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乾柴遇上烈火

成人文學
2013/ 10/ 06
薛邦兵想不到這個平日裡在科室裡嘻嘻哈哈、大大咧咧、口無遮攔的婦人,在喜說愛笑的背後居然隱藏了那麼多的心事,短短幾十分鐘時間就把自己給感動了。他一時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只能語無倫次的安慰著懷內的女人,想著自己未可卜知的前途,薛邦兵頓時感到一陣迷茫。

薛邦兵看看表已是晚上8點多了,自己是吃過飯六點半左右來的,天啊!他們已經整整做了一個多小時了。

他們又坐在一起聊了一會天,薛邦兵表示自己無意破壞戴紅梅的家庭,只是太愛他才和他幹這種事。

戴紅梅表示自己也理解:畢竟自己是有孩子的人,薛邦兵也沒有做別人後爸的思想準備--看的出戴紅梅對戴紅梅丈夫還有感情,也許只是太寂寞了才紅杏出了牆。

後來薛邦兵和她一起去看望了需要照顧的病人,戴紅梅抽空告訴他今天自己一共來了六次高潮,比自己和老公丈夫兩個月之間來的高潮還多。

戴紅梅還說除了薛邦兵就連自己的老公也沒讓她在這方面動過真情,薛邦兵聽後

當然也很感動。

為了避免單位裡傳閒話,兩人就又躲在值班室裡間相互依偎坐在那裡聊天,一直到了戴紅梅下班的時候,這才依依不捨的分開。

從這天起薛邦兵再不去有事沒事的到值班室找她搭訕了,兩人上班在科室再見面的時候也沒那麼自然了,而他們也盡量去迴避著對方,這種情況一連持續了很久。

今天中午的時候因為老公帶孩子去他姐姐家裡參加外甥女的出嫁婚禮,所以戴紅梅就沒回家,直接在醫院裡的食堂吃了點東西就跑到科室裡來休息。

薛邦兵在吃飯的時候就留意到了戴紅梅今天竟出奇的在單位就餐,於是吃完飯後偷偷跟著她隨後也來到了普外科的問診室。

戴紅梅看見是他在後面跟來,馬上就又想起那晚的事情,粉臉頓時就紅了。

「梅姐,您今天怎麼沒有回去啊?」

「怎麼了?有事麼?」

「沒、沒、沒,不是,我、我……」

薛邦兵結結巴巴,一時也說不出個所以然,那副笨拙的樣子讓戴紅梅差點笑出聲來。

「你呀,平常那麼能說,現在怎麼變結巴了?」

「我……

越是著急,薛邦兵就越說不出句完整的話。

「怎麼,是不是想那晚的事情?還想做麼?」

「想,當然想了!」

話一出口,薛邦兵才發現不妥,但是既然已經失口說出來了也就豁出去了:「梅姐,我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沒有啊,既然你忍的那麼辛苦,我就再破例一次吧。不過我們話說前頭,這次可真的是最後一次了,下不為例,知道麼?」

「嗯,以後我肯定不會再糾纏梅姐的。」

薛邦兵剛說到這裡,又用那殺死人的眼神望著戴紅梅,兩人對視很久沒有說話,只有呼吸聲並且越來越重。忽然,兩人相擁忘我地熱吻著,偷情的刺激快感再次籠罩著戴紅梅。

戴紅梅被糾纏的舌頭搞得心中一片混亂,身為人妻與別的男人相擁接吻,此刻在她心中已經忘記了道德防線,心中存在著一念頭:既然上次做那事的時候他們都那麼快樂,這一次也行的,只不給給人發現就可以了。

於是戴紅梅就拉著他走向裡面,一到內間,薛邦兵就不滿足於口舌之間的糾纏了;

他將身體跨在戴紅梅叉開的雙腿間,壓在她的身上親著戴紅梅的臉頰,褲內發硬的傢伙頂著戴她的雙腿之間的部位;同時雙手不安份地伸入戴紅梅的胸部,突破乳罩在乳房上輕輕的揉捏著。

