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推銷員

成人文學
2013/ 10/ 04
張敏是個漂亮的女人,現在在一家醫療設備公司作推銷員,老公在一家企業作技術員,由於很少開支,家裡的開銷幾乎都由張敏負擔,張敏呢?是公司的王牌推銷員,但她的業績是怎麼來的,公司裡的人都心知肚明。

這天,她穿了一件白色的紗質套裙,披肩的長髮,豐挺的乳房將胸前的衣服高高頂起一座山峰。透明的肉色絲襪裹著修長的雙腿,白色的拌帶高跟涼鞋,扭動著豐滿的屁股來到了一家公司,熟門熟路的和幾個主管打了招呼就來到了總經理的辦公室,這是一個老主顧,今天來續簽一份20萬元的膠片合同。

「啊,張小姐,來,進來。」胡雲一臉淫笑的將張敏讓到了經理室,順手關上了門。

「胡總,這份合同今天該續簽了。」張敏把合同放到胡雲的辦公桌上,一個軟乎乎的身子已經靠在了胡雲的身上,豐滿的乳房靠在胡雲的身上。

胡雲的手伸到了張敏的胸前,握住了張敏軟綿綿的乳房:「一個月沒摸。又大了,又讓不少人摸過了吧?」

張敏抬起屁股坐到了辦公桌上,抬起一條穿著肉色絲襪的腿,踢掉了腳上的涼鞋,嬌美的小腳裹在透明的絲襪裡,腳趾塗著粉紅色的趾甲油,張敏的小腳伸到了胡雲的褲襠,在胡雲正硬起來的陰莖上摩擦著。「這個小東西不知道還認不認識我……」一邊腿已經抬到了胡雲的肩膀上,雙腿間薄薄的褲襪下是一條黑色的蕾絲花邊的內褲,透過褲襪可以看見,內褲邊上幾根捲曲烏黑的陰毛伸到了內褲外面。

「天天都想你呀……」胡雲的手一邊撫摸著柔軟嬌美的小腳,順著滑滑的大腿摸到了張敏柔軟濕潤的下身,隔著柔軟的絲襪用手指把內褲弄到了一邊,用手指頂著柔軟的絲襪摳弄著濕潤的陰唇,張敏的雙腿不安分的扭動著:「嗯……快簽了……」

胡雲的手離開的時候,肉色的絲襪濕了一個小圓圈,胡雲胡亂的簽了字,迫不及待的解開了褲子,張敏已經在桌子上把褲襪脫了一條腿,內褲也褪了下來。雪白的大腿盡頭是她肥美的陰戶,濃密烏黑的陰毛下粉紅的陰唇已經是水漬漬的了。

張敏躺在了桌子上,把一條光溜溜的大腿架到了胡雲的肩膀上,另一條腿在桌邊搭著,輕薄的絲襪掛在腿上在桌邊晃動。

胡雲撫摸著雪白豐潤的大腿,粗大的陰莖已經頂到了張敏濕乎乎的下身,張敏的手伸到下邊握住胡雲粗大的陰莖,「這麼硬,胡總幾天沒見,這麼大了,輕點…哎喲…嗯……」

張敏半躺在桌子上,上衣扣子全解開了,黑色的乳罩推到了乳房上面。裙子也捲了起來。一條雪白的長腿在胡雲的肩膀上正用力的伸直,五個粉紅的小腳趾用力的彎著……「啊…用力…啊……嗯……」張敏的頭髮散開著,雪白豐滿的乳房在胸前晃動,粉紅的小乳頭正被胡雲含在嘴裡,粗大的陰莖在她雙腿間有力的撞擊著。

「噢……哎……呀……嗯……」張敏輕咬著嘴唇,半閉著眼睛,輕聲的呻叫著。

十多分鐘,滿頭大汗的胡雲趴在了張敏身上,陰莖深深的插到張敏的身體裡開始射精,張敏的雙腿夾到了胡雲的腰上,也不停的喘息著……胡雲拔出陰莖的時候,張敏趕緊從手包裡拿出面巾紙一邊擦著下身,一邊摀住正在往外流出精液的洞口。

