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換玩伴

成人文學
2013/ 10/ 02
我要再提起的,是好幾年前的事了。

那次,我偶然見到看到香港的鹹濕雜誌上有則「夫婦交換」的小廣告,就好奇的打電話過去跟他們聊聊。原來是一對中年夫婦想和別人玩交換伴侶的遊戲,並聲明純粹娛樂,費用一概由他們負責,但對方也必須是夫婦,並且要有政府醫院驗身的健康證明。

我身體沒事,但那時還沒結婚,並不符合條件,不過對方還是要了我的電話號碼。

不久後,他們突然打來電話,說是恰巧也有位單身女士和他們聯絡,問我可不可以和她湊成一對臨時夫婦和他們玩,我當時好興奮,想都沒多想就答應了。

約見在酒店時,我們在餐廳相聚,乍一見面都覺得四人都青春活力,互相查看「醫生紙」之後,才知道主持這次遊戲的陳先生和他太太都是四十來歲人了,而我和我的臨時太太,那個我不認識的林小姐都是二十來歲。

我留意了坐在對面的兩個女人,只見陳太太珠圓玉潤,肌膚雪白細膩,她的嘴唇稍厚,一對笑渦卻很甜,給人一種大姐姐般的親熱感!但因林小姐年輕貌美,身材標青,我和陳先生都對她特別矚目。

