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職的新途徑

成人文學
2013/ 10/ 01
早上,在港華科技發展公司的寫字樓內,周志桓在走廊上正好遇見李綺婷。綺婷看看四周沒有人,就在他的耳邊低聲說:「記著,今晚下班後,一定要到我的家裡來。」說完向他拋了個媚眼,志桓看著他嬌媚的樣子,心理完全明白,興奮的點點頭,兩人裝模作樣的打了個招呼,無其事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去。

公司內,每各人都很嚴肅地做自己的工作,而經理曹文迪也和往常一樣,表面看起來很平靜,但心情老是起伏不定。他想到了綺婷,那張俏麗臉、水汪汪的美目、豐滿的前胸、細腰翹殿和修長的美腿。他便從心底興奮起來,很想早一點知道志桓替他做的事進行得怎麼樣。終於,他忍不住走到志桓的辦公桌前,隨便找個藉口喚他進自己的辦公室。

志桓來到文迪的辦公室,關上門後,即滿臉笑容的對他說:「經理,李小姐那邊,我昨天已和她談過了。」「她的意思如何?」文迪迫不及待的問。「她說要考慮兩天,我感覺會有好消息告訴你的。」文迪聽完,感覺輕鬆起來,高興地說:「這件事就看你了。」志桓又說:「經理,你還有什麼意見嗎?儘管提出來,我好和李小姐談談。」「沒有,我什麼意見都沒有,只要李小姐願意,我全聽她的。」「那我出去工作了。」志桓說著退出經理室去了。周志桓是營業部的一名職員,長得高大英俊,甚得公司內女同事的好感,只是他早在兩年前已結婚了。他在公司的職位不高,但他一心想往上爬,升職的方法很多,自己這次如果能完成曹經理要他做的事,升職就有很大希望了,他在想怎樣說服這個美人能跟曹經理,雖然有些捨不得,但為了自己前途著想,還得用心去做啊。

晚上,在綺婷那間充滿粉紅色彩的臥室中,周志桓躺在軟綿綿的床上,綺婷就坐在床邊,身上只穿著薄薄的厘士內衣,紅色的燈光照在她的臉上,顯得更是迷人。志桓伸出手,在綺婷粉紅的乳頭上捋捏揉弄著。綺婷配合著把乳房挺得更高些,嬌媚的說:「志桓,昨夜我好難過啊!你好狠心呀!」說著,便伸手向志桓的肚子下面摸下去,一根硬硬的肉捧就在內褲之中翹了起來。綺婷摸著那根她最喜愛的東西,最後終於忍不住把志桓的內褲拉了下來,白嫩嫩的玉手,一把就把志桓的肉棒握住了。「喜歡嗎?可是它還不太硬呢!」志桓笑笑說。「我幫你加工吧,不加工,你是不能滿足我的。」綺婷說著,就用手捏緊志桓的陽具,上下的捋動一陣,那東西果然堅硬得如同鐵棒一樣。「綺婷,這東西被你弄得頭都昂起來了,馬上想進入你的小肉洞中去呢,快上來套進去吧」,志桓說著,一把將綺婷拉起來,就把她抱進懷裡,一把扯去她的胸圍。

綺婷倒在志桓的懷中,用舌尖舐弄著他肉棒的頭部。志桓摟住綺婷,撫摸著她的乳房,另一隻手就脫她的三角褲,而琦婷亦極力配合的讓他把褲子脫下。志桓將她按在床上,然後把她的大腿分開,挺著肉棒,就往穴中亂搗。「慢一點好不好,好痛啊!」綺婷叫起來。志桓和綺婷已不是第一次,但他知道女人的毛病,太急太快,都會使她厭惡。於是就把陽具插在穴中不動,在她的臉上親了幾下,又嘴對嘴的熱吻起來。綺婷哼哼唧唧的,感覺全身舒暢,陰穴的淫水不住冒出來。志桓是玩穴老手,碰到穴水往外流,就把插在穴中的陽具抽送幾下;等潤滑了,就頂得比較有力一些。綺婷雙手緊抱著志桓,同時把屁股往上抽送,嬌聲的說:「親愛的,我太舒服了,我都快瘋了…」志桓見她浪叫,就連連的猛力抽頂一陣,頂得綺婷粗氣大喘,同時媚態百出,和在辦公室內的純情樣子完全兩樣。志桓經不起綺婷的浪叫,看她需要得快瘋了,就挺著陽具,用力的又穿刺了一陣。綺婷又喘又叫,十分得意,雙腿往上一抬,夾住了志桓的身體,屁股又搖起來,穴也夾得更緊了,志恆被她弄得昏頭轉向的,只是一直的抽插。

