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帶我去叫雞

成人文學
2013/ 10/ 01
和茜在一起,已經有八年了。八年,對於結婚甚至有了孩子的人們來說,很短。但對於我們來說,卻很長,畢竟我們還在戀愛,並沒有結婚。一個馬拉松式的戀愛里程,使我們互相之間對於愛的理念有了很大的不同。

如果有一天,你的戀人或妻子,對你說,想要帶你出去叫雞,你會是什麼樣的反應,欣喜若狂?表面不動聲色,心裡想她到底有什麼陰謀?還是乾脆的拒絕?

「親愛的,我帶你去找小姐吧?」茜這樣對我說。

此時此刻,我難掩心中的恐懼。為什麼會對我說這樣的話?茜雖然不是無利不早起的人,但做任何事情向來謀定而後動,至少不會無故放矢,我似乎嗅到了陰謀的味道。難道要偷拍我,然後要挾我?可我是個大男人,男人那點東西不比女人,又有什麼號威脅的?亂了,亂了。腦袋裡亂成了一鍋粥。

「為什麼啊?你在說什麼啊?開、開玩笑的吧?」我結結巴巴的回了一句。

「就是想帶你去,除了我以外,你從沒碰過別的女人,這次就讓你碰下嘛」

就這麼簡單的理由?我不信。打死也不信。平心而論,這麼多年,我除了和茜有過肌膚之親以外,確實從未碰過別的女人,當然這並不代表我曾經就只有茜一個女朋友,但所有的關係卻只限於拉過手,甚至我的初吻,還是留給了茜。而茜則不同,她以前有過好幾任男友,關係都匪淺,只是遇到我了以後才找到了歸屬,僅僅只有處女留給了我,即便如此,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畢竟,我很愛她。難道說,是不想我再計較她以前的事情?可是也不用這麼大方吧。

「那我要是答應了,並且…並且真的做了,你以後不會拿這件事揪著我不放吧?」

「呵呵,傻瓜,不會,老婆帶你去的,當然不會那樣做。」

說實話,我動心了。八年,這是第一次有一件事讓我這樣動心。

烏魯木齊,二星級酒店,宇豪馨怡。

號房間。

忐忑,除了忐忑還是忐忑。看看茜的表情,也比我好不到哪去。

兩個沒經驗的傻瓜,竟真的莫名其妙的來到了酒店。如果說第一次開房沒經驗,如此的緊張,說出去只怕是徒增笑柄。而要說「兩口子開房去找雞」不說後無來者,恐怕也前無古人了。

我和茜一人一個角,坐在床邊。

「這麼辦?現在幹、幹嘛……」

「只有等了啊,讓你打個電話都這麼費勁,真不知道你是不是男人,平時你看黃網,下黃片那麼來勁,發帖的時候你膽子那麼大,怎麼這會讓你打個電話喊個小姐嚇成這樣了……」

我一陣無語。平時和茜出去開房的時候,總是屁股還沒坐熱,就電話不停的響「帥哥要按摩嘛?」「先生要小妹嘛」云云。怎麼今天這該死的電話……響了,終於響了,哈哈。

「喂?」我顫抖的聲音響了起來,自己都嚇了一跳。茜就坐在我的邊上,衝著我擠眉弄眼的。

「先生需要按摩嘛?」

「對不起,不需要。額,等等……有沒有、小妹?」突然回頭看見茜的表情,我立刻改口了。

只聽電話那頭響起了笑聲。

「咯咯,先生自己下來挑嘛,樓下的洗浴中心就是啦。」

「額,不了,你給我挑個小妹上來,年輕漂亮點的,快餐啊。」我鼓起勇氣一口氣說完了。緊張的我,握著話筒的手都是汗水。

「快餐?呵呵。好,稍等。」說完,沒等電話那頭傳來盲音,我就嚇得掛了電話。

「撲哧。看你嚇得那樣子。至於嘛,連價錢都忘了問了。提醒你一句啊,叫小姐可不能刷卡的哦。好了,我先出去,一會她來了要是答應,你就給我撥個電話響一聲,我就來敲門。」說著,茜拎起手包推門出去了。

