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同事女友一次難忘的性經歷性故事

成人文學
2013/ 10/ 01
2011年的六月,天氣似乎熱得特別早,夏天倏地一下就來到了身邊。這是我最喜歡的季節,不僅僅是因為我出生在六月,更是因為,夏天所特有的熱烈、坦誠和奔放讓我倍感精神矍鑠。

我從大學畢業整整一年了,在一家廣告公司上班。一進入六月,空氣裡便瀰漫起一種懷舊的味道,在我忙碌而有規律的生活中縈繞。

於是在那個週六,我約上了大學時代的一幫哥們,一起回母校踢球。我新結交的女朋友也跟著一塊去了。

我們是在一個朋友家的聚會上認識的,她屬於那種非常純淨美麗的女孩,幾乎從見到她的第一眼起我就開始注意她了。後來我們又單獨約會了幾次。

從那以後,我只極偶爾地在出差的賓館裡接觸過一些被稱為「雞」的女人,而我在感情上的空白一直保持了一年多,直到我遇見現在的這個女友。

我只花了5分鐘就沖完了澡。我多少有些迫不及待。或許是因為上午剛踢完球,身上的筋骨全都舒展開了,或許是因為天氣實在太熱,再或許是因為等在客廳裡的女友讓我有一種強烈的慾望,我感覺渾身血脈賁張,肌肉也隨之飽滿充血

起來。但我必須盡量不讓自己勃起,我不能讓她在第一時間就看出我的興奮。

走出浴室時我只穿了一條黑色的三角內褲,那是我特地為這個時刻準備的。一本書上說,緊身的黑色三角褲,能夠很好地勾勒出男人陽剛的曲線,是刺激女人興奮點的一個絕妙武器。

當時女友正陷在沙發裡漫不經心地翻著電視頻道,見我出來,她的目光便從電視轉到了我的身上。我知道我擁有一身非常結實的肌肉,這已經對她產生了很好的視覺效果。

我走過去,在她身邊坐下,柔和地問她:「你今天累嗎?」

她說:「還行。」

我用手攀住她的肩,又問道:「今天的比賽,你覺得我踢得好嗎?」

她調皮地說:「一般。」

這時,我用力地把她攬到懷裡,大聲說:「什麼?!你竟敢說『一般』!」

就這樣,一切都好像等待中那樣,水到渠成。我開始吻她。她的嘴唇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就像茉莉花茶的味道。她的舌頭很濕潤,我用舌頭纏繞著她,先是輕柔的,然後越來越劇烈。沒想到她的舌頭也很狂野,很多次都搶佔了主動。我不停的撫摩著她的背和屁股,我能摸到她胸罩和內褲的位置。

我已經忘了我們吻了多久,然後我說,我們換個地方,到床上去,那樣會比較舒服一些。她點點頭。於是我把她抱起來,放到了我臥室的床上。

我壓在她身上,又繼續吻了一會。然後,我開始慢慢地解開她的上衣扣子。那是一件白色的襯衣,在解扣子的時候,我感覺到她那漲漲的乳房正呼之欲出。她就這麼靜靜平躺著,眼睜睜地看著我一顆顆解開她的扣子。在脫完襯衣後,她

又自己退下那條素色的長裙。這時,她身上只剩下了白色的胸罩和內褲。

她突然摟住我的脖子,我們又開始一陣熱吻。如果說剛才在沙發上彼此還有些矜持的話,這時我們已經完全放開了。有時候我們的舌頭熱烈地交織,有的時候我則從她嘴裡退出來,吻她那香甜的面頰。

她便在我耳邊輕輕地說:「你的胸肌真棒,你簡直跟山一樣,我怕我會受不了……」沒想到如此簡單的一句話,竟然讓我頓時無與倫比地興奮起來。

接下去的事,我輕輕地揭下了她的胸罩。這一刻簡直太消魂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身體。當胸罩的扣子被彈開,她那漲漲的乳房終於得到了解放。她假裝害羞地用雙手環繞在胸前。

