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妓

成人文學
2013/ 09/ 29
咚咚咚!〞門上突然響起了一陣扣門聲。

〞誰!〞我披上了一件外套便往門口走去。我打開了房門才發覺是位我從未見過面,更不要說認識的香艷無比,淫艷萬分的女孩子站在門外。

她是個白種的女人,個子比較高,長得十分漂亮,不過臉上畫的妝可嫌太濃太濃了一點,脂粉實在太厚,口紅塗得太艷太艷了,一看便知道是個淫蕩美艷的妓女。

她走進了房內,便主動把外衣脫了下來,上身是件緊身的露背裝,她坐了下來便拿起口紅塗抹。她仍然慢條斯理的在撲香粉、搽胭脂、塗口紅,同時拿起了一口紅遞給我,要我為她塗抹。

〞是你的朋友茵茵小姐要我過來的!〞我一時仍然是滿頭的霧水,她和茵茵扯上什麼關係呢?難道她是茵茵的什麼外國朋友嗎?如果是,為何我從來不知道呢?

〞先生,茵茵小姐要我來服務你的。〞她接著說道。

我這會兒才明白了過來,英文中的〞服務〞的意思,有一方面是指性交這碼事情。

我不禁笑了起來,茵茵竟然會想到這麼做,大概是上次開玩笑時說我水平不行,幹不過白種女人,現在要洋妓女來試一試我!

我對她笑了笑,卻突然覺得有點拘束了起來,畢竟一個陌生的女人突然闖了進來,然後告訴你說,是別人要她來和你性交的,你能一下子接受嗎?

但我還是為她塗口紅,慢慢緩和了不少我緊張不知所措的情緒,於是我很大方的與她交談了起來。

顯然她是屬於高級妓女那一類的,像她們這種女人大都是出自有頭有臉的人家,而且都是身材姣好,臉蛋漂亮的女人,否則,至少臉蛋、身材都要是一流的。

她將嬌軀依偎在我的懷中,且玉手緊扣著我的脖子。我輕輕擁住她那微微發燙的軀體,手便落在她那金黃色的長髮上,輕柔的揉弄著。

她仰起了臉,讓我的唇吻住了她剛剛塗了好多香艷口紅的唇。

啊!那股女人身上特有的香味便經由她的唇、她的舌尖傳遍了我的全身,我已是未飲先醉的仙翁了。

她的唇生得那麼妙,口中的那股脂粉口紅芳香隨著舌尖的滑動,讓我全能聞到、全能感覺到。

我抱著她的手,抱得更緊了,並且從頭髮落了下來,摸到了她那光潔雪白的脖子,然後是她背部那一片平滑柔細的肌膚。最後,我的手落在她的肥臀上,她的下身是一條絲質的長裙,這使我揉弄著她的玉臀的手感覺異常的性感、異常的柔和。

正當我的手揉弄得起勁的時候,她推開了我的手,且她牽起了我的手,走到床邊去。

我吻著她的唇,一面把她壓倒在床上,然後我們就吻著的爬到了床中央,我立刻像一頭瘋狂的野獸,手托著她漂亮的下額便瘋狂的吻起了她。

〞嗯…嗯…哎唷……〞她禁不住的嬌哼了起來,呼吸也漸漸的急促。原來抱住我脖子上的手,這時落了下來,伸到我的下體處,揉弄起了我的淫棒。這樣子可非同小可,我那根淫棒立刻如怒脹的野牛似的,馬上抬頭怒吼了起來,抵著了內褲。

〞嗯…嗯…嗯……〞我貪得無厭的狂吻著她的唇,她又要我為她補妝,於是我拿起口紅在她唇內外反覆塗抹,抹了一遍又一遍,她要我往裡面多塗一點,連牙齒牙肉都沾滿口紅。她又申出舌頭,要我在上面塗,我先在她的舌頭搽了胭脂,再在上面一遍又一遍地塗了好多好厚的香艷口紅,我抱起她瘋狂接吻,她的塗滿口紅唇彩的舌尖在我的嘴裡游動。