張敏起身穿內褲的時候發現內褲掉到了地上,彎腰去揀,胡雲卻揀了起來,「留個紀念吧,想你的時候我就看看它。」胡雲玩弄著輕薄的內褲……「髒啊,胡總,你不怕?」

「有你的味道才香啊……」一邊下流的在鼻子上聞著。

張敏只好穿上褲襪,整理好裙子,又讓胡雲輕薄了一會兒,拿著簽好的合同從胡雲辦公室裡出來了,正在外間的胡雲的秘書小青看到張敏走路的時候很不自然,其實是張敏的下身粘乎乎的弄得絲襪都濕了一片,很不舒服……小青今年22歲,在胡雲的公司作秘書,一頭瀑布一樣的披肩長髮,杏眼桃腮,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總是充滿了對新奇事物的渴望,她是白潔的表妹。

張敏沒有回公司直接回到了家裡,想換件衣服,一推門,老公李巖回來了,還有他的幾個同事正在閒聊,介紹了一番之後,只好坐在那裡陪著閒聊。

那幾個同事很顯然都很羨慕李巖的艷福,這麼漂亮的老婆,還能掙錢,不停的誇著李巖,弄的李巖也很自豪的不時看著張敏,他又怎知道自己的老婆身體裡還在向外面流著另一個男人的精液。

張敏坐在那裡很不舒服,下身粘乎乎的,又不能去換衣服,不停的換著雙腿。有一個同事正好坐在張敏的對面,在張敏雙腿移動的時候,一下看見張敏的雙腿間好像黑乎乎的一片,心一下就跳了,就盯上了張敏的裙子下……「沒穿內褲,沒穿內褲………絲襪還濕了一片。」張敏無意中的一次叉開雙腿讓他看了個飽,肉色絲襪濕乎乎的一片都看了個清清楚楚。下身不由得就硬了起來。

張敏一看這幾個人也不走,就起身說累了,進屋換衣服去了,那幾個人看著張敏扭動的屁股都看呆了……張敏到屋裡接了個電話,是一個姓杜的經理打來的。

「張小姐,那天說的話你還記得不了…」

「什麼呀?」

「你不是說我要是能定你50萬的膠片你就……」

「是啊……嗯……你想不想……」張敏故意喘著粗氣。

「晚上我們聊聊,把合同也簽了。」

「今天不行啊,杜哥,明天我去你們公司。」

「好啊,好啊,我的辦公室很大的。」

「不用那麼大的,有張床就行…了……」

「好了,我等著你。」

「白白…」

暖洋洋的陽光透過粉紅色的窗簾照到床上,張敏在床上懶洋洋的翻了個身,豐滿的乳房在胸前輕輕晃動,看了看床頭的鬧鐘,十點了,老公早就走了,想了想今天的幾件事,從床上爬了起來,攏了攏滿頭長髮,進了洗手間。

從洗手間裡出來的張敏已經是化好了妝,長長的秀髮挽了一個髮髻,更是顯得成熟嫵媚,豐滿修長的身子坐在床上,把內褲脫了下去,從床邊拿出一條黑色的薄絲褲襪,抬起腳尖,把褲襪套在腳上,慢慢的向上卷,兩腿都穿到了腿根的時候,張敏站了起來,把褲襪提到腰上,原來是開襠的褲襪,雪白的兩瓣屁股露在外面,幾根長長的陰毛在兩瓣圓潤的屁股中間分外顯眼。

張敏又找了一條黑色的薄得簡直和褲襪一樣的內褲穿上。黑色的蕾絲花邊乳罩,黑色的緊身套裙,裹得一對兒乳房圓鼓鼓的在胸前挺起,外邊罩了一件黑色的小披肩,下邊的短裙緊緊的裹著屁股,幾乎都快露出開襠的褲襪邊緣了。張敏拿過身邊的小包,從一個沒有標籤的瓶子裡倒出幾片避孕藥扔進嘴裡,為了怕老公知道,張敏把藥瓶子的標籤都撕了下去。

張敏來到杜澤生的公司已經中午了,公司的員工都出去吃飯了,張敏選擇這個時間也是不想公司的員工太多,會很不好意思的。張敏直接進了杜澤生的辦公室,杜澤生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很魁梧的男人,看見張敏進來幾乎眼睛都直了,幾乎是立刻挺槍致敬,看見這樣的尤物一會兒就要讓自己幹,簡直是有點迫不及待了。