戴紅梅的心卻在傍徨著道德與快感不知如何選擇,那巨大的龍頭頂得她一陣陣抖栗;雖然隔著幾層褲,那感覺仍是那麼的強烈,它好像要分開花房那兩塊花瓣進入裡面。

戴紅梅的蜜液已經衝出了蜜道口,滲入褲子,染得那米色休閒褲顯現出一小塊濕痕。

此時薛邦兵已經捲起戴紅梅的上衣拉下乳罩,含在乳頭上輕咬吮吸,另外一個乳頭被手指輕捏搓弄著。

一陣陣強烈的觸電般快感震撼著戴紅梅,蜜液的熱流一股股源源不斷流出,燙得蜜道無比的舒暢。

道德已經被淫液淹沒。可惜強烈的快感未能呼口而出,只能由她小小的鼻孔輕輕哼出。

兩人又纏綿了許久才分開………薛邦兵伸手解開她襯衫的鈕扣,制服襯衫分開垂落;米色的繡花胸罩緊緊地蓋住巨乳,受到擠壓的乳房自然地聚向中間,形成一條深深的乳溝。

薛邦兵溫柔地舔吻著戴紅梅的胸頸,伸手挑開了背後的乳罩扣,「啪」微聲中乳罩一鬆,雙乳微微聳跳起。

薛邦兵側過身來與戴紅梅並著躺在沙發上,伸手解開褲鈕,從肚皮上面插入內褲深處,手指探到了氾濫成災的濕肉縫,撩撥一陣插入了一隻手指。

「嗯……」

微弱的呻吟聲,戴紅梅埋頭到薛邦兵的肩膀處咬了下去,呻吟聲的被限制憋得她滿臉漲紅,全身繃緊繃直至腳尖。

薛邦兵跪到戴紅梅身旁,撥開乳罩輕輕地碾咬著深紅的小乳頭。

「啊-」

呻吟聲從喉間發出,電流般衝擊著戴紅梅,分泌的花汁浸濕了內褲滲透了下面的

褲子浸在屁股上。

薛邦兵邊吮吸戴紅梅的乳頭邊伸手去拉下她的褲子,戴紅梅配合地上挺一下屁股,任憑他的手指按壓在自己蜜縫上隔著濕漉漉的內褲上下拉動著。

已經勃起的花核在薛邦兵熱舌輕撩下,戴紅梅打個冷顫就很自然地舉起雙腿,兩手抱著腿彎,將大腿盡量貼在胸脯上--可能以前在家跟老公幹習慣了吧!

由於臀部腿部肌肉緊繃,因此兩片粉紅鮮嫩的花瓣也向左右分了開來,那濕潤的

蜜縫隱約可見一絲絲蜜液滲出。

見到這樣的情景薛邦兵的小弟弟已熱血澎漲,再次低頭下去用舌頭分開陰唇伸入深攪動著、抽插著、擠壓著。

戴紅梅緊閉雙眼,雙眉緊鎖,雙手緊緊抓實他的後背,口張得大大的卻沒有喊得出聲,只在喉嚨間發出「喔……喔……」的聲音。

感覺全身又酥又癢,又麻又酸,又如同觸電一樣,戴紅梅雙手又像發狂似的抓著薛邦兵那短短的頭髮用力把他的頭按自己的花房上,現在的蜜液已經不是滲的,氾濫的花房已張開,花汁緩緩流出,流經股間流到沙發上。

薛邦兵拉下好的褲鏈,準備脫去戴紅梅的褲子,不料此時電話突然響了。

戴紅梅拿起手機聽著丈夫打來的電話,推開薛邦兵,一隻手拉好褲鏈扣好鈕扣。電話那頭,戴紅梅的老公根本不知道剛才妻子的蜜道裡插一隻其他男人的手指,他只是向妻子絮叨著今天婚禮的熱鬧場面以及她不能一起同來的遺憾。

老公的電話使戴紅梅返回了道德的界線,恢復了理智,想罷手吧可是自己的褲子

很明顯地濕了一大灘,怎麼辦呢?

