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湘訪問香港李嘉欣小姐

成人文學
2013/ 09/ 28
李湘說:「各位觀眾,很歡迎收看我們的節目,今晚有幸請到了香港著名影星李嘉欣小姐來上我們的節目。李嘉欣前幾年跟x大哥拍電影,還當上了該片的女主角,我們現在就問問她入行的經過。」李嘉欣道:「各位觀眾大家好。當年所以x大哥找我拍戲是因為一位先生的幫忙。我們經理人說那位先生是電影界的教父級人們,只要能令他開心,他可以幫我介紹和安排一切,帶我進電影圈。」李湘問:「可否描寫一下你們交往的經過,或者你怎樣令他開心?」李嘉欣道:「第一次約會是在大飯店裡。在用餐中他已經說了要做什麼。他說待會要帶我上房,要我含他那裡。他叫我先含根香蕉給他看,我經理人之前已提過,說他喜歡女人用點牙齒,我也照做。他看了覺得很滿意。」李湘問:「看來這位先生的興趣跟大多男人一樣。那吃完飯後呢?」李嘉欣道:「吃完飯後,他帶我上房間,那是飯店最高級的套房,也在飯店最高層次的,他說那是他專用的。我進去看了一下,發現有兩層樓高,裡面還有其他的房間。他叫我坐到沙發上看電視,那裡全是他跟女明星們做愛時的場面的錄影帶。看了一下,我發現全是他給那些女明星們開苞時的錄像。」 李湘道:「我想我們節目中不太方便講出你到底看到那些女明星們。接著下來呢?」李嘉欣道:「我看了一會,不好意思再看了,把頭轉一邊。他示意叫我解開他褲鏈。我就從他褲鈕,然後拉鏈開始解。還沒有脫他內褲,我已經發現他那裡是漲卜卜的,心裡有點害怕。到把他內褲也脫掉後,看到他那兒,差點沒暈倒。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男人的東西,我不知道其他男人的是怎麼樣,但他的有兩條香蕉那麼長,撞球棍的握把那麼粗。不止如此,他的龜頭特別大,整根看起來好像一個怪型磨菇。」李湘道:「第一次就要你侍候這根大物也真不容易。」李嘉欣說:「我知道待會要給他怎麼樣,但這麼大……能夠嗎?他把我的頭按下,我一聞只覺一股刺鼻幸辣的氣味從他那裡發出,聞到一陣陣噁心的感覺。

我憋著氣,硬著頭皮,用嘴把他的龜頭含住,其實我的嘴也只可以含住他的龜頭而已。我用手輕輕按摩剩下長長的那根東西。經理人告訴我,他喜歡女人用舌頭舔他龜頭最上面的開口,我便用舌頭舔,然後不時用牙輕咬他那根東西。」「他也在看錄影帶,電視上不斷傳來女人『唔……啊……嗯……』之類的聲音,好不煩人。他說我是第六十七個被他看上的,當然,必須是處女,他對撿別人的破爛貨沒興趣。當中六十六個,後來紅的有五十一個,剩下沒紅的那十五個全都是不聽他話,沒好好的待候他,被他甩了。」李湘道:「嗯,原來他那麼權威的,在演藝界難怪有女星願意獻身給他。」李嘉欣說:「後來他的呼吸慢慢加快,他叫我用兩隻手搓他那根東西。我便用手搓,越搓越快,他也越來越興奮。到最後,那根東西好像痙攣般的抽搐著,然後在我口中噴出一大股白色熱槳,氣味很是刺鼻。他一直好像水龍頭般的一直噴,把我整個嘴都淹沒了。我強忍著,把他們吞下去,然後用舌頭舔他的陰莖和胯下部份,幫他清潔。他倒一杯香檳,我喝了那杯酒,把口中的氣味清除掉。」李湘問:「你喜歡男人精液的味道嗎?」李嘉欣道:「當然不喜歡,又腥又有氣味。他說為了今晚,他一個禮拜沒有找女人,儲存了一星期的精子要今晚都給我。」