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中戲情

成人文學
2013/ 10/ 06
水面下,寶娃的棕髮因著海水的浮力而圍繞在她週身,而單薄的布料一入水就緊緊貼在她的身上,將她曼妙的曲線完全勾勒出來。

她擺動著雙臂,優雅但迅捷地踢動修長的腿,不一會工夫,已經潛下了海底。

她熟悉地穿梭在金黃色的珊瑚礁中,繞過無數色彩鮮麗的地毯海葵,竄進光彩奪目、各形各色的魚群之中,然後游進一處不起眼的石礁,在其中佈滿海藻的巨石前徘徊。

確認地點無誤後,她回頭看了緊跟在身側的戟連天,因為口中含著淋水玉而能像在地面上一樣開口,她用嚴肅的表情對他說:「連郎,等會兒我一伸手,我們就要馬上撤退,千萬不能稍有遲疑……」

等她看到戟連天點頭後,才將頭轉回正前方,用眼睛專注地看著距離她不過一尺的平凡礁石,「準備了……」

戟連天被寶娃的凝重感染,蓄起全身的力量,除了準備好保護她之外,也做好隨時能帶著她後撤的準備。

寶娃清楚地知道自己在等什麼,但是戟連天卻只能傻傻地依著她的視線將注意力投注在凹凸不平、亳不稀奇的石面上。

就在戟連天差點要以為寶娃是在耍他的時候,忽然間那塊深綠的礁石正中央,一處大約有成人兩個拳頭大小的石面像嘴巴一樣張開了。

就在這剎那之間,寶娃的手快速伸進那個鮮紅的洞中。

此時戟連天只來得及聽到腦中傳來一聲高亢的叫喚,「連郎,快走!」

他根本看不出來發生了什麼事,就因為她的叫喚太過緊繃及嚴厲而反射地動作起來,當她的身子竄過他眼前的時候,小手一拉扯住了他的肩,浸在海水中的棕色長髮因她的動作而打中他臉頰的同時,他也緊隨著她反身疾游。

他們這一遊就游出百來丈遠,身前的寶娃領著戟連天快速地左右亂竄,用詭異的方向前進,他心裡雖然納悶,但還是下意識地跟著她的動作行進。

可是他還是壓不下強烈的好奇,於是疾游的速度未降,他邊游邊回過頭打算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能讓寶娃用逃竄的速度來躲避。

當他回過頭後,就看到他們方才尋到的那塊普通礁石竟然變成一大團不明所以的濃綠色不規則物體,延伸出無數的觸手,正密集地朝他們的方向而來。

就在他回頭察看的瞬間,五六隻帶著利刺的觸手已經追到他的腳後,眼看它就要觸及他了,寶娃突然回身過來,纖手一撈,指尖勾住他束起的長髮。

「還看!你想讓我當寡婦嗎?」她急得使盡力氣拉了他一把,為了救命,她才不管說出的話有多難聽呢!

手臂上的刺痛讓他回過神來,也因為她的聲音太過嚴厲而瞭解那不明物體可能會對他們造成嚴重的傷害。

於是他回身後不但趕上了寶娃,甚至用強壯的手臂硬是環住她的細腰,拖著她發揮他身為男人的優勢,以比方才快上三倍的速度遠離身後緊迫不捨的怪物。

他冷靜地分辨出來時路,依著曾經隨她游過的崎嶇海域往回游,當他經過那片鮮艷的地毯海葵時,被他緊摟在胸前的寶娃用手拍了拍他,「好了,好了,它不會追過來了……」

這片美麗的海葵是那怪物的天敵,只要它敢稍微接近,就會被海葵分泌出的消食粒子給消化殆盡,在轉瞬間完全被溶化消失。

所以,他們只要進入海葵的區域就安全無虞了。

寶娃抬起頭看著並沒有鬆開她,仍抱著她繼續回游的戟連天。

當她看到他俊美的臉上滿是陰森及冷硬時,不覺感到奇怪。「我不是說沒事了嗎?你怎麼還不放開我?」

戟連天以單臂快速地別動,丟給寶娃森冷的兩句,「該死的臭丫頭,你現在最好不要跟我說話。」

「我……」好可怕喔!寶娃想反駁的話剛開頭就縮了回來。

親親愛人剛剛低頭瞥她的那一眼之凶狠、之恐怖的……她從認識他到現在,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露出那種神情。

嗯……他好像真的生氣了。

雖然她並不清楚是為了什麼,但他的怒氣很明顯地是針對她而來,這樣的話她還是識相點兒,乖乖閉嘴好了!

