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女的情懷、是情是愛難明白

成人文學
2013/ 10/ 03
五、六年前我正在西南的一個城市求學,一次旅遊經歷的故事,讓我深深懷念到如今。可以說,是那個奶子鬆鬆,屁股大大的善良村姑,讓我體味到了性的美好和奇妙。

我來自沿海地區,173左右的個頭,21歲,當時體重58公斤。因為人長得比較清秀,還是有點女人緣的。當時物價很低,所以我每月600元的生活費,在當時算是比較富裕的了。而且我一直比較大方,所以同學關係什麼的都處的不錯。

大二時就交了個女朋友,並且上了床。在那裡的女孩子都比較開放,她們對性事早就懂,也無所謂。我女朋友是那種漂亮但比較瘦的那種,搞起來兩個人骨頭碰骨頭。所以那時候我對那事不怎麼熱心,除了射的一剎那爽一點,其它真不怎麼樣。

我的性能力一般。第一次沒超過二分鐘。後來的話帶套的話能玩十分鐘左右,不帶套也就七八分鐘這樣子。大二的下學期和女友分了手,當時的心情很鬱悶,就想出去走走。那時候的背包族游應該還不多。我在地圖上找了一個風景區(當時一點都沒有開發過,純自然的。)就去買了火車票,背上包就去了。

去那裡可以說是歷經周折。乘火車後還有渡江輪渡,再坐汽車。早上出的門,到那邊已經是快晚上了。說實話我當時心情很差,我不知道自己出來是為了什麼。那邊唯一的一家賓館是一個什麼單位的療養院,貴得要死,幸好那裡還有農家旅社,只要5元錢一個晚上。他們一般收了你5元錢,給你一壺熱水和被子以外就什麼都不管了。

我當時順著那個風景區最好的湖邊黃泥路邊走邊看,心情慢慢好起來,風景真是不錯,青山綠水的。走到快盡頭的地方肚子叫了,就尋思著住下來。一抬頭就看到了一座兩層的樓。門口坐著一個三十七八的女人在剝豆子。我看著她的時候她也看著我,可能當時她如果不看我的話我就不住那兒了。

她相對當地人來說比較白,臉圓圓的,長的很豐滿的那種。我問她:「這兒住人嗎?」

她愣了一下馬上說:「住的住的。」

我說:「多少錢?」

她站了起來:「5塊,這兒都是這價錢。」 我看著她因站起來而暴露的大胸忘了說話。

她倒是沒在意,問我說:「住嗎?」

我回過神來:「住。晚上可以在你那兒吃嗎?我付錢。」

她笑了:「好說,山村人家就是菜不好。」 說完進了屋。哇!從背後看她的屁股好大,整整兩團肉!我跟進了屋。

她對我說:「你住樓上吧,被子我拿上來,水你先提上去。要衝澡在後院棚子裡。」

我提了水上樓,收拾了一下就下樓洗澡。走到後院,進到棚裡,從缸裡提了涼水開始洗澡。洗到一半,發現她走到後院進了我隔壁那間小木棚裡。我正奇怪時,聽到了水聲。原來是她在小便。我腦子一熱,想到她那白花花的屁股,小弟弟立馬挺了起來。好不容易等她解完,沖了好一陣才恢復正常。

洗完澡走到前面,她正在下面,我就坐在那兒等吃飯。這時,她說話了:「我當家的不在,簡單點搞點麵條,行嗎?」如果說在此以前我真的是心無歪念的話,這一句話卻讓我的心活了起來,當家的不在啊

我馬上說:「沒關係沒關係,麵條比餅乾好多了。」

就這樣,我和她一人一句聊了起來。知道了她男人去附近的城市打工了,還有個女兒在縣裡上高中。農忙時就忙活一陣,平時日子不富裕都很空。很快麵條煮好了,她讓我先吃,我就沒客氣。她問了些我的情況,我半真半假的說了。

她就說:「好好的書不念,跑到這個角落裡有什麼好玩的。」

我說:「散心啊,現在流行徒步玩麼。」

她接著說:「話是不錯,上個月還是來了一幫人,有一對住這兒。城市人怪啊,半夜裡聲響搞得好大。」我心一驚,我不知道自己的臉是不是紅了,同時還有點挫折感,把我當小孩麼。

