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前女友

成人文學
2013/ 09/ 29
2010年7月,單位派我到省城學習。我是下午到省城的,報到後,我沖了個澡,因為天氣熱,我就隨便穿了條沙灘褲(是小姨子在海南島買給我的),光著上身躺在床上看電視,等著飯點到來。不一會,就聽到有人敲門。因為我住的是單間,不可能有室友,我心想:會是誰呢,該不會是服務員吧?我隨便套上背心,開門後,就見到一個熟悉的面孔。

「你……你也來了!」我覺著有些意外,還有些許緊張。

「你什麼你,覺著奇怪是不是?」站在我面前的竟然是她--,我大學時的女友雨。

說起雨,我到現在偶爾想起來心裡還有些隱隱作痛。我們是同班同學,大二時開始在一起的。從那時起,我們都沒住在學校裡,而是在離學校不太遠的地方租了一個不大的房子同居在一起,也就是在那間小屋裡卿卿我我一晃就是兩年多。我父母也知道我們的事,畢業前夕,他們為我倆在我家那邊聯繫到了工作。但由於雨是獨生女,父母要求她回家鄉工作,不得已她和我終究分了手。雨畢業後和我在一個系統工作,都是幹自己的學的專業。一開始的三年裡,我們經常聯繫,後來,雙方都找到了自己的戀人,也就慢慢地不聯繫了。我後來得知,他的老公是當地的一個小老闆,經濟條件不錯,當時有些酸,但其實更多的還是為她高興,畢竟知道她的生活條件不錯。

「怎麼,不請我進去坐坐?」雨說。

「哪能呢,就怕請不到你呢」我這時才發覺自己光顧著發呆,還把她堵在門外呢。

進屋後,雨一屁股坐在床上。我問:「喝茶嗎?」

雨說:「幾年未見,怎麼變得文縐縐的客氣起來了!剛喝了瓶礦泉水呢。」

我問:「你也是來學習啊?怎麼知道我來的?」

「小傻子,報到處的花名冊有你的名字和房號呢,這不,就找著來了。哪像你,也不知道找找是不是有我的芳名,絕情郎。」雨還是那樣嘴尖牙利。

我邊和她聊著,邊打量她。說實在的,儘管都三十多(我記得應該是31歲吧),還是和那時一樣的漂亮,好似除了稍稍比記憶中豐腴了一點點外,其它地方和我記憶中的樣子沒有多大的變化。

「老盯著我看幹嘛,不知道我會害羞啊!色迷迷的!」她說的時候還是那樣的尖利和調皮。

「看看你該大的地方是不是小了呢。」聊了這麼一會,我也有些從容了,回了她一句玩笑。聽我這樣說,她微微有些臉紅,畢竟曾經一起同居了這麼多時間,彼此都知道對方身體各個部位的詳細,而又分別了這麼多年,突然提起這些總會讓人有些異樣的感覺。

又聊了一些別後各自的情況後,我問她:「餓了吧,一起去外面吃點?」

雨說:「正想問你呢!真有些餓了。會議餐廳人多亂哄哄的,到外面安靜點的地方吃吧。你請客哦!」

我說:「我請客你付費吧。哦,和你一起來的同事有嗎?叫上一起去吧!」

雨回答:「有兩三個,但都是下面縣級部門的,不是很熟,算了吧。你呢?」

我說:「本來有兩個名額,另一個家裡有事沒來,讓我幫他請假呢!」

我倆到不遠處的一個小餐館裡隨便吃了點東西,雨還特意點了瓶酒,陪我喝了幾杯。飯後,雨說自己房間裡還有一位室友,就不請我去了,還想到我那裡聊會兒。我們又回到我住處聊天。正聊著,我的電話響了,是我老婆的電話號碼。一接才發現電話那邊是小姨子。我問:「怎麼是你呢?」

小姨子說:「我用姐的電話打給你不行啊!在幹嘛呢,想我們嗎?」

「剛吃過飯回到住處呢。隔得天遠地遠的,想又能怎樣。」

「想我們哪裡呢?」電話那邊說。

「還能想哪裡,當然是肩膀下邊和兩腿之間了。」我開玩笑。

在我接電話的時候,雨一直在看著我瞇笑。等我接完電話後她問我:「是你老婆嗎?聽著挺幸福呢,半天不見就這麼卿卿我我的。」

我說:「不是老婆,是小姨子呢!」

雨有些驚異:「和小姨子也說這些啊!真是神了,好一個色中餓狼。是不是背著老婆與小姨子有一腿啊?」

我不置可否:「球的色中餓狼。不和小姨子說這些難道和你說啊!」我心裡說:何止一腿呢,本來就是我的。各位還記得我曾經和你們講過我和小姨子的事嗎,都在前不久我寫的《我老婆和小姨子的陰謀》裡,這裡就不多說了。這當然不能和雨明說,即便是她已猜到了什麼。

