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喜麻將

成人文學
2013/ 09/ 30
女人的年齡只要一過了三十,就不再會有少女的靦腆、羞澀與天真,更多的是顯示出女人成熟、性感、莊重與得體。尤其是有了家室的她們,知道不會再像當姑娘的時候得到很多男人的關注了,因為別人也不敢施捨、自己也不敢接受,所以在外面也能平心靜氣地和認識的男性招呼應酬,熟習一點的也能自由地談笑風生,就算是開點帶色的小玩笑也能坦然接受。她們會把在外面看到的、聽到的、有意義的或無意義的都給自己的老公說個不停,那就是讓你成天都會感受她的嘮叨和囉嗦。

住九樓的全伯光和住在二十七樓的紹珍就是偶爾在乘同一步電梯時認識的,開始只是點個頭表示友好的招呼一下到可以在乘電梯時說上幾句話。後來才知道她的名字,老公是產品推銷業務員。

她個子不高,一米五四,可能只有九十斤吧,長得也算小巧玲瓏眉清目秀的,說話挺快的像打機關鎗還透出一股子活潑勁,可能個小的原因加上她的性格還真看不出來她已經有三十三歲了。

三十八歲的全伯光有一米八三高體重一百五十斤,國字臉上男人粗曠的線條分明,一身洋溢著男人的氣息,這身體完全集中了他父親高母親胖的優點。他父親還有個哥哥是個幹部,生全伯光時他父親就是想讓孩子像他伯伯樣能有出息。

能光宗耀祖,所以取名為伯光。

可自打金鏞的小說出來後,他的名字就成了同事的笑柄,拿他和淫賊田伯光相題並論,他真有點恨那個姓金的老頭,淫賊的名字你什麼不好取非要取個伯光,老子要是會寫小說的話一定把你弄成個鴨子,嘿嘿,這樣一想心情還好過一點。

但這幾天他又不爽了,搞建築施工監理的他和主管吵了一架炒了老闆的魷魚,加上老婆成天的囉嗦心情糟糕透了,早上睡到八九點才起床,買點作晚餐的菜等老婆下班做,中午一個人隨便弄點吃的後就泡茶館。

這天上午他買菜後剛進電梯關門,就聽到一個女人急急火火的招呼:「等等我……」

他又打開電梯門一看,原來是紹珍:「啊,是小紹呀。」女人真她媽有點煩,他有點作弄地故意把紹字往騷的音上拐。

關門開啟電梯後,紹珍仰望著個高的他:「全先生,這幾天在休假嗎?」

「啊,啊,是的,休息也得幫家裡作點事呀,看,我不是也買菜了嗎。」

「嗯,現在像你這種男人可少了,我那個死鬼從來就沒幫我買一次,你太太可幸福了。」

全伯光的目光不停地從她那領口望去,這小女人的皮膚還真白喲,還能看到那麼一點點乳溝,乳房看起來也挺迷人的,聽到紹珍說話也忙著回荅:「誰能娶到你這樣的好太太也是夠幸福的了。」

紹珍笑了笑:「我有什麼好呀,還不是成天耍得好,飯嘛,當然只有我做了。

全先生休假怎麼玩呀?在家看電視?」

「電視沒啥看頭,下午只有去坐坐茶館。 」

「你會打麻將嗎?那個混時間快。」

「會打,但和那些完全陌生的人打又沒意思。」

「那正好啊,我們那裡正差個角,都兩天沒打成了,你參加嗎?」紹珍有點高興地說。

看她這麼能和自己說話,全伯光也想多點機會接觸紹珍,多認識幾個女性朋友也不是壞事:「那就算我一個吧。」

「那好,就說定了,一點鐘我們在樓下等。」

「在哪裡打?」他還以為就在紹珍家呢。

「在崔姐家,c4橦,她女兒住校,就她一個人。」

「那好吧,一點見。」

還差五分鐘才一點,全伯光穿了 T血配套的短褲就到了樓下,可紹珍已經在那裡等他了,她身作一席粉紅吊帶裙,紅色的皮鞋配了雙肉色的絲襪,一張花手絹把頭髮朿成個馬尾。

他們邊聊天邊向崔姐家走去:「崔姐是我們幾個年齡最大的,她老公車禍去了幾年了,我們幾個要好的姐妹當時是為了安慰她,經常賠她聊天,後來就開始打點小麻將混時間,無話不說的邊打邊聊天,女人間的玩笑也肯定有的,你要是聽了別計較她們,都是在嘴上亂說,外面可從來都不會亂說的。」