我輕輕地把她的手臂移開,而她卻幾乎沒有做任何反抗。女友的乳房長得相完美,經過剛才的一番調情,顯得更加漲了。乳暈紅紅的,奶頭高高地豎起。她的呻吟聲開始加重。

我用左手從下部一把托起她的乳房,然後用食指按住那紅紅的奶頭,我感到女友的身體一陣痙攣。我用大拇指和食指捏揉奶頭,讓它更加往上翹起。

我問她:「漲嗎?」

她只能無力地點點頭,然後,我用嘴含住她的另一隻奶頭。我的舌頭感覺到那奶頭火熱的溫度。

舌間往上輕舔奶頭的時候,女友不住地呻吟,道:

「啊……啊……太……舒服了!」

我習慣在女孩子的乳房上花很多工夫。女友閉著眼,只是呻吟,任由我來擺佈,顯得很是受用。她的手隔著我的內褲,在我的陰莖上摩挲著。我已經完全充血了。我感到龜頭極度地酸漲,內褲突起的地方已經濕了一大塊。這種感覺太美妙了,我要讓這瞬間保持到永恆。

我開始脫她的內褲。她緩緩抬起雙腿,小小的內褲從腳上退出,縮成一團。我聞了聞,上面有一股荷花的味道。我把這小小的褲頭扔到一旁。在我的床上,我的女人已是一絲不掛。她的那裡小小的,有一叢稀疏的軟毛。

我抬起她的一條腿,那小口微微張開,似乎還在一張一收地痙攣著。我把頭埋在那裡……老實說,我並不喜歡舔女人的那裡。於是我用一隻手指輕輕地深入進去。不用說,那裡面已是溫熱潮濕無比。

我吻遍了她身上的每一個細節,她真是一個體型完美的女孩。她喘著氣,手仍然摸著我陰莖。有時候她會用雙手掌心托住我的前胸,我的胸膛也開始發漲。

我想她一定能夠感覺到我的心跳。

她也幫我脫掉了內褲,她說,都這時候了,你還假模假樣地穿著它。我的陰莖在她面前突兀地豎起,和我的身體呈45度角。

她用手捏住,充滿挑逗地說:「好大好粗啊!你的陰毛真濃!」

我問她,「要不要?」

她故作羞怯地說:「要。」

我繼續揉捏她的奶子,吻她的嘴唇。過了一會,我就插入了。我把她的玉腿分開,然後開始緩緩地進入。儘管我們以前都曾有過性經歷,但這畢竟是我和她的第一次,所以我還是很注意動作的輕柔。

她的小穴非常緊,我覺得龜頭漲極了,分泌的液體和她的水混合在一起。我和她都盯著那個地方,眼看著我的陰莖緩緩進入到她的身體。

好像花了很長時間,我感覺我已經完全插到底了,我稍稍休息了一下,然後很體貼地問道:「怎麼樣,我開始了?」

於是我就開始了。她的手一直摟著我的脖子,乳房緊貼著我的胸肌,雙腿緊緊地纏繞在我腰上。我強烈地感覺到身下的這個女人是多麼地需要我。隨著我的抽插,她開始有節奏地呻吟。我親愛的姑娘,她已經把一切都交給了我,她已經徹底地被我征服了,她是我的女人!

她不停地在我耳邊悄悄說道:「你真壯,你真是個男子漢!」

幾分鐘後,我們開始變換姿勢。我站立在床邊,她把一條玉腿架在我的肩膀上。我繼續抽插。她真的很緊,但是又很潤滑,我漲得很,我感覺我整個人都快被她吞沒了。

有幾次,我嘗試較大幅度的動作,我把整個陰莖幾乎全都抽出來,就在龜頭即將完全退出她的身體時,又趁她不備地猛烈地插進入,一直插到最底部。這樣的動作讓我們獲得了極大的快感,那種美妙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再往下,我們又換了背後插入的姿勢。我看過不少A片,知道變換各種姿勢可以增加情趣。她跪在床上,屁股盡量地往上翹起。這時我忍不住笑了,因為她的姿勢真的非常有趣。

我用手掌輕拍她的屁股,發出清脆的響聲。隨後,我就進入了。她似乎不是很喜歡這種姿勢,因為多少有點野性,而且主動權完全掌握在我這裡。但她也不抗拒我的要求。

我用力往前傾,這樣我的雙手就可以摸到她搖晃的雙乳。我捏住她的奶頭。

從背後看,她的腰很纖細,曲線堪稱完美……這時候,我在腦海裡不停地想著:我面前這個如此純淨美麗的姑娘,此時此刻已經完全成了我的俘虜。作為男人的征服感,在這時得到了巨大的滿足。