這時我們都坐在床上,雨聽我這麼說時,輕輕在我臉頰上捏了一下:「壞蛋男人!」

「好好的蛋,哪裡壞呢,要不然你摸摸看。」可能是看到她沒那麼多的顧忌,再加之酒精的作用,我開始放鬆甚至有些放蕩。讓我沒想到的是雨竟然對我這句話毫不在意,竟然用雙手捧住我的臉,輕輕說:「不是壞蛋,簡直就是混蛋呢!」

她捧住我的臉時,我感覺到了心裡一股暖流湧起,那絕不是男歡女愛的那種興奮。

這時,我看到雨流淚了。不知所措過後,我輕輕用手拭去她的淚滴,我輕輕用手撥去淚水粘在她臉上的髮絲,我輕輕用手撫摸她的耳垂,我輕輕用手捧住她的臉在她額頭輕吻。曾經情太深,雖離別太久太久彼此不能相忘。

「你就是壞蛋,就是混蛋,女人多了就想忘記我!」雨抬起頭吻我的雙唇,緊接著我們熱吻在一起,我輕輕將雨壓倒平躺在床上,我們相互撫摸著對方,呼吸漸漸急促。雨將手伸入我後背的衣服了,揉捻著我的後背。我將手伸進她的衣服裡撫摸她的腹部和乳房。長吻後,雨起身開始摘衣服的扣子,我拿開她的手,我要為她脫。我脫掉她的上衣和乳罩,雨白嫩的上身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她的乳房比我老婆的大,差不多和我小姨子的一樣挺;我褪掉她的裙子和內褲,我看到了她平緩的腹部,腹部下面陰阜隆起,烏黑光亮的陰毛倒梯形一般一直向下延伸(她的陰毛比我老婆和小姨子都要多),一直圍繞著腿中間的山谷裡兩片肥厚的大陰唇直到會陰,大陰唇包裹著兩片紅潤的小陰唇,小陰唇的前端微微凸起陰蒂。就陰部來說,雨的陰部和小姨子的很相像,除了陰毛更茂盛一些外,可能是體態比小姨子也豐滿的緣故,陰唇稍稍比小姨子的豐腴一點。而比起我老婆,卻是有些差別,我老婆由於稍顯瘦小,大陰唇顯得有些薄,小陰唇外露的比也就比較多,而且不似雨和小姨子的那麼整齊,另外老婆的陰毛比雨和小姨子少了好些,整體上陰部不像她們的那麼紅潤。在體態上,小姨子的適中,乳房堅挺,乳頭紅潤,手臂及大腿修長而白嫩,臀部渾圓;相比之下,雨的身高不如小姨子,體態稍顯豐腴但並非胖,乳房大過小姨子但不如小姨子堅挺,腰肢要粗一些,但襯托著更為豐滿渾圓的臀部,倒是更加顯得性感;我老婆剛足50公斤,較高的身材使其顯得有些瘦弱,大凡瘦人,生過孩子後乳房都不大,而且乳頭不小,我老婆也不例外,但老婆腰肢纖細,臀部同樣圓潤,小腹不顯,欣賞起來也有一番特別的風味,特別是我老婆長的一副漂亮潤白的娃娃臉,挺可愛。

我坐在雨的身上脫下自己的上衣,雨的手在為我解開皮帶,拉開我的拉鏈。我配合著雨側身躺在她的旁邊,雨翻身起來為我退去外褲和內褲,我的我的陰莖早已已是硬硬實實的勃起。雨趴在我的身上,一路親吻著我的嘴唇、胸脯、肚臍眼,直至我的陰莖、陰囊。最後,我看著雨氣喘吁吁的不停的用嘴使勁吮吸我的陰莖,一邊還用手輕輕搔撓著我的陰囊,我有些忍受不了衝動,讓雨轉過身來,讓陰部對準我的臉,兩手使勁掰開她彈性的臀部,讓她深深露出陰道口,然後揚起頭大口大口的舐舔她的大小陰唇,用舌尖撩撥她的陰蒂,不時將舌頭伸進她的陰道口撩撥。雨開始不停的呻吟,聲音有些急促而且大,一會是「啊、啊」的,一會又是「哦、哦」的。

我感到我的陰莖漲的好似要爆裂一樣。說真的,我那時的感覺就如小姨子和我的第一次親密接觸時是一樣的。我也感覺到,在我的撩撥下,雨不時一陣陣顫抖。我實在受不了了,低聲說:「我想進去!」

