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召妓經歷

成人文學
2013/ 10/ 02
一個已婚的男人,今年30歲,算是事業有成吧,在大陸沿海的大城市從事IT行業,自己有車子和房子,176 的身材,長得也算英俊。結婚比較早,在26歲已經結婚,太太相當可愛,長著一副娃娃臉,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子,36C 的乳房,經常引來一群狂風浪蝶。但在這一點上我並不擔心,因為我太太相當的保守,我們兩夫妻是令人羨慕的一對。

不過事情總有正反兩面,太太的保守性格雖然令我不擔心綠帽壓頂,但在夫妻生活中,保守卻是死穴。結婚多年了,我們在做愛時的花式隨口也能數出來,因為實在是太少了。從姿勢來說,只有男上、女上、側入、後入四種,其他A 片中常見的立交、口交、肛交、野戰就因為老婆的保守性格,我從來沒和她享受過。

話雖如此,但由於我太太是那種男人恩物的類型(就是很快能達到高潮,但很快又能回復過來「繼續作戰」那種)。所以在結婚兩三年內我們的性生活都相當的愉快,但容易滿足的就不是男人了,結婚幾年後,我發覺和太太之間激情少了,親情倒有所增加,所以我開始在外面尋求刺激。雖然多年以來都有召妓的經歷,但次數不多,而且是真正的逢場作戲,可能是自我調節得好吧,召妓不會令我在太太面前又負罪感。但與除太太外的女性維持長期的性關係倒是從來沒有過。

本文講述的並不是我和太太的婚姻生活,因為我覺得現在已經很對不起她了,如果再把她的隱私公諸於世就更難辭其糾了。所以以下的都是我的外遇。上文已經提過,我算是事業有成。目前在一家大公司任總經理職位,而且還有一定的股份,所以我的收入很是不少。同時由於應酬的需要,經常出入一些聲色場所,在開始有「外心」之後,在去卡拉OK等地方時,我常常會帶上我太太,原因一是不想叫小姐坐台(這些坐台小姐坐下來陪你喝幾杯酒,唱幾首歌,劃兩下拳就收三百塊,還不一定肯和你上床,就算出台上房也要五百到八百,床上功夫沒幾個好的,實在是不值得);原因二是讓太太看看什麼叫三陪也有好處,因為我們常去的夜總會小姐陪坐時最多是摟摟肩膀,親個臉頰,所以不會使我太太造成對我經常出入這些場所產生太大的反感;原因三是要想得到消費得折扣,就得和那些部長打好交道,平時通個電話什麼的,這麼一來,我手機上一些女性名字的電話就不會引起太太的懷疑了;原因四是我太太唱歌極其難聽,而且也不會喝酒,去多了她自己覺得沒意思,就不會總跟著我了。在「預謀」一段時間後,太太果然「中招」,我開始了我的單身夜生活,也就是泡妞生涯。

既然麼和泡來的妞保持相對長期的性生活,那就要做好準備功夫,以下是我的選妞原則:

1.不能是妓女。要試驗很簡單,初期接觸時試探一下就知道了。

2.不能有性病。我不喜歡用避孕套,所以確定關係後雙方檢查一下是必要的。

3.必須在娛樂場所工作。這些地方工作的女人都知道「江湖規矩」,一般不會死纏爛打。

4.不能是處女。我並沒有處女情結,雖然太太當時是處女,但老實說,我不太喜歡和處女做愛,因為做起來大家都辛苦,而且在負責任方面也存在問題,處女這種類型的女人知道幹起來是怎麼回事就行。

5.必須身材相貌好。廢話。

6.必須年紀在23-25歲左右。這個年紀的女人不像十來歲的少女,她們接觸

的新鮮事物比較多,調教起來容易,而且都過了做夢的年紀,天長地久對她們來說都是謊言。

原則雖然很多,而目的確很簡單,就是最終把泡來的妞調教為能適應肛交的女人,女人既然能適應肛交,那什麼**花式就全部不在話下了。我一直對肛交很感興趣,但事實上能接受肛交的女性真是少之又少,我曾經對五個妓女提出過肛交的要求,而且開價都是三千元人民幣以上,但都被她們拒絕,只有一個勉強接受,但在陰莖插入肛門的時候,由於疼痛劇烈而被迫停止。

男人嘛,越是得不到的東西就越想試,我由於常有機會到香港,在一個專門介紹嫖妓地點的香港網站上有很多香港指壓中心的介紹,這個網站的介紹很詳細,哪個小姐提供什麼服務都寫得清清楚楚,所以曾按圖索驥,摸過上去,結果得到一個結論,照片中的女人和實際上相差實在太遠了,本來提供肛交服務的女人在照片上看就不怎麼樣,真人版就簡直令人陽痿,所以當她們一進房,我只能馬上退貨換人。

