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園中巧遇漂亮女同學

成人文學
2013/ 10/ 02
昨天去公園遊玩,在一園中園巧遇本系同學韓雪、陳紫函、洪詩涵和景甜,她們都很漂亮,都是我們這個名牌大學的校花級人物。她們都穿著漂亮的淺筒帆布鞋,韓雪穿著紅色帆布鞋,景甜穿著藍色帆布鞋,陳紫函穿著綠色帆布鞋,洪詩涵穿著白色帆布鞋,韓雪和景甜穿的是白棉襪,陳紫函和洪詩涵穿的是黑絲襪。除了我和這四位漂亮女孩外,園中沒有其他人。今天真是好日子,平時她們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今天卻在這裡遇到,而且周圍沒有其他人。

我打招呼:「你們好!」

沒想到她們見到我很驚喜,這讓我很高興。更讓我高興的是她們讓我陪她們玩,在這裡給她們做**。我早就想跪在她們腳下磕頭**了!我正想答應她們,但是一想這麼痛快就答應她們,她們可能沒有征服感。於是,我對她們說:「你們如果抓住我,我就做你們的**怎麼樣?」她們聽了都很興奮。

沿著亭廊往北跑,後面景甜和洪詩涵追上來。當我繞著院子跑了多半圈跑到湖南面的一處廊簷下時,早就候在西邊的韓雪、陳紫函與追我的景甜、洪詩涵把我圍在廊簷下。廊簷的前方就是湖,我無路可走了。

她們眉飛色舞,「怎麼樣,抓到你了吧。快跪下給我們磕頭!」

我說:「各位主人,我願意做你們的**,說完,我跪在她們腳下給她們每人各磕了10個頭。」

陳紫函說:「賤狗,10個就夠了嗎?一點沒有誠意,再給我們每個人磕20個!」

我說:「女皇教訓的是,賤奴這就接著給你們磕頭!」然後,我跪在每一位漂亮女孩的腳下,又分別給她們各磕了20個頭。

韓雪說:「賤奴,我的鞋上有點灰塵,你給我舔乾淨!」我看看了她的帆布鞋,那麼乾淨,哪有什麼灰塵啊。分明就是讓我**嗎?這正好符合我的心思。

我說:「是,奶奶!」說完,我趴在她腳下,興奮地舔起她的帆布鞋。我的舌頭在她的帆布鞋鞋面上飛舞。舔完了一隻,又舔了另一隻。在我舔她帆布鞋的時候,洪詩涵把一隻腳踩在我頭上,景甜和陳紫函分別把一隻腳踩在我背上。

「賤狗,爬過來給我**!」在景甜的命令下,我又爬到了她的腳下。我投入地舔起她的帆布鞋,舌頭在她的鞋面上翻飛。在我給她**的時候,陳紫函一隻腳踩在我頭上,韓雪一隻腳踩在我背上,洪詩涵一隻腳踩在我屁股上。

舔完景甜的帆布鞋,我又爬到陳紫函的腳下。我正要舔她的鞋,她命令我跪著**。我的背拱起來,臉貼在她的鞋面上,舔起她的帆布鞋。我興奮地舔啊舔啊。在我舔她帆布鞋的時候,她的另一隻腳踩在我頭上,韓雪站在我前左側,洪詩涵騎在我身上,陳紫函不停地踢我屁股。

最後,我又爬到洪詩涵的腳下,投入地舔起她的帆布鞋。在我舔她帆布鞋的時候,她另一隻腳踩在我頭上,洪詩涵和韓雪各用一隻腳不停地踹著我的後背,陳紫函都站在我的右前方。舔完她們的帆布鞋後,她們命令我趴在地上。我剛趴好,韓雪就雙腳踩在我的背上。接著,景甜也雙腳踩在我的背上,陳紫函雙腳踩在我的屁股上。洪詩涵則站在我的前方,把一隻腳伸進我的臉下,另一隻腳踩在我的頭上。

踩踏一陣後,韓雪從我背上下來,洪詩涵雙腳踩在了我的背上,韓雪則一隻腳伸到我臉下,另一隻腳踩在我頭上。陳紫函雙腳轉移到我的大腿上,景甜雙腳轉移到我的屁股上。接下來,她們之間不斷更換著位置踩踏我,我在她們腳下被肆意蹂躪著,但我卻感到無比的暢快和幸福。

