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情人和我的老師

成人文學
2013/ 09/ 28
從十幾年前我就在寫著同一篇「日記」或者是一篇往事回憶,不斷更改的完整著它的內容。為了對我和她年輕時的紀念也為對她感情上的眷顧,還為從與她和我的情感中享受由所產生的**感情。

那是剛上大學一年級,我考到南方的一所重點大學。我不是應屆生上的大學,第一年考上後分配去的學校覺得與想上的學校差距太大了,專業也很不理想。就放棄了,未服從分配。隔年再考,考取了一所南方的重點大學。我們的法語課老師是南方當地人,第一天上課時,她臉紅著自我介紹說,她是第一次上講台,我們今年上學,她是今年畢業。所以以後同學叫老師也行叫名字也行。她叫成曉曉,個子不算高,挺瘦,相貌和身材一樣南方女孩那種淡淡的清秀。我班挑剔的男生底下也竟然給她打出的80分的水平。我的法語課成績很差,一直擔心這門課難過,所以課餘時間我常去找她盡可能補一些,尤其在第一次期中考試前,我幾乎一周裡有四、五天晚飯後回去找她套考題。或許另外的原因就是曉曉老師也算上是一個耐看的准美女老師了。期中考試前,我和她已經很熟悉了。她是我的老師竟然還小我近一歲。南方學生可能讀書上學早吧,加上我耽誤了兩年。她的大學又是在北方我的家鄉城市。所以,後來我去找她補習時也會聊很多學習之外的話題。期中考試不錯,我的成績大大提高。這絕對與曉曉老師平日的輔導尤其是臨考前的輔導關係甚大。

轉眼大二下學期了,她和我們相處了快兩年了,我跟她已經非常熟悉了,平時週六日時也經常一起去逛街吃飯看電影,自然基本上都是她請我了,歲比我小一歲,但她掙錢我是學生嘛,差著「輩分」呢。有幾次她回老家(離我們學校有2、3個小時的火車路程)提別要我送她。後來我聽說當時班裡的女生私下有議論說我和曉曉老師好上了。我聽說後,想起最後有兩次送她回家時在火車站上她的眼神讓我感到一種心跳,當時我還沒有什麼戀愛經驗體會呢,尤其是寒假送她時,她的眼睛都紅了……

從聽到議論後我就特別注意和她的相處,主動找她的時候也少了,好多次甚至可以說主要都是她約我去她宿舍補習或者吃飯。又一次,她給我一張條寫著讓我晚飯後把向她借的書送過去,書是她從教室圖書館借的。我很晚才去,因為比較熟悉了,我到門口敲了門見門並沒鎖緊沒等應答推門就進去了。見她半靠在床上,上身的只穿了一件吊帶裝下身穿著短睡褲,我推門進去時她好像嚇一跳很慌張的把手從前胸上慌忙拿開的樣子(這事和多年想到時,覺得她很可能是在自慰撫摸著自己的乳房)。

那天,我一進她的房間總覺得有一種彆扭的感覺,就提議去學校傍邊的竹林公園散步,那地方我們常去也是有名的情侶角。其實,我提出去散步,主要是想盡快離開她的房間。我倆散步聊天,她問我以後畢業想回家還是留校或留在本地工作。我當然要回家了,她笑著說,那就不要在畢業前找女朋友哦,我笑著說美女的話另當別論。她說她很懷戀以前上學的地方,很想回去工作,到時候可能還要我關照她呢,我自然說沒問題。當時家父還沒退下來,她說想假期專門去我家看望我父母。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當時,反正,我聽了心直跳。一是我聽別人議論了後覺得曉曉老師好多地方真覺得想女朋友一樣,可我卻沒想要那樣發展,畢竟是老師啊,二是她挺耐看的,連我班男生出了名的挑剔還給她評了80分呢,容易啊。我也喜歡和漂亮的南方美女在一起接觸嘛。

我們在夜晚的竹林中散著步不時會遇到和驚的站起在林中戀愛的情侶,有時我倆會相對一笑。一會兒走累了,我們就坐在一個木條椅上聊天,她竟然慢慢微靠在我的肩膀上,使我心跳加快,她也看出來了,不說話,就這麼做了很久,似乎在等著我主動突破一種僵局,我更是了,是我的老師哦,可又是與我同齡的美女。哦,還一點說明,當時我們大學畢業是要服從國家分配的,否則就不能畢業。所以制約了很多大學情侶的未來。南方的秋天的夜晚還是有點涼的,我問她是不是涼,她點頭,我就半摟著她的肩膀,……都在等,我也在等什麼。可都始終不語。

