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婦思春 多情的女人

成人文學
2013/ 10/ 03
馬家垮了之後,馬振華也離開了北部,他不願看到別人在他背後指指點點。

他到了台中經同學介紹到一家服飾公司當職員,月薪貳萬五仟元。這工作並不繁重,而且頗為輕鬆,只是工作時間較長些,要到午夜才下班。但是老闆娘對他倒是很關照也很體貼,使他心中有一種異樣的感受。

女老闆姓江名小萍,年齡不大,但已是個文君新寡,丈夫因車禍去世一年多。晚上打烊前,兩個女店員總是匆匆離去,因為太晚了路不安全。江小萍也同情她們,所以從來也不計較這些微細的問題。

今晚女店員走了後,馬振華幫忙上了鐵門,掃地以及整理櫥窗等工作。整理完之後已十二點半了,正要離去,忽見老闆娘端上一杯咖啡。她的笑容很有誘惑力,他深深覺的得她似乎有某問題要提起。

「經理,這不敢當!」「振華,我沒看錯人,我是看你做事很認真,也很努力。」稍停又說:「我很慶幸有你做我得力的幫手,在人前可叫我經理,私底下,叫我名字好了。」「這……不大妥當吧!」「不要那麼死板,年輕人應該有點活力。」他接過咖啡,說聲:「謝謝!」江小萍媚眼一拋:「告訴你,不要客套。」「是的,經理。」「看你,又來了。」「是的,小萍姐。」「對對,就叫我姐姐好了!」看過身份證,她知道馬振華小她一歲,所以接受了他姐姐的稱呼。不過二十七歲且已嫁過人的她,沒有生育過,陌生人誰也不知道她竟是個小寡婦。她生得並不算很美,但很會修飾自己。她的身材也不算標準,但很婀娜,所以頗有魅力吸引人。

她問他:「你會喝酒嗎?」「萍姐,你很會喝酒嗎?」「並不,不過今晚悶得慌,想喝點,同時希望你能陪我喝一點。」「我酒量也很淺,但為了陪萍姐,我是很願意,而且很高興。」「你呀!這張嘴可真甜,去拿酒吧!」不到十分鐘他們就開懷暢飲起來。

「小弟,有沒有女朋友?」「沒有。」「你說謊!」「真的沒有。」酒逢知己千杯少,在愉快的心情下,娓娓傾談,都有醉意了。酒為色之媒,不期然又觸發了花花公子原始的獸性,但他尚不敢粗魯亂來。他握住她的玉手,深情地癡視著她,小萍秀眸中也閃射異樣的眼神。

這種眼神,更令他迷醉,是可以將他溶化的……而傾倒的……。

馬振華胸中的一股火,不期然間燃得更熊更烈,他一下子緊緊抱住她,熱烈擁吻她。一切是那麼自然,那麼熱烈,那麼的甜蜜得令人陶醉。

「嗯……抱緊……我……冷……冷……」她手指指向自己房間。這使馬振華大喜過望,兩臂用力抄起她,走到房間裡,放到床上。小萍用力一拉,馬振華腳步浮動,兩人同時滾倒在床上,擁作一團。他們像兩團火,彼此燃燒著,剎那間脫得一絲不掛,寸縷無存。

小萍在久曠之下,早已春情蕩漾,欲潮氾濫,她用著秀眸,嘴角含春,任由他撫摸輕薄。馬振華在家道中落之後,鮮作冶遊,也一年不知肉的滋味,害的他的老二時常硬梆梆的。

他無愧花花公子之名,對這方面經驗素豐,也頗專精,在盡情挑逗,使對方慾念更熊,更熾。江小萍嬌軀顫動,像蛇一樣扭動,全身細胞都在跳耀震顫。

她熱情如火的伸張兩臂緊摟著他,一手抓著熾硬如火的雞巴導向業已氾濫的桃源洞口。馬振華是漁即問津,駕輕就熟,腰幹一挺,「噗滋」一聲,就已登堂入室,全根盡沒。江小萍猶如盛暑之中喝了一口冰水,那麼舒適得酥筋透骨。

她不由顫聲輕呼:「啊……弟…弟……好舒服……姐…姐……痛……快……死……了……求求你……快幹……啊……啊……快……一…點…動……用……力……插……吧……」馬振華有的是經驗,他抱緊嬌軀,大龜頭深抵花心,先行揉輾,旋轉了一會。然後不疾不徐的輕抽慢插,深入淺出地抽送四十餘下,引逗得江小萍如又饑又渴的小貓。她四肢緊緊挺著他,扭腰擺股向上頂湊著大龜頭前肉綾子。

「弟…弟……重……一點……啊…啊……用……力……抽插……姐…姐……好……癢……癢……死……啦……」馬振華這才全力進攻,實施全面工進擊,只見他奔聳動屁股,快如奔馬,奮力抽送,嘴唇也正吸引著乳頭。

「啊……親……弟……弟……姐…姐……太……舒……服……了……嗯……太……美……美……得……上……天……了……啊…嗯…啊……真……的……上……天……啦……啊……快……快……再快……一點………」馬振華知道她已頻臨巔峰狀態,於是更加瘋狂突擊,狠抽狠插。直起直落,猶如一部機器一樣滑動。在緊張而刺激的行動中,江小萍首先忍不住嬌軀一抖,到達了高潮而崩潰了。她疲倦的鬆散了四肢,軟癱在床上,像死蛇一樣地無力呻吟,表示極度痛快。

「噯……呦……好……弟……弟……心……甘…寶…貝……唉……姐……姐……太……痛……快……羅……弟……弟……快……休……息……一……下……你……也……太累……了………」「好……姐…姐……你……的……小…嫩…穴……真…美……又…小…又…緊……湊……插……起……來……真夠……痛……快……使我的……大……大雞巴漲紅了……啊……你……流的……精……水……好多……」他伏在她身上暫料休兵罷戰,讓她休息一會,他要再度征服她。他要和她再一次纏綿中,令她心服口服,死心塌地愛他。江小萍覺得他粗壯的雞巴毫無垂軟狀態,仍然雄赳赳的頂住花心,躍躍欲動。