我翻身把雨壓到身下,用雙膝分開她的腿,我的陰莖在她的陰部上下滑動(其實朋友們都知道,女人陰部太潮的情況下,男人的陰莖很難一下子自主進入女人陽道的),她急促地用手將我的陰莖對準她的陽道,我們同時向前進行了結合。我趴在她的身上不停地蠕動,她臀部不時地向上挺起配合著我抽插。我不時一隻手撐住自己的身體,一隻手揉弄她的乳房,我的嘴親吻著她的耳垂、她的脖間,直到她的乳頭;雨呻吟著,喘著粗氣,雙手不停地在我的背上、我的臀部拚命的搓、捏。在我不停的抽插中,在於臀部不停的蠕動中和不停的呻吟中,雨在一聲長長的「啊」聲中達到了興奮的巔峰,在她的「啊」聲中我感到了她的雙手在我背上的力量,感到了她的陽道蠕動的力量,那種一陣陣緊箍我陰莖的感覺,讓我一洩如注,我緊接著達到了興奮的巔峰,不停地在她的身上一陣陣抽搐,不停地一下一下將自己的精液注入她的體內。我現在的感覺,女人在高潮時的表情各異,而給男人的感覺也不同,不說一夜情的(其實就是想說也記不住),我的老婆在高潮緊閉雙眼,臉色是紫紅的,也就是當我看到她的臉色變紅時我就知道她快要高潮了;小姨子在高潮時臉色不怎麼變,但五官近乎有些痛苦的扭曲;而雨在高潮時臉色紅潤,頭使勁後仰。在感覺上,老婆在高潮後才感覺到陽道緊張;小姨子在高潮時直到退潮一直陽道緊繃,緊箍的感覺十分明顯;而雨在高潮時一道一陣陣的蠕動(其實那些所謂的性專家所說的並不全面,畢竟人體各異)。

大家都知道,高潮後男人總有一種疲憊不堪的感覺。我在雨的身上靜靜的躺著近兩分鐘,那時真的不想動。我感覺到我的陰莖疲軟從她的陽道裡滑出,從疲軟但緊貼著她陽部的陰莖感覺到她的陽道裡流出了我的精液。

我躺在雨的身上不想動,除了不時地親吻一下她的臉和唇。雨的臉又變得白皙如故,她說:「壞蛋,想壓死我呀。都流到床上了,起來擦擦。」

我起身,在床頭櫃那裡抽了幾片紙巾,幫雨擦陰部。我看到雨的陰部一片狼藉:漆黑茂盛的陰毛在淫水和精液的侵濕下一縷縷的,大陰唇顯得更加的豐滿,小陰唇下面陰道口一股股的清液還在流出(其實精液在陽道裡一會就變得不是白色的了,而就像男人流出的粘液一樣),床單上濕了一片,分不清是淫水和精液。我也擦拭了自己的陰部,擦拭了床單。雨照樣張開雙腿躺在那裡。幫她擦拭時,我的陰莖又鼓起了。記得我和小姨子的頭一段時間,也總是那樣,剛完事不久又想要。我說:「又想了」。

雨:「太誇張了吧!狼吃羊都得歇歇氣呢!」

我乾脆躺倒她身邊,將她翻在我上面:「那就羊吃狼好了!」

她坐在我的身上時,陰部又流出了東西在我的肚皮上。我說:「太誇張了吧,這麼一會就又淌水了。」雨說:「狗東西,灌給我這麼多,是不是一個月沒睡小姨子了!」我心裡想:球,昨晚還同時與小姨子和老婆來呢。嘴上說:「別瞎說,連老婆都抗日呢!」

我們開著玩笑,在床上翻來滾去一絲不掛的打鬧著。後來我真的想了,我壓在她身上,將陰莖插到了她的體內連續地杵。雨說要洗一下。我倆一起進入洗澡間。我倆其實算不上是在洗澡,而是在洗澡間裡互相濡沫,面對面的親吻、撫摸,夠了,我讓她雙手趴在牆上,順著她圓潤的臀部一步步將我的陰莖順著她的腿部上移,並最終插了進去,我用雙手抱著她的腰,不停的抽插。一會,雨說:「裡面不舒服,到外面去吧,一會又做」。其實,我也有同感。有經驗的朋友就知道。女人裡有水(不是淫水)時做感覺怪怪的,不舒服。我倆又洗了洗陰部(其實是她幫我洗的),躺倒床上。

