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網友的第一次見面

成人文學
2013/ 09/ 27
東方航空MU5622航班,馬上到了。

開車等在浦東機場的出發點外,電話響了,「妖獸!我到了,你在哪?」她調皮的講,一點不似從未謀面!「哦,我在出發10號口,你出來,看到一個別克商務,就到了!」我溫柔的說,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說不上是激動還是等的時間太長,身體不自覺的反應,腦海又是她的樣子……幾分鐘後,有張熟悉的臉出現在副駕駛窗外:「哎,怎麼這麼沒有紳士風度,也不下車迎接!小心姑奶奶我生氣!」撅著小嘴的樣子好不可愛,我趕忙下車把行李拿上車,她自己已經鑽進副駕駛,我回到車上的時候,她目視前方,微笑,「出發,大笨象,帶我走吧……」

車開出機場,她左看右看,從容自在,我倒顯得有點拘謹,她一會問問這,一會問問那,走中環的時候,她說:「上海怎麼和個破農村一樣,和我們大連的鄉下差不多!」我笑:「上海本來就是個小漁村,城郊結合部,就是農村啊!」她看著我,手變拳,打了了肩膀一下,「你這農民看來不錯啊,哈哈,今天晚上給大爺唱個小曲,哈哈哈哈……」發出一串豪邁的笑聲。

這個時候的上海,已經有點涼,她穿了一件銀灰色風衣,裡面穿著意見黑色的高領線衣,眼睛賊大,忽閃忽閃的,鼻子高高的,嘴唇圓潤可愛,長髮藏在風衣的領子裡,看到我在偷看她,她完全轉過身來,「咋,怎麼回事,偷看我,看什麼看,看到什麼了,怎麼這樣看,看眼裡拔不出來……」又是一串機關鎗……她,叫白蛇,一個身高172的高挑美女,認識快一年了,當時糊里糊塗就認識了,後來不知道怎麼的,就慢慢聊的多了,互相之間也熟悉了起來,彼此說話也沒了那麼多忌諱,雖然一直未謀面,但聊起了,感覺特親切,我們一起聊生活,聊畫畫,聊趣聞,聊自己,甚至最後聊到了性,哎,一切都原本覺得不該聊的,竟然自然而然的就聊上了,周圍有許多美女的我,竟然有點迷失在這個網絡虛幻的「蛇女」之中。難道這就是緣分!

因為彼此都也是有家有口,所以,不敢有造次,但那種人性慾望的貪婪,又讓我忍不住一次一次突破自己的聊天底線,我能感覺到,她也不是那種隨便的人,所以,我們倆聊的即很小心,又很奔放,有時候,聊一兩句,覺得不對勁,我,或者她,就會主動轉移話題,心照不宣,卻有心有靈犀。

為了彼此的幸福,我和她約定,「如果在2011年國慶節前來,我就三陪,陪吃,陪玩,陪睡!」她欣然答應,我僅僅是給自己找個不出軌的借口,因為我相信,她不會來,我也不會去,這個誓言,就算是年少輕狂的最後一點見證吧。

「你在幹什麼呢,大笨象!」她推了我一下,「幹嗎呢,心疼錢啊!」她調皮的看著我,「放心吧,你求求我,我會考慮給你節約開支的!」她似乎很滿意自己佔據優勢。我拿出放在懷裡的水,「來,喝點水,口渴了吧」!她放在鼻子邊聞了聞,「哇,好臭,你好噁心,幹嗎藏在懷裡!」她喝著水,估計挖苦我!「滾,這是保溫,想讓你喝點暖和的,舒服點!」

我i回捶她一下,結果水撒了出來,濕了胸前一片,我趕緊找紙巾:「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是有意的!」她拿過我手裡的餐巾紙,「沒事,笨死了你,好好開車,我來」,然後自己擦著,我不安的開著車!「水很溫暖,很好喝!」她一邊擦著衣服,羞澀的說了一句。這一刻,感覺她嫵媚無比。

