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歲的猛虎女人

成人文學
2013/ 10/ 03
本人31歲,屬於高大健壯激q型男人,和眾多網友一樣喜歡婚外性的刺激和美妙,更偏愛成熟婦人,已先後肏過9個婚外女人,按類型分同事1人、網友8人;按年齡分30多歲的少婦3人、40多歲的熟女6人。這裡,就先和狼友們說說前幾天肏的一個43歲的婦人。

我們是在網易裡熟悉的,都是本地人,她的網名叫「恬淡」,談了一會彼此感覺很投機,就把陣地轉移到QQ專心聊。作為過來人,或者說因為有著共同的渴望,所以我們彼此都漸漸地放開了,很快就把話題定格在婚外性上。她說自己43歲,政府機關公務員,工作很清閒,孩子在外地上大學,老公50了,但功夫還很好,每個星期能肏2、3次,每次都可以讓她達到幾次高潮,但她還是非常渴望得到新鮮的刺激,說到底就是想嘗嘗別的雞巴的味道。哈哈,雖然起名「恬淡」,其實騷心「蕩漾」。

我開玩笑說:「聖人講過,人之初性本善。就是說,人的性功能本來是很好的,但假如長期不用,或者只給老婆老公一個人用,慢慢就不好用了。」她的回話更出色:「人的屄和屌,就像小牲口,越使喚活越好,越是讓生人使喚幹得越帶勁。」她還說:「我和老公肏了20年的屄,年復一年面貌依舊,山還是那個山,廟還是那個廟,屄還是那個屄,屌還是那個屌,都能查清對方有幾根屄毛、屌毛了。我很想查查老弟有幾根屌毛,你不想查查姐姐有幾根屄毛嗎?」看來,今天真的是棋逢對手了。

她對我的情況很滿足,便相互留了電話。眼看要切入正題了,我很謹慎地說:「我們年齡相差不少,雖然在網上彼此感覺很好,但要害還要看見面的情況。

假如見面後彼此感覺好就肏,否則各自走人」。不料她非常乾脆爽快:「不就是圖個刺激、肏個屄嗎,什麼感覺好不好的,又不是找對象,只要不是醜得嚇人、沒有不乾淨的病就能肏。 年齡不是問題,你年輕,我騷勁大,這樣肏起來才帶勁、才過癮!」儘管她一再聲稱自己是第一次找網友,但直覺告訴我這是個絕對的老手。

於是又把陣地轉移到電話裡,電話一接通就聽到她騷騷的笑聲:「是你嗎?是不是在摸著屌和我說話?你的屌硬了吧?屌毛多嗎?屌頭子粗嗎?」我說:

「早就很硬了,屌毛多得恐怕你查不清,屌頭子像個紫色的大雞蛋,就怕你的騷屄盛不下他!」她的呼吸明顯地加粗了:「好好好,我就喜歡大雞巴大屌!用你的大屌頭子敲敲話筒,我聽聽夠不夠硬。」我就按她的話做了,問她聽見了嗎。

話筒裡開始傳來她的呻吟聲:「聽見了聽見了,鐺鐺地響,老弟的大屌頭子夠有勁的,姐姐的騷屄淌水了,就等你的大屌頭子來喝了。想聽聽姐姐的屄的聲音嗎?」

緊接著就是一陣屄毛和話筒磨擦的「茲啦茲啦」的聲音。浪啊!

就這樣,我用屌敲一會話筒,她用屄磨一會話筒,不停地說著網友間電話做愛常說的騷話,直到她那邊嗷嗷直叫地說「來了、來了」,我這邊精疲力盡地說「射了、射了」,又彼此說了一些「好受不好受」之類的騷話,便約好第二天上午上班時間見面,用她的話說就是「真刀真槍地肏一把」!我們一致認為越是上班時間越安全,相信很多同好也有這樣的經驗。

第二天我緊趕著做完手頭的工作後,對老闆說去醫院看一個病人,就來到一個熟悉的咖啡館,位置僻靜而且有包間,在這裡我已經成功地見過兩個網友並順利地把她們帶上了床,看來今天也絕對不虛此行了。我在包間裡給她打了電話,告訴她具體的地點,她連聲說「好好好,我馬上就到」。聽語氣,已明顯地急不可待了。