不過在香港的「性產業工人」的服務倒是一流,如果不是對肛交存在幻想的話,她們能在短短45分鐘時間內,讓你獲得最大的享受。

在我的召妓生涯中,唯一能令我回味的就是香港的某指壓中心和澳門某酒店一次經歷。

香港的指壓中心其實和妓院差不多,低級點的房間裡之有一床一床頭櫃,小姐進房後給你隨便按兩下就「開工」,這種地方我一次之後就沒有回頭。比較高級的是裡面有沖涼房,小姐進房後大家洗個鴛鴦浴,有些還給你來個BM(就是人體按摩),然後是吹簫(口交)、毒龍鑽(添屁眼)、做愛。以下說的是我在香港第二次的召妓經歷。

大概在兩千年,有一次我到深圳公幹,事情辦完後,和朋友們吃中飯,一幫男人聚在一起時,話題很快就轉到了女人身上,當時有朋友在大讚香港的服務到家,我確有反對的意見,因為不久前,去過一家低級的指壓中心,感覺不太好。但朋友問清楚情況後,除對我的經歷表示「同情」外,也笑我不懂門路。結果說幹就幹,決定午飯過後,帶我去香港糾正我的錯誤觀點。

午飯後,兩個朋友打電話到香港聯繫了一下交通工具,我們就開始了香港炮兵團的征途。(由於我職業的關係,我有多次往返通行證,去香港不需要申請,過關時填個表就行了)

很快地,我們過了關,上了來接的車子,直奔旺角某指壓中心。

到達目的地後,當地的朋友帶領我們參觀了一下房間,在我們感覺滿意後,就開始詢問我的性取向,我如實回答我想試試肛交,但遭到了否決,於是退而求其次,我說我喜歡BM、吹簫、獨龍鑽。朋友聽完後大聲回答「收到」,然後把經理拉到一邊嘀嘀咕咕了陣,我們就分頭進房了。

等了不久,門被輕輕敲了幾下,我眼前一亮,一位小姐手挽毛巾走了進來。她身高大概162 左右,皮膚雪白,長長的頭髮,樣子有點像香港的電視明星關詠荷,我心想朋友們還真會安排。

她進來後,操著半鹹半淡的廣州話說:「老細,你好,我叫小麗。」

我說:「你唔使同我講白話,我上面來喈,識講普通話。」

她聞言高興起來,說:「那太好了,我不用說得那麼辛苦了,你對我滿意嗎?要不要換人。」

我說:「你這麼漂亮,我怎麼捨得換。」

她輕輕一笑,露出潔白得牙齒:「謝謝老闆,那我們洗澡吧。」

說罷,她主動地走過來幫我脫衣服,在脫衣服時,我手沒閒著,動手去捏了捏她的乳房,她輕輕一縮,道:「老闆,別心急,現在隔著衣服大家都不舒服,等下你怎麼玩都可以。」我只好尷尬地笑了笑。

幫我脫光後,她把我的衣服掛到衣櫃裡,自己也很快脫光。只見她身上的皮膚比臉上的還要白,一對大概24左右的乳房挺在胸膛上,完全沒有下垂的感覺,乳頭的顏色雖然不是少女的粉紅,但也不太黑,細細的腰部沒有半點多餘的脂肪,陰毛不太多,只有一小撮,估計不會長到大陰唇上,雙腿細長,合併起來中間完全沒有縫隙,唯一的缺點屁股有點下垂,但這可能是東方女性的通病吧。

大家都脫光後,她把我領進浴室,很熟練地調試好水溫,開始沐浴液往自己身上塗,在塗抹均勻後,她把身體靠近我,以她身體給我全身按摩。呵呵,這種感覺是沒有試過BM的人完全無法體會的,一個溫暖柔軟的身軀,加上沐浴液的潤滑,在你全身上下滑動,重點是她堅挺的乳房在身體各個敏感部位經過時,那種享受簡直難以形容。

於是我的兄弟馬上對她的專業服務肅然起敬,她見狀,也矮下身體,把我的勃起的小弟壓在腹部,並用她的乳房夾住那肉棒上下推拿,一隻手往上伸,在我一邊的乳頭上輕輕捏弄,另一隻手染了些沐浴液,繞到後方在我屁眼週遭不斷地揉搓,而且還抬起頭,露出甜美地笑容,笑著問我:「老闆,舒不舒服。」