「哇!還是乾燥的感覺舒服。」

被戟連天推上水面爬上岸的寶娃,一呼吸到新鮮的空氣後,就感歎了一句。

聽到身後的水花飛濺聲,她還沒回頭,要問他生氣緣由的話還沒能出口,整個人就被他強行轉向面對著他,然後迎上他不停滴落海水的俊顏,看進他陰沉卻滿含暴怒的眼眸。「你……」

「你竟大膽到這種地步?該死的!虎族裡沒有人能管得住你是不是?那樣危險的事你做過幾次?說呀!你到底做過幾次?」

戟連天兩手握住寶娃的肩頭,因太過的狂怒而控制不住地用力搖晃著她。

被搖得骨頭都快散了,寶娃努力想阻止戟連天的動作,「連郎,連郎……你別再搖了,我快吐出來了……」

戟連天赤裸的胸膛氣得激烈起伏,偏頭將含在口中的淋水玉吐了出來。「從今天起……不!從現在開始,我不准你再到下面去,寶娃,你聽清楚了嗎?回答我,你聽到了沒?」

他絕不准她如此玩弄自己的小命!將來他們的女兒也不准!

戟連天並沒有忘記領他到地底來的那名巫女說,這裡是巫女們從小就常來玩的地方……

管他誰來誰不來,他就是不准他心愛的小女人和將來的孩子到這麼危險的地方來!

戟連天被寶娃玩命的行為氣得七竅生煙,就差沒有仰天長嘯了。

寶娃眼冒金星地將身子倚進戟連天激烈震動的懷裡,「連郎,你先冷靜下來,我答應你這是最後一次了,我以後再也不會去幫那個白癡大哥取百毒鐵樹子了,好不好?連郎,你別生氣……」

她答應絕不幫大哥下海,但可沒說不為別的喔!

將臉埋在戟連天胸前的寶娃臉上滿是鬼靈精的表情,嘴裡故意說著模稜兩可的話,打算暫時先將戟連天唬弄過去,等這段驚險的記憶消退後,他自然就會忘了限制她了。

可是已經抓住寶娃心性的戟連天也學精了,他推開拚命將身子往他懷裡鑽的寶娃,用手支起她的下顎,「把頭抬起來看著我。」

「討厭!早知道就不要你陪我下海了!」知道唬弄不了戟連天,寶娃邊抬頭邊在嘴裡小聲嘟嚷。

「你說什麼?」戟連天其實聽得一清二楚,但就不信她敢大聲當他的面再說一次,所以故意問道。

「沒有啦!」寶娃嘟著嘴,「好啦!我答應你,從今以後,我再也不到海裡去了,不過你要准我偶爾到這兒來見見我的人魚朋友,可以嗎?」

他擰了擰她鼓鼓的臉頰,因為她的讓步而安下心來。「可以,我會陪在你身邊,你如果敢下水,就要有心理準備會被我吊起來打!臭丫頭,盡會讓我擔心。」

「連郎,我們要快點回地上,要不然就來不及了。」寶娃嬌嬌地輕聲轉移話題。

「什麼東西來不及了?」佳人在懷,其它的事對他來說都是次之無所謂的。

「我大哥的小命呀!它離水超過一個時辰就會失去功效。」

寶娃將一直緊緊握住的手掌攤開在戟連天眼前,只見潮濕白嫩的手心裡躺著一個不到小指長的番紅色人形物體。

她用另一隻手捏起那樣物事,「這就是百毒鐵樹子,剛剛攻擊我們的那團東西其實是一種海底植物,它叫作百毒樹,如果被它的觸手碰到,不到一秒任何生物都會立刻死去,而這個,就是它的種子,也就是它的孩子……」

寶娃眼中流露出歉疚,「因為我們奪去了它的孩子,所以它才會以如此激烈的方式攻擊我們,平常它不是這樣的……都是我大哥造的孽,害得我硬要做出這種扯散骨肉的事來,雖然它是植物,不過也是有感情的呀!」

「走吧!別難過了,等你大哥痊癒後,我幫你打他一頓。」

戟連天在下地底的途中就己問清雷震中毒的緣由,為了他的好色,竟然要寶娃以身試險?哼!就算他是大舅子……他也照扁不誤!