喝完一杯薄酒,我們一起上樓,到了陳夫婦一早定下的一間大房。

陳先生又重申了一次遊戲規則,說男士可以直接在女方體內射精,而且事後不用負任何責任和義務。但遊戲過程中必須尊重女姓的意願,只准討好,不得用強。

開始時,我和我的伴侶只是靜靜站在一起,一時竟不知如何是好,陳先生笑了笑,便拉著他太太的手到浴室去了。

過一會兒後,倆人換了一套情侶裝的日式浴袍出來,並建議我和林小姐也一起洗個鴛鴦浴,還說笑著囑咐我們可不要讓他們久等。

我不好意思的望著林小姐,她也有點兒尷尬,羞澀的點了點頭,並用眼神向我脈脈示意。她走進浴室,我看了陳夫婦一眼,也跟著後面進去了。

在浴室裡,林小姐主動替我脫下上衣掛到牆上,因為她的這一主動,令我壯膽了,我不但貿貿然在她目前脫下自己身上所有的衣物,也動手替她寬衣解帶。

林小姐也沒有拒絕的意思,還合作的抬起手,讓我脫下她的外套。

隨著內衣向上捲起,兩個飽滿的乳房忽地跳出在我眼前,這時我才發現她是沒有戴奶罩的。

再仔細一看,原來她的奶頭較小,乳房的微微向上翹起,形狀很美!難怪她不用乳罩也一樣看到兩團軟肉在酥胸上傲然尖挺。

我觀顏察色,見林小姐好像不太緊張自己的肉身在我面前半裸,雙眼只望著我興奮的下體,於是我大膽牽著她的小手,使她的手心碰觸我那勃硬了的陽具。

她柔順解意,輕輕的把我握住了,我覺得她溫軟的手兒和我眼前那對白嫩的奶子都在微微顫抖著。

我抵受不了她胸前和手下的誘惑,也伸手去摸她。她的乳房柔軟但彈性十足,雖不是很巨大的那種,但已經足以配襯她比較嬌小玲瓏的身材。

我雙手抓住她的奶子,愛不釋手的揉捏,但也不敢忘記陳夫婦還在外面等著,於是繼續脫她的褲子,把她的內褲連外褲一起褪下去。

她放開握住我陰莖的手,嬌羞的把身體扭過去,在她轉身的一瞬間,我發現她陰戶是光脫脫的一片潔白。

我戲把溫水灑向她渾圓的屁股,她才轉身奪過我身上的花灑,替我沖洗起來。

我想摸她的陰戶,但她扭動著纖腰避開了,並提醒我快點沖洗,莫讓外面的久等。

沖洗好了,我們換上陳先生為我們準備好的情侶裝日式浴袍,雙雙走出浴室。這時我注意到我們的浴袍是白色,陳先生和他太太是黑色的,兩對情侶成鮮明的對比。

不過,那時我和林小姐都不急於和陳夫婦交換,我們自己在一張大床上準備開始,他們則在另一陣床上一邊互相愛撫,一邊觀看我和林小姐演出活春宮。

我先對林小姐的肉身愛撫,這次她不再躲避我摸索她那光潔無毛的陰戶,她的情感非常投入,我摸到她的陰唇時,發覺剛才擦乾水的陰戶又濕淋淋了。

她渾身抖顫著,沒說什麼就把我的陽具含入口中吞嚥起來。她的唇舌功夫好利害,我非常享受她的唇及舌的律動,那樣的感覺實在是太刺激了!

不算好長的時間,我已經失控,一股精液全射入她的小嘴裡,她初時嚇了一大跳,但渾身一震之後,並沒有逃避,仍然緊緊地含住我的龜頭,直到我射精完了,才「啪」

的打響了我一下屁股,然後衝入廁所,惹得陳夫婦在旁看了直笑。

她回來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又繼續替我口交,我也投桃報李,和她大玩「69」

花式。她剛才進浴室好像又順便沖洗一次陰道,她的陰戶不但沒有異味,還透出一股浴液的幽香。

這時我清楚的看到她的陰戶。她的恥部和大陰唇一根毛也沒有,小陰唇色澤鮮美,看來並非經常讓男人使用過,但也肯定不是處女,嫣紅的美妙肉洞可以讓我的手指輕易地插進去,裡面汁水非常豐富。

我輕輕用舌頭舔舐她那勃起的陰蒂,她就隨之肉緊地收縮陰道,把我插在她陰道裡的手指緊緊吸吮。

在另一頭,她的小嘴也肉緊地吮吸著我的陰莖,我那剛射精的陽具很快就在她的小嘴裡變硬發漲。不過這次我不想再次於她口裡射精了,我要來真的。

我把她壓在床上,溫柔地把粗硬的大陽具插進她那緊窄的小肉洞,我的抽送使得她很受落。她的表情告訴我,在我剛進入的那時,她就已經來了一次高潮。

我因為剛才已經出過一次,所以分外持久。她好像有點兒吃不消,還叫我停下來讓她回一回氣,然後她讓我平躺下來,再大方地跨坐在我上面主動的繼續玩。

她自己控制著夾力和快慢,持續把我套弄了好一會兒。

我一直在注意著她的表情,這時她沒像剛才那種欲仙欲死,而是在努力的套弄我的陰莖,好像一心要使她肉體下的男人從她緊縮的陰肉得到銷魂蝕骨的享受。

雖然我和林小姐已經徹底擁有對方的肉體,但我倆身上一直穿著浴袍,直到我再次從床上爬起來,準備把林小姐壓在下面抽送時,陳夫婦趁機替我們把早已敞開了的浴袍脫去,讓我們一絲不掛的表演。