房間裡就剩下了我一個人。我努力平復著心情。之前和茜說好的,雙飛。雖然平時想想感覺很刺激,可真的到了自己,卻真的是好緊張。

「篤篤篤」房間響起了敲門聲。

我裹著浴巾,起身去開門。手都有點發抖,卻盡量裝的很老成。

門開了。

我心裡一陣的激動。長的還真不錯,眼睛順著向下望去,天那,好大的奶子。我心裡齷齪的想著。平心而論,茜的胸部很小,我一直就幻想著能玩個大奶子。

「就是你是吧。」

「嗯,是的,先生,您還滿意嗎?」

「嗯,不錯,進來說吧,多少錢?」

「過夜800,一次400。」

「嗯,一次吧。」

「好的,我先報個鐘」

報鍾?什麼是報鍾?當然,我沒可能傻乎乎的問出來。

一直到她報完鐘,我才明白,原來就是給她們的頭兒打個電話說一聲。

「那個,我還有個朋友,是我原來的朋友,是在孔雀大廈幹的。你要覺得可以我把她也叫來,是、是個女的。」雖然很緊張,可我還是努力的把話說完了,畢竟要是茜來了,我還能稍微放鬆點,雖然騙的眼前這位說也是小姐,可只有自己才知道,要來的可是自己的老婆耶,多少總有點安慰吧。

「雙飛?」出乎我意料的,人家連想都沒多想「可以啊,你叫來吧」

之後的事情,自然沒什麼懸念。

茜來了,互相介紹了一下,那小姐就去了洗手間。隔著磨砂玻璃,我的眼睛時不時的向裡瞟去。雖然看不清,但能看到一具修長的胴體正在用手渾身的摩挲。顯然正在洗澡。待她和茜都洗完了,兩人一起走上了床。

直到這時,我才有功夫仔細的看看這美女。兩坨木瓜一樣的大奶子,兩點嫣紅,雖然暫時縮在乳房裡,但看的出,正有突起的慾望。順著奶子往下看去,下體也不錯,陰毛捲曲,屁股很大,看著看著,我的海綿體彷彿充斥了起來。

她和茜一左一右,爬到床上,將我的浴巾解開,手掌不停的在我的胸前摩挲,我已經受不了了,手也開始不老實起來,不停的在她的大奶子上抓來抓去,揉捏成各種形狀。她開始親我,親我的臉頰,慢慢的舔我的耳根,我可以感覺到她吐氣如蘭,而她的下體正不停的在我陰莖上摩擦。我順勢抓起她的屁股,將她抱在自己的身上,玩弄她的屁股。她的屁股肉很鬆弛,但不可否認的很大。比起茜的也不遑多讓。只不過茜的屁股卻很瓷實,抓起來也很有肉感。

雖然是第一次叫小姐,還是和自己的老婆雙飛,但不可否認,我不是第一次做愛。雖然不是金槍不倒的那樣誇張,但也自信自己的經驗比較豐富。

我的慾望已經徹底被溝了起來,什麼事情都暫時拋到腦後,現在享受才是一切。我開始放鬆,平躺在床上,她開始舔我的奶子,而茜卻在下面吮吸我的陰莖。第一次被兩個女人伺候,很爽,真的很爽。我的手一直都抓在她的胸脯上,碩大的奶子,讓我玩弄起來有種不一樣的快感,讓我很興奮。

前戲差不多了,她拿起小手包,從裡面拿出避孕套,開始往我的陰莖上套。還算爭氣,雖然很爽,但陰莖沒有完全勃起,我可不想讓她看到,自己是個一碰就硬的愣頭青。她邊伸出香舌在我的蛋蛋上吮吸,邊用手將避孕套套在我的陰莖上。費了不少的勁,可算套上了。

「帥哥,你的…還真不是一般大呦。」

說著,就隔著避孕套給我吮吸起陰莖了。

我雖然是第一次叫小姐,但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聽說大部分的酒店小姐都是這樣,為了衛生。我自然也不會去計較什麼。雖然隔著避孕套感覺不到口水和濕潤的溫度,但她的嘴唇上下蠕動,我已經感覺自己有液體在往外流了。既然不是很有感覺,就算了,也不差這一項。我翻身把她按在床上。