「那是,開玩笑的語言哪裡說就哪裡丟,調節氣紛嘛,應該的,我也喜歡。」

「那就好,你看,就是那裡,已經到了。」

叮咚……按過門鈴後紹珍大聲說道:「崔姐,是我。今天下午又可以打牌了。」

門開後身作絲質長袖睡衣褲的崔姐手裡拿著東西走進廚房,可能正在收拾:

「是梅子回來了嗎?」她還沒注意到紹珍身後跟了一個人進來,她的身形看起來還不錯。

「不是的,我找了個新角。」他們換了門邊準備的拖鞋。

「是誰呀?」隨著聲音她走了出來,還不滿四十透著一絲寂寞的她正想高興點,看到全伯光後驚了一跳,望著紹珍:「你……你是在哪裡搞了個男人來?」

「什麼哪裡搞個男人來呀,是我們鄰居,他這幾天正在休假,頂個角不正好嗎?」

「嗯,還是你有辦法,才休息兩天而已你就找到個主了,要是你男人不在話,嘿嘿,最多一周你就不會清靜的。」說完後哈哈大笑起來,她的笑很有感染力。

「是呀,你可得像我學習啊,早就叫你找一個可你一直不肯。」

「哪有這麼合適的呀?」她把手指了指全伯光:「今天下午這個將就算了。」

並朝著紹珍擠眉弄眼的,兩個女人嘻嘻哈哈的笑個不停。

沒想到她們的玩笑真還有點大,這還倒把真正走進女人堆裡的全伯光弄得有點不好意思了,有點尷尬地賠著傻笑。這也難怪她們,一方面是幾個女人平時在一起亂說慣了,另一方面是只有全伯光一個男人,她們人多示眾,也有點玄耀與捉弄的的成份在裡面,不要認為說暈腥的話題只是男人能專利,女人說起這些事來也不比你們男人差。

「全先生,要是不習慣的話我們說話會注意點的。」因為是紹珍代來的人她圓場地說。

「沒關係的,這樣很好啊,崔妹妹都說將就算了,那我一定侍候好。」

「好多年沒聽到有人叫我妹妹了,怪受用的,但也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你以為你有多大呀?敢叫我妹妹。」

女人的年齡會給你說實話嗎?不可能,他靈機一動,雙手叉腰上前一步:

「個也比你大呀,更別說年齡了。」

崔姐也把胸一挺:「看看到底是誰大?」

全伯光:「啊啊,不過有的地方還是你大……」

這時門口又響起了一個女人的聲音,是住在崔姐樓上還穿著有點透明睡衣的王太太來了,能隱約看到她那白色蕾絲邊的胸罩和內褲,她大方地說:「喲,娘子軍裡來了個黨代表呀。唉呀,我不知道是個男的,衣服也沒換就來了。」