不由好奇問道:「弟…弟……你怎麼……還沒丟精……看它……仍然很壯健…的樣子……」馬振華志得意滿的笑道:「姐姐,小弟還早的很呢,小弟要你 我這寶貝真實滋味,要徹底征服你,要你知道大雞巴的厲害究竟如何?」「小弟,姐姐知道你對這方面確有過人之處,但也不要自吹自擂,自誇其能。我們都是血肉之軀,又不是銅鐵製成,就是鋼鐵人也有被火溶化的時候是嗎?」馬振華聽了,心裡頗不服氣,他不便再行辯駁於她,只說:「姐姐,現在換個方式玩繼續玩如何?」「你還有什麼鬼門道嗎?」她心中好奇,也想 試新花樣的妙趣。

春色無邊「姐姐,現在玩~隔山取火~好不好?」江小萍美眸眨眨:「什麼~隔山取火~?姐姐不懂,我那死鬼,死板板的,從來不會翻花樣的。」「姐姐,這方式頂有趣,而且玩起來男有無窮趣味,女有妙不可言,姐姐一試便知。」於是他扶起江小萍,叫她俯伏床沿,翹起屁股,盡量從後突起。馬振華伸出雙手在她雙乳上輕輕地揉撫,然後左手沿著背部脊椎骨,慢慢輕柔的往下滑動,來到泊泊流水的肉 口,他先在陰唇上用手掌輕輕的旋轉著,她的嬌軀也隨他的旋轉磨擦而開始的扭動。

然後馬振華用他的食指在那狹窄的肉縫裡,上上下下的游動,有時也在那粒鮮紅的陰蒂上輕輕地扣挖著,更用那唇舌去舔抵江小萍的後庭花。每當馬振華這麼一舔一扣時,她都發出令人顫抖的浪聲:

「哎……唷……唔……好……癢……唔……嗯……」隨著馬振華手指輕輕地插入,緩緩地抽送,這麼一來,非同小可。江小萍的臉上露出了渴望和需求,而身子扭轉得更是厲害,浪水隨著手指的抽送,緩緩地從肉 口流出來。

她似乎難以忍受挑逗:「弟……啊……好……癢……呀……快…用你的……大雞巴……插進人家的小穴……乾姐姐……用你粗大的雞巴……幫姐止……止癢啊………」馬振華手握住雞巴在陰唇口旋轉磨擦。她那陰唇內的嫩肉受到龜頭的顫擦,整個臀部猛擺個不停,身子直打顫。

她浪道:「好弟弟……不要再逗姐了……我……受不了……啦……快…快…插進去……嗯……唔……我求求你……用你的大雞巴…插進來……幹…我……幹我…快……啊……嗯……」他低頭一看,那浪水已流滿了一地,於是他將大雞,對準洞口,徐徐地送入。抽送二十餘下,那大雞巴已完全插入,但此時他已停止抽送。用小腹在那陰唇上磨擦,而擺動臀部,使大雞巴在穴內猛旋轉著。

這麼一來,江小萍整個人非常舒服,口中的叫聲更是綿綿不段:

「嗯……喔……親弟弟……你好會插穴……姐要投降了……啊……幹我……再幹我……親丈夫…好哥哥……我每天都要……都要你幹我……嗯………啊……好舒服……喔……妹妹……的身體……隨你怎麼玩……都可以……嗯……唉……好美喔……妹妹是你的人了……好……美……啊……」馬振華將右手抓著江小萍的乳房,實指在乳頭上磨擦玩弄,左手向下伸捏弄那讓人失魂落魄的陰核,然後挺起小腹急速的抽插。這麼一來,三面夾攻只覺得他只插了那麼數十下,她整個人已瘋狂地叫道:

「哎呀……我的情人……大雞巴哥哥……這樣弄穴……好舒服……用力……插吧……嗯……嗯……」馬振華一面用力縱送,一面喘氣如牛:

「哥…哥……這…樣…玩…你……你……覺…得……痛…快……嗎……舒服……不……舒服呢……」江小萍連連點頭,屁股盡量地往後頂,同時扭擺著豐臀,嬌喘呼呼:

「好哥哥……大雞巴哥哥……你真會玩……今…晚……你…會……玩死……妹妹的…嗯……好……爽……呀……喔…好……美……好舒服……」「嗯……快…快……用力幹我……喔……差死我了……我那……早死的短命鬼……以前若是會這……玩法……喔……哎……唷……真舒………那他死後……我一定為他守寡……啊……啊……用…力……插……啊……這……一……下……頂……進……花……心……了……」淫水「咕唧!咕唧!」地響著,地上淫水滴流滿地,同時她滿身的香汗也流了出來。

江小萍叫道:「啊……大雞巴哥哥……妹妹受不了…了……啊……天啊……快…快出來了……啊……嗯……出…出來了……」「萍!我抱你去洗澡。」「嗯!」江小萍雙手繯繞著馬振華的脖子,像一隻小綿羊一樣的偎在馬振華的懷裡,不由得馬振華的陽具又勃起,剛好頂在江小萍的屁股上。

「啊……華……你……又……不行了……姐投降了……真的不行了。」「是嗎?你的淫水還在潺潺的流著呢!哈…哈…哈!」「你壞,你壞啦!就是會欺負姐姐啦!」在浴室裡馬振華幫江小萍沖洗著小穴,江小萍幫馬振華搓洗陽具,搓著搓著,江小萍突然低下身子,一口把雞巴含進嘴裡。舌尖在馬眼來回的舔抵著,左手去抓著陰囊溫柔地愛撫著,右手則深到自己的陰阜上慢慢的揉搓,還不時的用食指伸入穴中去挖扣。

「姐,你用嘴幫我洗雞巴……好棒……好舒服啊……」如此動作來回數十下,馬振華怕在佳人面前棄械頭降,雙手托起江小萍,摟在懷裡,低頭熱情地吻著她的嘴唇。江小萍也主動地把相舌送入他的嘴裡,兩條溫暖濕潤的舌頭互相纏繞。同時馬振華手也不斷的再她的乳房及小穴撫摸著,江小萍一樣把玩著它的雞巴,來回的搓揉著。許久兩人的嘴唇才分開,喘氣著。