回頭時,卻看到了茜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眼神。我明白,她在告訴我,叫我緊著這小妞上。回過頭,我將整個臉都埋在她的胸脯裡,不停的扭動,呼吸。而此時,茜這個小丫頭,卻爬在了我的脊背上,開始不停的舔我的脖子,一直向下,舔到屁眼,我跪在床上,盡量以舒服的姿勢讓茜給我舔屁眼。而我已經將小姐的乳頭含在了嘴裡,不停的用大力吸著。左邊的吸一會,就換到右邊的繼續吸。直到兩個乳頭都大大的突起,我才心滿意足的開始用手揉捏。

我的慾望已經徹底的被激發,陰莖感覺充斥了大量的熱流,需要釋放。我慢慢的將陰莖在她的陰道口不停的摩擦,然後悄然的佔據一席之地,猛的插入。一瞬間,她叫了。我開始慢慢的抽插,摩擦。起初的感覺,陰道裡很涼,慢慢的,在摩擦的作用下,開始變的有溫度,有點熱,她的臉,也開始變的紅了起來,隨即,我的速度也變快了起來,不停的向裡探取,手上也一直沒有閒著,我開始用舌頭探索她的香舌,將自己的整個舌頭塞到她的嘴裡,上下探索,口水橫流,我幾近瘋狂。而陰莖也跟著更加的膨脹,我似乎觸碰到了她的點。我一邊用舌頭在她的嘴裡探索,一邊用手不停的揉捏她突起的奶頭,下體處,開始越來越滑,感覺越來越濕潤。

我不停的匍匐在她的身上做著有氧運動。而身後的茜,更是不停的用舌頭刺激著我的敏感部位。似乎被我壓的太久,小姐慢慢的將大腿從我身下抽出,又以極快的速度將我翻身按到在床上,迫不及待的,她虛坐在我的身上,修長的手指抓起我的陰莖,狠勁的塞入她的陰道,似乎可以看的見她的下體已經愛液橫流,起初,她上下蠕動著豐滿的軀體,好像不滿足的,她開始匍匐下身體,爬在我的胸前,一邊和我互相吮吸著對方的舌頭,一邊抓起我的手,按在她肥大的奶子上,示意讓我為她揉捏。她的運動方式已經轉變為前後運動,我也錦上添花的用陰莖不停的頂著她陰道中最敏感的部位。

一瞬間,我發現……她似乎是,高潮了。我汗顏,雖然當時不清楚,但我知道,騎在我身上的小姐,她高潮了。她運動的速度越來越快,我已經快受不了了。茜不停的做著輔助的工作,一直在我身體的敏感處用舌頭舔,用嘴唇吸吮。悄悄的,她吸吮到了我的耳根處,輕輕的說道:「別憋著,緊著她弄,想射就射,我不會怪你的。」

我明白,在這一園子的春色中,我是冷落了茜,但茜的善解人意卻給了我莫大的鼓勵。

於是乎,我再次翻身,將小姐按在身下,用盡身上最後一點力氣,使勁的抽插,她的呻吟也變的越來越大,幾乎成了在叫喊。聽著淫蕩的叫床聲,我更加的春心蕩漾,茜也知道我似乎快要射了,更加賣力的舔著我的全身,我呼吸開始變的急促,雙手托起小姐的屁股,將大腿搭在我的胳膊上,懸空著一頓快速抽插,房間中瀰漫著避孕套的香味,和淫水愛液的味道,滿園春色關不住,燈光昏暗,氣氛旖旎。我射了,幾乎和她同時的高潮。甚至可以感覺到避孕套的套頭上,已經充滿了我的精子。就這樣,我趴伏在她的身上,而身下的小姐,胸口也上下起伏,嘴裡不停的嬌喘。慢慢的,燈光開始越來越昏暗,直至什麼都看不見了,房間中頓時安靜了下來,除了嬌喘聲和心跳聲還在悄然的迴盪……

那次事後。我和茜的關係不但沒有因此而決裂,反而更加的密切了。

她告訴我說,世界上,沒有一個男人是不色的,沒有一個貓是不偷腥的。或許因為背叛的籌碼太低,或許因為受到的誘惑不夠。但總而言之,與其將來有一天被抓住自己的男人幹那齷齪的事情,不如自己大大方方的帶著自己的男人去嘗試。全天下的事情,包括這件事情,都希望自己的男人去嘗試下,從而將來更好的抓住他的心。當然,世界上沒有不貪的人,如果知道自己的男人是那樣的貪得無厭的人,自己也就沒有必要在為他付出了。不過嘛,我茜的男人,又豈能一輩子只試過我一個女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