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家嬌妻—文秋

成人文學
2013/ 10/ 04
文秋和丈夫都是普通工人,結婚後兩人住在文秋單位分的一間六樓一室一廳的小房裡,生活雖不富裕,但感情融洽,文秋始終覺得十分幸福,每天早起晚睡,把屋子打掃得乾乾淨淨。 這一天,是文秋休班,丈夫一早去了工廠,她躺在床上琢磨著該打掃一下衛生,就翻身起來,說幹就幹,忙活起來。

文秋打掃完屋裡,打算擦擦門,就端了盆水開門出來,一不小心將門鎖上。這下文秋犯了愁,鑰匙忘在屋裡了,更難堪的是,由於天氣熱,文秋只穿了件連體的睡衣,連內衣內褲也沒穿。

「這可怎麼辦呢?」文秋想,總不能一整天都呆在外面吧。「給老公打個電話吧。」文秋想。

但自己穿這樣子,怎麼下樓呢?

文秋往對門看了看,對門住著一對中年夫妻,不知女主人在不在家。

文秋鼓起勇氣,按響了門鈴。

門開了,是男主人,一位30多歲的高大男子。

文秋臉一紅,畢竟下身還光著,只得硬著頭皮說:「對不起,我是對門的,鑰匙忘在屋子裡了,能在您這兒打個電話嗎?」那男的十分客氣,連忙請文秋進屋。

鄰居家是三居室,比較氣派。電話在臥室裡,男主人把文秋領到電話旁,隨即退了出去。

「嘟……」單位電話占線,文秋一陣煩躁,只得扣下,丈夫沒有手機,只能等著。

男主人端來一杯咖啡,文秋連忙道謝,問道:「您貴姓,太太不在嗎?」「叫我蘇利吧,我太太在外地工作。」「噢。」文秋想,「怪不得沒見過他太太。」喝了一口咖啡,繼續撥號。

蘇利退了出去,但並未走遠,文秋玲瓏的背影吸引了他的眼睛。他細細欣賞著,這個女人真是天生尤物,身材那麼美妙。他有了一股衝動,太太在外地大半年,自己已經好久沒嘗到女人的滋味了。電扇的風吹過,文秋睡衣掀起一角,露出白嫩細膩的大腿和小半個屁股。

「哦!」蘇利看清了,「原來她沒穿內褲。」夏天,女人在家不穿內褲也不奇怪,但這樣子來到鄰居家就危險了。蘇利想著辦法,「怎麼才能把她抱上床呢?」依然占線,文秋只得放下電話,對蘇利說,「總占線,算了。」蘇利說:「要不,等會兒再打,坐會兒吧。」文秋想,只得如此,就隨蘇利來到客廳,面對面坐下。文秋緊緊並著雙腿,唯恐被對方發現自己裸露的下體。 蘇利裝作未曾覺察,兩人一句一句地說著閒話。

文秋這才知道,原來蘇利是位有名的化妝師,曾為多部電視劇的女主角化過妝,自己看電視的時候還曾讚歎過化妝師的水平,沒想到是自己的鄰居。

蘇利拿來一些劇照,站在文秋的身後講解,這部戲是什麼時候拍的,這個女主角是怎麼化的……文秋聽得津津有味,忘記自己只穿著睡衣。蘇利則透過文秋的領口看到兩個又白又大的奶子。

「原來胸罩也沒穿。」蘇利想,「奶子這麼大,性慾肯定也很強。」看完劇照,蘇利坐回原處,講解著化妝的技巧。文秋聽得更加入迷。

蘇利說:「其實,您的臉型化化妝比那些女人好看。」文秋心中歡喜,嘴上卻說,「怎麼會,不可能的。」「真的!」蘇利認真地說,「不信就試試。」文秋心中一動,她真想試一試。只是讓陌生男人給自己化妝,還有些不好意思。

文秋猶豫著,蘇利已經拿過化妝箱,「您要是不化妝,簡直是我們化妝界的損失。到這兒來。」文秋被讚美,心裡高興,不知不覺地隨著他來到化妝間,把打電話的事忘得一乾二淨。 蘇利的化妝間佔了整個屋子,擺滿了化妝品。文秋驚奇地看著這一切。