李湘問:「然後怎樣?」李嘉欣道:「然後他抱著我,吻我的嘴。他很喜歡吻我的舌,一直在吻。過一陣子他便開始摸我的乳房,開始很溫柔的只是摸乳杯和乳溝,後來他捏我的雙乳。摸完胸脯後,他便摸我的腿,把我內褲脫了,然後用中指插進我那裡。插完了他說不錯,很緊。」李湘道:「如果你是處女,那裡很緊是沒錯的。」李嘉欣道:「他搞處女,如果被他發現你不是原裝的處女,那麼你就慘了,為此我的經紀人反反覆覆地向我強調過。我本來以為他那陣子就要把我做了。但沒想到他停了下來,帶我到樓上中間的一個大房間去,房間的門牌寫著「牡丹閣」,旁邊還有一些房間,門牌都是什麼玫瑰、蘭花、櫻花之類,大約有八、九間房。房間一邊全是咖啡色落地窗,有一個心型熱水池在落地窗旁。中間的宮殿式大床也是靠在落地窗旁。他說這玻璃是裡面看到外面,但外面看不到裡面。」李湘道:「那麼高格調的裝潢,可見這位先生一定十分懂得享受。不知他如何享受你的第一次溫柔?」李嘉欣道:「他自己躺在那張大床上,床真的很大,我估計至少有三米長三米寬,因為他喜歡玩百鳳朝凰,五、六個人同時在上面都不會嫌擠。他抱著我,吻我,隔著衣服撫摸我的乳房、腿和屁股,他說我的乳房和屁股都很翹,是上等貨色。我吻他的脖子和奶頭,這是經理教我的。果然他興奮起來,捏我乳房的力量開始大了起來,還伸手進我的乳罩摸。這是男人第一次接觸到我的奶子,不曉得為什麼,我感覺到乳頭開始僵硬起來,整個乳房好像在發脹。他把我的衣服脫掉、胸罩解開,開始揉起我的乳房。他每邊乳房都是順時鐘方向五圈,反時鐘方向五圈的搓。他說我的乳房大又挺,就算躺著也不會扁。他用舌頭舔我的乳暈,然後又吸奶頭。我也忍不住了,只懂『唔……哈……』的呻吟著。」李湘說:「你說得我都有點奶頭髮漲了,嘻嘻。平常觀眾只知道李嘉欣你容貌漂亮、身材苗條,沒想到原來你胸脯是那麼豐滿的。」李嘉欣:「他玩厭了我乳房後便伸手到我平坦的小腹上,然後到我的陰部。

最後他把我裙子和內褲都脫掉,讓我一絲不掛的出現在他眼前。我以為他就要這樣給我開苞了,但他只是在看我的陰戶,他把我的腿分開,我的陰戶完完全全展現在他眼底。我感到下面涼嗖嗖的,臉燒燒的,感到很羞恥,被陌生男人這樣的看女性最秘密的地方。他看完了,說我那裡粉紅色的很不錯,然後他用舌舔我的陰戶和三角地帶,說我是處女,要好好的玩。我被他舔到全身發軟,一點力氣也沒有。他說我那裡很柔軟,他很喜歡舔。」 「好不容易等他舔完,以為他終於要佔有我了。怎知他說處女開苞時第一次插下去的那下很寶貴,要好好珍惜。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只見到他打電話,然後不多久有個俏麗少女從玫瑰房走出來說:『要我侍候你嗎先生?』他說今天是李嘉欣的第一次,要那少女幫忙準備一下。那少女好像知道他要幹什麼,自己脫掉衣服,裸著身體舔他又長又粗的陽具。那少女身材玲瓏浮突,該凹的凹,凸的凸。兩顆半圓型的乳房排在胸前,論身材我沒有一點比得上。他看穿我心意,說他就是喜歡玩明星,叫我不用擔心,他待會兒肯定要幹我的。」 李湘道:「原來他喜歡一對幾,那之後呢?」李嘉欣說:「那少女熟練地騎到他身上,用手握著他被舔濕的陰莖,把他放到自己的陰道裡。只見那少女發出一聲『啊……』便把整根那麼龐大的陰莖吞沒於自己的陰道裡,然後有規律的上下運動。他伸手來過捏捏我的乳房,然後說:

