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衝動,還是心動

成人文學
2013/ 10/ 05
我愛過一個女人,她不是很漂亮,但是一頭漂亮的長髮,曼妙的身材,而且她的眼睛有一層水樣的東西,看著你,就像在對你說話。離開她後,我一直孤身一人,到處做工程,到處放蕩。

話題還得從七月份說起。那天酒喝多了,到洗浴中心叫了個小姐,口音和俺一樣都是瀋陽味的,感覺非常親切。小姐好像也有同樣的感覺,做的時候非常投入,而且還主動和我親嘴。說實話,我這個人比較容易動情,完事後主動給小姐簽了個大單。小姐很感動,對我說:「哥,謝謝你。」我能聽出來,她說的是真心的,因為,我看見了她眼裡有一層水樣的東西,眼波流轉讓我心動不已。

從那以後,每次去洗浴中心都找她,有時候到了那不做就和她說句話,有幾次她對部長說我是她的親戚,從瀋陽看她來了,單不記了。從部長的眼裡我看到了一些狡黠的笑意,哪個小姐會把親戚領到炮房單獨在一起呢,而且我經常去那家洗浴中心,應該比較熟悉。當時我真懷疑她的智商是不是有問題。

就這樣有兩個多月,十一放假,坐虎躍回家,開車沒有幾分鐘,感覺有人在和我說話。順著聲音看是後座的一個女孩,清清秀秀的面容,一件白色的紫花襯衫,長髮自然地披散著,很眼熟,但是想了半天也想不起來她是誰。車到松嶺門休息站的時候已經濛濛黑了,從廁所出來,看見那個女孩在門口站著,看見我她笑了一下,然後轉頭走開了。

可能以前見她的時候都是光線比較暗吧,我想起來了,她就是洗浴中心的那個女孩。

上車後我和她鄰座的大姐商量把座位換了過來,我向她點點頭,她好像害羞了,把頭低了下來。車開了,她把頭轉向窗外,我不知道怎麼和她說話,就這麼坐著,但我感覺到她在從車窗的影裡看我,眼睛裡還是那層水樣的東西。

我下了很大的決心對她說:「外面的風景好看嗎。」

她呆了一下,笑了。把頭轉過來對我說:「哥,我還以為你不認識我呢。」氣氛一下就緩和了,一路上我和她談了好多,也知道了她家裡的一些情況。一直到現在我都想她為什麼告訴我這些東西。她家裡的弟弟是個腦癱,媽媽去世了,父親身體也不好。她出來工作有五個多月了。這樣算起來,第一次遇見她的時候她應該是剛剛開始做。

過了盤錦,她睡著了,頭靠在我的肩上,那頭長髮不時的散發出清香,鑽進我的鼻孔,撩撥著我的神經。我輕輕地把她摟了過來,她睜開眼睛看了看我,我又看見了她眼裡水樣的東西。一路上她時睡時醒,也不怎麼說話。到了鐵西我要下車了,沒想到她也下來了。

十月份的瀋陽夜裡有些涼意。看見她在那裡站著,身姿阿娜,我心裡竟然有了一種多少年前才有的激動。我打了一輛車,坐在車裡她還是不說話,我問她:「外面的風景好看嗎。」她笑了,笑的非常美,而且自然。她的家在皇姑,下車前她把我手拉過去,她的手溫暖而且柔軟。她在我手心上寫了一些東西,衝我笑了一下。我看到了那是一串數字。

十一回來後,去她在的那家洗浴找她,她沒在。一連幾次都一樣,那串數字我也沒有刻意記,時間長也忘記了。慢慢的,那家店我再也不去了。一切都是上個星期改變的。一個通遼的同學來看我,在麗景我們喝高了。出來的時候,稀里糊塗的被出租車帶到了那家洗浴。

點小姐的時候,還是按照以前的標準,找了個個子勻稱,長頭髮的。到了房間後,小姐不脫衣服,就在凳子上坐著。我有點火。剛要發脾氣,小姐說:哥,你不認識我了。我楞了一下,仔細看了看她,我又看見了那層水一樣的東西。她的皮膚還是和以前一樣,只不過動作明顯比以就像在對你說話前要熟練。完事後,我還是給她簽了個大單。走前,她說:哥,我換了個號。說完,竟然拿筆把號碼寫在我腿上。

過了幾天,我給她打了電話,打了好多次才通。知道是我後,她說:「哥,你晚上有空嗎。」我還以為是要我去洗浴,可她竟然說晚上要到我這來。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把賓館的地址告訴她了。

晚上沒到八點她就來了。她說跟老闆請假撒謊了,主要是怕老闆不同意。她竟然告訴老闆說她爸來看她了。我們兩人一起到浴室洗的澡,她的曼妙的身體,漂亮的臉孔,我怎麼也不能把她和一個風塵女子聯繫在一起。在床上她主動把我的內褲脫下來親我那裡,然後讓我親她。說心裡話我不怎麼情願,但想想她這份心情,有點不好意思。