我們的熱烈交媾令陳夫婦在旁臨淵羨魚,我也是第一次嘗試在別人的注視下和女人作愛,心裡有特別刺激的興奮感覺。

我終於在林小姐的體內射精了,因為早有準備,我們是肉帛相見、毫無隔膜。當我離開她的肉體時,望著她那肉光白淨的私處飽含著我的精液,內心有說不出的滿足。

陳先生終於忍不住也行動了,他坐到林小姐身邊,溫柔的撫摸著林小姐的乳房向她求歡。林小姐嫵媚地一笑,叫陳先生等她先去洗一洗,再讓他上。

但陳先生已經等不了,他說他不介意,也勸林小姐不必那麼麻煩。

林小姐見他這樣心急,只好再躺下去,微笑著對她點了點頭。

陳先生還沒等林小姐的雙腿分開,就已經脫下浴袍迫不及待的撲到她身上,林小姐慌忙舉高大腿,讓他把勃硬的陽具插入那個剛被我弄完,還在溢出淫液浪汁的肉洞裡。

陳先生興奮的抽送著,林小姐也熱情地將他環抱,兩條肉蟲開始在床上扭來扭去,玩個不樂亦乎。

與此同時,陳太太也過來和我親近,我伸手到她黑色的浴袍裡撫摸她兩個漲鼓鼓的乳房,她則熱情向我投懷送抱,用她一對厚厚的嘴唇含住我已經軟小了的陽具。

這時,陳太太的口技的確有她的獨到之處,完全不會像林小姐偶然令牙齒觸及我的陰莖,完全處在一個會動的純肉環境…我突然領悟到她嘴唇稍厚的好處了。

她的浴袍已被我弄得鬆散,兩隻大乳房從浴衣胸襟跌出來,雪白細膩的肌膚在黑色浴袍的襯托下更加賞心悅目,我有點兒失控,把她的大白乳房抓出了紅手印。

雖然剛才已經在林小姐身上二度春風,但我還是讓陳太太熱情搞硬了。陳太太用手撥了撥我那肉柱子,見它彈性十足的反擊她的手背,不禁抬起頭來睨著我媚笑。

我也是知情識趣的男人,當然不會再等她如林小姐剛才那樣輕盈的爬上來套弄,況且在性交方面,我也一向比較喜歡占主動。於是我就下床站在地上,握住陳太太腳踝,把粗硬的大陽具插入她那毛茸茸的陰道中緩緩抽送。

這時陳先生和林小姐也已經改變了姿勢,喜歡主動的林小姐讓陳先生坐在床的另一邊,然後坐在他懷裡騰躍,我清楚見到陳先生的一截肉棒被她的陰道口吞吐,還不時見到她的內陰的嫩肉被拖出而外露,她和他的性器結合之處不時發出「嘖嘖」的聲響。

再看陳太太,她舒服得閉上眼睛在享受,看來很滿意我這樣玩她也。

我和林小姐正面對著面,她雖然在和陳先生交媾,卻不時在和陳先生身後的我眉目傳情。後來,她好像已經進入了高潮,她雙目潮濕,臉紅耳赤地緊緊地抱著陳先生。這時,我相信她已經爽到顧不得我了。

陳先生不愧是情場老將。他讓林小姐主動地玩了這麼久,仍然是金槍不倒,這時,他開始反被動為主動,他也像我現在這樣,抽起林小姐的腳踝,架在床沿頻頻抽送。

這時,我雖然在幹著陳太太,卻清楚地正面看到林小姐在被陳先生姦淫,這女子雖然本來就是他安排給我的臨時伴侶,但見到我剛才射入她陰道裡的精液正在被擠出來,我不知怎的也產生一種異樣的情感,於是我將這種感覺發洩到陳太太身上了。

我狠狠的狂抽猛插,陳太太很快被我推上高潮,她先是肉緊地抽搐著,陰道裡大量分泌使得我和她交媾的地方接連發出好笑的聲響。

接著,她慢慢平靜下來,睜開眼睛向我拋過來感激的媚眼。

這時我突然發現陳太太其實也很可愛。她的嘴唇雖然是稍厚了一點,但她嘴很小,現在她媚笑的樣子甚至非常動人,況且剛才她替我口交時已經讓我領略過好處。

再看她一身白裡透紅的細皮嫩肉,實在不是隨便一個女子都具有的。

我把抽送的動作暫停下來,開始仔細地玩賞這個中年女人的肉體。先是把握住她腳踝的雙手移到她一對小巧玲瓏的嫩腳兒上。看來這女人一定養尊處優,她的腳丫子全是軟綿綿的細皮嫩肉。我剛才也摸過林小姐的肉腳,她的腳兒就沒有這麼幼嫩了。

這時,我情不自禁親吻陳太太的光腳丫,她肉癢的想縮避,又捨不得我的盛情,終於還是乖乖的讓我吮遍她每一隻腳趾,當我舔她的腳心時,她的陰道不禁隨著收緊我插在她肉體裡的陰莖。