馬振華躺進浴池裡,示意江小萍坐落在他身上。江小萍扶持著雞巴慢慢的往小穴裡套,馬振華突然往上一頂,將龜頭撞在子宮口,害江小萍淚水流下。

「哎……呦……也不管人家受不受的了,那麼大力幹人家。」「姐,對不起啦!弄痛你了,那我把它抽出來就是嘛。」「姐姐沒有怪你啊,不要抽出啦!只是剛開始不習慣,會痛啊!你現在可動了。」「好,那你要小心羅!」這時江小萍飢渴淫蕩,像一頭兇猛的豺狼,玉體騎在馬振華的身上,猛起猛落。

她叫道:「啊……唔……美……美……好…好…唔……嗯…嗯……好美……好舒服……啊…振…華……你……真……好……啊…唷……唔…嗯……爽……真爽……」馬振華道:「小萍,你的淫水可真多!」小萍道:「冤家……都是你害的……哥…哥……你的雞巴…太…太大了……哎呀……使我受不了了……愛…愛死它了……啊……哎呀……好…好爽啊……用力……哥哥……大雞巴哥哥……用力幹…幹…幹死妹妹的……小騷穴…啊………嗯……」「我今天要搗得你的淫水流盡。」「哎……呀……親……親……你真……夠狠心…的……唉……呀……你…壞…唷……我…我喜歡……啊……嗯……舒服…真舒服……喔……」馬振華道:「誰叫你長得這麼嬌媚迷人?美 動人,又騷又蕩,又淫又浪的呢?」江小萍道:「嗯……唔……乖…乖……哥哥……親丈夫……我要死了……冤家……啊……你要我的命了……你是我生命中…的…魔…鬼……要命……的雞巴……又…粗…又…長…堅硬……如鐵……搗……得……我……骨散……雲飛……啊……啊……」「心肝……寶貝……我…久…未… …到……大雞巴……的……味道……哥…哥……啊……嗯……太爽了……不…不行了……又…又 了……啊……嗯……喔……」江小萍可以說是騷勁透骨,天生淫蕩,被粗長巨大陽物,弄得淫水直流,張眼舒眉,搖臀搖擺,花心張張合合,嬌喘噓噓,死死活活!

真是淫態百出,騷勁萬千!

馬振華勇猛善戰,運用技巧,急速快速,江小萍已抵擋不住,見她嬌 的喘息,在疲倦中還奮力地迎戰,激起興奮心情,精神抖擻,繼續挺進不停,感覺到已經征服了這騷浪娘,自赦自得的將江小萍抱回床上。

兩人這一繾綣纏綿,直玩到深夜,才極盡酣暢地,相擁睡去。

夜歸情今天是換季時機,且另一名女店員紫菱因家中有事而請假,使得馬振華和女店員洪淑惠忙到深夜。江小萍怕洪淑惠夜歸有點不安全,請馬振華送她回家。

洪淑惠年二十五歲,瓜子型的臉蛋,空姐的身材。使馬振華一來公司始,就對她有意,但礙於江小萍在旁,使他苦無機會行動。而洪淑惠也對馬振華頗有好感,但也因女孩本身的矜持,不敢有所表示。

洪淑惠雙手挽著馬振華的胳臂,小鳥依人般偎在馬振華旁。像是一對恩愛的情侶,漫步在這夜歸的路途上。

洪淑會大學時便在江小萍的公司打工,畢業後便流下來,也沒回去嘉義的故鄉,一人獨自租屋在外。兩人不知不覺的已走到洪淑惠的住處。洪淑惠請馬振華進入屋內,並泡上一杯咖啡給他,兩人在客廳閒聊著。

洪淑惠開口道:「不知為什麼?這幾天心裡總覺得悶悶的怪不舒服!」「那這樣好了,淑會!你覺得心裡不舒服,讓我替你揉一揉,順一順就不悶了。」說罷把她扶靠在自己的胸前,半躺半坐的,雙手就在她的胸乳之間,來回的摸揉起來。

洪淑惠緊閉著雙眼,醉在這舒適的摸揉中,還不時的張開媚眼,一陣嬌笑。

說道:「啊!振華!想不到你還會按摩呢!真舒服!」馬振華答道:「淑惠!我會的還有很多呢!你慢慢的享受吧!」洪淑惠閉起雙眼,仰躺在馬振華的懷抱中,馬振華輕輕的解開她衣衫前的紐扣,再把乳罩的扣勾打開,她的一雙豐滿堅挺的大乳房赤裸裸的展現在眼前。

他正要去摸玩時,洪淑惠忽然雙手捫住雙乳的道:「振華!你怎麼把乳罩的鈕扣打開,多羞人嘛!」「淑惠!你別大驚小怪好不好!我是要讓你輕鬆一點,按摩起來更舒服些!」洪淑惠道:「嗯!我是覺得輕鬆得多了,但是……」馬振華又道:「但是怎樣?淑惠!你怎麼不說下去呢?」洪淑惠被他問得臉羞紅紅的答道:「我從沒有在男人面前脫光外衣,除了我前任男友外,這多羞死人嘛!」馬振華說道:「哎呀!你別想得那麼多嘛!你我已認做情侶了,在自己男友面前怕什麼羞嘛!」馬振華不由分說的拉開她的雙手,揉摸起來,不時的揉捏幾下那兩粒紅粉的乳頭。奶頭被他揉捏得硬了起來,更伸手去撫摸她的陰阜,挖扣著那突起的陰蒂,洪淑惠被他撫摸得不停的顫抖,全身酥麻酸癢。

洪淑惠喘息的叫道:「啊!哥哥……妹妹被你揉得好難受……啊!你…你停一停……不要再揉呀!我……」馬振華問道:「怎麼啦?我親愛的妹妹!是不是很舒服呀!」「舒服你的頭啦!我……我都被你整死了……求求你把手拿開……我真受不了啦……」他不聽她那一套,俯下頭去含住一粒大奶頭,又吸又吮又舐、又咬的玩弄著,手指更加快地在小穴裡抽插起來,這下使她更難受了。

果然……她上身又扭又擺的叫道:「不要!哥哥……不要咬我……我的奶頭……哎啊……癢死人了……妹妹……真給你整慘了……哦!我……我完了……我……哦……」她說完全身猛的一陣顫抖,兩條粉腿一上一下的擺動著,她已達第一次高潮 精了。

馬振華問道:「親愛的妹妹!舒不舒服?」「死哥哥!還問啦!我都難受死了還來調笑我!真恨死你啦!」說畢,雙手挽著馬振華的脖子,兩人擁抱起來,熱列的纏綿,親密的接吻!