『李嘉欣,你是處女,第一次進入可能有困難。所以我叫她用自己的愛液來滋濕我的屌,這樣子插你的時候會比較好。』」「那少女在他上面動了沒多久,他便叫她停止,說差不多了,叫她下來。這時他龐大的陰莖沾滿了那少女的愛液,又濕又粘,好像流著口水的異型,很是恐怖。他叫我躺好,把那根青筋暴現的東西拿到我面前問我愛不愛他,我不敢看,閉上眼睛。但他命令我一定要睜開眼睛看。首先他托起我的屁股,然後抓著我的腿,把他們分開。他兩手輕輕的撥開我的陰唇,再把龜頭頂到我的陰道口。這時他用兩手托著我的頭,命令我張開眼睛看。我看到他慢慢的一寸寸把濕粘和龐大的陰莖迫進我的陰道裡。」李湘問:「不知你第一次給……給……這個男人插入有什麼感覺?」李嘉欣說:「我感到整個身體好像被人撕開一樣,很痛。突然又傳來一陣十分凌厲的痛楚,當時我簡直痛不欲生,想必是處女膜已被他刺破了,我忍不住哭了起來。最後他吸了一口氣,把那根小手臂粗的雞巴全部送進我陰道來,他的恥骨碰到我的恥骨,而他的三角地帶剛好在我的三角地帶上方。我第一次便要容下這麼大的東西,只覺得下體快要被他的陰莖撐破了。他慢慢的在我陰道內移動,一隻手捏我的乳房,這次他可不客氣,盡情的用力捏、搓、揉。我的乳房在他的手掌下好像一團麵粉,也好像一個充滿氣的氣球,隨時都好像要被他捏破。這樣子我下面被他插得痛,上面也被他捏得好痛。」「我的頭頂便是窗戶,他好像在全市的人面前表演幹我一樣。我心中充滿罪惡感和羞恥感,如果當時有後悔藥,我真的會不幹了,想不到我精心保留了二十年的處女的身子就這樣被他蹂躝,只想他快點在我身子裡發洩,讓我不要再受這樣子的酷刑。但他卻絲毫沒有罷手的念頭,我閉上眼睛不想看,他還命令我看。

我看到自己雙腿被一字型的分開,他磨菇型龜頭的陰莖沾滿了我處女之血,肆無忌憚在我的陰道內進出。他滿意的摸著我的小腿,告訴我小腿有多美,大腿多豐腴。他說就是前陣子在電影首影禮看到我的小腿,才決定一定要幹到我。他不時用手去摸索我那被他塞得不能再滿的陰道口。而我只能躺在那裡,睜著大眼看著他任意的糟蹋我處女之身,任意玩弄我身體每一部位。」李湘問:「看來當明星要付的代價也不少啊。他有沒有改變跟你性交的姿勢或方式?」李嘉欣道:「這樣過了一陣子,他叫我起來跪著,他從背後把陰莖插進來。

這樣一來更難受,我覺得他那長長的東西簡直捅到我的肚子裡面去了,而且他抽插的頻率比以前快得多。他奇怪的說為什麼做了那麼久我還是那麼幹。於是他又打電話叫了另外一個少女出來,這個少女跟剛才那個一樣標緻。他叫那少女好像剛才坐在他的陽具上,腰間好像蛇一樣的擺動。他躺著抱著我,撫摸我乳房和腿等部位,然後告訴我說,為了今晚,他一星期都沒有碰過女人。本來平常他一晚起碼要放一兩炮。」「過不久他叫那少女下去,他的陽具又沾滿了那少女的陰液,濕答答的,他叫我坐上去。我怎麼會坐?旁邊那少女在教我,她教我先用手扶著他的陽具,慢慢對準陰道口。她幫我把陰唇撥開,把龜頭放進去一點點。可是他那根東西太大了,跟本放不進來。那少女用胸口貼在我背後,我可以感受到她澎湃的雙峰項著我的背。然後她用手扶住我的腰,帶動我作有規則的運動,腰間一扭一扭的把他整根東西都納入我的陰道裡。」李湘道:「看來你學得很快嘛。」李嘉欣道:「我覺得把他那根沾滿其他女人淫液的陰莖放到自己的身體裡有說不出的噁心。他說不過幹有幹的好,不常見。於是他每當幹掉便去那少女身體裡索取淫液。當一個少女愛液用盡時,會有另外一個補上。