「杜經理,你好啊,吃飯了嗎?」張敏把合同放到桌子上,靠在了杜澤生的肩膀上,豐滿的乳房頂在杜的胳膊上,軟綿綿肉乎乎的,杜澤生的手也毫不客氣的摟住了張敏的腰,「等著吃你呢?」

「嗯……把合同簽了吧。」張敏幾乎是臉貼臉在杜澤生的耳朵邊說著。

杜澤生的手已經在張敏的屁股上摸著了,「我得先驗驗貨呀……」杜的手摸進了張敏的裙子,一愣,「你可真夠騷的,開襠的襪子?」

「真壞……不是為了你方便嗎。」張敏拉開了杜澤生的褲子,手伸了進去,握住了他的陰莖,不有心裡一驚,「好大呀……」

杜澤生的手隔著薄薄的內褲玩弄著張敏軟乎乎的陰唇,很快就感覺那裡有點濕乎乎的了。

張敏坐在了杜澤生的懷裡,把他的陰莖夾在自己的兩腿間,杜澤生的手在撫摸著她豐滿的乳房,一邊拉過合同在上面簽了字。順勢把張敏向前一推,張敏一下趴在了辦公桌上,杜澤生順手撩起了張敏的裙子,看著張敏圓滾滾的屁股裹著黑色的絲襪,開襠的絲襪間是一條幾乎透明的內褲,清楚的可以看見陰唇的形狀,濕漉漉的陰部將那裡潤濕了一個不規則的圓圈。

張敏雖然不是第一次和客戶上床,但她並不是非常淫蕩的女人,只是為了生活,穿著這樣性感的衣服,用這樣的姿勢在男人的面前趴著,心裡還是有些羞辱的感覺,想轉過身來,可杜澤生一下把她的內褲拉到了腳跟,堅硬的陰莖已經頂到了她的那裡,她輕呼了一口氣,把屁股翹了翹。

「嗯……」粗大的陰莖幾乎將她的陰道全部充滿了,龜頭刺激著她的身體最深處的嫩肉,張敏的腳尖不由得蹺了起來,小巧的嘴唇微微張開了,迷濛的雙眼閉得緊緊的。

杜澤生雙手把著張敏胯部,下身開始抽插,強烈的刺激讓張敏牙都輕輕的咬了起來,不停的輕吸著氣,發出「嘶嘶」的聲音,肉滾滾的屁股更是不停的顫抖,腳尖已經幾乎就要離地了。

「騷貨,還挺緊的嘛,夠大吧。」杜澤生大力的抽插著,一邊手已經伸到張敏的胸前,玩弄著那一對堅挺的奶子。

「杜經理……你好厲害呀……弄死我了。」張敏說的是真心話,強烈的刺激已經讓她就想大叫,就想呻吟了……還好,杜澤生並不想玩的時間過長,不停的抽送,幹得張敏整個人都已經癱在桌子上,緊緊的咬著牙,不停的吸著涼氣,陰道更是不停的痙攣,淫水在陰莖抽送的時候順著白嫩的腿不停的向下淌著。陰莖出入的時候,緊緊的陰道發出「滋、滋」的聲音。

很快杜澤生就開始射精了,他把陰莖緊緊的插到張敏的身體裡,一股股的精液衝進了張敏的陰道。等杜澤生把陰莖拔出來之後,張敏整個人都有點軟了,下身不停的痙攣,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含在粉紅的陰唇中間,預滴不滴。

杜澤生把褲子穿好,坐在了椅子上,手撫摸著張敏裹著黑色絲襪的大腿。

「怎麼樣,爽了吧。」

「快玩兒死我了,你真厲害呀……」張敏已經翻過身來,用紙擦著自己的那裡,一邊穿上了內褲。

「快上班了,我得走了。」張敏拿過手包,把還在玩弄自己乳房的手拿開。

「哪天我請你吃飯,咱倆好好玩玩。」杜澤生摟著張敏纖細的腰肢。

「好啊……記得給我打電話,不過你可輕點,我可怕讓你玩死,你那玩藝那麼大。」張敏站起身,準備走了。

杜澤生拿出一沓能有兩千多的錢,塞給張敏,張敏推辭了幾下,也就收下了。

張敏走出經理室,杜澤生公司的職員還沒來上班,張敏忽然覺得下身有東西流出來,就走進了衛生間。

剛剛進了衛生間,剛要轉身關門,一個身影一下閃了進來,把她壓在牆上,摀住了她的嘴,一隻手一下伸進了張敏的裙子裡,撥開內褲就一下伸進了張敏粘乎乎的陰部,在張敏濕乎乎的陰唇中間摸了一把,拿了出來。

