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天做的好事

成人文學
2013/ 10/ 05
在我們冒著大雨到達我的公寓時,已經全身都濕透了。

「上來吧!」我打開這道禁門。雅靖這小花癡,千方百計想要進來看看,這下子既然來了,一定得讓她「好看」才行。

雅靖是我的學妹,平常就和我蠻要好的。由於我對她並沒有意思,所以總會秉著良心與她保持距離。但她主動得有點誇張,常常會要求我做一些男朋友才會做的事,如送宵夜、幫她搬東西、送她通勤等,而且常藉著課業上的名義來接近我,還常常要求要到我的公寓來玩。

今天就是義務帶她去買東西,回程遇上大雨,只好帶她回來。既然已經帶回來了嘛……呵呵呵!

其實,她的臉蛋實在很可愛,喜歡她的男生應該不會少,為什麼都沒聽說有人在追她呢?只不過對我而言,她那五短身裁,加上個性不像女孩子,穿著更是邋遢,不符合我「氣質型美女」的喜好。

「哎!」她接過我遞上的毛巾,拆下了髮夾,擦拭著濕淋淋的頭髮。白淨的皮膚,烏黑的頭髮,專注的神情,煞是好看。這下子讓我的企圖更堅定了。

「我想洗個澡,你要嗎?」天氣有點冷,身上又濕透了,換個衣服順便洗個熱水澡,再舒服不過了。

「我可以先借你衣服,等你的衣服烘乾了再還給我。」

「嗯。」

不論是個人喜好,還是實際需要,我都料到她會同意。我在衣櫃裡找出一件襯衫、一件運動短褲給她。

「你先洗吧!」我讓她先進浴室,關上門,自己也把濕衣服換下。接下來,馬上就定位羅!

這浴室的門有點老舊,不怎麼隱秘。門的側面有一條縫,貼上去裡頭就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嘿嘿!平常都只能偷看室友的女友洗澡,今天終於「自備」了一個來羅!

她的身裁很豐滿,雖然我沒什麼研究,但確定起碼有D罩杯以上。平時就常常面對這兩顆肉球眼花了,今天好不容易才可以看看它們的盧山真面目。順利的話,等一下還要好好把玩一番……

我屏息湊上去,那誘人的景致就完整呈現在眼前了。她全身的皮膚真是又白又嫩,好像嬰兒一般。雖然個頭小,更使得那對肉球簡直像一對木瓜一般掛在上頭,好想一口塞進嘴裡,被它噎死也好。比較差的大概是她屁股到大腿上的贅肉較多,有點肥顫顫的。就這麼看著她沖洗全身上下,搓揉頭髮,幸好類似這種場面三不五時就可以欣賞一次,不然看了一定會擋不住衝動。

她洗好後,穿上我的襯衫和短褲,這是她身上僅有的兩件衣物了。出了浴室後,我把浴巾和吹風機遞給她,告訴她烘衣機在陽台上,然後換我自己去洗。

洗完了熱水澡,渾身舒暢,該是「享用」她的好時候。但是這事不用急,太「性」急反而會壞事,最好的方法就是順其自然,沒吃到也只能算了,這就是我的哲學。否則就不能當個花花公子,只配當個癡漢。

打開浴室門,我對坐在地板上的她微微一笑。她竟然一反平日的三八,露出羞赧的笑容。對了,因為我們身上穿的都不多,又剛洗完澡,活像一對小夫妻一樣,而她就是在那邊等著我……的妻子羅!雖然一切好像很順利,但是她平日看似活潑,對肢體的接觸卻是警覺很強。所以也不能太亂來啦!

「休息一下吧!」我打開了收音機,流出的音樂令人心情放鬆。「等下雨停了,衣服烘乾了,我再送你回去。」

「學長,你的房間真漂亮。」她說,指著我的薩克斯風問︰「這是什麼?」

我把箱子打開來給她看,好久不見的薩克管還是閃閃發光。

「哇!這是薩克斯風嗎?你會吹呀!」

「不會,只是擺著好看而已。」

她露出那副招牌笑容,嘴裡有兩顆虎牙︰「可以吹給我聽嗎?」

「下次吧!這吹起來很大聲呢,我都拿到外面公園去吹,不然會被左鄰右舍趕出去的。」媽的,那麼久沒吹了,中氣不足,吹出來的聲音還能聽嗎?