蘇利讓文秋坐到化妝椅子上,這種椅子比較高,很像過去理髮店用的椅子。椅子對面是落地的大鏡子。文秋坐下後就發現,鏡子直接照到自己的大腿根部。她猛然想起自己還裸露著下身,想回去,又不知該說什麼,只得緊緊並住大腿,雙手又緊了緊衣領。 蘇利一邊和文秋聊天,一邊給文秋編頭髮。蘇利見多識廣,談吐幽默,讓文秋很開心,完全忘記戒備。頭髮編好後,果然非常漂亮。文秋陶醉在自己的美麗中,心想,等丈夫回來一定讓他大吃一驚。 蘇利要給文秋做面膜,讓她閉上了眼睛。他又把椅子後仰,讓文秋面向天花板。這樣文秋就看不到鏡子裡的情形了,而蘇利的眼睛卻立即向鏡子望去。鏡子裡的文秋,睡衣下擺縮到膝蓋以上,露出豐滿的大腿。蘇利甚至可以看到她的陰毛。

「頭向後仰……再仰……」蘇利引導著文秋。文秋的頭部向後,臀部卻要逐漸向前,鏡子裡的陰部更清晰了。

蘇利還不滿足,他藉機會將文秋的睡衣又向上搓了搓,這次不必看鏡子,文秋的陰部已經完全暴露出來。蘇利的下體已經一柱擎天。

面膜做完後,文秋睜開眼就看到鏡子裡自己裸露的身體,大驚,立即明白蘇利不懷好意,自己的身體已經被他看了個夠。

文秋想站起來。

蘇利突然按動電鈕,椅子扶手立即竄出兩個鉤子,死死扣住文秋的雙手手腕,「想走,沒那麼容易。」「你幹什麼?!」文秋大驚。 「幹什麼?嘻嘻……你不穿內褲,也不戴乳罩,就來我家,這不是明擺著要勾引我嗎,我幹什麼,你不會不明白吧。」蘇利露出一臉奸笑,「我可要好好享受享受了,不能辜負了你的一番好意。」文秋嚇得花容失色,「快放開我!」使勁掙扎,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蘇利轉到文秋面前,笑嘻嘻地對文秋說,「看你往哪兒跑。」文秋知道掙扎是沒有用了,只得苦苦哀求,「大哥,你放了我吧,我老公一會兒就回來了。」「是嗎?他下班還早呢!」蘇利笑著說,「好好伺候我,我舒服了就放你走。」說完,雙手摸上文秋的大腿,並把睡衣向上撩著。

文秋連連喊叫,雙腿胡亂踢著。蘇利雙腿夾住她的大腿,隨手拿過一把剪刀。

文秋驚到:「你幹什麼?別剪我衣服。」蘇利不聽,幾下將她的睡衣剪開,脫掉,露出迷人的肉體。 蘇利嚥了嚥口水,讚美道:「真是漂亮啊!」文秋滿面羞紅,連聲喊叫。自己的身體還沒有別的男人看過,只屬於丈夫。

蘇利開始撫摸。

文秋叫道:「快放開我啊,我要告你強姦!」「嘿嘿!」蘇利冷笑著,「你去告吧!是你自己光著身子來到我的家,我還說是你勾引我吶!」「你……」文秋氣得無話可說。 蘇利繼續恐嚇,「告我?不僅警察不信,你老公也不會相信。」文秋心中一驚,不錯,自己這樣子來到他家,真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丈夫平時就心眼小,如果知道……文秋不敢再想下去。

蘇利迅速脫光了衣服,陽具已經高高聳立。他坐在文秋的大腿上,左手摸著她的右乳,嘴巴親吻著她的左乳。

文秋奮力掙扎,但漸漸感到意亂情迷,下體控制不住開始濕潤……蘇利仍在瘋狂地允吸著她的乳房,雙手也上下撫摸。文秋的掙扎越來越無力,口中開始發出低低的呻吟。

蘇利見時機已到,把文秋的臀部向外拉了拉,抬起她的雙腿,看看她的陰戶,笑到,「都濕成這樣子了,還假正經。」陽具「撲……」的一聲插了進去。

「啊……」文秋慘叫著,知道自己被強姦了。

蘇利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畢竟已經半年多沒有嘗到這種滋味了,何況文秋又是那麼楚楚動人。

