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破處游

成人文學
2013/ 09/ 28
我是江蘇徐州人,二十六歲了,喜歡旅遊。今年4月22日的晚上六點多鐘,我在單位附近的網吧上網查信回信,信都回完了,還不到兩個小時,我想玩到兩個小時再下機,這樣好算帳,於是就到sohu的聊天室裡聊天。熱門聊天室裡人很多,都超過100個,不讓進,我只好隨便進了一個人少的聊天室。我是以過客的身份登錄的,不知怎麼就和另外一個過客聊上了。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幸運。

她是女生,是曲阜師範大學的學生,2000級的,今年大二,名字我會為她保密終生。聊天時我說我在徐州,五一要到曲阜去旅遊,她勸我說五一人很多,可能還要漲價,平時來比較好。我開玩笑說如果我去曲阜,請她當導遊,請她到孔廟玩,她很爽快的答應了。她說五一的時候,她們學校很多同學都當導遊,尤其時外語系的。我告訴了她我的手機號,也要了她宿舍的電話號碼。

本來沒希望電話號碼是真的,因為現在網上騙子和變態很多。

晚上吃過飯,無聊時打電話試一下,真有人接了,還是女生,不過不是她本人,是她室友,告訴我說她到圖書館看書去了,看來真有這個人,我覺的很意外。

晚上十點半左右又打了一次電話,找到她了。聊了一會,我說最近有空,可以到曲阜玩,問她曲阜的天氣怎麼樣,她說最近有點變天,不過還可以,不能只穿襯衣,因為早晚很涼。我說如果我去的話就和她聯繫,第一次談話就此結束。第二天中午,很意外我接到一個電話,區號是0537,我第一次沒接,直接掛掉了。

十多分鐘後又來了一個電話,和剛才的是同一號碼,我很奇怪,以為是誰打錯了,心想老不接也不是事,至少告訴人家一聲打錯了,讓他不要再打來了。接了電話,居然是她打來的,她說五一不在曲阜,要回老家,特意告訴我一聲,別等到五一我來是時候找不到她。我很感動,有一種立刻想見她的衝動。我告訴她我在休工休假,最近有空,明天就能到曲阜,她說也很想見我,讓我明天到曲阜的時候找她。24號早上一開機我收到她的電話,她告訴我今天曲阜天氣不錯,並說從早上七點多鐘就一直打我電話,都不開機,還以為我昨天是騙她玩的。我申辯說我才起來,剛開機,和她約好了今天上午去曲阜,她說今天沒課,在宿舍等我電話。

早上九點我到了徐州火車站,最近的車是1470次,到兗州,價格是13元。

我直到這時也沒打算能見到她,只是想到曲阜玩一玩,因為以前單位組織去過,來去匆匆,沒仔細看。因為是慢車,中午12點多才到兗州,下車後給她宿舍打電話,說已到兗州,25分鐘後到曲阜。中午1點左右我到了曲阜師範大學門口,門衛不讓進,我給她打電話,讓她到校門口接我。

等了20分鐘左右,有10多個女生進進出出,但是沒人理我,我以為自己被人耍著玩呢,有一種被騙的感覺。又等了一會,我決定自己去三孔玩,然後下午回徐州。到校門口,發現有個女生站在那裡四處張望,我覺得可能是她,上去一問,果然是的。