「小兵,怎麼辦?」

戴紅梅指著下部濕處說。

「哦,這個嘛,很簡單啊,脫下它就行了。」

不等她有所反應,薛邦兵的兩手就已經開始接著動作起來,而且非常之迅速。

嗯……喔……「

一聲聲帶著怕羞帶著歡暢的呻吟聲在車內迴盪。薛邦兵已經脫掉戴紅梅的內褲伸頭到跨下,火燙的舌頭伸插到蜜道窄口撩撥著勃起的花核。

戴紅梅雙眼緊合,漲紅的臉上緊著皺眉,嘴張得大大的,雙手撕扯著薛邦兵的頭髮,不知道她是痛苦還是快感。

他們倆很快地就脫去了身上所有的衣物。

薛邦兵看到戴紅梅身上那兩隻白皙的肉球以及下身一大撮長長的恥毛,修長的雙腿,他底下的小弟弟馬上就充血站起了起來。

戴紅梅看見薛邦兵這樣的反應,笑嘻嘻的伸手抓住了那躍躍欲試的東西,直接套弄起來。

薛邦兵也忍不住了,把戴紅梅修長的美腿架在肩上,雙手撐在沙發的扶手上,扭動著腰意圖把小弟弟對準她的蜜道。

眼見薛邦兵粗壯的東西左擺右插都還沒有進入,看來不用手引導確實難插入這窄小的蜜道口;不過這樣反而撩得戴紅梅慾火焚身,嬌喘呻吟,不知如何是好。

最後戴紅梅終於拋開面子伸手抓住那根東西在自己的蜜道口劃了幾下。

這樣劃了十幾下,她的呻吟聲由怕羞到歡暢最後變成泣吟,這樣不斷地刺激戴紅梅的花核,但蜜道內卻得不到充脹,真叫她癢心啊!

她在心中不止一次的念著:老公,我要對不起你了!

「嗯,小兵,進…進來吧!」

終於忍耐不住,戴紅梅開口求欲了,可是薛邦兵並沒有進入,仍然在門口處一進一出的在裝聾作啞。

戴紅梅終於熬不住這快感而得不到滿足的痛苦,抬起屁股向上迎合著,可是薛邦兵有心戲弄她,左閃右避始終不讓她得償。

戴紅梅急得快要哭出來了,她舉起雙腳交叉在薛邦兵腰後,用力夾住薛邦兵的腰,然後在他的腰背處用力一勾。

「噗嗦!」

很順利的薛邦兵腰間一沉,整個槍頭一下沒入了戴紅梅那極度期待的、狹窄的蜜道口。

「啊…………」

一聲很長的歎聲從戴紅梅的體內衝口而出,感覺到就算平時跟老公幹也沒有如此的快感、期待、充實。

薛邦兵這時又突然以很快的速度向前一挺,「噗嗤」一聲那桿火燙的長槍以相當極速的速度沒入了那又狹窄深長、佈滿肉珠、蜜液橫流的蜜道內。

「喔……………………」

戴紅梅這一聲是響亮的、暢歡的、突然的。

這突然一擊,使得戴紅梅架起的雙腳用力地伸直向天,每個腳趾緊緊併攏蜷曲,弓起腰頭也抬起了,看著自己嬌嫩的花房被那大傢伙脹得滿滿的。

由於剛才薛邦兵攻入得太猛,她蜜道內的花汁被擠壓得噴射在薛邦兵的體毛上,結成一個個小白珠。

薛邦兵已經開始「噗嗤、噗嗤」地進攻著,戴紅梅的花房也隨著進出的頻率而一張一合;幾乎每一擊都到達花芯深處,每一收槍頭暴凸的肉槽都把蜜道花壁上的汁液括得乾乾淨淨,括在花壁上敏感的肉珠把快感傳遍全身。