深長深長的熱吻之後,兩方如乾柴烈火,情不可制!

其實洪淑惠剛用手去撫摸馬振華的大陽具時,也很需要男人的玩弄。剛才被馬振華一陣撫吮陰阜和奶頭時,已使她心中有一鼓強烈的衝動,慾火高漲,陰道裡已經濕潤潤的,急需要男人的大雞巴猛插她一陣,方能發 心中的慾火。

馬振華起身,迅速地將兩人的衣物脫光,並將洪淑惠平放於沙發長椅上。用手弄開她的那雙修長粉腿,仔細欣嘗她下體的風光,只見她肥凸的陰阜上,生得一片濃密細長的陰毛,她的陰毛只在兩片肥厚的大陰唇邊,生得很濃厚。兩片肥厚多毛的大陰唇,包著兩片粉紅色的小陰唇,紅色的小陰蒂突出在外。

馬振華先用手捏揉她的陰核一陣,再用嘴舌舐吮吸咬她的大陰核和陰道。

洪淑惠叫道:「啊……振華……親哥哥……我被你…舐得癢……癢死了……啊……別…別咬……哎呀……好丈夫……妹妹好難受呀!你……舐得好難受……啊!我……我就要不行了……」洪淑惠被馬振華舐咬得全身顫抖,魂飄神蕩,嬌喘喘的,小穴裡的淫水像江河決堤一樣,不斷的往外直流,浪叫道:「親哥哥!你真要了妹妹的……的命了……啊……我 了……哎呀……我真受不了……啦……」一股熱燙的淫水,好似排山倒海而出,馬振華張開大口,一口一口的舔食入肚。

洪淑惠又道:「啊!妹妹的親哥哥……你真會調理女人……把妹妹整得要死了……一下子 了那麼多……現在裡面癢死了……快……快來替……妹妹止止癢……哥哥……妹妹要你的大……大……」洪淑惠說到這裡,嬌羞羞的說不下去。

馬振華看她那騷媚淫蕩的模樣,故意逗著她說道:「惠,你要我的大什麼,怎麼不說下去呢?」「哥,你壞啊!就會欺負我。我不管了,我要親哥哥……的……大…雞巴,乾妹妹……插妹妹的……小穴……幫妹妹止止癢啦!」馬振華道:「嗯,我的親妹妹,親太太,親丈夫替你止止癢。」說完,馬振華的大雞巴對準她的桃花洞口用力一挺,「嗶唧」,一聲,插入三寸左右。

江太太叫道:「哎呀!乖兒……痛……痛死了……別再動……」洪淑惠痛得粉臉變色,張口大叫。

馬振華不是憐香惜玉之輩,她也不是處女,三不管的再用力一頂,又插入兩寸多。

洪淑惠又大叫道:「啊!哥哥……痛死人了……別再頂了……你的太大了……我的裡面好痛……我吃……吃不消了……呀……乖……別再……」馬振華覺得她的小穴裡是又暖又緊,陰道嫩肉把雞巴圈的緊緊的,真舒服,真過癮,看她那痛苦的表情,只好溫柔的安慰她一下。.

「親妹妹,真的弄得你很痛嗎?」「還問呢!你的那麼大,也不管妹妹吃不吃得消,猛的直往下挺,差點挺得我快要痛死了過去……你真狠心……死冤家……」馬振華道:「對不起嘛!親妹妹,親太太,我是想讓你痛快舒服,沒想到反而把你弄痛了。」「沒關係,等一下別再這樣衝動……哥哥……你的雞巴……太大了……妹妹……一時無法承受啊……請你慢慢來……愛惜妹妹。」她說完後,馬上閉上那雙勾魂的媚眼。漸漸的,馬振華覺得包著龜頭的嫩肉鬆了些,就開始慢慢的輕送起來。

洪淑惠又叫道:「啊!好漲……好痛……親哥哥……大雞巴的親丈夫……妹妹的小穴花心……被你的大龜頭頂得……酸麻……酥癢……死了……哥哥……快……快點動……妹妹……要你……」洪淑惠感到一陣從來沒有嘗過的滋味和快感,尤其是馬振華那龜頭上的大涯溝緣,在一抽一插時,削得陰壁四周的嫩肉,真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滋味。

媚眼如絲的哼道:「好達令……妹妹……哎呀……美死了……大雞巴的親哥哥……大雞巴的親丈夫……你用力搞吧……我不……行了……喔……我又……又了……」洪淑惠被馬振華領入從來沒有過的境地,更何況她又是雙十年華,那受的了如此衝擊,當然很快又 身了。

馬振華的大龜頭被她滾燙的淫液一燙,舒服無比,尤其她的子宮口,將他的大龜頭圈得緊緊的,還一吸一吮的動著,那種滋味真是美極了!再聽她叫他用力幹……於是馬振華抬高她的雙腿,架在肩上,拿一個枕頭擺在屁股下面,使她的陰阜,突挺的更高翹。

我馬振華貳話不說,再挺起屁股猛抽猛插,只幹得她全身顫抖。

洪淑惠受驚般的呻吟浪叫,兩條手臂像兩條蛇般的緊緊抱著馬振華的背部,浪聲叫道:「哎呀!親哥哥……妹妹……要被你幹死了……我的小穴……快……快被你弄穿了……親丈夫……你饒了我吧……我不……不行了……」馬振華此時改用多種不同方式抽插……左右插花……三淺一深……六淺一深……九淺一深……三淺兩深……研磨花心……研磨陰蒂……一淺一深……猛抽到口……猛插到底等等招式來調弄著她。

洪淑惠這時的嬌軀,已經整個被慾火焚燒著,拚命扭擺著肥大的臀部,往上挺……往上挺的配合著馬振華的抽送。

「哎呀!好哥哥……我的親親……妹…妹……可讓你……玩……玩死了……啊……要命的小心肝……」洪淑惠的大叫,騷媚淫浪的模樣,使馬振華更加兇猛的狠抽猛插,一下比一下強,一下比一下重……真想插穿她那個小肥穴,方才甘心似的。