我豁出去了:「呵呵,老公不在,聽不得這種聲音吧。」 說完把我自己也嚇壞了,我怎麼這麼魯莽。她也是怔了一怔,可能有點想不到。

她接了一句說:「你個娃兒才多大,知道的還是不少。女朋友有了吧?」

我有點不好意思:「女朋友有啊,可是分手了呀。」 我隱隱約約地感覺到,其實我們都在試探對方,慢慢地深入各自的防線。

她笑了一下:「我看你長得很乖,女娃兒看到你還不都流口水喲?」

我也不服輸的說:「哪有這麼嚴重,你流不流口水?」嘴上這麼說,心裡卻緊張到極點,我是不是有些過火了。也許這是一個完全陌生,和我的生活完全不搭界的地方,才讓我努力擺脫以前的我,做一個全新、隨時接受誘惑的我,哪怕她是一個半老的村婦。

她臉上現出一片紅暈,筷子伸過來在我碗沿敲了敲:「快吃,快吃。」她這種不置可否也沒生氣的態度給了我很大的刺激。要知道,要我一生中我可從來沒機會和眼前這般年紀的女人調情,或許以後也不可能了。放開吧,隨心所欲吧,我對自己說。

我吃飽以後,就坐在桌邊看著她吃。我仔細地看著她的臉。可能田間勞動比較少吧,她的臉不是太黑,圓圓的有點富態,身材卻是豐腴的沒得說,只是乳房看上去好像有點下垂,胸也好,屁股也好,都是這樣。

她顯然注意到我在看她,就放慢了吃的速度,笑著說:「小小年紀,不學好,看啥子嘛?」

我也是一臉壞笑:「好不好跟年紀無關哈。」

她臉上有點掛不住了:「出來打算玩幾天啊?」

我說:「一兩天吧,重要的是開心,看看風景是玩,看看人也是玩,呵呵。」

她慢慢地也放開了:「看哪個?看我嘛?老都老了,有啥子好看?」

我也是越來越輕鬆:「好看啊,我看你最多不過35歲。」

她笑著說:「是哈,我才34歲,農村人看上去老哈。」

我倒是沒想到,這下子拍到馬腳上去了,連忙說:「老不老不是看臉的,你身材就最多30歲啊。」

她聽了好像很高興:「現在幾點了,外面天都黑了。」

我看了一下表,時間過的好快,有7點了。她站了起來開始收拾,邊收邊對我說:「你晚上不出去了吧。」

我說:「不出去了,黑燈瞎火的也沒什麼好玩。」

她遲疑了一會對我說:「那你把外頭門去關了,上樓睡覺去吧。」我一聽,心中暗喜,忙不迭地走過去關了門,又把鎖反鎖了,上樓的時候用餘光瞟她,她卻似乎無動於衷。我心情複雜地上了樓躺在床上。還有戲嗎?她是真的有意還是消遣我一下呢?

正在亂七八糟的想時,樓下突然沒聲音了,我打開窗戶一看,原來她走進了後院那個棚子裡洗澡了。我的心裡一陣狂喜,哈哈,現在輪到我去撒尿了啊。我興沖沖的跑下樓,飛也是地衝進旁邊的那間小屋,趴在木板上開始找門縫。果然,就在馬桶邊上有一條小間隔,轉念一想,她剛才也許也看過我的。我終於看到她迷人的肉體了。她的兩個大奶子垂在胸前,隨著她搓澡時一動一動的,乳頭很大象兩個紅棗。

她知道我在看,笑了一下轉過身去。啊!天啊,她的屁股好大,白花花的兩扇肉一晃一晃的。這是一個怎樣的誘或啊。兩個白屁股中間依稀可以看到黑色的陰毛。我撥出了自己的雞巴開始打飛機。打著打著我停了下來,心想:現在放掉可惜了啊,如果晚上沒得爽,到時候再打也來得及,想到這裡就把雞巴收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那邊傳來了她的聲音:「看啥子嘛。上樓睡覺去。」

