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時代的賈靜雯

成人文學
2013/ 09/ 29
學生時代的賈靜雯下課的鐘聲響起,賈靜雯滿懷心事地走出教室,好友小莉追上來問著她說:小雯剛才你考的怎麼樣?被問及此事賈靜雯的心情更是掉到了谷底,最近這一個月來忙著趕通告做宣傳上節目,根本沒有太多時間來溫習功課,今天的考試更是沒有半題會的,但是在好友的追問下只好假裝的說:還好吧!那你考的怎麼樣?小莉苦笑著回答說:我可就慘了,所有的題目我只會一半而已,聽說這學期教授打算大開殺戒,要刷下1/4的人,希望不會輪到我。

雯聽後心裡涼了半截,她自己知道平時忙著表演到課的時數不多,教授對她的印象已經不是很好,自己的其它科目的成績也不怎麼理想,要是這次不向教授求情的話,極有可能會被二一被退學。

小莉看她愣在那裡不知道在想什麼?拍著她的肩膀說:喂!你在發什麼呆?我們回家吧!賈靜雯回過神來向小莉說:你先回家吧!我打算到圖書館找些資料小莉說:好吧!那麼我先走了,Bye!看著小莉越走越遠的身影,賈靜雯轉身走向了系館。

此時快要六點,系館內已經快沒有人了,賈靜雯正要走上二樓被我看見,我問她說:這位同學等一下我要鎖門了,你快點離開吧!賈靜雯神色不安地回答說:警衛伯伯我有些東西放在樓上,等一下我拿了之後就會離開。

我見她神色怪異心下起疑地回答說:那你快點拿吧!拿完快走。

我在後面偷看著她,只見她走了教授的辦公室。

賈靜雯進入辦公室後發現教授早已離開,正當內心感到失望的時候,眼睛一瞥看到了桌上的考卷,她拿起來一看果然是今天所考的試卷,她心想就算向教授求情,教授也不見得會幫忙她,倒不如趁現在沒人將所有考試卷帶走,這樣一來教授就不知道這次考試的結果,自己也可以躲過這一劫。

她內心打定主意將所有考試卷放進她的背包,正當她打開門想離開辦公室的時候,我跑出來一把抓住她的右手冷笑著說: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偷考試卷!賈靜雯嚇的臉都白了驚慌地說:哪……哪有,你不要冤枉我。

我冷笑著說:嘿!我冤枉你,那這些是什麼東西?我將她的背包打開,一疊考試卷赫然就在裡面,此時她再已無話可說。

我抓著她的手說:你偷了東西,現在被我逮住了,走!跟我到警察局。

此時賈靜雯心中亂成一團,她心想要是被帶到警察局的話,這一輩子就完了,不僅要被學校退學,演藝生涯也就此完了,這些年來的努力也化為烏有,想到此處她不禁淚如雨下苦苦地哀求我說:不!不要抓我到警察局,求求你,不要啊!我看著她哀求的表情,我不由得心中一動:媽的!這小妞長的還不錯,老子有幾十年沒玩過這種mm,不如趁這個機會來開開葷。

我仍然裝做生氣的樣子說:不行!你偷東西敗壞了學校的名譽,要是放了你的話,我這個警衛是在當假的不成?賈靜雯邊哭邊說:我……我是不得已,我……我有苦衷。

我放開她的手,看了看四周說:是嗎?這裡說話不方便,到頂樓你好好解釋給我聽,要是有理的話,我或許可以放你一馬。

賈靜雯見事情有轉機,那敢不聽我的話,於是我們兩人上了五樓的樓梯間。

此刻太陽已下山,四周顯得有些昏暗,我叫她坐在階梯上,今天她穿的是件高過膝蓋的窄裙,我從下方看去,她那淺色的內褲及雪白的大腿一覽無遺,賈靜雯看見我的眼睛注視著她,只見她臉上微紅,將大腿緊緊合住,我回過神來咳了幾聲說:我先問你,你叫什麼名字?她輕聲細語地回答:我叫賈靜雯。

我心中一動說:我們學校那個常上電視節目的賈靜雯就是你嗎?她不說話點了點頭,我心想今天可爽了,不但可以玩到mm,而且還是個明星呢!當下我再問:你為什麼要偷考試卷呢?她眼睛微紅地說:因……因為今天的考試題目我都不會,要是成績出之後教授一定會把我當掉的,所以我才會想到要把考試卷偷走,就沒有人知道這次考試的結果,我也不會被當掉了。