這一陣急猛快狠的抽插,淫水好像自來水一樣的往外流,順著臀溝流在床單上面,濕了一大片。洪淑惠被弄的欲仙欲死,不停的打寒顫,淫水和汗水弄濕了整個床單。

「大雞巴的親哥哥……妹要…要死了……我完了……啊…… 死我了……」洪淑惠猛的一陣痙攣,死死的抱緊馬振華的腰背,一 如注。

馬振華感到大龜頭一陣火熱、酥癢,一陣酸麻,一股陽精飛射而出,全部衝入她的子宮去了。

她被那又濃又燙的精液射得大叫一聲:「哎呀!好丈夫,燙死妹妹了……」馬振華射完精後,一下伏壓在她的身上,她則張開櫻唇,銀牙緊緊的咬在馬振華的肩肉上,痛的他渾身一抖,大叫一聲:「哎呀……」兩人精疲力盡的,緊緊摟抱著,一動也不動的雲遊太虛去了。

一場生死決戰經歷了一個多小時,才告結束。兩人一覺醒來,已是零晨一點多了,馬振華趕緊起來,穿好衣服準備去赴江小萍的約。但洪淑惠卻緊緊的擁抱他,不願讓他離開。

此時,江小萍在公司裡準備了燭光晚餐,卻苦等不見馬振華的歸來。

結果會如何呢?各位網友若想繼續看,請告知,我將繼續完成它。

雙姝情自從江小萍和馬振華一度春風後,兩人的感情像直升機一樣,直線上升。江小萍對他是處處關心,他當然也關懷她。當然,她們倆幾乎夜夜春宵,因兩人都是血氣方剛,精力壯盛之時。尤其是剛失去丈夫的小寡婦,更需要愛情和雨露給予滋潤。

然而,這夜江小萍在店中卻苦等不到馬振華歸來時,心裡萬分的焦慮,坐立難安。心想,如此等待也不是辦法,萬一他在途中有何不測,那誰能幫他呢?於是,起身前往洪淑惠的住處。

當她來到洪淑惠的住處之時,聽見洪淑惠的鶯聲燕語,感到有點好奇,便前往窗外去探個究竟。然而,卻看見馬振華將大肉 放置洪淑惠的肉 中,做活塞運動。臉頰一陣暈紅,雙手竟不自主的在雙峰和小穴上撫摸和挖扣。

好不容易等到他倆戰爭結束,穿起衣服來了。而江小萍的淫水像是洪水氾濫,整件內褲濕了一大遍。她稍作整理一下便去按門鈴。

當洪淑惠打開門,看到江小萍站在門口,她的樣子呆住了!馬振華看我她停住之後,轉頭看到江小萍站在門口,他也呆住了!他們就這樣你看我我看他。

稍後,馬振華上前去抱著江小萍,當馬振華要親吻她時,江小萍馬上推開他。

「你不要這樣嘛!」最後馬振華還是用強迫的抱住江小萍猛吻,江小萍的手一直推馬振華,可惜她沒有推開,而江小萍的眼中慢慢地流出淚水來。

馬振華的手也分別伸到江小萍的衣服和褲子裡,慢慢的江小萍沒有再抵抗了!很快的馬振華就脫下江小萍的衣服和褲子。馬振華也抱起江小萍走進洪淑惠的閨房。

將她抱到床上時,馬振華向洪淑惠招招手,要她過去,並說:

「淑惠!來幫小萍服務,小萍好像春情氾濫,現在我們倆個好好的讓小萍爽一下!」馬振華吸吮江小萍的乳頭,而洪淑惠則跪在江小萍的雙腿中,隔著內褲舔著江小萍的淫穴。江小萍真的是像只發春的貓,不到幾分鐘,淫水又沾濕了內褲。

洪淑惠將江小萍的內褲脫掉後,用雙手將江小萍的大陰唇拉開,伸出舌頭舔舐著江小萍的淫穴。

「啊……淑惠……不要停……快……姐姐好癢……」江小萍很快的就搖晃臀部,洪淑惠也舔的更仔細了,甚至將手指插到江小萍的淫穴裡,不斷的抽插。

「喔……淑惠……好……乖妹妹……姐姐……好爽……啊……」江小萍的呻吟聲更大了,洪淑惠也不斷的用手指扣挖江小萍的淫穴,有時還轉動手指。江小萍則隔著褲子撫摸搓揉著馬振華的雞巴,迅速地搓揉著。

「喔……弟弟……我不行了……快用你的雞巴幹我……我要你的……大雞巴幹我的……喔……小騷穴……啊……快……小騷穴要你的雞巴幹……喔……」江小萍被洪淑惠和馬振華搞得受不了,一直要馬振華的大雞巴幹她。

馬振華起身將身上的衣物脫光,也順手的將洪淑惠的衣服脫落。

馬振華又低下頭去玩弄那已發硬的雙峰和奶頭,搞了一會後,馬振華要洪淑惠讓開,他握著雞巴「噗滋」一聲,就將雞巴插到江小萍的淫穴裡了。

「啊……好雞巴……想你想得……我好苦……喔……快……弟弟幹……幹我……幹死……小騷穴……快……啊……嗯……」馬振華抬高江小萍的雙腳慢慢的抽送,而洪淑惠則坐在床邊看著馬振華的雞巴在江小萍的嫩穴裡抽乾著。

「喔……對……就這樣……快……幹死了吧……啊……小騷穴想死大雞巴了……喔……啊……快……弟弟再快……用你的……喔……大雞巴幹死小騷穴……喔……」江小萍愈來愈淫蕩,雙手捉著床單,頭左右搖著,有時還抬高臀部配合大雞巴的抽送。馬振華的雞巴也愈來愈快的抽送著。

「啊……爽死了……小騷穴……爽死了……喔……親弟弟…大雞巴哥哥……幹死我……了……喔……用力的幹……幹死我……讓我爽死吧……喔……」看著馬振華的雞巴不斷弄乾著江小萍的淫穴,而江小萍又淫蕩的叫著,洪淑惠忍不住的用手去扣挖自己的小穴,搓揉那堅挺的乳房,嘴裡的唇舌也在唇邊繞轉著,一副急需雞巴來安慰的俏模樣。

