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小姐按摩

成人文學
2013/ 09/ 27
今年7月的一個晚上,應朋友之邀去大排擋吃飯。朋友和我年齡相仿,平時關係非常好,只是平時各自忙於自己的工作,難得有時間相聚,因此我們見面後邊吃、邊喝、邊聊,不知不覺時間已是10點左右。吃完飯朋友仍意猶未盡,提議去附近的歌廳唱唱歌。

其實我也感到天氣比較熱,現在回去也睡不著,找地方玩一玩也不錯。但是歌廳這樣的地方我還是真沒去過,只是聽去過的朋友們說過,歌廳的小姐如何如何,在那裡如何開心等等,給我的感覺是歌廳雖然是唱歌娛樂的地方,但去那裡的人大多不單純是為了唱歌。不管怎麼說,正因為沒去過,所以我一直對那裡有好奇感,總想找機會體驗體驗。朋友這麼一說,正好符合我一直未了的願望,所以一拍即合,沒猶豫就答應了。

歌廳離我們吃飯的地方不遠,是一座三層的小白樓,坐落在公路和一條小河的交匯處。由於公路不是主幹道,路上的車不多,因此顯得很安靜,但樓下已經停了不少車,把本來就不大的空地都佔滿了,樓內也是燈火輝煌,男人們殺豬般的吼聲和小姐們嗲聲嗲氣的笑聲此起彼伏。

「這地方不錯,寬敞也安靜,小姐多,個個都漂亮。但挺規矩的,來這裡就是唱歌聊天,其他的沒有。」朋友顯然對這裡已經是輕車熟路了。

很快我們就要了一個比較大的包間,服務員端來茶水、幾瓶啤酒和幾碟瓜子後,問我們:「先生要小姐陪您二位唱歌嗎?」「小姐還有嗎?」朋友問。

「有,有。還有十幾個呢。您二位是要漂亮一點兒的還是要大方一點兒的?」服務員忙不迭地說著。

朋友讓他把小姐們都叫過來看看,果然,服務員出去沒幾分鐘,十來個年輕漂亮、穿著前衛、打扮入時的小姐就擁進屋裡,齊刷刷地站在了我們面前。

朋友率先選中了一個身材高挑,長髮披肩的小姐,然後示意讓我選。面對一個個容貌出眾、青春靚麗、風情萬種的小姐,我還真有些眼花繚亂,猶豫不決,心裡突突亂跳。從她們的長相來看都非常漂亮,身材也個個豐滿,選個什麼樣的還真犯難,但這些都不是我所最感興趣的,因此我的眼光沒在她們的臉上、身上停留多長時間,而是隨即轉到了她們的腳上。她們大多數都穿著極其性感的高根涼鞋,光著腳,只有幾雙穿著透明的肉色、灰色絲襪。十幾雙形態各異的秀足排列在地面上,在高跟鞋的襯托下向外發送著青春的氣息。這些美腳有的皮膚白嫩、細膩,腳形端正小巧,有的顯得略肥大,腳趾短粗,有的腳趾細長,相互之間留有縫隙,有的腳趾排列整齊,直,從大腳趾到小腳趾形成一條自然、柔和的曲線,還有的腳趾略微彎曲……一隻隻小巧、可愛的腳趾在鞋尖處探著頭蠢蠢欲動,似乎在不斷地向我打著招呼。在那短短幾分鐘的瞬間,我已經感覺到了臉部發燒,心跳加快,那些風情各異的美腳彷彿已經到了自己發燙的唇邊,恨不得一口咬住吞下肚去。由於我的目光一直在小姐們的腳上掃來掃去,不知她們是不是看出了我的心思,有的開始偷偷抿著嘴笑。經過反覆比較,我最後選中了一雙沒穿絲襪,白嫩、小巧,穿著紅色細帶高根涼鞋,形狀端正的腳,然後抬頭一看它的主人穿著無袖緊身上衣,背著一個乳白的挎包,下身穿著花短裙,是一位身材勻稱、豐滿,相貌秀麗,皮膚白嫩小姐,並且正在朝我微笑,我心裡頓生好感,就把她留下了。