崔姐說:「你就是應該這樣穿,一會黨代表眼睛讓你給弄花了我們才好符他的牌呀,哈哈哈哈……」

王太太也不示弱:「你也很漂亮呀,等會要是他不看你,一急嘛,嘿嘿,三個都要打一個出來讓我符你的旮二峒,氣死你。」

崔姐:「就算兩個卵旦讓你卡在那裡也舒服不到哪去。」

在眾人的影響下全伯光也開始調侃了:「今天我真是有眼福了,符不符牌是小事,個個都是美女當然得好好的欣賞呀,生在花叢中,就算是變鬼也風流。」

王太太:「這位先生怎麼稱呼呀?」

全伯光:「小的姓全。」

崔姐:「剛才還在稱大,怎麼這會稱小了?是不是看到王太太還要比我大呀?」

全伯光知道崔姐指的是胸部,笑笑沒說話。

王太太沒明白:「崔姐亂說的,實際我比她小。」

「今天來了個男的你們怎麼話這麼多呀?打牌打牌,你們要鬥嘴邊打邊鬥。」

崔姐首先就坐下了。全伯光正想在她的對面落坐可她發話了:「你不能坐那裡。」

全伯光問道:「崔妹妹,我怎麼不能坐?」

「你坐我的上下家都可以,不能對門,你們不知道寡婦門前事非多嗎?」眾人都笑了。

那個位子紹珍就坐下了,全伯光坐在了紹珍和崔姐的中間,也就是崔姐的上家,王太太就坐在了全伯光的對面。

啟好牌後,全伯光一看今天肯定會輸,第一盤啟的牌就這麼差,得注意點,根本沒想符牌,只要不點炮跟著別人出牌就行了,所以別人出什麼他就打什麼。

崔姐說:「你還跟得緊唷,打一個黑妹。」(八峒)田伯光:「嘿,緊跟領導不容易犯錯誤。」

王太太摸牌時用手指邊審牌邊說:「來一個那個。」(很多人都可以只憑手感就能摸出是什麼牌)崔姐:「你想哪個?」

王太太:「當然是我想要的牌呀,未必還想到哪個去了?唉,結果是條三角褲,沒用的拿來作什麼,早點打。」(她指的是三條,有的地方叫三索。)三七張子是精品,全伯光想把牌給她們碰亂都符不了,便說:「弄……你的三角褲。」

隨手就拿出一對三條碰牌。

這裡三個女人楞了一下才知道全伯光把『碰』字說成『弄』了,便笑了起來,崔姐:「好,你弄了她的三角褲就該我來摸了。」

紹珍嘀咕道:「又不是玻璃,別個把三角褲弄了你就摸。」

崔姐:「我在他下面,不是我摸還該你摸不成?」

王太太剛才被崔姐取笑過,也報復地說:「對對對,你是在他的下面,當然該你摸,順手嘛。」

崔姐一摸到牌就哈哈地笑了起來:「就這麼獨的一條三角褲讓我摸到了,穿上。」

便把三條給大家顯示一下就插在牌中。多了一個二條,只有打掉,邊打出來邊說:「恁個長一根,你們哪個要。」

王太太:「我們都有一根了,最好你自己留著,沒人要嗎,那我摸了。」一看是七萬,上下不挨張:「真倒霉,摸個雞巴呀,儘是他媽屄的爛牌,只有打了。」

崔姐:「那東西這裡只有一根,我不和你爭,由在你摸。」

全伯光嘿嘿地笑了起來:「要是摸漲了沒法治啊,還是自己摸自己的吧。」

紹珍:「自己摸自己的那叫自摳。」

崔姐:「那叫自慰……嘻嘻……」

珍太太:「還有完沒完呀,我說一句你們說那麼多,打七萬。」

紹珍正要摸牌,全伯光說:「再弄她一回。」他手上的牌,七、八、九的萬字是靠著的,多一個七萬本可以跟著打出去,可他把七萬碰了,跟著打一個八峒.

