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姐倆 我該愛誰?

成人文學
2013/ 09/ 27
從學校畢業後,我應聘來到一家公司工作。因為我是學美術的,加上懂點電腦,所以被分配到設計部。設計部除了一位五十出頭的老設計師外,其餘幾個人年紀都跟我差不多。經理林浩民,三十歲左右,我叫他林哥。

因為我暫時還沒有找好住處,因此林哥叫我就到他家去暫住幾天。晚上聊天時,林哥講了他和妻子之間的事。原來他的妻子也是我們設計部的,名叫李小洋,因為生孩子歇產假回娘家去了。他們夫妻倆感情並不好,林哥是農村出來的,而李小洋卻是個富家獨生女,性格高傲,而且很情緒化。當初李小洋想追的是林哥的一位舍友,可後來那位舍友和一個年輕的寡婦泡上了,自尊心受創的李小洋才將目標轉移到林哥身上。她家庭背景和條件都相當好,這房子也是她的嫁妝。自從小洋懷孕後,林哥就再也沒有碰過她,經常偷偷在外面搞女人,冷落了她。

有一天早上,在上班的時候,我看到辦公室裡出現了一個二十五六歲左右的女人。她一頭長長的烏髮,苗條的身材,白皙的肌膚,一對飽滿的乳房好像不願受縛,呼之欲出,領口前露出被兩團肉球擠出一道深深的乳溝,白色絲質的百折裙難掩其高翹圓潤的臀峰,好一幅少婦的風韻,讓人看了不禁心動。經林哥介紹後,我才知道她就是李小洋。真是讓人難以置信,原來結過婚的女人更顯韻味,比一般少女多了一種獨特的魅力。

那天林哥叫我晚上一起去他家吃飯。我也該去收拾我的東西,搬回公司宿舍住。李小洋做了幾道家鄉菜,加上紅酒,這一餐晚飯吃得很開心,剛一吃完飯,林哥的手機響了,接完電話後林哥說有急事就出去了。李小洋好像對林哥出門不為所動,靜靜的看著電視。

我主動靠前,很自然的坐到她身旁,問她:「小洋姐,林哥經常這樣出去嗎?」她隨意的應了一句,「是啊,他經常是這樣,吃完飯就走,半夜三更才回來。」我看她有些失落的樣子,就說:「那你平時在家都在幹嗎?」她說:「沒什麼可幹,就這樣看看電視,然後洗洗就睡覺。」我不太相信的說:「不會吧?這樣豈不是很無聊?你不寂寞嗎?」她淡淡的說道:「寂寞又有什麼辦法,我在這邊又沒有什麼朋友,公司那些人我也不太跟他們來往。」

說實話,和她這樣近距離的坐著,我被她身上散發出來的一種獨特的女人味所陶醉了,我不由得心猿意馬起來,下面也在蠢蠢欲動的硬翹了。我目不轉睛的注視著她那豐滿的胸部,深深的乳溝對我有著無限的誘惑。

就在我呆呆地看著她時,一不小心把杯子裡的可樂打翻了,瞬間把她身上穿的白色的百折裙淋濕了,她驚嚇的跳立起來,膝蓋正好撞到跟前的玻璃桌,她痛苦的啊了一聲,失去平衡倒向我的懷裡。

這突如其來的機會雖然意外,卻是我夢寐以求的。我張開雙手從她的腋下將她緊緊的環抱在懷裡,她胸前的兩團肉球因擠壓而變形,好像快要從胸罩裡溜出來一樣,快感讓我頓時有著升天的感覺。她身體散發出來的肉香,使我跟中了迷藥一般,雙腿無力,擁著她一起倒在沙發上,結結實實的把她壓在身下。

事情發生的實在太突然,小洋好像還沒反應過來,雙眼迷茫的注視著我。我太興奮了,硬硬的下身正好抵在她柔軟的兩腿之間,我感覺到下面白裙裡的那熱乎乎的嫩肉,說不出的舒服。我身不由己地朝她那嫩肉部位連續挺頂了幾下。她好像感覺到了我的動作,面紅耳赤的瞪著眼對我說:「你……你在幹嗎?還不快起來啊!」說完立刻將我推離她的身體,坐起身喘著大氣怒視著我。