戴紅梅內心隱隱有著對不起老公的感覺,但這銷魂滋味很快淹滅了這念頭,她此時暢快地、毫無禁忌地、大聲地呻吟著,雙眉緊皺、面泛春紅,下體的汁液已流出一大灘。

「啊!啊…喔!」

突然間戴紅梅的呻吟聲急了、更大聲,隨著叫聲她的身體也跟著屈起,雙手抓在薛邦兵的背上頸上。

火熱的巨龍在花房內部進進出出的,磨得花壁上不斷地傳播出電流般快感,戴紅梅被快感的衝擊下,身體開始抖栗不已,

此時她的頭已經屈到膝蓋處,身體有規律的抽搐,大約每隔一兩秒就抽搐一下,蜜道內也在收放蠕動著,花壁緊緊吸住薛邦兵的長槍槍身以及槍頭。

「啊!……」

這是薛邦兵的聲音,他更加瘋狂地進攻,更高速賣弄著年輕的體力。

「啊!…………」

一聲持續很長的歡呼,戴紅梅陰道深處一股股火熱的花精噴在薛邦兵的槍頭之

上,蜜道更緊而有力地夾抓、吮吸著他的小弟弟。

聽到戴紅梅的浪聲蕩叫,薛邦兵不由得慾火更加爆漲;雙手將她的兩條粉腿扛在肩上,兩手緊抓著戴紅梅的乳房,不停的重揉狂捏。

接著吸了口氣,小弟弟又奮力的抽送,狠狠的插在戴紅梅的蜜道中。

戴紅梅雙手抱著他的屁股,用力的往下按,雙腿舉得很高不停的亂踢著,豐肥的屁股用力往上迎湊,動作十分激烈。

她頭部猛地後仰,花房即刻被脹得滿滿的,期待已久的滿足快感終於一再降臨到自己的身上;她的粉臉已呈現出飄飄欲仙的淫摯,口裡不停的嬌哼著:「啊!嗯!嗯!……」

薛邦兵緩抽猛送著,小弟弟光頭頸暴凸起的菱槽將括干裡面的汁液拖帶到體外,白泊泊的浪水順著她的股溝流下,淹濕了她屁眼周圍的疏毛,在座椅上也濕了一大灘。

又抽送了一陣,薛邦兵扳起戴紅梅的脖子,讓她在能看自己花阜的角度,然後

對她說道「梅姐,你看!正在插在上面,看看啊!」

不看還好,一看之下,見到一根粗大的物件粘附著的花花的蜜液正在自己的蜜道進進出出,戴紅梅不禁心臟猛撞猶如要跳出體外。

「啊!啊!…」

戴紅梅由呻吟轉變成大叫著,叫得力竭疲勞盡,每叫一下都帶著長長的歎息聲!薛邦兵拔出小弟弟,拍拍戴紅梅的屁股讓她坐起來,轉身翹著屁股趴跪在沙發。

薛邦兵再次細看戴紅梅的花阜:那兩塊肥厚的大花瓣,由於大腿的擠夾,顯得更加肥厚更加凸起,蜜縫因充血變得更紅;蜜道被花瓣緊緊合夾著,靠前面的的花核露出一點點;而蜜道口處叉開,整條蜜縫就像個「Y」字母,可以看到花房內的花芽正在一陣陣的抽搐,花汁在一股股的流出。

戴紅梅趴下後遲遲未見他巨龍的插入,回頭一看,只見薛邦兵正在觀賞自己的花房--一個丈夫以外的男人在細賞那只屬於丈夫的花房,一陣強烈的刺激感又崔出了一股股熱流,順著雙腿分叉流下。

薛邦兵看著戴紅梅那哀求的眼光,用手引導小弟弟在蜜道口處磨了幾下,腰腹一挺小弟弟再次插入火熱的花阜深處。

「哦!…」

再次呻吟的戴紅梅頓感脹滿,從後面更深的插入使每一抽插都撞擊著花芯深處,花心受每一撞擊都火山爆發一般,快感向四處不斷的擴散蔓延,眼冒金星,雙眼發暗,雞皮疙瘩一陣接一陣。

「舒服嗎?」

薛邦兵趴在戴紅梅耳邊輕輕地問,戴紅梅沒有回答只是放浪地呻吟著。

薛邦兵突然加大力度快速地抽送,撞擊得臀部「啪啪」響並催促著她:「快答我!舒不舒服?」

「啊!!!」

戴紅梅叫聲被撞得斷斷續續的「啊--舒……服……啊!」

「那說下哪裡舒服?」

薛邦兵再一次逼問著戴紅梅。

「啊--啊!」

不過連問幾次戴紅梅都是在叫沒有回答。

薛邦兵又是急速的大力抽送,他見到戴紅梅的菊門忽然一陣陣的張合著,知道她將要高潮了,馬上停止了抽送。

在高潮邊緣的戴紅梅,忽然快感中斷著急地搖擺著屁股去迎合,可是控制權在薛邦兵這裡。

「哪裡舒服?快說啊!」

薛邦兵戲弄著問戴紅梅「再不說我要拔出了!」

「嗚、嗚、嗚……」

戴紅梅竟然哭泣起來:「你…你欺負人家,人家為了你背叛了自己的丈夫。你…你還…嗚、嗚、嗚!」

這一哭,薛邦兵急了:「好!好!好!我錯,是我錯了,我來了!」

說完又飛快抽送著,浪液被撞擊得四處飛濺。

戴紅梅被從高潮邊緣推到了最高頂峰,蜜道急劇地緊縮,身體有節奏地抽搐;大量花精由花芯噴出,十隻腳趾緊緊捲曲,全身繃緊不由自主的,發出揭斯底裡的狂亂嘶叫。

「梅姐,換你坐在上面做好麼?」

等戴紅梅高潮稍稍褪卻後,薛邦兵抽出小弟弟坐在一旁。戴紅梅面對面叉開雙腿蹲在那翹立的大傢伙上方,用手稍作引導「滋」一聲又開始了動作。

由於戴紅梅是跨蹲著,雙腿自然分得很開,薛邦兵可以很方便地觀賞戴紅梅的私處,那兩塊肥厚的大花核,因雙腿的叉開也被拉得開開的,蜜道隨著插著的小弟弟脹得更開,大花瓣被脹得凸起呈個「八」字形狀。