我一聽:有戲!興沖沖地跑上了樓,躺在床上發現自己的雞巴頂的高高的。於是我讓自己平靜下來,有睡沒睡的躺在那裡。可能是旅途比較累的緣故,沒想到睡著了。等我一覺醒來已經9點了,睡了兩個小時,我的精神好多了,心中卻在叫苦,這下子睡過頭了,沒戲了啊。我走出房間,發現外面黑黑的。她的房間就在我的對面,裡面卻沒什麼動靜了。我不死心的推了一下她的房間門。啊,開了?!我一陣狂喜,原來她一直在等我。

黑暗中她突然從床上坐了起來:「你睡醒了嗎?」

我又驚又喜:「我睡過頭了,你怎麼不叫我?」

她笑了:「叫你?叫你去上學嗎?哪個知道你原不願意喲。」

我走到床邊坐下,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她穿著短袖的上衣,也沒有蓋被,下身是一條大褲衩。我抖抖索索地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上。她一把抓住我的手,說:「你想清楚了沒得?」

我迫不急待的說:「當然!」

她一聽完,就把上身衣服脫了,抓著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大奶子上。我就用手搓著她的大奶,又把我的臉俯在那有點下垂的乳房上,不停的吻著,並不停用牙輕咬那兩顆紅豆。

她則不停地扭動著身子,嘴裡呻吟著:「冤家喲……」

她的兩條豐滿的大腿不知什麼時候緊緊夾住了我的一條腿,使勁地磨擦著,並用手摸著我的頭。我的手開始向下。天啊!?怎麼會有這麼多水,就好像有一杯水倒在了她的屄上,我從來沒想到女人會有這麼多水?

我傻乎乎的問:「怎麼那麼多,你是不是撒尿了?」 她笑了一下,突然翻過身來把我壓在身上,一把脫了自己的褲衩,也沒脫我內褲,把我的雞巴從裡面拉了出來,手一把握,屁股一沉,就坐了下去。「嘰」的一聲,我的雞巴就滑了進去。

她的雙手緊抱住我的臀部往前拉著,大屁股一會向左旋動,一會向右旋動,那種感覺就像她的又肥又大的屁股是一個大肉磨盤,在瘋狂的轉動著,我兩隻手也沒閒著,一會兒搓她的大奶,一會兒抱住她的大屁股向上頂幾下。肏了三四分鐘,可能是她太瘋狂的緣故,我感覺想放了,想叫她停一下。

沒想到她突然叫出聲來:「啊呦…啊呀……」一邊加快了屁股的起落,一邊用手抓床單。我也不管那麼多了,用盡全身力氣把向上捅。終於她停了下來,整個人像爛泥一象趴在我身上。我正著急,只要再肏幾下我就能放出來了,結果她一停,又一壓,我頓時沒了感覺。後來又一想,歇一下也好,可以玩整個晚上呢。就把手伸到她的背後摸她的大屁股。

過了一會,她回過神來,笑了一下:「好久沒玩了,真是舒服啊。」

我不幹了:「剛才我就要出來了,你又停了。」

她一聽:「小弟弟,不要急嘛,夠你玩的。」

說著下了床,開了燈,從床下拉出一盆水,用毛巾幫我擦雞巴。哈,真不得了,我的雞巴怒髮衝冠,上面陰毛上全是她的浪水。她擦了兩把才擦乾淨。我正奇怪時,她把毛巾一扔,頭一低,就把我的小弟弟含進了嘴裡。那時可不比現在開放,我只在A片裡看到過口交,自己都覺得有點噁心,我女朋友更是不碰的。沒容我多想,那種強烈的刺激就讓我呻吟起來。

她半坐在床沿給我口交,我可以摸她的騷屄和大奶。她用舌尖舔著我的馬眼,並用那雙唇吞吐著我的龜頭,繼而用嘴使勁含住我勃起的雞巴,瘋狂的吞吐起來。我則用手使勁撫摸著她又肥又圓的大屁股,使勁揉搓著圓滾滾、白滑滑的臀丘。

