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車司機

成人文學
2013/ 10/ 01
許多人都習慣在吃完晚飯後去公園散步,阿財也有這個散步的習慣,不過他去的並不是公園,而是在樓下的停車場。起因是有一天晚上,他在回家途中路過停車場的時候聽到一部貨車裡傳出一陣怪聲。他以為有人偷車,所以走過去看看,竟意外地發現貨車內有一對男女正在做愛。

這對男女也並非追求刺激的新潮人士,他們其實是一對新婚夫婦,而且是這個屋淳的居民,他們因為經濟問題,沒有能力搬出去住,所以婚後還留在父母的單位同住。

由於公共屋村的地方淺窄,屋裡沒有地方再間多一間房,所以他們祗能睡在客廳裡其中一格碌架床。不過,他們既然是夫婦,做愛是理所當然的事,雖然他們做愛時可以在床邊掛塊布簾以隔開其他的人視線,但情濃時所發出的呻吟聲即是無法阻隔,況且做愛的時侯不多不小都會把床推動,睡在上格床的人必然感受到,所以他們實在不方便在家做愛。

不過,那個男人巧是貨車司機,他想到他那架貨車是完全密封的,它就好似一間房一樣,於是就想到帶老婆到貨車上做愛。祗是,貨車內又熱又悶,所以他們做愛時便把車門打開一條小縫以作通風,而阿財就是在機緣巧合之下,透過門縫偷窺到一場火辣辣的真人表演。

貨車裡的男女都很年輕,那女的身材也好,倆人採用「觀音坐蓮」的花式,所以看得特別清楚。祗見那女的黑毛濃密的陰戶正套弄著男人的一條粗硬的大陽具,而男的也用雙手把她的一對飽滿的大白乳房摸玩捏弄。

阿財興奮地偷看著,直到那對男女完事,才趕緊避開。

自從那晚之後,阿財晚晚都去停車場運氣,他發現原來好多貨車司機都因為屋裡環境關係而要帶老婆到貨車裡做愛,如果好運的話,一個晚上看三四場都不奇怪。

不過,阿材也未必每次都那麼好運氣的,有時等了整個晚上都沒有動靜。這天晚上他等到半夜都沒有收穫,正當他準備回家睡覺時,卻看到一對男女走上一部貨車,於是靜悄悄摸過去。可借這對男女好小心,車門祗打開了一線間,所以阿財看不到他們的樣子,祗能隱約聽到他們的聲音。

阿財偷聽了不夠一分鐘,車內的男人就啊一聲喘了一口大氣,可想而知,他必定是「派報紙」了。

「你真沒用」車內的少婦埋怨著說「次次都這樣令人掃興」

「我……」那男人垂頭喪氣地解釋「真對不起我今日剛從大陸開車回來,所以實在太疲倦了。」

「你每次從大陸回來都是這樣的,你老實對我講,你是不是在大陸玩過北姑雞」

「沒有.沒有啊」

「一定有的如果沒有的話,你怎麼說話時口震震的」

「就算有又怎樣好多男人都是這樣的啦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你不用問那麼多啦」

「你.你這樣講即是承認玩過北姑啦,嗚嗚……」少婦哭著說「一直以來我都對你都是千依百順,你怎麼還要找北姑啊」

「去你的你好麻煩,我費事理你」

那男人一邊講,一邊穿回衫褲,阿財立刻躲在另一部車傍邊,說時慢那時快,那男人已經穿好衣服走出車外,至於那少婦,她正罵得火紅火綠,竟然連衣服都沒穿上就追出來繼續罵,不過那男人連頭也不回便離開了。

阿財心想,這時是一看那少婦全貌的難得機會,所以當那男人走遠了之後,阿財便扮作路過般行出來,那少婦見到他後才記起自己是一絲不掛,所以嚇得立刻用雙手遮掩三點部位,不過她好快又再想到對丈夫的怒意,丈夫對她不忠的事使她心理大受打擊,她心裡有一股衝動,想以牙還牙向丈夫報復,而阿財正好可以幫她這個忙。

