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丈母娘

成人文學
2013/ 09/ 30
半夜了我才從醉鄉中醒過來,眼前一片漆黑,嗓子渴得直冒煙,也不知道自已置身何處,摸索著下了床推開房門才意識到我被留在了這兒--戈申的丈母娘家。跌跌撞撞的走進衛生間足足灌了一氣涼水,腦子才清醒了些。***,昨晚上幾個人湊一塊兒喝酒簡直都喝瘋了。甭說了,準是見我喝醉酒不能回家就把我扔在這兒的。「哎喲你怎麼起來了,明白了嗎?」一聲輕笑自身後傳來,沒等我回頭一雙溫軟的手相繼托住了我的胳膊。「阿,阿……姨……」腳下仍有踩棉花的感覺,真不知道怎麼回答才好,想道歉說打擾了但又說不出口「方便完了沒有啊,瞧你醉的都站不穩了,還是讓我扶著你吧,甭不好意思的,這兒沒別人了……」

意識猶在,她說著攬住我的腰伸手就把褲衩扒了下去。又是一聲輕笑,我還沒反應過來呢,半勃起的雞巴被她握在了溫軟的掌心之中。沒想到她的膽子可真不小。有尿,可就是尿不出來。畢竟我是個敏感的人,身體接觸胳膊恰好抵在她胸前乳溝內,兩個乳房一左一右飽滿又光滑的貼慰己然引起了共鳴,雞巴一入她手更了不得了,瞬間變得越發粗壯。她摸弄我,她不再乎,這不是誠心招惹又是什麼?心念一閃我索性繼續裝醉靠在她胸前閉上了眼皮。「尿還是不尿啊?」問著她的手開始不安的捋開了包皮,指頭劃弄著龜頭,我心裡有數了。「不尿就回去接著睡吧,睡醒就沒事了,啊……」她手不離雞巴半摟半攙的把我拖回床上扒下了褲衩兒。

黑暗中看不見她穿了什麼,我抓住了她的另一隻手,醉話連連:「別走……老婆……陪著我……來……」喝醉了有喝醉了的好處,可以裝傻!認錯了人無可非議。「哎,哎,哎,陪著你。」她答應著挨著我躺了下來。樂意給我當老婆用,這不是喜從天降嗎?將錯就錯正合適。不過就是頭疼得要命,渾身上下使不出力氣,看來只能讓她幹我了。「叫老婆幹嘛呀?」她親親熱熱的偎著我邊問邊把雞巴往上拽,隨著大腿移動,龜頭頂在了毛茸茸的陰唇裂縫兒中間磨蹭,既沒穿褲衩兒也明白我的意思,快五十的人了還這麼臊,可怨不得我了。「上來吧……屄癢癢了還問……我可沒那勁兒肏你了……還是你來招呼我吧……你,你……不就喜歡它硬幫幫的嗎……」我含糊不清地說著,畢竟酒勁兒未消,一動彈就像駕雲似的,心裡明白是怎麼回事,可就是沒辦法力不從心,連摸摸她的乳房都懶得抬起手來,只好讓她在上面騎我了。

「嗯……」她還真聽話,答應著叉開了大腿。濕潤和火熱從龜頭到根部把雞巴嚴嚴實實的裹住了,緊接著就是一陣熟悉的抽送,漸漸的,漸漸的我又回到了醉夢裡……等我再次醒過來時,天己經快亮了。捲曲著身子臉朝裡一絲不掛的她睡的正香,大白屁股蹶蹶著,中間夾了條白毛巾。我確實醒了,因為雞巴讓尿憋得又硬又粗,儘管夜裡發生的事有點兒模模糊糊,但一瞧她這樣兒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不論輩分,一男一女躺在一張床上赤裸裸的,用不著琢磨。這時的我心裡只有一個念頭,抓緊時間好好的享受享受她,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呀。

在家裡每天早上醒了我都要跟老婆幹一回,倆口子有同樣的感覺:時間可長可短,射不射精無所謂,只要過癮就行。性交之後人一整天都特別精神和輕鬆,基本上都成習慣了。今兒換了人也不例外,照樣兒招呼!不客氣抱過她一條大腿讓陰部露出來摸索著扒開陰唇兒龜頭對準陰道口,小肚子一叫勁兒,撲的一下就杵了進去,既快且狠!「嗯……哎喲……」被我杵醒的她忍不住哼出了聲兒。「老婆,親愛的,使勁蹶過來呀,才插進去一半兒,讓它都進去,啊。」接著裝傻的我一邊往裡杵一邊抓住了她的乳房揉搓奶頭。***她的乳房不小,奶頭子也挺個大,紅棗似的手感好爽,過癮!陰道裡的陰水兒滋潤雞巴,杵了沒幾下就進出自如像抹了油一樣滑溜,她沒把屁股蹶過來而是抬起了腿讓陰部完全敞開迎接我的進入。老娘兒們的經驗就是豐富!「來,上來呀,你在上邊插的深,我喜歡你的大雞巴,啊……」她輕聲央求著使勁兒地把我托了起來。