我大叫:「爽啊,我要出來了。」她一聽,馬上吐了出來,身子往床裡一仰,雙手把住自己雙腿,然後大大的張開,口中說到:「來啊,肏我!」我怪叫一聲,長身而起,用手握住雞巴,雙腿跪在床上,在離她的屄有幾公分時就遠遠的狠狠地插過去。「啪」的一聲,被我插個正著。

兩手抱住她的腰,架高她的又肥又圓的屁股,瘋狂的抽插起來。她也很配合我,嘴裡不知道在亂說些什麼,裡面的肉緊緊夾住我的雞巴,她的陰道口也在緊縮,令我每一次進出都有無比的快感。

我忍不住叫了起來:「舒服死我了,我要肏死你!肏死你!」 終於,我滾燙的精液射了出來,從口交到我射出,才不過三分鐘,卻是我有史以來最爽的一次!我將頭埋在她的大奶之中,一身是汗的喘息著趴在她的身上,稍作片刻休息。

她笑著問我:「小弟弟,你滿足了嗎?老姐我真是舒服喲。」

我說道:「我還沒滿足呢,你那又肥又大地屁股太爽。我還想多肏幾次。」

她笑了:「還多肏幾次啊?會傷身體的。」

「沒事,沒事,雞巴還沒吃飽。」說老實話,我和我女朋友玩最多的時候有連著三次。我想我今晚也要幹她個三次,這樣才夠本啊。

在休息期間,我和她胡亂地聊了一會。她也和我說這是她第一次和她男人以外的人做。主要是看我很乾淨,斯文,再說她也好久沒有性生活,想的要死。我誇她豐滿,水多,總之是好話說盡。手上也沒閒著,不停的抓,摸,扣。我和她平躺著,從後面摟住她的腰,不停地用手摸著她的肥肥的淫屄。她興奮得努力向後撅著她那又肥又大的屁股,並用手牽拉著我的雞巴。我把雞巴夾在她的豐滿的臀縫中,使勁向前頂著,漸漸地感覺到我的雞巴又粗大起來。

她轉過身來,讓呵呵在床上,她面對我用她的屄把我的雞巴吞了進去,然後仰身慢慢的坐下,雙手在背後撐著床。我感覺到我的雞巴被壓了進去。

她呻吟著:「日到頭嘍…日到頭嘍…」我急忙抽送起來。這時,我才有機會細細的看個清楚。她的小腹微微鼓起,陰毛黑油油的一大片,十分茂盛地圍著她的肥逼,陰唇呈現出黑紅色,淫水正潺潺的從陰道裡橫溢,我的雞巴正從她的屄裡進進出出,頗為刺激。

因為坐姿的關係,出來時緊夾著雞巴向上捋,直到只剩下大龜頭夾在她的陰道口內,進去時緊夾著大雞巴向下捋,直到齊根到底,我恨不得連卵蛋也擠進去。她則抬起大屁股配合我進出,還不時的再轉上幾轉。我這次沒這麼快出來,一連搞了十分鐘左右,感覺她屄裡的溫度越來越高。她的淫水也因不斷的磨擦變得粘稠,塗滿了我和她的陰毛。我提議換個姿勢,用我喜歡的背後式。

她答應了:「你喜歡公狗肏母狗嗎?」

我大笑:「對頭!我要肏死你這個母狗…」

她順從地點了點頭:「你不要動,我來。」只見她把右腿一轉,身子一翻,已經轉過去,而我的雞巴仍然在她的屄內。這時,她已經兩手趴床,收腹,撅起她那白花花的大屁股對著我了。

她扭過頭來,衝我說:「來,肏死我吧!」

我看著夢寐以求的大屁股,熱血上頭,兩手把住兩片臀丘,瘋了一般肏了起來,拚命的衝撞著她的大屁股,以出「啪啪啪」的聲音,我的汗水順著頭髮流下來,她的浪叫聲也是一浪高過一浪。

「哦…日我…哦呀 …我扛不住了…哦呀…大雞巴…肏我…哦…」

我一口氣肏了五六分鐘,期間沒停過。感道雞巴龜頭已經發燙,終於有了要射的感覺,但我累的真的接不上氣了,就趴在了她的背上想休息一下。她看我累了,趕緊背住了我,慢慢地把呵呵在床上。

