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保姆的自述

成人文學
2013/ 10/ 05
我叫王倫,在農村裡長大,高中畢業時懷著遠大的理想參加了高考,豈料所學不精,不幸名落孫山。

落榜後彷徨無助的窘境是可想而知的。父母含辛茹苦省吃儉用好不容易供我讀了十二年的書,如今前路無著,不知如何面對父母。

幸好父母都是通情達理的人,他說在過去科舉時代的人,十年寒窗苦讀,也不是就一定能考取功名的,能高中的又有幾個?何況現在百萬雄師去擠那獨木橋呢。於是動員我回家去,暫時跟他們一起經營那小賣店。

這小賣店是小本生意,工作很休閒。過了兩個月,我覺得百無聊賴,浪費了大好青春,於是取得了父母的同意,懷揣幾百元,乘火車南下打工去。

到了這個發達的南方城市,舉目無親。最初幾天,在一間廉價旅店租了走廊的簡易床位棲身,肚子餓了就買碗素麵條充飢。日間就到處遊蕩尋找工作。也曾去過人才中心想碰一下運氣,可是哪裡的大學生甚至碩士生多如螻蟻,所以看了一下熱鬧就無限自卑的走了。後來又找到一間什麼職業介紹所,據說可以介紹到工廠去做工,可是要收取五百大元的介紹費,我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就走出門去。

隨著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懷裡的錢也在一天天的減少了。後來只得找個橋底露宿街頭,半飽半饑的過下去。

一天,我百無聊賴的在一個路邊的階梯閒坐,偶然見到路旁有半截丟棄的報紙,於是撿起來看。忽然發現可有個招工的欄目,細看之下,看到了一則家庭傭工介紹所的廣告,其中一條寫著「高薪誠聘男保姆」。我想只要有工可做,管他什麼工作呢,於是就循著地址找到哪裡去。

介紹所的肥阿姨很快就打電話把僱主叫來,讓我直接跟她面議。僱主是個三十來歲的少婦,是個很有風度很有氣派而又漂亮的女人。一見面,她就像相親般的打量著我。老實說,我雖然潦倒,但卻是個一米七三身高的健碩男兒,樣貌端莊而帥氣,是不怕誰會挑剔我的儀表的。她打量了我一會,就捏捏我的手臂,摸摸我的胸肌,拍拍我的肩膀,微笑著稱讚我說:「果然是個好小子!」然後和顏悅色她對我說,她的丈夫因車禍而癱瘓了,我的任務是專門照顧一個病人,其他的家務另有鐘點工人去打理,月薪是一千大元。對於正處在窮途末路的我,簡直是天掉下餡餅來了,於是二話沒說就一口應承了。

「你什麼時候可以上工?越快越好。」少婦顯得非常高興地問。

「今天就可以!」我爽快地回說。要知道,我現在是一個吃住都沒著落的流浪兒,能有個地方落腳有飽飯吃,就是掏糞我也會搶著去的。

「那我告訴你地址,你回去收拾一下就來吧。」

「不怕見笑,我的全部家當就是這個挎包!馬上跟你走就是。」我拍拍髒兮兮的挎包,爽快地說。

她是自駕車來的,那是一輛很有氣派的BMW.一看就知道她是個闊太。我心裡暗喜,慶幸自己找對了主人了。

私家車很快就進入一個豪宅小區,都是單家獨院的別墅。她把車開進了一間白牆紅瓦房子的內置車房裡,然後引領我走進了客廳。

面前是我連見也沒見過的富麗堂皇的廳堂,我真有點劉姥姥進入大觀園的感覺。她招呼我到沙發坐,我卻呆若木雞的還站著發呆,生怕我的髒衣服把人家的天鵝絨沙發弄髒了。可能是她看出了我的尷尬,便說:「就當成自己的家就是了。不要緊的,快坐下說話。」看她這麼隨和,我便怯怯地坐了下來。

她叫我稱呼她為李太,接著便給我介紹起情況來。原來她家就只住著他們夫婦兩人,大家都只有三十來歲,結婚才三年多。丈夫在三個月前遇上車禍,雖然撿回了一條命,但胸口以下成了大半個植物人,而且目前只有週歲嬰兒般的智商。我的任務就是照顧他的洗穿吃喝拉,其他的家務是另有鐘點工打理的。

