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熟婦絲襪玉足(有足交)

成人文學
2013/ 09/ 30
某公司經理孫誠,三十多歲,還沒結婚,他生性好色,除了早早就姦佔了他的性感老娘外,還經常玩弄不期而遇的性感熟婦。

八月的一天下午,天氣悶熱。孫誠一人待在辦公室裡,正在登陸黃色網站。

這時,外面有人敲門。

孫誠的辦公室是個套間,他在裡間,外間本有十幾個員工,都出去跑業務去了,只剩下行政助理孫阿姨。她還真是孫誠的親二姨,也是位性感熟婦,被孫誠姦占後,弄到公司管理辦公室的事務,管管人,自己的親姨,放心。

孫誠以為是二姨有事,拉開門一看,只見二姨帶著一對母子站在門口。仔細一問,才知道是怎麼回事。

原來,孫誠的二姨原來是市歌舞團的,在文藝界認識不少人,也幫孫誠拉了不少業務。這對母子的兒子楊陽,是個十幾歲男孩,練拉丁舞的。他媽媽楊愛珍帶他來找孫誠,想求他幫著找一個專業老師,教孩子學摩登舞。

孫誠看著這位媽媽楊愛珍,年紀大約四十多歲,很有些姿色,但可能性生活太多,顯得有些老,她身高不是很高,約一米六二左右,穿著花襯衣,花短裙,往下一看,孫誠不由嚥了口口水,只見楊愛珍長著一雙大白腳,她光著大白腳穿著涼鞋,那大白腳長得頗為秀美白嫩。孫誠是位資深蓮迷,見了如此嫩腳,豈有不愛的?當時雞巴就有些發硬。

當下他就打好了主意,讓二姨帶那孩子去買些東西,然後把門關好,請楊愛珍坐下,到了杯涼水,請她喝,和她慢慢聊了起來。

楊愛珍走得香汗淋漓,突然到了有空調的房子,頓覺精神好了許多,於是便和孫誠攀談起來。

孫誠道:『現在父母為培養孩子,可真下工夫啊。'

楊愛珍道:』可不是?沒辦法,現在誰家不在孩子身上下工夫?現在這個社會,競爭這麼激烈,不從小培養,將來會被淘汰的。『孫誠道:』是啊,培養孩子這麼重要,那你肯不肯為孩子付出犧牲呢?『楊愛珍答道:』那是當然……『剛答一半,就覺得孫誠的眼神不對,色迷迷地盯著她的大白腳看。女人的羞澀使得楊愛珍不由把腳往後縮了縮。她疑惑地問道:』孫經理,您指的是……『孫誠道:』比如,今天,如果我不給你幫忙呢,你這孩子的摩登舞,可就學不成了。我幫不幫你的忙,可就看你了……『楊愛珍明白了孫誠的意思,她心裡激烈地鬥爭起來。給孩子請個好老師不容易,可是,自己得被他……正想著,孫誠見她猶豫,一下子跪在她腳下,說道:』大姐,你的腳長得真性感!『趁機伸手,一把捉住楊愛珍的大白腳,扒了涼鞋,就把那大白腳往嘴裡吞。

楊愛珍恰待掙扎,一是掙扎不過,再一想,就被他玩玩腳,就能給孩子請來好老師,反正不讓他插就是了。她哪裡知道,女人腳在孫誠眼裡比屄還刺激呢。

她被抓住嫩腳,再想跑,可就跑不了。

楊愛珍也就放鬆了抵抗,任由孫誠擺弄。

孫誠跪在楊愛珍腳下,捧著她的大白腳,細細地吮舔,楊愛珍被弄得有些受不了,很舒服,她忍不住輕輕呻吟起來。漸漸地胯下也有些濕了。

孫誠捧著那性感的大白腳,百嘗不厭,漸漸地雞巴也越來越硬。

他順著楊愛珍雪白的小腿大腿一路舔了上去,最後一頭鑽入那婦人的胯下,鑽入她的裙子裡。楊愛珍的裙下風光頗為誘人,她只穿了很小一條小三角褲,而且是半透明漏花的,裡面大片陰毛清晰可見。孫誠暗想:這騷娘們可真騷!將她小三角褲扒在一邊,大口撕咬楊愛珍的陰毛。

楊愛珍疼得叫起來,忙用手把孫誠往外推,但她要孫誠幫忙辦事,推得也不十分用力,孫誠哪管那一套,伸出舌頭,細細地舔那婦人濕潤的陰道。

楊愛珍被舔得一聲接一聲地呻吟,完全停止了掙扎。

孫誠邊舔邊想:嗯,不錯,真好吃……楊愛珍被舔得忍不住把兩條美腿夾緊孫誠的頭,孫誠感覺到一種母愛,心裡特別溫暖,越舔越起勁。楊愛珍的叫聲也越來越大。

孫誠就勢站起身,把楊愛珍按倒在長沙發上,分開兩腿,扒了小三角褲,不由分說,將早已硬得發脹的雞巴頂入了楊愛珍的陰道。楊愛珍陰道裡淫水氾濫,非常潤滑,孫誠快速進出,摩擦得非常過癮。