接著,我順著她的小腿、大腿,一隻摸到她豐滿的雙乳,陳太太突然提出要和我玩「乳交」,我當然樂於一試,就趴到陳太太身上,讓她用雙手捧著乳房來夾住我陰莖。

我在她的乳溝裡抽插,每當我的陰莖從她乳房的另一邊露出來時,她就會用性感的嘴唇來吸吮一下我的龜頭。

最後,我終於在這種新鮮刺激的玩法中射精了。

當我第一滴精液濺射在陳太太的臉上,她立即伸個頭來把我的龜頭含入嘴裡吮吸。

並把我射在她嘴裡的精液吞食下去。

當天晚上,陳夫婦留在酒店過夜,而由我送林小姐去搭計程車。

臨走的時候,我再到浴室沖洗一次,林小姐已經穿上衣服,還跑到浴室門口等我,她望著我那已經軟垂的東西問道:「你平時小下來時也這樣大的?」

我回答說:「是的,所以我不敢穿太緊的牛仔褲。」

她笑著說道:「別不好意思嘛!我想,被我們女性見到了,只會為你著迷的!」

我也說道:「林小姐才迷人,能夠和這樣親熱,我真是太幸運幸了!」

林小姐又笑道:「彼此逢場作興而已,我也很開心哩!」

分手的時候,林小姐向我要了電話號碼。

過了幾天,我接到林小姐的電話,才知道她更祥細的一些事。

原來她其實不姓林,也已經結婚了,她的丈夫才姓林,丈夫比她年長十歲,不過兩人相愛甚深,只是他某次玩高爾夫球出意外後,勃起有點問題,又覺得他不該因此犧牲了愛妻該有的快樂,所以看到小廣告後,就鼓勵她報名,看能不能找到好的玩伴。

她起初是堅決拒絕,後來被丈夫再三勸說,才決定去試試。

那次她是懷著好奇心來看看,情況不妙就準備隨時溜走,但第一眼見到我時,就放心得多了,後來在床上跟我玩得很高興,回去就把經過告訴她先生。

沒想到她丈夫聽了竟興奮起來,接著便很正常的和她幹了一場,她說從未見過他狀態如此生猛。於是想約我和她們夫婦來一次三人行,我當然答應了。

我們仍然約在酒店的餐廳見面。我幹了人家太太,然後還要去見她丈夫,實在是有點兒猶豫而怯步。又一想,既然她敢主動邀請,應該沒問題才對,所以還是去赴約了。

我們果然談得很愉快,我和林太太開始時都有些緊張,經林先生扯開話題,氣氛才慢慢放鬆下來。

林先生和我一樣有攝影的興趣,一拉開話題,更是把我當成知心朋友一樣,倆人談笑風生,竟把林太太冷落了,也幾乎忘了這次約會的主題。

後來,林太太抗議了,說我們淨談些不關她的事,然而林先生卻提出要請我替他和太太拍攝床上照片,我笑了笑沒說話,於是我們又話題轉回來。

林先生準備去租房,我雖然很過意不去,也不敢和他爭,因為租房間的目的到底還是為了要幹他老婆嘛!怎麼可以表現得太主動?

進房之後,大家相處得很溶洽,也許是事先都已經說清楚了,彼此間有了默契,一開始就已經沒有怎麼生疏的感覺。

三人各自脫光了衣服上床。林太太表現得十分大方得體,她沒有特別討好惑冷落任何一個男人,一手一條陽具,輪流放到小嘴裡吮吸,把兩條肉腸都弄得堅硬起來。

我雖然興奮得幾乎要爆炸,但還是禮貌地叫她和丈夫先上。

林先生今晚的狀態很不錯,他居然親自讓太太進入高潮,我一方面替林夫婦高興,也暗地裡有點兒失落感。

善解人意的林先生立即吩咐他太太替我口交。

她的小嘴依然令人受不了,我警告她我隨時會忍不住,但她含著肉莖搖了搖頭表示不要緊,依然貪婪地吃著我的龜頭。

我捨不得太快射了,於是便和林先生輪流上她。 那會兒真是一段瘋狂難忘的記憶,一會兒我壓著她抽插,他先生在一旁看戲,一會兒她又讓我平躺,跪在我分開的大腿間盡情吞吐我的陽具,而她先生就在她後面,抽插著她高高翹起的屁股。