接著,李太引領我熟識了一下環境。這是一間複式結構的房子,主要的睡房都在二層,下層本來有一間傭人房,但安排給癱瘓的男主人用了,所以我就喧賓奪主地被安排到主人房隔鄰的客房裡睡。這客房是個套間房,有寬闊的大床,有豪1326 ;的衛浴間,我能住在這裡,真有恍如隔世的感覺。

我每天的工作就是給男主人抹擦身體,換衣服,餵食三餐。此外就是每三幾個鍾幫他翻一次身,並喂一些湯水喝。最辛苦的是料理他的屁股,那些拉在紙尿片裡的屎尿惡臭難當,我雖然戴上口罩和膠手套,但看到了就直想吐。不過慢慢習慣了也就不再當一回事了。

李太早出晚歸,聽說是一家超市連鎖店的董事長,但不用正規上下班,只是間中開開會或巡視一下,具體的業務是不用她管理的。她很少在家,一個星期大概只有兩天回家吃飯,所以鐘點工杏姐只須煮飯給我和男主人吃就行了。

我每天除了刻板式的基本工作外,空暇的時間多的是,都是看看報紙小說和電視或者上網打發無聊的時間。我的工資待遇是沒得說的了,每月給我的一千塊錢根本用不著,因為甚至手巾牙刷都是主人提供的,所以我把第一個月的工錢留著墊底,以後每個月都一分不留的寄回家裡。

如此過了一個多月。一天晚上,李太回家時帶回來了一大疊的影碟,洗過澡後,穿上了一件極其性感的薄如蟬翼的半胸連衣裙睡衣,一個人在客廳裡看影碟。因為論身份我是不好堂而皇之的跟主人在一起看電視的,所以只要她回來,我就躲回房裡看書。不久,忽然隱約聽到傳來了咿咿呀呀的呻吟聲,我以為出了什麼事,於是偷偷地閃出睡房走到走廊一角往樓下看去,頓時把我嚇呆了。只見那大電視正播著極其淫猥的鏡頭,一對男女正在赤身裸體地在互相調情,那淫叫聲就是來自屏幕上那俏嬌娃之口。再看看那李太,竟然一隻手在揉搓著自己的乳房,另一隻手卻伸入了胯下不停地揉弄著,嘴裡還有節奏地發出了嬌吟。看得我頓時全身滾燙,下面的小弟弟直挺挺的好像快要把褲子撐穿了似的。我趕忙閃回房裡,但那肉麻的場面仍然縈繞於腦際,而且越來越興奮,於是只得打起手槍來盡情發洩一下。後來我想,這李太也怪可憐的,三十多歲正是虎狼之年,那是女人最懂得享受**的時候,卻要守起活寡來,日子怎麼過啊!

在往後的日子裡,我的枯燥生活稍稍起來一些變化。李太時常帶著我上街去。初時我說離家的時間不能太久,因為要及時替病人翻身和餵水,還要隨時留意他的屁股有沒有情況。但她說,死不了人的,是我要你去的,你就別囉嗦了。

可能是恐怕我的衣著會失禮人,第一次上街時,她就特地帶我去買了許多名貴的衣服還有兩雙皮鞋,還帶我去理了頭髮,使我全身上下內外煥然一新,無疑變得更加帥氣了。

初期,有時是要我陪她一起去逛商場,買了大包小包的我就是個很好的搬運工。有時陪著她去飲早茶吃晚飯,去的都是高檔的酒樓或是高級的西餐廳。吃西餐時我不懂規矩不會操作,她就耐心的教我。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我這個農村青年變得越來越潮了。

後來,她還帶著我去高級會所玩牌局,去參加一些闊太的聚會,有時甚至回公司裡開會也帶著我去。我對她的稱呼早已經從李太變成了張姐,她對別人介紹說我是她請來的助手。

一個週末,李太出奇地早就回家來,並且買回了許多食材。接著就親自下廚,泡製出三道美味的小菜來,還邀我到飯廳一起同吃。看到我有點怯怯的樣子就說:「同住在一間屋裡就是一家人了,還要分什麼主僕嗎?難道要我一個人自己獨食嗎?我早已把你當做我的小弟了!」