經過約四、五分鐘還沒有射精,可綺婷已經要高潮了,她美目圓睜喘著粗氣,用力把志桓抱緊,穴中一陣收縮,弄得志桓也沒控制住一陣狂射,兩人都覺得十分舒服。志桓一舒爽,人也累了,反身下來,躺在床上,只是喘氣。綺婷滿足極了,就倒在志桓的身上休息,但是她的手始終沒有老實過,一直在志桓的陽具上捏弄。

志桓覺得是時候開口了,便對綺婷問:「綺婷,上次我跟你談過了曹文迪想跟你的事,你到底願不願意呢?」綺婷呶起小嘴,故作生氣的說:「你這死鬼,人家和你相好,你卻叫我去跟別的男人,你真沒良心啊!」「怎麼沒良心呢?我只是想你有個好歸宿,女人總要嫁人的。」「就算我嫁了,還是捨不得你,沒有你,我可活不下去。」綺婷說得看來很認真。「你現在是這樣說,到你有了新相好的時候,相信你馬上就把我忘記了。」志桓說著,在她的臉上捏了一把。「去你的!」綺婷甩開他說:「我先前也不懂這一套,都是你教我的,我怎會忘記你?這幾天你老是不來,大概是你老婆的功夫進步了,又把你給迷住了。」「綺婷,說真的,曹文迪真的很喜歡你,他不管如何,只要你能嫁給他,他什麼條件都會答應你。」綺婷聽了這番話,躺在床上沒有說話,志桓見她沒回答,就抬起頭來看著她。

綺婷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渾身白雪雪的,兩個乳峰高聳挺拔,腰也很細,屁股又圓又翹,一雙美腿均勻可愛,尤其是小腹下面那個妙洞,粉紅濕潤,陰毛髮亮,真是個表裡如一的美人兒。志桓看得心癢又起,把大腿一翹,放在綺婷的小腹上,用膝蓋在她的陰戶口上又揉弄起來。這一揉弄,綺婷的不悅又瞬即消失,嘴裡又哼哼唧唧起來,同時伸手向志桓的胯下一摸,握著那根肉棒,輕輕的捏弄著。「哦,太美妙了!我愛的就是這一套!」綺婷陶醉地說。志桓見她春心蕩漾,用手指在她的陰唇上輕輕的撫摸。一陣陣的輕撫,一下下的重揉,綺婷一聲聲的嬌喘,而陰道奇癢難忍,她終於忍不住爬了起來,翻身,向床上一趴,挺起屁股,兩個奶子垂著。「快!快點!由我屁股後面搞一次嘛!」她催促著說。

志桓亦忍不住了,連忙往她的屁股後面一跪,堅硬的大肉棒就挺在綺婷屁股溝上,不停地揉了起來。「親愛的,我快癢死了,快給我,狠一點的插進來,我才會止癢的。」綺婷嬌聲地叫著。志桓的陽具對準了綺婷的穴口,再雙手扶著她的屁股,挺身一頂,而綺婷又向後猛一頂,大陽具就插進穴中了。「喔,你好捧呵!一頂就到底,真過癮啊!」綺婷放浪地叫著,連在隔壁的女房東羅娜都聽到了。

身穿內衣褲的羅娜,正躺在床上睡覺,可是卻被綺婷刺耳的叫聲吵醒了。羅娜是個已婚少婦,當然知道房內的綺婷幹的是什麼回事,一個未嫁的姑娘家竟帶男人回家鬼混,還不知羞恥地大聲叫床,這女人也實在太大膽了。叫聲似乎沒有停下來的跡象,羅娜愈聽愈感心煩意亂。羅娜的丈夫經常要到大陸公幹,經常一去就整個星期,前天她的丈夫又去了大陸,羅娜一個人獨守空閨,又聽到綺婷和志桓陣陣的浪語淫聲,心內當然難忍。羅娜睜著眼無法睡得著,全身都在發熱,下面的小穴,就像有小蟲在裡面爬著,攪得她坐立難安。鄰房的叫聲愈來愈厲害,大概已到天翻地覆的地步,羅娜再也無法忍受,她躡手躡腳的走到綺婷的房門,蹲下身,就在鎖匙孔中偷看。房裡雖然只開著幽暗的床頭燈,但羅娜還是看到裡面一切。