由於現在蜜道口向下,汁液流得更多更快有如倒瀉。

「梅姐,你看,你的水流了很多,很多!」

「喔!別說了,我會不住的!」

戴紅梅閉著眼睛,緊皺著眉縮起鼻高仰著頭狂叫著。

在這一刺激下,薛邦兵感到腰間一陣酸麻,知道自己撐不了多久了,於是翻身將她又掀在沙發上自己重新掌握了主動權。

薛邦兵不停的發動著一輪又一輪的進攻,又過了幾分鐘戴紅梅讓他搞的已經不出聲了只有低低的「嗯,嗯!」

這時薛邦兵也快不行了,於是他隊戴紅梅說:「哦,梅姐,我要射了!射裡面行嗎?讓我射在你體內吧,我兵想嘗嘗做丈夫的味道。」

戴紅梅早已說不出話,只能從鼻子裡哼了一句:「射吧,行的!」

「我不行了!」

薛邦兵大叫一聲,便開始用力抱緊戴紅梅,小弟弟深深抵住花心「噗、噗」槍口一陣急劇跳震--一股股滾燙的濃精全部噴射在花心上,又慢慢地順著槍身陰莖滲出…

薛邦兵一共射了九股,才緩緩停下來,他拔出還有點硬度的肉棒,精液一下子就從戴紅梅的花阜裡湧了出來。

薛邦兵躺在戴紅梅身邊,用手一按她的小腹,剩下的精液也開始從裡面緩緩的往外冒。

「我上了節育環!:

戴紅梅說道。

「哦,怪不得呢!」

已經射出一次的薛邦兵,已經有些兒累,所以就趴在她的身上休息。

這時候戴紅梅主動摟住薛邦兵,並且她的雙腿夾緊薛邦兵的腰,然後要他不要動。

此刻薛邦兵對她的吩咐是言聽計從,所以薛邦兵就乖乖地放鬆自己讓她摟在懷裡。

這時候薛邦兵感覺到她花阜裡彷彿有什麼東西含住自己的小弟弟,一夾一夾的,他那本已軟掉的小弟弟又開始硬了起來。

薛邦兵看著她那更加性感的身軀,體內又點燃了熊熊的慾火。

於是薛邦兵主動地將她壓在沙發上,雙臂分開她的雙腿,讓她的雙腿架在自己的肩上。

戴紅梅毫無抵抗能力地看著薛邦兵那粗大的東西再次插入她的花房裡面,嘴裡開始告饒:「啊!小兵,好爽啊!你太厲害了,我受不了了,你饒了我吧!」

薛邦兵的慾火已經被點燃,怎麼會輕易放棄,他的小弟弟不停地抽送,並以極霸道粗猛的方式來回頂弄她花阜裡每處的嫩肉。

這種方式讓戴紅梅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粗暴快感!

猛烈的挺送、肉體激烈的撞擊,以及兩腿被高舉朝天等等,都讓她覺得自己好像是在汪洋裡的小舟,拋高跌低;心頭被這一陣陣的高潮起伏,拋高甩低,直似坐上全世界最長的雲霄飛車,不停地進行著三百六十度大回轉!

薛邦兵的小弟弟不斷地頂著她的花芯,從花房裡不停傳來的抽送快感,卻是讓她沒有辦法完全進入無重力世界。

陣陣的快感讓戴紅梅清楚地感受到體內性慾的激盪迴旋,這兩種感覺使得她已經開始有些意識模糊……

「你真好,真好!我從來沒有被這棒的男人弄過,你的小弟弟頂得我好舒服啊!…啊!我又要丟了!對,用力啊!小兵,你要搞死我了!」

這時候她不但已經香汗淋漓,更頻頻發出銷魂的浪啼淫聲:「喔!喔!好舒服!爽啊!爽!」

戴紅梅懸空的腰肢不停地上下扭擺,胴體劇烈地搖擺帶動她那對美麗動人的白皙乳房由內向外地不停畫圓圈。

「小兵,我被你搞得死了,要被你玩死了!」

她臉上的神情變成為舒暢無比,嬌美的臉頰充滿淫媚的表情,披頭散髮、香汗淋漓、淫聲浪語地呻吟……

「啊!好爽!再用力點,我要洩了!抱緊我,摟著我!」