接下來她就像個好奇寶寶,一的兒要看我的音響,一會兒又要我開抽屜給她看,一副要把我的房間挖遍的態勢。後來終於安靜下來了,因為我開了電腦給她玩。沒想到她還是本校BBS站「彰化版」的版主,只是都很少在管理,上站就是在看文章。我又開了一個遊戲給她玩,簡單教她一下,她就認真玩起來了,我只好一個人拿起書來看。

不多久,她又叫︰「學長,這裡怎麼玩啦?」

我湊過去看看,那的確是比較不容易的部分。「來,我幫你玩。」我彎下身去玩那一段。不過這有點複雜,玩了一下還是沒過。

她把椅子讓了一半給我坐,這一坐就有趣了,她柔軟溫暖的身軀與我的身軀靠在一起。我一手挾著滑鼠,一手順勢摟著她的肩,就這樣玩了起來。

我因為注意力都不在遊戲上,怎麼玩都不過關。她也沒有意見,就這樣看我玩。等我好不容易過了關,看了她一眼,才發現她面部潮紅,眼神有異。大概她很少有這樣的的經驗吧!這個還未經人事的小女孩,正等著我為她上寶貴的一課啊!

我凝視她的眼睛,用手撥撥她的髮鬢。她把眼光移開,頭低下去。我托住她的下巴,就這麼一吻而下。

小小的嘴,看來還未被吻過。輕輕一碰,算是第一次。接下來的第二次就深深吻去。她有點呆呆地,沒有反應。一邊吻她,手也一邊開始活動起來。她仍沒有反應。

她的乳房是我所接觸過最大的了。隔著薄薄的襯衫,那種柔軟實實在在地感覺到,太過癮了!在我解開她的扣子時,也沒有預期中的抗拒,就這麼出乎意料地輕易把她剝光。

「學長……」她用近似呻吟的語氣。

「你好美……」我斜睨著她坐在我身上的胴體,說了一句,算是敷衍她的回應。她的身裁略胖,說不上很美,但卻有十足的誘惑力,目光再怎麼都是被那兩顆巨乳吸引。

真正算得上美的,是她的皮膚,用「緞子般的光滑」雖然很老套,卻才差可比擬,而且在文章中雖然常常看見,但在現實裡卻是少之又少,更何況是像現在這般讓我咨意撫摩。

我小心翼翼地把她平放在地板上,從頭到腳愛撫她可能是敏感帶的地方。沒有性經驗的女孩子,好像全身都是敏感帶似的,含住她乳頭時,她會混身顫抖;在她腹部附近挑逗時,她也會發出呻吟聲。就這樣一路探索到她的神秘蓓蕾。

我把自己想像成蝴蝶。有見過粗魯的蝴蝶麼?沒有,所以我很輕柔地對待她的這個地方。即使如此,她還是發出「嗚……」的聲音,只是我確定那不是痛苦或哭聲,因為她的愛液如泉水一般地湧出。

我伸舌舔了一口,這帶點尿騷的海潮味道似是在邀請我的進入,原來「愛如潮水」指的就是這裡,真是下流的一首歌。

我掏出早就迫不及待的「大」弟弟,放到她的入口,托起她的腰,慢慢地往前送。

本來已後作好心理準備,不知道她會發出什麼怪聲,沒想到她只是身體一陣發抖,我稍稍用力就這麼不小心滑進去了。

每一個女孩子的陰道都是溫暖而濕滑的,我還沒有遇到過例外。所以她的陰道和別的女孩也沒什麼不同。我輕輕抽送了幾下,見她的處女之血沾在我的小弟弟上,就不再抽了,因為第一次通常是會痛的。我把動作改為左右搖晃,她隨著我的動作發出「嗚嗚」的聲音,就這樣一直到身在她的裡面射出。

雨停了,我送她回她住處的途中,她一直一言不發。我試著逗她說話,她卻一反平常的聒噪,只簡單地講幾個字就低下頭。為了不讓她的同學看到,我載她到騎樓就讓她自己進去了。

但是從這一天以後,她不再像過去的黏人,每次見面總躲著我。到底她在想什麼?真搞不懂。後來才從另一個學妹口中得知,她有一個長得很醜的男朋友,是她們同學。

或許是慾求不滿吧?或者是她事實上喜歡的人是我,才會懷著矛盾的心情把初次給我的。

她終於進到我這公寓來了。

當年我在台北讀書時,曾在永和租了一戶公寓,住了兩年,其中發生過不少事。

記得那天,我的薩克斯風吹嘴用的竹片沒了,於是便到公館附近一家樂器行買。進了樂器行,看見櫃檯的那位女孩,不住一陣驚訝。

怡君!