紹珍有點不舒服了:「喂,就在我下面碰一碰的,你到底還讓不讓我摸喲。」

崔姐:「碰你的下面應該舒服呀,還不安逸。」摸牌是一個沒用的九峒,才把八峒打了又來九峒,這不是跟我作對嗎:「呀,啷個越摸越大啊……」隨手就把九峒打了。

全伯光的手在崔姐的腿上捏了一下:「崔妹妹說話很有藝術啊。」

崔姐沒想到他會捏自己一把,驚了一下急忙把腿讓開失聲地:「啊……」

紹珍剛才說話讓崔姐專了空子:「啊什麼啊?恐怕是越摸越硬吧……」又拿全伯光出氣,對著他說:「王太太讓你著迷了吧,弄了她一回還要一回,不要我摸就算了。」

全伯光說:「對不起,對不起,下回一定讓你摸。」

王太太看到紹珍把矛頭指向她也還擊道:「別個都說讓你摸了,還不甘心,是我的話就再碰,把她碰得心心慌慌的,看她咱個辦。」

紹珍把手伸到桌子下在全伯光的腿上狠狠地掐了一下,全伯光皺了皺眉頭,馬上就笑了,這是你來招惹我哈,不回敬就對不起人了。

他翹起個二郎腿,腳板就去輕輕地摩挲紹珍的大腿,紹珍恨了他一眼,又掐了他一下。全伯光沒有退縮,腳還是靠著她的腿:「和你們打麻將真算是一種享受,看來是吵吵鬧鬧的,實際是……打是心痛罵是愛……」他一語雙關地說。

王太太摸牌用指頭審著:「就是,我們再怎麼鬧,從來就不起矛盾。嗯,我摸到中間那條縫縫了,沒人出過這牌,留下。」(她摸到五、八條都可以聽符了,原來她進了個五條)紹珍她忙著要摸牌了,也暫時賴得管自己大腿上全伯光的腳:「這次還有人碰沒得?

沒人碰我可要摸牌了。」她感到那腳指頭彎著在碰自己的大腿,用目光恨著全伯光。

「摸吧摸吧,他在下面沒碰你了,你恨他幹嗎?」崔姐說。

別人哪裡知道全伯光正在用腳指頭碰她呢,她鼓著眼睛對他說:「你敢再碰。」

全伯光的腳指頭沒動了,當她夠著身子去摸牌時,感到他的腳頂著自己的小腹了,急著想看清牌再去處理那腳的事,她用手摸不出牌只有翻過來看……旁邊的王太太都看到牌了:「喂喂喂,雞雞是他的,你亂摸什麼呀?你摸下面。」

紹珍這才看到下面還有一張牌:「我還正需要呢,那知那裡還有一張。」

崔姐笑笑說:「別個的雞雞也想要,那是不行的。」

「就是想要又怎麼啦?」她感到那腳指頭更靠近正在碰自己的陰阜上方,弄得她下身癢癢的又有一種特別的快感,她又怕王太太歪過頭來看到那腳,她把裙子拉了拉又放下,讓裙子把腳遮住,把牌摸起來一看,是一峒:「王太太摸到是縫縫,我摸到是一個洞洞,我也不打了。」

手上單一個九萬,應該沒有要:「我也打九萬。」

全伯光更大膽地用腳指頭去揉她的陰阜,雖然隔著一層內褲,但那地方的肉軟呼呼的也覺得好享受,該他摸牌了嘴上也哼起了小曲:「妹妹你大膽地不要動呀……不要動……」

他伸手去摸牌還哼著:「讓我摸……」

一曲:妹妹你大膽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頭……讓他改成了這樣,王太太首先就笑了起來:「沒想到你還會編歌啊……想摸哪個……」紹珍和崔姐都知道他指的是什麼,臉也微微有點紅地跟著一起笑。

「他想摸你……」崔姐說。

王太太也隨曲調哼著:「摸不著……」

全場大笑……全伯光摸牌一看是個二峒:「唉,摸到胸罩了……」

崔姐想要那牌:「那就打呀,你未必還想戴胸罩?」

全伯光看還沒人打過,不敢打出去了:「暫時留著,摸摸胸罩也不錯。」再細看已經出過的牌,七萬碰了,九萬四張出完了,八萬也出了兩張,打八萬比較安全。就拿著八萬邊打出去邊說:「張得開。」(八萬的字型如兩隻腿樣,也很形象地可以叫『張得開』。)「哈哈哈哈……我要……我要……我要張得開……」王太太就單吊這個八萬符牌,她笑得花枝亂顫,一對豐滿的乳房也隨著波動,在這個時候才能真正體會到為什麼咪咪有的人會稱之為『波』。