在三點夾擊下,我只能閉起眼睛,以輕輕的呻吟聲來回答了。在她認為我的屁眼已經洗乾淨後,上面的手開始捏弄我另外一個乳頭,下面的手也伸到前方,輕輕地玩弄著我地陰囊。

這下我的快感更加強烈,幾乎有射精的感覺,但知機的她停止了動作,站了起來,用水幫我沖淨了身上的泡沫。

泡沫沖洗乾淨後,她再次蹲下身子,一手拿著花灑,一手握著我的小弟,跟我玩起了水中蕭。她先用花灑往她的小嘴灌了點熱水,然後把我的小弟含進她空中,在她口裡,她的舌頭不斷地圍繞著我的龜頭和馬眼舔弄,一隻手象BM時候那樣,伸到後面在我肛門附近輕輕滑動,而另一隻手上的花灑則近距離地衝擊著我的陰囊,可能是經過訓練吧,在她給我口交的過程中,我完全感覺不到她牙齒的存在,在極度興奮時,我只能雙手緊緊地按著她頭的兩方。

在小弟的硬度已經達到極點時,她把我的小弟拿了出來,並用手指在我肛門和陰囊中間使勁按了幾下,我射精的慾望馬上停止了下來。

她站起身,拿過毛巾,幫我抹乾淨身上的水分,在這時,我的手才有機會對她進行攻擊,趁著她身上的泡沫還在,我一手摸她的乳房,一手下探摸她的陰戶,她的乳房相當柔軟,一隻手剛好能握住,而陰戶也和我想像的一樣,大陰唇上並沒有長毛。我們做生意的人很矛盾,既喜歡見到無毛的陰戶,但又擔心「白虎」會給生意帶來霉運,她這種女人就正好,雖然有毛,但也能看到「完全版」的陰戶。

我抓緊時間,手不斷在她陰戶上摸,搓了搓她的陰蒂,可沒什麼反應(正常現象),於是把手指探入她的陰道中攪了一下,感覺還挺緊。

把我身體抹乾淨後,她說:「老闆,你先到床上去吧,我洗乾淨就來。」

我於是乖乖地上了床,舒舒服服地躺了下來,點著一跟香煙,頭以雙手為枕,觀看美人出浴。她先把身上地泡沫沖乾淨,然後再倒了些,再她的乳房和下體集中清洗,很快地她也洗完擦乾淨走了出來,像小情人般在我身邊躺下,在徵得我同意後,她也點起了一跟煙,和我聊了起來。

在聊天中,我得知她是安徽人,今年20歲,以前是安徽某市舞蹈學院畢業的,拿雙程證來香港,已經做了兩個月了。她問我是那裡人,我老實回答了,她又問:「我回大陸時,能去找你嗎?」

我想了想,把我的手機號碼告訴了她,她好像挺高興,不知從那裡找來一隻筆,在草紙上記下了我的號碼。

聊天歸聊天,我和她的手都沒閒著,她在我陰莖附近輕輕的掃,使本來已經開始發軟的小弟又抬起了頭,而我則集中火力攻擊她的下身,拇指在她陰蒂附近來回按壓,中指鑽進了她的陰道,不久,竟然發現她有點興奮,我問:「你好像有反應。」

她說:「你是我今天第一個客人,而且我很少碰倒大陸同胞,可能心情比較好吧,今天不用KY(一種潤滑劑)也可以了。」

說著說著,我的手指移到了她的肛門附近,試探性地在她的屁眼旁邊撫摸,她的反應又強烈了點,但當我想把指頭塞進去時,她技巧的避開了,我心想「沒戲了」。不過由於早有心理準備,也沒怎麼失望。

聊天結束後,她讓我平躺伸體,趴在我身上,開始用她靈巧的舌頭,給我全身舔弄,從耳邊到頸部,從頸部到胸前,在把我兩邊乳頭都弄得硬起來後,她用雙手取代了舌頭,用手指在我兩個乳頭上輕輕劃圈,而舌頭則經過腹部一直往下舔。

很快,我的小弟又被她的小嘴吃了進去,不過這此她的服務重點並不在口交這一項,我的陰莖在她口中只逗留了很短時間,她把陣地移動到我的陰囊和輸精管上,這兩個部位的敏感程度不亞於龜頭,她像舔雪條一樣先用舌頭順著我的輸精管從下往上舔,然後,輕輕地含著我地陰囊,把兩個蛋蛋用舌頭在嘴裡輕輕撥動,而原來在我乳頭上動工地手也握著我的小弟上下套弄。

在圍繞我小弟大舔一通後,她問:「老闆,喜不喜歡玩毒龍鑽啊?」

我說:「當然了。」

於是她讓我翻轉身體,趴在床上,而她則開始舔我的背脊,她的舌頭在背上隨便打了兩個轉後,就舔到了我的屁股,她用手把我兩邊屁股分開,舌頭開始在屁眼週遭轉圈,在繞了會圈後,兩隻手在我屁眼旁邊用力,把屁眼分開了一點,舌頭開始舔弄露出來的一點嫩肉,而且還使勁地把舌頭伸進我地屁眼,這個動作使我舒服得幾乎發出聲來。