我說:「我休息一下就好。」

她靠在我身上,摸著我的臉說:「哪有像你這樣日屄的,一刻都不停。」

我說:「那你爽不爽?」

她學著我的口氣說:「爽,爽都爽死嘍!」邊說邊不停的摸著我的全身。

我說:「你躺下吧,讓我狠狠地日你!」

她笑著說: 「還是讓我來日你吧!」說完起身,面對著我把雙腿叉開坐了下去。啊,肉磨盤又要開始轉動了!只見她兩隻大奶在我眼前晃啊晃,碩大的屁股轉啊轉。然而這次又有所不同,向左或向右轉了兩三圈之後又狠狠地坐下,隨之會有「嘰咕」一聲,那是她的淫水在我的擠壓下噴薄而出的聲音。我的雞巴以根部為支點隨著她的大屁股不停的做著旋轉和直線運動,真是爽啊!那是一種怎麼樣的爽法啊!

每次她坐下的時候,通過她充滿淫水的屄肉時都會有想射的感覺,但緊接著的轉圈卻平抑了射感,就這樣我就像在情慾的風尖浪口裡上上下下,如此反覆五六次之後,我全身的肌肉開始緊繃,精子開始從我身體的每個部位向我的雞巴集中,一陣暢意順著精管不斷地向裡深入,完全集中在小腹下端,一種無法忍耐的爽快立刻漫延了全身,然後聚焦到我的椎骨的最下端,我一隻手握住她的大奶,一隻手瘋狂的抓緊她的屁股。

我口中發出了胡亂的呻吟亂叫:「啊呀啊…快了…快…」

她知道我要射了,馬上不轉圈了,只是死命的用她的大屁股起起落落。她也配合著我,大叫著:「日啊…大雞巴…日啊…日死我吧……」

我再也把持不住,雞巴做著最後的衝刺,終於像火山爆發一樣,精關大開,一洩如注,滾燙的精液直射入她的陰道,我整個人感到一陣從未有過的輕鬆。她卻累的不輕,翻身倒在了床上。

口中喃喃自語:「舒服慘嘍!你個死冤家,肏死我了……」我發覺自己竟然一點也不累,從我的角度看到去,我的精液正慢慢地從她黑紅肉屄中流出,她的陰毛已是濕得地一塌糊塗,兩隻大奶軟軟的耷拉在胸前。

欣賞了一會兒,我對她說:「我們玩得這樣大聲,別人不會聽到什麼吧。我是不怕的,你以後還要在這裡的。」

她爬到我身邊摸著我的臉:「小心肝,你對老姐還細心喲。不怕,這裡住的遠,睡得又早,聽不到。」

從小兄弟到冤家再到小心肝,我感覺有點不好意思。她的臉和眼睛紅紅的,寫滿了情慾,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也是這樣,可能這就是肏紅了眼吧。我知道我和她都還想要而且還可以要,正當我要有所行動時,她說話了:「差不多了,睡了吧。」

我知道她也是為我著想,但我不幹,因為我真的不是很累。我說我還想要。

她猶豫了一會說:「好吧,依了你,肚子空了吧,我們吃完再肏個夠撒…」我一聽這句充滿挑逗的話,又晃晃悠悠的抬起了頭。

她笑著打了一下:「好不老實,等會夾死你!」說完套了一件上衣,也沒穿內褲就下了樓。

過了十分鐘左右,她捧著兩碗麵上來。呵呵,這次可要豐富的多了,裡面有雞蛋,有臘肉。我笑著說:「哈哈,吃雞蛋補哈。」

她白了我一眼:「快吃吧,涼了不好吃。」 我看著她的碗裡沒雞蛋,臘肉也只有幾片,心中一陣感動,連忙把我碗裡的雞蛋分成一半夾給她。

「姐,你也累了,分著吃吧。」

她接受了:「心肝喲,你還體貼哈,會疼人。你女朋友還要跟你分手哈。」

我很感動地說:「是啊是啊,她不識貨。再說她也太瘦了,搞起來好不爽。」

她似乎很高興:「哈,還是老姐肉肉的,肏起來爽,對不?」

我哈哈大笑:「對頭對頭!特別是你那兩片大屁股,肏起來命都可以不要!」

就這樣我們一邊吃飯一邊調情,我的雞巴也早已抬頭,雖然不像前兩次般那麼硬,但還是直直的。我把腳伸了過去,擠在她的比下,感覺熱熱的,還有水。她馬上夾緊了雙腿,一動一動的在我腳掌上磨擦。我想起了賈平凹書上說的一句話。