剛入座,她就興沖沖地從酒櫃裡拿來一瓶XO,這有名的高級洋酒,我過去只有聽聞過而從未沾過。她給我倒了滿杯,然後給自己倒了半杯。她說了很多輕鬆的話,好讓我放下了拘束的情緒,並且對我頻頻的勸酒,說多喝點適應一下,以後跟她出去應酬的時候還要我替她頂酒。我本來就有點酒量,何況這酒特別的香醇,所以根本沒看在眼裡。

吃過了飯,她囑咐我把碗碟收拾到廚房去就成了,等杏姨明天到來才洗。快點洗完澡就出來陪她聊天,還說以後別那麼拘束了,不要老躲在房裡。

因為天氣熱,我洗過澡照常只穿上運動背心和沙灘短褲。當我安頓好病人吃過藥睡了覺後,就走向客廳去。誰知她早已端坐在沙發上,只見她照樣穿上那件薄如蟬翼的半胸連衣睡裙,上半身和修長的雙腿裸露出嫩白的肌膚,胸前只遮擋著僅及一半的兩個山丘傲然挺立,呼之欲出,中間還露出神秘的乳溝。秀髮披肩,眼神迷離。看到我出來,就微笑著招呼我坐下。我想到大家不但是孤男寡女,而且穿著那麼隨便,有點不好意思,老站著不敢靠前。

「你今年幾歲了?」她突然問我。

「快廿二了。」

「那麼不是小孩了,還害羞?張姐剛好比你大十年,你不是要等到這年紀才懂事吧?」

我紅著臉,只好在另一邊的單人沙發上坐了下來。

她長歎了一聲,動情地說:「你年輕,不懂得張姐命苦!老公過去花天酒地冷落了我,如今又半死不活的,使我的日子更難熬。」說到這裡,眼眶淚水充盈,她拿紙巾抹了一下,繼續說「有人勸我離婚尋找新的生活,一來,在他最痛苦的時候如果我離他而去於心不忍,二來,如果離了婚我就只得一半的財產。」頓了一頓又接著說「人都有七情六慾,在孤獨寂寞長夜難眠時,只有強忍了……」說到這裡,竟嗚咽起來,我慌忙把紙巾盒遞給了她。

這一晚,她說得很多,可能是難得有人傾聽她吐苦水,有機會盡情發洩一通後,可能心裡會好過些。而我只是個聽眾的角色,很難才能找到幾句合適的話來勸慰她。

第二晚,做妥工作後我不敢再躲回房裡了。我輕鬆地走到客廳來,在她的招呼下我欣然坐到了她的身旁。看了一會電視節目後,她便拿出影碟來播放。

一開始,那熒屏上就出現大大的紅色「警告」字樣,嚇得我瞪大眼睛留意細看內容,原來是說該片有色情內容,未滿18歲的不能看。我想,這大概就是平常聽說過的所謂A 片或者***了。就頓時覺得緊張起來。

接著,劇情一開始,就出現了極其淫猥的畫面,先是一對赤裸著的男女在互相調情,一會兒是女的含著陰莖在套弄,一會兒是那男的在吃女的奶,後來還用舌尖去舔弄陰蒂和淫穴,那女的興奮得放肆地在呻吟。我從來就沒有看過這樣的肉慾場面,看得我全身發熱,心臟在劇烈跳動,褲襠早就給發硬的陰莖撐了起來。我感到很難為情,就用手去護著。後來感到漲得實在難受,生怕洩了出來就糟糕了,於是一閃身跑到衛生間去,拉了一泡尿陰莖才癱軟了下來。

當我重新回到電視機前,看到那男的已騎在女的下體上,那鐵棒一般的陰莖在陰戶前糊弄著,那女的看來忍耐不住了,就伸手握著血紅的棒棒兒往陰門裡送,只見那男的向前一挺就把陰莖插了進去,那女的呀的一聲後,就在男的狠命抽插中不停地浪叫連連。我看得熱血沸騰,臉上只覺得熱辣辣的,不用說,那小弟弟又漲硬得不行了。