她咬著牙望著已經走遠了的丈夫的背影一眼,然後就鼓起勇氣在阿財面前移開雙手這少婦雖然沒有出聲,但阿財已猜到她心裡在想什麼,他立刻把少婦抱回貨車裡。

空蕩蕩的貨車裡有一塊薄床褥,可想而知這對夫婦一向都習慣在這裡做愛,而床褥邊還有一盞手提光管,阿財於是把她放落床褥上,微弱的燈光照射到少婦白淨的肌膚,反射出一陣淡淡怠光,阿財一邊欣賞她的赤裸胴體,一邊也把自己的衫褲剝清光。

少婦因為第一次紅杏出牆,心裡多少都有點怕,所以緊張得全身發震,一對竹筍形的乳房也震得微微擺動,阿財跪在她身邊,伸出雙手摸捏下去,她立刻本能地掙扎了一下,想到她既然已經下定決心向丈夫報復,所以她也好快地放鬆了自己的身體,任由著阿財撫摸。這少婦還很年青,看樣子應該未夠三十歲,正處於身材發育得最成熟完美的年齡,她的乳房大小適中,一支手就可以捏得住,而且脹卜卜的十分彈手,阿財摸捏著她的乳房搓了幾下,兩點乳頭被阿財的手心磨到發硬,好似小指頭般凸起來。

阿財於是趴低身子,輪流把凸起的乳頭含入口裡啜吮,而他的手就順著她的嫩滑肌膚向下摸,一直摸到雙腳盡頭處的肉洞口,而且還伸出手指撩挖入暖洋洋的肉洞裡。並且也牽著少婦的手兒去撫摸自己的陽具。

這少婦的丈夫自從迷上北姑雞後,他把和太太做愛當作例行公事,每次都是草草了事,好長時間都沒有試過好像阿財這麼一樣細心愛撫她,所以儘管她初時還對背夫偷歡存有小許遲疑,但如今已經把一切顧忌都拋於腦後,而且還開始放懷採取主動,她攬實阿財在一起,轉身使他仰躺在床褥,然後背著他,張開大腿跪在他胸口兩邊,他彎著腰把剛才被她套弄得半軟半硬的肉腸含入口慢慢地啜起來,她對吹蕭的技術都狻有研究,一時含實整枝肉腸出力猛啜,一時又用舌頭圍繞著龜頭溫柔地挑撥,阿財的肉腸好快就被含到又粗又硬。

在同一時間,少婦的白嫩屁股就擺在阿財眼前,兩邊肥肥白白的屁股肉又白又滑,阿財摸了幾下就順著屁股溝一直摸向前面,她的三角地帶幾乎是光禿禿的,祗有三數條細短的陰毛。他把兩片肥厚多肉的陰唇又稍微翻開,剝出中間凸出一小塊鮮紅色嫩肉,阿財撩撥她幾下就想伸俐去舐,不過他也有點猶豫,事關她剛才已被丈夫幹過一次,如果現在舐她的話,分分鐘會舐到她丈夫的精液,正當阿財心裡想得十五十六時,他看到床褥邊有一包用過的避孕套,由此可知她的陰戶應該很乾淨,這時他才敢放膽去舐。

阿財的舌頭使那少婦興奮得淫水長流,陰戶上端的陰核變得像小紅豆般凸起,阿財集中火力用條俐去舐她的陰核,好快就舐到她全身發震,阿財知道這是她快要到高潮的先兆,於是立刻把她推落床褥,而她也好合作地把雙腳完全大字張開,阿財整個人壓在她身上,雙手緊握著她的乳房來借力,然後便發起腰力向前一頂,「吱」的一下,堅硬的肉腸立刻完全插入少婦的肉洞裡。

由於那少婦早已被阿財舐到欲仙欲死,所以當阿財的肉腸猛烈地在她的肉洞裹抽插十多下之後,她便全身抽搐起來,到達了一次消蝕骨的高潮,這次高潮令她的肉洞分泌出更多淫水,攪到床褥也濕了一大片,這時阿財改為抽插得時快時慢,經過百多下抽插後,那少婦又開始要來第二次高潮了,而阿財的肉腸也被她的肉洞夾得快要爆炸,他於是發出最後的力量把肉腸頂入肉洞最深處,肉腸立刻噴出大量精液。

平時那少婦和丈夫做愛必定用避孕套,今次阿財和她打真軍,他的精液可以直接噴射入她的陰道裡,真可算是三生有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