她是我國小的同班同學。那時在班上,她是有名的才女,不僅功課好,更精通美術、音樂、書法等各項才藝,人也長得十分清秀,小六時更是出落得一副好身裁。事實上,我從國小四年級開始就一直偷偷地喜歡著她。也因為這樣,和她一直沒有太熟。一方面是小學生對這方面的事情總是很生澀害羞的,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她太優秀了,不由得會讓年幼的我產生自卑感吧!因此我們國小同班了這麼久,我和她之間講過的話不超過二十句。

她仍是一副清秀的面孔和好身裁,然而對我的出現並沒有意識到,甚至連一聲店員基本該有的「歡迎光臨」都沒有,自顧自地擦拭著手上的東西。那東西我也不知道是哪種樂器的零件,就只是看著她反覆擦著,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

當然,現在的我已由當年的呆小子晉身為少女殺手級的人物,不可能見了她還說不出話來,但小時候那種稚氣的心情讓我十分懷念,於是我並不急著和她相認,而一面佯裝看著店內的產品,一面透過櫥窗玻璃的反射看著她,緬懷當年的純真。

看起來,她大概是受了什麼挫折吧!很自然地,我在結帳時和她相認,雖然她臉上堆滿了笑容,但很明顯那是裝出來的。同情與好奇心作祟,很想幫她抒解一下心情。

我約了她下班後,請她到一家小酒吧喝一杯。

聊著聊著,我才知道她大學畢業了,目前正在準備高普考,樂器行的工作每週三天,還可以邊看店邊唸書。

幾杯下肚,聊著的內容也不同了。我才知道她男友在國外讀書,日前才傳來變心的消息。

我想也是,除了情變以外,沒有什麼能讓一個人如此消沉了。我也把我正式初戀的初次失戀經驗也告訴她,希望她聽了會好過些。

就這樣,我們倆都帶著些微的酒意,來到了我的公寓。

招呼她在房內的地板上坐下之後,我開了啤酒,我們就在繼續喝著、聊著。我並沒有給她很多安慰的話,只是讓她自己敘述著他們的故事,然後試著幫她整理現在的情緒。

忽然她冒出一句︰「其實,我一直都蠻欣賞你的淳樸的。如果要有下一個男人,我要找一個像你這般老實卻又貼心的人。」

她如果知道現在的我早已不再淳樸老實,她或許會對男人感到灰心吧!在我還猶豫著要如何回應她這句話時,她已經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了。

我毫不客氣的吻了她。不是我乘人之危,而是我知道,感情的痛苦是可以藉著激情來抒緩的,我也算是在幫助她喔!當然,主要的目的還是自己想爽爽。

她大膽地把舌頭伸出來,在我的嘴唇上舔著,眼神迷迷濛濛,身上混雜著體香和酒氣。記得小學時,當她走過我面前,總是會留下一股淡淡的幽香。那是我最喜愛的味道,如今已記不得是什麼味道了。現在的她,是個都會成熟女子,身上的香氣與當年的小女孩早就不同了,可是對我而言,能夠再度聞到她身上的香味,兒時的夢想,卻是那樣甜美。

我把她T恤領口拉開,吻著她光滑的肩。她輕輕推開我,自行脫下T恤和無肩帶式的胸罩。

在我小時候那不清不楚的性幻想裡,這一幕似乎也曾經出現過。她的身裁併不如當時想像中那般完美,皮膚潔白,胸部不大,乳頭略呈褐色。我也脫下我的上衣,以滿足她那渴求的眼神。我愛撫著她的全身上下,她也十分配合地動作。雖然不知道她曾有過幾個男人,但顯然她對這方面並不陌生。

小時候不分男女難免都比較好動,女孩子的內褲被看到也不算什麼。她以前每次都是穿白色的內褲。而我現在自她身上除去的,也是一件白色的內褲,依稀彷彿就是她當年那一個款式。

因為想到以前的事,不覺呆了一下,在我耳邊傳來她的喘息聲︰「我要……快給我!」嘿嘿!接下來所要做的,可就不是當年對性懵懂的我所能想像的了。

(廢話!那時連女人的那裡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了,要怎麼想像啊?)

她仰躺著,口裡喘著氣,兩腿中間流滿了蜜汁。自從上次學妹來過後,我猜想以後還會有不少這種機會,因此買了一盒雨衣備用。我穿上雨衣,緩緩地把老二送進她的陰道中。

她的表情十分地激烈,但只是咬著下唇,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音。隨著我的抽插,她才漸漸地哼了起來。我一面前後擺動,一面揉著她的雙乳,她則兩手抵著我的前胸。

沒有很久,我就射精了。我們配合得相當不錯,好像是注定要成為伴侶的。

「忘了他吧!」我躺在她身邊,撫著她汗濕的半長頭髮,輕聲對她說。她則報以淺淺一笑,未置可否。

之後,她還來過我的公寓幾次,我們每次都在這兒做愛,有時她會留在這裡過夜。

但始終我們都沒有承諾對方。或許她之前受的傷讓她餘悸猶存,而我則自知並不是值得托付的對象,寧願讓她只把我當成一個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