不到一支煙的工夫,服務小姐領著一個女人進來了。她低著頭在我身邊坐下,趁小姐出去預備咖啡的空檔,我從頭到腳打量這個女人:普通的馬尾發,米色短袖上衣,黑色的一步裙,褐色超薄長統絲襪,奶黃色春秋鞋,一個乾淨利落的普通女人。她一直低著頭交叉著雙手,矜持的樣子讓我不禁滿腹迷惑:這是昨晚那個滿口屄屌、放浪形骸的女人嗎?但隨後的情形迅速消除了我的疑慮。

看著送咖啡的小姐帶上門出去,我試探地抓住了她的手。她忽然猛地抬起頭,這讓我一下子清楚地、近距離地看到了一張白皙乾淨光滑的臉,看到了眼角的幾條魚尾紋,更看到了滿臉的騷笑和眼裡的慾火!滿足,滿足,就憑著這張43歲卻依然白皙乾淨光滑甚至還有點白裡透紅的臉就憑著這堆在滿臉的騷笑和眼裡噴出的慾火,我是一百二十個滿足!!

我們很自然地抱在一起,我伏在她耳邊靜靜地問:「對我還滿足嗎?」她輕輕地推開我,睜大佈滿慾火的雙眼直勾勾地盯著我的臉,忽然緊緊地抱著我的頭,猛烈地親我--不,應該說是啃我!都這樣了,還有什麼好說的?我直接把手伸進了她的裙子,摸了一會大腿,她很默契地把腿張開,我從她褲頭的邊緣摸到了正在流水的騷屄。她的手則輕車熟路地隔著褲子把我的早已嚴陣以待的大雞巴抓個正著。這一抓不要緊,她驚愕地看著我:「真的這麼大?!」這讓我的信心進一步增強了:「我沒有瞎說吧?你不是說要查查我有幾根屌毛嗎?」她靜靜地張大嘴巴呵呵地騷笑,猛地抓了一把手中的肉棍,疼得我差點沒叫出聲來。這個騷娘們!

我的膽子忽然大了起來,起身插上包間門的插銷,站在她面前,拉開了褲子的拉鏈:「你掏出來查查到底有幾根屌毛!」她一下子緊張起來,很惶恐地看了看我身後的門:「不會來人吧?」我說這裡絕對安全。她把手伸進了我的褲襠,費了很大勁才把極度膨脹的大雞巴從小褲頭的緊緊束縛中解放出來。她滿臉的驚喜,壓抑著嗓子但還是失聲地叫:「真大!真大!!」我自得地告訴她:「凡是和我肏過的女人,都說從沒有見過這麼大的。」她兩手攥著、捧著雞巴,連聲說著「真大」「真好」,也顧不上查有幾根屌毛了,忙不迭地揉、搓、舔,放進嘴裡吃一會,吐出來摸一會,「真大,真好,把我嘴都撐累了」,又趕緊放進嘴裡吃、舔,臉上的紅光越來越亮,真的是發情了!!

我在盤算著下一步去哪裡真刀真槍地肏一把,但她在下面已經忘乎所以地吃上勁了。大白天,大中午,在一個小咖啡館的包間裡,一個見面還不到20分鐘的43歲的半老徐娘,竟然這麼大膽、這麼肆無忌憚、這麼忘情、這麼投入地給你舔雞巴,此情此景,換了兄弟你能招架得了嗎?反正我很快就投降了,幾乎是在毫無預備的情況下,山洪就爆發了。她的雙唇呈O型緊緊裹著我的一跳一跳的大雞巴,盛接著一股一股的熱流!

當我無力地把雞巴從她嘴裡拔出來的時候,她還用牙輕輕地咬了一下雞巴頭。

她抬起頭對著我笑,張開嘴伸出舌頭,讓我看那滿嘴的濃稠的精液,然後皺著眉頭「咕嚕」一聲嚥了下去,又咂咂嘴品了品後味。此刻,從她臉上我才真正知道了什麼是十足的淫蕩!!!

我疲憊地坐了下來,她掏出毛巾給我仔細地擦乾淨雞巴,又擦了擦自己的嘴,又急不可待地把依然硬挺的雞巴攥在手裡,悄聲說:「一會去我家吧,他今天到市裡開會去了」……這就是四十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