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灘上的收穫

成人文學
2013/ 10/ 05
幾年前在我身上發生了一件事情,我從未跟人提起過,但那一天始終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那時我住在加利弗尼亞,在那些天裡,我總是習慣地在日出時分到海邊去散步。

一天清晨,在一片荒涼的海灘上,在大約50碼以外的水裡,有什麼動靜引起了我的注意。一個粉粉白白的東西在閃動,我想我看見的該是一隻在海浪上邊狂亂揮舞著的白皙柔弱的胳膊。接著我就聽見了一聲真真切切的喊聲。「救命!」,看見一個姑娘正在湧動的波浪裡掙扎,看上去十分危急。我卻站在那裡,愣了好一會,一時間沒弄清楚眼前的事情。

見她沉下去了,我意識到她危險的處境,就踢掉了自己的涼鞋向著水裡奔去。

浪很大,我試圖向著我最後看見她的地方游去,可我馬上就被沖得東倒西歪的。

那距離比我想像當中還要遠,而水流又減緩了我的前進。我花了好一會才到了我印象中最後看見這姑娘的地方。我踩著水,轉來轉去的,在水面上搜尋著有關她的跡象。忽然,什麼東西蹭到了我的腳上,我下意識地把腿飛快地縮了回來。然而,我意識到這說不定是那個姑娘,就潛下水裡去看。鹹鹹的海水刺激著我的眼睛,但我還是看見了一個女人腦袋的形狀,她的暗色的頭髮就像海草似的漂來漂去。我拽住了她的頭髮,把她拉到了水面上,急匆匆地向著岸邊拖去。我說不上來她是不是還有呼吸,但我還是力圖使她的頭露在水面上,然後向著岸邊游去。

我的腳終於碰到了海底下的沙地,我抓住了她的胳肢窩,然後把她軟綿綿的身體拖到了乾燥的沙地上,讓她仰面朝天躺下。她似乎沒氣了,她豐滿的身體了無生氣,一動不動。我在這海灘上四處張望,想要找個人來幫忙,但時間還太早,我一個人都看不見。我知道除了我自己,再也沒人可以幫我了,但我並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

我從前在片子裡見過別人應用心肺復甦術,但我並不真正瞭解該怎麼做。我知道時間緊迫,就想最好還是試一下,看能不能救活她。我把她翻了過來,肚皮朝下,然後在她精巧的肩胛骨之間使勁按了下去。我一按之下,就聽見她體內發出一陣輕輕的咕嚕咕嚕的聲音,從她的嘴裡冒出了一股白乎乎的泡沫。我又把她翻了過來,把我的耳朵貼在她的嘴邊,想要聽見呼吸的聲音。可她還是無聲無息。

我把手指插進她的牙關,撬開了她的嘴,用我自己的嘴貼上了她失色的嘴唇。

我急促地往她的嘴裡呼氣,泡沫從她的鼻子裡衝出來,噴到了我的臉上,我忘了像我看見過的那樣捏住她的鼻子了。我又試了一次,先用手指捏住了她的鼻孔,然後才往她的嘴裡吹氣。這回她的胸部鼓了起來,我可以聽見氣流衝進她肺裡面的聲音。我移開了我的嘴,氣息又咕嚕咕嚕地跑了出來。我反覆試了好多次,可她還是無法開始自主呼吸。

我把自己的耳朵貼在了她的左胸上,想要聽見她的心跳。可她的心不跳了。

抱著我已經很好地學會了心肺復甦術的希望,我在她胸口我認為是心臟所在的位置使勁按了下去。隨著我有節奏地按壓著她的胸口,她的豐滿柔軟的乳房十分撩人地顫動著。我持續試了好幾分鐘,但她還是一動不動,毫無生氣。

「有人嗎,幫幫我,幫我一下!」我叫道,但海灘上面根本就沒有人。我筋疲力盡地跌倒在了沙灘上,為了自己沒能救她感到悲傷。她實實在在無可挽回地死了。更令人感到悲傷的是她還那麼年輕,那麼漂亮,即使是死了也是一樣。