的確我的雞巴不算小,直徑一寸多點兒,整八寸,26.5公分,想必夜裡她己經領教了它的長度和粗壯。試問:世上的女人又有幾個不喜歡擎天柱一樣的大雞巴呢?也許有,可我沒遇上。怎麼跟我老婆性交時說的話一模一樣?男上女下是性交最普通的姿勢,女人也最過癮!嘴對嘴叼上了,她還真給,軟軟厚厚的舌頭差不多都吐出來任我嘬弄,一飽口福,解饞!一手一個抓住了乳房,溫熱的乳房飽滿富有愛不釋手的肉感,一個乳房恐怕兩手都摀不住,真過癮呀!

八字形敞開的大腿任我疾槍狠杵,無遮無擋,我不僅激動萬分而且意外的驚喜,她的陰道並不是筆直的,曲曲彎彎從陰道口至子宮口都在蠕動,陣顫,吮吸並泛著撩人的熱浪,彷彿深不可測,誘惑你玩了命也想知道究竟,配合默契的她還一挺一挺的上迎,維妙維肖每一下都恰到好處,雞巴頂到子宮陰道口一張一縮卡住根部,清晰得令人都要發狂發瘋了,這絕不是一普通的屄!這老娘兒們臊得可以,臊得可愛!有水平,不一般!我肏過我的丈母娘,沒想到今兒又肏了哥兒們的丈母娘,如果不是親身感受連我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看來我非得跟成熟的老娘兒們們玩到底不可了,這樣的艷福可遇而不可求啊!

熟悉至極的陣顫和狂熱的扭動在連續不新的奮進撞擊中在身下泛起,她上勁兒了!我趕緊抱起她的大腿,忙不迭拽過枕頭墊在她的屁股下面,該磨鏡了!陰部緊貼不鬆勁兒,讓雄壯無比的大雞巴在陰道裡上下左右亂拱,這就叫磨鏡!一般的女人都受不了,尤其在進入高潮時準能把她肏的找不著北,銷魂蝕骨莫過於此!「啊……來了它……」咬著枕巾的她終於忍不住叫出了聲兒,與此同時身子緊繃得像石頭一般。兩腿的夾勁兒之大沒法形容!把握好時機,就在她感受美妙無比的快感既將消失的瞬間,我又開始了更為迅猛的鑽、頂、撞、加上狠揉乳房!

這樣貪婪的女人一次快感遠遠不能讓她滿足,多來幾回才行,反正我有的是力氣和耐力。一點兒都不吹牛:咱肏人沒夠!我曾經不止一次的做過這樣的試驗:早上讓老婆滿意了之後馬不停蹄地趕到岳母家接著跟丈母娘大戰一場,中午接到情人張誼的電話又去伺候了她一下午,晚上回到家繼續為老婆服務,一天換三個女人,不低於20炮還有意猶未盡的感覺呢。女人越是性慾高,我的勁頭就越大!像我這樣的男人要想絕對痛痛快快的過癮恐怕非得有兩個女人同時幹不可,一龍二鳳的計劃早就有了,只是還沒實現。

天終於亮了,壓在沒了魂兒的她身上,意猶未盡的我捧著乳房仍津津有味地嘬舔著奶頭,巧克力色的乳暈周圍一圈兒牙印兒,甭問是我的傑作啦。她的身子軟得像沒了骨頭,偶爾有一兩下抽搐,陰部上下全濕漉漉的,我可沒工夫替她擦抹,藉著潤滑或深或淺的繼續抽送著硬幫幫的雞巴不慌不忙的肏更是滋味兒無窮無盡。長長吁了口氣,她總算睜開了眼睛,面對面一笑之後她不無撒嬌地摟住我再次把那充滿女性氣息的嘴唇兒湊了過來。

「阿姨,真對不住了,我醒的時候還以為在自已家裡呢,插進去聽見你哼哼出的聲兒不對才知道錯了,可咱們倆都上勁兒了,所以就沒停,不怨我吧?」吻著我解釋。「沒關係,己經這樣兒了就什麼都甭說了,你呀你,你可真厲害,我這身骨頭都讓你弄散了,甭不好意思,我樂意讓你玩兒,謝謝你啊,這麼多年了,頭一回這麼痛痛快快的過癮真真的……哎,有句話不知道該不該問,你,你不會嫌我老了吧?」「不會的,我喜歡跟歲數大的女性打這交道,成熟有滋有味兒,什麼都會什麼都懂,還別說你也挺棒的,尤其你這個大肥屄,我更是喜歡的不得了,我可是特別特別饞你下面的那兩片肥嘟嚕的軟肉喲,雖說唇兒黑了點兒,可黑的不牙磣,挺有肉感的。玩就甭說了我更喜歡吃,讓吃吧?」