我不停地粗聲誇獎:「你的體型太完美了!」我的陰莖插得很深,陰毛能夠貼著她的陰蒂。我的大腿根部能夠感覺到與她屁股的撞擊。她說她想小便。我知道這是女人達到高潮的標誌。我沒有理會她的要求,只顧放任自己的陰莖,繼續

猛烈地抽插,而她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劇烈。我一遍又一遍地問她:「有高潮了嗎?」

她卻只能以「嗯嗯啊啊」來回答我。

最後我們回到了最初的姿勢。我伏在她身上。這一回我比剛才猛烈多了。她用手緊緊地摟住我。

我感到我快憋不住了,趕緊說:「準備好享受吧,我快射了!」 她說:「啊!我,我會受不了的……」

緊接著,我便感到一陣美妙徹骨的痙攣,一股接著一股巨大的熱流從龜頭噴湧而出,猛烈地射向她的子宮。而她的小穴,也跟著劇烈收縮。我放縱地晃動全身,真是一種無與倫比的快感!

射精之後,我沒有立即從她的身體裡退出來。我們渾身上下都已被汗水濕透了。我伏在她身上,充滿體貼地吻她的嘴唇。她閉著眼,一副很累卻很滿足的樣子。她告訴我,在球場邊看我踢球的時候,就知道我在床上也一定很厲害。

那天下午,我們就這樣渾身赤裸著相擁入睡,窗外是一片躁熱的初夏景象,頭頂的吊扇發出單調而有節奏的聲音。老槐樹也似乎已經睡著了,偶爾一陣清風吹過,樹上的葉子沙沙沙地輕舞搖擺。空氣中有一股梔子花的香味。

我看著身邊的女友,她正靜靜地睡著,恢復了平日裡的純淨與甜美,顯得那麼寧靜安詳。

不知從哪裡飄過來了一陣熟悉的歌聲,是林志炫翻唱的《你的樣子》……不知為什麼,一陣淡淡的憂傷又劃過我的心頭。六月,初夏,真是一個懷舊的時節啊!

醒來時已是下午六點,趁著興致,我們又投入了一番新的纏綿。然後,起床洗澡,整理衣服,一起出門吃晚餐。

半年後,我和她的感情無疾而終。直到今天我們還是很好的朋友。就像是小說《麥田里的守望者》說的那樣,我和她曾經發生過那麼親密的關係,我想我大概永遠也不會把她忘記的。

去母校踢球那天,我跟她交往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那場球是我們這些畢業生和母校的師弟踢,我踢的位置是前鋒,我們3:1贏了。

她就一直安安靜靜地坐在樹蔭下看著我們一干人在操場上揮汗如雨。即便是上半場我進了一個球時,她也只是矜持地站起來衝著我揮揮手。印象中,那天她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衣,碎花的素色長裙在清風中顯得特別嫵媚。

比賽結束後,我和那幫哥們一塊去吃飯。因為天氣有點熱,我看女友在操場邊呆了足足兩個小時,覺得有點對不住她。幾杯啤酒下肚,我們便起身告辭。這時,一個哥們看了一眼站在我身邊的女友,衝著我做了一個詭異的怪相。

那是一種意味深長的暗示。其實我心裡也很清楚,時機已經漸漸成熟了。在回去的路上,我一直默默地念著:姑娘,我今天一定會得到你。

我們打車回到了我位於花園村的住處。那是我工作半年後買的一套二手房,兩室一廳,位於三樓。因為平時都是我一個人住,房間裡多少有點凌亂。客廳朝南的窗外有一棵高大的槐樹,密密的枝椏就在窗前輕輕地搖晃。一個充滿慾望的夏日午後。

這是她第一次來我家。進門後,我讓女友先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去浴室沖澡。在侷促又光亮的屋子裡,有一種叫作曖昧的氣氛已經悄悄地醞釀起來。

在大學的時候我也曾交過兩個女朋友,第一個好了兩年,什麼事也沒幹,後來她出國了。我的「第一次」發生在剛上大四的時候,是和一個比我大兩歲的白領女孩。我總覺得她不是特別適合我,因為我一心想要找一個比我小的女孩做女朋友。後來因為種種原因我們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