我歎了一口氣,說:聽起來倒是情有可原,但是我不能就這麼放了你。

賈靜雯急的眼淚掉下來說:警衛伯伯,你放過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我笑著對她說:雖說如此,我跟你又非親非故,沒有必要為了你而不盡自己的本份。

賈靜雯跪了下來,抱住我的腳說:求求你放過我吧!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我不懷好意地看著她豐滿的胸部,說:你……要如何來報答我呢?她看著我的眼光,內心已知道我要做什麼?她站起來退後數步,雙手掩住自己的胸部顫抖地說:不……不行,我不能答應你!我冷笑著說:要是你不答應的話,就請乖乖的跟我到警察局,省得在這裡浪費時間。

賈靜雯一言不發轉身就要下樓,我在她背後冷冷地說:你要想清楚,進了警局後,你這輩子就完了,什麼希望也沒有了!她聽後停住腳步,我雙手按住她的肩膀溫和的說:乖乖聽伯伯的話不就沒事了,我會很溫柔的對你。

賈靜雯此時知道已無法可施,終於屈服了,我把她抱起來放在廢棄的桌子上,輕輕地將她的大腿分開,白嫩的大腿及可愛的內褲露了出來,她頓時羞不可抑,用雙手遮住自己的臉,我的舌頭順著她的大腿一路舔上去,到了那女人的禁區後,我的手指隔著內褲撫弄著她的小穴,賈靜雯覺得自己的下體傳來陣陣有如觸電的感覺,小穴不由自主地流出淫水,我笑著對她說:小ㄚ頭,你還是處女嗎?她掩著臉沒有回答,我有些生氣,用力將她的內褲一扯,那充滿淫水的小穴出現在眼前,她急忙用雙手掩住了下體,驚慌地說:不……不要看!我將她的手拿開淫笑著說:有什麼關係,讓伯伯看清楚這可愛的小穴。

說完我將手指插入小穴中,由於穴中早已淫水 濫,只聽見噗一聲手指已完全插入,只插的賈靜雯痛叫一聲,我開始用力在她小穴摳挖一面問著她說:說!你還是不是處女?以前跟多少男人搞過?賈靜雯忍痛回答說:我……我不是處女,以前……只有被高中的……男朋友玩過。

我將手指拔出淫笑著說:小小年紀就亂搞,看我來懲罰你!我將褲子脫下,露出一根又黑又亮的肉棒,我把她抱起,讓她的雙手摟住我的脖子雙腿纏住我的腰部,我的雙手托著她的屁股淫笑著說:你的小男朋友算什麼!伯伯今天就讓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男人。

我雙手慢慢放下,只見九寸長的肉棒緩緩插入賈靜雯的小穴中。

也許她的小穴真的是太久沒人光顧,今天又碰上我這枝大肉棒,所以顯的有些緊,只聽見她張口欲大聲喊痛,我將嘴唇迎上封住她的櫻唇,只見她眼睛睜的大大的,眼淚一滴滴流下,我也不管她,腰部開始用力動作往上頂。

賈靜雯心中悔不當初,要不是剛才一時起了歹念,現在也不會被眼前這個年紀可以大的做她父親的男人凌辱,在內心感到懊悔的同時,肉體卻出現了不同的反應,陣陣酥麻的快感傳遍了全身,尤其是那大肉棒每衝擊一次,就像是把她的心丟到半空一般,這是從前跟男友做愛時所沒有的感覺,終於賈靜雯忍不住,像是情人般吸吮我的舌頭,兩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

此時我用力拍擊她的臀部,只見她的穴肉緊緊夾住我的大雞巴,我在她的耳畔說:你這個小騷貨,老子是不是乾的你很爽啊?此刻賈靜雯正處在極端的愉悅裡,受了我淫猥言語的刺激後,如同發春的母馬般狂叫著說:啊……嗯……我……我被幹的好爽……啊……再用力……哼……我淫笑著說:說!你不是玉女明星,你是頭淫蕩的母狗。

賈靜雯失神般地說:啊……我不是……玉女明星……我是頭母狗……淫蕩的母狗。

我大力拍打著她的臀部說:說的好!你就是老子的母狗。

經過快半個多小時瘋狂的作愛後,我把肉棒拔出讓賈靜雯跪下,將肉棒強塞入她的口中說:伯伯送給你一些補品,哈!哈!一股濃稠溫熱的精液自我的體內射入她的口中,賈靜雯抗拒不得,只有將我的精液盡數吞下,我將肉棒抽出後,輕輕撫摸著她的頭髮讚歎地說:不錯!這麼乖就對了。

