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有報復性的幻想

成人文學
2013/ 10/ 01
我私底下一直都有個秘密的幻想,那就是在同一時間和多過一個以上的男人作愛,然而我並不滿足於這個荒誕的狂野幻想只是單單存在腦海裡,因為我正打算將它付諸實行。

現在先讓我給你透露一點個人背景。

我生長於一個富裕而保守的家庭,我不知道這是否令我反叛的原因,抑或我想要在人性陰暗面裡有點經歷,於是當我從州立大學畢業出來後,便開始在一所俱樂部裡任職脫衣舞孃。

當我的職業被家裡人發現時,反應是驚駭、狂怒,他們給我發出一個最後通牒︰如果我停止跳舞的話,將可得到一份「體面和受人敬佩」的工作;否則,將和我斷絕關係。

現在,我以天賦身體本錢換來的自由自在生活已成過去,父親為我安排了一份「高尚」工作,結果我被踢進他的法律公司作他的私人助理,在辦公室對著的就只有一個老太婆。我每天都做著各種無聊而瑣碎的工作,其中之一便是拿著合同和文件,進到鎖上門的房間裡給他和他的顧客們簽署。

今天,我的任務是把合同拿到一家建築公司去給父親的合夥人簽名,他和這家建築公司的老闆拍檔進軍房地產,共同開發一個住宅區,而這家建築公司的土木工程師因工作呆晚了,所以叫我把文件帶上去給他簽名。

我的血液仍然遺留著當脫衣舞孃時的成份,喜歡在人前展示出我火辣辣的嬌小身體,我想,假如我用一個並不低俗的方式去做這件事,相信我的波士並不會因此而介意的。無論如何,實際上我認為能和他秘密地一同脫光更好,因為他是一個如此英俊的成熟男人。

我和這工程師因交收文件已在建築地盤多次見過面,他有一間像大蓬車那樣的可摺疊便攜式辦公室。

我把文件交給他後,他瀏覽了一下就在上面簽了名,然後他說,他還有一些事情要辦,不得不先走了,並吩咐我臨離開前把門鎖上。但我還有一些事要做,例如把文件傳真到總公司等等,我說︰「沒問題,你先走吧,我不介意。」他對我眨眨眼,然後打開門離開了。

當我正聚精會神做著我的工作時,突然聽到外面有人把門拴上的聲音,同時燈光也熄滅了。我在黑暗中摸索,想走出外面找出電源開關重新推上,只有恢復光亮我才會感到安全。

這時我聽見一把雄壯的男性聲音叫著︰「嘿!小貓咪,小貓咪,來這裡。」接著,又有另一些聲音響起︰「我們何不趁機玩玩她的小 呢?」我的心給嚇得幾乎掉到胃裡,胸口作悶,頭皮發麻,眼睛大瞪,剎時種種自衛方法湧向大腦︰「無論如何都要找出鑰匙開門出外。」「單獨一人行走時,切記要隨時緊握拳頭。」「在你手指縫中插條鑰匙,必要時便刺向對你襲擊的不速之客。」……但是我並沒有這麼做,愚蠢地認為我現在仍很安全。

可惜,我錯了。

當我由辦公室走到上層平台時,見到4個建築工人正斜靠在我前面不遠處盡頭的牆壁上,手裡拿著幾罐啤酒在喝。

我心裡緊張得要死,但臉上仍裝出輕鬆的微笑繼續往前走,他們其中之一突然攔著我的去路說︰「蜜糖兒,這麼匆忙離開,到底要去哪兒呀?」「我……我需要到總辦公室去拿一些合同回來。」我結結巴巴地回答。我的心「噗通噗通」地亂跳,我肯定他們根本就聽不到我在說些什麼。

我偷偷瞄了其他3個傢伙一眼,他們仍然靠在那兒,但卻用不懷好意的眼光瞅著我。

我嘗試繞過擋在我前面的那個討厭傢伙,但他隨即又移到我同一方向,並且問︰「為什麼你不留下來陪我們一道喝喝啤酒呢?」「但我……我沒空,真的要走了,謝謝你的好意。」他抓緊我的上臂,手指在我的薄絲綢襯衫上輕輕搔著說︰「賞個面子吧,就喝這麼一罐。」我不想激怒他們,只好說︰「好吧,有何不可?」我一面應酬著,一邊試著想方法去擺脫他們。