她說等我10分鐘了,以為我在大門口,沒想到我會去傳達室那邊。

這是我第一次見她,她穿校服,就是藍白相間的運動服,下身穿藍色牛仔褲,背著女式長鏈包,留長頭髮,長相中上等,165左右,胸部發育的不是很好,但也部是飛機場那種。我們一起走到孔廟,路上我給她看了我的工作證和身份證,她對我沒有一點懷疑了。孔廟的門票剛剛漲價,50一張,好貴。從孔廟出來的時候已經下午五點多了,我們又一起到附近的商業街上轉了一圈,回到孔廟附近的亭子裡坐下來休息。我和她坐的很遠,中間隔著兩個礦泉水瓶子。我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場面很尷尬。這時幸好有個趕馬車的來拉客,讓我們坐他的馬車去遊玩,我們上了車,她提議到五馬祠。路上車轉了一個彎,有點顛簸,我乘機拉了她一下手。這是我第一次和她這麼親熱,大概只有2秒針就放開了。下車後,她付了車費,然後一起轉了一圈,天有點黑了,我們一起吃了晚飯。我提議去看電影或是上網吧,她說去網吧。到了網吧,我用自己的qq號登錄不上,她的一下就登錄上了,我很奇怪。玩了一會,她的好友也都下線了,沒人在線聊天,她也覺的很無聊,結帳後我們就一起去看電影。走了很長的路才到了曲阜唯一的一個電影院,門早關了,又到了隔壁的錄像廳,也關門了。因為今天是週三,沒學生來,所以關門早。沒辦法,天已經黑透了,我打算回徐州。她說可能沒有到兗州的汽車了,要不先找個地方住一宿,明天再走,並說她學校附近有很多旅社,乾淨還便宜。順著來時的路回去,路上我好多次想拉她的手,但是都沒敢。多希望這時有輛車駛過我們身邊,我好藉機摟住她的腰,可惜一直都沒有。路邊有很多旅社,她挑了一家門頭乾淨的,是一家家庭式旅社,有一個大院子,主人自己住兩間,其餘的向外出租或是做旅社。房間便宜的嚇人,才10元錢。一個老大娘領我們進了房間,我說是來旅遊的,明早就走,交了我的身份證和10元錢,老大娘拿了兩個盆和兩雙拖鞋進來,並告訴我廁所的位置。老大娘出去後,屋裡就剩我倆了,她說要回宿舍了,我說別走了,她說那怎麼行。

她開門的時候,我從後邊抱住了她,她回身掙扎,但不是很用力我試著去吻她的嘴唇,開始兩次沒成功,第三次才成功了。接吻後,她平靜多了,也不怎麼掙扎了。我開始揉她的乳房,她開始時還拒絕,後來就閉著眼睛和我接吻,我乘機脫掉了她的上衣,去吻她的乳房,揉她另外一隻乳房。她的乳頭翹了起來,乳頭很大,和乳房的比例不是很協調,乳房有點硬,好像還沒發育好,這時她已經有點動情了。突然外邊有響動,她嚇的忙穿好了上衣,胸罩來不及穿,塞進包裡。

我開門一看,是老大娘來送開水,說是洗腳用的。我用盆打了涼水,兌了一些開水,讓她先洗腳,說自己去廁所,其實我是去買避孕套。幸好學校附近有很多小藥店,我以最快的速度買好回去。回去後,發現她正在泡腳,我也和她一起洗,和她並排坐在床邊,我的手開始不老實,一手揉她的乳房,一手摸她的大腿。她的臉很紅,說不好意思。

我倒了洗腳水,關好門,關了燈,幾下就把她的衣服全脫光了,我也脫了衣服,拿她的手摸我的陰莖,她不摸,說我好流氓,我知道她在和我開玩笑,其實是不好意思摸。我開始摸她的陰部,她的陰毛不是很多,但是集中在大陰唇附近,蓋住了整個大陰唇,顯的陰毛很濃。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她的陰蒂,這時她還很乾。

我開始刺激她的陰蒂,幾分鐘後,越來越濕,越來越滑。我聽著她的喘息聲,陰莖也硬了起來。戴好套子以後,我分開她的腿,把陰莖對準陰道插進去。龜頭插進去後,後邊怎麼也插不進去了。

她的腿緊緊夾著,我用力分開她的腿,還是插不進去,她的腿抽搐著,並說很痛,我以為是我的陰莖太粗了,或者是她還沒濕透。

撥出陰莖,我用手指刺激她的陰蒂,慢慢用手指插進她的陰道,她的陰道太緊了,手指被緊緊夾住,只能進去一大半,她大聲地叫痛,並用手拉我的手指,把我的手指撥出她的陰道,夾緊了腿。我以為她在假裝處女,但是想到剛才手指進去的時候好像被什麼東西擋了一下。我問她是否處女,她說是的,我很吃驚,問她為什麼還要和我開房間呢。她說我很帥,人也很好,是個好人。