其實舔屁眼和口交完全是兩種感覺,口交能帶給人刺激,但舔屁眼則舒服和刺激兼而有之,同時因為屁眼是大便之處,是人體最骯髒地部位,讓女人在這個地方用舌頭舔,還能給人帶來輕微地心理享受。另外,我個人認為舔屁眼舒服的感覺居多,刺激倒是其次,所以在口交後屁眼被舔,能降低口交時強烈的快感,達到延長做愛時間的目的。

小麗姑娘很細心的服侍了我的肛門將近5 分鐘的時間,在這段時間內,感覺簡直飄飄欲仙。試想一個長得像關詠荷的姑娘用她的舌頭舔你身上最髒的地方,呵呵,其享受程度盡在不言中了。

在全身頭得到小麗舌頭的伺候後,重頭戲開始。小麗拿出了一個避孕套,用手撕開,並用床頭的水洗了一下(很多職業婦女都不喜歡避孕套上的潤滑劑),然後把套子放到她嘴裡,用嘴把避孕套套在了我的陰莖上。

待我小弟「保護」好後,她掰開雙腿,跨坐在我身上,把我的陰莖套入了她的小穴,這時我發現她的興奮不是假的,陰道中確實有不少的愛液。在完全插入後,她的身體開始上下套弄,我的手也握住了她兩個乳房。漸漸地,她的動作越來越激烈,我的下身也不斷向上迎合,不久,她軟軟地趴在我的身上,告訴我她沒力了。

好!我來吧!我把小麗的身子翻過來,讓她跪在床上,從後面插入了她的陰道,雙手扶著她的屁股,使勁抽動了起來,在這個角度,我發現小麗的屁眼顏色很淡,應該還沒被搞過。我在抽送的同時,一隻手輕輕的摸著她淡紅的菊花蕾,這時小麗的呻吟聲好像有所轉變,我感覺是從職業性轉變為自發性了,不過我沒有進行進一步的動作,在抽送一百來下後,我把小麗的身子翻過來變成仰躺,她躺好後,我低頭看看看她的小穴,發現她的小穴顏色也不太深,大陰唇漲漲的,不大的陰蒂輕微地勃起,在小穴的入口出泛著淫水的光澤,而且小穴旁的嫩肉還輕微的收縮著,我用兩隻手指輕輕地捏了幾下她的陰蒂,她的身體也隨之顫抖了幾下,穴口的淫水也似乎多了點。

我把她的雙頭提起來,往上壓。果然是舞蹈學院畢業的,她雙腿被我筆直地壓到肩膀上時,竟然半點感覺也沒有。既然如此,我改變平時的動作,雙手以她的小腿為支撐點,陰莖在穴口滑動了幾下,就使勁一下整根插了進去,小麗遭到突然的襲擊,口中發出「哦」的一聲,雙眼閉了起來,由於她的雙腳和身體幾乎完全併攏,所以我感覺到我並不長的陰莖似乎碰到了她的子宮。我開始長抽猛插,小麗在我的激烈動作中,口力發出毫無意義的聲音,在抽送百來下後,她突然全身劇烈顫抖,雙手緊緊抓住我,說:「先別動,我要來了。」

我很聽話地停止了動作,趴在她身上,用嘴吻著她地耳旁,我的陰莖也在她的小穴中享受著她因高潮陰道收縮為我帶來的快感。

我沒有等她身體的顫抖完全停止下來,就又開始了猛烈的動作,小麗啊了幾聲,說:「你好壞,我今天給你害死了。」

我沒說話,繼續使勁地幹她。過了一會,她可能恢復過來了,腰肢開始扭動迎合著我的動作,雙腳也繞到我的背後緊緊地夾著我,口中的呻吟聲也變成了粗話,說的都是些廣州話裡最粗俗的字眼,由於中國語言的多樣性問題,這些話無法用文字表達。

在聽覺、視覺、觸覺的三重刺激下,我在幾下異常劇烈的插動後,射出了精液,人也軟軟的趴在了小麗的身上。

她讓我趴了一會,就把我推到一旁,幫我摘下了灌滿精液的避孕套,拿了點紙巾擦了擦我已經軟下來的陰莖,再次把它放入了她的口中。

哇!事後簫!這還是我第一次碰到,激情過後,刺激的感覺完全消失,帶來的是無比的舒適。平時聽說得多了,沒想到事後簫真是這麼舒服,大家有機會一定要嘗試一下。

小麗幫我吹了一會,說:「時間快到了,去洗洗吧。」

洗完澡後,時間剛剛好,小麗收拾好東西,問我:「你給我的號碼真的假的,我回去的事後真的要找你哦。」

我說:「當然是真的,你來了我招呼你到處玩一下。」

小麗聞言很高興得在我臉上親了一口,說:「那我們一個月後見,我的好老公。」

我走出了房門,發現朋友們都在外面等候了,他們見我出來就問:「點啊,無介紹錯掛。」

我狠狠點了點頭「唔錯!下次來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