「我們回去嗎?都十一點多了,你們熄燈了。」她在徵求我的意見。是啊,不好再坐下去了,一是太晚了,二是都不怎麼說話。我們起來向回走,走過一到土坎時,不知是她絆了一下,還是踩到石頭沒站穩,趔趄了一下,我在在身邊動作很快扶住她,……

軟軟的,我的手正實實按住了她的乳房,感覺不大卻很有彈性……我一驚,剛說了對不起。她突然抱住了我,小聲講「別說話,……」。我不知所措,卻又熱血沸騰了,回抱著她,很快我突然主動吻了她,她卻還躲了一下,就一下,沒在躲避,我們接吻了。……

好久好久。當我克制不住先是隔著她穿的很薄的網線短衫摸她的乳房時,她也僅僅是顫了一下,配合著挪了一下身體,我摸捏了一會後,就直接解開細繩的扣手插進她的文胸直接撫摸她的乳房,不大很小巧彈性,一手就能全部包容進去,卻挺挺拔。可剛進去用手整個包住她就突然說:「不行,別這樣,咱們還是走吧……」她甩開我,我沒說什麼跟著向回走,畢竟老師說了算嘛。進校門口前,她讓我等一會等一下,她先進去,我明白。這時已經半夜兩點多了。我們站在那裡擁抱接吻竟2個多小時不知不覺過去了。我進去後,沒看見她等我,覺得很失落,可剛拐彎向學生宿舍方向去時,有人在路燈後面輕聲喊我,是她。我說,你怎麼沒等我,她說就知道我不會去找她,就在我會去的路口上等我。沒再說什麼,我送她回她的教師單身宿舍。

進了房間,在她去開燈時,我從後面有摟住了她,問她摸著她的胸,她回應著,這次沒有拒絕我直接把手插到她的文胸裡直接摸她的小乳……我想剛才就是因為在外邊才不讓我這樣的,於是,我揭開並脫去了她的上衣直接撫摸了她,隔了一會,我有直接手伸進她的內褲摸她最私密的陰部,她擋了幾次並沒有堅持,我摸了……一會兒,就把她脫得精光,撫摸遍了她的全身,因為沒開燈,我看的並不很清楚,只是後來手不離她的陰部時覺得她那裡已經很濕了。我摸了一會,把她拉平擺正又趴在她身上,「等等……」

她叫我停下來,「讓我看看你……」我要下去開燈,她又不讓,他雙手扶著我的頭藉著窗外散射進的微弱路燈,靜靜的看著我,我幾次低頭去吻她,都被她推擋了,就這麼看著我也不說話,大概有近十分鐘。她知道馬上要發生什麼了我想,還是我終於又低頭吻住了她,再次進入撫摸、吻她的乳房乳頭……我用腿分開她的腿時,明顯感覺她內心的矛盾,被分開,又用力合攏,再被我分開,用力繃著勁,我還是用力盡量分開她的對,她沒說話等待著……

我這之前與以前的女友有過一次好不容易成功的性經歷,因為我們不在一個城市上學,很快她在我還不知道怎麼戀愛時就被別人俘虜了。

所以,那天和曉曉老師,雖然年輕的慾望已經燒的很旺,我還是慢慢的盡量想一次完成。她不說話,雖然用力繃著,似乎在抗拒卻也算是順從著我的意志。我拿著自己早已劍拔弩張的陰莖摸索著她的陰部入口,她仍沒說話,藉著微弱的光,也看得清楚她一直睜著眼睛看著我的臉我的眼睛……

進入了……「啊……」輕微的一聲,她的身體一繃抖動了一下,我感覺到我的東西比擔心的順利進入了她的身體,但覺得很緊好像她的身體在排斥著,頂住了什麼又在向外擠出我的感覺。我用力頂著不是我從她身體裡被擠出來,停了幾秒,我把一隻手沉到她的圓圓彈性的小屁屁下輕輕向上抬一點,同時我向下用力頂,感覺到陰莖突然突破了一個狹窄的阻力一下無障礙的連根沒入她的身體,隨著我的進入「啊……啊……」她登時突然不斷大叫,我趕緊抓過枕巾擋住她的嘴,她馬上咬住「嗯、嗯……呃、呃……」壓低了叫聲,我低頭看她,剛才還睜著看我的兩眼緊閉著皺著眉頭,頭向後仰起,我低頭親吻她感覺到鹹鹹的流出了眼淚,是疼的還是因為喪失……?