看下去,是他們多次變換著體位和姿式繼續在瘋狂,特別是換作後進式時,我感到那男的更加氣勢如虹,威武地拚力衝刺,是一種最能炫耀男人雄風的場面。後來又換回了原先男上女下的體位,經過了快速得讓人眼花繚亂的抽插後,只見那女的兩手狠命地撕抓著床單,全身在扭動抽搐,那臉白得嚇人,嘴裡在發一陣陣瘋狂的嘶叫,而那男的就配合著更加奮力用勁,後來抽搐了幾下,就全身癱軟俯伏在女的身上。

原來男女做愛是那麼激烈的,花樣是那麼多的,我算開眼界了。在看電視的同時,我不忘時不時斜眼偷看張姐的反應,看見她兩手繞在胸前,神情緊張異常,有如畫面上的女人就是自己似的。

後來,又繼續看了幾個做愛的場景,還有兩男一女的,兩女一男的,乳交的,肛交的。我想,那應該不是常人的玩意吧。

看完了,我站起身向張姐道了聲晚安,張姐也回了晚安後就再也沒多說話,我便轉身回房睡覺了。

次日晚上,我們又再次一起看那淫慾片,不過,就是平時看電視,大家對劇情也會時不時發表點評論的,可是兩晚下來,大家都只是看,從來就沒有說過一句話。我想,大概是雙方都感到不好意思吧。

再過一天,她回家後就邀我跟她一起去買菜,然後又親自下廚煮出了香噴噴的飯菜來。兩人對坐著,現在我已變得沒那麼拘謹了。她頻頻的給我勸酒,這晚我喝得更多,她也比上次喝得分外開懷。

洗過澡後,她又邀我到客廳去看電視。她從挎包裡拿出兩張新的影碟來,不用說那肯定又是A 片了。但這片不是一開始就翻雲覆雨的,而是很富有人情味的,是說一對情侶的故事。不過當劇情逐步展開,那男歡女愛的淫蕩場面就出現了。從激吻到互脫衣服到激烈的互相挑情而至無盡的纏綿,整個過程使人看了有如感同身受。當畫面上出現女的進入高潮的一刻,張姐竟然情不自禁地伸過手來把我緊緊的摟抱著,肉緊得手指甲也陷進了我的肌肉裡,進而狂熱地吻向我。我一時感到手足無措,便也不由自主的配合著她對吻起來。接著,她又拉著我的手放到她的胸前,我便大著膽子去揉弄她的雙峰。可能她感到還不夠激,於是把肩帶卸下,讓挺拔的玉峰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我也按捺不住了,於是雙手齊下,捧著她的兩個乳房使勁地揉搓。後來她還把我的頭按到她的胸前,我知道她需要什麼了,於是便張口她的乳頭含入嘴裡吮吸起來。這時她已興奮得不斷發出醉人的嬌吟。

看來她的情緒已經失控了,我那滾熱的硬如鐵棒的陰莖,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緊緊地握在她的手裡。後來她更乾脆把手伸入短褲管裡,握著我那話兒急速地套弄起來。我從來就沒有受到過如此要命的刺激,突然感到身體一陣打顫,龜頭一陣酸麻,抽搐一下便把一股滾熱的濃精噴射到褲子裡,弄得她滿手都是。當我感到非常難堪的時候,她反而顯露出十分得意的樣子。

她邊用紙巾抹手,邊微笑著說:「沒有性經歷的年輕人激情有餘,控制力不足,這是很正常的呀,不過別難為情,在影片裡你不是看見有經驗的男女,都是先用手或口弄了出來,洩過一次了,到了真正上陣時才能打持久戰,才不會令女方失望的。你以後就會慢慢明白的了。」我聽她這麼一說,臉也驟然紅了,感到十分難為情,不過也使我知道,男女歡愛原來有這麼多條條道道的。

「小倫呀,你應該還是個處男吧?」她突然問道。

「是的,我還沒見過世面。讀書時雖然有女同學主動要跟我好,但我明白自己的身世,所以連女孩子的手也未拖過。」

「我早知你對男女性事還是一張白紙,所以這幾晚特地找來一些影片給你看,這叫做性啟蒙吧。你看多了,也應該懂得很多事的了。」頓了一頓,突然變得神色凝重起來「我是個過來人,人生最歡愉的時刻我也經歷過了,可是到了現在,一個三十出頭的少婦身邊沒有男人是何等的痛苦!」說到這裡,眼眶也紅了。「坦率的跟你說吧,自從初次見到你,你那英俊的樣貌和健碩的身材,就吸引著我。除了請你回來照顧病人外,我早就很想讓你幫我排解寂寞,不過我需要一段時間慢慢去認識你,才敢實施我的計劃。儘管你我年紀懸殊不能成為夫妻,但是可以成為性伴侶。大家都是成年人,互相開心開心是很平常的事,不過希望你千萬不要看成是為我服務才好。」