其中一個傢伙拉開一罐啤酒遞給我,我接過來慢慢喝著,嘗試使緊張的神經鬆弛下來。

他們之中一個貌似工頭的傢伙這時開始向我兜搭︰「小妞,是那該死的律師差使你來這的嗎?」由見到他們的第一眼起,我就判定他是這班人的大阿哥。

「是的,我是他的助手。」「什麼原因令你這麼盡心為那老律師工作?」「嗯,我確實滿喜歡這份工作,並希望某天自己也能成為一位律師。」(這不是真的,只是我隨便應著他們的話題閒聊,免得他們老是絮絮不休。)他向我更靠近一些,伸手拿掉我的髮夾,頭髮散開,幾小片頭屑隨著鬆開的髮絲掉落在我的肩膊上。

「你有一頭很漂亮的金髮,你知道嗎?」他一邊說著,一邊輕輕撫著我的青絲,當手摸到頭頂時,突然將我整把頭髮用手束住往後一拉,我猝不及防,頓時被垂及腰際的柔軟長髮扯得退後一步,背脊緊緊挨靠在像鋼一樣堅硬的三合土牆上。

我喘著粗氣,並且承受頭皮上傳來的痛楚把臉轉過去,我僅有5尺2寸高,但這怪物卻有6尺4寸以上,視線只能夠望到他的胸膛,以至我不得不要仰高脖子來看他。

我這時意識到,若想不受到傷害而安全離開那兒,必須嘗試向他們求情。

「很高興能認識你們,但是我真的必須離去。假如我不回去的話,幾分鐘後我的波士將會來找我了。」(雖然是一個很明顯的謊話,但我不得不盡量去嘗試各種想得出來的方法。)「放鬆點吧,蜜糖兒,可能一會你准喜歡上它呢!」「拜託,請放我離去吧。」我轉向那工頭請求︰「求求你,我發誓不會對任何人說出去,我知道你們只是想找點樂子而已。」一說完,我便發覺自己講錯話了。

「呵呵,沒錯,那就陪我們一起解解悶吧,肯定會令你樂不可支。現在,你只要放鬆配合我做就行了。」他一手摟著我的腰,一手抓住我的頸,令我的臉往上仰起,他的嘴隨即粗暴地吻下來。

我使勁地推他的胸,並且用指甲在他手臂上亂抓,試圖擺脫他的騷擾,但可惜我的抗爭與他猛獸般的蠻力比起來,強弱太懸殊了。

接著我便感到有兩隻手抓著我手臂,使勁扭到背後,當我正在不斷掙扎和哭泣的時候,工頭的雙手已在我身上到處摸索,不一會,便握住我一對乳房搓揉起來。

「我的天!你兩隻奶子多麼巨大啊!」(那還用說,本來我就是個一級棒的脫衣舞孃嘛!)轉念之間,我的襯衫便被撕開,高高隆起的胸罩頓時在他們面前暴露無遺,他彎下身來將它推高,兩個被解除束縛的肉球剎時蹦跳而出,在我胸前隨著身體的掙扎而左右晃蕩,他把兩隻乳房推靠一起,跟著便開始伸出舌頭在上面猛舔,後來乾脆含著乳頭吸吮起來。

布魯圖(不是這個工頭,而是有大陽具的另一個傢伙,我聽見他的同伴們喊他名字)仍然在我後面緊緊抓住我的手臂,讓我保持著這個令人難堪的姿勢;另外一個直到現在還未說過半句話的傢伙,走去推來一輛工地手推車,停在我和布魯圖兩人之間。

布魯圖粗魯地將我的短裙掀高至腰部,並強行把我大腿拉開,這時第三個傢伙跪在我和工頭兩人跟前。

「***!看,穿著這麼誘人的絲襪和小皮褲,你真是一隻熱力四射的小貓咪啊!」話音未落,他便撕破我的內褲,又扯又拽地把它從我光滑的大腿上褪下來。

呻吟聲夾雜著啜泣聲從我身體散開,我感覺軀體彷彿在半空中漂浮。我閉上眼睛不願去看這恥辱的場面,誰知這樣更糟糕,因為其它的感官把加予我身上的觸覺,無論摸、擰、咬以及舔都一點一滴地忠實接收下來。