崔姐看著全伯光:「弄嘛……這回可弄得好了……弄個張得開來……點一炮……」

紹珍也幸災樂禍地說:「該背時,看到別個王太太漂亮就弄呀弄的,還不讓我膜,你下子你點炮安逸了?還弄不弄呀?」

全伯光朝著崔姐和紹珍各看了一眼,手放在崔姐的腿上輕輕地捏著,腳指頭在紹珍的陰阜上活動:「我還以為安全呢?哪知道打出去是炮……」

崔姐笑呵呵地說:「王太太,聽清楚沒有……他打了你一炮……哈哈哈哈……」

紹珍也笑個不停:「好耍好耍……就讓你們在這裡弄……張開……再打一炮……」

王太太也不示弱:「那又怎麼樣嘛……他要弄哪個管得著……我就是喜歡張得開……我就是喜歡他打炮……我還等著他回回都打炮給我……你們眼紅了?……」

哈哈哈哈……一個個都笑得喘不過氣來……全伯光也趁機樂得手腳並用,身邊的倆個女人只顧著樂去了,也讓他盡情地打著擦邊球:「這事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王太太說得沒錯……你這麼漂亮我也願意打你炮……你說……讓我打幾炮我就打幾炮……」

這更讓大家笑翻了天,王太太也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地說:「打……十……炮……」

崔姐樂著拉住她的左手說:「紹珍你拉住她那隻手……你這個騷婆娘……還想打十炮……我們成全你……摁住她……」倆個女人把她的上身摁在桌子上,崔姐對著全伯光說:「你要是個男人的話……就過來……打她十炮……」

王太太叫了起來:「不行啊……你們想什麼呀……說不過人家就要動武哦……」看到沒人翻她的裙子就放心了些。「記著……等會看我怎麼收拾你……」

全伯光早就想接觸一下王太太的身體了,但又不便支著個帳蓬走過去,急忙把早已經硬硬雞巴往下塞,免得站起來難看,這種事得把握分寸,又不至於不歡而散。他收拾好後來到王太太的身後,只是扶著她的屁股捏了捏往兩邊分了點,做出老漢推車的日屄動作,挺著下身往她的屁股撞去,頂她一次口中還在數數:「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好了……打了十炮了……」他回到了自己的坐位坐下拉了下褲子讓雞巴放鬆點。

王太太在受到撞擊時,雖說是隔了幾層布,但陰阜和股溝也能感覺得到對方那硬硬的雞巴,第一次受到好朋友的這種戲弄,一張臉緋紅。當她被放開後,慢慢地來到紹珍的身後:「你們利害,合夥來捉弄我。」在紹珍完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突然抱住了她的腰提了起來……紹珍慌了:「你要幹什麼?放我下來……」

「你不是想看我們打炮嗎?我也讓你挨他十炮……」她把紹珍放到了全伯光的大腿上,紹珍的背靠著全伯光已經查覺到他的雞巴正頂在股溝中想站起來逃避,王太太用一隻腳分開紹珍的腿並抱住紹珍的頭壓在自己的小腹上讓她動彈不得:

「快……打她十炮……」

全伯光的身前兩個女人一坐一騎地糾纏著擋住了下面的視線,他趁機將右手伸入了紹珍的裙內從內褲腿邊摸到了紹珍的陰阜……好濕好滑呀!!!!

紹珍急了喊道:「不要啊……放開我……不行……不要這樣……不能動手啊……」

王太太也不知道全伯光的手已經伸進了紹珍的內褲,不但不理她,反而催促全伯光:「不動手你會老實嗎?快點……快點……打她十炮……」

全伯光做出向上頂的動作,也數作數:「一……二……三……」往上挺一下就用手指在她的陰道裡插一下……「要死呀……快放開我……」紹珍還在哀求著。

全伯光說了聲:「我抱穩當點動作才夠大。」他把左手伸進了大太太的襠內摟著一條她的大腿猛力往上頂:「四……五……六……」

王太太剛才已經讓全伯光在後面頂過了也就沒去理會他抱自己的大腿……全伯光看到她可以接受自己抱她,就反過大姆指壓在她的陰阜上,她的內褲也是濕的了,數一個數左手就壓一下右手就插一次:「七……八……九……十……好,完成任務。」