「那你要先打倒娘娘腔……」寶娃起身後偏頭用手擰著浸滿海水的濕發,嘴裡不經意地回道。

「……」戟連天無語。

「連郎?你怎麼不說話?」白目寶娃連頭也沒抬,自然沒有看到親親愛人的臉色有多難看。

「寶娃!」戟連天拾起地上的衣服穿回壯碩的身上。

「嗯?」寶娃也沒停手,為了趕時間,動作快速地著裝。

「閉嘴!」

尾聲

「啊……外面的人在等我們呢!」

被壯碩身軀密實地壓在床上,寶娃享受著戟連天的充實,卻又放下下即將要舉行的婚禮。

本來她已經在煉雲及其它侍女的協助下裝扮好,正在等待權衍星升起的時分到來,好依時前往靈狼聖殿舉行大婚的典禮。

沒想到,現在正在她身上放肆的色狼突然闖了進來,他二爺一聲令下就將煉雲等人趕了出去,接著不顧她的盛裝及精心裝扮,硬是將她拉到了床上。

這下可好,還沒大婚,他倒先睡了新嫁娘!

他的行為急壞了被趕到房外的一干侍女,生怕時辰到了,新人還沒從床上下來,到時候滿是族人等待的靈狼聖殿要是開了天窗,缺了最重要的一對新人,典禮無法按時舉行,那她們要怎麼跟狼王交代?

幾個侍女們現在正在外面跳腳呢!

而他的窄臀卻不停在她腿間聳弄,「就快了……寶娃,再一下就好……嗯啊……」他親吻著她紅灩水潤的紅唇,大手揉搓著她飽滿的乳房。

她眼兒微醺,雪白的肌膚泛紅,嬌艷地承受他的撞擊,「啊……啊嗯……連郎……」

他的大掌用力抓握著軟綿的乳房,將腫脹的乳肉揉弄得如同她身上其它部位一樣微紅,其上兩枚紅莓沾著他的津液而水亮濕潤,因他的挺動而顫動著。

就在他抽送得暢快的時候,門外又傳來了催促聲。

煉雲難為情的聲音中摻雜了不耐煩,「二爺,二爺,您忙完沒?前面來傳,說是時辰到了……二爺呀!您可快……快……」

快什麼?煉雲還是個大姑娘,能把那些羞人的字句放在嘴上講嗎?於是煉雲的催促就在滿臉通紅之下不了了之。

不管身旁的同伴們再怎麼拉她,煉雲的嘴都閉得緊緊的,再也不願意開口叫喚房裡那對不知分寸的愛人了。

「啊……天呀!連郎,你快停下來……」

因著外面的催促,寶娃心裡急得不得了,身子更是因煉雲的叫喚而繃緊,相對地也扯動了體內水嫩的肉壁。

「對,就是這樣……寶娃再用力點兒把我夾緊,再來……就來了……啊……」

他揮汗如雨地在她身上動作,緊窄的甬道把他的男性完全包裹住,那極致銷魂的完美快感,就快讓他達到高潮了。

大掌向下探進兩人緊密交合的部位,他的粗指尋到了藏匿在花肉間的小核,藉著她沁出的濕滑以震動的方式揉按那粒小巧的突起。「寶娃,你也要加把勁兒,否則我不會放你下床的……」

他霸道地要求她和他一起到達歡愛的巔峰,加緊愛撫的動作。

本來就被他抽填得快去了半條命,寶娃連呻吟都快沒力氣了,只能哀哀輕嚀著,「嗯……嗯啊……」

腿間突然被他的粗指一捻,她哪裡還需要他的威脅?身子一哆嗦,美麗的嬌軀顫抖著在他的聳弄及愛撫之下崩潰了,高潮在瞬間襲來,害她差點沒昏死過去。

她臉上迷亂的神情及不斷泛起嫣紅的嬌軀,加上急送收縮的甬道,再再都告訴他,她再也承受不了更多的熱情了。

於是他趁著她的激潮,更加速地在她穴中狂抽猛送,沒兩三下就將自己送上美妙的炫麗高潮。

「寶娃,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