而我任由她的手玩弄著淫棒。漸漸的,她已慾火中焚,抑制不止了。她便動手脫去我身上的衣服,我任由她的手在我的身上游移著,她脫去了我的內褲之後,她立刻用手握住了我的淫棒揉捏了起來。

這時,我也替她寬衣解帶了起來。她的那件露背裝很容易的就被我脫了下來丟在地上,她沒戴奶罩,那一對超極的玉乳便好像聖母峰般的挺立著。

我沒有立刻鬆懈下來,我的手繞到她的背後,把裙子的扣子解了開來,然後將她的裙子也脫掉。最後,她那條三角褲也難逃此厄運,被我一併丟在地上。

天啊!我發誓!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美的胴體。一頭金黃色秀麗柔細的長髮,直披到雙肩上。

那一對碧綠色又帶點棕色的大眼睛,簡直可以把人迷得神魂顛倒。那小巧而薄的紅唇,菱角分明而性感,讓人有想嘗一口的衝動。光潔柔嫩的脖子,生得那麼好,正好烘托出她的臉蛋的修長與姣好。

胸前的那壹對玉乳,簡直有普通東方女人的兩倍之大,卻又白又挺的像聖母峰,每當她輕輕晃動身子,那一對乳房便巍顫顫的舞動了起來。玉乳尖上的那顆粉紅色的乳頭,高突的像顆可口的草莓似的。

那細細的腰身、平滑光潔的小腹以及兩條渾圓修長的大腿,就像是上帝的傑作,讓人忍不住的想上前抱住,狂吻個不停。

兩胯之間那一叢修剪過的細草是金黃色的,中間露出一道迷人的肉縫。肉縫呈粉紅色,寬窄適中,並且正一汩一汩的流著口水。

天啊!我簡直快要興奮得昏倒了。

她躺在床上,兩眼瞇瞇著望著我的胴體和我那根又長又粗的淫棒,而我也呆呆的看著她的裸體,幾乎忘了還可以幹呢!

她吃吃笑著的握住了我的淫棒,便輕輕揉捏了起來,並且說道:〞唔,你的淫棒可真是在東方人之中難得一見的,哼這麼粗…等一下我…嘻嘻…〞她一副欲言又止的,而我則手捏著她那又嫩又挺的乳房,一面對著她說道:〞多謝你的誇獎,可不能因為我的東西又長又粗,而要多付你兩倍價錢?〞她聽了,只是笑了笑而已。

我開始揉捏起她的玉乳、吸吮著她的乳頭、撫摸著她的淫穴,她閉上了眼睛張開嘴巴,可是卻叫不出來,她彷彿已沉醉在淫樂中的模樣。

〞呼…呼…呼…〞漸漸的,我的呼吸變得短而且急促。啊!止不住的熱血呀!在我的身體內燃燒!

我不再以揉弄她的身體為滿足了,我把她壓倒在身下,撐開她的大腿,一根七寸多長的巨無霸型淫棒便往她的陰戶插了進去。她的淫水流的很快,立刻便滿溢了出來,並且沾到陰唇和陰毛上。

我的淫棒靠著淫水之助,〞叱〞的一聲便沿著柔潤溫暖的肉壁,順利的全根盡沒。只聽得她悶哼一聲,右手移到底下,按在自己的小腹上。

我絲毫沒有鬆弛下來,立刻便抽插了起來,她只是閉著眼睛,緊緊的抱住我的脖子,並且吻住了我的嘴、我的耳根,任由我的淫棒抽送。

起初,我的動作極其細膩。我慢慢地將整根淫棒插了進去,再慢慢地將整根淫棒拔了出來,並用大龜頭套送著她的陰核與陰唇。

她和我相當的合作,當我的淫棒往下衝的時候,她則把陰戶挺上來,迎湊著我的龜頭。當我的淫棒緩慢的從她的肉穴中拔出來時,她則扭動著陰戶肉壁,用力挾我的龜頭。我快的時候,她也跟著快;我慢下來的時候,她亦跟著緩下來。