「喔……淑惠……姐姐……爽死了……你親丈夫…大雞巴哥哥……幹死……姐姐了……喔……淑惠……姐……姐……好爽……啊……你上來……姐姐也讓你爽……喔……過來和……喔……我們一起爽……喔……爽……嗯……啊……」洪淑惠聽到之後馬上爬到江小萍的身上,屁股向著馬振華,用舌頭舔舐著江小萍的雙乳,而江小萍雙手卻在洪淑惠的乳房上搓揉,雙指間在奶頭上挾捏著,使洪淑惠的淫水不時的從肉 的隙縫中滴流著。

馬振華見到此景,低頭去舔舐著洪淑惠的後花蕊,手指伸入小穴內去挖扣,有時捏弄著小陰蒂,有使時急速抽插著小穴。

洪淑惠那能經的起如此的挑逗,便浪語連連:

「唉……呦……哥……哥……人家受不了……啦……嗯……好美……喔……嗯……」馬振華一股作氣上下齊攻,想使江小萍先敗,好去應付洪淑惠,便急速抽插著江小萍的嫩穴,且大起大落地幹弄著。

江小萍直浪叫道:「啊……啊……好……插的我好舒服……死了……情哥哥……哼……嗯……我好美啊……嗯……這下可……把我插死了……嗯…嗯……美上天了……哎呀……我的親……弟弟……大雞巴哥哥……插死我了……嗯……我的心花都開了……嗯……爽……」馬振華開口道:「姐姐,我這樣插你、幹你,你爽不爽啊?美不美啊?淑惠,加把勁!她快不行了,等一下哥哥再給你一頓美味。」「哎呀……我快……快丟了……嗯……好美……喔……好丈夫……姐姐……好……好爽喔……嗯……快……快用力……嗯……哼……」江小萍邊叫著邊挺起臀部,配合著馬振華的抽送。

「啊……出來了……好美……好爽喔……」江小萍叫著,陰精便猛射出來,整個人昏睡過去。

馬振華頂緊了江小萍扭動收縮的子宮,享受著這份快感。看那洪淑惠迷人的粉臀,且小穴裡又潺潺流著淫水,很是誘人,心中馬上變了主意,忙將自己的雞巴從江小萍的小穴抽出,伸出雙手向它洪淑惠一抱,下面挺起的肉棒,頂著她的屁股道:「讓你的後面 味道!」洪淑惠急道:「哎呀!不行……我後面還沒有開通過呢!」馬振華道:「好妹妹……給我吧!」洪淑惠只好硬著頭皮道:「唉!好吧!」馬振華喜得猛吻著洪淑惠的背,洪淑惠立即垮下江小萍的身上,雙膝俯跪,頭向下頂在繡花枕頭上,粉臀翹得高高的。

她回頭道:「好哥哥,這還是人家第一次,你要好好愛惜人家呀!」馬振華道:「你放心好了!」他邊說,邊用兩手分開粉臀,只見中間出現粉紅色的小洞,正在縮收縮著,他把自己還未發 的大龜頭,先在她的肉 上沾些淫水,再對著屁眼輕頂著,兩手伸到洪淑惠的酥胸上輕揉著她那堅挺的雙峰,手指去揉捏發硬的乳頭。

洪淑惠喘起氣來哼道:「嗯……啊……快點……插嘛……嗯……哥…哥……妹妹受不了了……嗯……快……快……」他聽她在催促,便用雙手扳扣在她的大腿,用臀力向後安一扳,同時腰力向前一挺「滋」地一聲,整個龜頭插入了。

洪淑惠痛得大叫:「哎呀……哥…哥……輕點嘛……痛……痛死人了……」馬振華這時正在得意洋洋,毫不理會她的喊叫,再用腰力猛然一頂,挺硬的大雞巴已插進了一半。

洪淑惠痛得全身發抖,口中連連央求道:「啊……好痛呀……嗯……哥哥這是……這是讓你開苞……你……要慢慢的插……」他見她痛得發抖,忙停止插入,伸手去搓揉著小穴,更去玩弄她的小陰蒂,想去平撫她的疼痛。這時他覺得自己的肉棒,被挾著緊緊的,卻也有著幾分的快感。

經過一陣撫摸與玩弄,洪淑惠又道:「好哥哥……現在不怎麼痛了……你慢慢的插……嗯……啊……」馬振華聽她說可以動了,於是用腰力再往前一挺,將剩於的雞巴全部插入,也開始慢慢的抽乾著。抽插了幾下之後,覺得鬆多了,便猛力加速抽插一陣。

洪淑惠也將屁股向候挺,迎合著他的抽插,並叫道:「親哥哥,這樣你覺得舒服嗎?」馬振華道:「嗯……舒服……太舒服了……你呢?」洪淑惠嬌喘道:「我也好美……嗯……反正我什麼都給你了……嗯……哥哥……那你要如何 飽……我的前穴呢……哎呀……我的小穴癢死了……大……雞……巴……哥……哥……嗯……好美……啊……好爽喔……你再挖弄小穴……我會受不了……親哥哥……快……快用你的大雞巴…………插人家的小騷穴……嗯……唷……癢……啊……」馬振華道:「嗯!」馬振華將自己的大雞巴抽了出來。洪淑惠突然站了起來,兩腿騎在他的大腿上面,桃源洞對著翹起的雞巴,猛然坐下去,雙手環抱著馬振華,嘴唇貼上他的嘴巴,用舌頭頭去敲開他的牙齦,兩舌並纏繞一起,久久的吸引著。

馬振華不甘被比下去,雞巴大力的往上頂,並停留子宮口輾轉巖磨,直頂著洪淑惠鬆開唇舌嬌喘著。

「啊……啊……我快……樂死了……親哥哥……愛人……快頂到我的花心了……嗯……好爽……嗯……大…雞巴……哥哥……好會幹喔……妹妹好舒服……啊……」馬振華兩腿一縮,將洪淑惠向前一推,把她堆倒仰臥,又換正式性交姿勢,立即振起精神,猛抽猛送。

洪淑惠大聲浪叫:「好哥哥……抽啊……幹呀……我不想活了……我願意被你插死……幹死……嗯……我的天啊……舒服死了……大雞巴哥哥……妹妹……天天都要你用雞巴……幹我……插我……嗯……好美喔……嗯……啊……」這一陣肉戰,互相堅持了一個多小時,直到他們都精疲力盡為止。後來江小萍問起馬振華和洪淑惠的事,他們也一一向她說明了!