第三個傢伙用手把我的陰戶極度撐開,(真令人啼笑皆非,怎麼那裡竟是這樣濕,難道我這時真的會感到興奮?)怪叫著說︰「哇靠!你們看,我們小貓咪的私處肯定是很少使用了,不然怎會仍然這麼鮮嫩,是嗎?小貓咪。」我不斷搖頭並哭叫︰「啊……求求你們,不要……快停下來……」「噢!不,寶貝。難得有緣遇上,我們準會讓你爽過夠的!」那仍然在一會吸啜、一會輕咬著我乳頭的工頭說。他滿面通紅,像燒著了火一樣。

我感到布魯圖勃起得硬梆梆的陽具在我股縫、陰戶、大腿和膝彎之間磨擦,不一會,他抱起我,揭起手推車的罩布,把我仰天放在車兜裡,又將我兩腿擱在左右兩邊的扶手桿上,然後埋首到我兩腿之間。我掙扎著嘗試爬起身,但其他三個人立即過來抓住我的腿把我按回下去。

這時我感覺到蹲在我腿縫間的那個傢伙被人拉開了,工頭蹤身跳上手推車,兩腿跨在扶手上,按著我的腰去支撐他的體重。他開始脫褲子,我知道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事,不禁發出驚叫。他掏出硬如鋼枝一樣的陽具,一股雄性特有的臊腥味攻鼻而來,碩大的龜頭上還滲著幾滴透明液體,他把陽具推到我面前並發出命令︰「吸吮它!」我極力把它推開,但是布魯圖這時卻用指頭在我陰蒂上彈了一下,使我不禁張嘴大叫起來,這時工頭趁機把他的陽具塞進我嘴裡,並往裡深深推進。他抓住我的頭,把陽具狠狠地抽插著我的小嘴,直至堅硬的龜頭伸進我喉嚨深處為止。

我沒有選擇餘地,唯有逆來順受,含淚將他的陰莖含在嘴裡。

他一面享受著我的嘴巴,一邊用手指擰我的乳頭(起碼變換過三、四種不同的玩弄花樣)。這時布魯圖用兩手把我的陰唇大幅度掰開,先用兩根指頭捻著我的陰蒂搓揉一會,然後再用牙齒輕咬,又將它含進嘴裡吸吮,每一下接觸都令我屁股不由自主地四下篩動,每一下蹂躪都使身體產生如受電擊般的哆嗦。

我不斷呻吟並且哭泣,但是聲音卻被工頭的陽具堵住了喉嚨而發不出來。

不久,在布魯圖不停地刺激我的陰蒂下,我登上了第一個高潮,他招手對另外兩個同伴說︰「你們快來看,這臭婊子下面爽得連淫水都噴了出來!」兩個男人低頭朝我胯下一看,紛紛笑著點頭贊同布魯圖的說法,我則羞得無地自容。布魯圖站到手推車的欄邊,在毫無預告的情況下,把他巨大的陽具一下就插入我那還在滴著淫水的陰道裡,然後立即隨心所欲地抽送起來。

他的陰莖至少11英吋長、5英吋圓周,當野蠻地捅進我那緊窄的小 時,嬌嫩的陰道馬上就給撕裂了一道口,我痛得不斷尖叫,腦袋左右亂擺,但他們卻置若罔聞;我痛苦地扭動身軀,全身肌肉繃緊,他們不為所動,反而認為這樣會令我的陰道更形緊湊。

這時我痛得實在忍受不住了,雙手抱著工頭的臀部,十隻手指的指甲深深地陷進他屁股的兩團肉裡,他不得已抓著我雙手高高舉起,以免我再次干擾他的興致,但陰莖仍然沒有因此而脫離我的嘴巴,反而由於我的頭仰起而插得更深,只剩下毛茸茸的陰囊露在外面。

布魯圖仍然在我的陰道裡埋頭苦幹,還不斷地變換著抽插花樣,有時深入淺出,有時左右攪動,把我的陰戶弄得淫水直洩,像我的眼淚一樣流個不停。他毫無停頓地連續 了我10分鐘,最後,在我驚怕的哭泣聲和興奮的嬌呼聲中,他終於達到了高潮,在我陰道深處射出他熾熱無比的精液。

工頭這時把陰莖從我口中拔出來,俯身在我嘴上吻了一下,然後把我身體放平,伸手去撫摸我那又紅又腫的陰戶,雖然我的陰道已被布魯圖的大雞巴撐得爆裂了,此刻正疼痛難當,但由於不斷有淫水和精液流出來,他仍可以輕而舉易地利用他的指頭在我硬挺的小陰蒂上滑動。