我頓時感到天昏地暗,不知該說什麼,只好說:「對不起,小洋姐,是我不好,我看你實在是太迷人了,面對你這個大美人,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你千萬別生氣啊。」

她聽我這樣一說,雙手就捂著嘴,掉下了眼淚哽咽起來。我趕緊靠前,心疼的用手指輕輕的抹去她的淚水,她撥開我的手,說:「壞蛋,別碰我!」她雖然還是捂著嘴抽泣著,但說話的語氣柔和多了。我關心的問她腳怎麼樣?還疼不疼?我邊說邊伸手拎起她的裙子,看見膝蓋那烏青了一大塊。我二話沒說,就把她受傷的腿抬起,用右手勾住平放在我大腿上,細心的朝傷口吹氣,左手輕輕的撫摸著膝蓋周圍。

看來有效果,小洋不哭了,臉龐很紅潤,雙手停留在胸前,靜靜的感受著我的愛撫。不能錯過這個機會,我趁熱打鐵,大膽的慢慢往上摸,她的大腿嫩得跟水做的一樣,既光滑又有彈性。正當我想繼續向前推進時,小洋突然說她很熱,頭也有點暈。於是我放下她的腿說:「我幫你按摩一下頭部吧,可能會好一點。」

沒等她回答我就伸出雙手,開始按摩她的頭部。其實我根本不懂什麼穴位,只是在她頭部,臉部和頸部輕輕的撫摸著,還不時的撥弄著她那赤紅的耳垂和耳洞。她被我撫摸的嫩面緋紅、呼吸急促,看來我的按摩還是起了作用。

我慢慢的大膽起來,心裡也沒有那麼緊張了,雖然有風險,但是相信她不會拒絕我,能這樣觸摸到她,冒險也是值得的。我在她肩膀和胳膊處慢慢的按摩抓捏著,偶爾試探性的往她的腋窩摸索去,好軟啊,雖然有少許腋毛,但這樣更顯得性感。對於我的撫摸,小洋並沒有發出什麼明顯的反應,但我還是能感覺得到她的呼吸在加速。

我抬起右腳跨立在她後背上方,從她的後背一直往下揉搓著,快到她圓滾滾的豐臀時,我並不敢馬上進攻,而是從她的腰身兩側滑過摸到大腿上,在粉嫩的大腿上撫摸揉搓了好一陣之後,才慢慢的朝她豐滿的屁股上摸去。啊,好滑、好軟、好肉感啊,她臀部兩邊的臀肉完完全全的落入了我的魔掌,我肆無忌憚的抓捏著。

她卻把頭枕在手臂上,舒服的閉著眼睛。我好像得到了鼓勵,由下至上的掀開她白色的內衣,把她光滑的玉背顯露在我的眼前。因為她穿著白襯衫,所以配戴的是黑色乳罩,更顯得性感。慢慢的,丁字褲下面的玉臀也露出來了,太美了,沒有生育過小孩的少婦,身材太誘人了,我心裡樂磁磁地想到,今晚我一定要嘗嘗她的味道。

我輕輕的從上摸到下,沒一會兒我已經摸遍了她的整個玉背,經過乳罩的鬆緊帶時,我故意加重力度,使帶子摩擦她嬌嫩的肌膚,我想她應該感覺到不適了吧。「把乳罩解下好嗎?這樣很按摩很不方便,你也不會舒服的。」小洋猶豫了一下,可能她是認為反正是背對著我,就算乳罩解下了,赤裸著的也是背部,乳房也不會被我看到,就答應了:「嗯,好吧!」說完就配合著我把乳罩除掉了。