最後江小萍也不反對馬振華和洪淑惠做愛了,只是要求不可以因為這樣而與她保持距離,否則就要不擇手段讓他倆身敗名裂。

富婆馬振華對於男女之間的事,有十分豐富的經驗和過人的能力,整治的江小萍和洪淑惠伏伏貼貼的死心蹋地的愛他。

馬振華也看出,江小萍很有事業心,重視事業,也很有毅力。

她所以獻身給他,也可以說不全是為了解決她心中的性饑荒。

午飯時女店員住在附近到時回家吃,那馬振華到飲食店吃便餐,他吃飽回店時給江小萍順便帶一點吃的,有時兩人輪流出外吃。因為店裡不方便煮販,也沒時間,所以在外面餐館吃比較方便。

這一天馬振華吃過午飯回來,江小萍正在和人家通電話:

「噢!是梅夫人,我是小萍,店租不是到期了嗎?待會我請人送上好了…」她放下了聽筒,見馬振華剛才回來,還帶了一個便當盒,於是說:「振華,麻煩你送一下房租好嗎?」「好的,這店面是租的?」「是啊!我要是在這鬧區有這麼一間店面,那就太好了。」「你也不錯了!一個女人有如此成就,我們男人不能不感到羞愧。萍姐,我很佩服你的創業能力和奮鬥堅毅的精神,非一般普通人所能及的。」江小萍心裡甜滋滋,笑著說:「好了,別戴高帽子了,請你去一趟。」「多少錢?」「四十五萬,一張即期支票。」「好,我這就去。」馬振滑按照地址找到民權路,這是一棟七層大廈,梅夫人住五樓。

他按了按電鈴,裡面的人開了門說:「找誰?」馬振華說:「我是時代服飾公司送房租來的。」「噢!請進來。」梅夫人年約四十左右,這也難怪,由於保養的很好,看起來像是三十五、六歲。

一看客廳陳設,就知到是富有之家。

梅夫人秀眸中神采一現,伸手一引,說:「請坐,貴姓呀?」馬振華一欠身,說:「敝姓馬,名振華。」「你是剛去不久是嗎?」「是的夫人,將近四個月。」說完,他交上一張支票,並遞上送款簿請她簽收,以示慎重。

梅夫人魚尾微有皺紋,但細皮白肉,肌膚豐潤,晶瑩如玉。她穿著睡衣,左右手都套著鑽戒,顯得雍容華貴,令人不敢迫視。

她簽收完了一抬頭,發現馬振華已凝神打量著她,不由嘴角一笑:「馬小弟,你看我老了吧!」「不……不……一點都不老。」梅夫人說:「都四十多了,還不老啊?」「梅夫人,你看起來只有三十出頭而已。」他又胡亂送上一頂高帽子。

女人沒有不喜歡誇讚的,梅夫人嬌笑的說:「看你這張嘴……小弟,雖然咱們初次見面,我已有一點喜歡你,可能是一種緣份?」有人說,中年以上的女人動了情便如江河決口,一瀉千里,不可收拾。

馬振華謙恭的說:「謝謝夫人。」「別再叫我夫人、夫人,好不好?」「不叫夫人我該叫……」「叫我一聲大姐吧!」「我怎麼敢。」「有什麼不敢,我和江經理一樣死丈夫,同是個寡婦。」「恭敬不如從命。」「這才是好弟弟。」「大姐做什麼事?」「什麼事也沒做,所以生活很無聊。」「為什麼不做點生意,把精神寄托在生意上,不是很好嗎?」「我有自知之明,我不是那種材料。你看,顧了說話,都忘了招待,小弟,你要飲料,或是酒?」「大姐,隨便。」「這才是乖弟弟。」她在他面頰上輕捏了一下,然後扭腰擺臀,起身調酒。

她遞給他一杯酒說:「來,弟弟乾杯!」「這又何必……」「今天我很高興認識你這個弟弟。」「大姐,我夠資格嗎?」「當然夠,大姐只是平凡的人。」她那眼神告訴他,只要搖船靠岸,那種事很可能立刻發生,都沒問題,那是一種考驗人格的一種最佳方法。

其實馬振華早先已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什麼拈花惹草的事沒有做過,目前只是為了飯碗,為了生活,不敢放浪形駭,外表看似老實規矩而已。

他知道憑自己壯健的體魄,很能吸引女人,尤其女性中的過來人。對於梅夫人,不光是色,最主要的是被她的富有所吸住了。

他們互敬了一杯,然後肆無忌憚的開懷暢飲,歡樂無常。

梅月娥幾杯洋酒下肚,她的眉目之中就洋溢了存不住的春意。她多時沒有接近男人了,面對著壯健的青年人,她已有點把持不住了。

她對他媚笑焉然,嘴角含春,那紅暈的嬌靨,似笑還羞,那嬌嗔嬌嬉的神態,任何人見了莫不怦然動心,而況且色狼的馬振華。

她情不自禁的移樽就教,投懷送抱了。這對馬振華來說雖然不算什麼大事,但梅月娥和江小萍顯然不同,有點手忙腳亂了。

馬振華軟玉溫香抱滿懷,有如抱了一塊大消綿,他興奮得熱烈狂吻她。同時兩隻魔手也在她的全身上下摸索著,尤其女人最性感的部位。

梅月娥在他懷中劇烈的顫抖著,馬振華覺得她渾身燥熱異常,散發出誘人的肉香。

她緊緊摟住了馬振華,在他耳邊悄悄低語,馬振華抱起她走進了套房。

他把她睡袍以及僅有的乳罩和三角褲,一起除下,自己也迅速的成了原始人。當他壯健的男性身軀,現在她眼 時,她芳心中驚喜交集,目不轉睛的注視著,尤其那又粗又長青筋糾結的大雞巴,更令她垂涎欲滴,淫心大動。

「弟弟……快點上來嘛……」馬振華聞言,立即上床,低頭去親吻著她的乳房,用什尖去舔舐著奶頭,更用手去搓揉那濕漉漉的陰戶,有時還深進手指抽插著。

如此的捉弄,梅月娥那受得了,便嬌呼連連。

「啊……唔……美…美……好…好……唔……嗯…嗯……啊…啊……好……舒服……啊……振華…你真好……啊……唷……唔……嗯……爽……好爽唷……」梅夫人身子急急顫抖,叫道:「哎…呀……輕…點…好…嗎……啊…嗯……人家受……受…受不了……啦……我…我…好快樂啊……唔……嗯……快…快插進去……嗯…唔……我…求…求…你……啊……嗯……唔……好…好癢喔……」馬振華低頭一看,那浪水已流滿了床上,馬振華心想這淫蕩女人,性慾必定強烈,非用「老漢推車」方法,狠狠戳她才可。

