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學校最騷的貨做愛

成人文學
2013/ 09/ 27
我們學校的大姐大。叫白露。別看混的好。但是她怎麼混的好的誰都知道。能有什麼?騷唄……是個人都知道她是有名的「萬人騎」……相反。我對這個騷妹還挺有興趣。我們兩個都是學校宿舍的。所以平時打打鬧鬧。關係也特別好……呵呵。當然也總機會佔她便宜拉。

星期天宿舍的人都出去玩了。我那天起來晚了。沒出去。我就去女生宿舍看看還有誰在。結果都出去了。就當我要下樓的時候。我路過308寢室的門口。我聽見裡面好像有誰在呻吟!當時我就心血來潮了……我推了下門。我日。鎖著呢……沒招了……爬到門口對面的暖氣上……透著門口上面的玻璃看到裡面的人……我日。 是白露這個騷逼……哈哈…… 日了……怪不得都說她騷……原來她愛自慰啊。哇靠。毛真多……我一摸兜。我草。對虧我帶手機了……我就透過門口上面的玻璃拍了好多張。雖然不清楚。但依稀也能看出來是誰在幹嗎的。

晚上吃完飯。宿舍那些男男女女搞對象的就都出去了。我也找了個借口……約白露出去玩。我跟她說去夜市請她吃燒烤……我倆走著走著就到了。喝的差不多了……我倆回去時候。我說:白露。我喜歡你的身體。我想要你…… 白露一聽,還跟我裝純,:健哥。你開玩笑呢吧?我說: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寢室自慰的事。我都拍下來了……你給不給我你自己看著辦吧……

(中間墨跡了一會我倆就去旅店了)

露露……你的屁股好有彈性……夾得我好舒服喔……」我貼在韻雲姐的耳邊很小聲地說到。

「露露……」我吐著深深的氣息在她耳邊念出她的名字

「啊……不要……喔……小健……我是你哥們的對象呀……喔……我老公是你兄弟啊啊……」露露口中說著翹臀卻越發緊湊地向我扣著屁眼的手擠來。

「不行……誰叫騷貨你那麼誘人……我好喜歡你……」我淫慾高漲,索性在球褲邊掏出了早已血脈賁張的老二,抵住了露露的菊花蕾,那裡早已被淫液滑得一塌糊塗,我腰一沉,稍一用力,擠開了洞口的嫩肉,直挺挺地插了進去。

啊…… 不要。不要。我怕控制不了我自己…………」露露發出細微的哼聲,潔白的牙齒咬著性感的紅唇,苗條玲瓏的身體輕輕扭動著。我感覺到她壁內的嫩肉包圍著我的老二並在不斷地收縮,我了很小幅度的有節奏的抽插,並用右手的中指狠狠地抵住按摩棒往內按,食指在露露那粉嫩而敏感的陰蒂上划動,一下,兩下,三下……

「喔……喔……嗯……」隨著那小幅度的運動,那肉棒又更為深入體內,而露露喉嚨深處的悶絕叫聲也愈叫愈壓抑不住。

我襲上她的胸乳肆虐,從那層薄薄的布料中被剝露出來的豐滿嬌挺的嫩乳,好像韻雲姐苗條纖細的身段上翹起著兩個飽滿的小丘,和臀部一樣地呈現完美無缺的半球形,我粗大的五指,由下往上抄起那兩個肉球盡情地揉弄著。

不要……你不要跟我男朋友說……喔……」露露扭動著身軀,充滿彈性的翹臀挨著我的小腹使勁地旋轉。

「我不會說的……但你要乖乖讓我插哦……」豐滿雪嫩的乳峰我的魔掌中扭曲變形,揉面球似的被揉搓的一片潮紅。

「好……我讓你插……」露露的美目微張,肢體發生很大的扭動,喉嚨深處還發出好像在抽泣的聲音,那是因為太騷帶被人蹂躪激發而噴出來的緣故「露露……你的屁眼好緊……裡面好滑啊……」我運用那巧妙的手指,從下腹一直到大腿間的底部,並從下側以中指來玩弄那個凸起的部份,再用拇指捏擦那最敏感的部位,食指將電動棒往淫穴最深處死命地塞,粗壯的肉棒一抽一插不斷摩擦她屁眼裡的嫩肉。