就問她:「你知道世界上最爽的事是什麼事嗎?」

她馬上接上了:「日屄」

我說:「對頭,那麼第二爽的事是啥子?」

她想了一會問道:「啥子嘛?老姐想不到。」

我說:「哈哈,就是我們剛才做過的,歇一會兒再日!」她聽了也是笑得很開心。我們終於都吃完了,將要再日屄嘍!

那時,我雞巴的上的淫水已經乾結了,粘在上邊很不好受。

我說:「我們先洗一下吧。」

她說:「要得。來,你蹲下去,我給你洗。」

沒一會,她把我洗得乾乾淨淨,自己也打上了香皂洗了起來。

我心中一動:「她對我不錯,再說自己也從沒舔過女人那東西,看A片時看人舔得好像很爽一樣,不如今晚試一試!」想到這裡,就打定主意,說:「洗好了就上來吧,我給你也舔一舔。」

她聽了很高興地樣子,嘴上卻說:「算嘍,只聽過吃,沒聽到吃屄的。」

「沒關係,今天讓你開個葷吧。」說完我一把把她推倒在床上,兩手撐住她的腿,把頭埋在了兩腿之間。我爬在她的肚子上開始撥弄她的陰門,她的屄不太大,色也不太深,陰毛遮蓋著大部分陰唇,她的陰唇實際上很肥厚,我扒開她的陰唇後裡面的肉露了出來,小陰唇的邊沿有些色素沉著,扒開小陰唇裡面,相當鮮嫩薄薄的。小陰唇大小合適緊包著上面的陰蒂她的陰蒂好像並不突出。

我伸手揉了幾下,她興奮的哼了起來,我搓開陰蒂包皮看見她的陰蒂也就有綠豆那麼大,我就在她的陰蒂上舔起來,她興奮不已混身顫抖嗯嗯的幾乎叫出聲來。我又舔了幾下她小的陰唇,有一股鹹鹹的味道,沒有想像中很髒的感覺。沒幾分鐘,她被我舔的身子都弓了起來,好像受不了的樣子,氣喘吁吁的叫我快肏她。

「我…受不了了…快日我吧。」我一聽就轉過了身,和她成69的姿勢。她馬上明白了,用嘴把我的雞巴吸了進去,開始吞吞吐吐起來,並不斷的吸吮吹舔,還用手握住露出半截的上下套弄。我一邊舔她的屄一邊享受雞巴的快感,感覺著她的身體因為我的舌頭而產生的劇烈反應,心中充滿了自豪感。在生理和心理的雙重刺激下,我的雞巴在她的嘴裡怒漲起來。

我把雞巴從她嘴裡抽了出來。她也是迫不急待了,早把腿翹得高高的:「快!日我。日死你老姐!」

我拿過一個枕頭墊在她的肥臀下,使她的屄整個突出,陰唇一張一合的充滿了淫靡的感官刺激!我翻身上馬趴在她的肚皮上,大雞巴插進了她淫水泊泊流出的屄裡。我很爽的叫出來,抽插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她將雙腿緊勾著我的腰,像深怕我跑了似地,一陣陣「咕滋。咕滋」的聲響,我肏得她又浪聲呻吟起來。

「啊呀…嗯…屄被肏的麻麻的…啊呦…又癢又麻…用力啊…日死我吧……」我肏著肏著突發奇想,就把她的手搭上自己的脖子,雙手托住她屁股,用勁將她抱起。

「我們換個姿勢,抱緊我的脖子,可別掉下去了。」說完,就懷裡抱著她跪在床上,我把她的身子一上一下的拋動,大雞巴就在她的屄裡一進一出的插肏著!由於身子懸空,她的屄緊緊夾著大雞巴,龜頭頂著花心!再說也不能大刀闊斧的肏,龜頭與花心一直摩擦著!