只見兩條肉蟲在床上不停翻滾著,這一幕生春宮令羅娜看得咬牙切齒,雙手竟不由自主地在自己的身上活動起來。她一手伸進自己的胸圍,用力捏著自己的奶子,而另一隻手則扯下自己的三角褲,伸進小穴內不停地挖動,裡面的淫水不住的湧出來。正當羅娜看得忘了形之際,她的手竟不小心碰到門上,發出「咚」的一聲。裡面的志桓和綺婷給嚇了一跳,連忙停止動作。「誰?」志桓大喝一聲,隨即跳下床來,跑過去一手拉開房門。

羅娜心一急,回身就想跑,那知道被自己的三角褲絆倒,一屁股坐下來,摔個四腳朝天,倒在地上。志桓開門一看,就看到羅娜的狼狽樣,登時呆住了。此時,綺婷連忙以大毛巾包裹著身子跟著出來,當她看到羅娜倒在地上時,已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忍不住「噗」一聲地笑出來。羅娜滿臉通紅,連忙爬起來,拉回三角褲,又為自己解釋說:「有什麼好笑,都是你!叫得像殺豬似的,我還以為發生什麼事,連內褲都來不及穿!」志桓伸手扶了羅娜一把,羅娜一眼瞥見他那支昂首吐舌的陽具,不由得心頭狂跳起來,她連忙跑回自己的房間去。羅娜回到房內,心情好久不能平靜,她從沒有見過像志桓那樣大陰莖,自己丈夫小的是無法可比,倘若能夠有機會讓自己也嘗嘗,那就最好不過了。想著想著,她的下陰又濕了一大片。綺婷和志桓回到床上,又再繼續他們的下半場,兩人弄到筋疲力盡才倦極而睡。

第二天一早,綺婷喚醒志桓,兩人匆忙穿衣準備上斑。志桓又乘機再對綺婷問:「綺婷,我跟你說的曹文迪那邊,要我怎樣回答他呢?」綺婷瞪著他說「我對他只是略有好感,可你明知我喜歡的是你,你還把我送給他」。「這我知道」志桓急說:「但你要知道,我是有老婆的人,我在認識你之前,就已經結了婚」「你既然有老婆,為什麼又要勾引我」「因為我也喜歡你啊,我也是為你好,曹文迪手頭有很多錢,你若跟了他,以後的生活還不知多美呢!」「我知道你想擺脫我。我才不跟他,讓你老婆天天跟你做」「你這又何必呢?」志桓急說:「就算你跟了他,但我還是你的呀」「你是說,我們以後仍繼續來往,仍保持這樣的關係」「只要你不露行跡,他是不知道的呀!」「你真壞,算盤打得真不錯呀!」

志桓不斷慫恿綺婷跟曹文迪,一來是想巴結曹文迪,二來他亦是怕他和綺婷的關係萬一被他老婆知道了,會鬧得雞犬不寧。而且他又瞭解綺婷性格,即使她真的結婚了,她也會暗地裡和他偷偷來往。兩人討論的結果,綺婷終於答應和曹文迪作進一步的交往。那即是說,她願意跟曹文迪了,一切就只待志桓安排。志桓高興不已,兩人又像往常一樣各自返回。

志桓來到經理室,曹文迪一見他便立即問:「是否有好消息告訴我呢?」「正是。」志桓輕鬆的說:「李綺婷同意了,只要經理喜歡,不論到那裡,她都願意陪你。」「那太好了,今晚我就要請李小姐吃飯。」曹文迪興奮的說。志桓當然替曹文迪安排好一切。曹文迪雖然樣子不英俊,但還不致令人討厭,只是平日工作時又不荀言笑,又不喜歡興人交往,所以三十多歲人,還沒有親密的女友。但是,文迪背後生活和他平日在於一的表現完全兩樣,他其實是個不析不扣的色情狂,因為要給下屬保持良好形象,所以平日才極力壓制,不敢發洩出來。已經和綺婷約會好幾次了,他一直都表現出君子的風度,而且處處十分遷就綺婷,使綺婷對他的感情逐漸加深。