這是張敏已經看見了這個人是誰,竟然是老公李巖的同事,那天看見她裙子下沒穿內褲的,她記得好像叫小王,此時小王一臉淫笑,伸出一個手指,上面沾滿了杜剛剛射進去的精液……張敏在那一瞬間明白了他的意圖,一下癱軟了……「你想怎麼樣?」張敏幾乎是呻吟著說的這句話。

男人的手下流的玩弄著張敏的乳房,「你說我想怎麼樣。」

兩個人一前一後離開了杜澤生的公司的大樓,張敏知道自己不能倖免了,只有哀求他不要告訴自己的老公了,本來以為小王會去賓館開房間,可是小王卻把她領到了他住的單身宿舍,這裡經常有老公的同事出入,張敏在門口猶豫了,可是小王一把就把他拽進了樓,張敏也不敢在這裡拉拉扯扯,只好進了黑洞洞的樓道。

屋裡非常凌亂,床上扔著兩本色情雜誌,被褥都在那裡堆著,在亂糟糟的被上竟然還扔著一條女人的絲襪,上面有著乾涸了的水漬。

進了屋,小王就迫不及待的把張敏拉到了床邊,把她壓倒了床上,手就伸到張敏粘乎乎的陰部亂摸。

「等會兒,我把裙子脫了。」張敏推著男人迫不及待的手。

「脫什麼,就這樣才好看呢,看見你這樣我都要射了。」

男人的手撫摸著張敏裹著絲襪的修長的腿,男人很快就脫下了褲子,髒兮兮的東西已經硬得向上翹起著,男人光著屁股騎到了張敏身上,張敏以為她要插進去了呢,就抬起了腿,可男人竟然掉過身子,粗大的陰莖伸到了張敏的嘴邊,他的頭伸到了張敏的雙腿中間,「你要幹什麼?」張敏從來沒有經受過這個,用手推著男人的身子,男人的陰莖在眼前晃來晃去的。

「用嘴舔!」男人一邊說著,一邊已經低下了頭,把薄薄的內褲拉到了一邊,熱乎乎的嘴唇已經碰到了張敏濕乎乎的陰部。

張敏渾身一顫,兩條腿不由得夾緊了,開襠的絲襪讓張敏的下身顯得更是淫蕩,小王細緻的舔著張敏的陰唇、陰毛,甚至是尿道口。

張敏在強烈的刺激之下不停的顫抖,可是就是不去含男人的陰莖,連眼睛都不敢睜開。

男人舔了一會兒,翻身起來,騎到了張敏的胸上,張敏的衣服已經弄得都是褶皺了,男人把陰莖頂到了張敏的嘴上,一股臊烘烘的味道直衝張敏的鼻子,張敏緊緊的閉著嘴,扭過了頭。

「快點,騷貨,跟我裝什麼正經。」小王把陰莖不停的在張敏粉紅的嘴唇上撞著。張敏來回的晃動著頭,眼角已經有了點淚光。

小王一看這樣,也就不再強求。分開了兩條腿,把陰莖頂到了張敏的下身,張敏此時順從的把兩腿翹了起來,裹著絲襪的雙腿夾著男人的腰。

男人的陰莖從內褲的邊緣插了進去,濕滑的陰部連點阻擋都沒有,就進入了張敏的身體。張敏此時渾身上下一件衣服都沒有脫,只是剛才掙扎的時候掉了一隻高跟鞋,連內褲都穿在身上,可是卻已經被男人的陰莖插進了身體。

男人抱起張敏兩條腿,撫摸著滑軟的絲襪,下身開始抽送。

張敏的陰道裡還有著剛才男人射進去的精液,抽送起來粘孜孜的。一雙裹著黑色絲襪的長腿在男人的胸前曲起著,一隻腳上還穿著黑色的高跟鞋,張敏的雙眼緊緊的閉著,忍受著這個無賴的姦淫。