我停下來,看著她這麼疼有些怕,當時性的經驗沒什麼,性是被慾望的衝動趨勢的。挺了好一陣子,她把咬在嘴裡枕巾自己拿掉。我開始動作,最初一動她又是馬上閉上眼睛頭向後仰「啊……啊……」的出聲,但是顯然聲音小多了。我慢慢地抽動,逐漸好像她不怎麼疼了。我開始抽插……不停的,也沒什麼樣式的變化,但是每次都很深,很用力,估計也就十分鐘吧,突然極力加速,射了,全部射進了她的體內。當時我沒什麼安全避孕的概念,我想她也沒有。我抽出來用紙給她擦拭後,緊緊摟著她,沒說話,她突然緊緊摟著我抽泣著哭起來……中間我喝水給她也倒水。停了半個多小時吧,又翻身壓著她再次插入她的陰道,繼續抽插……仍然是很快射精在她體內。同樣的循環起來喝水,躺下摟著她撫摸親吻,再次趴在她身上,插入6加快……射精……沒說話,我們都沒說什麼話。

在第六次這樣重複時,終於她有點忍不住了開口說:「我以前還沒有過,是第一次,別太厲害了……我已經實在承受不了了……」聽她這麼說,我這次剛一插入就加快射了。想起來後怕的,當時我沒任何經驗更想不到懷孕和安全避孕問題,每次都射在她身體裡。她跟我說受不了以後。我就不再要了,摟著她睡了。我突然醒來時,天濛濛亮,她坐在一邊啜泣著,我一驚起身扶著叫她,可是成老……剛一出口,覺得不對,改叫「曉曉」。問她怎麼了,她說沒事,就是想哭。我又脫去了她不知何時穿上的睡衣,趴在她身上又再次要了她,「啊……」眉頭一皺,很快又好了。進入……抽插……射精……又睡著了,再起來時是我先醒的,天大亮了。我看著她在我身邊均勻著呼吸還在睡,樣子真好看,小鼻子、小嘴、眉毛不是很細卻形狀很好看,睫毛很長,小乳房,小而圓滑堅挺很質感(這些當時只覺得好看,後來回憶日記裡這樣形容的。)我又興奮了,把她翻過身仰面躺著趴在她小巧的身體上,插入,這次很難,我都覺得插著不舒服,把她疼醒了,「啊……不、不……啊……),我還是進入了,抽插的時間這次長些,比夜裡的時間久,她忍不住哭著說;」你愛我嗎?你心疼我行嗎?求你放過我不要再要了……「我嚇一跳,她說的太重了。而且第一次問我愛不愛她。

上帝啊……這是幹什麼,我很快就射了。好像不捨得不射精就停止下來一樣。」你知道要了我幾次了嗎?你要了第八次了,誰受得了啊,你知道嗎?「她哭著說,根本不是平時的那個小老師的樣子。我起身用歉意的動作,不停的說」對不起,不要了,我不要了。「不知道該說什麼別的。過來好多年後,她對我說,她不記得我對她說過一次」我愛你「。那天我倆起床已經中午了。小心翼翼的打開水泡麵,我也不敢出她的房間,躲在屋子裡。出門時她先出去看,然後回來叫我先走,她再出去。我倆約在市中心才敢碰頭。呵呵……從此大概一年多一點吧,我們並不是經常在一起,但一個月總會有兩三次,每次幾乎都是週末或者放假,晚上很晚了,我才去找她,基本上都是一進門就抱住她接吻,然後是我的發洩,做愛……幾乎沒有任何避孕,只是後來偶爾有過一、兩次,體外射精。

一直到大學最後一年上學期,我來後一直沒找她。有一天一個女生傳話,說曉曉老師找我呢,我去找了她,見面就埋怨她怎麼可以讓我們同學傳話。她對我說,她的沒來。我沒聽懂,她說她沒來月經。我心裡煩,覺得這種事你對我講幹嗎?還要讓我的同學傳話。我當時不懂啊,那個年代的學生不老練啊,她直接告訴我,她可能懷孕了。我一聽,頭嗡了一下,笑不出來。太大的事了。我會被開除的學籍的。她看我這樣翻過來安慰我,勸我,真像個大姐或者老師啊,那次起,我不敢再找她,我怕再做愛。因為每次找她只要是在宿舍或者出去附近旅遊,在房間,我都會忍不住,常常想好了不做愛,可是一在一起我就控制不住。那次聽說可能懷孕後,當天我們一起出去她請我吃飯看電影,我的心情才好。但是晚上回去後,我摟著她想要,她就不讓了,只讓我摸,我摸了一會,有點霸王硬上弓,非要。她就說不怕懷孕嗎?我一聽什麼勁都沒了。後來因為我馬上就去實習做畢業論文了。幾個月沒見她。逐漸似乎淡了…… 畢業前,我去找她,她很客氣的接待我,問我想吃設麼好吃的,說等我畢業後,想請我吃都請不到我了。那天她又是莫名其妙的在電影院裡哭了。我後來覺得可能我們要分開了。