只見賈靜雯起身穿上內褲,一言不發地整理好衣服,我對她說:你放心吧!你把考卷交給我,我會替你處理,今天的事只要我們不說,不會有人知道。

賈靜雯把考卷交給我後,流著淚跑下樓去,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我從口袋中拿出了小型錄音機,露出奸邪的笑容說:小ㄚ頭,我是那麼打發的人容易嗎?哈!哈!哈!(二)隔天,教授在課堂上宣佈因為有部份同學的考卷不知道放到哪裡,所以一個星期後要重新出題再考一次,賈靜雯聽後鬆了一口氣,心裡的一塊大石終於落地,她心想:這件事總算可以告一段落了,她決定這一個星期內不接任何通告,要好好溫習功課來應付這次考試。

三天後的下午,賈靜雯換好衣服準備要上體育課,好友小莉說:小雯,我先去網球場占場地,你去體育用品室借球拍及球吧!賈靜雯到了體育用品室,正當她在裡面找球拍的時候,一雙手無聲無息地按在她的背後,賈靜雯嚇了一跳,回過頭來,我笑著對她說:怎麼?不是那麼快就忘了我吧!賈靜雯驚慌地說:你……你還要做什麼?我笑著說:別怕!我是想來問你,前幾天那件事我辦的不錯吧!沒有人懷疑吧!賈靜雯看了看四周,低聲地說:沒有!我笑著說:那麼你要怎樣來報答我啊!她臉色驟時一變,退了幾步說:你……前幾天你答應過我的,只要我讓你……我冷笑著說:上次只是給你應得的懲罰,至於你答應要好好地報答我嗎……嘿!嘿!賈靜雯咬牙切齒地回答說:你……你別做夢了!我不會讓你再碰我一根汗毛的。

我冷笑著說:是嗎?我讓你聽一聽這是什麼?我拿出隨身聽按下播放鍵,只聽見隨身聽的喇叭中傳來一陣陣女人淫蕩的叫聲:啊……嗯……我……我被幹的好爽……啊……再用力……哼……小雯聽後整個人呆在那裡,眼眶一紅說:你……你真卑?無恥!我笑著說:隨便你怎麼說都行,只要你乖乖聽老子的話,辦完事後我就把錄音帶給你,從此互不相干,怎麼樣?賈靜雯臉如死灰般不發一語,我淫笑著說:放心!我不是要在這裡幹你,不過我要玩個小遊戲,你先把內褲脫下來。

賈靜雯臉色一變說:你打算做什麼?我把她推倒在海棉墊上,用力將她的內褲脫下,她知道再反抗也沒有用,便放棄了掙扎,我淫笑著說:男人的寶貝可以『入珠』,我要瞧瞧你這個小穴能吞入多少個乒乓球!我拿起架子上的乒乓球,賈靜雯流著眼淚說:不……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啊!我冷冷地說:少廢話!老子要做的事,誰也無法阻止,你最好給我安靜點!賈靜雯只有低聲啜泣著。

我用右手大拇指及食指剝開了她的陰唇後笑著說:前幾天太暗沒看清楚,原來你的小穴長的還真可愛,讓伯伯餵它吃點東西吧!我左手將乒乓球緩緩塞入,只見小穴沒一會兒就將球吞沒了,我笑著說:小ㄚ頭,你的小穴好棒啊!一下子就將球吞進去了,讓伯伯看還能吞下幾顆球?賈靜雯只覺得穴肉中的球將陰道撐又麻又癢,讓內心覺的好難過,我繼續將球塞入,想要塞進第七顆時發現已無法塞入了,我淫笑著說:媽的!原來你的小穴只能吃下六顆球,嘿!嘿!正當賈靜雯用力想將陰部的乒乓球排出體內時,我用手堵住她的穴口說:哪有這麼便宜的事!賈靜雯臉上流著冷汗說:你……你還要怎麼樣?我拿出一捆膠布說:老子要把你的洞口封起來。