楊愛珍被按得靠在沙發背上,呀呀地叫著,無力也無法掙扎,只得任他蹂躪。

孫誠邊操楊愛珍邊捉了她一隻大白腳啃個沒完。他邊啃還邊對楊愛珍說:

』騷娘們,這叫,啃母豬蹄!『楊愛珍叫得更厲害了。

孫誠正操得過癮,沒注意到門開了,二姨帶著那孩子楊陽突然出現在門口。

二姨一見,倒還平靜,她是過來人,對孫誠的所作所為早已司空見慣。就是她自己,還不是經常被孫誠按在這沙發上操。

她轉向楊陽,只見楊陽面紅耳赤,看著眼前的一切,不知所措。細心的二姨注意到楊陽的褲子前面已經硬起了。

孫誠邊操邊對楊陽喊著:』楊陽,來啊,我們一起來,***!『楊陽其實早就偷聞媽媽絲襪一年多了,他是學拉丁舞的,性格敏感而熱烈,對一切美好的女人都很喜歡,他的媽媽很性感,當然也在他喜歡的範疇之內。

現在,自己深愛的媽媽被姦得如此喊叫,楊陽的確不知道該怎麼辦?他的雞雞不由自主地硬了起來。

二姨在旁見了,心想,自己姐倆都被孫誠這小子姦了,再多一對亂倫母子也好,心裡平衡一些,反正在現在這社會上這種事也越來越普遍了。於是她幫著楊陽解開短褲,撫摸著孩子的雞雞,柔聲說道:』舒服嗎?『楊陽點點頭。二姨又道:』喜歡媽媽嗎?『』喜歡。『』媽媽那裡比阿姨這還舒服,去,快去,你媽媽需要兒子這樣,這是好多家庭的媽媽和兒子都喜歡做的事。『孫誠見了,從楊愛珍屄裡拔出雞巴,說:』來,叔叔讓你。『二姨把楊陽送到媽媽面前,楊陽臉紅得像蘋果,雞巴硬得直撅撅地,像根鉛筆。楊愛珍本來被人突然闖進,已經羞得滿面通紅,現在又將被兒子插入,她連叫:』不行!不行!『卻被孫誠的二姨按在沙發上,動彈不得。

在孫誠和他二姨的鼓勵下,楊陽鼓足勇氣,將細長而堅硬的雞巴捅入了母親的屄眼。母親的屄眼裡溫暖極了,楊陽舒服得越插越快。

楊愛珍被兒子捅得淫水直流,心裡卻羞愧得要死,這種心理上和生理上的強烈反差,使得楊愛珍痛苦地哭叫起來。

孫誠在旁捉住楊愛珍的一隻大白腳,貪饞地吮吸捏弄,楊愛珍叫得更厲害了。

孫誠又將她另一隻大白腳捉住,將雞巴往她大白腳上亂頂。孫誠還不滿足,又向二姨提出要求,他二姨也長著一雙秀美白嫩的大白腳,便將大白腳抬起,伸給他,孫誠一邊頂楊愛珍的大白腳,一邊一口吞下二姨的大白腳,他只覺得雞巴舒服極了,一個把持不住,不禁是精液狂奔,射得楊愛珍的大白腳上滿是精液。

射精的同時,孫誠狠咬二姨情不自禁高高翹起的一玉趾,二姨疼得直叫,楊愛珍子宮被射,也喊叫起來。

那楊陽聽著母親的哭叫,看著母親痛苦的表情,心裡直發癢,突然後背一麻,精液突射,直射入媽媽陰道深處。

孫誠把雞巴在楊愛珍臉上擦乾淨。又命二姨把楊愛珍兩隻大白腳上他的精液和口水都舔得乾乾淨淨。楊陽抱著媽媽一條美腿說:』媽媽,對不起,我,我愛你,楊陽太愛媽媽了!所以才這樣的!『說著,這孩子撲到媽媽身上和她熱烈親嘴。

楊愛珍一陣陣暈眩,她已經有些糊塗了,不知是出於對兒子的愛還是什麼,也不由自主抱著兒子親了起來。

孫誠看著楊陽在他媽媽身上折騰,使個眼色,讓二姨看著,然後點了根煙,去走廊裡吸煙去了。辦公室裡不許吸煙。

他來到走廊的一頭,那裡是電梯,電梯旁是樓梯。

孫誠正在吸煙,只聽得走廊裡一陣輕便的女涼鞋聲,他最愛聽這種聲音,循聲看去,只見從走廊裡走來一個婦人,年齡約四十多歲,身高約有一米六四,膚色白皙,戴著金絲眼鏡,穿著黑色襯衣,白色短裙,她的短裙太短了,以至於把她幾乎全部大腿露了出來。