背面踩踏完之後,她們讓我翻過身,又踩踏我的正面。我躺在地上,韓雪雙腳站在我的臉上,景甜雙腳站在我的胸上,陳紫函雙腳站在我的腹上,洪詩涵雙腳站在我的大腿上。臉上最弱,韓雪雙腳踩在我的臉上沒多大會就下來了,然後一隻腳踩在我的臉上,對我的嘴、臉頰、腮、鼻子、額頭進行肆意地蹂躪。接下來,她們不斷變換著位置,景甜、陳紫函和洪詩涵先後雙腳站在我的臉上和單腳踩在我的臉上蹂躪。最後,她們都站在我臉的旁邊,各一隻腳踩在我的臉上。韓雪踩在的嘴唇上,景甜踩在我的額頭上,陳紫函踩在我的左臉頰上,洪詩涵踩在我的右臉頰上。這樣玩了一陣後,她們又命令我張開嘴,然後輪流把鞋往我口中伸。

她們對我如此蹂躪一番之後,我爬著跟在她們身後來到湖北岸亭廊的一個地方,她們分坐在亭廊邊椅的兩邊。

「賤狗,舔我們的鞋!每隻鞋舔100下。」韓雪命令道。

我頭朝西趴在地上,先舔起坐在東邊的韓雪和景甜的鞋。韓雪坐在北面,景甜坐在南邊,這樣我就先舔起韓雪左腳的鞋和景甜右腳的鞋。我的頭在這兩隻鞋的中間,我把嘴先貼在左邊的藍色帆布鞋上深深地舔了一下,然後我把頭移到右邊,在紅色帆布鞋上又深深舔了一下。接著,我在紅色帆布鞋和藍色帆布鞋上來來回回地舔著,在兩隻鞋上各舔了100下。之後,我稍稍往前爬了一下,舔起韓雪右腳的鞋和景甜左腳的鞋。同樣,我的舌頭交替地舔著藍色帆布鞋和紅色帆布鞋,舔來舔去,舔去舔來,真是太幸福了。在我**的時候,韓雪的另一隻腳也都踩在我身上,不斷變換著位置。

舔完紅色帆布鞋和藍色帆布鞋之後,我又稍稍往前爬了一下。把頭挪到洪詩涵的右腳和陳紫函的左腳之間。「賤狗,跪趴著舔!」我把後背拱起來,臉仍然貼在她們的鞋面上,然後舌頭不斷地更換著舔著她們的鞋。一會舔著綠色帆布鞋,一會舔著白色帆布鞋。在我舔綠色帆布鞋和白色帆布鞋的時候,韓雪和景甜把雙腳搭在我的後背上頂在一起。我在白色帆布鞋和綠色帆布鞋上來回地舔啊舔,各舔了100下後,然後又稍稍往前爬了一下,去舔另外一對綠色帆布鞋和白色帆布鞋。我的舌頭在白色帆布鞋和綠色帆布鞋上來回蠕動著,她們把另一隻腳踩在我的脖子上。韓雪和景甜仍然雙腳相抵地搭在我的背上。

舔完白色帆布鞋和綠色帆布鞋之後,她們命令我從西面再來一次,她們可真會玩啊。於是,我頭朝東趴在地上,先舔洪詩涵左腳的鞋和陳紫函右腳的鞋,然後舔洪詩涵右腳的鞋和陳紫函左腳的鞋。舔完她們的鞋後,按照命令,我跪趴著舔起紅色帆布鞋和藍色帆布鞋。在我舔景甜和韓雪的鞋的時候,陳紫函和洪詩涵雙腳相抵搭在我的背上。

接下來,在她們的命令下,我先是頭朝西躺在地上,臉正好在她們腳的中間。我剛躺好,她們就一起踩在了我的臉上。洪詩涵一隻腳踩在我的額頭上,陳紫函一隻腳踩在鼻樑上,景甜一隻腳踩在我的嘴唇上,韓雪一隻腳踩在我的脖子上,我的臉和脖子被覆蓋在她們腳下。接下來,她們的腳不斷變換著位置。這樣玩了一陣後,她們又命令我頭朝東躺在地上,接下來,她們的腳在我臉上又是一陣蹂躪。

「賤狗,用你的狗嘴把我們的鞋脫了!」洪詩涵命令道。之後,她們都坐在北面一側。我跪在她們腳下,用嘴把八隻帆布鞋一一脫下來。之後,她們命令我躺在地上,把腳踩在我的身上蹂躪。陳紫函雙腳踩在我的臉上,洪詩涵雙腳踩在我的胸部,景甜雙腳踩在我的腹部,韓雪一隻腳踩在我的大腿上,另一隻腳踩我那兒。然後她們不斷變換著位置。這樣玩弄了一陣後,她們又分兩邊坐,這次專門是踩踏我的臉。白棉襪和黑絲襪一起踩在我臉上,肆意地蹂躪啊蹂躪。