〞呼…呼…呼……〞〞達令我。愛。死。你了…哦好舒服…嗯…〞我覺得陣陣的快感,一陣酸似一陣。我幾乎已到了瘋狂的近乎失去理智的地步。

〞啊…啊…嗯…達令…我爽歪歪…喔…我樂死了…哦我要射精了…〞當我第一次射精在她的陰戶裡時,洞內的每一根神經、每一塊肌肉都緊緊的挾住了我的淫棒,快感使我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境界。

她的吻熱烈而近乎瘋狂,火熱的舌頭不停的舔著我的唇。

第一次射精後,我的淫棒仍然插在她的肉穴內,享受著她那肉壁內層所帶來的溫潤柔軟的快感享受。

我伏在她的酥胸上,不出三分鐘,被她混身上下所散發出的那股淫蕩艷婦香淫味所刺激,我那根軟綿綿的淫棒居然又暴漲了起來。

接著,我仍然又開始了輕抽慢插的工作,以陪養等一下的體力,她仍然是合著我的節奏,上下挺送著她的腰迎合我的抽插。

〞呼…呼…呼……〞〞啊達令你是我的愛人我爽死了呀。你是我的心肝…哦……〞我喜歡她的夾功,肉縫竟似一口沒有生牙的嬰兒小嘴,咬住了我的龜頭,不肯放開片刻。我稍一用力將它拔出來時,就會發出〞滋滋〞的聲音,好像插水一樣。

不但如此,她還會自動地加緊動作,這種快感簡直使我快要發狂了。

我毫不留情地在她的肉穴內狠抽猛插著,她不勝負荷地嬌哼道:

〞哦達令。哦爽死我你真行…哦…我的…上帝…呀…我的寶貝…你你…是我所遇見過的…最利害的……一個男人…喔……〞她高挺著肥臀迎湊著我的龜頭,我猛力的往她的肉穴深處勘探,好像要把她的肉穴插通似的。

啊!真是浪蕩無邊的美艷淫婦香艷蕩女呀!

畢竟是白種女人呀,那個肉穴確實和東方女人的不一樣,她的陰戶顯得肉壁很厚,而且很深很柔。我提勁的往下幹,再提勁的抽出來。

〞噗叱…噗叱…〞的淫水聲洋溢著滿室。

〞呼…呼…呼…〞我氣喘如牛地在她的身上肆意摧殘著。

〞哦爽。爽死了。美死。我了哦我寧願死在你你的肚皮上哦〞她簡直只剩下喘息的份了。

一室之內充滿了我呼出來的聲音,和她嘴裡哼出的浪叫聲,以及她那陰戶所發出的淫水聲,交織成了一片。

我情不自禁的叫了出來:〞你真是十全十美的美人胚呀!〞〞嗯……〞她嬌喘連連,連說句話的力量都沒有。說著,說著,一片紅霞,不對!是紅潮在她的臉上浮現了,她像朵嬌艷的薔薇花。

我如猛虎出閘般在她的肉穴內猛抽猛幹,就像頭獅子在大啃它獵得的動物似的。

我瘋狂的像一頭野性發作的野獸,在她的身上猛烈的撕扯著,狂插著她的肉穴,連床 也被震得發出了〞吱吱〞的怪聲來。

她全身發抖哼哼叫叫的,一副欲死欲活的模樣:〞哎唷盡情的。插吧…幹死我…算了…啊…樂死…我了…我…我會被…你幹死…哼……〞就這樣子足足狂插了三十分鐘,她已全身乏力,最後只噓噓地喘著氣。這時,她已聲歇力盡腰臀無力,但我卻越插越有勁,到了瘋狂緊要的地步。

我見她一動不動的躺著,於是便索性打她的肥臀摟住,瘋狂地猛插狂幹了一陣。

〞呼…呼…呼……〞她氣喘如牛,嬌呼連連。

啊!無邊的春色呀!

窗外的月亮嬌滴滴的,像個害羞的大姑娘。窗內這位洋婆子,可不害羞,全是縱體承歡的呀!