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換了幾個少女,但四、五個是少不了的。他最後總是濕漉漉插進來我的陰道。他每次都要換一下姿勢,從正前、正後、左躺45度角、右躺45度角都試過了。他說要享受我陰道的每一塊地方。我哀求他,請他停手,他說好,再玩多一次就放過我。他叫我躺下,屁股靠在床邊,又叫兩個少女把我雙腿扳到我胸前,露出整個陰戶在他面前。他站在床邊雙手扶著床兩邊的柱子,挺著堅硬無比的陽具,插進我陰道裡。」李湘說:「聽起來好像很恐怖似的。」李嘉欣道:「他這姿勢的力量奇大無比,可以用腰力也可以用手力。我看到他的陽具一下下的撞向我的身體來,好像以前軍人拿木柱撞開城牆一樣。我的痛楚也一次比一次大,當痛楚到了極點時,他每一次的撞擊都會令我感到一陣陣的暈昡,呼吸也越加困難。可能陰道被他擴張太久了,竟然不自然的收縮起來。這樣只令他更興奮,說我在考驗他。於是他把速度提高一倍,我只覺得加倍難受,好像有股氣息從下體被他吸走了,身體感到越來越無力、虛弱。」「他終於喊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啊……』,然後我感到他的陽具不停的在我陰道內抽搐,同時一股火熱的液體直達我的子宮。想不到他插這麼深,竟然直接射到子宮裡面去了。我一直在喘氣、在哭泣,眼淚一直往下流。他還把沾滿精液的陽具拿到我嘴邊,要我把他舔乾淨,舔完後還要我把他陰毛周圍也舔。我覺得精液開始從陰道口流出來,那兩個少女趕快用舌頭把精液舔起來,然後又用舌頭送到我嘴裡,直至沒有精液再流出來為止。」李湘說:「不知道以後你還敢不敢去令他開心呢?」李嘉欣道:「他說他玩得高興,叫我明晚再來給他玩一次。我當然不答應,但他說剛才發生的都已被錄影機收錄了,他隨時都可印一萬卷拿去街上派,我唯有答應他。之後連續一個星期每晚都來到那裡給他做,一做起碼兩個小時。直到一個星期後,他說他又找到另外一名處女女星,要戒欲一星期。叫我每晚要陪他睡,但沒有再跟我做愛了。」「一星期後,他把那名女星帶上來,然後把我叫出來,但這次他只是要沾染我的淫水,好讓他在那女星陰道內開炮。之後我便淪為他找不到其他女人時的對象,喜歡就叫我去侍候他一下,反正他身邊總是有各式各樣其他的女人。不過他也很守信用,過不多久就安排我跟x大哥拍戲,我也慢慢地完全在競爭激烈的香港影視圈站住了腳。」李湘道:「這麼說也應該值得了,說實在的,我最不合算了,我的初夜在大一時就被我們班主任給拿走了,我進湖南衛視時台長問我是不是處女,我騙他說是,結果那個老手大棒子插進去就立刻說我是個破爛貨,搞得我老臉都丟盡了,要不然我現在都進央視了,還輪得到那個李小丫。台長明跟我說,李小丫各方面都不如我,但她比我多一張處女膜,這就夠了,所以在這裡我這個過來人想勸告一下那些漂亮的女孩子,處女膜是很值錢的,千萬別稀哩糊塗送人了,不說象嘉欣小姐那樣換來個國際影星的頭銜和大把的鈔票,最起碼也可以換個電台的節目主持人幹幹。好了,節目時間差不多了,謝謝李嘉欣小姐今天來跟我們分享這段那麼難忘的經驗,真希望哪天能看下你開苞的那盤帶子,讓我們也飽飽眼福。」李嘉欣道:「謝謝大家對我的支持,謝謝,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