孫誠盯著那婦人幾乎光著的下半身,剛剛射精的雞巴,不由又有些硬了。那婦人姿色平平,但下半身長得太性感了。她的腿和腳都很白,大腿極豐滿,非常肉感,小腿則非常白皙健美,她的大白腳,長得更是秀美雪白,令人見之垂涎三尺,相信秀足可餐這句話所言不虛。

她光著大白腳。穿著拖鞋,見孫誠盯著她看,便沒坐電梯,從樓梯走到上一層樓去了。

孫誠又抽了一根煙,有些激動,一直等著。過了一會兒,那女人果然又下來了。她看了孫誠一眼,鞋聲曩曩地走向走廊裡去。孫誠忙跟上去,說辦公室鑰匙忘在裡面了,同事又沒回來,想到她辦公室裡坐一坐。那婦人想了想,同意了。

在她辦公室裡,二人交談起來。

這婦人名叫楊素珍,剛進現在這家公司沒多久,做出納。她見過孫誠幾次,知道他是個老闆,剛才見他這麼盯著自己看,心裡有些喜歡。因為她姿色平平,所以當然不是有太多人這樣盯著她看,但她知道自己大白腳的魅力,她知道,在那些蓮迷眼裡,自己的大白腳的性感遠遠超過那些長著漂亮臉蛋的女人。她一見孫誠盯她腳看,便知道這是個蓮迷。

的確,孫誠認為,那些只長著漂亮臉蛋而腳不好看的女人,只能算是半截美人,對他來說,毫無價值。而像楊素珍這樣的女人,姿色並不重要,只要她腳長得好看,就足以引起孫誠這樣蓮迷的極大性慾。

那些喜歡漂亮臉蛋的男人當然看不上楊素珍了,但在孫誠眼裡,楊素珍的大白腳他一見就流口水。而回頭率並不令她自己滿意的楊素珍,對這樣喜歡她的男人,當然有些感動,她也想認識孫誠,所以就允許他到自己辦公室裡休息。

兩人談著談著,孫誠忍不住了,趁勢捉起楊素珍的大白腳,一口吞下,仔細品嚐,連叫美味,楊素珍被舔得不住哼哼,淫水直流。

孫誠再也憋不住了,就帶楊素珍回到自己公司。

裡屋門一開,孫誠就把楊素珍推了進去。

辦公室裡,楊愛珍還躺在沙發上,兩條美腿被掀起,孫二姨爬在她腿上,壓著她腿,自己撅著肥白的皮股,小楊陽正使勁從後面操她呢。孫二姨一邊挨操,一邊還細細地舔著楊愛珍白嫩的腳心,她和楊愛珍都叫個不停。

楊陽聽見門響,回頭一看,驚喜地叫道:』二姨!『原來,楊素珍是楊愛珍的二妹,剛到這座大廈上班,本來楊愛珍想在孫誠這裡辦完事就去看她的,現在可倒好,她先來了,而且如此尷尬刺激。

楊素珍一楞,孫誠哪管那麼多,將她也推倒在長沙發上,推倒在她姐姐的身旁,抬起美腿,撩起裙子,一挺雞巴,就捅了進去,一邊捅,一邊捉了她的大白腳一口吞下。這姐妹花的四隻大白腳都高舉在半空,供人玩弄。

楊素珍被孫誠弄得連聲叫喚,孫誠獸性大發,狠咬楊素珍高挑的一玉趾,楊素珍疼得尖聲慘叫!

孫誠狠操了一陣,對楊陽說:』來來來,小伙子,咱倆換換。『便從楊素珍的屄裡拔出雞巴。

楊陽也放開媽媽,過來將雞巴插入他姨媽屄裡。他一邊插,一邊捉了姨媽的一隻大白腳親吻吮吸。

楊素珍靠在沙發上,一隻大白腳被外甥高舉著親吻,另一隻就放在沙發邊;而在她身邊,她的姐姐楊愛珍此時已把兩隻大白腳都併攏放在沙發邊,像是怕再被人奪去褻弄。就是這樣,她們的大白腳也沒能逃脫被玩弄的下場。

孫誠命孫二姨彎腰站在沙發前,撅著肥白屁股,低下頭,她的嘴貼在楊素珍放在沙發邊的那隻大白腳上,又貼到楊愛珍的一隻大白腳上,輪流親吻,楊愛珍的另一隻大白腳,就是剛才被孫誠吮吸的那隻,此時又被孫誠奪去,高高舉在半空親吻撕咬。與此同時,孫誠從後凶狠地挺進孫二姨的屄眼深處。

楊氏姐妹花各舉一條美腿在半空,三個性感熟婦被弄得叫作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