她一口氣說完了,是最明白地要我跟她歡好,讓我成為她的情侶了。這時我的頭腦一片空白,一時沒了主意,不過當想到這份輕鬆而又賺錢多的工作,想到她對我的好處,面對這主動獻身的俏佳人,還有退縮的理由嗎?

這時,她整理一下衣衫,然後把電視關了,把大燈也關了,在朦朧的夜燈中,她拖著我的手情意綿綿的說:「乖乖,到我的房間去吧!」

走進了主人房,就感到一陣茉莉花的香水味撲鼻而來,使人產生一種非常溫馨的感覺。她按了按開關,把燈光換成了暗藍色,使整個環境變得格外浪漫。這時我雖然有著一種陶醉的感覺,但一直還是呆立著。她轉過身來,一下子就風情萬種地撲入我的懷裡,把熱辣辣的嘴唇湊到了我的嘴邊。老實說,我連接吻都是個門外漢,只得任由她在我的嘴唇上激情的吮吸著。當她的舌頭強行探入我的口裡時,我根本不懂得如何去迎合她。不過,情慾這東西可能是人們與生俱來的,一會兒我就摸著了門路與她激吻起來。由於兩人的身體緊緊地靠在一起,她的兩團肉峰就在我的胸前研磨著,好不肉麻。而我下面的小弟弟早已硬得有如鐵棍,不由自主的頂在她的胯下,更覺興奮得無法形容。

看來她是無法自控了,把我推倒在床上後就迅速剝除了我身上的所有衣服。我也大著膽子動手去脫她的睡衣,誰知肩帶一退下,那連衣裙就自動的滑落到地上。這時我才發現她裡面什麼也沒穿,原來是真空的。

當我們赤條條地躺在一起的時候,我忽然想到了影片裡的場面,醒悟到這時應該做什麼了。於是一翻身撲到了她的身上,忘情地親吻她,繼而吻向她的耳朵頸項,再把熱唇滑到他的胸前。我以影片裡的範例為樣板,吻遍了她的雙乳後,就在她的乳頭上下功夫。一會兒吮吸一會兒用舌尖去挑弄一會兒輕咬,直興奮得她發出一陣陣醉人的嬌吟。

當把她挑逗得神魂顛倒以後,我的舌頭就順著肚皮一直吻向她的下體。她連忙配合著把大腿張開,只見在不太茂密的倒三角形的陰毛下,兩片還非常白嫩的大陰唇已經展開。這時,從影片裡學來的門道對我又起著示範作用了,我遍吻她的整個陰戶後,就主攻她那高度敏感的陰蒂。我先用食指去輕揉了一陣,就按壓著它打轉轉,然後,再用舌尖去舔它,使她舒服得把身體扭來扭去,嘴裡發出了陣陣淒厲的淫叫聲。後來我又倣傚著影片的做法,先把她佈滿穴門的淫液舔乾淨後,就蜷起了舌頭鑽到她的淫穴裡,隨即進進出出的擾弄著,她更興奮了。突然一大股淫液噴射出來,幸好我來得及躲開,否則肯定被灌進了我的鼻孔裡。

可能她感到自己也要做點事了,於是爬起來讓我躺下,然後一手握住我那漲紅著的陰莖,套弄了幾下後就放到自己的嘴邊,不停地舔弄那龜頭,特別是當舔弄到馬眼和冠溝時,興奮得我幾乎要洩出來。接著她把那又粗又長的陰莖含入嘴裡,直抵她的咽喉,然後十分享受的吞套起來,直至我實在受不住了,才把她推開。

從影片裡學來的前戲功夫看來都實踐過了,這時,大家都已經興奮得如箭在弦。我讓她躺下,跪在她的胯後讓她的玉腿搭到我的肩上,然後把那熱辣辣的鐵棒兒頂向她的穴門。她見我老找不到門路,急了,便伸手扶著陰莖把它帶進了火熱陰道裡。可能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本能,或者是看過了影片的範例,當我的棍棍兒一插到底後,就懂得不停地進出抽插起來,那氾濫的淫液隨著陰莖進出的動作發出了漬漬的聲響,配合著她興奮的啼叫,形成了一種醉人的美妙樂曲。