張敏的老公李巖下班了,幾個人一邊走一邊還在說著:「小王這個小子跑哪裡去了。」

「一定又是陪女朋友去了,親熱親熱。」

「對了,李巖,去我們那打麻將啊。」

「嗯…好吧,可不能太晚。」

幾個人說著話,奔單身宿舍走去。

此時的張敏正趴在床上,裙子都捲到了腰上,白嫩嫩的屁股翹起在男人的小腹下,內褲被拉到了腿彎,一頭直板的長髮全披散在枕頭上,整個臉埋在枕頭裡,不時發出按捺不住的呻吟。

「寶貝,我要射了,好爽,啊…」小王一陣哆嗦,整個身體一下壓到了張敏身上,張敏也是渾身一顫,下意識的翹起了屁股。

兩個人還沒有來得及分開,小王的陰莖還濕漉漉的插在張敏的身體裡,小王赤裸裸的趴在一個穿著一身性感衣服的女人白嫩的屁股後面,小王還是一個長得很猥瑣的傢伙,身體很黑廋,傢伙卻很大。

兩人剛要分開的時候,外面響起了雜亂的腳步聲,和開門的聲音,門開不開就有聲音喊起來了。

「開門啊,小王,不去上班在家裡呆著。李哥來打麻將來了。」

李巖也調侃著說:「和誰在屋裡呢,門還鎖上了,再不開我們可要砸門了。」一聽到老公的聲音,張敏的汗一下就下來了,緊張的看著小王。

小王趕緊一把拉過被子,把正趴在床上的張敏蓋住,一邊趕緊起來穿上褲頭。

張敏只來得及把自己的提包拉到被子裡,連內褲都沒提上,外面的人就進來了。

幾個人進了屋,一眼就看見了床上還有一個人,一隻穿著黑色絲襪的腳還露在外面,都以為是小王的女朋友,挺尷尬的都沒有過問,李巖看見地上的一隻黑色的高跟鞋,很眼熟,也沒多往心裡去。

看見小王的樣子,都知道兩個人在做什麼,也就沒多問。幾個人在那裡閒扯,一邊使著眼色,說到對面的屋裡去打麻將,一看沒什麼事情,小王的心放下了,下流的心思又來了,把手伸到了被裡面,摸到了張敏光溜溜的屁股,一邊看著這幾個人,「夠手我就不去了,我還有事呢。」

李巖也是一個色大膽小的傢伙,看著這樣的情景心裡癢癢的,使著眼色小聲問小王,「誰呀,是你女朋友嗎?」

小王下流的把手指伸進了屁股縫裡,在張敏粘乎乎、濕漉漉的地方摸索著,幾個人都看見被子下的女人身體在抖著,不由得心裡都慌慌的。

「新認識的。」李一聽,心裡真是有點嫉妒,和羨慕。剛認識的就能上床,可他做夢也想不到,被子裡光著屁股的女人就是自己的老婆。更想不到的是自己的愛妻在短短的下午時間已經被兩個人在身體裡射精。

幾個人一邊說著,一邊到那屋裡去了,小王關好門,掀開被子,一看張敏下身流出的精液在屁股底下的床單上流成了一灘乳白色的液體。小王的手伸到張敏身下撫摸她豐滿的乳房,剛握住那對柔軟的肉球,張敏已經站了起來,臉上都是淚水,用手紙擦了擦下身,穿上內褲,拎起提包向外面走,小王趕緊拿了把傘跟在身邊,在外面用傘擋住張敏的臉,張敏匆匆的離開了老公的單位。

晚上李巖回來得很晚,雖然張敏已經睡了,還是把她弄醒,讓她趴在床上。第一次用這樣的姿勢和張敏做愛,李巖作的非常興奮,心裡在想像著自己的老婆就是那個趴在被子裡的女人。

張敏也知道自己的老公是怎麼想的,想著下午的事情,心裡竟然不由自主的在老公亢奮的抽送下興奮起來。自己翹起了屁股,讓老公插的更深一點,李巖感覺著張敏身體裡一下一下的顫慄,更是興奮得不能自已,雙手把著張敏纖細的腰肢,陰莖大力的在張敏的身體裡出入著,發出了響亮的聲音,伴隨著張敏低聲的呻吟。

結婚這麼長時間,張敏是第一次和老公做愛的時候感覺到了興奮和高潮,完事之後,張敏在心裡很快的感受了一下自己接觸過的這些男人,老公真的也就是低等水平,不由得尷尬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