這才把手取出來放在身體的兩邊。

王太太放開紹珍後就往崔姐走去……崔姐急忙站起來:「停停……停……我們打牌……玩笑不開了……」

王太太:「那怎麼行……你也得挨十炮才公平……」

崔姐起身想跑進臥室,剛到門邊就讓王太太從後面抱住了,任她怎麼努力地用膝蓋頂也分不開崔姐的雙腿,她夾得死死的:「快點來……她倆個……把我都整累了……」

全伯光也顧不得下身搭起的帳蓬,跑過去雙手摟著崔姐的腰:「崔妹妹,要不了半分鐘就過去了……」他把手插進了她的褲腰摟著那光光的屁股,盡力把手指往股溝裡壓,哇,她也濕了,由於夾得太緊讓他費了點力才插進了她的陰道。

他的另一隻手就去撫摸王太太的陰阜:「一……二……三……」又數起數來。

崔姐嘴裡連連的說著:太過分了……精彩的好戲終於完了,全伯光回到了自己的坐位上。幾個女人的臉紅樸樸的又代有一種羞澀顯得格外的好看……崔姐低著頭說:「玩笑開大很了也不好,還是適可而止……」

紹珍覺得下體濕濕的有些不舒服,說了聲我上個廁所就往衛生間跑。王太太她也跟著想去:「我們一起去……」

紹珍急忙把門關上還說了聲:「不行,你等會吧……」她怎麼能把收拾下身的事讓王太太知道呢。

王太太也是想作同一件事,多等一會下體會更糟糕:「那我去廚房……」

崔姐看到忙說:「廚房怎麼能行呀,你等一會吧……」

「一會我給你弄乾淨……」頭也不回地去了把門關上。

崔姐回過頭來看了全伯光一眼憂憂地小聲說:「好玩嗎……」

「我是第一次這麼玩,真是太開心了……」他起身站到了崔姐的身後。

「會玩出火來的……」

全伯光伏身從背後摟著崔姐雙手搭在她的胸前:「人生一世不就是圖個快樂嗎?」

他握住她的乳房輕捏著……崔姐沒動讓他捏著:「別撩撥我……要是讓我動了情……我會纏住你不放的……放手吧……一會她們出來了……」

全伯光在她的脖子上吻了吻:「我喜歡你……」並再次撫弄了下乳房才坐到自己的坐位上。

「只是……」

「那我就說實話……現在的頭腦是亂的……我也不確定……只感到很興奮……」

崔姐笑了笑,這時紹珍出來了,崔姐又去。全伯光對紹珍說:「小美女好可愛啊。」

「去你的……」

「我知道你去作什麼了……」他色色地望著她。

「上廁所還能作什麼……」

「我喜歡你那地方好多的水,滑滑的摸起來好舒服啊……」

「就是你……嘴上說說就行了嘛……還動手動腳的……褲子也弄濕了,點都不舒服。」

「以後一定有機會讓你舒服……」他又伸手去摸她的屁股。

紹珍把他的手打開:「去你的……想得美……」

王太太和崔姐又陸續地回到了桌子上,崔姐問:「剛才也鬧夠了,還打不打喲?」

紹珍說:「我家的那個他說今天晚上有應酬,起碼得十一、二點才能回家。

你們說,要打的話我可以賠你們,但最多只能到晚上十點。」

王太太見大家等她說話,以前幾個姐妹開玩笑就只能嘴上說說而已,今天有個男人在一起更熱鬧了,還蠻刺激的,也想看看他們還會玩出些什麼花樣來,但更怕玩出火來收不了場,推辭道:「我的被子的床單換下泡在洗衣機裡面還沒洗,還是下次再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