上周的時候,她發了一張照片給我,我問:「怎麼看著是婚紗照?你沒事也去玩這個啊?」

她說:「屁,這就是拍結婚照啊!我證都領了!」我忽然感覺好難過:「哦,行,既然你已經領證了,說明你已經決定自己的幸福了,那我消失了!我們說好的,你找到了幸福,我消失。

這就是那個時候了!」「壯士!留步!」她一直這樣稱呼我,「壯士,你走了,小女子如何是好!」

「留步幹啥,看著你被人擄走啊?還是看著你自己幸福!」我說,「咱不是約好了,當你幸福決定的時刻,我就消失,或者,你在國慶節前來,我們雲雨,過了,我還是消失,僅僅是純友誼,現在你已經決定了,那我就消失,不耽誤你,不給你製造麻煩!」

「好,那我來!」她半天不說話,然後忽然來這麼一句!我笑了:「好,你來,咱說話算話,你來了,三陪!」因為之前她已經說過好幾次,都是說說,所以,我沒多想:「來,來,來,讓我給你上一課,讓你整天嚷嚷,來了讓你三天下不了床!」她半天又不在,後來半個小時,她回了一句:「誰怕誰!」一切,我都以為,如同以前的玩笑話……「大笨熊!晚上機場接我!兩個小時後到!」她彩信我,還有一張今天的機票!就這樣,我急忙推掉了應酬,暈乎乎的就來到了機場!現在,她就在我車上,在副駕駛上!我是要稍微使勁呼吸一下,都能聞到她身上的味道和熱量!腦子暈乎乎的!

「還好,上海沒那麼冷!都說週末要降溫,害的姑奶奶我還穿風衣來!」她一邊擦著衣服,一邊說,「大笨象,你吃飯了麼?」我說沒有,等你一起吃!「好,找上海最貴的餐廳,我們去吧!」我說好,車過了中環,進了南北高架,到了一個連鎖酒店停下,拿著門卡,我送她上了樓。

「你在幹嗎?」白蛇回頭看看站在門口的我,「哦,不太方便吧,你換換衣服,我們去吃飯!」

我在門口說,她看我一眼,「哦,好乖!呵呵」,她接過行李,拉進房間,關門的一瞬間,我腳一下頂住門,「算了,上海治安不好,我還是進來保護你吧!」我嬉皮笑臉的說,她搖搖頭:

「哎,就知道你沒那麼雷鋒,進來吧,上海治安不好,你在外面,我怕被人撿走嘍!」我趕忙進來:「對,對,對,女俠所言極是,寫女俠收留!」

她把行李放好,打開,從裡面拿出一件小夾克,一件粉色T恤,然後脫下風衣,掛衣櫥,「去換下衣服!」然後,她拿著小夾克,粉色T恤,進了洗手間。給她定了這一間是大床房,我站在房間,感覺自己不知該幹什麼,洗手間傳來微微的聲響,我想了想,開門衝了進去!她正對著鏡子在化妝,貼身的粉色T恤,外面罩著一件深藍色小夾克,下身一件藍色牛仔短裙,修長的腿被黑絲緊緊包裹,臀部高高的翹著,把牛仔裙撐的要爆開!豐滿的胸部在粉色的T恤中,也純純欲動……「幹嘛?」她看我一眼,回頭繼續對著鏡子開始化妝,我走到她身後,貼近她,手繞住她的小蠻腰,她呼吸一下緊張起來,畫口紅的手,停在空中,不知道該怎麼放,「你幹嗎,你幹嘛啊,大笨象!」

她使勁維持這自己的聲音,想作出鎮靜的感覺,但我似乎能聽到她砰砰砰砰的心跳聲!

我手往上移,來到挺拔的胸部,竟然那裡沒有胸衣,完全天然……手捂上去,能感到裡面有一顆逐漸變硬的豆豆,好大的一顆豆豆!