小姐很大方地緊挨著我身邊坐到了沙發上,先為我和她自己各倒了一杯啤酒,然後開始翻看歌本選歌。屋裡開著空調,我明顯感到小姐身上的體溫像一股暖流一樣迅速傳遍了我的全身,她身上飄出的陣陣體香也不時鑽入我的鼻孔,沁入我的肺腑,還沒開始唱歌我就已經感到飄飄欲仙了。而我的眼光一直沒離開小姐那雙令人心動的腳,現在它就放在了離我2、3尺遠的地板上,大小估計有36號左右,被涼鞋上幾根窄窄的帶子捆綁著,大部分裸露在外面,白皙的腳面光滑平整,沒有一根隆起的青筋,腳趾排列整齊,一點也不彎曲,也沒有突出的關節,沒塗趾甲油的趾甲光潤透明。這正是我最喜愛的裸足,因為它沒有絲襪的包裹,顯出十足的自然美;沒有趾甲油,原始的聖潔沒遭到破壞。因為長時間以來我一直認為,一雙自然的美腳如果不是因為場合、天氣的原因被主人裹上絲襪,塗滿趾甲油,對欣賞它的人來講,無異於畫蛇添足。今天,面對著這雙小巧、性感的美腳的誘惑,我心理已經盤算好:它今晚屬於我了。

小姐為我點了幾首能和她合唱的歌,朋友和他的小姐也點了一大堆,然後我們開始你一句我一句地輪流唱著。我的心思一直在小姐的那雙腳上,加上對一首首有氣無力的歌曲根本不感興趣,所以只是心不在焉地隨聲附和著。朋友身邊的小姐似乎異常活躍,陪著我的那位朋友聲嘶力竭地吼著,遲遲不肯放下手中的話筒。趁著這個機會,我把小姐拉到一邊的沙發上:「咱們休息一會兒吧。」趁著休息的機會,我和她聊了起來,問她叫什麼、多大年齡、家在哪裡、家裡還有什麼人、上學上到什麼時候、來歌廳前從事什麼職業等等,小姐對我的問話感到很感動,說:「我見過那麼多客人,從來沒有誰問過我個人和家裡的情況,他們都是單純讓我陪著唱歌、跳舞,偶爾問問我多大年齡,誰會關心我原來幹什麼和我家裡的情況啊!看來您的心挺細的。」交談中我得知她叫姣姣,南方人,今年22歲,上到初中畢業就輟學外出打工了,來北京已經兩年,原來在一家飯店當服務員,每天起早攤黑要工作十幾個小時,收入非常低。後來經老鄉介紹才來歌廳當服務員的。我們以此話題為開始,又聊了一些對外出打工者艱辛生活的認識和感受,姣姣比較愛說,而且對一些問題的看法也特別有分寸、有深度。不知不覺中我們已聊的很投機,彼此之間沒了距離和陌生感。後來趁我們喝水稍事的片刻,我轉移了話題:「你長得挺漂亮的。」她顯然特別愛聽這樣的話,馬上抿嘴一笑但又沒忘記謙虛一下:「一般吧。」我的眼光又一次集中到了她的腳上:「你的涼鞋真漂亮,連腳也長得那麼好看、性感。」我清楚地注意到姣姣的臉上馬上騰起一片紅雲,目光也隨即轉移到她腳上穿著的涼鞋上,然後不好意思地說:「哪啊,涼鞋才花十塊錢買的,人造革的,看著好看,跟太高,穿一天累死了。」「那你趕緊把鞋脫了,把腳拿到沙發上來放鬆放鬆。」姣姣顯然很願意這樣做,彎下腰幾下就把涼鞋脫掉,放到一邊擺齊,然後把腿收到沙發上,一雙小腳完全裸露在我的眼皮底下了。