不久,她的啼叫更加淒厲了,全身像是在抽搐著,搭在在我後背的雙手拚力地用勁摟抱著,以致尖尖的指甲也陷進我的皮膚裡。我知道她來高潮了,於是加再加速了抽插的頻率和力度,這時我也無法再控制自己了,只覺得一陣酸麻的感覺直抵龜頭,但我還有點理智,忙問她:「我要洩了,可以射到裡面嗎?」她喘著粗氣回應我:「痛快的射吧!我喜歡啊!」於是,我便像聽到衝鋒號吹響似的,一股滾熱的濃精經過五六下的抽搐就暢快的射到了她的桃源洞裡。

我喘著氣在她的身上軟癱了一會,不忘給她送上甜蜜的長吻。此時,我也盡量讓陰莖繼續停留在她溫熱的洞穴裡,直至完全收縮了才自動滑脫了出來。按照影片的範例,我知道女方的餘韻不會一下就完全消失的,所謂後戲的功夫我還未做得足夠,只得側身躺著繼續緊緊地擁抱著她,玩弄她的乳房。

終於雨散雲收了,她深情的棒著我的臉,輕輕地吻了又吻。小聲地說:「小王啊,謝謝你今晚給了我無限的歡愉!我已經不知多久沒有過**的歡樂了!也不記得什麼時候享受過真正的性高潮了。」

「我要謝謝你才是真的,你是我性啟蒙的老師啊!我很佩服你做事的周詳,要不是你精心安排我去看影片,先行學習學習,我看剛才肯定會手足無措的。怎知道會有這麼多的花樣和學問的啊。」

「你剛才的表現我很滿意,不過只學到了一些基本功罷了,許多花式你還未嘗試過呢,所謂熟能生巧,慢慢來吧,以你聰明的資質和強健的體魄,一定能成為一個**好手的。」

「剛才你讓我射到裡面去,就不怕中招嗎?」

「我不傻,上星期月事完了我就開始恢復吃避孕藥了。我和丈夫從來都不喜歡用套子的,隔靴搔癢,味同嚼蠟,何苦呢。」

「你做事可謂深謀遠慮啊!」說完,我又再次吻向她。

歡愛過後的枕邊情話是特別甜蜜的。到了這時,我們之間已經沒了距離,就像一對熱戀中的情侶。

我們相擁著休息了大約半小時,當我說不妨礙她休息正想起來回房睡覺時,她摟著我就是不讓走,說要我以後就這樣陪著她一起睡,她非常需要我。

不久,我的小弟弟在她柔軟溫熱的玉手中,又再度昂首挺立起來。我知道這久旱逢甘露的怨婦,是斷不會輕易就得到滿足的,於是又一次瘋狂地纏綿起來。

在她的細心調教下,我們變換著嘗試了多種體位,當玩起觀音坐蓮時,她掌握了主動權,像在躍馬奔馳,揮灑自如,不一會兒就進入了高潮。後來在玩起狗爬式時,主動權我,在我一波接一波的奮勇撞擊下,她很快就嬌喘連連,讓他又一次享受到高潮的樂趣。

看來,大家都疲憊不堪了,完事後草草收拾了一下,就相擁著迷迷糊糊睡著了。

我習慣了六點半就會醒來。當我輕輕推開她正要起來時,她也醒來了。大家互相看著赤裸的身體,都好像有點不好意思,不過當她看到我那小弟弟正處在清晨的生理狀態時,連忙伸手握著就套弄起來,我慌忙掙脫了她,不好意思地說:「動不得啊!我的晨尿快要把我憋壞了!」她聽後,哈哈大笑起來。我便連忙跑到衛生間去。

當我小解完了剛出來時,她向我眉目傳情,對我招手,我知道她又想要了,於是走到床前,給她送上了一個晨吻,然後對她說:「日子長著哩,乖乖,你多睡點吧,我不能忘掉我早上要做的工作啊。」她點了點頭,於是我穿著好衣服就開工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