他使勁抽送著,大雞巴進出陰道十幾下就控制不住了,一洩如注。

蘇利伏在文秋身上,文秋知道他已經在自己的陰道裡射精,感到屈辱萬分,同時又有一絲慶幸,他射精了,自己不必受更多的凌辱,但也擔心因此懷孕,畢竟他不是自己的老公。

「你……」文秋低聲道,「可以放我走嗎?」文秋擔心自己被他長期囚禁,只希望逃出去,然後再報仇。

蘇利也不是傻瓜,不玩夠文秋,他是不會放人的。

「求求你,放過我。」文秋哀求著,「我已經被你……你放過我吧。」蘇利倒在沙發裡,不再理會文秋的哀求,靜靜地欣賞著她的美妙肉體。 文秋無地自容,只有默默等待。

過了一會兒,蘇利站了起來,文秋知道自己又將被姦淫,心中盤算著如何騙過他好脫身。

蘇利又來到文秋面前,上下撫摸。這次文秋不再掙扎,她知道這些都沒用。

蘇利說:「你讓我舒服了,我就放你走。」「你……」文秋說,「你……要怎樣?」「跟我到床上去吧?」蘇利無恥地說。 文秋心想,不如先讓他放開自己,再尋找機會,就說:「好,你放開我……我……我就答應你。」「答應什麼?」蘇利笑嘻嘻的問。

文秋說:「你……你想怎樣就怎樣。」「你說清楚,我就放你。」蘇利如同抓住老鼠的貓,極盡戲弄。

文秋沒辦法,只得說:「你放開我……我就讓你舒服。」「怎麼讓我舒服?」「 蘇利說。 「我……」文秋實在難以啟齒,但轉念一想,必須讓他放鬆戒備,否則自己難以脫身,就低頭說:「我們……到床上去……」聲音比蚊子還低。

「噢!」蘇利說,「這可是你求我到床上去的。我可沒強迫你。」文秋低聲道:「是……是我……求你。」「到床上去幹什麼?」蘇利說。 「去……」文秋斷斷續續地說,「去……做……做愛。」「你願意和我做愛?」「是……我……願意。」「願意讓我肏你?」「是……我……願意。」「願意幹什麼?說清楚!」文秋無法,只得忍辱說道:「我……我願意讓你……肏我。」「你願意怎麼肏?是從前面,還是後面?」文秋想,從前面他可能會不放開我,就說,「我願意從後面。」「哈!」蘇利笑道,「怎麼女人都喜歡這樣!為什麼從後面?」「因為……從後面舒服。」為讓他盡快放開自己,文秋又補充道,「後面……插的深。」「你讓我用什麼插你?」文秋看到那把剪刀,心想他一放開自己,自己就抓起剪刀護身,就說:「用你的……那個……插我。」蘇利的陽具慢慢豎了起來,他用手端著,說:「是這個吧?」文秋看了一眼,立即轉過頭,說:「是。」「你親親它,好不好?」蘇利問。

文秋一陣噁心,心想,他敢伸過來,我就一口給他咬斷。

蘇利很狡猾,說:「你不要想著把我咬斷,你的手還綁著,你逃不掉。」文秋心中一驚,「是啊,怎麼脫身呢?」蘇利的大肉棒伸到她的嘴邊,「吸啊!」文秋猶豫著,還是張開小嘴輕輕親著。

「啊……」蘇利發出愉快地呻吟,「張大嘴!吞進去!」文秋感到一陣屈辱,儘管丈夫有過要求,但自己從未給丈夫做過這些,沒想到要給一條色狼吸陽具。不滿足他,他不會放了自己,怎麼辦?文秋終於決定,忍辱討好他,張開了嘴。

蘇利幾乎坐在文秋胸部上,大肉棒伸進她的嘴裡。 文秋閉上眼睛吞吐著……吸了一會兒,蘇利滿足了,翻身下來。

文秋說:「到床上去吧!我……我受不了了。」蘇利笑了,摸了摸她的陰戶,果然濕濕的,說:「你想要我?」「是……」文秋裝出慾火難熬的樣子,「快插我吧!」「走,到床上去!」蘇利連人帶椅子抱了起來。

文秋「啊」的一聲驚叫,她本來以為蘇利會解開自己手腕上的鎖鏈,沒想到他沒上當,力氣那麼大,連聲叫道:「快放開我啊!你幹什麼!」蘇利輕輕放下椅子,笑道:「別急,美人!我這就放開你。」來到床前,蘇利果然放開文秋,文秋立即就想逃。

「等等。」蘇利說,「你就這樣光著身子出去?」文秋怔住了,是啊,就這樣出去,怎麼見人。剎那間,蘇利已經抓住文秋,抱起來扔到床上,翻過她的身子,從床頭又牽過兩條鎖鏈,將她雙手扣住。