賈靜雯罵著說:你……你這個變態!我笑著說:我是變態那又怎麼樣!我撕下三條膠帶,將她的小穴口封了起來,她站起來生氣地說: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肯放過我?我拿了一張紙給她說:放學後你到這張紙上面所寫的地方,伯伯會替你把球拿出來,順便將錄音帶還給你。

在這之前,不許你將膠帶撕下,不然我會好好修理你,你給我記清楚了!賈靜雯強忍著下部異樣感覺,穿起內褲拿了球拍走了出去。

接下來的兩個小時裡,賈靜雯有如身上被無數的蟲蟻爬行般,每當她走路動作之時,小穴中的乒乓球就會擦動她的穴肉,使得她的陰部騷癢難耐,陣陣的淫液也從縫 中流出,弄濕了她的內褲。

好友小莉見她的臉色不太對勁,連忙問說:小雯,你的臉色怎麼這樣難看,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賈靜雯連忙回答說:小莉,我的頭有些痛,等一下你跟老師說一聲,我先回去了。

小莉擔心地問道:要不要我陪你回去?她搖著頭回答:沒關係!我還撐的住。

說完後賈靜雯一個人離開了網球場。

回到更衣室後,她再也忍不住了,急忙將內褲脫下,只見小穴中滲出的淫液沿著大腿慢慢流下,賈靜雯忍不住抓著下部,當她想要撕下膠帶之時,腦海中卻響起了我的警告,於是趕緊換好衣服匆忙地走出了校門。

沒多久,賈靜雯照著我給的地址來到這棟公寓,我早就在門口等候著她,我笑著說:你倒是來的很早,是不是等不及要讓我幹啊!她聽了之後紅著臉說:你快點辦完事放我走,我不想再多看你一眼。

我笑著說:別急,你跟我來吧!我帶著她走進了公寓內的地下室,我將燈光打開後,她被眼前的事物嚇得目瞪口呆,原來這是一間二十幾坪的房間,房內除了有張床以外,還有一些繩索及一根大字型的木樁,賈靜雯臉色一變,退後了一步說:你……你帶我到這裡做什麼?我用力推她進去後,反手將門鎖上,冷笑著說:今天你將會嘗到有生以來至高無上的樂趣。

我把她拉到木樁上,她用力掙扎著說:不要啊!放過我吧!我拿出準備好的哥羅芳捂住她的口 ,沒一會兒她便暈了過去,我將她的四肢用繩索綁住,淫笑著對她說:嘿!嘿!等一下伯伯再好好招呼你。

此時門外忽然有人敲門,我將門打開後,兩個形態猥瑣的中年人走了進來,較肥胖的中年人老王對我說:老張,你不是說有好東西要讓我們看嗎?在哪裡啊?我笑著說:不就是這個ㄚ頭嗎!只見較矮的中年人老林摸著賈靜雯的臉蛋流著口水說:嘖!嘖!果然是個又白又嫩的幼齒!老張,你從哪弄來這個小妞的?我笑著說:哪弄來的你就不要管了,我先說好了,要上這小ㄚ頭的話,每個人拿三萬來。

老林大罵說:老張,你搶錢不成!三萬老子可以玩十次女人了!我笑著說:既然我叫三萬當然有理由,你們可知道這ㄚ頭的來歷?老林說:這小妞是啥來歷?我笑著說:這ㄚ頭現在是大學生,而且還是個明星,叫做賈靜雯,算你們三萬已經是便宜了。

兩人端視了賈靜雯一會兒,老王說:媽的!難怪越看越眼熟,原來是個明星,好!這三萬老子花定了。

我對老林說:你的意思如何?老林說:操!老王花的起,難道我就玩不起嗎?也算上我一份。

我對他們說:不過有句話我先說在前面,今天你們玩了她以後,可別在外面到處宣揚,以免招來不必要的麻煩,要是你們不答應的話,那這件事就此做罷。

他們兩人拍著胸口保證絕對不會宣揚後,兩人七手八腳地將身上的衣服脫光,準備對賈靜雯動手。

只見兩人將賈靜雯身上的衣物扒下來,此時她全身已是光溜溜地,忽然老林問我說:老張,你搞什麼鬼?怎麼把她的洞口用膠帶封起來?我淫笑著說:這是我為你們準備的節目『母雞下蛋』,你們就好好欣賞吧!我將賈靜雯小穴口的膠帶用力撕下,只見數十根陰毛隨著膠帶被連根拔起,賈靜雯被這突如其來的痛楚驚醒,她張開眼後發現自己身上的衣物已不翼而飛,眼前更有三個男人正注著她的下體。