她可能被的很爽,口中亂叫:「嗯呀…酸死我了…屄都搗碎了…小心肝…你…你快放老姐下來… 快放我下來吧……」

我也累了,就坐了下來,雙手將她的又肥又大的屁股一上一下的拋動著。她雙腿也放下了,就用雙手抱緊我的脖子,雙足著力後開始轉動她那又肥又大的屁股,採取主動出擊。她回過勁來,雙手按著我的胸腔,把我推躺在床上,然後她的又肥又大的屁股就像風車般旋轉起來。這樣一來,到我支持不住了,只覺得龜頭傳來一陣陣酥麻酸軟的感覺,與自己主動肏她的屄的快感完全兩樣。

樂得口中直叫:「爽…啊…快快,不要停…」 我和她你一言我一語的淫聲亂叫,摟做一團,瘋狂的肏著。最後,我倆終於玩夠了,時間也很晚了,在瘋狂的一陣猛肏之後,將精液射進了她的黑紅騷屄之中。

第二天醒來已是早上九點了,我睡得很死。醒來之後發現她早已下樓,床頭放著一碗蓋著的稀飯,旁邊還有一盆炒雞蛋,我狼吞虎嚥的吃完後就興沖沖地跑下樓,跑到一半聽到樓下傳來了說話聲音,估計是鄰居吧。我不敢亂來,只得回房間老老實實地穿好衣服下了樓。

果然,有一個幾個婆娘坐在她家門口聊天什麼的。她看我下了樓,問我:「你不吃早飯就出去玩嗎?」

我一怔,隨即明白過來,說:「我吃過麵包了。我今天想上山去玩,應該往哪走?」

她馬上會意了:「來,過來,我指給你看。」說完和我一起走出了門口,旁邊那幾個婆娘也七嘴八舌地介紹起來。

她和我走出了門口,輕聲的說:「你累不累喲,昨晚太猛嘍。」

我說:「還好,不累。其實我不想出去,只想和你玩。」

她笑著白了我一眼:「要不這樣,你順著這條黃土路走到頭,轉過那個彎彎再往左邊折回來,走到我家的後門,我給你把門開起,你別出聲,自己進來回到樓上去,我打發她們走了就上來。」

我一聽大喜:「好的。你可要快點上來。」 於是和她打個招呼後走了。

按照她說的路沒幾分鐘就折了回來,到了她家門口,偷偷摸摸的走了進來,怪不得人家說「偷」的感覺好,那種滋味真是好極了,上了樓之後我就坐在樓梯口等她。

她果真很快把那些婆娘打發走了,收拾好以後關了門上樓。她見我坐在樓梯口,「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笑罵到:「你就那麼急嗎?」 我的把把她按在地板上,雙手就去抓她的大奶。她讓我摸了一會,馬上受不了了,讓我把她抱到房間裡去。她怎麼也有個120或130吧。我一使勁,把她抱了起來,進了房間後一把把她扔在床上,她在床上震了幾下,那兩坨大奶晃得讓人發狂。

她咯咯笑著:「心肝喲,把老姐摔成辨辨嘍。」

我說:「哪裡疼呀,我揉揉。」

她拍了拍自己的在屁股:「這裡…」

我跳上床,一把脫了她的褲子和內褲,抓住那兩團令我著迷的肉就揉了起來,又把手探到她的屄上,卻發覺早已濕的不成樣了。

我飛快的脫了衣褲,抽出雞巴從背後就插了進去。那時的她正屁股朝上,而我則趴在她的身上。我記得在哪裡看到過,說唐明皇和楊玉環就愛玩這種姿勢的,還美其名曰:比冀雙飛。很快,我體會到了其中的奧妙。如果有一個大臀,那麼這種姿勢就會很爽。兩片臀肉夾在和屄之間,肏起來啪啪有聲,有衝刺的爽勁,卻不會像衝刺那樣很快洩身。我就這樣肏了有七、八分鐘,感覺相當不錯。