和她同宿舍的女生有的和男朋友一起在外邊租房子住,她也很想知道和男生在一起的滋味。剛才我又揉她的乳房,她自己也忍不住了。

天啊!我竟然遇到了一個處女!不可思議,真是不可思議。我們又聊了一會天,一邊聊,我一邊用手刺激她,她也很動情,我試著把陰莖插進去,還是沒成功,她的陰道本能地緊閉,我只插進去三分之一。她的小陰唇緊緊勒住我的龜頭,進出50多次後,我覺的陰莖頭很熱,忍不住就射精了。因為我和女朋友分手半年多了,這是半年多以來第一次性生活,所以有點早瀉。我們睡下後,我繼續用手指刺激她的陰道,手指一進一出,水很多,但夾的還是很緊。我用兩根手指試著插進去,發現是不可能的,一根手指還覺的很緊。她說剛才很痛,讓我老實睡覺。她摟著我,我因為坐了半天火車和汽車,又玩了一下午,覺得很累,就睡著了。在她懷裡睡覺真是很好的享受。夜裡我醒了,發現她在吻我的臉,並用手輕輕地揉我的陰莖。發現我醒了,她停止了。我問她為什麼不睡,她說不知怎麼睡不著。我看了一下床頭的手機,才兩點多。我的體力也恢復過來了,陰莖又硬了,於是又戴了一個套子,開始插入她。從2點多一直到早上6點多,我們做了4次,她沒有高潮,因為我最多只能插進去一半。八點多該起床了,我們一夜沒睡,還是不覺的疲憊。我又開始吻她的乳房,她也開始動情了。我跪在她雙腿中間,戴好套子,對準她的陰道插了進去。我把她的雙腿高舉,趴在她身上,利用身體的重量使勁往下壓,用力往裡插。我快速地進出,她用力摟住我的腰,用力盡量分開自己的腿,好讓我插的更深。她閉著眼睛,小聲地呻吟著,臉色紅潤,乳頭翹起很高,表情很享受的樣子,我更加用力地插撥,她叫地更響了。

我一邊揉她的乳房,一邊問她舒不舒服,她說舒服極了,讓我再快點,再用力點。一會她開始尖叫,更用力摟我的腰,我射精了,她也有了高潮。撥出陰莖後,我發現自己的陰毛沒有濕,沒有她的愛液,套子前三分之二是濕濕的,上邊都是她的愛液,後三分之一沒有她的愛液,上邊還是油。剛才就是這麼用力,才插進去三分之二,不知是因為她的陰道太緊還是我的陰莖太大。

拿下套子一看,我的陰莖紅紅的,她問我怎麼這樣,是不是出血了,我說沒什麼,是讓她給夾的。我說她是壞蛋,把我都夾壞了。

她紅著臉摟著我撒嬌,說我是壞蛋,是流氓,討厭。起床了,她幫我穿內褲的時候,我讓她吻我的陰莖,她把我的龜頭含在嘴裡,舌頭不停地圍著我的龜頭打轉,感覺到她嘴裡的溫度和濕度,感覺她嘴唇的壓力和舌頭靈巧的摩擦,讓我好舒服。但是因為一夜的勞累,我沒硬起來。我覺的口交應該是每個女生的天性和本能,其實每個女生都會做的很好的,即使是第一次做。

她幫我穿好內褲,我幫她穿胸罩,起床後她收拾用過的避孕套和包裝袋以及衛生紙,共享了6個套子。她找紙包好,放在包裡,說到沒人的地方丟掉。她又給我打了洗臉水,我洗臉的時候,她收拾好了枕頭和被子。吃過早飯,她送我到汽車站,路上還買了水果讓我在火車上吃。在車站等車的時候,她讓我每週給她打兩個電話,還讓我每月來看她一次,我答應說我下個月來的時候一定要把陰莖插到底,插到她陰道的最深處,她紅著臉說我討厭,還摟著我親我的臉。我們約好了五月底我來曲阜找她。坐汽車到兗州後,我坐1469次火車回到了徐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