這天下班後,兩人在酒店吃了晚飯,文迪便大膽的邀綺婷到他家裡去。綺婷也知道他是別有用心,可是嘴裡仍故作純情的說:「去是可以,但我先此聲明,你可能對我有壞念頭的啊!」文迪一口答應,但心想只怕你不來,只要到了家,他一定會想盡辦法引她上勾的。正如志桓所說,文迪的家境果然不錯,他住在九龍一個高檔住宅區,那裡的房子最少也值一千萬。文迪住的房子收拾得很整潔,傢俱齊全,真是名符其實的單身貴族。

綺婷到處看看,覺得地方不錯,便笑說:「你一個人住這麼好的地方,是不是常帶小姐回來呀」?「你真會開玩笑,到我家中來的女性,除了鐘點女傭外,你還是第一位呢!」「你騙人,誰信你呀?」文迪拉起綺婷的手,認真的說:「真的,周志桓應該對你提過,我是真心希望你能成為這屋子的女主人啊!」綺婷也感覺到他的誠意說「讓我考慮考慮吧」。

文迪把綺婷拉到沙發坐下,擁著她說:「讓我吻吻你,可以瑪?」綺婷點點頭,文迪就大膽地朝她嘴唇吻下去了。文迪愈吻愈熱烈,他的慾火亦上升,最後他忍不住了,便伸手在綺婷的胸前、乳房揉摸,而另一隻手更伸到綺婷的裙子裡,隔著內褲就對著她的私處摸弄起來。綺婷沒想文迪會如此不老實,起初是極力迴避,但後竟來給文迪摸出火來,連內褲都濕透了。「真要命啊!摸得我下面都濕透了,我要洗澡才行。」綺婷推開他說。「好,我給你放水。」文迪說著,便跑到浴室去了。為綺婷放好了熱水,見綺婷已脫掉OL套裝來到浴室,滿面羞紅 ,高聳的乳峰在胸罩內隱約可見,平滑的小腹下,水粉色的小內褲已經濕透了,修長的美腿上套著黑色長筒絲襪,文迪看後實在把持不住了,急忙抱住綺婷說:「我們來洗鴛鴦浴好不好」 綺婷想推開他說「我才不要,你快出去」。

文迪這時哪肯放過機會,用力抱著綺婷,把她上身的胸罩解開,綺婷沒拉不住,露出兩個大乳房。文迪一看綺婷豐滿的胴體,便伸手去摸,同時俯身張口在她的奶頭上吸吮起來。綺婷被吮得全身酥癢,捏了他的耳朵一下說:「你又不是小孩子,怎麼還吃奶?」文迪沒有答話,仍繼續吸吮她的乳房,又進一步脫下她的三角褲。綺婷再沒有掙扎,還大方地將長筒絲襪也脫下來。文迪向她的胯間一看,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伸手就對著小穴撫摸,手拈在陰唇上揉弄起來。「哎呀!你太急了,讓我洗乾淨再說吧!」綺婷推開他說。文迪立刻放開手說:「你坐在浴缸裡,我來幫你洗!」說著,他自己也把全身衣服脫得精光,下面那根肉棒,一翹一翹的豎得好高。

綺婷故意說:「啊!你那傢伙好怕人啊!翹得這麼利害,嚇死人了!」文迪心裡更樂,就拉著綺婷的手放在他的肉棒上,說:「你摸摸,看我這東西夠份量嗎?」綺婷一把握住文迪的陽具,捏一捏,只覺其硬無比。「好大,好怕人啊!」「怕什麼,我會很溫柔弄你的,試試好嗎?」「如果把肚子玩大了,我怎辦呢?」綺婷可真會演戲。「跟你結婚,怕什麼?」文迪已按捺不住,連忙跨進浴缸,和綺婷並坐在水裡。綺婷為怕文迪知道她不是處女,故意裝出嬌羞的樣子,文迪心內高興,溫柔地替綺婷洗擦乾淨,然後又為自己好好的洗一次。文迪把綺婷抱到床上。