我透過長髮,呼出的氣,穿過她的頭髮,吹著她青澀的脖頸和耳朵,嘴靠近她的耳廓,輕輕的含住,舌頭慢慢的劃過耳輪,她放下口紅,慢慢摸著我的臉,「大笨象,壞蛋!」聲音羞澀無比,沒了剛才的跋扈,讓我更加興奮不已!

我下身貼近她的身體,頂在她豐滿而有彈性的臀部,她身體哆嗦了一下,我手越過胸部,摸著她的脖子,把她輕輕的轉過來,她也乖巧的抱住我,手已經伸進我的T恤,溫柔而誘惑的摸著我的後背,胸膛,手指靈巧的溝通著我的乳頭。此時,我的舌頭已經找準目標,和她的舌頭交織在一起,濕濕的舌吻,讓我們彼此都成了真空,無法呼吸。

好不容易從舌吻的真空中把彼此拯救出來,我們四目相對:「這是真的麼,大笨象!」她溫柔的和我碰著鼻尖,「我現在抱著的是你麼?」我點點頭,她繼續吻著我,脖子,耳朵,把我的T恤撩起來,親吻著每一寸,用舌頭舔,捲著我的乳頭,手在背後,摸著我的後背,臀部,最後,整個人完全跪下來,輕輕拉開我褲子拉鏈,然後抬頭看著我,我立馬心領神會的把腰帶解開,褲子一脫到底!

四角短褲早已經被強壯的男根撕扯的不行,褲子一脫,一個巨大的金字塔已經升起,她舌頭從上往下,先舔了一邊,隔著內褲,但感覺超爽。她一邊溫柔的隔著內褲舔著雞巴,一邊一手托著下面的蛋蛋揉捏,另外一隻手從襠部伸過,揉著我的屁股和大腿,喉嚨發出滿足呻吟的聲音!忽然,她一下撤掉我的內褲,雞巴一下彈出來,竟然打到她的臉頰上,她發出「呀」的一聲,然後羞澀的看著雞巴,兩手輕輕的托住它,現用舌頭輕輕舔了一下,然後一口含了下去!大口大口的吮吸著……鏡子裡,看到我們,看到她在興奮的舔著我的陽具,她臀部呈現完美的弧線,被牛仔裙緊緊的包裹著,雞巴已經腫脹的厲害,我彎腰,一把把她抱起來,放在梳妝台上,把牛仔裙網上一翻,一頭扎進她的襠部,那裡雖然有黑絲護身,但很快就被我舔濕了,這才發現,裡面竟然是丁字褲,怪不得剛才裙子外看不出內褲的痕跡!

我用牙一下撕開了她的黑絲,她嚇了一跳,然後是粉錘亂打:「你個瘋子,瘋子,瘋子!」我兩手一下把黑絲扯開,舌頭直接侵犯到那被一根繩子一樣勒緊的私處,那裡已經汪洋一片,舌頭壓上去,都是鹹鹹的,滑滑的,兩片肥嫩的陰唇,已經被壓迫的不行,在我舌頭的努力下,憤然怒放,水把內褲濕成一條,陰毛也被口水沾濕了……她在洗刷台上已經被我舔的凌亂了,腳和腿,一會鬆開我,一會盤住我,下身被我舔的水已經順著內褲流到檯子上:「哇,小淫娃,好多水,你要把自己流乾變成木乃伊麼!」我抬起頭,站起來,摟著她的脖子,親吻著她的嘴,她摟著我的肩膀,積極的回應,一邊親著,我一邊幫她脫掉小夾克,然後幫她脫T恤脫到一半的時候,我忽然抓住她的兩隻手,這樣她的頭和手完全被T恤攏住,就好像被蒙住眼綁住了一樣,我一手緊抓她兩隻手,一手把她臀部往外一抱,兩條腿大開,濕透的陰部正對著我的大雞巴!