雨說:「翹的這麼高啊!」

我說:「要是你的會翹,早比這麼高了!」

雨伸手握住我的陰莖,不停的搓。我說:「再搓就出來了。」雨笑著,翻身趴在我的腿間,用嘴把我的陰莖含在嘴裡,不停吸、舔,不時伸出舌頭,在我的龜頭上環繞撩撥,一邊用手握住我的兩顆蛋輕輕撫摸。我感覺到陰莖在快速的充血、變粗,我的身體在不斷顫動。我感覺到快不行了,我起身想進入雨的身體,但雨又將我平按在床上,繼續用嘴撩撥我的陰莖,不一會,我忍不住射了,射在雨的嘴裡。在我射的時候,我感覺到雨在不停的使力吮吸,我的快感倍增!高潮後,我看到雨將乳白色的精液吐到我的肚皮上,不停的頑皮的朝我吐舌笑。雨將我肚皮上的精液擦拭後,進入洗澡間漱口。其實當時我有些感到不知所措,我的記憶中雨以前倒是經常為我口交,但是從未讓我射在她的嘴裡。就是小姨子,我記得有一次,老婆大姨媽來了,我和小姨子在客房睡,那晚我在單位陪席喝了很多酒,小姨子高潮了很多次(好似是4次)我也沒射(不知道是不是朋友們也和我這樣,酒喝多了難達到高潮),小姨子幫我口交後讓我高潮射到了她的嘴裡,此後就沒有讓我這麼幹過,而我老婆,從都未如此慷慨過。這次算是第二次。

雨從洗澡間出來,對我笑:「舒坦了吧!」

我笑:「吃飽了吧,高蛋白高營養呢!」

雨說:「球,腥氣死了!」

我說:「真的,專家說還美容呢。要不,讓我也補一補。」

我說著將雨撲到在床上,趴在她的雙腿間將嘴湊過去,用舌頭撩撥她的陰蒂,在她的陰唇裡上下撩動,在她的陽道裡抽動,我吮吸她的陽道,感受她體液的腥味。在我的吮舔中,我感到了她在有節奏的顫動,聽到了她的呼吸和渾濁的呻吟,不久隨著一聲「啊」的呼聲達到了高潮。我觀察她的陽道,在不停的張合中抽搐。

一次高潮後,她69式反身趴在我的身上,又開始吮吸我的陰莖。我看到她的陰部,濃密的陰毛直到會陰與肛門周圍的體毛連在一起,肥厚的陰唇像蚌殼一樣,整齊的小陰唇張開露出了紅潤的陰道,陰蒂明顯凸起;胸前兩個乳房時隱時現在我視線裡晃動。我開始仰起頭吮吸她的陰部。接下來,我趴在她的身上,我讓她分開雙腿屈膝,我將她的腿放在我的肩膀上,我讓她併攏雙腿使勁抽插;我讓她趴在前面,雙手抱著豐滿的臀部,讓她平趴在床上,用我的腹部按摩她的臀部用後入式不停的抽插;我採取站立式分別從後面和前面瘋狂的抽插。在我不斷變換體位時,雨的呻吟在「哦」與「啊」中不停變換。這一次,雨高潮了三次,而我最後也又一次射在了她的體內。瘋狂過後,我倆相擁在一起,慢慢地睡去。半夜裡,我醒來時,我的陰莖有些硬了,我在雨迷糊的呢喃中從後面將它插入雨的陽道了,一隻手撫摸著她的乳房不知不覺又進入夢裡……

在以後的幾天裡,我和雨一直在這樣的溫馨纏綿中度過。學習結束的前一天晚上,雨在我懷裡又一次淚流滿面,而這一次,我也心酸淚流不止。那晚,我們聊了很多很多……

分別那天,我單位派車來接我,雨送我到賓館門口,一直默默地看著我上車離去。車上,來接我的駕駛員跟我開玩笑說:「是不是遇到老情人了?那種含情脈脈、依依不捨的感覺!」我說:「球的情人,多年不見得老同學好不容易相聚總的做出個樣子吧!」說這話的時候,我覺得心裡空落落的。

後記:男人,也許應該是說是像我這樣結婚生子而又情感較為豐富(也許是自戀)的多數男人,對於感情的事,總是表現得什麼都放得下而事實上卻又什麼都放不下,什麼都想擁有而事實上卻不經意失去了自己已然的擁有。就比如我省港狂龍來說:就雨的事,這麼多年了,自以為忘了放下了,殊不知偶然相見時卻又有那麼多的感慨,再次分別是又會有無盡的惆悵;而不經意的與雨舊情重續,而無意間又辜負已然相敬如賓的老婆和小姨子的情感和信任,這是失,而我與雨別後終究還是要慢慢地回到各自正常生活軌道,說不定再過五年、十年,成熟的腳步終究會自己將不成熟時踩下的腳印完全抹去,這難道不是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