綺婷赤裸地躺在床上,文迪急不及待地爬上床去,兩人互相擁抱在一起。一輪熱吻後,文迪翻過身來,騎在綺婷的肚子上,然後向下滑,把綺婷雙腿分開,肉棒正好對準綺婷的陰戶。綺婷故裝害羞,把腳夾緊起來。「你把腳分開來嘛,這樣我怎能進去呢?」文迪在綺婷的耳邊說。費了好大的勁,才把綺婷雙腿分開,他把龜頭對準穴口,猛力一頂,就把陽具

塞進穴中。「哎喲!好痛呀!」綺婷立即尖聲呼叫:「不成呀,你快拔出來,我痛死了!」文迪見綺婷皺著眉頭,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於是就放鬆下來,輕輕地抽送著。「現在舒服點了吧!」文迪低聲問。綺婷閉上眼睛,享受著文迪輕柔的抽送,比起志桓,文迪顯然遜色得多。文迪弄了十多分鐘,總算射出精來,然後他再也沒有氣力,倒往床上,一動不動的睡著了。這一夜,綺婷沒回她的在處。

周志桓自從介紹綺婷給文迪以後,這些日子他都沒有和綺婷約會,今晚他乘他老婆回了娘家,下班後他便來到綺婷住處,開門的是那個風騷的女房東羅娜。羅娜身上穿了件薄如蟬翼的睡袍,志桓隱約看到內裡是真空的,好不誘人。「李小姐沒回來哩,她不是跟你在一起嗎?」羅娜故意問。「啊,是嗎?」志桓已猜想到綺婷一定是跟文迪在一起了,心裡不由得有點酸溜溜的。「那你還要不要進來等她啊?」羅娜說話時向志桓拋了個媚眼。「也好。」志桓走進屋內。

這時他發覺屋內只有羅娜一人,不禁問道:「你先生呢?」羅娜恨恨說:「別提他了。那死鬼又回大陸去了,九成是在那個女人身上呢」志桓笑著說:「不會吧,你老公怎捨得撇下這麼漂亮的老婆不理呢」? 羅娜埋怨說「那你不也是一樣嗎?你們男人都是不知足的」。「男人有時逢場作戲是免不了的。」羅娜說「是呀,你說得不錯,我也喜歡逢場作興的。」說完對著他拋了個媚眼,走到沙發上半躺下來,那姿態撩人極了。志桓怎會不明白羅娜的心意,這次真是姣婆遇著脂粉客了。志桓走到羅娜的身旁坐下,用手撥弄她的頭髮,問:「那就讓我們逢場作興吧!」羅娜媚笑著把志桓的手拉到自己胸前,而志桓亦不客氣地伸手在一對大乳房上面游動著。志桓越摸越大膽,索性將手伸到睡袍內,然後漸向下滑,當摸到羅娜的下體時,他不禁叫起來說:「寶貝,你真放啊,怎麼沒穿內褲?」羅娜嘻笑著說:「我知道你會來嘛!」

志桓手觸陰穴,發覺水汪汪的,對羅娜笑問:「看來你等不及了,我來幫你止癢好了。」志桓把羅娜的睡袍脫去,把白己的陽具對著她的屁股探了幾下,揉得硬梆梆的,就用雙手摟著她,再對準穴口,用力一頂。「啊!」羅娜大叫一聲。羅娜上次偷窺志桓和綺婷造愛時,已看到志桓的陽具出眾,這次一試之下,發覺果然是與別不同。志桓一頂到穴後,就用手攬著羅娜的屁股一陣猛頂,頂得她樂得叫個不停,而穴中的水,就像尿一樣往外淌。而羅娜亦不示弱,屁股不停亂搖亂擺,還往後面迎送。志桓心想,這騷貨也真夠厲害,床上功夫竟如此到家,可以說是上上之品。

經過四十分鐘的抽弄,羅娜終於高潮射出陰精,而志桓也射精出來。志桓就趴在羅娜的身上休息了好一會,然後對羅娜說:「我們進去洗個澡吧!」羅娜點點頭,於是志桓就抱起她走向浴室。放水後,兩人在浴缸坐下,羅娜先為志桓洗擦陽具,而志桓亦為羅娜全身都洗擦乾淨。忽然,羅娜笑嘻嘻的讓志桓坐在浴缸邊,而她就趴坐志桓的兩腿之間,在志桓還未搞清楚羅娜要幹什麼時,她已一手扶著志桓的陽具,一邊伸出舌尖,在志桓的龜頭上舐動起來,志桓登時感到一陣酥麻。羅娜舐了一會,就用嘴巴一口咬住陽具,然後用力吸吮起來,吸得志桓全身發抖,把支陽具挺得高高。羅娜吹喇叭的功大很不錯,志桓被她弄得快坐不穩了,他又伸出手在她乳房撫摸,一邊喘息著說:「喔,寶貝,真舒服,你真是個可愛的女人!」志桓被羅娜搞得性起,兩人又再進房內梅開二度。這一夜,志桓和羅娜搞了四次,到差不多天亮,二人才倦極而睡。