這樣我更能隨心所欲的在這白晰如玉的玉背馳騁了,雖然我按摩的手法並不專業,但是我從頭到尾都把她當作性交對像來撫摸的,相信一個結了婚的女人是不能抗拒這般刺激的。我望著因擠壓而流露出來的乳房,已經情不自禁的流淌著口水,我將她的秀髮撥開,伸頭靠前,用鼻尖抵在她脖子上面,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真的香啊。我雙手慢慢的往下觸摸,揉搓著她的肩膀,我向她胸前望去,因為近距離的關係,那兩顆乳房更顯得飽滿。我左手用力抓緊她左邊的肩膀,右手劃過她胸前的金項鏈,向她胸部推進。我感覺到她全身緊緊繃繃的,一動也不動的任我在她身上撫摸。

我雙手從她玉背上下撫弄朝腰和腋窩來回撫弄,越來越靠近她的的嬌乳了,我真恨不得將她整個奶子緊緊的握入手掌中,我忍不住伸出手指,慢慢地順著乳房輪廓外沿向乳房中心劃去,頓時觸電般的快感傳遍了小洋所有的神經系統,她深沉的發出一聲呻吟,「啊……嗯……」但我怕太過火的話她會生氣,還是只能慢慢來。我將目標轉移到她下身的臀部上,用手掌把她肉乎乎的屁股托住,盡情的在她屁股周圍摸捏著。

小洋隨著我的愛撫也漸漸的進入狀態,不由自主的呻吟了起來,我緊緊抓捏起她兩片臀肉,朝外撥開,看見已經濕透的陰毛摻雜不齊的露了出來,兩片又厚又肥的外陰早就掙脫了小小丁字褲的束縛。我用左手勾起丁字褲,向上提起,使陰部的丁字褲深深的陷入陰溝裡。「噢……嗯……不……不要這樣弄……」我沒理會她的話,更加放肆的將丁字褲一上一下的抽動,讓丁字褲摩擦陰部變得更激烈。「啊……啊……你……你好壞……這樣逗人家……我不理你了……」

我對著她的耳朵著氣,小洋張開性感的嘴唇呻吟著:「嗯……嗯……不要……啊……不要這樣……」嫩潤的紅唇終於被我逮到,我趁機將舌頭鑽進牙齒的接縫中,強烈的吸吮著她的舌頭,交纏著,漸漸變成像戀人般濕吻著。我的心急速亂竄亂撞,一不做,二不休,張開五指緊緊的抓住她右邊的乳房。她全身觸電似的抽動了一下,「啊!」了一聲,就掙扎起來:「不行……不能這樣……你快停下……」說著就用雙手推開我在她胸前的手。

我不顧她的反抗,繼續堅持加大揉搓她的乳房,用舌尖舔著她的耳朵。她氣喘吁吁的說:「行了……快停手……你……你不能這樣對我……啊……小吳……快住手……」我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右手抓緊她的乳房,瘋狂的揉搓著,左手放開她的肩膀,從腋下一直摸到她的下身,隔著裙子在兩腿之間摸索著。

我從她的大腿根部開始四處撫摸,穿過陰阜上茂密的森林,手指從內褲的邊緣探入,慢慢的從陰唇的裂隙侵入,開始撫弄著花蕊的入口處。她左右擺動著腰想逃避我手指的入侵,我則乾脆將整根手指插入到她蜜穴裡面摳挖起來。「啊……嗯……啊……快停下……我……受不了了……」她發出更高的呻吟聲,下半身突然往上彈,我緊緊的摟住她,從後面壓在她身上,左手拉開拉鏈,掏出火熱的肉棒,強硬的頂在她豐翹的屁股上,摩擦著她的臀溝。「不,不行,小吳你快起來,我們不能這樣搞,要不我真要生氣了!」

我不顧一切的拎起她的裙子,一口氣將她白色內褲一脫到底,接著迅速脫掉了我自己的衣褲,露出堅硬滾燙的肉棒,從背後頂住她赤裸高翹的豐臀,讓龜頭擠入了股溝,然後盡情的摩擦。「啊……你太過份……太下流了……快停住……」小洋大喊出來,拚命想抵抗由臀部傳來的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