我的親吻配合著愛撫,一個節奏快過一個節奏,一陣勝過一陣的熱情,形成了一首瘋狂的樂章。

這時,只見她緊咬雙唇,眉頭深鎖,氣息短促地舞動著雙肩。

〞呼…呼…呼……〞她混深熱情的燙人,並且微微地顫抖了起來……她那兩個富有彈性的玉乳,在我的胸口磨擦著。

這時,我像一頭發狂了的野獸,一直不停的猛幹著她的肉穴。

她的屁股不停地向上挺送,配合著我的動作,她的挺送動作顯得那麼純熟又老練。只見她不斷的擺動著蛇腰肥臀,同時呻吟般的浪叫道:〞哎…唷…親哥哥…我不行了…我爽。死了…你幹快點…快用力…點…啊…流流…出水了…喔……〞突然她的子宮一陣緊縮,隨著一道陰精熱辣辣的直瀉而出,澆上了我的龜頭,燙得我不禁混身冷顫了一下。

啊!無限美好的一刻!我的淫棒浸在她的肉穴內,兩個人都不禁感到疲累的相擁而臥下了,我的龜頭緊抵著她的花心深處。

〞我要讓你連續的出十次水,痛快十分。〞我以十分自信的口吻說道。

她聽得格格地怪笑了起來。

我說罷,便又猛烈地狂幹起她的肉穴來。我的大龜頭就像雨點似的,落在她的花心上。不到一會兒,她的淫水就被帶得〞滋滋〞地怪響了起來,由陰戶順著腰身直流到床上,沾濕了床單一大片。

這時,她雖然仍迎合著我瘋狂的攻擊,但她此刻卻搖著頭氣喘喘的道:

〞不…不要…啊……我要死了…呀…你幹的…太重了…你的淫棒…太利害…我吃不消……〞她的玉臀不時的向上挺,這淫蕩的動作和呼吸聲刺激著我,使我更是發瘋,更是猛烈的抽插起來。

只見她半閉著眼睛,手臂纏在我的身上,她那肥大的屁股不停的扭擺。

她被一陣陣的狂插猛幹,全身猛烈地顫抖著,同時淫水直流。她的雙腿勾住我的腰身,肥大白嫩的屁股直搖,口中則不斷地哼著叫道:〞啊…好…哥哥…我爽死了…呀…我…我…真服…了…你們…東方人…真能幹……〞她似乎盡嘗人生美妙的快感與舒暢。

她的一聲聲浪叫,一陣陣的擺動,導發了我的欲潮,使我精神百倍,〞插〞性高昂。

我一連瘋狂的插抽,共幹了四五百下。

這時,她已如醉如癡,小肉穴也出了二次水。她的整個身體似乎已嬌弱無力,但還是從縱體承歡,大屁股不停的上下挺送,迎著淫棒的抽插。

於是,我以半開玩笑的口吻道:〞親妹妹,現在你吃到甜頭了吧?別急!真正的好戲還在後頭呢!〞說罷,我又猛力無比的抽插起她的肉穴。我的大龜頭衝進那緊小而溫暖的肉穴內,直抵她花心的最深處。

每當我的龜頭和她的花心接吻的時候,她便從陶醉中驚醒過來,同時口中浪叫道:〞啊…親哥哥…你是不是…有學過什麼…招式…否則怎麼這樣…利害…我可讓你…整慘了…哎…唷…〞她說完後,開始把轉她那美妙的臀部,很美很恰到的迎著我的挺進,時上時下時左時右,時而轉運幾個圓圈。這使我更是發狂,於是我如一頭兇猛的獅子一般,殘忍地凌辱著她的胴體。