不過當我再上下看她的時候,我的挫折感和沮喪開始被另一種情緒所取代。

我發現,當我長時間地慢慢打量著這個幾分鐘以前還在呼吸歡笑活生生的年輕姑娘的毫無生氣的身體的時候,我的那玩意在我的短褲裡面硬了起來。她是那麼的漂亮。她的嘴微微地張著,臉上好像有一種溫和的驚異的表情,她的無神的藍眼睛迷茫地注視著遠方的什麼地方。她穿了件很清涼的兩件套的泳裝,彰顯出她那柔和圓潤的曲線。我俯下身子,觸摸著她,好像在看著另外一個人的手摸弄著她粉紅色比基尼上的繩結。結被解開了,我把它從她柔軟白皙的尖峰上面拉開,露出了她大大的淡褐色的乳頭。它們還硬硬地堅挺地立著(莫非這是由於她死時的臨終快感?)。我忍不住揉捏起了她那對已經死了的柔韌的乳房。它們摸起來涼涼的,但還是如此的柔嫩。我輕輕的捏著她的乳頭,然後增大了一點力量,好像希望她會叫喚一聲活過來,但這樣的事並沒有發生。我的一隻手向她的腹部挪了下去。似乎很可恥,但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的手伸進了她的比基尼短褲裡面,摸到了她那叢由於海水的浸泡而仍舊濕漉漉的柔軟的毛髮。再往她的短褲裡面深入下去,我摸到了她的兩爿陰唇,感到了它們之間暖暖的潮氣。

我的那玩意已經憋不住了,急著想要從我短褲的束縛當中解放出來。我又一次往四處看了看,海灘上還是空無一人。我知道那很荒唐,但我克制不了,我拉下了我的短褲,飛快的俯下身猛地一把摘掉了她的比基尼短褲,露出了她雖已死去但還是充滿吸引力的陰部。她的暗色的,仔細修剪過的陰毛圍繞著她死了的陰道。我提起她的兩腿分了開來,水從她那漂亮的咧開的口子裡慢慢地滴了下來。

我伸出手指摸著那兒,鬆弛的唇邊根本就不加抵抗,她的私處輕易地就開放在了我猥褻的探測之下。

我用一隻手把她的一條腿抬得更高了,膝蓋都碰到了她的下巴,同時,另一隻手引導著我充血的那玩意進入了她。當我的熱乎乎的陰莖滑進她涼涼的軟肉,慢慢地捅進她死了的陰部的時候,更多的水從她的身體裡面擠了出來。在我越來越使勁地插她的時候,她那漂亮的乳房有節奏地來回晃動著。看上去她的性感不亞於任何一個我所幹過的活著的女孩。

我一邊操她,一邊吻著她失去了生命的嘴唇,把我的舌頭深深地伸進了她的嘴裡,感覺到了她的軟軟的放鬆了的舌頭,嘗到了還在從她的口鼻裡沁出來的泡沫鹹滋滋的味道。我的墮落以到了昏熱的程度,我把那玩意從她的陰部抽了出來,雙膝著地,跨過她的上身。我讓她對我抬起頭,把那玩意插進了她的嘴唇,感覺到她尖利的牙齒摩擦著我的陰莖。我把她的嘴巴開大了一點,把我堅挺的陰莖從她的牙齒之間捅了進去,探尋著裡面柔軟的機體。她的牙刮得我的陰莖有點痛,但我還是更加用力地往更遠的地方捅進去,我的陰莖頭碰到了她涼涼的舌頭,接著觸到了她喉嚨後邊耷拉著的軟顎。她的臉頰和喉嚨在我一次次更深地插進去的時候輕輕地噗哧噗哧的,我感到一種讓我受不了的狂喜和痛感結合起來的感覺。

我在她身體裡面射了,她的喉嚨在我滾熱的精液衝進去的時候也漲了起來。那感覺,就像是我在她嘴裡射了有幾加侖那麼多。而由於我在到達高潮時的痙攣和扭動,讓她的牙刮得我痛痛的。

忽然,這一切結束了。她尖尖的白牙嗑在我充血的陰莖上造成的痛感超越了我的慾望。我慢慢地從她張著的嘴裡把癱軟下來的陰莖抽了出來,幾股泡沫和精液的細流從她的唇間緩緩地漏出來,滴落早她的臉頰上。

我都幹了什麼?我一定是最惡劣的變態。我剛剛在和一具屍體性交!當然,那是一具可愛的艷屍,但說到底還是一具屍體。我感到一種無比的羞恥和後悔,我忽然焦慮起來,擔心自己會被發現。環顧周圍,還只有我一個,不過太陽已經開始從地平線上越來越高地升起來。確實沒人發現我幹的一切!

我把她的比基尼短褲重新從她腿上拉了上來,服帖地圍住了她腰肢和柔軟圓滑的臀部,又找回她的上裝,套住了她冰涼白皙的乳房,輕輕在她背後把帶子繫好,把她仰面放倒在了離水邊不遠的地方。等到她被發現的時候,屍體檢查肯定會表明她只是又一個不幸溺死了的倒霉鬼。沒人會知道得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