「嗯,讓吃,我呀也喜歡吃……嘻嘻……」讓我撓著了癢處,一提到口交她立刻樂得眉開眼笑,小肚子直往上頂,我當然往下杵啦。剛剛緩過勁兒,她陰部貼偎得還真緊錮呢。「那太好了,走,咱們倆一塊兒去洗個澡,然後解饞!」「嗯,行,哎,今兒別走了,不瞞你,我呀也是這麼多年沒讓人這麼喜歡了,就讓你喜歡個夠,多玩會兒,好嗎?」「當然沒有問題啦……」勤快的她搬了把椅子讓我坐下之後擰開了淋浴器,我點了支煙仰著身讓她為我服務。牛刀小試後出透了汗,精神格外清爽,不過美中不足沒射精大腿根兒和蛋子兒那脹得難受,雞巴雖不算硬幫但也還支楞著,伸手抓住她胸前懸垂下來的乳房,意猶未盡的我是揉中有捏,揪中帶擠,那意思恨不能弄出點奶水才好呢。「哎,你怎麼沒流哇,是不是昨晚上都交給你媳婦了呀……」

她笑嘻嘻地問著,一腳踩在椅子旁故意將毛茸茸的陰部挺露出來,近在眼前無遮無掩,好像跟我一個心思似的意猶未盡。真是春夢了無痕啊!女人心花開了還可以再開,不留痕跡。也不知道誰說的,一點不假。剛才她讓我肏的都沒魂兒了,軟得像攤泥一樣,眨眼工夫就緩過來了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似的,正宗的老而彌辣!我媳婦就不行,性交後且緩不過來呢。「猜錯啦,我還沒想射精呢,事先要是告訴你我特別棒的話,你准半信半疑,現在說你准不懷疑了吧?」她笑著連連點頭表示同意,彎下腰讓乳房靠近我,握住了雞巴熟練地把包皮捋到最下面,連握帶搖晃著說道:「讓我把腿搭你肩膀上,啊!」說完嘴就朝裸露出來的龜頭湊了下去。

我知道她又饞了,不想讓雞巴變軟了,保持硬幫除了揉弄之外最好的辦法莫過於口交,看得出她經驗還挺豐富,會主動的逗色兒。扔掉煙我攔腰把她頭朝下抱住,她立刻叉開了大腿,幾乎同一時刻她咬住了龜頭我也嘬住了那肥厚的陰唇兒。這種姿勢豈不成花和尚魯智深倒撥垂楊柳了呀?她真有邪的!女人取媚於人想出的招數都千奇百怪,匪夷所思!這種姿勢口交我從來沒試過,倒抱著她雖然累了點兒但卻新鮮,嘬舔著可口的陰唇兒我站起來,心裡一動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就在這時她張嘴讓龜頭頂到了嗓子眼兒,把嘴當陰道用,我來不及細琢磨一使勁兒杵了進去。「哎,我幫你嘬出來吧,啊。」「你的意思是吃了?咪西咪西的幹活?」「是呀,捨得不?」「那當然太好了,沒問題!」

我連忙把她放下來,樂得心直蹦!在家裡我讓媳婦嘬雞巴可以,但讓她吃精液打死她也不答應,嫌噁心。人嘛不可能都一樣,遇上肯吃精液的女人那是男人的造化,要知道射進陰道裡和射進嘴裡的感覺完全不一樣,女人肯吃精液一方面是她愛吃另一方面也說明她的確喜歡你,什麼忌諱全沒了。「告訴你吧,我也不怕你笑話,我特愛吃精,真的,沒夠!你有多少給我都行,我保證讓你痛痛快快的射出來,啊……」話說完她張嘴就把我的雞巴吞了進去。

龜頭先是一緊後是一熱,這娘兒的把嘴當成陰道使喚了,吞吐的動作十分熟練,龜頭已然頂入嗓子眼兒竟然沒有噁心的反應,轉眼之間眼看著她揉弄蛋子兒的手伸到自已陰部杵搗了幾下又摸索著移到我的肛門處。剛明白她要幹什麼就覺得肛門一陣脹疼,蘸了自已陰水兒的手指頭直捅了進去,我不由得忙叉開腿。好傢伙沒想到她對屁股眼兒也喜歡玩弄,有過經歷心裡自然清楚捅屁股眼兒也是催情促性的一種辦法,她也會,顯然是把老手了懂得的不少。雖然有點兒脹疼但是還真真的過癮,雞巴在她嘬弄舔咬外加摳鑽之下很快就變成了一根直挺挺的大肉棒槌!身不由己我也使勁兒地往她嘴裡直杵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