我扭動著身體企圖躲避他的進襲,但是陰蒂上傳來的快感卻令我渾身乏力,不到一會,他又為我製造出一次高潮。

這時他叫我坐起身,而他自己則躺下來,然後再命令我騎上他身體,還要我用手扶著他昂天直豎的陽具進入我濕濡的陰道,他用雙手托著我的臀部,協助我挪動屁股將陰門對準他的龜頭。

正當他的陰莖在我慢慢坐下而逐漸向陰道深處進發時,我感到背後有雙粗糙的毛手在到處游弋,不一會便摸索到我胸前的一對奶子上來,他不單握著我的乳房亂搓亂揉,還用胸膛貼壓著我的背,使我不得不將身體前傾,屁股微微向後翹起。突然,一股恐怖的觸覺令我全身毛管直豎,因為我察覺到一根硬如鋼條般的陽具正在我臀縫之間揩擦起來。

我發覺情況越來越不妙了,一邊飲泣一邊哀求︰「啊……請……不要……」但是,像剛才一樣,他們對我的哭訴根本就當耳邊風,我只好暗自禱告,祈求將要闖進我嬌嫩屁眼裡的東西,千萬不是布魯圖那根龐然大物才好。

我扭轉頭,看到壓在我背後的是第三個男人,這時我的兩隻乳房已轉到工頭手中,他握揉的手法十分粗魯,彷彿想將我的乳房捏爆一樣,當我的注意力放在胸前的時後,背後那個男人已慢慢地把他硬朗的龜頭戳進了我的小屁眼。

我嘗試搖動著屁股想擺脫他的入侵,卻被他一手抓住我的頭髮固定住我的身體,另一手掰開我的股縫以幫助他的雞巴強行繼續闖進我乾涸的肛門,撕裂般的痛楚令我不禁發出驚叫。這時布魯圖也站上手推車,握著再次回復硬挺狀態的雞巴蹲到工頭腦袋上方,趁我張大嘴巴的當兒,將他巨大的陽具迅速地插入我的喉嚨,我嘴巴再一次被發出臊臭氣味的大肉棒所塞滿。

我身上三個不同的洞穴都同時有一根雞巴在抽送著,在這種情況下,別說奢望離開,甚至連抵抗從各處部位傳來的快感也不可能,最後我終於絕望地放棄了掙扎,默默地承受著加予我身上的凌辱,我只有將希望寄托在這三個強壯健碩的男人身上,期盼他們各自無論用什麼喜歡的方法來享樂我時,都能夠大發慈悲,盡量地不那麼粗暴。

疼痛和快感交錯地從各個器官傳來,我身體卻毫不選擇地全盤接受,他們賣勁的抽送,有力地操控著我的神經命脈;散發出的雄性汗臭,開發了我潛意識裡強烈的性慾追求。原先的高聲尖叫漸漸變為低聲呻吟,胡亂的掙扎被配合的扭擺取代,我身體開始冒汗發熱、醉眼如絲、氣喘吁吁、淫水長流。

他們很快就察覺到我的變化,緊抓我的力度開始減輕,並且漸漸變為溫柔的掃撫。

「小貓咪,放鬆心情去盡量享受吧!它並不如你想像中這麼糟是不是?」我的乳房被搓圓按扁,我的屁股被一下下地橫蠻撞擊,有人甚至伸手在我和工頭性器官交接部位刺激我脹硬的陰蒂。

當三個男人在同一時間分別把他們灼熱的精液射進我身體時,我不禁全身抽搐,然後便癱軟在工頭的胸膛上。我用剩餘的氣力吸啜著布魯圖的陰莖,直至把他最後一滴精液都舔吮乾淨為止。

