體會議開始了,這是公司每年的大事,課長級以上的員工通通要參加,當然我們只是小腳色,在現場只有站著的份,只見主席台上的總經理叫大家安靜,他要介紹公司新的領導階層-董事長、執行常務董事和執行長,大家熱烈的拍著手歡迎他們出來,我卻呆了,那股不愉快、憤怒、不甘、怨恨又浮現在我心頭!執行常務董事是小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