可能是她們感覺揉搓臉好玩,之後,她們命令我頭朝南躺著,連在亭子中間,胸部在座位,腿伸到亭子外邊。我躺好後,她們輪流雙腳踩在我臉上揉搓。韓雪最後一位雙腳在我臉上揉搓。揉搓了一陣後,她突然一連壞笑,然後,把兩隻白棉襪脫下來,眉飛色舞地把它塞進我的口中,然後赤著雙腳在我臉上揉搓,其他漂亮女孩見狀都大笑起來。韓雪光著雙腳在我臉上揉搓啊揉搓,大約五分鐘過後,她的玉足停止了對我的蹂躪。然後,她用玉指把襪子從我口中夾出,扔在我胸上。之後,洪詩涵脫下黑絲襪,然後興高采烈地把黑絲襪往我口中塞。由於絲襪較長,分岔以上的部分留在嘴外。她也光著雙腳在我臉上肆意蹂躪起來。蹂躪了一陣後,她把絲襪從我口中拽出,仍在我的胸脯上。然後,景甜興致勃勃的把白棉襪脫下來塞進我的口中,然後雙腳踩在我臉上又是一陣蹂躪。之後,她把襪子夾出來仍在我的胸脯上。接下來,陳紫函春意盎然地脫下黑絲襪把它塞進我的口中,同樣一部分留在外面,之後,她赤著雙腳在我臉上進行了一陣蹂躪。

單獨對我的臉進行揉搓之後,她們又命令我躺在亭子中間,然後四隻嫩腳踏在我臉上,之後層疊著八隻嫩腳踏在我臉上。她們用腳趾夾著我的鼻子、嘴唇、舌頭,用腳趾壓迫著我的眼睛,用腳掌拍打著我的臉,把腳使勁往我口中插。

她們越玩越高興,都站了起來,輪流雙腳踩在我臉上。在一位漂亮女孩赤著雙腳踩在我臉上時,其餘的漂亮女孩雙腳踩在我胸上、腹上和大腿上。正面踩踏了一陣之後,她們還不過癮,又命令我趴在地上,然後對我又是一陣踩踏。

之後,她們坐成一排。「賤狗,我們的腳累了,用你的賤嘴給我們**!」太爽了,被她們赤腳揉搓踩踏後還能舔她們的玉足。剛才被她們揉搓踩踏時只看到她們白嫩圓潤的腳底。現在跪趴在她們腳下**,整個腳都看清楚了。她們的腳實在太美了,白嫩、豐滿、柔軟、光滑、細膩、溫潤,真是達到了美的極致。我跪趴在她們腳下,把她們的每個腳趾含在口中來回吮吸,把舌頭伸進她們的每一個腳趾縫來回摩擦,舌頭在她們每一個腳面上來回飛舞,在她們每一個腳掌上左右旋轉,在她們的腳底前後左右地蠕動。真是舒服極了、快樂極了、幸福極了!八隻玉足我整整舔了一小時。

接下來,我跪在地上用礦泉水把她們的玉足洗乾淨,晾乾之後,我又伺候著她們穿上鞋。之後,景甜把她的襪子塞進我的口中,然後她命令我一邊品嚐她的襪子,一邊在她們胯下爬行。這樣,我含著景甜的襪子在她們胯下來回爬了十圈。之後,洪詩涵把她的黑絲襪的襪底塞進我口中,然後把襪頭套在我頭上,這樣我的整個頭都被套在她的襪子中,嘴裡還含著她的襪底。我頭上套著她的襪子同時含著她的襪底在她們胯下又來回爬了十圈。接下來,韓雪把白棉襪塞進我口中,我正要含著她的襪子在她們胯下爬行。陳紫函把她的黑絲襪又套在我頭上,同時把襪底使勁往我口中塞。嘴裡既有白棉襪,又有黑絲襪,腮被撐得鼓鼓的。之後我又在她們胯下來回爬了十圈。

韓雪對我說:「這些襪子都上賜給你了!」我連連給她們磕頭表示感謝。這時,她們又想到一個玩弄我的辦法。她們坐著,我跪在她們腳下,她們兩兩任意包袱剪子錘,贏的人就打我耳光。就這樣,我先後被打了100個耳光。

韓雪說:「我們賞賜給你口水喝。」然後她們先後向我口中吐口水。陳紫函說:「我們再給你洗洗臉。」然後,她們含滿礦泉水,然後向我臉上噴。真是太舒服了。

就這樣在公園中被她們玩弄了四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