玩了一會兒,她又熱情地輪流騎我們,陰道裡套弄著一根肉棒,手裡還緊握著另一根,那一次,我和她先生都在她嘴裡、陰道裡射了幾回,林先生還在她屁眼射了一次。

我們配合得很好,令她高潮不斷,我那時才真正體會到女人如狼似虎時的媚力。正是她那種被男人濺注了一臉一嘴的精液,和陰道口淫液浪汁橫溢的媚態,直接刺激著我和林先生的獸性,我們似乎不她當女人看待,她也忘我的接受一次又一次的死去活來。

當我們走出酒店時,她玉腿蹣跚,幾乎連步子也走不好了,她告訴我,那是她這輩子最瘋狂、最快樂、最盡興的一天,爽得腿酸腳軟了。

之後,她還打電話告訴我,那天實在太刺激了,回家後他們又忍不住親熱了一回,不過他老公還是覺得有我在場一起玩的時候,感覺才是最好。

接著的日子裡,我們又相約去了幾次酒店,每一次大家都玩得很開心,林先生還當面告訴我,自從這樣玩過之後,他的病態也不治而愈了。但他仍然熱衷於這種令人血脈沸騰、刺激興奮的遊戲,因為好處實在太多了!

在一次歡好過後,林先生再次要求我替他們拍攝一些夫婦性生活的照片,這件事我本來是堅決不肯的,因為我估計自己也有可能會應要求而被拍進去,這樣的事本來就不過是玩玩而已,我不想因有照片在別人手頭而引致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然而,這次林先生不但很認真,也很誠懇,他告訴我一個不好的消息,就是他和太太即將移民而離開香港,照相既為了日後回憶,也為了怕他自己「舊病復發」。

既然林先生如此坦言,我也不好意思再推三托了四了。

當我帶備昂貴的攝影器材赴約時,果然不出我所料,陳先生最終目的,還是想拍攝下我和他太太做愛時的春宮圖。

這一次,除了由我親自為林太太拍攝一輯性感裸照,其餘的菲林多數都是由陳先生持照相機來拍攝我和他太太用不同姿勢交媾的肉感鏡頭。

我把那些照片沖曬出來之後,不禁歎為觀止!除了林太太一張張引我血脈沸騰的不同姿勢,玲瓏浮凸的寫真裸照之外,更令我乍舌的還是她與我性交時的淫照。

這些淫照多是呈半插入狀態,除了把我和林太太的表情準確捕捉,器官的結合也拍攝得徹底清楚。由於林太太沒有陰毛,她的陰唇被我的陽具迫開時更加生動。高解像度的鏡頭甚至把她皮肉的紋理色澤清晰記錄在像片裡。

我和林太太性交的姿勢更是五花八門,其中由她作主動的居多,當她蹲在我身上套弄時,有的是我們雙手對握,有的是我托住她乳房作勢,還有的是我捧著她屁股助力,更有的是除了我的陰莖插在她肉洞,還加上我一支手指…當然,也有我把她壓在下面抽弄,有她抬起一條大腿讓我站著幹,還有她俯在床上抬起屁股讓我從後面插入,更有的是插入後,她雙手勾住我脖子像樹熊似的掛在腰際。

有些三人合照的,是用自拍功能拍下,雖然沒有準確拍攝到器官交合細節,卻更加使我興奮。其中有林太太雙手握著兩棍啜玩,也不乏林太太被雙棍前後、上下夾攻,還有林先生抱著自己的老婆讓我把陰莖塞入她陰道或小嘴…另一組照片,林先生稱作「戰後」篇,其實是他太太被我們射精之後所拍攝的,其中有林太太滿口滿臉都是精液,也有她陰道口、嘴角或屁眼淌出精液的大特寫。

至於那些精液是誰的,就連我也說不清楚,因為那次我和林先生都有在她太太的有關位置一次以上出過精。

林先生把這批照片捧為至寶,我則不但一張也沒留下來,連底片也交給他,一來為表現自己的風度,二來也怕日後被自己的妻子或戀人找出來!

如今,林夫婦已經遠在地球的另一邊,我也已經記不清再和幾位女人有過肉緣,更已經擁有了自己的太太,但我仍忘不了和他們在一起的日子,畢竟那實在是一段真執、盡興和非金錢交易的友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