「不……不要……說這麼淫的話……我受不了……」露露的後庭蜜洞不自主地收縮夾緊我的陽具,而前面的花芯也由於電動棒的扭動不斷地從深處滲出花蜜。

我草。小騷貨。你好多淫水啊。

「但是你的屁股好翹好有彈性…我好想用力插喔…」我說著邊捧起她的柳腰,挺起陰莖往她屁眼深處一記強頂她的頭靠在我的肩上,兩頰緋紅地在我耳邊低喘。

粗大的陰莖不斷擠進又抽出,中指和著淫液壓在她腫漲的陰核上使勁地揉搓。

「嗚……好刺激……好粗……你的東西好粗啊……」露露的屁股死命向後擠著我的陰莖,豐滿的乳房對著車內的扶柱不斷摩擦

「騷貨……叫我插你……」

不……不要……我……說不出口……」

「說啊……露露……」我將粗大而堅挺的肉棒猛地全根插入。

「啊……我說……我說……插……插我……」

「再火辣一點……」

你饒了我吧……我……我說不出來……」

「不說麼……露露……」

我灼熱的龜頭緊頂住柔嫩的菊花口,粗大的肉棒在露露緊窄的蜜洞中威脅地緩慢搖動,猛地向外抽出。

草的。沒想到你小穴還很緊

「別……啊……我說……」

「來…貼在我耳邊說……」

「幹……幹我……用力地幹我……」

「繼續說……」

「操……操我……我好喜歡小健操我……操死我……」

露露耳邊傳來我粗重的呼吸,嘴裡的熱氣幾乎直接噴進了她的耳朵。我巧妙地利用身體隔斷周圍人們的視線,吮吸詩晴的耳垂和玉頸。

「我的什麼在**啊?」

「你……啊……你的陰莖!」

「叫雞巴!」

「雞巴……啊……雞巴……」

「我的雞巴怎麼樣啊……露露。」

「大雞巴……你的大粗雞巴……姐姐好喜歡你的大粗雞巴……」

「我的雞巴……比你老公的怎麼樣?露露……」

「你……啊……你的雞巴更大……更粗……你操得我更爽……啊……」

「嗚……嗯……」露露微微地抖動著身子,閉起眼睛,深鎖眉頭,死命地咬著嘴唇,口中發出極力掩飾的呻吟,豐滿的臀部向我不斷地擠來。

我再也忍受不了,將她的頭按往跨下,拉下拉練,她掏出了我青筋暴漲的陽具,用她那上薄下厚的火紅艷唇將我的老二整個含進口中,她的嘴像吸盤一樣一上一下的吸吮。

「滋……滋……」從露露口中不斷發出色情的聲響。

我掏出整條被吸得發亮的陽具,用紫色的大龜頭在她那光滑而細膩的紅唇上順時間地研磨著,她伸出沾滿黏液的舌頭,我扶著陽具在她的舌頭上拍打著,發出「啪……啪……」的聲音。

接著在她舌頭上抹了一點黏液,將整條陽具往她保養得柔嫩而富有彈性的粉腮上拍去,一下,兩下,三下……

「好……好粗大……給我……」露露捉住我的陽具,噘起兩片濕潤的嘴唇從我的龜頭處往下深深地一套,忘乎所以地含弄著。

嗯……喔……」露露含著我的陽具發出淫穢的哼聲。

「你的……陽具好粗……嗚……龜頭好大……小妹我好喜歡……喔……」韻雲姐的舌間順著雞巴的中線一路上下地舔來,雖然她還無法將整根肉棒盡根含入,但她盡力的吞入到她的極限,頭部上上下下的套著。雙手則是回到卵蛋上,在陰囊及大腿根部用指甲搔著。

露露把美艷的櫻桃小嘴張開,把龜頭含在嘴裡,連吸數口,右手在下面握住兩顆卵蛋,手嘴並用。她的小嘴吐出龜頭,伸出舌尖,在龜頭上勾逗著;左手大力的上下套動著大雞巴,在龜頭的馬眼口流出幾滴白色的液體。她用舌尖在馬眼舐著、逗著、又用牙齒輕咬我的龜頭,雙手在我的卵蛋上不停地撫摸、揉捏著

。「啊……小健……不要……」露露如豆蔻的光潔臉蛋浮起兩朵紅暈,魅態撩人。

我從口袋中摸出幾日前買的情趣保險套,套身上圍著一圈圈的橡膠浮粒,因為我不喜歡龜頭的漲迫感,所以早將套頭處剪掉。我摸索著將它套在我那直徑5公分的龐然大物上,拉著露露的手握住我粗大的棒身。

「啊……被這只東西再插入我會死掉……不要……」露露的手卻未離開肉棒,不住地撫弄著棒身上的浮粒。

……喔……」露露的嬌軀止不住一陣顫抖,呼吸粗重,緊咬下唇。

,「撲哧」一聲18MM的火棒盡根插入,小腹拍打在她的翹臀上,發出「啪」的一聲。

露露抑制不住地從喉嚨底發出一聲嬌呼,身體向後弓起,頭靠在我的肩上,騷騷的艷唇在我耳邊嬌喘。

「喜……喜歡……喔……啊……啊……插得我好爽……啊……唔……喔……喔……插死我了……喔……喔……啊……」

「你老公插得你爽還是我插得你爽啊……」

「你……你插得我爽……喔……喔……啊……喔……粗……啊……啊……唔……粗嗯……你的大粗雞巴……嗯……插死我了……啊……好深……啊啊……」

「那我們要幹到什麼時候啊……」

「幹……喔……喔……嗚……幹到……啊……啊……明天早……早上……啊……啊……喔荷……要……要死了……了……」

粗大肉棒帶來的衝擊和壓倒感,仍然無法抗拒地逐漸變大,露露好像要窒息一般地呻吟,充滿年輕生命力的大肉棒正在無禮地抽動,全身一分一秒的在燃燒,她淹溺在快感的波濤中,粗挺火熱的肉棒加速抽送,滾燙的龜頭每一下都粗暴地戳進詩晴嬌嫩的子宮深處,被蜜汁充份滋潤的花肉死死地緊緊箍夾住肉棒,雪白的乳房跳啊,跳啊……

「啊……我要射了……」

「啊……哦……快……射……射……進來……給……給我……我要……要…… 啊……肉……肉棒……嗚……快……給我……射到……哦……啊……肚子……肚子裡……啊……射滿……我的……子……子宮……嗚……嗚……液液……嗚…… 啊……射……射滿……我的……嗚……哦……我的……騷穴…穴……啊……」

我深入的陰莖劇烈地膨脹了幾下,從紫色大龜頭的馬眼激射出一股強勁的乳白濕滑體液,源源不斷地衝擊著她蠕動的子宮口,精液潺潺地噴射,瞬間填滿了子宮,向外溢出,沖擠著蜜穴內的肉棒,從棒身周圍擠開嫩肉,在窟著肉棒的兩片嫩唇處「撲哧……」噴出……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