對準,我開始研磨起來……她的身體很敏感,整個人開始顫抖,隨著雞巴在洞口的研磨,她身體不停的哆嗦,兩個圓潤的乳房,隨著身體顫抖,她乳暈好大,粉紅,興奮的都鼓起拉,奶頭更是屹立在上面,驕傲的隨著身體的晃動,晃來晃去!「大笨象,好壞!壞死了!」「你這條小白蛇,蠱惑人間,看老衲收了你!」我裝作得道高僧的樣子,「師傅饒命,師傅饒命,我不敢了……」她配合的也很好,「我也是貪戀師傅法力,所以才蠱惑下師傅,沒蠱惑過別人!」我雞巴在洞口依然跳來跳去,打著她的小陰蒂,陰唇,洞口流出來的水,已經匯成一片。「那更不行,蠱惑老衲,你是居心不良,看老衲用法器收了你這妖孽!」我摸著她的乳房,嘴巴靠上去,隔著T恤,和她親吻著,「那……那……那就麻煩……麻煩師傅……快點放出法器,收了小妖吧……」,她呻吟著,好誘人!

我手把她丁字褲一下脫下來,雞巴對準,插了進去……好緊!好滑!

雞巴一下插了進去,立馬感覺被緊握住,進去出來,都會帶出好多水,她呼吸急促,身體後仰,靠在鏡子上,我把她兩隻手,抓起,靠在鏡子上,另外i一隻手,拉著她的腳踝,讓她劈開腿,雞巴使勁的抽查這嫩穴!

她是個大鬍子,但每根陰毛都好黑,好亮!好柔軟,被水帶著,一會到陰道,一會又出來,陰道邊緣慢慢的堆積了一些亮晶晶的液體,像澆水一樣,我手放開她,兩手同時抱著她的腰,屁股更加有力的前後挺動著,她已經把T恤完全脫下來,滿臉緋紅,嫵媚動人,兩眼水汪汪的,然後忽然坐直,抱住我的脖子,使勁的吻著我的嘴,吸允著我的舌頭,整個人一下跳到我身上,這樣,我就成了抱著她的臀部,她盤著我的腰,摟著我的脖子,我們站著,對著鏡子,享受著**的快樂!

「你好棒,大笨象……好棒……」她使勁的挺動腰,讓雞巴能扎的更深,「叫我法師……小妖孽……看妖龍怎麼收拾你……」我把手繞過來,抱著她的兩條腿,讓她完全凌空,只有手摟著我的脖子,「看本爺爺怎麼收你!」我壞笑,然後雞巴快速的抽查!蛋蛋打著她的屁股,劈啪作響!我分明看到水從我們的結合部濺出來,空氣裡瀰漫著體液的味道!

「啊,啊,妖龍好厲害!師傅……師傅……」白蛇緊閉雙眼,臀部雖然凌空,但也使勁搖擺著,「師傅,師傅……肏我!大笨象……肏,肏我!」她完全瘋癲了,兩個大白兔在胸前歡蹦亂跳,完全脫離了地球引力一般。「肏我騷屄!……師傅……肏我……」她歇斯底里,騷穴一陣一陣的熱浪,我知道,她要來了,我直接幫她屁股一下抱住,整個人大劈腿,完全暴露在我的雞巴下,「啊,來了……來了……來了……」

她身體急速顫動……「來了啊……大笨象……大雞巴……來了……」她腿使勁的瞪著,整個人使勁後仰,我感到龜頭在陰道深處,被一陣熱湯完全包裹,好燙!我使勁又抽查了幾十下,拔出雞巴,白蛇的陰道滴到地上好些淫液,有個拔絲,拉出好長好長一根絲,掛在她的屁股上,然後順著身體的晃動,貼到我大腿上!我雞巴又一下插了進去,她「啊」的一聲,摟著我的肩膀,枕著我肩膀,溫柔的說:「哎,我這真是千里迢迢,趕來受死啊!呵呵」,我親吻著她的肩膀:「你好棒,寶貝,好棒!」她微笑,咬了咬我耳朵:

「被你玩死了,剛下飛機,就這麼弄人家!一點不給人點羞澀!人家是淑女啊!」我抱著她,走出洗手間,雞巴一直插在裡面,然後順勢把她放倒在床上!