第二天,周志桓回到公司,發覺李綺婷和曹文迪都沒有上班,一問下,才知綺婷和文迪都請了病假。志桓心裡暗說:「哪有什麼病,八成是兩人在床上搞得爬不起來是真的!」一連幾天,綺婷都沒有回來,打電話到她家裡又找不到她,看來還留在文迪家裡了。

這天,文迪把志桓喚進辦公室,志桓見他滿檢春風的樣子,便對他問:「經理,一切如意吧!」文迪笑得合不攏嘴:「很好,很好,這次我真的很多謝你的幫忙,綺婷已答應嫁給我,我們決定在下個月結婚。」「那要恭喜經理了」 。「謝謝。」文迪又說:「我也有好消息要告訴你,就是營業主任的空缺,我跟董事長方面提過了,我們決定由你升任那個位置。」志桓一聽,登時高興不已,連忙向文迪道謝:「謝謝經理提拔,謝謝經理提拔!」「別客氣了,以後好好的做吧!」志桓踏出經理經理室時,心裡不禁飄飄然。他把綺婷介紹給文迪,雖然有點捨不得,但營業主任的職位更加吸引。綺婷自從答應和文迪結婚後,便向公司辭了職,再沒有回來上班,而且她已搬到文迪家裡居住,志桓已有多天沒有和她見面。這天,志桓在公司時突接到綺婷的電話。「志桓,我好想你啊!」話筒內傳來綺婷的歷歷鶯聲。「我也是啊,綺婷」志桓對著電話低聲說,恐怕給其他同事聽見。於是兩人約定下班便在綺婷的住處見面。

晚上,志桓來到綺婷從前的住處,他按門鈴後,來應門的又是羅娜。羅娜一見志桓,即高興地說:「你來找我嗎?」「不…我是約了李小姐…」羅娜一聽,不禁大失所望,臉上露出不悅的表清,說:「李小姐還沒有回來。」「那我進去等她吧!」羅娜老大不高興的打開門讓志桓進去。志桓來到綺婷的房間,躺在床上等她回來,可是等了好久,還不見綺婷的影蹤。志桓正感到奇怪時,床上的電話響了,志桓一聽,原來是綺婷,綺婷在電話內用很低的聲音說:「文迪的會議取消了,他留在家,今晚我不能來了…」志桓「哦」了一聲,失望地掛上電話。羅娜已知是什麼一回事,心裡暗喜,走到志桓的身邊問:「李小姐不回來了?」「咦,你先生又不回來嗎?」志桓反問。羅娜呶起嘴點點頭。「那好吧,我今晚又暫代你先生的位置吧!」志桓說完拉著羅娜的手,然後將她抱進房內。

志桓把羅娜在床上一放,兩人趕忙脫下衣服,又在幹著人生最美好的事情來。「小周,我就是喜歡你這一手功夫,我的丈夫不行啦!跟他在一起,一點情調也沒有。」「你老公的身體,看來也很強壯嘛!」「他經常往大陸去滾,回來就像死蛇,那樣幹起來有什麼意思?」「那麼我可以滿足你了吧!」志桓用雙手把羅娜抱得緊緊,然後兩人在床上一滾,就翻了過來,變成羅娜在下面,志桓仁上面了。志桓一翻上來,就把羅娜的大腿抬得高高,放在他肩膀上,然後把陽具插進她的小穴內,用力猛抽起來。羅娜被抽得一陣大叫:「歐…哦…太舒服了…用力頂吧…」志桓見她浪叫用的力氣也更大,羅娜穴裡的騷水更多,她嬌聲的叫道:「寶貝,你用力的插我吧!把我的穴插得開花好了!」志桓不禁笑問:「穴又怎麼能開花呢?」「會啊!會啊!等下你便知道了!」羅娜伏在志桓的身上,陶醉地說。