〞啊…我…會死…啦…你真像條…牛…想要…賺你的錢…可真不容易…哦…你好像在撈本…哦……〞我一聽此浪勁聲,更形發狂的說:〞我整根都插進去算了,插死你這淫蕩艷女。〞於是,我們這一對男女盡情承歡,幹了又幹,她不知洩了幾次精。最後,我把僅存的精液狂射在她的臉上、胸上……高潮後她又在濃艷化妝,噴香水、打粉底、撲香粉、搽胭脂、畫眼影、塗口紅、上唇彩,濃妝艷抹。她又往乳房噴香水、搽脂粉,陰部也噴了香水搽了脂粉,香艷無比。

我們又赤裸裸地面對著擁抱起來,她開始吻我,把帶脂粉口紅的舌頭伸進我嘴裡的時候,我也把舌頭伸過去,兩人的舌頭纏在一起。

我伸手攔腰一抱就把她放到床上,又壓上緊緊地吻著她小巧的櫻唇,她的呼吸由急促轉成呻吟了,手也在我背上胡亂地游動。我的手探向她的花瓣,它竟連手都濕濕的,我微抬起腰,握著淫棒正不知要怎麼進行下一步的時候,她伸一隻手過來,準備幫助我。雖然被她握著,我卻因見到她胸前動盪的乳房而禁不住改變主意,伏下去輕輕地捏著,關且吸吮著紅得可愛的乳頭。

「啊,好舒服,嗯。」她的手開始套著我的淫棒,等到我吻夠了乳房之後,正想著該用什麼方式把我的淫棒插進她迷人的花洞裡時,卻發覺,她的中指已插進花瓣裡去攪動了,我將它拉出,她就雙手拉著我的陰莖,往雙腿間引導。

我把身子稍稍下移,雙手上舉摸著她的酥胸及鮮麗的乳頭,頭卻湊向腿間,吻著她那足以迷死天下男人的花洞,我用舌頭去吸,並且伸進洞的地方旋轉,我發覺那上面有一粒較硬的東西,於是吸進雙唇之間玩弄,一隻手仍留在乳房上,另一隻手輕撫她圓且修長的大腿。

她雙手不停地撫摸我的頭,我的咀在她的雙腿間的動作已收效了,使她再度放棄了道德規範,而淫蕩起來。「啊,從來沒有。這麼。爽啊!太好了。」她開始扭動她動人的身材:「沒想到你懂得這麼多嗯,啊好會纏人弄得太爽了」我把那粒硬硬的東西用舌頭不斷地轉繞著摩擦。

在她如蔥白般的玉指引導向下,我緩緩壓下去,淫棒也隨著慢慢進入她迷人的花瓣裡。她舉起雙腿,緊勾住我的屁股,瘋狂地迎合我的動作,上下聳動她誘人的臀部。我見到她星眸微張,舌頭抵著上牙,繼而來回磨著櫻唇。

我熱情地吻著她的芳唇,用力地吸吮著。她的哼叫越來越急,也越來迷糊,她突然用盡全力的雙腿夾緊我,快速扭動柳腰,並且吻得我更密實,舌頭也攪動得幾乎打結在一起。她底下的東西,在深處的地方,急速地一縮一縮起來,而我就在這極度的刺激下,將我的濃濃精液射向女人陰戶的深處,我們同時進入高潮,也同時靜止下來,我趴在她從乳之間沉沉地睡去。

醒來的時候,我底下的東西依然插在她裡面,我望著她雪白酥胸,實在是太完美了,禁不住用手輕輕地來回撫摸著,並且把乳頭含在嘴裡用舌頭弄起來,經過我一番逗玩,她的乳頭迅速地硬立起來。而仍插在她花瓣裡的陰莖也迅速地脹大起來。

她猶如 啼般輕哼一聲悠悠地醒來,托起我正在忙碌的臉,深情地凝望著我。我的手仍然來回撫摸她的酥胸,淫棒仍然硬挺在她陰戶裡。

我的手重新又回到她的胸前,並且微微地扭動我的下體。她撫著我臉的手,漸漸地慢下來,我見她沒有責罵我,動作就稍微加大了一點,她開始閉起眼睛來,微張著櫻唇,我知道她已經又被我挑起情慾了,於是我放心且漸漸地加重挺送起來,並吻上她微張的小嘴。她從喉嚨裡發出「嗯,嗯。」的聲音,手不斷地在我的腦後,背部及臀部搓摩。她的臀部已經配合著我的動作,上上下下的承迎著,當我往下插的時候,她雙足抵在床面上,用力地挺上來。