這時第四個男人把我從車兜裡抱出來,放到鋪在地面的罩布上,並把車子推開,工頭則帶著一副崩潰的神情靠在車邊上喘氣。

當我感覺到大腿再次被人往左右大幅度分開時,我已經從高潮中回復過來︰「啊……拜託……請不要再……再來了……我實在沒氣力……再和任何一個人作愛了……」「但是我還沒爽過呢,打令,讓我的雞巴也嘗試一下你那可愛的小 吧!」我睜開疲倦的雙眼,剛好與埋首在我兩腿之間的第四個男人臉上明亮的藍眼睛對視,他輕吻著我的陰戶與屁股,我的陰唇和屁眼此刻已紅腫不堪,兩處地方流出來的精液像意大利粉條一樣掛成長串,他卻毫不厭惡地舔得津津有味,在他靈活的舌功下,我酸軟的小 又再趐麻,流出的淫水把大腿內側沾得濕濡一片。

這時他的舌尖由股縫一路舔向陰戶,最後在我勃挺的陰蒂上停留下來,我此刻確實不希望有任何東西再在我已受過度刺激的陰蒂上產生任何感覺了,但他伸出來的舌頭是那麼靈活、那麼柔滑,很快我就臣服在他變化多端的美妙舌功下,臥在手推車罩布上的身軀不斷發出痙攣。

工頭這時在我屁股下面墊上一個墊子,令我的下體更向上抬起,然後他抓住我兩條小腿拉到我腦袋兩旁並盡量張開,使我的陰戶和屁眼一覽無遺地清楚展露在第四個男人眼前,以便他能更方便地用舌頭去舔舐,而工頭自己則吻我的耳朵和舔我的脖子。

過了一會兒,我的高潮又再出現,不管我心裡如何努力地與感官作出抗爭,最終還是敵不過肉體的忠誠,陰蒂上收集到的快感不斷累積,一浪浪的高潮讓我欲仙欲死,強烈得幾乎使我昏厥過去。

我陶醉在高潮的餘韻裡,全身發軟,任由他將我隨意擺佈。第四個男人將我擱到罩布的邊緣,而我則失去理智地握住他勃起得狀如怒蛙般的陽具,一邊套捋著,一邊盡力向我飢渴的陰戶牽引。

他用手臂穿過我的腿彎,然後抓住我的肩膀,我把陰戶盡量演起,手裡陰莖的龜頭已可觸碰到我的陰戶了,我連忙用另一手輕輕撐開兩片陰唇,將龜頭抵在陰道口,他盤骨往前一送,「吱」的一聲,整根陽具便深深埋進我的小 內,敏感的陰蒂受到他全根盡沒後硬刺刺的陰毛磨擦,頓時又擦出一個高潮。

我正舒爽得不斷在大聲呼叫,布魯圖趕忙走過來用他的大手摀住我的嘴,我被他捫得差點窒息,迷糊間只知道第四個男人的陰莖像活塞一樣在我陰道裡不停進退,當我恢復知覺時,他硬得似要爆炸的龜頭緊緊抵住我的子宮口,喉頭發出低沉的咆哮聲,已經在我陰道深處散播著他火熱的種子了。

我從高潮的仙境慢慢降回到現實的凡間,這時才發覺有人正用一條冰涼的毛巾在我兩腿間擦拭,清理著我被性侵犯後的遺跡。我在罩布上蜷縮一團,頭枕在第四個男人的臀部上,工頭正在用毛巾蘸上冰水清洗我身體上包括乳房、大腿、陰戶和屁眼上的所有精液。

布魯圖從罩布上撿回我的胸罩並幫我戴上扣好,工頭也找來我的短裙替我套上臀部,並嘗試扶攙著我站起來,我的腿極其軟弱無力,剛一站直身子便軟倒在他懷裡。

他用手輕輕撫拂著我的頭髮,低聲說︰「小貓咪,我可以真心對你說,在我所有幹過的小妞中,你是最正點的一個。」他用手指托起我的下巴,令我抬起頭望著他的眼睛︰「我還可以肯定地告訴你,其實我們剛才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你實現你一直都希望達到的幻想罷了。」我的臉馬上像火燒一樣漲紅,他怎麼會猜到我藏在心底裡的淫穢小秘密呢?

他帶領我下到地層,替我拉平襯衫上的皺紋,又幫我扣好漏扣的一粒鈕扣,然後整群人便走出這個地盤。他們幫我拿著文件雜物,送我到停車間並目送我駕車離開。

我從倒後鏡望著他們漸漸遠離的身影,嘴角不禁泛起一絲微笑,是的,我內心深處隱藏許久的秘密終於如願以償°°我與四個男人幹了一場美妙的群交,我將會把這一段值得回味的美好時光,每一分每一秒都牢牢珍藏在我的記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