我發現她醒了後,淫笑著說:小ㄚ頭,我來跟你介紹一下,這兩位是我的好朋友老王及老林。

賈靜雯哭著大罵說:你們……你們好不要臉!老王摸著她的臉蛋淫笑著說:小mm,你不要哭嘛!等一下王伯伯會好好疼你的。

賈靜雯怒聲罵說:不要碰我,你給我滾開!老王被她的舉動嚇了一跳,老林笑著說:看來這小妞還真是潑辣。

我將腰間的皮帶解下說道:嘿!讓你們瞧瞧我的手段。

老王急忙說:喂!老兄,你下手可要輕點,要是把她打傷了,我可是不會付錢的。

我笑著說:放心,我有分寸。

我拿出兩個衣夾,將賈靜雯的乳頭夾住後,將手中的皮帶凌空抽了一下,賈靜雯乳頭被夾痛的變了臉色說:不……不要啊!我冷笑著說:小ㄚ頭,這是你自己討打,怪不得我!我揮動手中的皮帶唰的一聲,她那雪白的皮膚上出現一條殷紅的鞭痕,她吃痛而大聲慘叫。

此時老王與老林卻歡呼地說:哈!哈!母雞開始下蛋了!只見乒乓球自她的小穴中一顆顆慢慢掉下來,我口中不停地辱罵:你這個犯賤的ㄚ頭,一定要老子打你,你才會爽是不是?此時賈靜雯身上已經挨了十幾鞭了,她終於忍不住哭著向我求饒說:嗚……饒……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將她乳頭的上的衣夾拿下對她說:早些聽話就不用受皮肉之苦,現在身上很痛吧!讓伯伯們來替你止痛。

我們三人開始用舌頭輕舔著她身上的鞭痕,賈靜雯只覺得三條又軟又滑的東西在她的身上游來游去,被鞭打的傷痕火燙的感覺逐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又麻又癢的感覺,而這種麻癢的感覺由皮膚慢慢鑽進了她的體內四處蔓延,賈靜雯開始忍不住輕聲地呻吟,老林笑著說:你們看看,這小妞開始發浪了,喂!老張,可以把她解開了吧!我們三個人七手八腳地把她放了下來,此時她全身軟綿綿躺在地上,我淫笑著對賈靜雯說:小ㄚ頭,還不快點去向兩位伯伯問好!正當她想站起來的時候,我踢了腳她的屁股說:我是叫你向他們的老二問好,你知不知道?賈靜雯忍著痛爬到兩人面前,雙手握住兩人的肉棒,伸出舌頭來回地親吻著。

兩人樂在其中,老王笑著對我說:嘿!老張,你果然是調教有方,你要不要來插一腳啊?老林也笑著說:是啊!打從三十幾年前我們三個退伍後,就沒有再玩過『三人行』了!今天剛好來溫習一下當年的『戰技』。

我大笑著說:哈!哈!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我也將身上的衣物脫光,加入了這場肉搏戰。

此時賈靜雯已經將兩人的肉棒吸的硬了起來,老林流著口水說:真她媽的過癮!先說好,我要幹她的騷穴!老王也跟著說:我要操她的屁眼,誰也不許跟我搶!我笑著說:隨便你們怎樣都好,她的小嘴就讓我來搞定吧!分配好位置後,賈靜雯趴躺在老林的身上,老王從她背後幹著她的屁眼,而我就把肉棒塞入她的口中。

開打之後,賈靜雯只覺的眼前一陣天昏地暗,一陣陣的衝擊有如要撕裂她的全身一般,小小的房間中只聽見肉棒插穴時發出噗蚩的聲音,只見老林的雙手也沒有閒著,雙手掐住了賈靜雯的奶子,淫笑著說:小妞,老子要吃你的奶。

老林用嘴吸吮著她的乳頭,賈靜雯覺的整個人心髒像是要被吸出一般,但苦於小嘴被我的肉棒堵住,只能發出陣陣的悲 聲,老王比較沒勁頭,搞了十幾分鐘就丟盔卸甲了。

以後我們兩個就經常把小雯拖到沒人的地方好好調教,一直到她成了大明星離開了學校,後來看到她演倚天屠龍記時那個趙敏真的讓我血脈賁張啊,多想現在能幹她幾次,可惜時光不再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