讓我停下來的原因是淫水太多已經把她屁股下的床單濕了一大片。我起身後她就輕車熟路的翻身上馬,騎在我身上肏起我來,這時我發現我自己已經可以很好的控制我的射精時間了。這次我的時間很長,足足有二十分鐘後,我才在抱著她狂操了幾十下之後射了精。

完事之後我看了看表,發現才十點多,她就讓我睡一會。我就睡了一會,等她叫我的時候是十一點半了。我只得起來從她後門出去再從原路返回。到她家正門後她已經開了門。

進去之後,我拿出了五十元錢說:「我的住宿錢還有吃飯錢。中午吃好點。」

她接過錢說:「行,你等會,我去買吧。」沒一會,她就回來了,還給了我20元。

「拿著,怎麼算都夠了。」

我不答應:「收著吧,沒關係。」

她把臉一板:「怎麼,要傷老姐的心是不?」

我一聽急了:「沒,沒有這個意思。你說收著就收著。我怎麼忍心傷姐姐的心。」說完把錢收了起來。

這次的菜很好,有魚有肉,我吃了兩大碗飯。她還沒吃完,就對我說:「不出去逛逛嗎?湖那邊風景不錯。」我心想也好,可以打個電話回學校問問情況,畢竟我出來兩天了。

在湖邊逛了一會,風景真是不錯,是個隱居的好地方。唉,看著滿眼的青山綠水,心情卻起了波瀾,我畢竟是要走的,她應該是值得我留戀的。和一個大我十多歲的女人做愛,我以為我會感到羞愧。但是我沒有,真的沒有,兩個寂寞的人在彼此需要撫慰的時候給了對方真誠的肉體,沒有對任何人造成傷害。拋開世俗的偏見,那應該是問心無愧的吧。

想到這裡,心裡一陣輕鬆。逛到一家小店邊邊,買了一些當地特有的土特產,開始給學校的室友打電話。一問才知道班主任找過我,室友胡亂的說了個理由,還建議我趕快回去。我掛了電話向店主打聽,得知這裡的最後一班車是十五點。這樣算起來,如果趕得上火車的話,凌晨應該能回到學校。

打定主意後我回到了她家,那時已經是十三點了,我告訴她我要走了!她正在洗碗,聽到我的話停住了手裡的動作,幽幽地歎了口氣。

我不知從哪裡來的勇氣,說:「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她似乎也很傷感:「是該走了,上樓睡一會吧,到時我叫你。」

我上了樓,收拾好之後在床上躺下,卻一直沒睡著。沒過一會,她上了樓,走進房間後,也沒脫衣服就在我身邊躺下了。她把頭靠在我並不寬闊的肩上,用手撫摸著我的胸膛,就這樣我們靜靜的躺著。真的是最恨是離別啊!

兩天裡她帶我走進了**的殿堂,而現在我們彼此留戀的卻不是對方的身體。從最初的不信任到此刻的相依偎,我卻覺得已經伸入了對方的深處。如果兩天是一生的話,我願意在她的身邊過完這一生。終於,是該走的時候了。

「你走吧,姐姐就不送了,回去好好的學習,別胡思亂想,也別再來了。能和你好上兩天,姐姐已經知足了。」我翻身而起,壓在她的身上,親吻她,愛撫她。

她最終握住了我的手:「姐姐很高興,姐姐知足了。」她幫我整理好身上的衣服送我下樓。走過樓梯口我回頭看她,發現她的眼睛已經紅了。我再也忍不住了。放下行李,一把抱住了她,她沒有反抗,終於在我的懷裡融化。

空蕩而寂靜的樓梯,兩個備受煎熬的靈魂,兩團熾熱的肉休,柔情如春風化雨,激情如大江東去。

「姐,讓我再愛你一次吧!」

「喔啊,心肝啊!喔…來吧……姐姐愛你……」我跨在她的身上,試圖用盡全身力氣,給她我所擁有的全部青春和力量。我分明看到了她那豐滿的肉體背後那善良、多情的心!

我們終於結束了這場完美的**。雙方的肉體都不自覺的顫抖著,她在我的身下啜泣著。

「姐姐好高興啊……」

她就站在樓梯口送我出了門,我聽到了背後傳來的聲音:「別再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