把她兩條腿放到一側,我側躺在她背後,從側後,雞巴開始不緊不慢的動起來,她主動挺著臀部,和我碰撞,並拉著我的手,撫摸著她的胸部,抽查了百來下,我休息差不多了,就一翻身,跪在床上,把她屁股一下抱起來,從後面,扶著雞巴,慢慢插入!

這是我們最喜歡的姿勢,以前在聊天中,我們說過,所以,這個姿勢,大家都很喜歡。

她的臀部好圓,屁股溝一條粉紅的線,菊花正隨著我的抽插,有節奏的收縮著,雞巴插進去,再抽出來的時候,陰道內壁一圈粉紅的皮,被粗壯的雞巴一起帶出來,又送回去!她撅著屁股,上身完全匍匐在床上,回轉頭,看著我的抽插,「大笨象的弟弟好厲害,好喜歡!」我如同被下來命令,抱著大屁股,又是一陣猛衝猛打!

我俯下身體,雙手環保,右手抓著她的左邊奶子,左手抓著她的右邊奶子,馬步架勢,雞巴衝刺著她的騷屄,感覺她身體內部火熱火熱,她穿著粗氣:「收了我吧!法師,師傅!收了我吧……讓我變成你的奴隸!肏我……大笨象……肏我……肏我……!」

「讓你騷!小騷穴!肏死你……」我得到極大鼓舞,她叫床叫的真好聽!

「幹我,肏我!」她拿起我的左手中指和食指,使勁的開始吮吸,我只好右手抓著兩個大奶子,好大的大奶子,蹦蹦跳跳,讓我第一次感受到,什麼叫真正的大白兔!

「啊……頂到了……大雞巴……用力頂……啊……啊……又來了……」白蛇這次完全是嚎叫,一股熱浪又包圍了雞巴,從陰道深處傳來……眼前這色香味俱全,讓我也把持不住,使勁抽插,抱著大屁股,使勁衝刺……「我要射了……」我說「射裡面,哥哥,師傅,射……射滿小穴……」白蛇用手拌著兩片大屁股,讓菊花和陰道充分的張開,我使勁抽插,射了出來,然後癱倒在床上,白蛇拿床頭的大毛巾堵住下身,這時候,才發現,被撕爛的黑絲,還在左腳的腳踝上掛著沒拿下來。

她回來,拿起我胳膊,鑽進我懷裡,我們什麼也沒說,彼此就這麼躺著,她調皮的拔拔我的鬍子:

「你好厲害!東西好大,好硬!搞死我了!」我閉著眼睛,得意洋洋。「當然,怎麼也不能讓你白來啊。」

她又是一陣粉錘。

下篇迷迷糊糊,被舔醒了,睜開眼,是白蛇忽閃忽閃的大眼睛,「好啊你,你吃飽了,就睡著了,我還餓著呢,真沒風度!」她舔我鼻子一下!看看表,已經是十點多。「哦,不好意思,呵呵,你還沒吃飽麼,那我餵飽你!」我翻身壓住她,摸著她的乳房,親吻下去。她咯咯笑著,把我推開,「飽了,飽了,飽了啊,服了你,下午飯吃飽了,這會去吃夜宵吧!」她趁我不注意,鑽出我懷抱,進了洗手間。

我穿上衣服,她也從洗手間出來,麻利的穿好衣服,這次是牛仔長褲,裡面還是那件T恤,外面一件白色的襯衣,穿好衣服,門口,倆人又膩味了一陣,才一起出門。秋天的上海,還真有點涼,我問:

「冷嗎?給你衣服」,她笑,「不冷,看你一眼就渾身火熱!」倆人打情罵俏的走進一家上海本幫菜館,點了幾個上海的本幫菜,她都說太甜,不好吃,不如東北菜好吃,呵呵,答應明天帶她吃北方菜。吃完飯,已經十一點,我送她會旅館,她很善解人意,說:「你回去吧,家裡還有人等著。」經她這麼一說,我反而感覺到愧疚,說:「多陪陪你,難得來一次」,她笑了,把我推出門,「大笨象,明天來陪我,回去吧,知道你啥人,別難為自己了,我們一起,是快樂,不是累贅和負擔,回去吧,明天見!」然後調皮的和我眨巴眨巴眼睛,又一陣舌吻,我才依依不捨的往回走。

開車回來路上,她發來短信:「床上都是你的味道,就如同你在,讓我睡的安心,和你一起,很愉快,沒有讓我白來!好夢!」哎,心裡糾結啊,一邊是家裡的妻兒,一邊是不遠萬里的情人,開著車,回到家,看到妻兒已經入睡,心稍稍寬慰了點,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十二點多,再也躺不住,起來留個字條說公司有急事,我就接著開車回到了旅館。

在旅館下面停車場,我坐在車裡,看著上面的窗戶,她還沒睡,我打來電話:「睡了沒?」她笑,似乎剛要睡著,「嗯,還沒睡,在想你!」「呵呵,嗯,我也睡不著,在想你,你這次怎麼忽然來了!」,「想你了唄,就來了,誰讓你整天說我光說不練!」車上有點冷,我打了個噴嚏,她說:「怎麼了,家裡這麼冷,還打噴嚏!」我說,「是啊,好冷,我來找你,你幫我取暖吧,」,她說:「好啊,你來吧,來了你想咋取暖都成!」我故意刺激她,「真的麼,什麼都可以麼?」她笑,「當然,你來,5分鐘內到,做牛做馬都可以!」我故意假裝道:「沒誠意啊,飛機啟動都不止5分鐘!」然後我已經下車,上樓,她在電話那頭笑道:「你不平時都說,心想事成麼,看你想不想了,哈哈,老老實實睡覺吧,明天見!」

我說,「那我過來!」她說:「行了,別讓你老婆聽見,老實睡覺,明天見!」我說:「好吧,就喜歡你這麼乖!」然後我掛掉了電話,30秒後,我敲開她的門,她一下跳到我的腰上,我隨手關上了門……這一晚上雲雨,就不必說了,又搞到凌晨4點多。兩人才作罷,她把我的陰莖夾在兩腿之間,背靠著我,一直睡到第二天10點多。

問她啥想玩,她就說就想玩我,問她啥想吃,她就說想吃我,沒辦法,白天還要上班,今天有幾個重要的面試,我是主考官,所以必須走。我從旅館出來,約好上午她自由活動,中午一起吃飯。我把公司地址寫給她,雖然第一次見面,但感覺好熟悉,然後我就匆匆上班去了。

上午面了兩個,都不錯,不一會,門碰的撞開了,白蛇竟然衝了進來,後面跟著緊張的經理助理小陳,小陳拉著白蛇要出去:「小姐,請先和我預約,然後才能進行面試!」我被眼前的情景弄的有點懵,什麼情況?!!就見白蛇很禮貌的說:「我很喜歡這個工作,所以請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展現自己,請經理給我一次機會吧!」我真暈,這妹妹真能玩,我憋著不笑,示意小陳出去。

「你搞什麼飛機!沒帶這麼玩的!」我壓低聲音,笑著對她說。「我叫白蛇,大連人,來上海2天,這是我來上海後的第一次面試,請您給我這個機會!」靠,她倒是搞得像模像樣,真事一樣!