我畢業了,分在一個大城市很好的研究機構。畢業臨離開學校是很多,同學都相互告別,而這時我喜歡上一個剛入校的和我一個城市來的女孩。忽略了她。想起來時我再有三天就走了。她來找的我,對我說找了我很多次找不到,又因為我不願讓別人轉告(當時沒手機)。她說讓我抽出半天時間要請我吃飯。我是當天很晚才去找的她,請吃飯改為請我吃宵夜了。晚上,我看出她不想我走。我留下了,我抱著她我倆想第一天一樣都脫光了,可是我沒要她。一直這樣我兩摟抱這躺著或者起身坐在床上她也不願鬆開摟著我。」聽說你交新女朋友了?「她問我。」什麼啊,我只是喜歡,我還喜歡你呢「,」哦,這樣啊「我突然覺得這麼講不合適,對她說我很喜歡你等等,她沒說話,一會兒問我:」你覺得我是你的什麼人?「我本想說,你是我的女朋友才對,可說不出口。和她在一起三年中,我的確只有他,找我的女生不是沒有,我自戀的講還幾個女生找過我,給我寫過信。(當時我在大二就做了學生幹部一直到校學生會正、副主席,又是大城市的學生,比較招人吧)。可我誰都沒招惹過,一是我總覺得要注意形象,二是總覺得未來不定我要回去的。還有極小的成分才是因為她吧,可是我的確很少想到她怎麼辦,偶爾想到時覺得也煩就不去想。因為她很難跟我回到我的城市。那個年代都是要國家單位調動的。我走的時候,他給我了一封信,說或者你到家了以後再看,或者你上了說車後再看。我到家了以後過了好久才想起來,翻行李找出那封信。」我愛你,我不後悔把自己給了你,我還想叫你聲『哥』。「這時她信中講的一段話,還有,她說了,我們曾有過孩子。她覺得對不起我沒同我講就自己決定不要了。我信不長只寫了多半張,卻有三張信紙,兩張都是空白的。我看了卻很久,眼睛潮濕了。給她寫信,寫過幾次一直沒接到過她的回信。

直到十幾年前,我前妻離開了我後,一次大學同學聚會,我去了。托人打聽她,才知道她已經不在學校了,去了政府機關。我見到她時,她已經是那個城市政府機關的一個處長了。沒什麼更大的變化,還那麼清瘦。不像快四十歲數的人。她沒結婚一直連男朋友都沒交過。那天晚上我提出不走了。她挺高興的。我們時隔近二十年又在一次做愛。當然不會又是八次,哈哈,兩次。一次是當天晚上,一次是次日中午。下午我要飛回我的城市。做愛很好,都很好,時間很久,不再怕懷孕。從晚上十點鐘相擁到起來說話,都兩點多了。我們坐起來聊天,她說沒有過別的男人,不是故意講我高興的話,說她把心封起來了。她讓我趕快再找個人照顧我一起生活。我開玩笑說,我不走了,就你伺候我吧。她搖頭說我瞎說了。我沒有追問過她為什麼不跟我一起生活。她只是說,她已經習慣一個人生活了。我也勸她還沒到四十歲呢,找個人吧。她笑著說我虛偽,說如果真想的像我說的這樣,現在就不會睡在她的床上了。我次日臨上飛機前,在機場對她說,你要是這次再懷孕,必須嫁給我。她當時就抱著我說,不嫁給你你也是我的愛人。當時我在國外生活,幾年後回來,通過她機關的電話找到她,她又調動了,已經是個女副局長了。她主動約我去三亞休假,一切由她安排,我們一起在三亞度假休息了10天,都四十多了,每天都會做愛。自從幾年前見她我就開始能習慣叫她」親愛的「了,她說不叫的好,這次仍然是,她說不習慣,習慣聽我對她說喜歡她最喜歡她。去年她來我在的城市開會,又陞官了,卻還是一個人。隨著時間推移,每次見面都覺得她同了年齡差在拉大,不像一個四十幾歲的女人。從第一次時隔近二十年的相會後,開始他給我介紹了好幾個女友,但我一個都沒談,至多禮貌見面。去年她走前我鄭重說,在介紹對像我就不聯繫你了。她開玩笑的說,關心自己的愛人還有罪了啊。 她永遠是我的愛人,我的情人和我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