她身上全是沐浴露的味道,洗得很乾淨,身上的肉非常有彈性,皮膚也很細膩。沒等我親完,她的臉就像一個紅蘋果樣的,兩腿使勁的夾在一起,身體一個勁的扭動。拉著我的手,把我拉到她懷裡。她聲音有點抖:「哥,我喜歡你。」

當時,我多少有點吃驚,但轉念一想這可能是專業用語吧。進入她身體後,感覺她真動情了,非常溫暖潤滑。她的呻吟明顯不像在洗浴中心是那麼大,一直咬著嘴唇,輕哼著,臉紅紅的,上面有一層細細的汗珠。身體一直在不停的動。

做了一會。她要我把套子取掉,看見我有點猶豫,她說:「哥隨便吧,你舒服就行。」我當時多少有點害怕,可我看見了她眼裡的水樣的東西,心一下就軟了下來。拿下套子後,我真正的接觸到了她美妙身體。她也比以前更動情,主動在上面動了好長時間,現在想起來,還能感覺到那種軟軟的,滑滑的感覺。

早晨,沒到六點她就起床了,說她回住的去地方取衣服,一會回來陪我出去玩。當時我心裡很矛盾,看來她有點動情了,可我不可能和她有什麼感情上的糾纏。畢竟她是個風塵女子,而我是男的,也不想傷害一個女人,無論她是做什麼的,她也有尊嚴。而且,她的美麗著實讓我心動。

整個白天我們都在一起,我們開車去了新區和步行街,她的穿著很性感,顯出了她性感、完美的身材。一路上有好多年輕小伙直直的看她。我打趣她,她抓住我的胳膊,對我說:「哥,我就想讓你一個人看我。」

我親了親她的額頭,看見那讓我心痛的東西在她眼睛流轉。我感到她的那份感情在我心裡越來越沉重。在一家專賣店裡,我看中了一件衣服,她試了一下,簡直就是給她定做的一樣,看見她在鏡子裡的曼妙背影,我眼裡也有了那水樣的東西。

回到賓館,本打算和她來一次激情,可她就在那裡坐著,一聲不吭,手放在那件衣服上,來回撫摩。我點了支煙,在煙霧繚繞裡,我看見了她眼裡那讓我心痛的東西。走的時候,她沒有拿那件衣服,說等她下次來的時候再穿。聽那鞋根和樓梯的磕碰聲音漸行漸遠,多少次,我都想衝下樓,牽她的手,把她帶回來。可我害怕她那水樣的眼神,就像在和我說話。

前天晚上,我回來得很晚。試著給她打個電話,剛開始沒接,五、六分鐘後給我打回來了。說她沒上班,而且就住在附近。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明顯感覺她特意改變裝飾了,臉上的妝非常淡,頭髮自然地披著,衣服也很正統,很像一個鄰家女孩。

我們在一起喝了好多好多的啤酒,都有點暈忽忽的,可她有一句話讓我記憶猶新:「哥,你要是在大街上遇見我,會喜歡我嗎。」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但是卻明顯感覺到了她的真誠。十點多我們一起回到賓館,也可能是酒精的作用吧,我們都很瘋狂。根本沒有前戲,把她的牛仔褲拽下來,直接從後面進的。她的身體從後面看真的非常美,非常性感。她用手扶在浴室門邊,明顯的感覺到她非常的投入,在自然地迎合我的衝撞,那天,我有了多少年都沒有的激情。

在床上我一次次把她送上快樂的顛峰,她的長髮粘在她潔白的胸前,曾經的那股味道讓我更加的瘋狂。早晨,醒來的時候,看見她依偎在我的旁邊,臉上紅撲撲的,黑色的長髮把她的身體襯托得更加白皙。

我很想親親她,但是心裡總有那麼一點顧慮,對我來說可能只是簡單的親一親,對她呢,會不會很嚴重。畢竟,我只能是她生命中的一個過客。一旦,她誤解我的意思對她的傷害會越深。她醒了,那水樣的眼神充滿了快樂和羞澀,我讀懂了那裡的含義,卻迷茫在自己的心裡。

她走的時候,在門口停了一會,我很想把她叫住。可那是簡單的一句話嗎,可能我們都要付出很多。給她買的那件衣服,一直在凳子上放著。我知道她的意思,是不想讓我認為她看中的是我的錢包。可我會接受她嗎。她也許從小太孤苦了,沒有人關心過她;她也許只是在異鄉孤單了,把我當成了一個依靠。

也許看中的是我的車,我的事業;也許,不說了,越說越齷齪。可如果只做一個好的朋友,我會忘記了她的美妙的身體嗎。

剛剛她打了電話來,說她辭工了。正在買香蕉,一會給我送過來。她現在對我非常依賴,在我這裡無論幹什麼,我都能看得到她心裡那份寧靜。可依賴不是愛,我心裡也無法接受她的身份。現在到底是衝動還是心動,我理不清。我該怎麼辦呢。

故事會有結局,我的故事會有什麼樣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