「好吧,白蛇小姐,請先進行自我介紹,開始吧」,我重新坐回椅子,她坐在老闆桌對面,「哦,對不起,經理先生,我不會。」

「……那,那你會什麼……」

「哦,我什麼也不會……我只會……只會……只會讓你現在爽翻天!」她故作害羞的說!我已經完全不知道這個女人要出什麼牌,她已經繞過辦公桌,來到我的面前,然後一下就鑽進老闆桌下面:「經理先生,下面就是我的自我介紹!」然後就解開我的拉鏈,拉出昨晚已經疲憊不堪的雞巴,含在嘴裡,大口的吃了起來……辦公室裡,隨時可能有人衝過來,就這麼在光天化日之下,眾目睽睽之中,白蛇含著我的雞巴,迅速的,舔著,吮吸著,陰莖,睪丸,都沾滿她的口水……「後面還有面試麼?」她忽然停住問,「哦,可能還有吧……」我說,「那快叫人進來,快啊,快啊!」

她玩大了,行,我奉陪。我摁了鈴,小陳來了,問了下,下一個面試人已經到了,我說讓人來,小陳環顧一下,我補充說:「白蛇小姐是我朋友,剛才是開玩笑,她已經走了!」小陳退出去,去叫下一個人,來人也是個女的,30多歲,面試會計,對方是很嚴謹的那種人,很健談,滔滔不絕的講著自己的工作史,白蛇下面就猛忙活!

她先舌頭舔著我的龜頭,然後調皮的用手捏著我的包皮吹氣球,舌頭捲動著龜頭,上下翻,輕輕吸著馬眼,又舔著冠狀溝,然後又忽然一口全部吞下,喊著雞巴,舌頭從下面伸出來,舔著睪丸,我這怕她發出聲音來,好在我開著辦公室窗戶,風聲能掩蓋一部分聲音,我的雞巴在她口中增大,增大,增大。

來面試的人手機忽然響了,對方表示很抱歉,我說沒事,一會,電話又響了,我表示,她可以先接電話,對方表示非常的抱歉,然後出去接電話了,白蛇在下面吐出雞巴,轉身,麻利的把自己褲子脫下來,一個白花花的大屁股裡面在我桌子下面展現出來,菊花,陰唇一目瞭然,二話不說,我插了進去!我趴在桌面上,上身不動,下身一陣挺動!

門開了,面試的人打電話回來,面試繼續,我不敢動了,白蛇在下面卻不依不饒,慢慢的,挪動著屁股,雞巴插進去,抽出來,插進去,抽出來,上面我還得正經八百的面對應聘人,後來她說了什麼,我都不記得了,我甚至沒問問題,就直接和人家說了再見,人家走的時候,明顯想和我握手,但我只是擺擺手,說再見,因為下身的雞巴,正結結實實的插在白蛇的騷穴中,目送面試人走了,我趕緊跟上去,鎖門,回辦公桌,從下面抱出藏在桌子下的白蛇,人整個壓在桌子上,從後面插進去,一陣狂插!

白蛇在下面忙活的已經滿身是汗,拖出來,頭髮凌亂,嘴角還流著剛才吮吸雞巴分泌的口水,「肏死我,肏死我,經理,肏死我……」她口中胡亂說著,屁股跟著我雞巴的抽插,配合默契的挺動著!

「幹死你這小騷貨!跑辦公室來撒野!幹死你丫小騷貨……」我奮力挺動著,前面的老闆桌正好卡住白蛇的大腿,上身趴在桌子上,屁股翹翹的,每一次插入,都讓屁股蕩起漣漪,我從後面掐著白蛇的脖子,一手抓著她的腰,雞巴插著騷穴,打的屁股?啪作響!

我把她扶起來,從領口伸進去,摸著她的乳房,捏著那兩個大大的奶子,揉捏著奶頭,她興奮的渾身發抖:「親哥哥,好老公,使勁插……我是你的小浪屄……讓你插……給你肏……」她手背到後面,抓著我的褲子,使勁的拽著,讓我能插的更深,更快!