看著這雙讓我早已嚮往多時的美腳,我內心的激動此時早已難以掩飾,一邊大膽地伸出手去撫摩她的一隻腳,一邊連連稱讚她的腳長得真小,真秀氣。姣姣似乎已是心花怒放,也沒有躲,任由我的手在她的一雙腳上滑來滑去。此時,我再也忍不住了:「你穿高跟鞋挺累的,我來為你按摩按摩腳吧!」「啊,那怎麼行,怎麼敢讓你受累給我按摩呀。再說,我的腳來時沒洗。」雖然她嘴上反對,但我明顯感到她是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些受寵若驚的樣子,內心不是堅決反對。

「沒事,我學過按摩,今天正好讓你感受一下我按得水平怎麼樣。你躺下,全身放鬆。」姣姣開始還吃吃地笑著推辭著,隨後就很好奇、很順從地平躺在了沙發上,把一雙秀氣的小腳完完全全地交給了我。

這是一雙多麼精緻的腳啊,把它放到我的手掌上,長度正好等於我中指指尖到手腕腕骨突出部位的距離。儘管是夏天卻沒出一點汗,沒有一絲異味,握在手裡能充分感受到腳上皮膚的滑爽、細膩,柔嫩的皮膚下面隱隱地透著一條條青筋,腳底三面微微發紅,腳心處的皮膚紋路更加細小,足弓不是很高,大腳趾肚長而圓,其他四個腳趾上的皮膚更顯得透明、柔嫩,從腳面到腳趾過度自然、平和,每個關節都沒有一點突出。整個腳在燈光的照耀下彷彿就像一塊天然的美玉經過精雕細刻而成的工藝品,讓人無比愛憐又不忍釋懷。昔日的它是那樣高貴、典雅,藏在女士們的鞋裡顯得神秘而陌生,躲在小姐們的腿下卻令人渴望、嚮往,包在朦朧的的絲襪裡若隱若現,讓人浮想聯翩。如今,它就在自己的眼前能感覺到它的聖潔,在自己的鼻下能感覺到它芳香的氣息,在自己的唇邊能感覺到它的誘惑。

隨著我對姣姣腳底關鍵穴位一陣陣掐、按、揉,對一個個腳趾的抻、拉,對腳跟上面大筋的撥、壓,對整個腳繞踝關節有節奏的轉、掰、推,姣姣一開始還「啊,啊」地痛苦地叫著,吃吃地笑著,不時把腿朝回抽,但沒過一會兒便一動不動,舒服地平躺著,眼睛微閉,一條胳膊搭在額頭,嘴裡哼哼地呻吟著,顯然已被我的按摩帶來的舒服感深深地陶醉了。

此時我的那位朋友已經與陪她的那位小姐停止了唱歌,躲在沙發的角落裡埋頭竊竊私語,房間裡顯得非常安靜,姣姣小姐彷彿睡了一樣,任由她的腳在我的手裡盡情地撫摩、擠壓,鬆散的長髮垂到沙發下面。此時我已經連續為她的腳按摩了半個小時,累的大汗淋漓,看她因為舒服而陶醉的樣子,我抑制不住洶湧起伏的心情,半閉上眼,滾燙的雙唇對著那雙美麗的秀足慢慢地低了下去,將幾個腳趾輕輕地含在了嘴裡……「啊!」姣姣一時驚醒,剛要彎腰坐起來,我卻一下攔住了她。「髒!」她想抽回含在我嘴裡的那隻腳,被我用手緊緊地按著,她便不再阻攔,重新躺下,任由我的舌尖在腳面、腳底、腳趾處遊蕩著,半睜著眼睛看著我,嘴角蕩漾著甜甜的、羞怯的微笑……那天我們一直玩到凌晨兩點,姣姣小姐一直喊著「真舒服,你真行」,對我的按摩技術佩服得讚不絕口。臨走時還連連說了幾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