於是他肩起兩腿,扶著大雞巴對準豐滿的陰戶一按,大龜頭已擠進肉洞裡,再次一挺,那麼粗壯的肉棒子,已全根盡沒了,不留一絲縫隙。

梅月娥陰戶往上頂湊,但總懷疑他的雞巴沒插到底,因此她的玉手朝雞巴摸著,感覺到只剩下兩顆鳥蛋在幌動著,她才露出滿意的微笑:

「喔……好弟弟……嗯……姐姐好舒服……嗯……啊……」馬振華大龜頭緊頂花心,用力磨輾旋轉,一面笑笑說:

「姐姐真正的舒服還早得很,今天你 到我這根大雞巴的真正滋味,這一輩子你總算沒有白活了。」她雖然已屆中年,但是陰戶因為未曾生育過,所以仍然小得如剛開苞的少女一樣。馬振華的雞巴把它塞得滿滿的,覺得非常的肉感和特別充實。

「啊……嗯……好……插得我好舒服……喔……嗯……親弟弟……哼……哼……我好美啊……嗯……這下可……把我插死了……嗯……嗯……嗯……美上天了……哎……呀……我的親……親……親弟弟……嗯……幹得好棒喔……啊……嗯……我的心花都開了……啊……嗯……」他揉輾了一會,看那淫水猶如山洪驟雨似的湧出,他兩手抱緊豐臀,「噗滋!噗滋!」狠抽猛插。

梅月娥水汪汪的雙眸,愛意泱然瞪著他,陰戶裡覺得無比的舒暢。她自有生以來,幾曾享受過這麼美好滋味,全身酥癢癢的像飄蕩在天空中,嘴裡更是淫聲浪語連連。

「啊……啊……親…弟…弟……我…的…心…肝…寶…貝……嗯……嗯……姐…姐……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喔…嗯……我…我天天都要……唉……姐姐不…不能沒有你……唷…嗯……爽…爽…真爽……啊……嗯……就是為你死…我…我也甘心……嗯……嗯……美…美……真美……喲…嗯……弟…弟……你的雞巴……的…確…太…棒…了……」馬振華聽她嬌聲浪哼猶如澆上一杯的酒精,使他心頭的一股慾火逾燒逾熾,他俯身一口含住她如紫葡萄的奶頭,用力吸吮,一邊猛衝狂刺。

在瘋狂的抽送中,勢若奔馬,迅若擊電,根根到底,下下著肉,使得「劈拍!劈拍!」之聲不絕於耳。

「啊……啊……親弟弟……嗯……咬……咬……快輕輕咬……嗯……唷……咬姐……姐的奶頭……唔……嗯……好舒服……喔……嗯嗯……」梅月娥在舒暢中,情不由己的挺陰拋臀向上迎湊,使戰況更形激烈。

靜寂的空間,頓時洋溢著嬌聲浪語,粗喘聲,和淫水刮動得如魚唧唧水聲,匯成一片美妙而動人心弦的樂聲。

梅月娥顫聲嬌呼:「噯……唷……親…弟…弟……嗯……嗯……你…你上吸下幹的……姐…姐……好舒服喔……嗯……啊……嗯……姐姐…受…受不了……嗯……不…要…挑逗了……啊……嗯……我……我又流…了……哼……哼……」「姐…姐……你的小穴……好…好……緊喔……啊……夾的雞巴好…好舒服……你的浪…浪水……真多…呀……」梅月娥嬌喘著說:「噯……還…不…是…你…的……大雞巴……嗯…啊…嗯……給…弄出來的……嗯……嗯……姐……姐的小穴…好美唷……嗯……弟…弟……你…的…雞…巴…怎…麼…這……這麼厲害……啊……嗯……把……姐…姐…的心肝…都弄碎了……嗯嗯……」驀地,梅月娥全身一陣強烈顫抖,四肢無力地鬆弛了,像一條死蛇癱瘓了,她秀眸微閉著,似乎已無力睜開,小嘴翕張著,只有嬌喘的份。

馬振華只覺得大龜頭上被熱乎乎的陰精一澆,知道她又丟了精。

梅月娥 了之後,子宮口把龜頭收得緊緊的,有如嬰兒吸乳似的一陣吸吮收縮。馬振華覺得輸管一陣陣麻癢透心,知到也快要射精了,立即快馬加鞭的抽送。

「姐姐……快…夾…緊……啊……我…也要… …了……啊……嗯……快夾喔……」馬振華身子一麻,一直麻到屁股溝,大雞巴一漲,一陣蘇麻。眼睛一閉,就「噯呀!」一聲,一股熱熱濃濃的精液,直向梅月娥的花心射去。

梅月娥把他的頸子抱住,身子一顫抖也一酥,又被熱精一燙,花心上一酥麻就叫道:「喔……我又丟了……嗯……淌出來了……啊……好…麻……好…酥啊……嗯……好燙……唷……」梅月娥說完,雙手一鬆,人也軟了,馬振華也累了,人也趴在她的身上喘息著,至此大戰已告段落,兩人也如同掉下河似的,全身累的濕淋淋。

馬振華扶起著嬌懶無力的梅月娥,互相擁摟著,繼續享受那甜蜜的滋味。

梅月娥開口道:「弟弟,你好神勇喔!幹的姐姐好爽啊!明天晚上我請你吃飯。」「大姐,這不好意思啦!」梅月娥接口說:「怎麼?姐姐都已是你的人了,你還跟大姐客氣呀?」「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你七點來,不要告訴江小萍。」「這我知道,免得自找麻煩。」梅月娥在他額頭輕吻一下,說:「對啊!弟弟,你很聰明,凡事都要慎重遠慮,免的煩惱。」馬振華點點頭:「是的!大姐。」說完,馬振華起身著衣依依不捨的和她吻別,梅月娥塞了一把鈔票在他口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