「嗯嗯」她的櫻唇小嘴仍被我吻著,因此只能嗯,嗯地哼著。而這淫聲音,是比任何醇酒更能醉人的。我開始吻她的粉頸,我的淫棒仍然在她的花洞裡進進出出,「啊!美美美死了,你把我插得快快飛起來了啊。嗯」她的雙手在胸前將我的頭環抱起來,撫弄著我耳根及頭髮,我從她的腰側摸下去,摸向修長且渾圓的大腿。

她把頭左右擺著一下轉向左側一下轉向右側,嘴裡不知所的輕叫起來:「插用力吧,幹死我啊,我愛你,愛你」。聽到她叫得如此騷浪,我更加賣力了。我真的沒想到,一個她人當她掉入情慾的浪潮時,會不顧一切的求得滿足。此時她已經忘了她是誰了,開始叫得更離譜了:「我的小啊幹吧幹死我算了」她完全進入忘我的境界,臉上呈現出一迷醉的神情,我被她逗得幾乎近瘋狂起來,每一下都深深地,用力地插下去,我終於支持不住,把我溫暖的精液噴向她熱情花瓣深處,而她似乎尚未滿足,緊摟住我,底下不斷地,快速地挺向我尚未軟化的陰莖,最後她豐圓的臀部挺在空中,陰戶緊夾著我的傢伙,不斷顫抖著。

我往她的淫穴噴香水,再撲香粉。她咬緊牙關,使得身體顫抖,把手指擦進一點試看看吧!我用口紅潤滑右手中指後,便插入不停的抽畜的淫穴之中。

這裡好緊啊!現在輪到你期待已久的玩弄陰戶了,你的陰戶已經濕淋淋的了!

這個是小陰唇,這個是陰核這樣弄得話,撫摸以後就會硬起來,像陰莖一樣勃起,我的手指捏住那個部分,不停地塗搽口紅,柔搓著那裡真的微微的隆起。

我用臉頰在她的屁股肉上摩擦,再用鼻尖輕壓在陰裂縫上。

啊…啊那裡充滿香水脂粉口紅的味道,玫玲已忘記一切,只顧在那裡聞她的味道。

一會,響起舔陰戶的聲音。她那搽滿脂粉口紅的陰戶太好吃了,現在我才明白你為什麼一直喜歡舔吃我的陰戶!我拚命的吸吮她的陰戶,恨不得永遠如此。

可是我下面的淫棒也已經忍耐到了極限了,啊我忍耐不住了。

她塗了好多口紅,我正疑惑要幹什麼時,龜頭已感到一股熱流迴盪其間。含住我的龜頭,用舌尖緩緩的纏繞,輕輕的舔,這次我真的檔不住了。

一陣強烈的刺激立時從下體溢入腦中,那是一種突如其來,連我自己都無法防備的刺激,短暫而強烈。陰莖強而有力的在她嘴裡抽送,一陣一陣的液體從龜頭衝出直入她嘴裡,她手握住根部亦不停的來回抽動,讓陰莖受到更猛烈更持久的刺激,全身的肌肉也緊繃到極點,血液幾乎完全集中在下體,去感受那人間至上的肉體歡愉。當抽送逐漸減緩、減緩,我也精力放盡塌在地上。她露出一副滿意的笑容,吸允著敗戰公雞般的龜頭上最後一滴精液,仰起頭來一股腦的把口裡的熱水和我的精液吞下。

啊!人生真是美好呀!

在這肉體交易方面,我深深體會到,洋妞的確很有職業道德,她想賺你的錢,一定是讓你玩得盡興,那怕你能斷斷續續的射出三、四次陽精,她仍然奉陪到底。

換句話說,只要你的傢伙還翹的話,她一定讓你玩到六點半(垂頭喪氣)才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