文秋連掙扎的機會也沒有,只得乖乖地趴在床上。

「我們已經到床上了,從後面幹吧?」蘇利笑嘻嘻地說。 文秋又驚又怕,自己費勁腦汁想出的辦法居然一點用也沒有,還是輕易地被捉住,心中洩氣,說:「你要怎樣?」」 蘇利說:「滿足你呀!你不是受不了了嘛。」文秋羞愧無言,知道自己難逃再次被強姦的命運,不禁流下眼淚。 蘇利說:「不許哭!不然我永遠鎖著你。反正沒人知道。」文秋心中一涼,這才是最可怕的。「他會不會殺了我?」文秋想,「只能見機行事了。」蘇利摸索著文秋豐滿的臀部。文秋渾身顫抖,怯怯地說:「大哥,你放了我吧!我……我已經被你……佔有過一次了……」「那不更好!」蘇利說:「輕車熟路了!」命令道:「把屁股翹起來!」文秋想,「不答應他,恐怕他不會善罷罷休,反正已經有過一次了……」文秋微微翹起了渾圓的臀部。

「翹高點!」蘇利說。 文秋只得跪在床上。

蘇利翻身上床,跪在文秋身後,雙手撫摸著她的屁股,順著股溝摸到她的陰戶,輕輕撥弄著陰核。

文秋平時就怕被丈夫摸這裡,一摸就流水。今天,被蘇利摸了片刻功夫,陰戶立即濕漉漉的。

「好快啊!」蘇利讚歎著,挺起陽具插了進去。

文秋「啊」的一聲尖叫,為自己所受的侮辱尖叫,也為陰戶傳來的快感尖叫。

這次蘇利有了準備,肉棒直插文秋的花心,發出「撲撲」的撞擊聲。

文秋逐漸感到快樂,雖然知道這不是丈夫,但下體的快感還是讓她忍不住呻吟。

「啊……啊……噢……唔……」文秋的叫聲鼓舞著蘇利。蘇利下體用力猛插,他要征服這個女人。

「啊……啊……」文秋叫道:「輕一點……啊……我……我不行了……你太用力了……」蘇利放慢節奏,問道:「舒服吧?」文秋只得滿足他,「嗯……」「說話!舒服吧?」「舒……舒服……」文秋雖然不大願意回答他,但陰戶傳來的舒服感卻是真的。

「我插得好不好?」「好……啊……」「喜不喜歡我的大雞巴?」文秋想,不如徹底滿足他,好讓他放了自己,就說:「你……你的雞巴好大……插得我……好舒服……我……我好喜歡……」「願不願意我天天插你?」「願意……你插我……啊……」蘇利笑嘻嘻地說:「你比我老婆強多了,我真沒肏過這麼舒服的小屄。」文秋心中暗罵他無恥,嘴上卻說:「我也是……你的……好大啊……」「我的什麼大?」「是……是你的雞巴好大……啊……」「我的雞巴還會自己動呢!」蘇利停止動作,他的陽具果然自己在文秋的陰道裡抖動。

文秋渾身顫抖,下體暢快的感覺是從未有過的。

「啊……你插死我了……嗚……」「比你老公如何?」蘇利問。

「討厭……不許你問……這個羞人……的問題。 」「我偏要問,快說,我比你老公如何。」說著大肉棒在文秋的陰戶裡一陣猛頂。

「好……好……我說……我說……你比我老公大……比他厲害……比他會肏……你肏死我了……」文秋只能討好地回答。

文秋的話在蘇利聽來,更增加了他的興奮程度。蘇利很快也達到高潮,「啊……」的一聲,又一次在文秋的陰道深處射精。

文秋被蘇利的精液一噴,花心一陣酸麻,也達到了又一次的高潮。

兩人同時癱倒在床上,蘇利的雞巴繼續在文秋的陰道裡泡著,他不想拿出來,泡在裡面實在太舒服了。

過了大半個時辰,蘇利終於放開了文秋。高潮過後的文秋渾身酥軟,根本沒有了逃走的力氣。

「以後,你就是我的床上炮友了!」蘇利笑嘻嘻地說。 文秋無言以對。

蘇利抱起文秋向浴室走去,文秋沒有反抗,她知道這是沒用的。

兩人在浴缸泡了兩個小時,文秋受盡侮辱。眼看中午漸進,蘇利說:「我放你回去,明天一早來陪我!」文秋只得答應,心裡只想早早離開。 蘇利領著文秋向陽台走去。

「你幹什麼?」文秋驚道,自己還光著身子呢。

「從陽台爬過去拿鑰匙啊。」蘇利說,「你難道光著身子等你丈夫回來嗎?」文秋一想也是,自己這樣子怎麼見人。

蘇利穿了件衣服,打開陽台的窗戶,慢慢爬出去,嘴裡嘮叨著「到你床上玩玩去!」文秋心裡一驚,一腔仇恨突然湧起,她衝過去,一把將蘇利推了下去。

「砰」的一聲,蘇利重重摔在一樓的地板上,腦漿迸裂,顯然活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