志桓雖然是床上高手,但他從沒聽過穴開花的那回事,不知這個風騷的女房東又搞什麼花樣。志桓繼續把陽具猛在穴中狠頂,頂得羅娜一抖一抖的。羅娜顫聲地說:「啊!我快要開花了!」說著,她穴裡的陰精便洩了出來。「快把陽具拔出來,看看我的穴開花嘛!」羅娜向著志桓急叫。志桓忙把陽具拔出,穴裡「唧」一聲,陰唇一張,穴眼噴出一股白漿來。志桓正低頭往她的穴上看,那些陰精便噴在志桓的臉上。志桓笑說:「這…這就是穴開花嗎?」羅娜被弄得舒服極了,閉著眼睛,有氣無力的說:「是呀!好過癮啊!」志桓捏了她的屁股一把說:「你這妖精,自己舒服好了,卻噴得我一臉都是」。

羅娜沒答話,只嘻嘻的笑著。志桓用紙巾擦臉時,一邊想,穴開花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忽然他明白了。原來女人的陰精本是洩出來的,而她現在卻是射出來,而且射得很高,好比是一枝花在肉穴中開放出來似的,所以才叫做「穴開花」。真虧這女人想得到!羅娜休息了一會後,精神又來了:「小周,再玩一次嘛,我又想弄了」。志桓說:「我不想玩這一套,你起來,翹高屁股,趴在床上,我從後面搞進去好嗎?」羅娜猶豫了片刻,似乎是不大願意,因為她知道志桓玩的是什麼把戲。志桓是想弄她的屁眼,這種玩法很多女孩子不願意的,綺婷就曾拒絕了志桓,甚至志桓的老婆也不答應。不過,羅娜想了想,話也不多說,就往床中間趴下去,把屁股翹得好高,等著志桓的動作。志桓的肉棒對著羅娜的屁眼上,亂頂一陣。「哎呦!怪不舒服呢!」羅娜皺起眉頭大叫。「你只要把大腿叉大一點,屁眼放鬆一點,保證一頂就進去」。

話是這樣說,羅娜仍是簷心的說:「可是…你千萬小心,不要把屁眼玩得開花…」志桓雙手把羅娜的屁股分開一些,挺起陽具,對準屁眼用力一頂,紅嫩的屁眼向兩邊一裂,大陽具就插了進去。羅娜的屁眼一脹,屁眼又被塞得好滿好滿,痛得她咿牙咧齒地大叫起來:「哎唷…哎唷…我的媽呀…好痛啊…快拔出來啊…」志桓用力一頂,把整根陽具給頂進屁眼去了。這時,羅娜只感到好脹,但脹得既痛又舒服。志桓一插進去後,就把羅娜摟得緊緊,不斷地親吻她。

志桓又輕輕的晃了兩下,這時羅娜覺得有一種奇異的舒服,而穴裡面也舒坦起來。志桓不敢隨意的抽動,只是輕搖慢送,一下下的插弄著,羅娜卻出乎意料的大叫起來:「哦…狠一點…插深一點…」志桓見她性慾大起,知道不用再顧慮了,就把陽具在屁眼里拉進拉出的猛插起來。羅娜終於試到屁眼中的陽具,拉進拉出的,十分的舒暢,覺得插屁眼真是件奇妙的事。志桓用力的抽頂,羅娜猛喘浪叫,在最高潮時,志桓一陣酥麻,全身發抖起來,一股股的濃精在她屁眼中猛烈射出,志桓就伏在羅娜的身上,猛喘了一陣氣後問:「感覺好嗎?」「還不錯。」羅娜閉上眼,似在回味:「真奇怪,屁眼也能這樣玩,我現在也學會了。」「等你先生回來,你教他玩這一套,保證他不願再上大陸去。」羅娜伸手打了志桓一下:「呸!我才不會讓他弄,我只要跟你玩」。

這一夜,志桓和羅娜又連續搞了三次屁眼,玩累了,二人才相擁睡著了。志桓想清楚了,為了他的前途,他決定不再與綺婷來往了。一個月後,綺婷跟文迪結婚了,她租羅娜的房子亦退租了。不過,新租客馬上搬進來了。那正是周志桓,他乘著羅娜的丈夫不在時,就來與羅娜鬼混,羅娜就成為志桓的新玩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