好喜歡摸他的大奶子,柔軟,堅挺,捏在手裡,都要爆出來,但又很有手感,我抓著,就好像騎大馬,抓著韁繩一樣,使勁的頂,插,白蛇的屁股在我的退壓下,被擠成橢圓,肉滾滾的……「好經理……大雞巴……肏死我了……」白蛇小聲的呻吟著「用力……啊,……頂到了……頂到了……啊!」

白蛇一陣哆嗦,我感到小穴深處傳來一陣熱湯,雞巴忍不住一哆嗦,趕緊抽出來,全射到白蛇的屁股上,白蛇等我射完,轉身蹲下,把我推倒在椅子上,趴在我的腿上,又貪婪的舔著雞巴,我整個人都酥了……等著中午大家都走的差不多,我才和白蛇從辦公室走出來,去掌櫃的店,吃了點河南菜,然後下午,和白蛇去了外灘,因為我平時就不是特別能玩的那種,所以也不知道到什麼地方去玩,白蛇說我俗氣,領著她玩外灘,一副暴發戶的樣子,俗不可耐,哈哈,我只能大笑回應她。

晚飯,我帶她去靜安飯店吃飯,她點菜點的很節儉,我笑,說不是你出錢,她笑,你也別裝大款,讓我更加喜歡她,吃晚飯,我們溜躂著,牽著手,她笑:「大經理,你不怕遇到熟人,上海可是很小哦」,實話講,我也怕,自己從來是守身如玉,沒想到,竟然和她聊的來,現在竟然出軌了,但是,如果不牽她的手,讓我感覺,又對不起,因為,她現在也算我的女人了,我使勁抓住她的手:「聽天由命吧!」

她不屑的哼了一聲,「搞的好像我多稀罕你一樣,哼!」

溜躂著,溜躂著,來到了賓館,賓館11樓是酒吧,我們決定去喝一杯!在氣氛詭異的酒吧,我們在一個拐角坐好,叫了點啤酒,洋酒她堅決不要,說喝了會發瘋,呵呵,喝著酒,我摟著她,倆人就一直這樣呆呆的,貌似沒什麼話,卻有好像說了很多話。

「為什麼來?」我忽然問,「哦,沒什麼,就是想來了!」

「嗯,你倒是痛快!」我拍拍她腦袋,「呵呵,你不會覺得我是個壞女人吧,千里迢迢來找你日」!

我用嘴堵住她的嘴:「別亂說,你是個好女孩,真不知道我修了什麼福,遇到你,能讓我們有這段感情,是我對不住你,不能收了你!」白蛇捶我一下,「你倒想得美,還想收了我,不怕我搾乾你!」我摟著她,更緊了……「本來,我是一條修行的小白蛇,修行的蠻好的,沒想到,碰到你這塊頑石!哎,破我道行,壞我修行!」她閉著眼說,「嗯,我就是你修行路上的貴人,過了我這關,你就得道成仙了」我親吻著她,倆條舌頭交織在一起,互相吮吸著對方的口水,忘我的親吻著。

酒吧待到半夜,這次她一點都沒留我,並一再要求我,不要過來,明天再來,送她坐飛機。

第二天早早的,我就來到了賓館,一進門,全裸的她就砰的關上門,脫下我的褲子,大口的舔著我的雞巴,然後自己手摸著自己的騷穴,然後立即轉身,我從背後又一次進入了她的體內!

我們呼喚著對方的名字,極其溫柔的纏綿著,像兩條蛇一樣,互相揉在一起,我從背後肏著她,又探身到前面,吸著她的大奶子,一隻手還伸到她的襠下,蹂躪著那可愛的小豆豆,她也極度熱情,水一直流著,順著雞巴,流到睪丸,順著她的大腿,流淌過小腿,最後到地上……這一次很快,二十分鐘差不多,我就結束了,我緊緊的抱著她,她緊緊的抱著我!什麼也不用多說,這一刻,只需要,僅僅的抱在一起,就可以了,這一刻,什麼也不用說,只需要,感受著對方的體溫,體味,就可以了!

要趕飛機,不得不上了車,送她到了機場,她在車上,緊緊的抱著我,竟然流下兩行淚,讓我心亂如麻:「有機會到大連來看我!」然後下車,頭也不回的走進了大廳……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